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賊 第82章 梓代婷僵

簡體

本文免費章節首發於阿米巴星球、第一會所、禁忌書屋、東勝洲關係企業及天香華文。 book18.org

發售部分每月5號、21號於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謝大家支持~ book18.org

轉載請儘量保留此段。多謝。*********************************** book18.org

許婷撇撇嘴,「這你可怪不到我頭上,我大半夜睡得正香被葉姐奪命連環call叫醒,叫我準備些東西,說你住院了。我問怎麼回事,她只說你受了點傷。我說那林梓萌怎麼辦,你猜葉姐怎麼說?」 book18.org

韓玉梁挑挑眉,「怎麼說?」 book18.org

「大不了把委託費退了,反正要給你送東西。」許婷拍了拍那個口袋,「喏,所以我就來咯。不過我也沒想到啊,你這齣去一趟,怎麼……怎麼把自己搞得跟個木乃伊一樣。這一身到處是紗布,傷這麼重嗎?還進手術室啦?」 book18.org

薛蟬衣開門出去,沒再回頭。 book18.org

倒是她開門的時候,韓玉梁一眼看到葛丁兒正在外面探頭探腦,盯著打扮清涼身材性感樣貌俏麗的許婷,臉上露出頗為失落的表情。 book18.org

他一撐床坐了起來,活動一下四肢,筋肉之間還有餘痛未消,但大致上不影響行動。他懶得重複,就說等葉春櫻到了再一併講。 book18.org

葛丁兒在外面東張西望,迎過去不知道從哪個護士手裡接了盤東西,敲開門走了進來,「你好,六床輸液。」 book18.org

許婷看有護士到了,一溜煙往外跑去,「正好,我去問問大夫,看你嚴重不。」 book18.org

葛丁兒看上去挺緊張,往鉤上掛瓶子都掛了三遍才掛上去,急得滿臉通紅。 book18.org

韓玉梁看了一眼那細細的針頭,皺眉道:「我不用輸液,誰讓你來的?」 book18.org

「這是術後消炎啊,你受了那麼多傷,必須輸液至少三天,防止繼發感染。」葛丁兒很認真地說著,屈膝蹲在床邊,拿過他的手,小聲說,「哇……你血管好明顯,比建築工人還誇張,感覺都不用勒止血帶了。」 book18.org

韓玉梁把手抽回,扶著肩膀動了動胳膊,「我說了不用,你把藥拿回去吧。我還有任務,不可能一直躺在這兒。」 book18.org

「可是……什麼任務比你的健康更重要呢?」葛丁兒站起來,皺著眉很認真地說,「我相信要是肩負著什麼聯邦重大使命,你也不會到這種醫院來,要是黑街上那些亂七八糟的任務,我覺得還是先治好你自己比較重要。」 book18.org

「護士小姐說得對。」葉春櫻聽起來頗為疲倦的聲音從旁邊傳來,「韓大哥,身體重要,我已經通知林梓萌讓她先去她爸爸那兒呆一夜,明天我從薛大夫那裡要來藥單,我就能給你輸液了。」 book18.org

「我真沒事。」韓玉梁晃了晃頭,覺得已經不太暈,索性扭身下床,伸腳踩在鞋上,「春櫻,你是知道我的,這種小傷,完全不影響什麼。刀口有點疼,回頭你還幫我換換藥。我今晚就回去,林大小姐可不是個聽話的主兒,我猜她這會兒肯定還跟島澤蓮在家等我呢。」 book18.org

「應該是。」許婷在後面靠著門框,看著手機說,「我給她手機裝了定位,還在家裡沒動地方。嘖,這種小倔驢,真頭疼。」 book18.org

「都傷成這樣了,怎麼可能不影響什麼啊!」 book18.org

沒想到,在旁邊喊了出來的,竟然那個看起來有幾分娃娃氣的小護士。 book18.org

葛丁兒紅著眼眶,看起來很有些難受,「不管你有什麼任務,總大不過你自己的命!我看劉姐端出來的盤子裡,密密麻麻一大片帶血的彈片,都能把人打成馬蜂窩了,怎麼可能沒事!這裡是醫院,不是讓你逞英雄裝好漢的地方!躺下,輸液!」 book18.org

許婷在門口捂著嘴撲哧一聲笑了出來,咕噥說:「真是人不可貌相誒。」 book18.org

葉春櫻過去扶住韓玉梁的胳膊,上下打量了一遍他身上四處纏著的紗布,輕聲說:「我問過薛大夫了,你的傷……確實沒有致命的。但刀傷很深,淺表傷很多很密,彈片也不是什麼乾淨東西,消炎藥還是需要的。你如果不願意在這裡,那這樣,我去領了藥,咱們到林梓萌家用上,好嗎?你在診所經常見我給人輸液的,很好拔,不會耽誤你行動。」 book18.org

大喊大叫和哭哭啼啼對韓玉梁來說效果都十分有限,畢竟他是當慣了採花賊的,那兩種樣子的女人他見的太多了。 book18.org

這種溫溫柔柔眉眼間儘是對他關切的,又會盡力合他心意不強求他改變的,才是他最受用的方式。 book18.org

所以他只有點頭,「好吧,你是所長,聽你的。」 book18.org

葛丁兒很失落地低下頭,小聲說:「哦……那……那我出去了。」 book18.org

葉春櫻轉身看著她,柔聲說:「謝謝你剛才的提醒,你是很棒的護士。韓大哥的情況比較特殊,並不是盲目自信,也不是為了逞英雄,他有要保護的人,一刻也不能放鬆。還請你諒解,好嗎?」 book18.org

葛丁兒紅著臉點點頭,「嗯,我知道的,上次……他保護了我。我很感激。真的。所以……所以剛才就有點失態,對不起。」 book18.org

葉春櫻微笑著說:「他知道你是好心,不會介意的。你這樣可愛的姑娘關心他,他高興還來不及。」 book18.org

「真的啊?」葛丁兒一下沒繃住,翹著嘴角端起了盤子,「那我先把這些帶出去了,你們要帶走的話,我看看找個什麼給裝一下。」 book18.org

「嗯,那就有勞了。」葉春櫻說完,扭臉看向許婷,「婷婷,讓你帶得衣服拿來了嗎?韓大哥這身破破爛爛,不能穿了。」 book18.org

「喏,在那兒,袋子裡都是。你還說讓我帶住院的東西,結果也用不上了。」 book18.org

「韓大哥不想住,那就算了。這地方也確實不安全。」葉春櫻從裡面翻出一套衣服,看了一眼紗布的走向,又拿出一條內褲,「來,搭把手,給韓大哥換上,他傷口都剛處理過,儘量不要做太大的動作。」 book18.org

「誒?」許婷一怔,難得臉上明顯羞到通紅一次,「幫他換衣服?」 book18.org

「他一身紗布,你還怕看到什麼不該看的嗎?」葉春櫻主動拿起內褲,「我先幫他穿上這個,這樣可以了吧?」 book18.org

「不愧是學醫的。」許婷咕噥一聲,過來繞到了韓玉梁背後,「我在這兒打下手,你來吧。」 book18.org

雖說自己覺得並不至於影響行動,但有人願意伺候,韓玉梁當然樂得當一回皇帝老兒,過一過衣來伸手的生活。 book18.org

而且,他病號服裡面確實光溜溜的,只有紗布裹著帶傷的地方,本該有內褲的那一片也赤裸裸,鳥和鳥窩都亮著,嗖嗖過穿襠風。讓他挺好奇葉春櫻的反應。 book18.org

葉春櫻拉下褲子的時候,動作的確出現了短暫的停滯,白玉一樣的面頰漾起一抹淡淡的胭脂紅,但馬上,就很自然地扶他坐下,將褲子脫掉,把內褲拿起來,拉開鬆緊帶,很小心專注地避過所有紗布包裹的地方,一直提到大腿處,才拿過褲子給他用一樣的方法套上。 book18.org

許婷在後面已經撇著嘴給韓玉梁把上衣套好,儘管她也挺仔細,但動作中還是碰到了幾處傷口,最後把衣領一拉,不自在地說:「行了,韓大爺,扣子自己系吧。」 book18.org

葉春櫻扶他站起,將內外褲子提好後,怔怔站在那兒,也不知在想什麼,看著眼眶就漸漸有些發紅。 book18.org

「春櫻,怎麼了?」韓玉梁打發許婷先去領要帶回去的藥,等她出去,拉過葉春櫻的手柔聲問道,「我這不是沒事麼?」 book18.org

葉春櫻在下唇上頗為用力地咬了一下,那粉嫩的唇瓣因此由白轉紅,向外輕輕彈了一下。 book18.org

「韓大哥,我……其實不去北城區,不離開黑街也沒關係的。診所那邊還沒有找到接手的醫生,咱們……回去過從前的生活,還來得及。我不想……你因為我再繼續做這麼危險的工作了。沈幽說的對,黑街……不需要什麼大俠,這裡是個吃人不吐骨頭的地方,這裡需要的是……是比惡更惡的清道夫,單靠功夫好,就貿然期望你能扛起這個擔子,是我……太過分了。」 book18.org

「傻丫頭,我哪兒有那麼厚道。」韓玉梁笑著摟過她,在她發頂輕輕揉了幾下,「我費盡心思說動你來一起干這個,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因為我喜歡這種生活。診所那樣安逸的日子,留不住我的。我會很快厭倦,然後離開,到你找不到的地方去。」 book18.org

葉春櫻的嬌軀很明顯的僵硬了一下,沉默了好一會兒,才輕聲說:「我……知道。那,今後就繼續一起努力吧。我會好好加油的。如果你哪天……覺得這裡沒意思,想要走了,如果那天你不願意帶我一起走,請……不要不告而別,可以嗎?」 book18.org

「可以。」韓玉梁順著她烏黑光滑的髮絲撫摸下去,克制著順便籠罩上她臀腰的衝動,輕聲道,「那麼,咱們走吧。葉之眼的第一單,可別因為雪廊的活兒砸了鍋。」 book18.org

「嗯。」 book18.org

到了外面,韓玉梁和許婷在醫辦室門口等著,葉春櫻進去跟薛蟬衣聊了一會兒。 book18.org

不知道說的什麼,只能看出葉春櫻非常拘謹恭敬,算是挺難得一見的樣子。 book18.org

他探頭張望了一下,裡面還有值班大夫,看來薛蟬衣應該已經下班了才對。可她沒有走,電腦上顯示的病歷似乎就是他的,多半,還是在研究這其中的異常。 book18.org

韓玉梁笑了笑,勾起這麼一個女人對他的興趣,不是壞事。 book18.org

葉春櫻雖然心中恨不得全天下都是好人,但實際上她看人好壞的直覺還是比較準的,換成稍微真遲鈍些的姑娘,張三少那樣的高富帥款衣冠禽獸搞到床上去絕對不用費什麼力氣,韓玉梁這樣桃花眼色迷迷的高壯漢子也不可能留宿在診所那麼久。 book18.org

而在她口中,薛蟬衣是好人,比許嬌高一個等級那種。 book18.org

以男人的眼光審視的話,苗條,高挑,模樣好,那雙手是極大加分項,大可以抵消臀形上的略微缺憾,胸部雖然不是很豐滿的類型,但正好和清雅知性的氣質搭配得很完美,要是巨乳反而覺得哪裡不對勁。 book18.org

雖說看年紀比許嬌好像還大,可憑淫賊的直覺判斷,她的男人經驗保不准比李曼曼還少。 book18.org

就是那股始終瀰漫在她周圍的淡漠味道,也不知道是因為職業問題見慣了生離死別,還是天生性格如此。 book18.org

要到了床上還是這副樣子,那可就情趣大減,如插死魚。 book18.org

「老韓,你一身傷,流了不少血吧?還有精神看美女吶?」許婷拎著包,皺著眉在門另一邊靠牆看著他,「真想在這兒給你做個腦CT,看看你頭裡面是不是都是些生殖細胞。」 book18.org

「啊?什麼意思?」韓玉梁沒聽太明白,隨口問道。 book18.org

「就是說你精蟲上腦啊!」她氣哼哼嘟囔起來,「我這什麼瞎子眼光,看上的不是二愣子就是大色魔,走了,跟我先下去開車。葉姐這會兒腿腳比你利索。」 book18.org

韓玉梁跟著走向電梯,笑道:「那二愣子是怎麼個愣法?」 book18.org

「我一個熱情開朗廚藝好,腰細腿長有擔當的班花倒追哎,他竟然嫌我玩心大,不穩重,像個不良少女。他到底分得清什麼叫搞對象什麼叫結對子學習小組嗎?我上得廳堂下得廚房成績差點怎麼啦,結婚又不用考試。就算考,居家過日子這點事兒我絕對比那群書呆子女生好一萬倍。」 book18.org

聽許婷抱怨了一會兒上一段失敗的出擊史,眼見話頭要轉到自己身上,韓玉梁果斷岔開,問起了林梓萌那邊的事兒。 book18.org

不出所料,林梓萌這一天下來心情都不太好,一直以各種方式給許婷和島澤蓮找茬,可惜收效甚微,許婷完全不吃她那套,除了做飯,就只管保鏢分內的活兒,其他完全不理,就只顧自己練功。而島澤蓮,大概是逆來順受慣了,指使幹什麼就屁顛屁顛去干,樂呵呵連個臉子都不捨得甩,一來二去,林梓萌自討沒趣,就自己悶到屋裡開直播鬼嚎唱歌去了。 book18.org

講這些的時候,許婷還帶著促狹笑意,頗為重點地強調了一下林梓萌「今天去了三次大號」和「坐在椅子上一直勁兒扭」的事實。 book18.org

看來屁眼多半還沒消腫。 book18.org

「你說咱們路上是不是該給她帶管痔瘡膏回去啊?」 book18.org

韓玉梁看著許婷略帶嘲弄的神情,皺眉道:「她沒生痔。」 book18.org

「那個還能消腫,祛痘痘,除眼袋,我還拿我姐的往臉上抹過呢。」她整理了一下表情,口氣不再是開玩笑,「你喜歡那調調,總要給人女生善後吧?」 book18.org

韓玉梁略一斟酌,道:「好,路上先買幾管備用。」 book18.org

「喂……」許婷皺著眉打開車門,「你該不會……其實是個基佬吧?」 book18.org

身為網癮壯年,這話理解上已經沒有什麼難度,韓玉梁挑高眉毛,笑道:「當然不,我只是喜歡得到女人就努力去得到全部而已。」 book18.org

許婷眯起眼睛,雙手不自覺地在臀後做了個整理裙子一樣的動作。 book18.org

然而,她穿的是短褲。 book18.org

欲蓋彌彰。 book18.org

氣氛有點尷尬。 book18.org

幸好,葉春櫻很快回來了,手上另外又拿了一堆藥,「婷婷,開車,很晚了,趕緊讓韓大哥回去休息。韓大哥,你來后座這邊,稍微躺一下吧,這種時候靜養總是沒錯的。」 book18.org

韓玉梁確實感到有些疲倦,麻藥的效果明顯還沒從身體里排遣乾淨,內力不得不全速運轉,儘量驅趕那些讓他頭暈目眩,睡意上涌的奇怪滋味。 book18.org

「春櫻,借腿枕一下。」他坐上去,伸手拉住要換去副駕駛的葉春櫻,裝出有氣無力的樣子。 book18.org

他對葉春櫻已經非常了解,這種能激起她母性泛濫的好機會,對他來說可不多。 book18.org

許婷拍了一下喇叭,「喂,你背後就有兩個墊子好不好,葉姐的大腿還能比那個軟?」 book18.org

韓玉梁瞥了瞥那兩個大兔子頭,不屑一顧道:「這種東西怎麼能撫慰我的心靈。」 book18.org

「好了好了,婷婷,開車,這裡離林梓萌家也不遠,早點到也好。韓大哥,你趕緊躺下來休息一會兒吧。閉上眼,麻藥勁兒消失之前,閉眼仰躺會舒服很多。按說頭也該放平的,不過……你大概不願意吧。」 book18.org

「這樣我就很舒服。」不知為什麼,他今晚就是控制不住想冒出點兒小孩子一樣耍賴的念頭。 book18.org

「好。那就這樣。」她用纖細的指尖輕輕撫摸著他的額頭,「你能休息就好。」 book18.org

可惜的是,葉春櫻的希望很快就落空了。 book18.org

韓玉梁能休息的時間,短暫到僅有下車前那幾十分鐘而已。 book18.org

從地下車庫上去,遠遠看到林梓萌家的樣子,許婷的雙肩就猛然繃緊,手掌迅速扣住了腰間藏著的槍柄,「老韓,你跟葉姐先往後,家裡情況不對。」 book18.org

韓玉梁晃了晃頭,凝神定睛看去。 book18.org

情況果然不對,屋子裡竟然亮著燈,還有一扇窗戶外的護欄被撬掉,碎了玻璃的半扇被拉開。 book18.org

「你們兩個往後。」他定了定神,拉住掏出槍想要上前的許婷,餘光一掃,這才發現葉春櫻竟然也已經把一支很小巧精緻的手槍握在了懷裡,握法還和汪媚筠一樣,看上去穩定而專業。 book18.org

「一起去吧。」葉春櫻平靜地回應,躬身貓腰,迅速靠向近牆的窗內視覺死角,小聲說,「我們不能永遠只跟在你身後。」 book18.org

「葉姐說得對。」許婷笑了笑,握槍快步挪向一棵樹後,跟葉春櫻比較生澀地保持著交叉掩護的角度。 book18.org

韓玉梁沒有槍,只有一身還在隱隱作痛的傷,和血管里尚未消散乾淨的麻醉藥。 book18.org

混跡江湖這麼些年,頭一次有女人肯站到前面冒著危險來保護他。 book18.org

感覺……真好。 book18.org

不過心裡爽歸爽,他可不捨得讓這兩個心頭肉真出什麼好歹,凝神細聽一下情況,便提起一股內力運往四肢,騰身而起躍上樹枝,徑直縱躍到正對亮燈窗戶的地方,略微垂頭,向里看去。 book18.org

其實以林梓萌的身份和社交關係,對頭真要找她不可能太困難,這會兒才找來,可見黑星社對林強這個女兒的興趣並不是很大。 book18.org

屋內沒有什麼凌亂的打鬥痕跡,碎玻璃還在,別的都和平常沒什麼區別。 book18.org

他這兒觀察著,許婷和葉春櫻已經一左一右持槍互相照應往屋門口進去。 book18.org

許婷帶著鑰匙,葉春櫻舉槍瞄準裡面,還算默契地開門往裡探索搜查。 book18.org

韓玉梁也一躍下樹,從被打開的窗子輕巧跳了進去。 book18.org

本該在的兩個年輕姑娘,都沒了蹤影。 book18.org

林梓萌和島澤蓮的臥室,都空空如也。 book18.org

兜了一圈,沒有發現敵人的存在後,許婷收起槍,提高聲音喊:「林梓萌!島澤!林梓萌!島澤!」 book18.org

葉春櫻緊張地舉槍環視周圍,輕聲問:「你突然喊什麼?」 book18.org

許婷一邊左右打量,一邊說:「玄關那邊只少了一雙女鞋,家裡被帶走的應該只有一個人才對。」 book18.org

這時,廚房裡傳來一聲細小膽怯的應答,「是……是婷醬你回來了嗎?」 book18.org

「島澤!」許婷馬上沖了進去。 book18.org

落地式櫥櫃緩緩打開了一扇門,島澤蓮滿是淚痕的小臉從裡面探了出來,在看到真的是許婷之後,嗚哇一聲哭了出來,手腳並用爬過來,站起就把她緊緊抱住,「好可怕……婷醬……來了好可怕的人,他們說梁醬死了,要來抓你,可他們不認識你,萌醬聽見聲音下來,他們說沒錯是紅頭髮的,就……就把萌醬給抓走了。」 book18.org

「哈啊?」許婷摸了摸自己的頭頂,挑染的紅髮雖然比一般的挑染量多一些,可也不至於和滿頭火燒毛的林梓萌混為一談才對。 book18.org

葉春櫻匆忙過來,先柔聲安撫一通島澤蓮,再拉她出去讓她看到韓玉梁還好端端活著,等她鎮定點了,才問起其中詳情。 book18.org

很巧,島澤蓮的母語是東瀛語,而這次半夜來襲的那撥人,是島澤蓮的老鄉。 book18.org

也就是說,來襲的九成九是「冥王」的部下。 book18.org

既然目標是許婷,那不難猜到,派遣這批人的,應該就是張螢微。 book18.org

不知道是語言不通交流不暢,還是信息傳遞之中出現了失誤,總而言之,滿頭紅毛被吵醒的林梓萌,被當作許婷帶走。 book18.org

而擔心韓玉梁睡不著起來準備翻點宵夜吃,因為感到不好意思而沒有開燈的島澤蓮,及時鑽進櫥櫃哆哆嗦嗦抱成一團逃過了一劫。 book18.org

「沒想到,小微到這時候還記恨著我啊……」許婷低下頭,摘掉發圈的馬尾辮散落在臉頰兩側,擋住了她有些複雜的落寞神情。 book18.org

韓玉梁嘆了口氣,托著下巴道:「身為保鏢,我看我是休息不成了。」 book18.org

話音未落,樓上臥室中,就傳來了林梓萌沒來得及拿上的手機那特色鮮明的鈴聲。 book18.org

「You know~ you know~ you know I『mcrazy~I just want to be your baby~ you can fuckme~you can play me……」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