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賊 第45章 乾柴烈火上澆油

簡體

本文免費章節首發於阿米巴星球、第一會所、禁忌書屋、東勝洲關係企業及天香華文。 book18.org

發售部分每月5號、21號於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謝大家支持~ book18.org

轉載請儘量保留此段。多謝。*********************************** book18.org

「怎麼樣,是不是好多了?」 book18.org

車速很快,路上已經有些顛簸,韓玉梁的手握得很緊,每一根指尖都在貪婪地壓迫乳肉的彈性,轉化成熊熊燃燒的情慾。 book18.org

他不否認,整根老二都朝天豎在褲襠里的時候,那種因為輕功本能與實際移動速度之間差異造成的眩暈就自然而然被壓了下去。 book18.org

「的確,好多了。」他閉著眼睛,曲起一根手指,即使隔著厚厚的運動胸罩,他也能憑直覺準確無誤地點中女人的乳頭,「你確實很擅長解決男人的暈車問題。」 book18.org

「我的胸部挺敏感的,所以,不想翻車的話,就別玩得太過火。」汪媚筠平視前方,白玉一樣的面頰上泛起一絲迷人的暈紅,看上去,她很懂得給予男人什麼樣的反饋,才能帶來最大限度的成就感。 book18.org

韓玉梁並不想跟著這麼個大鐵傢伙一起摔進路邊的溝,但他此刻很想停車後在旁邊的野地里扒下汪媚筠的褲子肏她個浪肉翻飛。 book18.org

「我幫你解決暈車,是為了正事。你可別想些會耽誤正事的歪念頭。」就像會讀心一樣,汪媚筠一聲輕笑,手掌操控著粗大的檔杆,嫻熟靈活。 book18.org

韓玉梁的眼帘微開一線,望著她把玩檔杆的修長手指,心想,這的確是個尤物,口中忍不住道:「那辦完正事兒之後呢?」 book18.org

她唇角微勾,指尖輕輕敲了兩下方向盤,說:「韓玉梁,我不是和你做著交易麼?你完成我的任務,我自然會讓你滿意。我知道,對你這樣的男人來說,金錢不過是糞土,我答應給你的,絕不會反悔。你總不會讓我看走眼,向我證明你其實是個背信棄義的急色小人吧?」 book18.org

「我要說我是呢?」 book18.org

「那大家一起跟著這輛車完蛋咯。」汪媚筠猛打了一下方向盤,車輪在土路上摩擦出吱吱的刺耳聲音。 book18.org

「我還真是越來越喜歡你了。」韓玉梁捏了捏掌心乳肉,笑道。 book18.org

「那要不要來跟我搭檔啊?」她秋波一側,充滿暗示意味地說,「咱們兩個,能做很多事,很多很多事。」 book18.org

「跟你抓賊麼?」 book18.org

她舌尖在鮮艷的唇瓣上輕輕一掃,「白天一起抓賊,晚上讓你抓我,難道,不好嗎?」 book18.org

「聽起來是不錯。」 book18.org

「那你要不要,認真考慮一下?」她的手突然一挪,飛快在他鼓脹的褲襠上抓了一把,「呀,不好意思,我握錯擋杆了。」 book18.org

娘的,更硬了。 book18.org

然而,韓玉梁是個比較冷靜的淫賊,偷香生涯教會他的第一件事,就是不能讓下面的小腦袋說了算。 book18.org

慾火焚身的時候,除了儘快發泄,別的決定什麼都不要做。 book18.org

「我會慢慢考慮。」 book18.org

再好的乳,摸得久了,勁頭也會漸漸降下去,韓玉梁看了一會兒前面仿佛永遠不會到頭的路,緩緩閉上眼,手指不再動作,嘆了口氣,「還沒到麼?」 book18.org

「快了。」汪媚筠笑了笑,說,「你又暈了麼?」 book18.org

「有點噁心。我不喜歡車。」 book18.org

「那你要不要開?沈幽說她教會你了。」 book18.org

「其實我開車的時候頭也不舒服,只不過注意力集中不發作而已。」他搖了搖頭,把手暫時收了回來。 book18.org

「那你幫我個忙。」 book18.org

「什麼?」 book18.org

她面頰一動,往他的方向扯了扯唇角,「我嘴邊口紅染出去了,伸手幫我擦擦。」 book18.org

韓玉梁扭身看過去,沒看到哪裡有印子,但這種小便宜不占白不占,手指一伸,就按在了她柔軟飽滿的唇瓣上,「是這兒麼?」 book18.org

「再中間點。」 book18.org

伸長胳膊,拇指差不多整個壓在了她的下唇上,「這兒嗎?」 book18.org

「嗯。」她含含糊糊地回應了一聲,忽然微微低頭,舌頭在他的指肚下面一墊,雞蛋羹一樣柔軟的嘴唇就將他的拇指含住,一邊舔,一邊吸吮到裡面。 book18.org

令人愉悅的酥癢傳遞進腦海,韓玉梁呻吟一聲,覺得自己的拇指好似被她當作了一條小小的陽物,勾舔含吮,那靈巧舌尖仿佛能將指紋都細細描繪一遍。 book18.org

配著她撩人耳膜的輕柔鼻音,令他轉眼就血脈僨張,情不自禁用空閒那手隔著褲子握住老二捏了幾下。 book18.org

她微微啟唇,用白生生的牙咬住他的指節,含笑道:「怎麼,這就按捺不住了麼?聽沈幽說,你和葉大夫同居這麼久,一直都挺能忍的啊。」 book18.org

「那不叫忍,」一想到葉春櫻,韓玉梁腦子倒是清醒了幾分,微微皺眉,道,「她為人保守矜持,平日對我諸多照顧之時,都小心翼翼避嫌,我自然也要尊重她。」 book18.org

汪媚筠雙唇一抿,將他指尖暫且擠了出去,若有所思地說:「你這人還挺有意思,一個強姦犯,看上去卻還挺有原則的樣子。要是裝,那你可裝得夠像的。」 book18.org

「我要只是個強姦犯而已,你以為你開著這麼輛車,我就奈何不了你了麼?」韓玉梁微微一笑,道,「我好色下流,但總算還不是很無恥。」 book18.org

汪媚筠笑了起來,舌尖一伸,在他指尖上舔了一下,「還要嗎?」 book18.org

「不必了。」他回手放到唇邊,輕輕嘬掉上面她的唾液,笑道,「你難道想讓我一會兒硬邦邦挺著小兄弟出手麼?」 book18.org

「硬著他們也看不出來,」汪媚筠的眼中閃過一絲殺氣,「這次可沒指望你那電影一樣的功夫,靠的是槍。你槍法如何,我還沒領教過呢。」 book18.org

「就跟著沈幽練了幾次而已,還是別太指望的好。」韓玉梁淡淡道,「我不太習慣這麼猛的火器,打不准可別笑我。」 book18.org

「我拒絕。」汪媚筠嬌笑一聲,「有機會嘲笑別人的時候,我從不放過。所以,你最好還是努力打准一些。」 book18.org

「看來我在床上的時候也得好好表現才行咯。」 book18.org

「我在那種時候一般不會嘲笑男人。」汪媚筠挑了挑眉,「我都是直接踹下床去。」 book18.org

隨口說笑幾句百無禁忌的玩笑話後,她斂去笑意,關掉車燈往旁一拐,開入到一片野地里,輕聲道:「準備吧,咱們快到了。」 book18.org

韓玉梁摁開安全帶,笑道:「怎麼準備?我都還不知道咱們到底要幹什麼呢。」 book18.org

「這裡有個倉庫,存放著張家不見光的貨。」汪媚筠微笑道,「這些貨比他們家明面上的生意賺得多,多很多。所以,不小心出事的話,他們也會比較痛。」 book18.org

「黑街不允許毒品買賣,還能有什麼貨比較值錢?」韓玉梁最近在網上已經學到了不少知識,好奇地問。 book18.org

「軍火,逃稅的奢侈品,和一些不算毒品的違禁藥物。」 book18.org

「那為什麼特安局不來查封?」 book18.org

「因為那樣張家並不痛。」汪媚筠的眼中寒光一閃,「你對這世界還是缺乏了解,如果查封有用,那說明他們根本沒資格涉及這種買賣。」 book18.org

「看來,目標就是毀掉這裡的貨物,對麼?」韓玉梁下車舒展了一下筋骨,調勻內息走了一圈,清理掉並不算很嚴重的眩暈,也許,回程的時候他可以考慮開車,看看汪媚筠還有什麼手段能幫他遏制,「那,我該準備什麼?」 book18.org

「拿你的武器。」汪媚筠繞到車屁股那兒,掀開後備箱,略一歪頭,「咱們要把這些都帶上。」 book18.org

韓玉梁看了一眼,著實吃了一驚。 book18.org

墊著絨布的長木箱子裡,竟然擺了長長短短五六把槍,將近半箱彈藥,甚至還有一列手雷。乍一看,簡直就是葉春櫻喜歡的那種槍戰電影里男主角的武器庫。 book18.org

「都帶上?」 book18.org

「沒錯。」汪媚筠拿起一把狙擊步槍掛到背後,兩把手槍別進腰帶,連著大腿上那把,身上已經有四支槍。 book18.org

她解開對開衫,亮出的運動胸罩下方橫纏了一條彈藥帶,掏出備用彈匣塞進去後,她簡直是搖身一變就成了一個女特種兵。 book18.org

女將都帶了頭,韓玉梁總不好再說自己不喜歡用這些東西,只得彎腰一樣樣都拿出來,系好給他準備的彈藥帶和武裝帶,能掛的掛上能裝的裝上,最後兩把手槍一插兩把長槍一拿,身上整個重了七八十斤,這要再施展輕功,和背了個大閨女也沒什麼差別。 book18.org

「需要這麼誇張嗎?」 book18.org

「需要。」汪媚筠關上後備箱,帶路往前走去,拿出手機發送了一條消息,「張家雇了一支『血烏鴉』旗下的傭兵,就算是比較便宜的那種,也不能小看。子彈和功夫可不是一回事,拳腳可以嘗試格擋,子彈最好永遠都能躲開。」 book18.org

「血烏鴉?」 book18.org

「你沒聽過?」汪媚筠笑道,「看來你是真的失憶了。那是目前全球灰色領域最大的安保公司。黑街的樂華安保還有他們的股份。」 book18.org

「那豈不是要得罪他們?」 book18.org

「得罪就得罪唄。」她的神情看起來有幾分狡黠,「我是『雪廊』的『寒狐』,有什麼事兒,莊老大扛著就是。」 book18.org

韓玉梁略一思忖,試探著打聽了一下雪廊的事。 book18.org

他這才知道,雪廊原來也並不是單純開在黑街的一家酒吧,而是全球範圍隱秘殺手組織的一個據點,最近雪廊人力空虛,就是因為這個組織在其他地區和『天火』發生了激烈衝突,八成以上的精銳都趕去支援,分出勝負之前無法抽身。 book18.org

如果不是狀況特殊,雪廊也輪不到本職工作是情報的沈幽暫代管理。 book18.org

知己知彼,百戰不殆,現在知道對方是專業傭兵,韓玉梁自然就比較關心己方都出動了什麼力量,「沈幽帶了多少人?」 book18.org

「包括你我,五個。」 book18.org

「呃……那傭兵大概有多少?」 book18.org

「不太多,不到二十個。」汪媚筠淡定地說,「用槍的好處就在這兒,一個打四個並不太難。咱們是突襲,對方沒有防備,這優勢夠大了。」 book18.org

走出幾步,沈幽的身影出現在眼前,今晚她沒再選用鮮艷的紫色,裹出婀娜曲線的緊身裝扮,主色調是黑,雙腿則是深沉的暗紫,很有點夜行衣的樣子。 book18.org

「怎麼就你自己,說好的五個人呢?」韓玉梁張望了一眼,低聲問道。 book18.org

「他倆從另一側動手,」沈幽拿出PDA,快速摁了幾下,「有兩個警衛室必須同時解決,韓大夫,開始不用槍的時候,這邊就靠你了。」 book18.org

「你儘管安排就是。」 book18.org

「OK,出發。」沈幽擺了擺手,「路上我告訴你們具體計劃。今晚的目標只有一個,燒掉整個倉庫。目標達成就可以撤退,沒必要對僱傭兵趕盡殺絕。」 book18.org

韓玉梁看了看她們兩個,問:「你們都沒穿防彈背心?」 book18.org

汪媚筠笑道:「那種對身材有破壞性傷害的東西,我只有出公差需要以身作則的時候才肯穿。」 book18.org

沈幽只是說:「我不喜歡中槍,至今我還保持著雪廊的零中彈記錄。」 book18.org

汪媚筠挑了挑眉,「可你出外勤本來就少吧。我在你們那兒呆的那半年,你就出去了一次還是兩次?」 book18.org

「四次,」沈幽笑了笑,「老孟說我是雪廊的看板娘,不能總是親自上陣。」 book18.org

「這職務莊嫂更合適吧,不行他小姨子來也比你好。」 book18.org

韓玉梁忍不住打斷道:「安排正事好嗎?拉家常以後有的是時間。」 book18.org

汪媚筠哈哈一笑,「他緊張了。」 book18.org

廢話,他過往習慣的是刀光劍影,只要一身武功夠強,耳聰目明,便有八分底氣。可這時代的火力他在網上已經查閱過很多,最弱的子彈,也好過當年江湖上最好的暗器,暴雨梨花釘見了衝鋒鎗怕不是要跪下喊爸爸,一些上等狙擊槍可以數百丈外命中首級,聲未聞而子彈已至,沒有運氣和直覺,真是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book18.org

再往上,手雷一炸方圓數丈,火箭筒一轟牆崩屋裂,更別說朝廷手中還有連城市都能瞬間毀滅的怪物,他深深信賴的玄天訣,在那種威力之下當真不值一提。 book18.org

他豈能不緊張。 book18.org

不過一路走來,聽著沈幽的安排,韓玉梁又漸漸鬆弛了許多。 book18.org

潛行暗殺雖然不是他的愛好,但他卻極為擅長。當年皇宮之行,大內高手的重重警戒,還是沒能發現他,讓他悄無聲息在裡面幫皇帝老兒安慰寂寞宮妃,偷了幾樣寶貝,呆了三天,全身而退。 book18.org

等能看到庫房外的高大院牆,沈幽拿出一個黑沉沉的匣子,在長草叢中放下打開,拉長兩根天線,調整好位置,雙手飛快地在散發著幽幽螢光的鍵盤上敲擊。 book18.org

十幾分鐘後,她擦擦額上的汗,輕輕吁一口氣,說:「好,預侵入已激活,關鍵地方的四個探頭接下來半小時內都是重複播放先前畫面,可以開始行動了。韓大夫,需要刀嗎?」 book18.org

韓玉梁搖搖頭,把身上亂七八糟的東西全部解下,「我用不慣兵器,我有手,足夠了。」 book18.org

「那麼,祝你馬到功成,警衛室里最多兩個人,你必須第一時間同時殺掉,不要給他們按下警鈴的機會。給你通訊表和耳機,成功後通知我倆一聲。希望你能在五分鐘內解決。」 book18.org

韓玉梁不再多言,觀望了一下沈幽告訴他的路線,貓腰一竄,展開輕身功法,足不點地絕塵而去。 book18.org

厚重的大鐵門牢牢關著,兩側水泥柱上監控攝像頭覆蓋了所有死角,這是警衛們的眼睛,也是讓他們放鬆警惕的致命陷阱。 book18.org

韓玉梁抬頭望了一眼高度,知道身後兩個女人正在盯著,有心炫耀,提口精純真氣在胸,足尖一點,飄飄然拔地而起,好似羽化登仙,無聲無息便越過了數米高的鐵門。 book18.org

警衛室不在院門內,而是在庫房大門口的旁邊,亮著燈,掛著厚帘子,空調外機呼呼轉動,除此之外幾乎聽不到其他聲音。 book18.org

悄悄摸到門邊,韓玉梁掀開帘子,裡面是扇薄木門,真氣順著門縫一探,就發現裡面不過一個簡單鎖頭而已。他緩緩運轉掌力,將鎖舌一絲絲推回,跟著,輕輕一頂,門便吱呀向內打開。 book18.org

裡面只有一個警衛,正靠在單人床上玩手機,根本連監控螢幕都沒看,浪費了沈幽一番折騰。 book18.org

聽到門響,那警衛迷茫抬頭,張嘴似乎想要問一聲是誰。 book18.org

但韓玉梁森寒徹骨的寒冰烈火掌,霎那間已印在他的額上。 book18.org

這裡的人不可能不知道在做的是什麼買賣,韓玉梁拿起那警衛掉落的手機看了一眼,上面是個用迷藥姦淫女生拍視頻交流的群,這傢伙正在得意炫耀自己有渠道能弄到便宜的好藥,一堆流氓紛紛問價,好不熱鬧。 book18.org

讓葉春櫻說,這些傢伙也該是罪有應得了吧? book18.org

念及此處,韓玉梁禁不住皺起了眉,怎麼他現在辦事,都要先想想合不合葉春櫻的觀念? book18.org

他緩緩捏緊大掌,手機咔嚓咔嚓碎裂成渣,冒著白煙掉在地上。 book18.org

「我這兒好了。然後呢?」 book18.org

「拿警衛的鑰匙,把大門打開。我們就在門外。」沈幽的氣息有點喘,看來那些槍械交給她來搬,似乎比較勉強。 book18.org

韓玉梁從屍體皮帶上解下鑰匙,掀開帘子快步走到大門口,開鎖,拉閂,拽了一下大門,底下輪子發出刺耳的聲音。 book18.org

沈幽馬上在外說:「停,稍等一下再開。」 book18.org

「等?」 book18.org

「最多再有兩分鐘。」她端起槍,從縫隙中伸進槍管,單膝跪地瞄準裡面,「你先用你那神奇的功夫飛出來吧。」 book18.org

「好。」韓玉梁點點頭,飛身一翻,越過門頂。 book18.org

汪媚筠單手扶著牆,雙眸追著他身影無聲落地,微笑道:「請你去拍電影,倒是能省下特效、替身和吊威亞的錢。」 book18.org

韓玉梁笑道:「片酬給的夠足,不是不能考慮。聽說成了大明星,就有很多認識美人的機會。」 book18.org

「你還真是三句話不離美女,」汪媚筠走近他幾步,勾魂媚眼微微一眯,說,「這世上就沒什麼別的吸引你的東西麼?」 book18.org

「有。網絡。」韓玉梁誠實說道。 book18.org

那東西當真可怕得很,他若是練功有成之前就接觸到這種訊息浩如煙海要甚有甚的神奇平台,多半再也不可能有這一身精妙武學。 book18.org

「我指的不是娛樂項目。」汪媚筠輕聲說,「世上的男人們,追求的大都是名利權色這些,像你這樣就只喜歡色這一樣的,可不多。」 book18.org

韓玉梁笑道:「求名,名揚四海,求利,富甲一方,求權,權傾九州,為的都是什麼?以我所見,為的不過是能占有更好的女人。江湖奇俠,往往有名門絕色委身,一方富豪,嬌妻美妾自然成群,手握天下,後宮佳麗何止三千。我這人比較直接,不走那麼多彎彎繞繞,我就是為了一親心儀美人芳澤。為此做什麼,都不過是手段罷了。」 book18.org

「所以你的追求中,色就是第一位的?」 book18.org

「對。」 book18.org

「你倒是坦誠。」 book18.org

韓玉梁翹翹唇角,正想再說什麼,就聽倉庫另一側突然傳來巨大的爆炸聲,熊熊火光頓時將濃厚煙塵染向漆黑夜幕。 book18.org

沈幽站起身,一腳踢開倉庫大門,大聲道:「閒聊時間結束,拿好槍,倉庫里出來的,一個不要放跑。」 book18.org

韓玉梁匆忙拿起武器,先靠牆躲在死角,「這怎麼回事?對面的兩個人乾的?」 book18.org

「嗯。多謝你幹掉了警衛,沒了摁警鈴的人,一切都方便多了。」沈幽微微探頭觀察,突然閃身開了一槍。 book18.org

倉庫那邊旋即傳來一聲悶哼,已經有人中彈。 book18.org

這時,大門正對的路上,忽然傳來了引擎的轟鳴,迅速由遠及近。 book18.org

一輛拖著鐵鏈的油罐車向著倉庫一路加速駛來,正對倉庫的方向後,駕駛艙的門突然打開,一個男人從裡面飛身撲出,就地滾了幾圈,站起。 book18.org

沒人駕駛的油罐車繼續向里駛去,徑直撞破庫房大門,摧枯拉朽沖了進去。 book18.org

沈幽一偏頭,「我掩護。」 book18.org

汪媚筠馬上解下背後的槍,一個魚躍,滾地翻身,單膝跪地托槍瞄準,一氣呵成。 book18.org

沈幽探身抬手,火光連閃,砰砰槍聲連綿不絕。 book18.org

韓玉梁在旁看著,也不知道她在瞄什麼地方。 book18.org

砰! book18.org

汪媚筠肩頭一震,酥胸都在後坐力的效果中猛地一彈,抖出一環乳波。 book18.org

一槍開完,她的眼依舊沒有離開瞄準鏡,馬上再次摟下扳機。 book18.org

這次,隨著槍聲響起的,還有震耳欲聾的可怕爆炸。 book18.org

轟——! book18.org

韓玉梁挪開幾步,抬眼望著牆內連蒼穹都映紅的火光,大感震撼。 book18.org

這時代的戰鬥方式,他果然不能小看啊……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