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賊 第108章 魔法少女易霖鈴

簡體

本文免費章節首發於阿米巴星球、第一會所、禁忌書屋、東勝洲關係企業及天香華文。 book18.org

發售部分每月5號、21號於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謝大家支持~ book18.org

轉載請儘量保留此段。多謝。book18.org

*********************************** 衣著打扮的確很能改變女人的氣質。 book18.org

寬鬆的運動裝校服讓杉杉的身體顯得嬌小而瘦削,只有飽滿的臀部將腰線以下的部分撐起到突出了弧度,白色板鞋,肉色船襪,她站在那裡散著頭髮,就像個發育過度相貌比較成熟的中學生。 book18.org

哪裡還有半點已婚少婦的影子。 book18.org

被韓玉梁打量得不太自在,杉杉皺眉走到鏡子前,輕聲說:「怎麼了,很奇怪嗎?」 book18.org

「不,挺好看。我都動心了。」他隨口撩了一句,「咱們出發?」 book18.org

「出發吧。」穿上這一身後,她的嗓音都不自覺輕了少許,「今天找不到,就沒有了。」 book18.org

「能走路麼?」他看向她的胯下,柔聲問道。 book18.org

杉杉點了點頭,「沒問題,我……又不是沒經驗的處女。習慣之後,就沒什麼感覺了。」 book18.org

「那就走吧,事不宜遲。」 book18.org

這邊遊戲玩著,那邊也不能放棄找到人的希望。 book18.org

在韓玉梁的要求下,杉杉如昨晚說好的那樣聯繫了劉鋼,安排了幫忙找人的事。懸賞金額她咬牙開到了五萬,那邊一聽,就非常積極地表示一定發動足夠多的兄弟去地毯式搜索。 book18.org

談妥這事兒,韓玉梁在路邊招到一輛出租,向著杉杉的母校飛馳而去。 那邊當然也是屬於本地某工廠的子弟學校,仍在暑假,學校鎖著大門,看起來空無一人。 book18.org

杉杉在門口轉了兩圈,問:「咱們怎麼進去啊?」 book18.org

韓玉梁左右一望,彎腰將她打橫抄起,道:「抓緊我。」 book18.org

杉杉一怔,抬手勾住了他的脖子。 book18.org

以前他嘗試過的經驗證明,他身上的各種功夫里,搞定妹子幫助最大的,就是輕功。 book18.org

抱著姑娘騰雲駕霧一下,興奮又刺激,再不行抱著跳崖躲到下面,反正上不來也躲不開,軟磨硬泡早晚到手。最重要的是,輕功不好,好多女人壓根就見不著。 book18.org

到了這個時代見到女人容易了,但輕功的效率依然很高。 book18.org

帶著杉杉飛身越過高牆,輕飄飄穩穩落地之後,她的眼神就迅速轉變成好像見了神仙一樣。 book18.org

下來調整了一下情緒,杉杉帶路,和韓玉梁迅速繞去了後操場。 book18.org

這學校占地不大,操場更小,這頭談戀愛的要是躲到桌球檯後面來一發,女的忍不住叫出聲,另一頭的就能聽見。 book18.org

水泥地的籃球場周圍長滿了長草,中間夾著髒兮兮的煤渣跑道,一個籃球架子上筐已經掉了,光禿禿的頗為難看。 book18.org

韓玉梁環視一圈,「你們就在這兒定情的?」 book18.org

「嗯。他逃了晚自習來找的我。」杉杉大步往角落走去,「我放學後沒走,跟他來了這兒。當時有人打球,他就不好意思說,我們倆就拉著手在跑道上溜達,一直走,一直走,走到最後操場只剩下我們和另外兩個值日生,他就仗著自己已經是高中生,把人家轟走……對我表白了。」 book18.org

她停下腳步,站在距離旗杆不遠的跑道上,懷念地看了一眼四周,「嗯,就是在這兒。我還記得我當時的臉好燙,比發燒還誇張。那時候是秋天……我就穿著這樣的校服。不過那時候不是這個款式,比這個還要土氣……」 book18.org

說著說著,她的眼裡就盈滿了水光,「為什麼……要讓我來這裡,為了讓我回想起來曾經的事情,然後……覺得更羞恥嗎?」 book18.org

不知道為什麼,韓玉梁總覺得,杉杉似乎已經猜到了什麼。 book18.org

她吸吸鼻子,從褲兜掏出紙巾擦了擦眼,「來吧,咱們看看這附近有什麼線索。」 book18.org

韓玉梁運氣震死幾隻不長眼的蚊子,伸腳撥開長草,仔細打量。 book18.org

杉杉撿了個小棍,就在自己的周圍劃拉,想從煤渣跑道里刨出點什麼。 正找著,不知道哪裡發出了一聲輕輕的嘀。 book18.org

杉杉悶哼一聲,竟然一個腿軟跪在了地上。 book18.org

「怎麼了?」韓玉梁皺眉一個箭步過去,扶起她問道。 book18.org

杉杉面紅耳赤抓住他的手臂,「那……那東西……開始……轉了……」 「啊?」 book18.org

「我……我裡面的……那根……東西……嗚……」她的哼聲轉眼就變得纖細而嬌媚,「不行……我站不住……讓我……靠一下。」 book18.org

韓玉梁很乾脆地敞開胸膛,把她摟進懷中。 book18.org

這個場景要是被人看到,就是個標準的怪叔叔誘拐女學生的新聞頭條。 「嗯嗯……唔……啊……啊啊啊……」杉杉抱緊他,發燙的臉頰磨蹭著結實的肩膀,踮起腳尖的雙腿夾在一起,以非常短暫的間隔戰慄。 book18.org

看她顧不上去看手機,聽到提示音的韓玉梁只好代勞。 book18.org

上面只有一條命令。 book18.org

「堅持半小時,你會得到線索。我能看到智能玩具反饋的狀態,不要拔出來,否則今天的遊戲就結束了。」 book18.org

抬臉看完這條信息後,杉杉身子一軟,直接掛在了韓玉梁的胳膊上,失去了站立的力氣,「半個小時……感覺……好久啊……」 book18.org

「已經五分鐘了。」他摟住她,到旗杆那邊靠住,柔聲安慰,「不要急,很快就過去了。」 book18.org

「唔……嗚唔……唔嗯嗯——」明顯又高潮了一次後,看著還不到十分鐘的結果,杉杉的臉開始在他的胸口磨蹭,急促的喘息著,「他……他怎麼不幹脆……下令讓我……在這裡……和你做愛……算了。這麼折磨我……到底……有什麼意義……」 book18.org

她的語調中透出明顯的委屈和怨氣。韓玉梁更相信,這個女人已經摸到了真相的邊緣。 book18.org

他想了想,柔聲說:「也許綁匪不想讓你在被命令的情況下那麼做吧。」 轉動的顆粒棒還在劇烈摩擦嬌嫩的粘膜,杉杉想要沉默一會兒,可嘴裡的呻吟還是忍耐不住。 book18.org

等到十五分鐘的時候,她感覺到了韓玉梁褲襠里已經翹起的肉棒。 book18.org

「你……硬了。」 book18.org

「嗯。你這麼抱著我蹭,我又不陽痿。」 book18.org

她嗅著他脖子側面好聞的汗味,覺得一條危險的紅線正在她面前慢慢開裂,只剩下最後一點黏連。 book18.org

她狠狠咬了一下自己的唇瓣,咬出了暗紅色的血印,跟著,貼在他耳邊說:「西北角……那個桌球檯,後面……後面的牆角……誰也看不到。抱我……抱我過去……」 book18.org

韓玉梁心裡一癢,說一聲好,抱著她轉身騰空而起,兩個起落,就斜傳了整個操場,落在她說的地方。 book18.org

杉杉鬆手下來,並膝躬身,哆哆嗦嗦伸腳踩平一片雜草,拉著他讓他背靠台子站住,一屈膝,就挺直身子跪坐下去。 book18.org

「我幫你……幫你解決。」 book18.org

根本沒打算徵求他的意見,話音未落,杉杉就抬手扯開了他的褲襠拉鏈,帶著近乎迫不及待的態度,拉開內褲,探頭就把彈出來的肉棒深深含進了口中。 「嗯、嗯、嗯、嗯唔……嗚唔、嗚唔……」 book18.org

看來,與其說她是在貼心幫忙紓解性慾,不如說是在幫自己分心忍耐,順便塞個東西在嘴裡堵住快要憋不住的叫聲,順便還能平息他的興奮提高安全係數。 一舉三得,還挺聰明的。 book18.org

不斷轉動攪拌的玩具刺激下,杉杉的口腔收得很緊,舌根隆起,和上齶一起壓擠著龜頭後棱,尖端則被喉嚨包裹住小半,隨著呻吟和吞咽不停地刺激快感的浪潮。 book18.org

韓玉梁愉悅地閉上眼,心想要是今後事務所接到的任務都是這樣香艷過癮沒危險的該多好。 book18.org

看手機上時間差不多快到半小時,他才伸手扶住杉杉的頭,喘息著主動突刺了幾下,射進了她的嘴裡。 book18.org

她沒有吐出來,陰莖和精液都沒有,她依然含著,淚盈盈的抬眼看著他,一邊吞咽,一邊發出羞恥的哼聲,在吞下精液為他掃除的過程中,顫抖著高潮了。 在約定的時間,那讓杉杉褲襠濕了一大片的玩具終於停了。 book18.org

她坐在桌球檯上,分開腿看著校服褲子上好像漏了尿的痕跡,欲哭無淚。 「我幫你處理一下吧。」韓玉梁柔聲說道,伸手輕輕貼在她的胯下。 她顫了一下,似乎想說什麼,但嘴唇動了動,反而緊緊抿住。 book18.org

看來,她已經相信他不會趁虛而「入」了。 book18.org

陽剛內力遊走為她蒸乾褲襠的時候,新的信息發送過來了。 book18.org

「堅持得不錯,去看看旗杆底座吧。別拆壞了,那是公物。」 book18.org

雖說乾了之後還有點淺淺的印子,但畢竟位於胯下,不礙什麼大事。杉杉道一聲謝,就急忙跳下台子,往旗杆那邊跌跌撞撞跑去。 book18.org

「瞧你急的,真找到綁匪,準備殺了他?」 book18.org

杉杉頭也不回,氣沖沖說:「我至少要打他幾個耳光。」 book18.org

聽得出來,她之後應該不會再說離婚的事了。 book18.org

韓玉梁笑吟吟跟過去,沒想到,他才邁出兩步,背後突然一陣寒意上涌,汗毛倒豎——有殺氣在附近急速膨脹! book18.org

這種地方不太可能是衝著他來的。 book18.org

他不及細想,高喊一聲小心,縱身飛撲而去,將杉杉緊緊一抱,就地滾了幾圈。 book18.org

子彈打在了杉杉身後的地上,飛濺出閃耀的火星。 book18.org

周圍的高點只有隔著牆的教學樓,韓玉梁馬上轉身張開雙臂擋在杉杉身前,憑直覺遠遠望去。 book18.org

果然,樓頂上被他捕捉到了個一閃而去的影子。 book18.org

該死,怎麼回事?雪廊那邊不是說,這是個沒有危險的特殊案子嗎?舒子辰哪裡搞錯了? book18.org

杉杉剛剛建立起的猜疑也被這一槍打得粉粹,她哆哆嗦嗦躲在韓玉梁身後,哭著問:「怎麼回事?為什麼會有人開槍打我?為什麼啊……」 book18.org

「不知道。」韓玉梁沉聲道,「我盯著這邊,你去旗杆那兒快點找線索。事情……可能跟咱們想得不一樣。之後,到哪裡都要千萬小心了。」 book18.org

不過他心裡其實也還有疑惑。 book18.org

誠然,剛才杉杉為他口爆的時候兩人在死角沒有射擊位置,可之前他們抱成一團靠在旗杆那兒的時候,再往前杉杉被按摩棒搞得起不來的時候,都是絕好的下手機會。 book18.org

為什麼那時沒開槍,偏要選在杉杉往旗杆移動的路上? book18.org

難道是為了嚇唬?可這本錢下得也太大了點吧?雪廊這會兒人手不足,不會有人來這地方幫這個忙。楊明達那簡單的人際關係圈裡,還能有其他殺手? 事態突然出現疑雲,但之後的探寶遊戲還算順利,旗杆下面藏著的字條指明了下一個目的地。 book18.org

那是他們表白後手拉著手去的地方,就在校門外不遠。 book18.org

那裡原來是個蛋糕店,現在改頭換面做起了冰飲生意,不過老闆還是杉杉認識的那個。 book18.org

綁匪的羞辱指令依然如故。 book18.org

坐在老闆櫃檯前最近的靠窗桌邊,杉杉用單手托腮的姿勢捂著嘴巴望著人來人往的窗外又一次忍耐了半個小時按摩棒的折磨。 book18.org

那一槍讓杉杉陷入了徹底的迷茫和惶恐之中,她不再敢有怨氣,認真照辦,忍耐到最後,指甲在手心都掐出了紅印。 book18.org

結帳時,杉杉按綁匪的要求報出了自己的姓名,說要取一樣東西。 book18.org

老闆想起什麼一樣轉身從櫃檯里掏出一個小盒子,遞給了她。 book18.org

韓玉梁很嚴肅地問留下這個東西的人是什麼樣子,沒想到,那老闆回憶一下,竟然說:「那是個個子挺高的女人,模樣挺漂亮,身材也蠻不錯的。就寄存這麼個東西,她還給了我五十塊錢呢,呵呵呵。」 book18.org

女人? book18.org

這下韓玉梁也愣了。 book18.org

難道一直以為是個遊戲的他,其實誤會了?這真是個綁架案? book18.org

不合情理啊。 book18.org

在洗手間那邊幫杉杉處理好校服褲子,兩人再次出發。 book18.org

不過,這次是回出租屋。 book18.org

那個盒子裡,放著一塊拼圖。 book18.org

說是拼圖,其實就是一張用銅版紙彩色列印後剪碎的工三區地圖。 book18.org

按眼前這一塊的大小和上面內容的比例,至少要拿到小十片,才能確定大概位置。這估計還是極為樂觀的那種,畢竟得到碎片的順序並不隨機,而是綁匪安排好的,那麼,最後拿到標識那一塊的可能性很大。 book18.org

這就意味著,遊戲可能要玩一個月。 book18.org

杉杉顯然也意識到了這個事實,一路上她都在默默飲泣,一回到出租屋,就穿著校服衝進衛生間,整整洗了一個半小時澡。 book18.org

趁著這個機會,韓玉梁先多討錢請房東幫忙準備一頓午飯,跟著去後院給舒子辰打了一個電話。 book18.org

那邊在忙,噪音還挺大,不過在聽到韓玉梁說杉杉險些被狙擊手槍殺後,舒子辰迅速換了一個比較安靜的地方,語氣也嚴肅了很多。 book18.org

不再遮遮掩掩含含糊糊,這次,舒子辰總算敞開天窗說了亮話,揭開了韓玉梁之前就有所猜測的部分真相。 book18.org

綁架案的策劃者,的確就是楊明達。 book18.org

他作為線人,專門提前將這場綁架案通了氣,並從沈幽那兒借了一部分技術支持。 book18.org

他說他的目的是改變如今和妻子之間的婚姻關係,他認為,他和杉杉的愛情正在走向死亡。 book18.org

因為曾經在家做為線人報告了韓玉梁飛身打爆汽車救下葉春櫻的場景,楊明達指名想讓韓玉梁作為幫助杉杉的人。 book18.org

雪廊當然沒有拒絕的道理,所以綁架案發生後,杉杉就被推薦到了葉之眼。 而根據楊明達的要求,舒子辰還給汪媚筠打電話,請她幫忙在他們離開新扈時拖住葉春櫻。 book18.org

「你幫忙前沒問問他為什麼?」韓玉梁忍不住插口問道。 book18.org

舒子辰的語氣頗有幾分曖昧,「兄弟,這個事兒吧……我大概能猜出個七八分,我認為你是最適合的解決方案,其實我也挺心疼他家那小媳婦的。再說,這個你絕對沒意見啊。」 book18.org

「杉杉要是不情願呢?」 book18.org

「大綿羊保證了不強迫的。」 book18.org

兩個男人心照不宣,到此為止,沒繼續深入這個話題。 book18.org

大致說完了情況之後,舒子辰想起了什麼,「這麼說,大綿羊提過,他這個主意有個幫手。但不是從我們這兒找的,說是他……一個朋友。這樣吧,我讓沈幽跟葉春櫻好好查查,儘快給你個答覆。有槍參與進來,事情恐怕不對勁兒了。」 book18.org

「廢話。」韓玉梁皺起眉,「等等,春櫻在你們那兒?」 book18.org

「她還在上沈幽安排的課。她可是我們這兒近十年里學習最刻苦的了。你可真有福氣。我怎麼就碰不到這麼好的……唔……助手呢?」 book18.org

「你運氣不好。」韓玉梁淡淡道,跟著,掛掉了電話。 book18.org

洗好出來吃飯的時候,杉杉依舊神不守舍恍恍惚惚的,匆匆吃了兩口,就紅著眼睛進屋午睡去了。 book18.org

綁匪的新聯繫到來之前,他們什麼都做不了。 book18.org

杉杉睡著不久,韓玉梁接到了沈幽的電話。 book18.org

按她要求打開電腦連接通訊軟體後,韓玉梁看到了一段監控拍下的視頻。 一男一女把一個巨大的旅行包裝在汽車後備箱裡後,開著那輛車一起離開。 男的是楊明達,女的……不認識。 book18.org

「這女的就是楊明達的幫手?是什麼人啊?」 book18.org

讓他很意外的,沈幽的答案竟然是:「不知道。」 book18.org

「不知道?」 book18.org

「沒錯,不知道。」 book18.org

「和我一樣查不出來路?」 book18.org

「不。你看這張照片。」 book18.org

螢幕上出現了一張證件照,分明就是剛才那個女人。 book18.org

韓玉梁笑道:「你這不是查出來了麼,賣什麼關子啊。」 book18.org

「這是黑街洗頭巷裡的一個東瀛按摩女郎,就在我給你打電話前三分鐘,我剛讓人確認過,她仍在店裡上班。這半個月沒有離開過。而且,她的身材也沒這麼好。」 book18.org

「所以那女人並沒用自己本來的樣子?」 book18.org

「沒錯,我請舒子辰看過了,對方也是特效化妝的高手,看不出任何破綻。她現在用的這張臉,曾被用作攬客小卡片上的招牌女郎,很容易就能搞到手,不需要跟本人有什麼接觸。所以,線索斷了。」 book18.org

「呼……」韓玉梁覺得有些頭疼,快快樂樂玩人妻的美好計劃,突然就蒙上了一層陰影,「這可怎麼搞。」 book18.org

「我們暫時騰不出人手,如果你需要的話,我就把這些告訴春櫻,讓她給你幫忙。」 book18.org

「先別了。綁匪好像沒有真殺杉杉的意思,我再應對幾天。說不定只是他的幫手玩得大,把遊戲玩完,就找到大綿羊了。」 book18.org

整整一下午,綁匪那邊都沒有新的消息傳來。 book18.org

晚上杉杉早早就上床休息睡下,韓玉梁跟劉鋼聯繫了一下,那邊果然也一無所獲。 book18.org

他只好上網打發時間。 book18.org

逛著逛著,他想到了明天就要正式開幕的七色時光動漫展。 book18.org

易霖鈴……應該已經到附近了吧? book18.org

他隨手搜了一下信息,想看看能不能找到比較安全的和她碰面的方式。 很快,他就發現,易水寒大大會不定期搞在線直播。今晚,就有一場。 之前為了看奶子他註冊過目前最大直播網站的帳號,輕車熟路登陸進去,不費什麼事兒就從二次元區的首頁推薦里找到了正被瘋狂喊大大、巨巨或奆奆的易霖鈴。 book18.org

她化了非常精緻的妝,戴著可愛的頭飾,梳著長長的雙馬尾,穿著一身層層疊疊蕾絲繁複的粉色小裙子,手裡拿著一根六芒星杖頭的閃亮魔法棒,正在對著麥克風陶醉地演唱一首奶聲奶氣的歌。 book18.org

韓玉梁聽不懂。 book18.org

不光因為那不是平常易霖鈴說話的嗓音,明顯故意逼細,也因為那是首東瀛語的歌。 book18.org

直播間非常熱鬧,被稱為彈幕的浮動短句滿天飄,如果不是有自動規避保證不擋臉,根本都看不到易霖鈴現在的樣子。 book18.org

從東瀛語彈幕的數量來看,她的狂熱粉絲起碼一半是東瀛人。 book18.org

當初拿著峨嵋刺不是點褲襠就是戳眼睛的那個小姑娘,如今竟然拿著魔法棒當起了動漫少女……韓玉梁注視著螢幕里的易霖鈴,一種滄海桑田的滋味在心中流淌。 book18.org

不過說起來,他不也從夜探千戶偷香不留痕的採花大盜,變成了個送上門美少婦都有耐心慢慢吃的好色偵探麼。 book18.org

到真有點羨慕陸雪芊,除了性癖暴露是個磨豆腐愛好者外,一切如故。 葉春櫻沒在,這種狀況下,當面談有點危險。 book18.org

幸好,這是網絡時代了,飛鴿傳書一輩子都到不了的地方,敲幾下指頭就能把信息傳過去。 book18.org

韓玉梁想了想,把現在用的帳號登出,重新註冊了一個小號,進入易霖鈴的直播間,開始刷屏。 book18.org

「竊玉偷香韓玉梁說:好久不見,小鈴兒。」 book18.org

…… book18.org

刷到七八遍的時候,彈幕里出現了罵他神經病的,問誰是小鈴兒的,噴他裝熟叫他滾的。 book18.org

三分鐘後,房管把他封了。 book18.org

但不要緊。 book18.org

他的目的達到了。 book18.org

易霖鈴唱完這首歌后,笑著跟觀眾聊了幾句,手在鍵盤上噼里啪啦敲著,根本看不出任何破綻。 book18.org

但韓玉梁的帳號,已經收到了站內私信。 book18.org

「是你?採花賊韓玉梁?你竟然沒死?」book18.org

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