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賊 第151章 山重水複動漫路

簡體

本文免費章節首發於阿米巴星球、第一會所、禁忌書屋、天香華文及東勝洲關係企業。 book18.org

發售部分每月5號、21號於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謝大家支持~ book18.org

轉載請儘量保留此段。多謝。*********************************** book18.org

難得的星期天,一早起來,天空又飄下了細如毛髮的小雨。 book18.org

不過韓玉梁靠在窗台上默默看著外面,心情倒還不錯。 book18.org

他這樣嗜色如命的男人,能一身輕鬆,當然是因為得到了充分的滿足。 book18.org

而他充分滿足的代價,就是他那位一貫早起的小所長,至今還酣睡不醒。 book18.org

韓玉梁知道葉春櫻已經做好準備,正好經歷過一場突然遭遇戰後,他也想在她溫暖濕潤的小嘴裡享受一下新占據某個部位的愉悅。 book18.org

可她那雙腳,實在是有些迷人。 book18.org

給她洗著洗著,他就忍不住被熱水的暖流鑽進下腹,不捨得換其他地方了。 book18.org

累計三次,耗時一個半鐘頭,對於不怎麼進行激烈運動的她來說,雙腿肯定要酸痛個幾天了。 book18.org

最後幫她擦拭,腳上的潤滑劑和精液都還沒全弄乾凈,她就身子一歪,迷迷糊糊睡著了。 book18.org

當然,這也和在木下順子那邊的遭遇戰有關。 book18.org

和趙虹突如其來的見面,連帶臨別前的短暫槍戰,讓葉春櫻的情緒一直到韓玉梁脫衣服前都保持著微妙的緊繃。 book18.org

大概要到韓玉梁靠溫柔的愛撫送她嬌喘高潮一次後,才算是徹底鬆弛下來。 book18.org

所以他決定讓她多睡會兒。 book18.org

等到睡醒,還有一大堆資料等著整理,有他們這次搜集到的,也有沈幽大半夜發來的。那種瑣碎的雜事兒他不願意勞神,等葉春櫻睡夠起來去處理正合適。 book18.org

然而,事與願違。 book18.org

韓玉梁特地去檢查了一下請勿打擾的信號燈,剛確認已經弄好不會讓酒店清潔服務添亂,葉春櫻的手機就響了。 book18.org

他急忙展開輕功輾轉騰挪,兩秒內把手機從床頭柜上拿起。 book18.org

但床上的睡美人,還是慵懶嬌媚地翻了個身,伸出白白嫩嫩的臂膀,用小手摸索著去找聲源。 book18.org

韓玉梁來不及細看螢幕,拿起手機就接通放到耳邊,拿出傳音入密的功夫免得驚擾葉春櫻,頗為不悅道:「喂,誰啊?」 book18.org

「韓玉梁?」那邊傳來了不算陌生的女聲,上次從手機中聽到,對面還是鄭澈哲的電話。 book18.org

「趙虹?」 book18.org

「沙羅跟我交代了些事,所以我已經打消了找葉春櫻麻煩的主意。但我勸你們一句,離這次的事情遠一些。我拿了你們搜集的證據,之後會用一樣分量的證據還這個人情。但如果下次碰上,我可不會再對你的女人手下留情。我現在不做殺手,不意味著隨便什麼人都能沖我開槍。懂嗎?」 book18.org

「我們如果不查,哪裡來的證據給你。」韓玉梁離開床邊,淡淡道,「你一個殺手,我們怎麼能想到你敢光天化日硬闖木下順子的家。你要不去,那邊我們查得好好的,說不定還能問出更多證據給你。」 book18.org

趙虹冷笑一聲,毫不領情地說:「沒那個必要,我想知道什麼,我自己會問。你們那種偷偷摸摸的審問方式,怎麼會有船尾的效率高。」 book18.org

「船尾?你在河裡問話的?」 book18.org

「船尾介一,代號狼熊,我的夥伴,他對你很感興趣,嚷嚷著要跟你再打一次。暫時被我阻止了。」趙虹的語調帶上了幾分挑釁的味道,「沙羅前輩這麼看得起你,我總不好讓船尾一不小心把你撕了。」 book18.org

「不必著急,會有機會的,到時候誰撕了誰,歡迎你親眼見證。」別說一個他本來就打算替葉春櫻殺了報仇的女殺手,當年就是大內高手十七、八個歡聚一堂,挑釁過來他一樣要頂回去。 book18.org

輸人不輸陣,何況他還輸不了人。 book18.org

只要在有準備的情況下對上,不至於猝不及防,不去輕敵大意,韓玉梁有信心同時幹掉至少兩個狼熊。 book18.org

「你要說的就是這個麼?我不覺得這值得你打一通電話擾人清夢。」 book18.org

趙虹沉默了一會兒,語氣很刻意地放柔軟了一些,「木下順子說有些東西是在電腦上處理的,她完全不知情。船尾抱回來的機箱沒了硬碟,是你們拆走的吧?」 book18.org

「沒錯,就在我們這兒。」韓玉梁知道要抓住L- Club的尾巴還是得通力合作,不好一開始就鬧得太僵,「你有興趣的話,我不介意進行一下情報交換。裡面大部分都是文檔,壓縮傳輸起來十分方便。」 book18.org

趙虹輕輕笑了幾聲,「木下順子的口供我可懶得整理成文字,你們如果有興趣,我可以把完整視頻發過去。既然咱們碰過面了,我就不用再費事打碼了。問題是,你們敢看嗎?」 book18.org

韓玉梁譏誚道:「你們殺手不訓練腦子的?我們要的只是口供,視頻太殘忍,我們最小化只聽聲音不就完了。少廢話,要換就換,不換也是我們賺,木下順子一個情婦能知道多少?」 book18.org

「好。」趙虹也懶得再多廢話,「我發送視頻時會附帶一個郵箱地址,你們把你們手上的整理一下給我。」 book18.org

「先發貨後收錢,不怕我們耍賴麼?」 book18.org

她的語調依然帶著自信與不屑,「不怕,大不了,我先讓船尾陪葉春櫻玩玩。那個小姑娘好像不比木下順子強壯多少,木下順子堅持了一個半小時,她能堅持多久呢?哼哼。」 book18.org

「後會有期。」韓玉梁冷冷說罷,掛掉了電話。 book18.org

不太願意讓葉春櫻難過,趁她還沒起床,他拿出電腦連上無線,等手機上接收的視頻一傳到,就立刻剪切到電腦,戴好耳機,獨個觀看著,用筆把可能有意義的口供記錄下來。 book18.org

趙虹審問的方式非常簡單。 book18.org

她讓船尾介一變成狼熊,然後把木下順子當成玩具一樣怎麼高興怎麼擺弄,她就在旁邊抱肘看著,讓木下順子交代所有知道的,和大野一成有關的事情。只要說到她滿意,她就喊停阻止那個狂暴的怪物。 book18.org

為了讓木下順子不至於一下子就昏死過去什麼都說不出來,趙虹還很好心的往她身上倒了一桶粘稠的潤滑油。 book18.org

即使大半個身子都快泡在粘糊糊的潤滑劑里,狼熊從後面抱起木下順子插進去的時候,恐怖的陰莖還是當場就讓她的下體發生了裂傷。 book18.org

韓玉梁忍不住搖了搖頭。 book18.org

他也有本事把胯下的大鳥運功膨脹到不遜色於那怪物的程度,但他除非故意,否則從不弄傷女伴的嬌嫩花房。 book18.org

那小小牝戶只要善於撩撥挑逗,等到嫩肉充血,蚌珠膨脹,蛤口垂涎,再徐徐擠入,膣腔便可徹底舒展,將陽物緊緊裹住,不致開裂。 book18.org

狼熊這種肏法,與其說是洩慾,不如說是在殺人——用他的陰莖刺殺柔弱的女人。 book18.org

他的代號並不貼切,他更像是一隻瘋狂揮舞毒刺的殺人蜂。 book18.org

木下順子也許有點小狡黠,對韓玉梁他們耍了一點不恰當的小心眼,但她從被狼熊插入那一刻,就明白那些小把戲對趙虹沒有任何意義。 book18.org

趙虹看她的眼神,沒有半點溫度和憐憫,就像是在看一個會說話的一次性飛機杯。 book18.org

所以木下順子飛快地交代了,碩大的肉樁子咚咚咚咚地夯擊著她的子宮,讓她的口供中一直摻雜著斷斷續續的哀鳴。 book18.org

她根本不知道趙虹到底想打聽什麼,繞著說了半天大野一成的風流韻事。 book18.org

那傢伙是個輕度受虐癖,據說是來自於家中優秀兄長帶來的長期壓力,而木下順子則剛好是個與外表不符的施虐癖,把他綁起來用十厘米鞋跟鑽屁眼,就能暢快地高潮。 book18.org

所以單純從肉體的角度講,木下順子應該是大野一成最契合的伴侶。 book18.org

但他心裡最惦記的,仍然是那個叫做馬紫君的女人。 book18.org

這甚至成為了他們之間性愛過程中的一種鞭笞道具。 book18.org

當性慾亢奮到極限的時候,大野一成就會要求木下順子一邊鞭打他,一邊給他在投影牆上循環播放一段僅有兩分鐘的視頻。 book18.org

視頻是一個男人用頭戴攝像機拍攝的,他雙手撐在馬紫君苗條的腰肢兩側,飛快地搖動身軀撞擊她赤裸的肉體,黑黝黝的肉棒在張開的大腿根中央鑽進鑽出,白色的黏液纏繞在交合的部位。 book18.org

按照木下順子所說,視頻中最清楚能看到的,就是馬紫君豐滿的胸脯上閃亮的銀色乳環。 book18.org

乳環上帶著小小的鈴鐺,被姦淫得上下搖晃時,鈴鐺就發出清脆的聲響。 book18.org

也許是心中的嫉妒在發揮作用,木下順子很自然的說起了馬紫君的事,言語間,隱隱期望著自己所經受的痛苦也能讓那女人品嘗一下。 book18.org

但就連韓玉梁都聽得出來,即使那是嫉妒,馬紫君依然是個不能忽略的目標。 book18.org

分手之後,馬紫君和大野一成依然頻繁聯繫,偶爾見面,雖說不再發生肉體上的關係,但木下順子憑自己女人的直覺認定,他們感情上的紐帶反而更加堅固。 book18.org

這就很有趣了。 book18.org

大野一成喜歡馬紫君,馬紫君不知是在分手後還是分手前就投入了其他男人的懷抱。馬紫君依靠那個男人青雲直上,和大野一成之間的關係卻沒有受到根本影響。 book18.org

聽木下順子的口供,好像馬紫君還在大野一成的事業上幫了不小的忙。 book18.org

這麼綜合起來看的話,韓玉梁沉吟片刻,莫非……馬紫君其實就是大野一成獻給他上級的? book18.org

木下順子已經是個挺美的女人,在情婦中絕對算是高價那一檔。 book18.org

但從她言語中不太掩飾得住的嫉妒來看,馬紫君應該比她漂亮,至少,比她更能征服男人的心。 book18.org

很快,視頻里的木下順子就已經沒有什麼可說的事情。 book18.org

但趙虹依然沒有開口阻止狼熊。 book18.org

木下順子哭喊著哀求,質問,最後撕心裂肺地詛咒。 book18.org

可惜趙虹無動於衷,很快,就離開了鏡頭拍攝的範圍。 book18.org

韓玉梁快進了一下,被壓縮到不算太清晰的視頻後半段,基本就是純粹的獵奇影片。 book18.org

他最近沒什麼興致欣賞這個類型,更愛看點卿卿我我的愛情故事,於是關掉視頻,摘下了耳機。 book18.org

「韓大哥,那是……木下順子嗎?」 book18.org

背後傳來葉春櫻的聲音,他轉過頭,這才發現她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起了,雙手捧著貼緊小腹的暖寶,就站在能看見電腦螢幕的地方。 book18.org

「嗯,趙虹要跟咱們交換情報。我答應了,這是她先給過來的,裡面木下順子說了不少事情。不過有用的……也就是跟馬紫君有關的那些。你別重新看視頻了,這是我做的筆記,你讀讀就行。然後,咱們考慮一下該把證據給趙虹多少,要不要做做編輯。」 book18.org

「編輯?」葉春櫻披上外套,坐到他身邊。 book18.org

「對,適當編輯一下,最好能讓趙虹把注意力集中在大野一成身上。咱們好爭取時間,找馬紫君下手。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馬紫君比大野一成知道得更多,也更接近『主辦者』。」韓玉梁把視頻扔進事務所的伺服器備份,看著缺失了雪廊共享部分後捉襟見肘的空間,小聲道,「春櫻,咱們現在有錢了,我看,事務所自己的後台服務,也該好好升級一下了吧?」 book18.org

葉春櫻猶豫了幾秒,小聲說:「韓大哥,那筆贓款……咱們真要全部據為己有嗎?」 book18.org

「你要是良心不安,咱們可以捐個幾百萬,反正慈善這一塊你熟。」韓玉梁扭頭看著她,正色道,「但大頭咱們還是要留下,你這次也看到了,L- Club不是個好對付的組織。今後咱們恐怕還少不了要跟他們作對,到時候有充裕經費在手,總好過兩手空空一屁股債吧?」 book18.org

葉春櫻抿了抿唇,拉起他的手放在雙掌中間,輕輕摩挲,「我總覺得這是……不義之財。不如真正賺來的花得那麼心安理得。」 book18.org

「那就我來花。」韓玉梁笑著揉了揉她的頭,「我劫富濟貧從來都是自己留大頭,心安理得慣了。這些錢惡人留著也不會花在好事上,你要不管,那我就全權支配了。」 book18.org

葉春櫻想了想,妥協說:「那還是咱們商量著來吧,等忙完華京的事,我回去看看有哪裡需要幫助的。現金還好處理……那些金條寶石和首飾,估計要麻煩雪廊聯絡渠道洗成能用的錢才行。」 book18.org

「首飾你留著戴吧,你不愛戴的給了婷婷。我看你頭上脖子上什麼都沒有,婷婷好歹還有倆耳釘呢。」 book18.org

她低頭一笑,輕聲說:「我學醫時候一個老師,建議我們女生將來行醫的時候,儘量不要化妝戴首飾,而且我也確實不太喜歡,挺麻煩的。比如戒指,我勤洗手你又不是不知道,每次洗都要摘。再說……那些首飾一看就是在正式場合用的高檔品,我連晚禮都沒有一身,難道配風衣牛仔褲啊。還是讓婷婷挑喜歡的,剩下再說吧。」 book18.org

「到時候我給你挑。」韓玉梁淡淡道,「我給你選完,再讓她挑。」 book18.org

聽出他隱隱有在劃分什麼的意思,葉春櫻微微蹙眉,柔聲說:「韓大哥,你不用這樣的。婷婷很喜歡你,你……也對她挺有好感不是麼。我沒有那麼介意,我,嗯……我還挺喜歡現在事務所的感覺,我有你,還有個年紀相近的小姐妹,和她能說說女生之間的話。你別老是這麼刻意,她該討厭我了。」 book18.org

「她討厭你,我就換個不討厭你的助手。」韓玉梁笑道,「別人不說,島澤蓮可是巴不得來咱們這兒呢。」 book18.org

知道他心裡還留著對許婷的小疙瘩,葉春櫻考慮了一會兒,果斷轉換了話題,「咱們快點整理資料吧,趙虹看來不是有耐心的人。昨天拿回來我只匆忙瀏覽了一遍,印象不深。」 book18.org

「嗯,你看那些,我來看沈幽發的調查報告。要是馬紫君不難找,咱們就讓趙虹去對付大野一成。」韓玉梁打開資料文檔,迅速翻頁瀏覽。 book18.org

資料中只有馬紫君的證件照,不過從證件照上,也能看出那是個很標緻的美人,濃眉大眼,膚色白皙,唇線柔和,鼻樑高挺。而且,她的眸子裡有種朦朦朧朧的味道,透著一股嫵媚,即使是穿著制服的大頭照,仍讓男人很容易就聯想到床。 book18.org

多半是個尤物。 book18.org

一想到給頂著這張臉的女人乳頭上安裝一對兒帶鈴鐺的銀環,韓玉梁就禁不住有些發硬。 book18.org

下手的男人,可真會玩兒啊…… book18.org

倉促之間,沈幽也挖掘不到太多深層次的信息,除了馬紫君作為公職人員很容易黑進落後資料庫找出的個人情報外,只找到了她曾經用過的Echat(動訊)號碼。 book18.org

但那是世通集團早期使用數字編號不綁定手機時代的珍貴六位數ID,從那時過來的網民不太可能捨得丟棄,有很大機率,現在依然作為馬紫君的後備帳戶在電腦端使用。 book18.org

沈幽大概比較忙,在這裡最後標註了一句話,「用動訊號查找網絡情報是檢索基本技能,你們自己來。」 book18.org

全球唯一的手機號成為網絡身份主流,並被嚴格的隱私相關管理政策保護起來,也就是近幾年的事情而已。即便是現在,只要有足夠的起始信息,在暗網一樣能託人找到大部分想要的個人資料。 book18.org

在保護還不那麼嚴密的新時代網絡早期,一個動訊號的確有可能暴露無數東西。 book18.org

比如曾經在年輕學生社區里打扮得像只大鸚鵡來追逐時髦這種黑歷史之類。 book18.org

韓玉梁懶得折騰,正好葉春櫻專長於此,兩人便順利交換了一下手頭的工作。他來靠過目不忘整理到手的資料,她去進行最原始的社工型人肉搜索。 book18.org

過了不久,電腦前就傳來葉春櫻頗為疑惑的問話,「韓大哥,你確定這個E號是馬紫君在用的嗎?」 book18.org

「沈幽是這麼說的,那是你師父,你不能問我啊。」韓玉梁頭也不抬地回答。 book18.org

過目不忘這個本事對一兩條簡單的信息來說只要看過就行,但對於大篇幅的內容,就需要高度集中注意力並消耗大量心神才能做到。 book18.org

並不如他說起來那麼輕鬆。 book18.org

為了提升速度,他還得選擇性記憶,跳過不需要銘刻在腦海中的部分。 book18.org

生有涯而學海無涯這件事,他來到這個時代後才有了深刻體會。隨著在網絡上的學習,他記憶進腦子的東西越來越多,過目不忘這個本領能發揮的效率也越來越低。 book18.org

該不會有一天被過量的資訊塞爆頭吧…… book18.org

看他正在專注閱讀,葉春櫻沒再說話,只是默默建立一個文件夾,把搜索到的相關頁面保存並截圖。 book18.org

不知不覺,大半個上午就已經過去。 book18.org

韓玉梁長吁口氣,把閱讀過整理好覺得有可能用上的資料逐個改好名字,做出索引,接過葉春櫻遞來的溫水,笑道:「弄完了,跟這王八蛋勾結的人,絕對就在福保部。保險柜的紙質資料和硬碟里的數據信息單獨看都好像沒什麼,兩邊結合起來,簡直就是個利用聖心體系生錢洗錢的金礦,難怪他們不對孤兒下手了,光是操作慈善款項吃下的回鍋肉,賣了整個第三扶助院的孩子也就能湊出個零頭。」 book18.org

葉春櫻搖了搖頭,「我覺得不應該只是錢的問題,你看我開頭整理的那部分,大量洗乾淨的錢的確被投入到了聖心體系下,只不過,落進的都是李天仁這樣樂於中飽私囊的管理者的腰包。」 book18.org

韓玉梁頷首道:「這就是他們驅策下面的人幫他們的遊戲提供受害者的方式,聖心裡這些髒了手的人,都有把柄在他們手上。就算將來出了事,那些人罪有應得,鋃鐺入獄就是。『主辦者』隱藏在幕後,又能拿錢又能滿足自己的變態嗜好。」 book18.org

「連鋃鐺入獄也不太可能,這個『主辦者』肯定有特安局和警署兩條線上的人幫忙。這麼多失蹤案的認定,可不是福保部能做到的。」說到這裡,葉春櫻稍微有點泄氣,轉而拿出自己查的資料,「不管那些了,咱們還是先從馬紫君下手。她那個早年E號現在如果還在用,那咱們就有辦法把她直接釣出來。」 book18.org

「哦?」韓玉梁有些意外,挑眉道,「比大野一成還容易?」 book18.org

「嗯,順利的話,容易得多。」她打開了一個花里胡哨的二次元網站,很快從中找出了一個默默無聞的小歌姬,站內ID叫「歌君子」的UP主,指著說,「那個E號的關聯郵箱註冊的動態推送網站大部分動態都是關於這個UP主的,從措辭和頭像基本可以認定這就是同一個人。」 book18.org

喲,原來還是個愛唱動漫歌曲的? book18.org

「根據她這個ID的收藏和翻唱記錄,我有把握,她是易水寒的鐵桿粉絲。」葉春櫻拿出手機,調出了易霖鈴的號碼,「你說,咱們如果給她一個和偶像見面的機會,她會不會赴約?」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