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賊 第141章 意想不到的突破

簡體

本文免費章節首發於阿米巴星球、第一會所、禁忌書屋、天香華文及東勝洲關係企業。 book18.org

發售部分每月5號、21號於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謝大家支持~ book18.org

轉載請儘量保留此段。多謝。*********************************** book18.org

毫無懸念,韓玉梁是起得更早的那個。 book18.org

看葉春櫻睡得正香,微紅的唇瓣甚至翹起了一個迷人的淺弧,多半做了什麼好夢,他就想伸手把忘記關掉的床燈摁滅。 book18.org

可手剛抬起,他又忍不住放回了被子上。 book18.org

恰到好處的昏黃燈光下,葉春櫻那仿佛依偎母親的嬰兒般安寧祥和的睡顏,比平日更加令人想要親近。 book18.org

坦白說,沒有姑娘能做到沉睡的時候比平時清醒更加美艷。完全放鬆的肌肉會讓五官發生微妙的變化,眉峰會略高,口唇會微張,面頰的線條也會稍顯鬆弛。 book18.org

而且,鼻樑兩側、額頭一帶,多少會有些油脂,光一照,微微發亮,比面頰上細細的小絨毛還要清晰。 book18.org

但這也是女孩子全無防備最真實的模樣。 book18.org

當然,這張睡顏雖然好看,卻並不是韓玉梁選擇不關燈的主要原因。 book18.org

真正的理由,還是葉春櫻的衣服亂了。 book18.org

前半夜她不如之前睡得那麼安穩,出了兩遭汗,翻了幾次身,中間迷迷糊糊覺得熱,還掀了被子。幸好他睡眠較淺,眼睛都不睜就給她蓋了回來。 book18.org

動得多了,睡衣自然就不再那麼妥帖。熱到掀被子的時候,她還糊裡糊塗解開了兩顆扣子。 book18.org

沒有女人會在睡覺的時候還戴著胸罩,而側躺的狀態下,本來不夠豐滿的,也會變得格外高聳。 book18.org

如果是平常葉春櫻習慣的那種嬰兒蜷縮姿態,那麼雙手曲折在胸前,也沒什麼美景可看。 book18.org

但她今晚覺得熱。她雖然還是枕在韓玉梁的胳膊上,卻拉開了一點距離,上面的手保持著把被子拉低的姿勢,下面的手孩子氣的揪著他的睡衣衣袖。 book18.org

於是,門戶大開。 book18.org

纖細修長的脖頸下方,衣領敞開成一個歪歪扭扭的V字。 book18.org

於是,春光乍泄。 book18.org

他保持著胳膊不動,小心翼翼往後仰,眼珠下移,視線順著還有些汗光的頸窩小心翼翼地往下爬去。 book18.org

葉春櫻的身段看上去不算火辣,體型纖細而勻稱,但試穿緊身衣時候,她就已經在韓玉梁面前暴露了一次真正的曲線。 book18.org

腰肢很細的緣故,衣衫下的她,其實稱得上有料。 book18.org

下側的乳房因為重力的牽引而藏進了睡衣深處,如此開敞的領口也看不到。 book18.org

但上側的半邊酥胸,卻因為同樣的力量而轉換了下沉的方向。那渾圓的曲線,暴露出接近四分之三。 book18.org

柔潤細膩的肌膚隨著聚攏向頂端而漸漸變色,深粉色的暈紅中央,小巧的蓓蕾軟軟蟄伏著,像一顆春日櫻苞。 book18.org

真想含住啊…… book18.org

清晨時分的男性慾望本就熾烈,休息了一整夜的身軀也充滿了陽剛的精氣,僅僅是注視著葉春櫻無意間露出的那一點嫣紅,韓玉梁就覺得自己的褲襠已經被頂起,撐成了一個尖尖的帳篷。 book18.org

我是淫賊啊,偷香竊玉的採花大盜,現在心儀佳人在側,酥胸半敞春光無限,還在等什麼? book18.org

喉結滾動了一下,睡意徹底消失,他抬起手,緩緩伸向她依然毫無防備的柔嫩胸脯。 book18.org

她的呼吸悠長勻稱,沒有半分變化。 book18.org

碰一碰,我就碰一碰,摸摸奶子而已,我這一生摸過不知多少,緊張個甚? book18.org

他暗罵自己一句,定了定神,將手張大,懸罩在她柔嫩的乳房旁。 book18.org

只要輕輕一握,便是溫香滿手。 book18.org

可一種奇妙的負罪感湧上心頭。 book18.org

仿佛看不到她點頭,聽不見她說一聲可以,這麼做,就會讓她傷心。 book18.org

心裡有些難受。 book18.org

他一個走遍江湖的採花賊,如今怎麼成了這副樣子。 book18.org

他望著葉春櫻的臉,心想,昨晚她已經有了要答允的意思,孤男寡女一夜夜同床共枕,放在什麼時代,說出去也沒人會相信他們之間還有所謂的清白。 book18.org

不如,乾脆就這樣吻下去,握住她的心房,趁她剛睡醒迷迷糊糊,把她徹底變成他的女人。 book18.org

他的手動了動,放了下去。 book18.org

但,並沒有去碰那手感一定非常不錯的嫩乳,而是用掌背貼住了她的額頭。 book18.org

體溫正常,沒有發燒。 book18.org

他鬆了口氣,將她衣襟稍微拉緊了些,抬手關掉了床燈。 book18.org

也許,變成這副樣子並非他所願。 book18.org

可感覺,其實真的不壞。 book18.org

他輕柔貼近她,用身軀擋住可能漏風進去的地方,然後,閉上了眼睛。 book18.org

雨一夜未停,只是在天明後轉小了不少。陰雲密布的日子,早晨便來得格外遲。 book18.org

韓玉梁斷斷續續打了幾個盹,閉目養神片刻,運功修煉一陣,懷中一直安靜祥和的小佳人,才總算是動彈了幾下,有了要醒的意思。 book18.org

「嗯嗯……韓大哥……」 book18.org

葉春櫻還沒完全清醒,挪了挪位置,呢喃了一聲。 book18.org

聽她在這種情形下第一時間喚了自己的名字,韓玉梁心窩像是被滴了一串蜜,溫潤暈開,甜得發軟。 book18.org

不過按緩釋膠囊的藥效,這會兒差不多是吃下一次的時候了。 book18.org

他提了提神,輕聲道:「春櫻,春櫻,不早了,醒醒吧。十二小時一次藥,差不多到時候了。」 book18.org

「啊?」葉春櫻把臉往他腋下鑽去,一副撒嬌耍賴小孩子的模樣,「哪有這麼快……幾點了?」 book18.org

「快九點了。」 book18.org

「誒?」她一個激靈,皺著眉揉著眼一挺身坐了起來,「我……我睡了這麼久?不行不行,今天還要跟沈幽、汪媚筠談李天仁的事情呢。韓大哥,你怎麼沒叫我啊。」 book18.org

「病了就要好好休養,你昨晚還發燒呢。多睡會兒沒壞處。」韓玉梁跟著坐起,然後,雙眼一亮。 book18.org

葉春櫻並沒意識到自己領口開了足足兩個扣子,第三顆的扣眼也因為天長日久磨損得有點老舊,扣子搖搖欲墜。 book18.org

坐起後不那麼深邃但依然清晰可見的乳溝,就這樣袒露在他的眼前。 book18.org

大概是睡得太過舒服,她心滿意足抬起雙臂,愉悅地伸了一個大大的懶腰。 book18.org

於是,第三顆扣子也開了。 book18.org

這件對開睡衣一共也就五顆扣子。 book18.org

涼意吹拂在雙乳之間,清醒過來的葉春櫻終於意識到似乎有哪裡不對,先是低頭一看,跟著望向韓玉梁已經快變成小手電的明亮雙眼,刷的一下把衣服拉緊,臉紅成了這個時間本該懸在天上的太陽。 book18.org

「我……我之前一直都這樣睡的嗎?」 book18.org

「嗯。」韓玉梁笑了笑,誠實地說,「好看極了,我差點就捨不得睡覺了。」 book18.org

「嗚……」葉春櫻匆忙把扣子一粒粒系好,低著頭小聲說,「不……不怎麼大……是吧?」 book18.org

咦?戀愛中少女的腦迴路果然會發生令人驚奇的變化麼? book18.org

韓玉梁楞了一下,當然不會放任她去為了自身的魅力這種毋庸置疑的東西自卑,柔聲道:「怎麼會,剛剛好的大小,是我最喜歡的類型。」 book18.org

她漲紅著臉,憋不出話,隱約覺得大早起就討論胸部尺寸不是什麼合適話題,可聽他誇獎又十分開心,一時間不知道作何反應,索性一扭身背對著他躺下,拉起被子把自己蒙在了下面,決定先羞過去這一陣再說。 book18.org

「好了,先起來喝藥。我都看了一早上了,你還害羞什麼。再說,你都答應任務完成回去事務所……對吧,那不是早晚要讓我看。我把薑湯熱熱,一會兒給你盛一碗。你喝完我趕緊去個廁所。」 book18.org

一聽到薑湯倆字,葉春櫻的膀胱就反射性一陣脹痛,趕忙坐起來雙手合十說:「少舀些,拜託。」 book18.org

去廁所解放了一夜積蓄的液體,匆匆洗漱收拾一下,出來喝過藥後,她望著坐在電磁爐邊等著薑湯熱好的韓玉梁,柔聲說:「我好多了,你去廁所吧,我看著就好。」 book18.org

韓玉梁微笑道:「這會兒不用去了,我好了。」 book18.org

「啊?」葉春櫻呆了一下,「可……我還沒見你上廁所呢啊。」 book18.org

他故意用色迷迷的眼神在她胸前掃了一下,笑道:「你把扣子繫上,又去廁所躲了會兒,我就不需要去廁所自己解決了。」 book18.org

她眨眨眼,想了想才明白過來是什麼意思,頓時臉上一紅,躲回裡屋去了。 book18.org

病了也不太願意耽誤正事,喝碗薑湯,坐在空調暖風下,葉春櫻馬上就跟沈幽那邊聯繫,商量事件後續的處理。 book18.org

李天仁遠在峪口,雪廊抽不出人力跑去處理,汪媚筠倒是積極性很強,但峪口那邊沒有特安局的直屬分部,簡單討論之後,他們只能決定等到證據搜集充分後,匿名在暗網公開,利用不受控制的網絡輿論逼聖心體系接受調查。 book18.org

比起峪口扶助院那邊的下層幫凶,葉春櫻更在意的是L- Club。 book18.org

從沈幽最新調查出的資料上看,L- Club的成員從標籤上分為三種。 book18.org

第一種被稱為主辦者,就是字面意思,L- Club名下的那些殘忍遊戲的發起和負責人,不一定是單一的某個,經常會有成員因為財力和權力覆蓋範圍的問題與他人攜手。 book18.org

第二種被稱為觀眾,也是字面意思,遊戲的觀看者,他們通常對遊戲內容很感興趣,會直接或間接的提供一些幫助,好讓遊戲進行得更加安穩有趣。 book18.org

最後一種被稱為助手,嚴格意義上講,助手並不算是L- Club的核心成員,而是主辦者的直屬部下。助手往往只知道自己上級屬於L- Club,但對其他成員一無所知。 book18.org

那麼連環姦殺案的結構就很明顯了。 book18.org

主辦者控制助手,助手以權力和金錢籠絡黨羽,把一個個年輕女孩的生命獻祭給L- Club觀眾們無聊的獵奇興趣。 book18.org

葉春櫻不知道這場遊戲的主辦者到底有幾個,助手都是誰,但她現在覺得,順著劉恭月這條線挖下去,至少能找到一個。 book18.org

比如,將她調動到第三扶助院來升為主任的人,身上就一定有可挖的線索。 book18.org

正商討著,那邊加入了剛上完特訓課的許婷,簡單了解一下情況後,直截了當地問:「也就是說,這個李天仁是已經查出來的人渣咯?只不過距離太遠,咱們沒空收拾,對吧?」 book18.org

這種視頻會議不太容易隱藏自己的表情,葉春櫻不得不帶著對那些人的嫌惡,沉重地點了點頭,然後馬上補充說:「但是婷婷你不能去,那邊太遠了,你要是出什麼事,根本來不及救你。咱們就先記下,等處理完,帶韓大哥再跑一趟就是。」 book18.org

「我覺得吧,不用那麼麻煩,有現成幫手。不過……得是你覺得『罪有應得』,肯讓老韓出手殺了的等級才行。這個李天仁,到得了嗎?」 book18.org

面對許婷的疑問,葉春櫻陷入了沉思。 book18.org

劉恭月沒有死,一個是因為在這裡殺了她會有數不盡的麻煩,另一個則因為她完全是受指使的幫凶。而指使她的,就是李天仁。 book18.org

相關的證據除了劉恭月的親口指控,還有按口供通過網絡搜集到的一些來往郵件。如果說第三扶助院前期的污穢都是因為管愛民,那麼峪口扶助院的「管愛民」,就是李天仁。 book18.org

當然,那邊的情況並不如第三扶助院這麼惡劣,這也是葉春櫻躊躇不定的理由。 book18.org

情感審判不可能像法律那麼冰冷、有明確的度量,比如強姦案這三個字,給女性帶來的觀感就與男性存在巨大差異。 book18.org

韓玉梁看了一眼葉春櫻,發現了她的掙扎,柔聲道:「春櫻,你不是坐衙門的,不用那麼勉強自己公平公正。你只要捫心自問,覺得那樣的人該不該殺,然後說出來就好。」 book18.org

逼奸新來的女老師,猥褻院內女童,挪用總會扶助款近千萬,指使劉恭月為連環姦殺犯獻上受害者……葉春櫻深吸口氣,輕聲說:「我不想放過他。」 book18.org

「好嘞,」許婷一拍大腿,「等的就是你這句。所長……先說好啊,你要打算從那邊查什麼線索,我這兒可是開弓沒有回頭箭,幫手一找,這人啥時候死,怎麼死,都沒準兒了。」 book18.org

「你要找誰啊?」葉春櫻好奇地問。 book18.org

「陸雪芊。」許婷雙眼發亮,表功一樣地說,「我跟沈幽姐好好聊了幾次,這人辦事情雖然極端,但一身好功夫就這麼浪費未免有點可惜。沈幽姐一直盯著她們的動向,最近發現陸南陽在暗網搞了個留言板,象是打算拿那個做渠道行俠仗義。」 book18.org

葉春櫻以前用過那個法子,不禁有了幾分認同,點頭說:「這也是個主意。」 book18.org

「但陸雪芊處理犯了錯的人就倆結果,要麼不管,要麼弄死。沈幽姐覺得那樣不行,就用了點技術手段,暫時把那個留言板圈起來了,之前放了倆毒蟲的信息上去,昨天聽到消息已經死一個了。我就想啊,咱們把李天仁犯罪的這些證據,發到留言板上,讓陸南陽一看,轉交給陸雪芊,峪口雖然遠……我覺得按她那性子,肯定會跑一趟的。」 book18.org

韓玉梁忍不住笑道:「你倆好大的本事,這是把陸雪芊當免費殺手用了?」 book18.org

沈幽微微挑眉,說:「總好過她在街頭捕獵一樣亂殺人。摸一下女人屁股就得死的話,光痴漢就夠她殺到壽終正寢了。不如我們來給她安排目標。」 book18.org

葉春櫻咬了咬牙,「那就交給陸雪芊吧。我不想去峪口查,我覺得露杜斯的線索,肯定在華京。目前最可疑的就是大野一成,第三扶助院現任院長。劉恭月調來這邊,他不點頭辦不到。就算他是無辜的,他也一定知道是誰發號施令調動的劉恭月。我們繼續在這邊查下去。」 book18.org

汪媚筠抽空插嘴說:「他不可能是露杜斯的『成員』,他不夠資格。他比較有可能是助手,你們爭取從這條線上揪住他輔助的那位,應該就是姦殺案這個遊戲的『主辦者』之一。需要什麼協助的話通知我,大野一成的背景不小,你們最好小心些。對付劉恭月那麼魯莽的行動,對他那個等級的人來說不太好用。」 book18.org

韓玉梁不屑道:「我倒不覺得,我的手段,只要是人就好用。」 book18.org

葉春櫻拽了拽他,說:「汪督察主要說的是善後問題。劉恭月你審問一下,她身上沒留下證據,拿咱們沒辦法,膽子又小,威脅一下就好。大野一成的話……可就能要調動他背後的力量來找咱們了。所以的確得小心些。」 book18.org

之前說起過發燒的事,沈幽想了想,說:「嗯,那就先以大野一成為目標。我幫你們搜集一些大野一成的情報,你呢,就休息一兩天,養養病。」 book18.org

許婷笑著附和說:「對對對,磨刀不誤砍柴工,你發著燒,老韓可沒心思幹活。那不是我,我就是病死,他也捨得派我出門。」 book18.org

「怎麼可能啊,婷婷你就愛亂開玩笑。」葉春櫻被調侃得有點臉紅,確認好之後安排,就匆匆中斷了聯絡。 book18.org

她已經比較熟悉雪廊的那套情報作業系統,可以算是沈幽的得意門生,照理說,大野一成這樣有點頭臉的人物,她自己上陣一起搞信息調查,肯定能提升不少效率。 book18.org

但韓玉梁不准。 book18.org

他沒有沒收電腦,因為要放電視劇電影給她解悶。 book18.org

可他拔了網線,直接斷了她繼續工作的念想。 book18.org

「韓大哥,這樣休息兩天,好象公費旅遊一樣啊……」蓋著大毛毯,蜷縮在韓玉梁的臂彎里,葉春櫻一臉滿足,又有點小羞愧,低聲嘟囔說,「這是不是太不務正業了?」 book18.org

「病假,就該好好休息。咱們私人開的事務所,哪兒來的公費私費,都是咱們的錢。高興怎麼花就怎麼花。股東不就你和我麼?我沒意見。」韓玉梁說著,順手摸了一下她的頭,「不燒……這兩天就安心等沈幽的結果吧。你不徹底健康,別想出門。」 book18.org

「你是霸道總裁附體了嗎?」葉春櫻撅起嘴,「最近老是對我用命令句。」 book18.org

「因為你是一頭小倔驢,不聽話。這要是許婷,我已經打屁股了。」他惡形惡狀嚷嚷了一句,小心翼翼挪開身,「這一鍋喝完了,我再去熬一鍋。」 book18.org

「等等!」葉春櫻趕忙阻止,「韓大哥,我連打嗝都是姜味兒了……讓我喝熱水好不好?」 book18.org

「不好,網上說讓女朋友多喝熱水是不關心她的表現。我去敖薑湯了。」他隨口咕噥一句,大步邁去電磁爐邊,蹲下忙活。 book18.org

葉春櫻卻愣在了那兒,怔怔望著他寬闊可靠的脊背,一時間百感交集,心頭又酸又甜,臉上不知不覺,就變得一片火燙。 book18.org

像是發燒,卻比發燒愉悅得多。 book18.org

她都沒想到,聽見韓玉梁不留神間接說句她是女朋友,能讓她如此開心。 book18.org

簡直稱得上心花怒放。 book18.org

她忽然很想為他做點什麼。 book18.org

可想到能讓他開心的事,除了自己不擅長的廚藝,就是會讓她面紅耳赤的那些了…… book18.org

「春櫻,你又燒起來了?」把鍋坐好一返回來,韓玉梁就頗為吃驚地抱住她,趕緊貼了一下額頭,「好燙!昨天的體溫計呢?放哪兒了?」 book18.org

然而,害羞得渾身火熱,是不會真提升體溫那麼久的。測量完,不過三十六度八。 book18.org

「韓大哥,」她小口啜飲著今天放了格外多紅糖的薑湯,心想這大概是他處理姜味兒大的辦法,「等下午雨停了,我去藥房買點東西。」 book18.org

「你寫下來吧,我去給你買。」 book18.org

「不用不用,我也得出門透透氣啊。而且……唔……女生用的東西,我不好意思讓你給買的。」 book18.org

「衛生巾?」韓玉梁倒是滿不在乎,「還是你也準備換棉條了?你到經期了麼?難怪體弱發燒,來大姨媽前要好好主意身體啊。」 book18.org

雖然很想說不是大姨媽,但要買的東西讓他去買,又實在說不出口,等晚飯前雨停後,葉春櫻還是親自跑了一趟。 book18.org

韓玉梁當然陪同在側,但被她擋在藥房外,不准進去。 book18.org

他好奇得很,感覺到她神情中的羞澀,忍不住想,難道是去買保險套,準備來一個美妙的初夜? book18.org

他猜中了材質。 book18.org

葉春櫻買的東西,的確包括潤滑油和橡膠製品。 book18.org

但是,卻是個很薄很薄的醫用橡膠手套,比他們這次帶來隱藏指紋用的還薄。 book18.org

吃過晚飯,再次被灌下兩大碗薑湯後,臉蛋紅撲撲的葉春櫻關掉電腦,正襟危坐在韓玉梁對面,深呼吸了十幾次,才很認真很嚴肅地說:「韓大哥,我……不能再這麼自私下去了。依靠著你的感覺很好,可……可卻讓你正常的男性生理機能備受煎熬。這樣不對,我……我應該幫你解決這個問題,你和我都開心,才是正常公平的相處方式。」 book18.org

韓玉梁撓了撓臉頰,忍著滿肚子的期待和得意,一本正經地說:「可你病著呢,春櫻,你身子本來就弱,這時機不合適……」 book18.org

「沒關係。」她拿起手套,戴在纖秀靈活的手上,一臉堅決,「這個方法不太費力的。韓大哥,我……我別的也沒學過什麼,學醫的時候教過這個。」 book18.org

她的手指做出了一個按壓的動作,紅著臉繼續說:「老師說這個手法雖然一開始可能會有一點點痛,但對男病患來說,之後就很舒服,也能……能增強性能力,排解炎症,效果很好的。」 book18.org

「呃……什麼手法啊?」 book18.org

「前列腺按摩。」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