都市偷香賊 第23章 誰更值得懷疑

簡體

大俠今晚應該能趕出來…… book18.org

衝刺不結束就不算鴿XD book18.org

本文首發於阿米巴星球、第一會所、禁忌書屋、東勝洲關係企業及天香華文。 book18.org

另有《都市偷香賊》第十三集將於阿米巴星球發布。 book18.org

轉載請儘量保留此段。多謝。*********************************** book18.org

劉峰,社會青年,在學校北門附近有兩家店鋪收租,不上班,在師範這邊已經換了三個女朋友,王文珊是第三任。 book18.org

然而,這些信息並不是從張螢微嘴裡掏出來的。 book18.org

在宿舍里,張螢微低著頭,三棍子悶不出一個屁,問出的事兒也就夠在樓下給劉峰登記個名兒。 book18.org

還是許婷展現出了驚人的行動力,先是從張螢微這兒要到了搬出去的兩個女生的號碼,從那兩個女生口中問出了另一個和王文珊關係很好的女生電話,接著從那兒問出了劉峰在門口的店鋪地址——王文珊經常炫耀性帶好友去那兒消費,買東西可以打折。 book18.org

然後許婷就直奔其中一家店面,叫了兩份冰粥跟韓玉梁坐下,隨便找了個由頭過去跟後面兼職的女生攀談幾句,才把劉峰的情況摸了個大概。 book18.org

「喏,劉峰的電話,前面兩任女朋友的名字,院系,今天下午費點力氣跑跑,咱們就差不多知道該從哪兒查起了。」 book18.org

韓玉梁正在享受這時代的便利——炎熱天氣不是達官貴人也有冰吃,還甜絲絲又是水果又是甜豆的,難怪這世道大家賺錢都那麼賣力。 book18.org

「臭大夫,怎麼不說話?你有意見得說啊,主要辦事兒的是你,我就是個幫忙的,你有什麼想法沒?」許婷用腳尖戳了戳他的膝蓋,問。 book18.org

韓玉梁嘎吱嚼碎一大口冰,心滿意足哈了口氣,慢悠悠道:「你就沒懷疑過,你那朋友有問題嗎?」 book18.org

「啊?」許婷一怔,皺眉說,「這是什麼道理,小微是受害人好不好,我幹嘛要懷疑她?」 book18.org

但她倒並不是不講理瞎護短的人,或者說,小微還不是值得她瞎護短的那個,她眼珠一轉,就又問:「臭大夫,你是注意到什麼了嗎?」 book18.org

「你們一幫年輕丫頭片子,有個屁的城府,我是不知道你那個小微到底是不是受害者,就能看出來,她絕對沒跟你說全部的實話。具體她瞞了什麼,反正你要是讓我放開手腳干,就給我把她約到個沒人地方,我來審審,半個小時不叫她說實話,我以後喊你表姑奶奶。」韓玉梁滿肚子都是殺雞用牛刀的煩躁,按他猜測,光靠寢室里那點矛盾絕對鬧不成如今的樣子,兩女一男出了問題,八九不離十是暗處明處的醋罈子破了洞。 book18.org

那劉峰按韓玉梁的眼光自然是瞧不上的,可放到師範大學這種鶯鶯燕燕滿地跑帶把兒的沒幾個的校園裡,那模樣和電影里小白臉頗有幾分神似的條件,床上絕對不會缺暖被窩的。 book18.org

說是三個女朋友,雞巴鑽過的,只怕後面還要加至少一個零。 book18.org

「去你的,好好的審人小微幹什麼,難道那王文珊脾氣不好邋裡邋遢在宿舍一直找事兒還能是小微的錯啊?」 book18.org

「可你就不好奇她隱瞞了什麼嗎?」韓玉梁濃眉一挑,笑道。 book18.org

「不好奇。誰還不能有點秘密了。」許婷捏起一塊冰,壓在他手背上搓了兩下,抬眼瞥著他,「我倒是好奇你都隱瞞了什麼,你肯說麼?」 book18.org

「不肯。」 book18.org

「切,小氣。」她哼了一聲,撥拉著紙碗里的冰塊,挑出蜜豆先吃進嘴裡,「那我暑假兼職給你當助手怎麼樣?你看我是不是挺能幹的?」 book18.org

「這個可以考慮。」韓玉梁笑道,「新扈你肯定比我熟,要是再有本地的活,起碼你能帶個路。」 book18.org

「就光帶路啊?」她烏黑的眼睛一陣發亮,「你不覺得我跟陸小鳳一樣,也挺能查案麼?」 book18.org

「陸小鳳是誰?」 book18.org

這個問題的答案,一下子占掉了冷飲店裡後來的大半時光。看著許婷說到眉飛色舞容光煥發的樣子,韓玉梁暗暗決定回去就先把這個系列小說補了。 book18.org

「你要是決定看,就按順序認真看,但是,不要看最後一本《劍神一笑》。」許婷認認真真叮囑說,「那本我都懷疑根本不是古龍寫的。估計後半本《風舞九天》也不是。」 book18.org

眼見她又起了興致打算說說那位著名作家,韓玉梁感到幾分頭痛,心想怎麼才能岔開話題聊點別的,比如打聽打聽她們姐倆的生活境況之類。 book18.org

這時,門被推開,一個男人走進來,左看看右看看,走到吧檯邊,「峰哥今天沒帶妞來吃冰?」 book18.org

「沒,這個點兒了,估計在哪兒吃午飯吧。」兼職的女學生顯然認識來人,「你找他?」 book18.org

那男人嘿嘿一樂,手肘搭在檯面上,把本來敞開一半的襯衫扣子系上幾個,「我找你也行啊,來杯可樂,咱聊會兒?」 book18.org

「我忙呢。」 book18.org

「忙啥啊,店裡就沒幾個人。」 book18.org

韓玉梁還沒提醒許婷,她就已經站了起來。 book18.org

「哥,你跟劉峰挺熟啊?」 book18.org

那男的回頭瞥了一眼,眯縫著的眼頓時睜大,順著許婷脖子往下飛快捋了一遍,舔了舔嘴唇,拿過店員遞的可樂,一下子站得筆直,口氣都溫柔了許多,「是啊,我們發小,開襠褲時候就認識,一起玩到大的。怎麼了美女,你找他?」 book18.org

「嗯,我挺想打聽打聽他的事兒,要不你跟我說說唄?你可樂我請。」她拿出錢遞給店員,自己也要了一杯,扭身就很自然地跟著那男人坐到了旁邊一個空著的二人小桌邊。 book18.org

韓玉梁莫名其妙就落了單,心裡微感不悅,但知道許婷是在套話找消息,指望能發現什麼,也不好干涉,只好拿過她剩的半碗冰粥,呼里呼嚕吃了個乾淨。 book18.org

相隔不遠,不用運功也能聽得清清楚楚,這種距離,那男的就是突然掏槍出來要斃了許婷,韓玉梁也來得及救人,索性就這麼隨她去折騰。 book18.org

就是這委託要一路這麼結了,他可沒臉要報酬。 book18.org

一口氣聊了二十多分鐘,到最後那男的直接問起了電話號碼,還約許婷一起吃飯。她這時才站起來走回到韓玉梁身邊,露出頗為遺憾的表情,說:「恐怕不行哦,我跟男朋友一起來的。跟你聊這麼久,他已經黑臉了,拜拜。」 book18.org

那男的隱約意識到自己好像被設計了,眼神頓時變得有點兇狠,走過來雙手扶著韓玉梁面前的桌子,瞪著她說:「許婷,聊這麼半天合著逗我玩兒呢?峰哥得罪你了?你這麼打聽他?跟你說,峰哥的事兒就是我的事兒,你找他到底什麼目的,乾脆跟我說吧。你都有男友了,那肯定不是看上他了。」 book18.org

「我都說是我一朋友看上他了,你非認為我朋友就是我。」許婷嬌笑道,「非要我說那麼明白嗎?我又不瞎,也早過了叛逆期,不會覺得社會小青年又酷又帥咯。行了,你可樂都是我請的,還讓你跟美女聊了二十多分鐘,你很虧嗎?」 book18.org

那男的哈哈笑了起來,「你這妹子還真有點兒意思,我也不找事兒了,你給我你手機號,咱就交個朋友,萬一你哪天單了,我這也算排著隊呢。」 book18.org

「那不可能,我這人啊,王八脾氣,一般男的看不上,看上的,咬住就不撒嘴,剁了腦袋都不行。」許婷順手一拽韓玉梁,把胳膊往他臂彎一纏,「走了,你個死木頭,有人跟你女朋友搭訕呢,都不說句話。」 book18.org

這擺明是在抱怨韓玉梁不配合做戲。 book18.org

韓玉梁笑道:「既然是你看上的我,我又何必著急。」 book18.org

他嘴上說著,卻在開門出去的時候,突然扭頭,向著那個滿臉不悅的男人猛地瞪了一眼。 book18.org

殺豬殺狗的屠戶,能叫豬狗見了就瑟瑟發抖。 book18.org

殺人多了的劊子手,往往也有一樣的氣場。 book18.org

韓玉梁縱橫江湖仇家無算,掌下斃命者數以百計,一身陰森煞氣早已收放自如。 book18.org

被他如此運足氣勢一瞪,那男人一個腿軟就坐在了身後凳子上,只是凳子擺得不正,堪堪擦了個屁股的邊,哪裡承托得住,歪了一下便狼狽無比地摔在地下。 book18.org

出到門外,走向電動車,許婷摸出鑰匙正要開鎖,又把鑰匙放了回去,轉身正對著韓玉梁,撇著嘴角微微皺眉道:「喂,臭大夫,我剛才裝你女朋友,你怎麼連點高興的樣子都沒有?」 book18.org

「知道你是裝的,我喜從何來?」一眼就看穿她是在裝模作樣,韓玉梁微笑道,「再說,就算是真的,很值得我高興麼?」 book18.org

許婷抱起手肘,微微斜眼瞄著他,頗有點難得棋逢對手忍不住惺惺相惜的味道,瞄了一會兒,撲哧一笑,「行,你這自戀勁兒和我有得拼,我喜歡。」 book18.org

「我這叫自信。」韓玉梁看日頭正高,心裡竟有點懷念起葉春櫻在那小小廚房裡張羅午飯的背影,他自小流落藏龍寶居,大了之後滿江湖遊蕩,從來都是晝伏夜出,還真沒怎麼體會過有個小窩,窩裡有個姑娘照顧他的滋味,「你還準備去哪兒麼?不準備去哪兒的話,我可要回去了。」 book18.org

「回去什麼啊,這調查不是才開始麼。」許婷擰開車鎖,嚷嚷道,「我可是連最後一門成績都豁出去了,自習不上陪你一起跑的誒,正常不是該委託給你我就不用管的嗎?」 book18.org

「那你打算去哪兒?」 book18.org

她坐上車座後,卻不回答,而是說:「你先告訴我,你剛才怎麼把那男的弄倒的,你扔暗器了?」 book18.org

韓玉梁笑道:「怎麼,終於相信我有功夫,不是找你姐姐騙財騙色的惡棍了?」 book18.org

「你推門進去時候我就徹底相信了。那門絕對插著呢,我看你稍微停頓了一下,那會兒我聽見插銷滑開的聲音了。」她一扭頭,雙眼亮晶晶地說,「那你給我演示演示你剛才用的內功唄?你扶著點別讓我摔了,旁邊人看不出來的。我准給你保密。」 book18.org

韓玉梁心想,這女孩若是真如她所說,王八一樣張嘴咬住就不撒,嚇退她讓她最好別抱著能成婚過日子的念想似乎更好。 book18.org

他微微一笑,伸手扶住她的胳膊,柔聲道:「那你可莫要眨眼,盯著我的臉,好好看著。」 book18.org

許婷嗯了一聲,杏眼眨也不眨,牢牢鎖住了他。 book18.org

他面容一肅,真拿出了要殺她的意念,攝人煞氣頓時向她撲了過去。 book18.org

許婷就算是在黑街長大,見過不少兇險場面,不比一般的小姑娘那麼脆弱,可畢竟自己身上並沒經過殺氣如此之重的事情,一時間只覺仿佛身處屍山血海之中,小巧唇瓣剎那間沒了血色,兩條蜜潤長腿一抖,便再也撐不住車子。 book18.org

幸而韓玉梁一早就料到這個結果,手上一用力,身子往邊一靠,將她架穩,收去氣勢,笑道:「你這下知道,剛才那人是怎麼摔的了吧?」 book18.org

許婷大喘了幾口粗氣,都沒注意到自己已經頗親密地靠在了韓玉梁身上,回了半天神,才一抬頭,小聲問:「你……不是大夫吧?」 book18.org

「會治病的,未必就是大夫。」 book18.org

「你肯定也不是什麼大俠……」她打了個哆嗦,「這……這也太邪了……」 book18.org

「我不是,我是個無惡不作專門欺凌女子的採花大盜。就等著采你這朵嬌花呢。」 book18.org

她這才意識到姿勢不妥,一個激靈縮開身子,烏黑的眼珠一骨碌,哼了一聲,「你想把我嚇跑,省得跟我辦事麻煩,我才不上你的當。你是什麼都好,反正功夫不是假的。我先帶你幫了我的忙再說。走,上來,咱們去劉峰當老闆的KTV。」 book18.org

「你不怕我?」韓玉梁故意露出一抹邪笑,跨坐在后座上,雙手便順勢卡住了她柔韌纖細的腰。 book18.org

「怕。」許婷一擰車把,咯噔直接從馬路牙子上開了下去,顛得倆人齊齊一晃,跟著脆聲笑道,「可那才有意思啊,不知道我們小女生,最喜歡這種又強又神秘的男人了嗎?」 book18.org

「可我殺人無數,還是個採花淫賊。」韓玉梁故意將手往下滑了幾分,距離她壓在車座上的臀肉不過寸余,「你不覺得危險?」 book18.org

「剛才你嚇我那下,我是覺得好危險啊,跟兔子見了鷹似的,光想撒腿就跑。」許婷慢條斯理地說,「可仔細想想,就醒過神兒啦,你真是那麼壞的人,我姐可能眼瞎看錯,可葉大夫,總不可能還好端端的這麼養著你吧?」 book18.org

「說不定,我是因為春櫻長得美,才不急著下手而已。」 book18.org

「那我長得也美,有什麼好怕。」 book18.org

「你倒是夠自信的。」 book18.org

「我從來如此。」 book18.org

伴著隨後傳來的清脆笑聲,電動車徑直離開校門口,重又往黑街內駛去。 book18.org

路上他倆在一家小館子裡吃了午飯,韓玉梁心滿意足,許婷卻一會兒抱怨一句,把幾樣小菜貶得一錢不值,若是廚子在旁聽著,要不吐血三升,要不當即就得回廚房拿出菜刀,和她分個生死勝負。 book18.org

「有那麼難吃嗎?我覺得還行啊。」韓玉梁吃完最後一口炒肉,笑道,「你嘴巴是不是太挑剔了?」 book18.org

「是你舌頭沒嘗過好東西。」許婷不屑一顧地把筷子一放,「下次再也不來這兒吃了,不咸就辣,跟你說,這麼嘩嘩撒佐料的小館子,一般都是食材不新鮮,壓味兒呢。」 book18.org

「那你還非要拽著我在外面吃。」韓玉梁嘆了口氣,「這才第一天,需要這麼風風火火麼?」 book18.org

「辦事情又不是開車,講究的就是寧搶三分,不拖一秒。拖延起來,沒完沒了。」許婷一抓手機,塞進包里站起,「走,這就去KTV。」 book18.org

「好好好,今天就當是陪你閒逛了。」韓玉梁只好站起來,跟了出去。 book18.org

然而,那家KTV還沒開門。 book18.org

「一點半開始營業。」許婷打量一眼,看看手機,「等會兒吧,也就十來分鐘了。」 book18.org

韓玉梁嘆了口氣,找個陰涼處靠牆站定,順口道:「你這又是請吃冰,又是請吃飯的,回頭還有錢付報酬嗎?」 book18.org

「沒錢就欠著,努力去賺咯。」許婷滿不在乎地說,「我找你幫忙,還能讓你在掏飯錢啊。不過你這人也有意思,一般男的跟女孩出來吃飯,怎麼也要搶著付個帳吧?我就沒見你摸過錢包誒。我的模樣這麼不入你的眼?」 book18.org

「我沒跟女孩在外面單獨吃過飯呢。」韓玉梁聳聳肩,「你是第一個,規矩我不太懂,是需要我那樣表示一下才算有禮嗎?」 book18.org

「哦……那不用,我就說說。」許婷剛剛稍微低落下去一點的心情頓時又一片大好,「看來你以前日子過得挺沒趣啊,都不跟女孩子約會的?」 book18.org

約,不過是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後,花園見了面,閨房屁股湊。 book18.org

好人家的閨女才不會跟他一起大庭廣眾下吃飯,而那些江湖女俠,在飯館子見了他,結局肯定是大打出手。 book18.org

認識葉春櫻之後雖說也一起出去逛過幾次,但無奈小大夫手頭緊,捨不得下館子,而且錢都在她卡里,他拿什麼搶著付帳。 book18.org

「沒約到外面過。」他想了想,答道,「我通常都和女人在住處吃喝,守著床,方便。」 book18.org

「其實我也不愛在外面吃,好館子太少,還花錢。」許婷順水推舟,笑著說,「你幫我辦妥了這事兒,我請你上我家吃飯去,我好好忙活一上午,給你張羅一桌,叫你知道知道什麼叫好手藝。」 book18.org

「我對口腹之慾不太重視。」韓玉梁聽出她有意在找地方勝過葉春櫻,只微笑道,「雖說食色性也,可我還是看重後者多些。吃吃喝喝,果腹即可。」 book18.org

「我有點想不通。」 book18.org

「什麼?」 book18.org

「你這麼明火執仗的大色鬼,怎麼葉大夫就敢把你收留在家呢?」許婷若有所思歪著頭,小聲說,「她要是擔心,早該把你安排到別處避嫌,她要是不擔心,說明對你也有那個意思,你倆怎麼還分著屋住呢?」 book18.org

「有意思和一起睡,還差著不少吧?」 book18.org

她撲哧一笑,斜眼瞄著他,「那是人家尋常男女,你是尋常人嗎?你本事大,還是個色中餓鬼誒,我見的男生也算是不少了,像你這樣幾乎一有空眼睛就黏在女孩身上來回打量的可不多……喏喏,你剛才又看那邊過去那個白裙子女人的胸了吧?喜歡那麼大的啊?」 book18.org

「大丈夫言而有信。她不點頭,我絕不勉強。」韓玉梁也是一臉淡定,眼珠依舊追著那個白裙巨乳,樂滋滋看到背影都被擋住,「強扭的瓜也沒意思,本事該拿來對付討人厭的混蛋,不該拿來欺負看上的姑娘。」 book18.org

許婷一步跳到他面前,叉腰挺胸,笑著說:「那我為了安全,也得讓你趕緊看上我才行啊。對吧?」 book18.org

韓玉梁一怔,他那個時代,倒是少見這麼大膽的女孩,這世界,果然大不一樣了。 book18.org

他還沒開口,身邊的KTV,從裡面打開了捲簾門。 book18.org

一個睡眼惺忪的小伙子叼著煙說:「來得夠早啊,要什麼包?」 book18.org

「迷你包就好。」許婷對韓玉梁使個眼色,一起跟了進去,「對了,這兒是峰哥的店吧?」 book18.org

她挑染的紅髮頗為顯眼,衣著清涼膚色健康,耳釘項鍊都戴著,除了鞋不是高跟哪兒都看不到紋身之外,基本符合常來這種地方玩的形象,那服務生也沒懷疑什麼,點點頭,「不過峰哥不常在,找他還是打電話約一下吧。」 book18.org

許婷往吧檯上一趴,抬眼說:「帥哥,你在這兒挺久了吧?峰哥之前交過幾個女朋友啊?經常帶她們來這兒玩嗎?」 book18.org

那人抬頭看了一眼韓玉梁,皺了皺眉。 book18.org

「這是我表叔,你可別誤會。我是為了峰哥來的,來這種地方我自己一個人多危險啊,叫了個親戚搭伴兒。」 book18.org

聽許婷這麼說,那人這才神情一緩,笑著說:「你是哪兒的啊?」 book18.org

「我東華師範的,峰哥給的我電話和地址。」許婷掏出手機亮給那人看看,裝出很擔心的樣子說,「你說我這模樣,追他有戲嗎?」 book18.org

韓玉梁往邊退開幾步,運功聽著,免得那人不敢亂說話。 book18.org

之後,直到真正的第一批顧客進門之前,許婷都在跟吧檯的人東拉西扯閒聊,第一個去後面收拾,又跟後面來的另一個服務生說了好半天話。 book18.org

沒一會兒韓玉梁就懶得再聽,晃蕩到邊上走廊口,去看一個個進來就往最裡頭走的濃妝艷抹女郎。 book18.org

差不多兩點,許婷才來帶他往裡走去,進了個迷你包廂。 book18.org

等引路的服務生離開,她湊到韓玉梁身邊,小聲說:「我就知道那傢伙是個王八蛋,他時不時會帶認識的女孩來這兒。後來那個好心帥哥挺委婉地提醒我,說在這兒喝東西要注意點。我猜,劉峰應該經常在這兒給勾搭的女孩下藥。」book18.org

評分完成:已經給 snow_xefd 加上 1000 銀元!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