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賊 第43章 爬回來的鬼

簡體

本文免費章節首發於阿米巴星球、第一會所、禁忌書屋、東勝洲關係企業及天香華文。 book18.org

發售部分每月5號、21號於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謝大家支持~ book18.org

轉載請儘量保留此段。多謝。*********************************** book18.org

「說不定是吃的外賣味道太大呢,這個說明不了什麼。」沈幽搖了搖頭,「我吃泡麵後都會噴清新劑。」 book18.org

「所以我從不吃泡麵,稍微費點心思,下掛麵也好吃。」許婷隨口來了一句,跟著說,「可不只這樣啊,除了味道大,她家玄關的鞋櫃和客廳的幾處家具位置感覺都不太自然,像是剛挪過不久。要不,咱們找別家問問?要真收拾過屍體什麼的,估計動靜不會小吧?」 book18.org

沈幽猶豫一下,擺了擺手,「算了。這地方住著不少黑道份子的情婦,真要有人幫著處理屍體,不是拉走燒了就是扔進江里喂魚,再不然灌水泥打進地基里,想找可就難了。走吧。鄧三兒找不著了。」 book18.org

韓玉梁對陸南陽那副模樣還挺惦記,她相貌柔美倒在其次,關鍵眼裡有股子不正眼看男人的勁兒,正戳中他身為採花大盜的心窩,輕聲笑道:「要不再去敲開門,我把人制住,你們好好查查?」 book18.org

沈幽看出他的心思,搖頭道:「算了。時候不早,都回去休息吧。今天辛苦你們了。冥王這次看來動了真格,下次行動,咱們必須也有點樣子才對得起他們。」 book18.org

韓玉梁故意打了個呵欠,「還是這樣傻乎乎地等著抓現行嗎?」 book18.org

「不。」沈幽冷冷哼了一聲,「張家跟冥王有生意來往,冥王和黑天使之間雖然還沒直接證據聯繫起來,但今晚的狙擊手所用的武器,和上次狙殺你的是同款。」 book18.org

「所以呢?」 book18.org

「所以這藉口足夠讓我找張家要人了。」 book18.org

韓玉梁唇角浮現一絲笑意,「怎麼要?直接上門談嗎?」 book18.org

沈幽淡淡道:「找上門談,不是好買賣。不如給他們找點麻煩,逼他們找咱們談。韓大夫,比起治病救人,你好像更喜歡做點不那麼正經的事兒,對吧?」 book18.org

「對極了。」 book18.org

許婷趕忙在旁說,「喂,臭大夫,你接活兒要葉姐審的啊,別亂答應。」 book18.org

韓玉梁微笑道:「這個不算,這是我欠雪廊的,沈幽說做什麼,就去做什麼。」 book18.org

沈幽略一頷首,「回家休息吧,等我聯繫你。」 book18.org

「這次……還有汪媚筠嗎?」韓玉梁走出幾步,忽然問道。 book18.org

沈幽側目看他,說:「你希望有嗎?」 book18.org

「不希望。」他坦然道,「呼啦啦叫一幫人來,束手束腳,麻煩。」 book18.org

「不叫人,只讓她幫忙呢?」 book18.org

「那可以。你的身手我見過了,她的我還沒領教呢,比你如何?」 book18.org

沈幽淡淡道:「差不多吧,我們也沒較量過。我們都用槍為主,打靶反正分不出高下。」 book18.org

韓玉梁望著她短裙包裹的妖嬈翹臀,暗想,將來有機會,定要讓你們兩個滿身風情的女人在床上分個高下,看看誰更銷魂。 book18.org

他們一行遠遠走出小區門口,站在窗簾後一直注視著他們的陸南陽才長長鬆了口氣,轉身走進臥室。 book18.org

柔軟的雙人床上,陸雪芊正一臉迷茫地望著牆上掛的電視,眼中充滿了不解。 book18.org

陸南陽努力調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怕過分的好奇和激動會嚇到眼前這個可能是穿越來的古代俠女,用儘量文雅的腔調輕輕喚了一聲:「雪芊姐姐。」 book18.org

陸雪芊目光中的疑惑頓時消散得乾乾淨淨,頃刻間專為凌厲清澈,眸子一橫,沉聲道:「他們都走了?」 book18.org

「嗯,都走了。多虧表姐找的人可靠,不然說不定要被看出什麼破綻。」 book18.org

「那,你能坐下跟我好好談談了麼?」陸雪芊略顯不悅,「你問了我好多,我問的,你卻沒答。」 book18.org

陸南陽無奈地說:「我回答了啊,是你……聽不懂。」 book18.org

「聽不懂的答案,和沒說又有什麼區別?」陸雪芊哼了一聲,「你此前稱我是穿越,那,何為穿越?天璧朝我從未聽過有叫新扈之處,此處到底是何地?你屋中這些古怪物件,是從何而來?為何會附著奇怪妖法?你若不一件件對我交代清楚……休怪我劍下無情!」 book18.org

陸南陽望著她藏於睡衣褲管中的寶劍「冰魄」,先前已親眼見過那斬首如同割草般輕易的威力,忙擺手道:「雪芊姐姐,你別著急,我先跟你好好講清楚穿越是怎麼回事,你就明白自己目前的處境了。我知道你肯定很惶恐……」 book18.org

「胡說!」陸雪芊柳眉一豎,手在腰間一抹,寶劍冰魄發出一聲龍吟般響,露出一道秋水寒光。 book18.org

陸南陽吞了口唾沫,緊張地後退了半步,「我……我沒別的意思,雪芊姐姐,你今晚才救過我的命,要是沒有你突然出現,我肯定要被那瘋子先奸後殺的。你這麼厲害,我對你來說就像只小螞蟻,你不用那麼防著我。真的。」 book18.org

陸雪芊沉默幾秒,緩緩收劍回鞘,「你過來,讓我握著你的腕脈。」 book18.org

陸南陽點點頭,快步過去,坐在她旁邊,把胳膊伸過去。 book18.org

看著她捏住自己腕部的手指,陸南陽心中忍不住讚嘆,多美的手啊,像個鋼琴家似的,就是有些繭子,硬硬的,好可惜。 book18.org

「你可以說了,若是騙我,我決饒不了你。」 book18.org

陸南陽嗯了一聲,便用儘量通俗易懂的語言,解釋起了什麼叫做穿越。 book18.org

她很慶幸,不管是機緣巧合也好,同宗本家相吸也罷,陸雪芊反正是出現在她的家,對於上次分手後足足空窗了兩年多的她來說,不啻於從天而降了一個夢中情人。 book18.org

她一定會耐心地引導陸雪芊熟悉並適應這個世界,儘自己全力來愛護她,讓她永遠都不捨得離開自己。 book18.org

至於那個被她反覆問起,叫做韓玉梁的男人,陸南陽並沒打算真的去找。 book18.org

先不說穿越者是不是能成群結隊,就算那男人也真的來了,她也一定要隱瞞消息。 book18.org

因為她從陸雪芊的眼中,看到了分明的在意。 book18.org

那在意也許是恨,但也可能是愛,陸南陽不願意冒這個險,她想成為陸雪芊的全部,不給任何男人留下空間。 book18.org

這未來可期的美好戀情,就從教會穿越者新時代的常識開始吧。 book18.org

但起步並不太順利,陸南陽費盡口舌說清楚穿越是怎麼回事的時候,韓玉梁已經在好多條街外的臨時住處洗好了澡,舒舒服服喝著葉春櫻泡的香茶,上網放鬆下來。 book18.org

他洗澡的時候,葉春櫻替他接了來自汪媚筠的電話。 book18.org

不出所料,那個發藥的雞頭已經被滅口,所有倖存的妓女也僅剩下手上沒了藥的還活著,沒把藥發出去就走了的,也全都已經再沒有說話的機會。 book18.org

不甘心的汪媚筠通過渠道和負責天鵝酒店地盤的幫派「黑星社」的管事老大直接交流,但對方好像不太忌憚雪廊和特安局的底線,知道涉及毒品交易,還理直氣壯地一推四五六,表示全不知情。 book18.org

出發前的那些期待,就此盡數落空。 book18.org

沒有繳獲黑天使,沒有抓住發藥的人,甚至,沒能和鑫洋商貿扯上一點關係。 book18.org

汪媚筠這邊,暫時還是無計可施。 book18.org

韓玉梁不急,他看得出,沈幽動了氣。 book18.org

對特安局來說,一把型號一致的狙擊槍,根本連屁都不是。 book18.org

但對雪廊這樣的私刑為主要手段的清道夫組織,已經足夠成為展開行動的理由。 book18.org

畢竟,他們不是法庭,不需要靠完整的證據鏈來斷罪。 book18.org

怎麼想,沈幽這邊準備採取的行動,都會更符合他的口味。 book18.org

回來之後一聽妹妹說完經過,許嬌的臉就陰沉下來。很顯然,她把韓玉梁弄到妹妹身邊設法撮合,是打算給妹妹找個有本事的靠山,解掉她隨著許婷長大而越發濃厚的焦慮。可沒想到,反而成了涉險時候陪在身邊的出勤助手。 book18.org

許婷要在衛生間慢慢洗掉身上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許嬌索性打著幫忙的旗號一起鑽了進去,估計要趁機在裡面嘀咕很久。 book18.org

「韓大哥,我用了個笨辦法,在網上找到了說不定能用的渠道。」葉春櫻幫忙給茶杯續上開水後,站在旁邊輕聲說道,「你要不要聽聽看?」 book18.org

「好,」韓玉梁把視線從螢幕上挪開,放在葉春櫻已經洗凈只等著睡覺的素淡面孔上,「你說,我聽著。」 book18.org

「你打開那個書籤收藏夾,就那個『委託來源』。這裡面,都是些用來尋求幫助的渠道。有社交媒體的熱點頁面,有專業記者的情報整合,有公開求助的專門網站——我排除掉了那些籌款類,我想,既然你讓我負責這一塊,不如,我一邊放出宣傳頁面,一邊從這些裡面挑揀出可能適合你來做的事,和他們聯繫,主動推銷。」 book18.org

韓玉梁托著下巴點開一個看了看,笑道:「看來……你還惦記著讓我行俠仗義呢吧。」 book18.org

「這樣也能賺到錢的話,不是更好?」葉春櫻轉動滾輪看了幾個標題,說,「我差不多決定了,你們不在的時候,我也申請好了域名,那個幫你接委託用的網站,我打算主要接一些保鏢或者偵探的業務,這樣不容易被特安局之類的機構盯上,我主動聯繫的那些,你再做殺手的工作,去除掉罪有應得的人。」 book18.org

韓玉梁瞄了一眼螢幕,目前她伸手越過他身前拿滑鼠的姿勢,領口近在咫尺,不僅鎖骨清晰可見,裡面那個裹著雙乳的緊身小背心都能看到一半,實在讓他有些分心,「春櫻,這些被曝光的……非富即貴啊,真要罪有應得,你不如乾脆免費不收報酬,讓我直接順回來點東西,就當劫富濟貧如何?」 book18.org

葉春櫻猶豫了一下,點了點頭,「好,你肯給這種委託免費的話,那隻要不暴露咱們,你拿多少算多少。」 book18.org

「好吧,那勉為其難,我就不執著於有沒有美女了。」 book18.org

葉春櫻若有所思地望著他,唇瓣微顫,很輕很輕地說:「韓大哥,你能這樣懲惡揚善,我……心裡是很高興的。」 book18.org

「哦?然後呢?」他笑了起來,看得出,許婷的強大存在感,已經讓葉春櫻感到了危機,不僅委託方面開始妥協,一些此前完全沒發覺到的主動性,仿佛也小荷露了尖尖角。 book18.org

「然後……就會更喜歡你啊。」她說到後半句,已經比蚊子哼哼大不了多少,小臉紅透,電腦螢幕的光照過來,連面頰上一根根纖細絨毛都透著粉色,可愛而誘人。 book18.org

韓玉梁忍不住抬手摸了摸她的臉蛋,她這次沒有嚇得縮脖子,反而在他掌心輕輕蹭了一下。 book18.org

「這挺好,若算是你交給我的任務,可就不能說沒有美女咯。對我來說,你就是一等一的美人。」 book18.org

葉春櫻還是不太適應這種露骨誇讚,往後稍稍退開一些,眸子微微一晃,小聲問:「那許婷呢?」 book18.org

「我更愛你這樣的相貌。」韓玉梁話鋒一轉,笑道,「不過她也挺討人喜歡,至少,能讓我一樣不願意強她所難。」 book18.org

就是這兩個姑娘實在都精得很,擔心被他到手就沒了價值,比賽著矜持,讓他都有點懷疑自己的魅力。 book18.org

葉春櫻擔心曖昧的氣氛和那股較勁的念頭讓自己不小心失態,緩緩站直拉開距離,說:「那,韓大哥,我最近要不要試著先找一個委託讓你做做?我找輕鬆點,就在新扈本地的,儘量不耽誤你幫沈幽和汪督察的忙。」 book18.org

韓玉梁略一思忖,點頭道:「可以,只要別給我把活計安排太滿就行,我這人其實挺懶的,就愛個逍遙自在。」 book18.org

「嗯,我找到後,肯定會徵求你意見的。」葉春櫻想了想,又問,「對了,那你有什麼類型的工作是完全不想做的嗎?你列出來的話,我就提前迴避掉。」 book18.org

「接觸不到任何美女,錢又不夠多的。」韓玉梁說到這兒,心想都已經決定做這種買賣,還被葉春櫻改主意默許了黑吃黑,那應該很快就不必擔心錢的問題才對,便改口道,「算了,錢多錢少也沒個明確界限,就限定美女這一個條件吧。你給我找的任務,要麼是能讓我跟美女接觸,要麼……你就來充當這個美女,這行吧?」 book18.org

葉春櫻咬了下唇瓣,小聲問:「許婷來充算不算?」 book18.org

「可以算。但要你同意,」韓玉梁很明智地把她地位往上拔了一截,「報酬的事兒,今後一樣都交給你拍板決定。」 book18.org

「那她呢?她也要給你當助手的吧。我看,趕都趕不走了。」 book18.org

「她主要負責到處跑,干辛苦活兒。」韓玉梁戲謔道,「反正她比你黑,更不怕曬。」 book18.org

葉春櫻本來也不愛拋頭露面,跟著韓玉梁跑KTV那趟又讓她心有餘悸到現在還會做噩夢,所以雖不情願總讓許婷陪著他,可聽他已經把里外話都說到了,她一個論關係怎麼也不夠許嬌那麼親密的姑娘,再不識好歹,未免有些說不過去,「嗯,我最近會跟沈幽姐多聯繫聯繫,學學相關知識。你……你在外面跑,千萬注意安全。」 book18.org

「我會的。」韓玉梁笑道,「有你在家,我還沒一親芳澤,可不捨得死。」 book18.org

葉春櫻微一紅臉,起身道:「那韓大哥你忙吧。」 book18.org

看著她離開的背影,望著拖鞋裡那白裡透紅瑩潤細嫩的嬌美赤足,韓玉梁輕輕舔了舔唇,暗暗對自己說了幾遍,好飯不怕晚,轉回身繼續用起了電腦。 book18.org

滿以為有許嬌在,不缺紓解渠道,不料晚上洗澡出來,許婷就披上衣服啪嗒啪嗒下樓去門口買了一大包衛生巾——許嬌來了月經。 book18.org

童女初潮對道家玄門內功興許還有點用處,奔三十的女人,就只剩下血糊糊的晦氣勁兒,而且她平時生活習慣不太好,來事兒時略有痛經,韓玉梁給她用內功鎮疼才能安穩睡著,這下,指望她豐潤可口的紅紅嘴兒給吸出來也不合適了。 book18.org

這還是韓玉梁開葷以來,頭一次守著三個大姑娘住一處,竟然正人君子了一整夜。 book18.org

偏偏隔天一大早,許婷就給姐姐熬了海鮮白粥,穿著熱褲小背心趿拉著拖鞋進來叫人起床,讓他一睜眼就看到背心上明顯兩個小豆兒凸著,一時不查,差點讓雞巴頂透了身上的涼被。 book18.org

「喂,許婷,你姐沒跟你說過我也是裸睡嗎?」韓玉梁故意撐起半個身子,亮出了健碩有力、筋肉輪廓鮮明的胸膛。 book18.org

許婷順著他的肌肉印子反而故意往被子裡頭瞥了一眼,笑呵呵說:「那不更好,也讓我養養眼醒醒神,昨晚練功練到三點半,差點鬧鐘都沒給我叫醒。」 book18.org

「女流氓。」他笑著說了一句,跟著伸手就作勢要把掀開。 book18.org

許婷果然還是尖叫一聲轉身跑了,丟下一句:「你還來真的啊!臭流氓!」 book18.org

葉春櫻洗漱完畢後,就埋頭在電腦前,趁著韓玉梁暫時不用,專注地忙著尋找下一個委託。她想儘早讓韓玉梁能擺脫雪廊獨立工作,一來是能打通收入渠道,暫時緩解診所工作無法繼續的缺口,二來,也免得總是被沈幽和汪媚筠利用。 book18.org

尤其是汪媚筠,葉春櫻總覺得韓玉梁對她隱瞞了什麼關於那女人的事,遠不如沈幽那麼讓她放心。 book18.org

按照沈幽的指點,她先把網絡主動尋求的目標範圍也鎖定在新扈及周邊縣鎮之中。此外,那個舒子辰也挺仗義的表示會通過他的渠道幫忙宣傳出去,想辦法介紹一些雪廊不會做的委託過來,先幫韓玉梁打響名氣。 book18.org

葉春櫻並不在乎為此欠雪廊的人情,俗話說得好,虱子多了不癢,債多了不愁,反正他們已經欠了那邊不少,盯著一家添麻煩,總好過滿地開花最後人情還不過來。 book18.org

算了算卡里的積蓄,她上午聯繫了一家專業的網頁製作工作室,並查詢了一下伺服器的大致租金。 book18.org

這都是為以後做準備,等到名氣稍微打開一些,就把委託業務引流到他們自己的網站來,審核資料接受起來也方便私密許多。 book18.org

她心裡已經有了大致計劃,但,並不是為了最早韓玉梁說的去別處買房,離開黑街好好生活那樣的目標。 book18.org

她希望在韓玉梁心目中能更加重要,最好是,重要到價值超過自己的容貌。 book18.org

只有這樣,她才能一直跟在他身邊,不會被任何人擠開。 book18.org

想到這裡,她突然一震,抬起頭,向後頂開椅子,怔怔望著韓玉梁坐在客廳飯桌邊、沒穿上衣、充滿了雄性誘惑力的背影,對自己剛才的念頭感到驚愕,又有幾分釋然。 book18.org

原來,不知不覺,她這顆飄零多年的芳心,終究還是一點不剩地綁在了他的身上啊…… book18.org

可這樣一個風流種,這樣一個許婷口中的臭流氓,大色狼,這樣一個本事驚人到前所未有,相貌也十分好看的男人,會知道什麼叫珍惜嗎? book18.org

心頭一陣刺痛,葉春櫻默默把椅子拉回原處,繼續瀏覽著頁面,在聊天軟體中和聯絡的工作室交流。 book18.org

這時,她的手機響了。 book18.org

一個陌生號碼,從沒見過。 book18.org

她以為是診所那邊找來的,就摁下接聽夾在了耳邊,「喂,你好。」 book18.org

那邊傳來一個挺好聽的女聲,「你好,請問,是葉春櫻葉大夫吧?」 book18.org

「嗯,我是,你是身體哪裡不舒服嗎?」 book18.org

「不,」那聲音透出一股微妙的異樣,像是在對什麼事情感到興奮,但有必須苦苦壓抑,好讓自己和正常人沒有區別,「我身體好極了,從沒有……像現在這麼好。我想,以後,應該會更好,好到你們想像不到。」 book18.org

葉春櫻皺起眉,大聲問:「你到底是誰?」 book18.org

韓玉梁聞言放下飯碗,起身就閃進屋內,在旁傾聽。 book18.org

許婷也跟了過來,含著口面一邊嚼一邊探頭看過去。 book18.org

葉春櫻索性摁下免提,放到了桌上,又問:「你到底是誰?找我什麼事?」 book18.org

「我想知道你們在哪兒。不過……你們應該不會說的。」另一頭的女人發出一串低沉的笑聲,「許婷和她姐姐,應該跟你在一塊兒吧?我聽大哥說,雪廊出面要保你們三個,所以……黑街的幫派眼線都不是太願意幫忙找。幸好,我還能弄到你的電話,我三哥那兒就有,他本來不想給我,但是呢,我在他面前把他一個女奴的屁股給撕開了,他馬上就給我了呢。葉大夫,韓玉梁還在保護你嗎?他是不是就在旁邊聽啊?我可不可以跟他說句話?我還挺想他的,他畢竟是我第一個男人呢,雖然滋味不太美好,我還流了好多血,可女人就是容易對第一個男人刻骨銘心,我想找他,特別想。」 book18.org

葉春櫻的臉色有些蒼白,對著手機強作鎮定地說:「他不在,他和雪廊的人在一起,正想辦法除掉你們呢。」 book18.org

「看來你已經知道我是誰了。那,就請你幫我帶個話給他吧。你就說……」那邊的女聲突然變得陰沉低啞,仿佛地獄爬出的冤魂,淌著血淚嘶號,「張螢微從閻羅殿回來了,打算帶他一起下去,叫他等著,千萬,不要死在別人手裡。」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