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賊 第136章 聖心與噩夢

簡體

預警:本章有部分黑暗血腥情節,請酌情觀看。 book18.org

備註:本章受辱女角色已填寫過特培志願,並非十四歲以下蘿莉。 特此申明,避免一些當時發生過的不必要爭議。 book18.org

本文免費章節首發於阿米巴星球、第一會所、禁忌書屋及東勝洲關係企業。 發售部分每月5號、21號於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謝大家支持~ book18.org

轉載請儘量保留此段。多謝。*********************************** book18.org

秦院長,你為什麼不救我們? book18.org

經過走廊,她扭頭看向窗外。玻璃上映出她高挑瘦削的影子,影子中,有一大一小兩個身影。 book18.org

大的牽著小的,正在往院長的單獨宿舍走去。 book18.org

兩張臉上,都掛著溫暖而安寧的笑意。 book18.org

那笑意刺痛了她,讓她想要跳起砸碎這塊玻璃,大喊,大聲地喊,用盡一切力量去喊。 book18.org

救救我! book18.org

可她的嘴唇才顫動了一下,身前那張陰沉的、死人一樣的臉就轉了過來,盯著她,冷冰冰地說:「快點,磨蹭什麼!」 book18.org

她沉默了幾秒,邁開細長的腿,離開了窗邊的光。 book18.org

盡頭屬於副院長的辦公室關著門,她站在門前,聽到裡面有微弱的哭泣聲在斷斷續續地傳出,很有節奏感,時快,時慢。 book18.org

她知道,有客人在。 book18.org

死人臉轉過身,沖她招了招手。 book18.org

她順從地走過去,站到他面前。 book18.org

他把手探進她的衣領。 book18.org

帶著些汗的手掌像一條黏滑的蛇,爬過鎖骨,爬向她弧度還談不上飽滿的乳房。 book18.org

然後,握緊。 book18.org

她痛得哼了一聲,但不敢太響,眼淚在打轉,但不敢掉下來。 book18.org

辦公室里的抽泣聲,停頓的節奏變快了,在她乳頭被掐住的那一刻,轉為一聲細長的哀鳴。 book18.org

客人大概是結束了。 book18.org

兩年前,她就已經明白,這裡不是代替父母哺育她們的樂園。 book18.org

這裡是人間煉獄。 book18.org

無依無靠的女孩,在這已經不能算是人,而是商品、禮物、招待客人的菜肴。 book18.org

即使大部分女孩的貞潔還在,但那也不是因為禽獸們良心仍存,而是因為利益。 book18.org

幾乎所有來購買的客人,都對商品有要求,其中大部分,只要處女。 她下意識地夾了一下屁股,內褲卷在腚溝里,皺巴巴的不太舒服。 乳房還在被揉搓,乳頭已經有些腫痛。 book18.org

她覺得肛門在刺癢,浣腸液大概沒排乾淨,讓夾進去的內褲濕了一小片。 她認為自己很髒——這世界上絕大部分失去了處女的姑娘,都比她乾淨。或者說,比她們乾淨。 book18.org

裡面的抽泣又摻雜上了窒息一樣的停頓,看來,客人不止一個。 不知道裡面是哪個姐妹,她想,不管是誰,今晚大概都要吃止瀉藥了。 死人臉喘息起來,露出迫不及待的凶光,扯開了自己褲襠的拉鏈。 她望了他一眼,再一次記住他此刻的臉,接著,後退半步,彎腰,從褲襠里掏出散發著腥臭味道的男性器官,張開嘴,熟練地含入。 book18.org

其實跪坐在地上會更舒服一些,但那個姿勢,如果有人經過湊巧看進來的話,兩人會來不及掩飾。 book18.org

她用舌頭墊在龜頭下,摩擦,吞吐,心裡想,這種擔心也夠好笑的。 在這間扶助院中,他們的行為還需要掩飾嗎? book18.org

她閉上眼,不願意再看男人的陰毛在自己的視野里反覆壓迫過來,那像一片黑色的牆,讓她喘不過氣。 book18.org

然後,她就真的喘不過氣了。 book18.org

死人臉淫笑著抱住了她的頭,往喉嚨深處壓了過來。 book18.org

苦悶的窒息感讓她覺得自己正在溺水,但她不能掙扎呼吸,只能用鼻子勉強吸入足夠的氧氣,繼續用舌腹和上齶推擠著肉棒的後部,昂頭做出吞咽的動作,口水滑入食道的同時,喉嚨的嫩肉一下一下吮吸著龜頭的前端。 book18.org

為了這會兒不會吐出來,她曾經劇烈嘔吐過不知多少次。 book18.org

發出咿咿嗚嗚的呻吟,她熟練地刺激著口中的性器。還遠不到可以結婚的年紀,她用嘴巴侍奉男人的技巧,卻已經比大部分妓女都要熟練。 book18.org

還記得之前特培生職業意向調查,她寫下當兵的時候,收表格老師看著她的眼神,變得複雜而戒備——畢竟這會兒那男人的精液,都還在她的直腸里沒有完全流乾淨。 book18.org

但她知道自己是沒有機會進入防衛隊的。 book18.org

像她這樣知道了太多扶助院秘密的,被選中的漂亮孤女,最後一定會被以收養之名,賣給不知道什麼來頭的客人,之後,從文明社會徹底蒸發。 book18.org

希望是被送去做人體實驗之類的事情,或者被賣給器官組織也好,至少,能死得快些,再投胎,她應該就會有一個溫暖安寧的家庭了吧。 book18.org

她咬傷過客人,用眼藥水的瓶子偷偷在要被侵犯前往屁眼內灌過辣椒油,她一直偶爾表示出不願意徹底屈服的樣子,就是為了不被賣去當奴隸。 book18.org

作性奴活著,那還不如死了。 book18.org

她忽然又覺得有點可笑,自己現在的樣子,比起性奴能好多少呢? 大概是笑意震動了喉頭,深埋在口腔中的陰莖隨著男人愉悅的喘息而開始了噴射。 book18.org

她咕嘟咕嘟地吞咽下去,嘴角連唾液沒有溢出一絲。 book18.org

屋裡的哀鳴也停了,羔羊已經喂完了狼,盛宴結束,客人大概就要離開。 死人臉整理好褲子,滿意地拍了拍她的面頰,拉起她一起站到旁邊。 幾分鐘後,辦公室門打開,一個穿著白色連衣裙,像洋娃娃一樣可愛的混血小姑娘從裡面走了出來,捂著肚子,滿臉淚痕,快步徑直走進了另一頭的衛生間。 book18.org

三個西裝革履大腹便便的男人一邊說笑,一邊被副院長送到門外,其中一個剛扣好腰帶,正在用手帕擦油光光的胖腦袋,旁邊一個拿著黑沉沉的小型手提攝影機,似乎錄下了不少東西。 book18.org

人渣。 book18.org

一個個,都是該死的人渣。 book18.org

她在心裡罵,但臉上依然沒有表情。 book18.org

送走三個客人,副院長折返回來,走進辦公室,叫小狗一樣說:「進來吧。」 book18.org

死人臉在背後搡了她一把。 book18.org

她抿緊嘴,感到肛門開始抽痛,上次的擦傷還沒好全,再這樣下去,大概要得痔瘡了吧。 book18.org

可她別無選擇。 book18.org

她只能走進去,走進那個大白天卻拉著窗簾開著燈,亮堂堂但看不見一點光明的屋子。 book18.org

門鎖上。 book18.org

她脫掉裙子,褪下內褲,爬上寬大的辦公椅,分開雙腿,伏低,雙手交疊在靠背上,把臉埋進去,擺好架勢,不願再動,也不願再看。 book18.org

她只想一切趕快結束,她就可以回宿舍,過上一段時間勉強算是平靜的生活。 book18.org

直到下一次到來。 book18.org

「嘖嘖嘖,要是一直這麼乖,我都不捨得把你送走了。」 book18.org

副院長淫笑著,聲音從她背後傳來。 book18.org

她沒有搭腔,這種時候說什麼,也只是成為男人性慾的養料而已。 涼颼颼的潤滑劑倒了下來,並不像往常那樣由一個尖頭直接擠進屁眼裡,而是黏乎乎暈開在她整個屁股蛋上。 book18.org

她抖了一下,不敢動。 book18.org

副院長拉起她,脫掉了她的上衣,把背心也扯下丟到一旁。 book18.org

全裸也已經很習慣,她很快趴伏回去,撅起屁股,等待著之後大約十分鐘左右的忍耐。 book18.org

「明天你就要離開這兒了。」副院長忽然說出令她非常吃驚的話,短粗的手指把粘稠的潤滑油塗抹得到處都是,「我跟宿管說了,告訴她你今晚要和收養家庭見面,晚上就不回去了。」 book18.org

她低著頭,覺得自己的胃正在收縮,想要把酸澀的水擠出來。 book18.org

這些人談事情的時候從來沒有避諱過她,她那時就知道,自己早晚有這一天。 book18.org

可真的來了,她還是會感到恐懼,雞皮疙瘩一顆顆從背後冒出,想哭的念頭也跟著冒出在腦海。 book18.org

和危險的明天相比,今晚被副院長帶出去玩弄一夜都顯得不值一提。 她馬上就意識到自己錯了。 book18.org

手指在她的肛門裡攪拌幾下後,抽出。但那短木樁一樣的肥胖肉棒並沒有跟著插入。 book18.org

就在她咬牙準備忍耐括約肌擦傷被磨破而帶來的新痛楚時,臀肉忽然被往上提起,向兩側拉開,旋即,陰道口傳來被什麼東西強行闖入的飽脹感。 book18.org

她瞪大眼睛,正要回手去擋,一股火焰焚燒般的灼痛,就瞬間貫穿到她的身體深處。 book18.org

一瞬間,疼痛讓她整個人都僵硬在椅子上,像只被大頭針釘入標本盒的蝴蝶,再也動彈不得。 book18.org

儘管知道貞操早已經變成了一個恥辱的玩笑,真的被奪去的這一刻,她還是情不自禁悲從中來,把臉埋低,淚如雨下。 book18.org

副院長發出種豬一樣亢奮的粗喘,手指捏著她繃緊的臀肉,喃喃說道:「真意外啊,你平常愛跑愛跳的,還以為不會出血呢……嘶……真緊吶,那邊不需要你還是處女,真他媽走運。」 book18.org

她咬緊牙,強迫自己不要哭出聲。 book18.org

副院長的耐久力不怎麼樣,他停住動作等了一會兒,才敢小幅度地抽送。 剛被破瓜的新鮮蜜壺殘酷地將生成的感受分流,把快感給予副院長,把所有剩下的給她。 book18.org

背後一直傳來粗喘,和淫穢的讚嘆。 book18.org

「你夾得太緊了,真爽。」 book18.org

「最深處還會動呢。」 book18.org

「還疼嗎?現在舒服了沒有?小騷屄。」 book18.org

「肏,肏!肏你!肏死你!你怎麼這麼緊?為什麼這麼緊?啊?」 三分鐘,副院長就射了。 book18.org

污穢的精液,沒有任何保護隔離,熱乎乎地灌進她的體內。 book18.org

她記得,來過月經的女孩就能生孩子了。 book18.org

孩子……她和副院長的孩子? book18.org

好噁心…… book18.org

腦子裡亂糟糟的思緒還沒理順,她瘦長的裸體就被抱到了桌子上。 是死人臉。 book18.org

那傢伙盯著她的股間,正喘息著玩弄揉搓自己暫時硬不起來的肉棒。 她微微抬起身,低頭看著死人臉,看來,他並不知道今天可以使用她真正的生殖器,否則,大概就不會迫不及待在外面往她嘴裡射一次了。 book18.org

搓了半天,老二勉強充血了幾分,死人臉急匆匆在龜頭上抹滿潤滑劑,用手指捏住根部,送了進來。 book18.org

裂痛、擦痛、脹痛混合在一起,刺激著她的神經。 book18.org

死人臉雙手扶著桌面,對著她半垂在桌邊的下體開始了衝刺。 book18.org

半軟的陰莖在還粘著血的嫩肉包夾下,緩緩變得更加堅硬。 book18.org

天花板的燈有些刺眼,她抬起胳膊,擋住眼睛,繼續等待。 book18.org

從她失去所有家人開始,她的人生就只剩下了等待。 book18.org

從等待被收養,到等待特培生畢業,到等待人來拯救,到等待一次次淫辱結束,再到等待被買走,結束已經沒什麼意義的人生。 book18.org

陰蒂被按住,細小的酥麻並不能喚醒她的性慾。 book18.org

過早凋謝的花,結不出流淌甜蜜汁水的果子。 book18.org

她只覺得疼和麻木。 book18.org

死人臉比副院長多堅持了五分鐘。 book18.org

也許是權力不夠大,他沒資格射進來,而是在最後關頭粗喘著拔出肉棒,射在她滴滿了他汗水的小腹上。 book18.org

她起身,用內褲把自己擦乾淨,看著上面紅呼呼的一片發了會兒呆。 之後,她穿好衣服,被副院長和死人臉帶出了扶助院。 book18.org

她可能是最近唯一一個不需要保留處女的商品,那些興奮的男人,都聚集到了不遠處的那個房間。 book18.org

她睜大眼睛,挨個看了一遍,所有共謀,上到副院長,下到保安,都來了。 book18.org

人人有份。 book18.org

晚上兩點半,最後一個疲倦的男人抽出陰莖的時候,她已經沒有力氣在擦拭自己身上的污穢。她只能用手摸一把,然後確認,她出了不少血,最後兩個小時里的每一次,都像是讓她重新失去了一回處女。 book18.org

她對著那些血發誓,如果她能有一個機會,不管多麼渺小的機會,她也一定要全力抓住,攥緊,努力去活到,把這些人全都殺光的那一天! book18.org

現在,她做到了。 book18.org

坐在凳子上,她抬手望著自己掌心的血,露出了一個滿意的笑。 「死人臉,你應該不記得我了吧?」 book18.org

鄭澈哲看著地上那截幾分鐘前還屬於他的陰莖,確認自己暈過去前看到的並不是噩夢,而是真真切切的現實。 book18.org

「我……我怎麼知道你是誰……」他哀嚎著,想求饒都不知從何說起,「你替葉春櫻問的事情我告訴你了啊,你說好不殺我的!」 book18.org

她冷笑了一聲,說:「當年在第三扶助院,你們也說好了,要像對待親生孩子一樣照顧我們。死人臉,你肏過你女兒了嗎?」 book18.org

鄭澈哲看著仍在噴涌的血,臉色蒼白到近乎透明,「你……你想知道什麼,你先救我……你……你幫我止血……我什麼都告訴你。求你……別殺我……」 book18.org

「我叫趙虹。」她開口,同時彎腰將鋒利的匕首刺入地上的陰莖,舉起,擦凈,「我覺得你應該還記得這個名字。你那時候每周至少要讓我給你口交三次,還尤其喜歡讓我舔你的包皮垢,吃你的精液,說能給我補充蛋白質,可以長得更壯。你沒印象了?」 book18.org

鄭澈哲的嘴唇哆嗦起來,「你……你到底想怎麼樣……」 book18.org

「幫你也補充補充營養咯。」趙虹伸出手,用匕首把陰莖塞進鄭澈哲的嘴裡,「你流血這麼多,快吃口肉,好好補一補。」 book18.org

「嗚嗚嗚!」鄭澈哲猛一甩頭,慘叫著吧自己的雞巴吐飛出去,被綁成粽子的身軀離水的魚一樣猛挺了幾下。 book18.org

「趙虹……趙虹……我錯了……我知道錯了……放過我,求你放過我吧……我還有老婆孩子,我們一家人還等著我養活啊。」他扭動身體,盯著她哀求,「叫救護車,求你叫救護車……我不想死,我不想死不想死不想死啊……」 book18.org

「我們這些孩子當年也不想被你們玩弄,羞辱,販賣。」她過去撿起那根肉條,接著塞進他嘴裡,用匕首頂住,「好吧,看在你老婆孩子份上,我給你個機會,把這個吃下去,你吃下去,我就讓你一家團圓。」 book18.org

鄭澈哲的胃裡湧上一股酸水。血還在流,眼前已經有些眩暈,他想睡,可知道自己只要睡過去就不可能再醒過來,他想吐出去嘴裡的器官,可他實在不願意放過這最後的生機。 book18.org

他用力收緊下巴,咀嚼。 book18.org

他是有點閒錢的曹族男性,他吃過狗鞭、驢鞭、羊鞭、虎鞭。 book18.org

這些鞭的債,他沒想到會用這種方式還清。 book18.org

生肉充滿彈性,海綿體的口感讓他想起了牛蹄筋,只是,腥臭得多。 趙虹盯著他,直到連最後一口肉渣都咽下去,她才露出了滿意的微笑。 「很好,恭喜你,你做到了。」 book18.org

「救護車……求你……救護車……」 book18.org

「放心,」她站起來,「這次我不會賴帳的,我不是你們,一次次背信棄義。」 book18.org

鄭澈哲哭著點了點頭,「我們是人渣……我們背信棄義,你別和我一般見識……救護車……快……我好冷……」 book18.org

「放心,你們一家不久就會團圓了。」 book18.org

她拎著一台最新款式的平板電腦走回來,拉開支架,放在鄭澈哲的眼前。 點開播放的影像視頻中,他看到了自己的妻子。 book18.org

個子小巧,豐滿白皙的中年婦人被高高吊起在髒污的房樑上,雙腳離地懸空。 book18.org

一個面目猙獰,渾身毛髮旺盛,看起來身高至少超過兩米的巨漢,把他妻子充氣娃娃一樣卡腰舉著,站在她分開的雙腿後方,搖晃著筋肉輪廓堪稱可怕的身軀。 book18.org

一條看起來和鄭澈哲手腕差不多粗的碩大陰莖,已經貫穿了婦人的下體,瘋狂的姦淫。 book18.org

有些鬆弛、曲線飽滿的大腿內側,流下鮮紅的血。生育過兩個孩子的母親當然不會還有處女膜,毫無疑問,成熟的陰部也因為承載不住而裂傷了。 book18.org

可他妻子都沒有發出一聲痛哼。 book18.org

如果不是肉體拍擊的清脆聲響清晰可聞,鄭澈哲真要懷疑這視頻其實已經靜音。 book18.org

而原因並不難找。 book18.org

那婦人已經暈了過去。 book18.org

從她身上的傷痕來看,暈過去在這種時候其實是種幸福。 book18.org

巨漢抬起手,揪住他妻子腦後的頭髮,動作變得更加激烈。 book18.org

小腹上不斷出現凸起、消失的痕跡,那陰莖的長度,仿佛能把女人的肚皮從內部捅穿。 book18.org

很快,大腿上的血就被淡黃色的尿液沖淡,被吊起的婦人渾身的肌肉都鬆弛下來,生機,正在迅速地流逝。 book18.org

那巨漢罵了一句東瀛話,抽出了戰矛一樣掛滿血絲的肉棒,舔舔嘴唇,回手從後面的桌上拿下一把野太刀,緩緩抽出。 book18.org

「住……住手……」鄭澈哲垂死呻吟一樣地說,喉嚨里的哀鳴和眼淚一起湧出。 book18.org

那把比他妻子還長的野太刀,寒光閃閃的刀尖,對準了女體還在滴落鮮血的股間。 book18.org

「住手啊!」 book18.org

在他的慘叫中,野太刀猛地捅進了他妻子的腿心,刀刃朝上,猛地一划。 猩紅噴涌,灑在那巨漢的身上。 book18.org

跟著,仿佛披了血色袈裟的巨漢把野太刀丟開,扭臉看著固定的鏡頭,咧開嘴露出一個亢奮的笑容。 book18.org

他邁開毛茸茸的腿,走出鏡頭外,幾秒後,拖回來一口鼓鼓囊囊還在扭動的麻袋。 book18.org

那巨漢淫笑著彎腰一扯,麻袋被撕開成兩片,露出了其中滿面驚慌的少女。 book18.org

鄭澈哲的嗓子頓時梗住,眼眶都幾乎快要瞪裂——那是他的大女兒。 「不要啊……」他的哀求和視頻中女兒的哀求混合在一起,隔著無法跨越的時空遙相呼應。 book18.org

滿身是血的巨漢採用了最簡單粗暴的強姦方式。 book18.org

四個耳光,雙手捂住紅腫臉頰的少女就再也不敢抵抗掙扎。 book18.org

接著,內褲被撕碎,衣裙被撕碎,巨漢把少女面朝下按進母親造成的血泊中,從撅起的屁股後一口氣插入進去,開始了並沒有持續太久的強暴。 book18.org

「死人臉,你管教孩子不是很厲害嗎?可你的大女兒已經不是處女了哦。」趙虹的口音透出一股奇妙的東瀛味道,和嗜血的滿足感,「倒是你的小女兒,還很純潔無瑕呢。」 book18.org

鄭澈哲抬起頭,瀕死的臉上露出猙獰的怒火,「你……你這個……瘋子!她……她才多大啊!」 book18.org

趙虹抬起腳踩住他的臉,讓他繼續觀看自己大女兒在巨漢的蹂躪中大量出血,仿佛破娃娃一樣逐漸壞掉的過程,冷漠地說:「我沒有你這麼喪心病狂,只不過,我預計到你的小女兒要變成孤兒了,所以,我把她送去,給了聖心扶助院,聽說,好像有L- Club的人和那家分院合作著,我猜,你們一家團圓,並不需要等待太久。」 book18.org

鄭澈哲看著視頻中在精液和血漿里抽搐著死去的大女兒,喉嚨里發出一串氣流涌動的聲音,眸子裡的光彩,徹底黯淡下來。 book18.org

趙虹在他的屍體上踢了一腳,有些失望地說:「死得真快,便宜你了。」 她拿出一個本子,打開,對著鄭澈哲和後面的三個名字,用指甲打橫劃了一道。 book18.org

「對哦,葉春櫻小妹妹還在等答案呢……」她托著下巴想了想,笑著拿起剛才就擺在旁邊的攝像機,「那麼,就讓死人臉最後保持一個寧死不屈的形象吧。也算是他這輩子男人了一回。」book18.org

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