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賊 第110章 一些真相

簡體

本文免費章節首發於阿米巴星球、第一會所、禁忌書屋、東勝洲關係企業及天香華文。 book18.org

發售部分每月5號、21號於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謝大家支持~ book18.org

轉載請儘量保留此段。多謝。*********************************** book18.org

觀察了一會兒,韓玉梁就確定,易霖鈴在這個世界絕對活得很好。 book18.org

短短五分鐘,她一邊從杉杉那邊了解情況,一邊帶著杉杉一起在攤位上賣起了書。 book18.org

比起那兩個助理一個圓臉一個全是痘,易霖鈴和杉杉齊上陣的效果理所當然好了無數倍。等到高價的精裝簽名版開賣後,杉杉就成了負責出貨的主力,而正主兒,那位曾經的女俠,似乎忘了自己答應的要幫忙觀察綁匪的事,專心在攤位上一本本畫起了簽名。 book18.org

韓玉梁到杉杉身後幫忙,小聲問道:「累麼?累就去坐會兒吧。」 book18.org

杉杉搖了搖頭,依舊專心致志幫忙賣書,遞出去兩本收錢後,才扭身輕聲說:「這樣……這樣稍微分心一些也好。」 book18.org

不到一個小時,精裝簽名版就銷售一空,看易霖鈴拿著一個魔法少女花紋殼的手機到一邊聯繫完補貨的事,韓玉梁忍不住跟過去道:「你要忙,我就帶杉杉找別的地方去了。」 book18.org

易霖鈴低頭整理著剩下的存貨,頭也不抬道:「我是忙,但我說了幫她,就肯定會幫到底。行俠仗義,豈能半途而廢。」 book18.org

「你有幾隻眼睛?夠用啊?」 book18.org

「靠眼睛,多少也不夠用。」易霖鈴微笑道,「你看我給杉杉安排的位置,在那邊幫我賣書,能看到她的角度剩下的就非常少,我簽名過程中一抬頭就能看到大部分地方,而且,除了我的眼睛之外,攤位後面的兩個監控也在錄像。等上午的活動結束,中午找個地方把錄像迅速回滾一遍,看看有沒有可疑的人。記住樣子,下午一發現,就先抓住再說。」 book18.org

韓玉梁笑道:「沒想到你的計劃還挺縝密。」 book18.org

「你想更省事兒點的話,就也出面幫個忙。」 book18.org

「好,你說吧。」 book18.org

「你到杉杉的另一側,擋住她。」易霖鈴的眼睛裡閃動著頗為興奮的光,「把上衣脫掉,以你的身材,稍微弄弄頭髮,就和我筆下的男主之一非常相似了,引來一大堆腐女排隊,至少能多封死一個角度。」 book18.org

「順便幫你再多賣點書?」 book18.org

「舉手之勞嘛,你都已經在幫著賣了。沒看好多小姑娘悄悄瞄你麼?快點快點,別廢話了,脫。」 book18.org

於是,一代淫賊韓玉梁,就這麼開始了自己人生初次漫展賣肉銷售本子的生涯。 book18.org

果然,銷量比杉杉和易霖鈴加起來都好。 book18.org

他憑藉自己的相貌身段,並不是沒享受過被女人饑渴凝視的待遇。 book18.org

只不過,面前這些凝視基本都在意淫他摁著另一個男人干屁眼,讓他渾身上下亂起雞皮疙瘩,起得停不下來。 book18.org

一上午在忙碌中過去,杉杉終於等到了一個短暫的解脫——那個跳蛋沒電了。 book18.org

雖然綁匪很快發來信息讓她趁場館中午休的空隙給跳蛋充電,但至少充滿前那兩個多小時,她只需要擔心體內那個放電的傢伙就好。 book18.org

貓女那種連身泳衣一樣的皮裝非常不好穿脫,為了解下跳蛋,易霖鈴專門跟著杉杉一起去了一趟廁所,回來後,興致勃勃地插上充電器用兩本書擋著周圍的視線研究了很久。 book18.org

場館的熱銷盒飯味道難以下咽,韓玉梁隨便吃了幾口,就坐在杉杉身後為她按摩推拿放鬆肌肉。 book18.org

她吃著飯享受了一會兒,把馬扎往後挪了挪,靠在了他的身上,輕聲說:「你也休息會兒吧,不用按了。抱著……抱著我就好。」 book18.org

「不怕綁匪悄悄拍下來給你老公看麼?」他低下頭,故意如此問道。 book18.org

「隨便吧。」她放鬆下來,雙手扶著他的大腿,掌心小幅度地撫弄,「我覺得……我老公可能並不在乎。那次他帶我去找你做按摩,我……就該知道的。我其實一直在騙自己,騙自己……他還珍惜我。」 book18.org

韓玉梁環抱著她的腰,輕輕嘆了口氣,「你有沒有想過,也許他……想要用他更適合的方式來愛你。他用之前的方式愛了你很久,已經快要堅持不下去了。」 book18.org

「我會問問他的。等到……我找到他後。」杉杉平靜地說,「我還愛他,我希望他能告訴我,他打算讓我用什麼方式……來愛他。」 book18.org

易霖鈴吃完飯後,找個藉口遣走了來幫忙的兩個學妹助理,抱著筆記本電腦,開始跟韓玉梁一起回放監控錄像。 book18.org

杉杉一開始還嘗試幫忙,發現身邊的兩個都是能在十六倍速播放下依然過目不忘的怪物後,沮喪地去一邊躺在幾個並排擺放的抱枕上午休了。 book18.org

「沒有可疑。」看完全部視頻後,韓玉梁揉著眉心,神情頗有幾分無奈。 book18.org

「你不是說對方會易容術麼。在動漫展這種地方,變裝很容易的。估計綁匪比咱們預計的謹慎小心得多。」易霖鈴不死心地回看並否定了幾個疑點,托著腮道,「不行,就只能靠咱們習武之人的直覺了。」 book18.org

「直覺?」 book18.org

「下午的cos表演,杉杉不是在最後的附加報名部分麼?」易霖鈴扭頭略顯羨慕地望著杉杉曲線起伏性感迷人的身材,「綁匪不會放過在舞台上公開羞辱她的機會,咱們兩個高手四隻眼睛,就不信抓不出一個孱弱的現代人。」 book18.org

韓玉梁慎重道:「那肯定是現代人,但……未必孱弱。我總覺得,那傢伙有一部分是衝著我來的。我之前幫著處理黑街那邊一個毒品案子,得罪了幾個大幫派。」 book18.org

易霖鈴扭臉盯著他,笑道:「你該不會是哪個大俠易容的吧?這可不像是你辦的事兒啊。」 book18.org

「不像麼?」韓玉梁淡淡道,「豐州姦殺多名少女的瘋子不就是我出手掛到城牆上的。」 book18.org

「那不是因為同行相忌,你惱他搶了你的目標麼?」 book18.org

「永州蝗災,去劫賑濟糧的山匪,可是我一網打盡的。」 book18.org

「可我怎麼聽說,你捎帶腳弄走了他們七個壓寨夫人和一個女匪呢?」 book18.org

「相爺遇刺,可是我一力抵擋下來的吧?」 book18.org

「然後你就睡進人家閨女被窩裡了啊。」 book18.org

韓玉梁忍不住道:「你們大俠求名可以,我求色就不行啊?」 book18.org

「行。」易霖鈴莞爾一笑,「我這不沒對你出手,也沒報警抓你麼。你肯改邪歸正,那是天大的好事。別人不清楚,我還能不知道,你要決心在這世界禍害,得糟蹋多少好姑娘……」 book18.org

她神情漸漸變的嚴肅幾分,「這三年多,我仔細想過幾次當時的事,韓小賊,當初你被我們圍殺這事兒,好像有人從中挑唆,使了什麼陰謀啊。」 book18.org

韓玉梁笑道:「都已經到了這兒,還說那些幹什麼。有你這個老相識不跟我打打殺殺,我已經很高興了。」 book18.org

「你找過其他人麼?」 book18.org

「沒,世界這般大,我要去哪兒找。再說……我是最先走的,都不知道你們跟著來了。就算知道,也不會主動去找的,萬一你們還要殺我怎麼辦?」韓玉梁略一猶豫,輕聲道,「比如陸雪芊,只要見面,她是絕不會放過我的。」 book18.org

「誰叫你輕薄她。要是能換你一條狗命,她願意折壽二十年呢。」 book18.org

「我出半條命,讓她老十歲算了。」 book18.org

「那你還不如殺了她呢。」 book18.org

兩人一起笑了,笑了幾聲,韓玉梁戲謔道:「你讓我覺得,在這個世界,我反倒有機會勾搭你了。」 book18.org

易霖鈴用魔法棒翻開一頁自己畫的本子,「我挺好,還沒想著找男人。就算找……你說我好不容易到了個官府支持男人只能娶一個老婆的地方,為何還要找你這個花心十八瓣的風流鬼?」 book18.org

「風流鬼才懂女人,才能讓女人快活。」韓玉梁笑道,「等你再長長,就懂了。」 book18.org

「長成杉杉那樣?」她扭頭看著疲憊打盹的杉杉,「她從你這兒快活了?」 book18.org

「身上快活,心裡不快活。等任務完了,希望能都快活吧。」 book18.org

易霖鈴望著他,若有所思,「韓小賊,你還真是……變了不少。」 book18.org

「那有時間了要不要跟我約個會?看在我光著膀子給你賣了一上午屁屁書的份上。」 book18.org

「那叫耽美漫畫,不許亂起名。」易霖鈴皺眉瞪他一眼,「在我心中,耽美的地位與內功相當,知道麼?」 book18.org

「是是是,知道了。」 book18.org

她撇撇嘴,忽然道:「我朋友叫袁淑嫻,慳州望族,天璧朝名門之後,在朝廷和江湖都極有人脈,你老實跟我說,你有沒有對她出手?」 book18.org

「嘶……」韓玉梁拍了一下腦門,「照水洛神,這可是名列四絕色的大美人,有機會,我怎麼可能不出手。可……我跟她一起待了起碼有二十多天,易霖鈴,你真覺得憑她的武功,我能強迫她這麼久?那女人心思厲害得很,到最後我也沒沾到後庭花和小嘴的便宜,我還尋思著,其實是我被她勾搭了呢。」 book18.org

易霖鈴將信將疑,皺眉道:「算了,我來後仔細尋思,也覺得哪裡不太對勁。事已至此,不提了。走吧,叫醒你委託人,攤位這邊該收拾,要去主舞台那邊看熱鬧了。」 book18.org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 book18.org

韓玉梁暗暗思忖,一番琢磨,這才發現自己的江湖軌跡,似乎就是從遇到袁淑嫻後急轉直下,不知不覺人人喊打。 book18.org

而且,他經常拿出手的幾樣功夫,都是藏龍寶居里的獨有武學,在外間江湖早已失傳,為的就是方便藏匿。 book18.org

可自從與袁淑嫻纏綿的那大半個月之後,藏龍寶居他曾進過,仿佛就不再是個秘密。 book18.org

算一算,那是袁家後人,即使身為女子不能得到真傳,起碼眼力還是有的,能認出他來路的,最有可能就是她。 book18.org

如此看來,他與相府千金郎情妾意快快活活,突然就成了一個圍殺死局,這真是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大家閨秀設計得了的? book18.org

可惜,種種疑雲,隨著斗轉星移日月迥異,再也沒有意義。他一躍千年,袁淑嫻當夜並未出現,想必,早已作古,化為塵土,煙消雲散了吧。 book18.org

下午的舞台表演,易霖鈴有三個節目,一首動漫歌曲,是和另一位叫做喵喵醬的歌姬合唱,另有兩段宅舞,全是獨挑大樑。 book18.org

從台下那些手持螢光棒頭戴白布條的應援陣勢的反應來看,易霖鈴的人氣還真是這個會展的第一檔,超出那個喵喵醬至少半檔,她倆下面還能再空一檔。 book18.org

「韓玉梁,我……我該表演什麼啊?」杉杉靠在他身側,新滿電的跳蛋在綁匪的信息指令下又在胯下開始了不知疲倦的工作,她紅著臉,很羞恥地問,「要……要跳像這些女生一樣的舞嗎?我完全不會啊。」 book18.org

「你既然扮演的是貓女,那上去乾脆學幾聲貓叫,隨便跳幾下算了。」韓玉梁皺眉道,「今天我覺得這個綁匪的措辭和之前不一樣。我覺得……給你發送指令的人可能換了。」 book18.org

他猜測,楊明達應該已經失去了對這個遊戲的主控權,目前執掌大局的,八成是那個神秘的女人。 book18.org

易容,狙擊,扶持一個明面上的人自己躲在暗處,這一套做法,倒真像是那位永夜的手段。 book18.org

可那是「冥王」的魔星級殺手,為什麼要來摻和人家小夫妻的特殊情趣遊戲? book18.org

心裡有些不安,他給葉春櫻發了一條信息,詳細說明了自己的猜測,並叮囑她最近獨自在黑街一定要注意安全。 book18.org

過了幾分鐘,那邊回復了一個紅著臉微笑的表情,配著一句,「我知道了,你也要多小心自己的安全。」 book18.org

不久,易水寒大大表演完畢,面不改色氣不喘地拿著魔法棒蹦蹦跳跳回了後台。杉杉急忙過去求助。 book18.org

韓玉梁探頭掃視著舞台外,不得不說,動漫展這個場地選得是在太好,那些望著舞台上妹子絕對領域雙眼發光的男人們,個個看起來都像是要綁架人的樣子。 book18.org

很快,附加的節目單就開始輪流上場。 book18.org

幾個團體表演後,上面的主持人終於喊道:「下面有請,新晉coser,此前連本大人都沒有聽說過的新人,cn杉杉的貓女表演!」 book18.org

杉杉雙手在小腹前交握,邁不出步子。 book18.org

「加油。」易霖鈴拍了她一下,「去吧,幫你報名的傢伙連配樂都給你選好了,一定堅持表演完,我跟韓小賊幫你好好看著,看看到底是誰有情況。」 book18.org

杉杉深吸口氣,終於還是想著聚光燈打量的舞台大步走了過去。 book18.org

然後,大概是高跟鞋穿得少的緣故,在最後一級台階絆了一下,結結實實地摔了一跤。 book18.org

一片哄堂大笑。 book18.org

「對、對不起,我太緊張了。」她在舞台邊緣小聲道歉,但根本沒人能聽到,就連主持人也在笑,滿臉都是顯而易見的譏誚和不屑。 book18.org

想必,是把她當成哪個仗著有顏值毫無準備就來騙宅男的妖艷賤貨了吧。 book18.org

可我不是啊,要不是為了老公,我才不會在這種地方做這麼丟人的事情……她抿緊嘴,走了兩步。 book18.org

那些眼睛聚焦過來,目光仿佛給了跳蛋力量,讓她胯下傳來的刺激更加明顯。 book18.org

她知道,當自己穿成這樣像個騷貨似的跳舞時,綁匪就會在人群中的某處,讓電流貫穿她已經酥軟如泥的花心。 book18.org

可她不能逃跑。 book18.org

昨天那一槍,絕對不能打在她愛人的頭上。 book18.org

她已有不惜一切的決心,那麼,乾脆,就徹底解放了吧。 book18.org

音樂響起,密集的鼓點帶動著重金屬的節奏,激昂的旋律讓下面的觀眾瘋狂揮舞著螢光棒,很快,纖細的女高音穿透熱血的樂曲,恍如繆斯降臨,占據人們的雙耳,滲入大家的血脈。 book18.org

杉杉沒有學過跳舞。 book18.org

她知道的最接近跳舞的東西,就是在家裡可以很方便控制身材的健美操。 book18.org

下面的觀眾已經開始鼓譟,畢竟他們想看的是表演,而不是一個發獃的花瓶。 book18.org

杉杉閉上眼,雙手垂下。 book18.org

旋即,她猛地睜開,高抬下頜,踩著密集的鼓點,舞動自己並不太靈活的肢體。 book18.org

比起多以小幅度動作為主的宅舞,健美操顯得舒展而有力,反而契合了她身上貓女的扮相。 book18.org

她已經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想到什麼動作,就隨便找一個銜接的方式轉換過去。她把節奏當成了目標,拚命地追趕。她抬腿,揮手,想不起動作的時候,就學著貓的樣子亂動。 book18.org

跳蛋還在震動,快感在她的身軀奔流,羞恥和愉悅融合交匯,讓她突然有了一種撕碎身上一切的衝動。 book18.org

她沒注意到,自己的表情越來越性感,動作越來越大膽,如果上台的時候她還是只怯生生的小貓,那麼現在,公貓已經會對著她嚎叫。 book18.org

就在她以自己臨時篡改的瑜伽下犬式模仿撅著屁股的母貓時,混合著酸麻的刺痛猛然從濕漉漉的嫩肉中心爆發開來。 book18.org

電! book18.org

快感根本無法忍耐,跳蛋一直累計的愉悅瞬間被電流擊穿,如同針刺氣球一樣爆炸開來。 book18.org

高潮的快樂瘋狂地蹂躪著她的本能,逼迫她去叫,去喊。 book18.org

她雙手扶地,高高昂頭,舞台下的人不知道,那渾圓的臀肉中央,跳蛋和更高級的玩具正在肆虐,但只要喊出來,他們就會知道。 book18.org

她張開了嘴,嬌艷的紅唇失去了防守的力量。 book18.org

但最後的時刻,她調動了全身上下所有的理智,把那一聲淫亂的高鳴,硬是轉成了一聲:「喵——嗷——」 book18.org

面具遮擋著她的眼睛,台下的觀眾看不到全部的表情。 book18.org

他們只能感受到,那股令人雄起的雌性誘惑,隨著這聲貓叫,傳遍全場。 book18.org

韓玉梁很確定,舞台下絕對有不少男人硬了。 book18.org

因為他硬了。 book18.org

舞台下的觀眾以男性為主,對這個會場裡的大部分男性觀眾來說,能看硬的舞,就是牛屄的舞。 book18.org

所以最後杉杉以外卡身份拿到舞蹈分類人氣第三的獎項時,韓玉梁其實並不意外。 book18.org

他意外的是,杉杉從舞台上下來之後,就整個人蜷縮進了他的懷裡,雙腿夾的死緊,滿臉潮紅,一隻手攥著他的衣服,一隻手按著自己的小腹,保持這個姿態足足五、六分鐘,然後,一口咬在了他的肩膀上。 book18.org

他有點無奈地抱著她,肩頭濕漉漉一大片,有口水,大概,也有不少眼淚。 book18.org

那之後,杉杉一直都看起來很平靜。 book18.org

上台領獎的時候,電流應該又發作了一次。 book18.org

她捂著肚子蹲下去,但很快,就站起來,微笑著接過了花束和獎狀,踩著皮靴那細長的跟,微微扭動著豐滿的胯,走了下來。 book18.org

綁匪肯定就在會場中。 book18.org

因為花束里藏著一片杉杉想要的拼圖。 book18.org

可韓玉梁與易霖鈴兩雙銳利的眼睛,都沒找出那個人的蹤跡。 book18.org

武功高手的直覺的確能感應殺氣,但對方不起殺心,他們也無可奈何。 book18.org

「沒關係,再有幾天……就能看出大概了。」帶著滿身的汗水離開場館前,杉杉攥著手裡的拼圖,擠出了一個虛弱的微笑。 book18.org

她把那個跳蛋耗乾電量了兩次,這會兒如果不是套著韓玉梁的上衣,那性感連褲襪上的水痕就已經無法掩飾。 book18.org

「有什麼線索通知我,這邊周一開始就不怎麼忙了。行俠仗義是本分,一定叫我幫把手。」搬著賣剩下的本子,易霖鈴在車邊很認真地叮囑道。 book18.org

上計程車後,韓玉梁接到了劉鋼的電話,說是一個哥們在飯店門口蹲車的時候見過大綿羊,他買了一堆外帶,大盒小盒連抱帶拎。身邊,還跟著一個漂亮女人。時間,是周二。 book18.org

「被綁架的人……原來還可以出來給自己買飯吃的嗎?」 book18.org

事到如今,再瞞著也沒什麼意義。 book18.org

韓玉梁看著靠在自己肩頭神情恍惚的杉杉,嘆了口氣,把自己知道的事情,和盤托出。 book18.org

能感覺到,杉杉的確很愛她的丈夫。即使知道這場綁架的起因是大綿羊自己的策劃,聽到那個女人可能別有用心,那一槍也是她開的之後,杉杉還是擔心得臉色蒼白,唇瓣微顫。 book18.org

一直到車開回出租屋前,韓玉梁扶著她往那臨時的家走去,她看上去才平靜了許多。 book18.org

「所以,我被槍擊是預料之外的事,從今天開始,對我下令的可能也換了別人,對嗎?」 book18.org

「嗯。」韓玉梁端來水杯,坐到她身邊,「你應該也有感覺吧。我認為按照原定計劃,今天綁匪讓你去的地方,應該是你和大綿羊下一個紀念地。」 book18.org

「為什麼?」她靠在沙發上,四肢攤開,完全成熟的肉體在皮衣的包裹下呈現出全無防備的誘惑,「我不懂。如果只是想讓我知道性愛的快樂,需要做到這個地步嗎?」 book18.org

「他可能也想治好自己的陽痿。」韓玉梁猶豫了一下,緩緩道。 book18.org

「他不是看到我高潮的視頻,就已經能夠硬起來了嗎?那還不夠?」 book18.org

韓玉梁沉默了一會兒,輕聲道:「你有沒有想過,他硬起來並不全是因為你高潮的樣子。」 book18.org

「那是因為什麼?」 book18.org

「因為你的高潮,和他無關。」他決定,掀開骰盅,「回想一下他此前的反常吧,杉杉,你應該是隱約知道答案的,不要再逃避現實了。你不是那麼遲鈍的女人,我相信你的心思和你的身體一樣敏感,也一樣被什麼東西壓抑著。」 book18.org

杉杉望著天花板,幾隻小蟲圍繞著吊燈飛舞,有的不停撞在燈罩上,尋找著進去的路,有的找到縫隙爬進去,最後死成了燈罩里的黑點。 book18.org

「他還是綁匪的時候……為什麼不直接下令?他知道我為了他的安全什麼都肯做的。」 book18.org

韓玉梁想了想,輕聲道:「也許,他畢竟還很愛你,希望你能更心甘情願一點吧。」 book18.org

「就是在等我主動咯?」杉杉的唇開合得很小,「主動成為一個……出軌的女人。」 book18.org

「他之前不也試過幾次麼。可惜,他找的人真是越來越糟糕。領導、健身房教練……最後輪到我這個色狼偵探。」 book18.org

杉杉搖了搖頭,唇角勾起了神情複雜的笑意,「我倒覺得,他終於找對了人。」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