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賊 第145章 看不見的彩虹

簡體

本文免費章節首發於阿米巴星球、第一會所、禁忌書屋、天香華文及東勝洲關係企業。 book18.org

發售部分每月5號、21號於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謝大家支持~ book18.org

轉載請儘量保留此段。多謝。*********************************** book18.org

「有,但……不是過去。」葉春櫻翻開資料確認了一下,果然,趙虹就是被判斷為受害者的諸多孤兒之一,「我對她的印象就是咱們上次確認的失蹤信息了。」 book18.org

「這就是那個到處殺人的瘋子,永夜的後輩?」韓玉梁轉過電腦螢幕,望著上面當年收養手續的資料掃描件。 book18.org

虛假的收養過程中,屬於少女本身的信息並沒有多少偽造。 book18.org

1991年出生,具體生日不詳,2007年底辦理手續離開第三扶助院,此後再也沒有任何音訊被記錄。 book18.org

貼在表格上的泛黃一寸照片上,是個短髮瘦削倔強的少女面龐,模樣清秀,但眼神黑漆漆的,像兩口深不見底的井。 book18.org

與兒童發生性行為在近代正常文明國度中無一例外都是重罪,因此年紀較大超出紅線一截的趙虹,恐怕承受過遠超年幼同伴分量的罪行。 book18.org

可這不能成為她濫殺無辜的藉口,葉春櫻看向汪媚筠,輕聲說:「能確定嗎?是她?」 book18.org

汪媚筠蹺起腳,外面的氣溫已經很低,但她那兩條修長緊湊隨時散發出魅惑味道的美腿,依然包裹在薄而光滑的黑色絲襪中,讓她頗為厚實的秋冬特安局女式制服,都平添了八分性感。 book18.org

「華京的同事們沒搜集到足夠多的證據,07年那會兒還是大重建時期,扶助院管理並不太精細,許多必要的身份信息都丟失了。」她微微一頓,豐潤的紅唇勾翹起接近冷笑的弧度,「但我覺得,八九不離十,就是她了。」 book18.org

「為什麼?」葉春櫻平時不怎麼使用這種有一點抬槓味道的語氣,但汪媚筠是特例。 book18.org

這種特殊待遇,汪媚筠怎麼可能察覺不出來,她伸長脖子望了一眼裡屋,微微一笑,「哎呀,沒想到你們進展還挺快,終於好事成雙了。恭喜恭喜。阿梁,請春櫻吃紅豆飯了嗎?」 book18.org

葉春櫻一下子紅了臉,「說、說正事兒呢!你為什麼就能認定身份是趙虹啊?」 book18.org

汪媚筠伸出修長的食指,輕輕點了點額角,「憑腦子的判斷。」 book18.org

看韓玉梁在葉春櫻身後站著皺了皺眉,她撲哧笑了出來,搖搖頭,說:「這個呢,就要先從最近一個地下組織的覆滅說起了。」 book18.org

葉春櫻擔心她又開玩笑耽誤時間不說正事,只是聽著,沒有應聲。 book18.org

「那個組織的存在非常秘密,直到前些日子被毀掉,相關資料才陸續曝光。他們在地下世界的名字叫獠牙豚鼠,是個非常奇怪的組織。」 book18.org

「獠牙豚鼠最早是由幾家大黑道勢力聯合建立,想借大重建的混亂儘可能攫取利益。但之後不知道出於什麼原因,組織轉入獨立運行。這個組織的規模並不大,核心成員是一批東瀛科學家,專長是……」汪媚筠在這裡拖延了一下,像是在強調一樣,「生物改造工程。」 book18.org

「那幫專家掌握的技術來自大劫難時期強化適格者的發明,所以基礎很紮實,效率很高,缺乏的,只是實驗品而已。所以,他們從各種渠道大量購買身體條件符合需求的少年少女,作為試驗材料。特安局此次搜集到的資料不算完整,大約記錄了60% 左右的實驗材料來源。可能是對身體某方面條件的需求比較苛刻,他們搜集的範圍很廣,其中,就包括第三扶助院。」 book18.org

葉春櫻的雙手緊握在一起,臼齒不自覺咬死。 book18.org

汪媚筠喝了口水,很準確地「隨手」選中了韓玉梁的杯子,喝完,還輕輕舔了舔唇,才繼續說:「不過資料上沒有準確的姓名,只有來源記錄、編號和編號對應的殺手代號,來自第三扶助院的這位女殺手,代號叫永雨。」 book18.org

韓玉梁皺了皺眉,「永遠下雨……那就看不見彩虹了。」 book18.org

「按照同期其他比較完整的實驗品資料來推斷,這位永雨,當時年齡一定大於十五歲,身體素質優秀,無重要疾病史,血型為O,且……應有一定程度的精神疾病,類似於受過巨大打擊,長期壓抑之類的問題。」汪媚筠的指尖輕輕敲了一下手機螢幕,「多方綜合,可能是永雨的孩子,只有兩人。但另外那個,沈幽那邊已經初步確認,應該是落進了器官販子手裡,不在人世了。」 book18.org

葉春櫻穩定了一下情緒,問:「那麼,趙虹就是永雨的話,和這次的案件有直接關係嗎?」 book18.org

「不要心急,小葉子。」汪媚筠笑眯眯地又喝了口水,「讓我慢慢說嘛。」 book18.org

「哦。」 book18.org

「獠牙豚鼠的技術承襲自強化適格者,這是他們的優勢,也是他們致命的缺點。畢竟,大劫難結束後,適格者們就放棄了人類,成為了背叛者,這個技術的後續,自然也就沒有了適格者的幫助。」 book18.org

「什麼?」葉春櫻捕捉到了讓她吃驚的信息,「你說……成為背叛者?」 book18.org

「是的。」汪媚筠點點頭,「雖然那時候我還沒有進入特安局,但內部資料上有過明確記錄,後進者只要有足夠權限就能閱讀。適格者因為自身超越常人的能力而產生了優越感,希望成為人類的主人,成為徹底的特殊階層,統治、奴役大家。因此還發生了比較慘烈的秘密戰鬥。這些歷史一般民眾接觸不到,也難怪你會驚訝。」 book18.org

韓玉梁把手放在葉春櫻肩上,柔聲道:「春櫻,咱們聽汪督察說完。」 book18.org

她克制著胸中澎湃的情緒,擠出一個微笑,「嗯,請繼續。」 book18.org

「因為技術始終無法完善,批量製造改造人殺手的計劃,在犧牲了許多實驗品後,最終宣告失敗。獠牙豚鼠依靠勉強算是成功的一部分收穫,轉型進行殺手經紀工作,還對外承接比較安全的局部改造委託。」汪媚筠笑了笑,語氣帶上了幾分嘲弄,「可技術的缺陷,還不只是失敗率高這麼簡單。他們對名下殺手的控制力,也會隨著時間而大幅減弱。再加上,地下世界的殺手們其實也是有圈子的,對這種試圖大量製造同業競爭者的搗亂組織,他們也都心懷不滿。因此,今年這個組織完蛋了。有外部殺手襲擊,也有內部殺手反叛。反正……管理層一個活人也沒剩下。根據地下世界的傳言,這次襲擊的外來參與者中有幾個比較大牌的名字,像是紅皇后、Z和沙羅,因此暗網有人戲稱,獠牙豚鼠首腦的一條命價值至少超過三千萬。」 book18.org

「目前還不知道到底是誰動員了這麼多殺手去圍剿獠牙豚鼠。獠牙豚鼠覆滅後,永雨和另一個代號為狼熊的同伴主動切斷了和殺手圈子的連接線,還留下了生涯終止宣告。發出宣告的日子,就在九月上旬。」汪媚筠的表情嚴肅起來,「以現在的交通方便程度,他們很快就可以悄悄進入華京。」 book18.org

她豎起兩根手指,「這就是我推斷罪犯為趙虹的原因,她有能力,有動機,有幫手,完全符合你發來的視頻證據中被馬賽克掉的兩個殺手影像。」 book18.org

葉春櫻低下頭,輕輕嘆了口氣,「好的,我……知道了。那麼,汪督察,你是需要我們做什麼嗎?」 book18.org

「沒錯。」汪媚筠點了點頭,「不過放心,我沒打算耽誤追查L- Club,正好你們的調查不是也陷入困境了嗎?我倒是有個一箭雙鵰的法子。」 book18.org

韓玉梁皺眉道:「什麼法子?」 book18.org

「最近L- Club一直在針對性進行信息攻擊,為了避免你們惹上麻煩,沈幽此前已經把方向誤導到了那個永雨身上。也就是說,趙虹目前被L- Club認為是找上門的復仇者。」她的眼裡寒光閃動,緩緩說,「那麼,我計劃提供一些證據給趙虹,暗示她第三扶助院一直處於L- Club的庇佑之下,是那個組織的幫凶。獠牙豚鼠出來的殺手精神狀況都很不穩定,以她這次在華京瘋狂的行動方式來看,她很快就會用她的方式來逼L- Club正面行動。蟄伏在草叢裡的蛇,也就找到了。」 book18.org

看到葉春櫻眼裡的不認同,汪媚筠微微一笑,「很明顯,趙虹的行為從一開始就有失控的跡象,她放火燒死了秦安莘,現在還有遷怒於第三扶助院正常工作人員的苗頭,不把她扭曲的仇恨轉移給一個罪有應得的目標,就還會有更多無辜者慘死。」 book18.org

她帶著一種玩味的神情,似乎在懷念什麼一樣,輕聲說:「春櫻,你沒親手殺過人,也沒有被仇恨這條鞭子抽過,你不知道……血腥味兒在這種情況下是會上癮的。」 book18.org

韓玉梁沒讓葉春櫻回答,接過話頭,沉聲道:「這裡頭明顯有不少問題需要解決吧,第一,L- Club的證據我們根本就沒找到什麼,最有可能關聯的就是大野一成這個不好直接下手的人。第二,就算找到了證據,你們再偽造一些,能忽悠住那個瘋婆子,咱們怎麼把證據交給她呢?我懷疑那傢伙殺了秦院長,本來就打算弄死她,要能找到她,我早把她辦了。」 book18.org

汪媚筠走向窗邊,看著扶助院那邊大門口增加的保安,斜斜一靠,語調平靜地說出了完全不符合特安局制服的話,「大野一成咱們不好直接下手,才適合交給趙虹這樣已經不留退路的瘋子來解決。至於聯繫方式……你以為我為什麼放下我那邊重要的調查工作跑來找你?這次的連續殺人案中,有更專業的人士在幫忙掩飾行跡和罪證。我找了好幾個渠道,確認和冥王的影響力有關。你之前也說過,那個女人有個叫做沙羅的前輩幫忙。按照地下世界的傳言,沙羅在脫離上一個經紀人後,銷聲匿跡的時間和冥王這邊出現高級殺手『永夜』的時間基本相符。之前永夜暫時從冥王的序列中脫離,沙羅就又出現在獠牙豚鼠覆滅的過程中。」 book18.org

韓玉梁有點煩躁,擺手道:「行了,不用這麼囉嗦,那個沙羅有春櫻的聯繫方式,肯定就是永夜。陰魂不散。」 book18.org

「所以我就聯繫了沙羅曾經的經紀人,中轉了一條信息,說我是韓玉梁的同伴,我有事情要找永雨。」 book18.org

他皺眉道:「這和我有什麼關係?」 book18.org

「對方今天凌晨回復了消息,要求和你,韓玉梁韓大偵探,直接談,任何同伴,她都不認。」 book18.org

「那個什麼沙羅這麼神通廣大,想聯繫我直接打電話啊,美女的電話我從來不會不接的。」韓玉梁輕佻地挑了挑眉,「何必繞彎子。」 book18.org

「她希望你有談判的誠意,願意和她好好聊聊。據說你們上次交流得不太愉快。」汪媚筠好奇地望過來,「你們之前怎麼打交道的?」 book18.org

「我在房間裡滿身都是傷,她在一公里外拿著狙擊槍,我連她是人是鬼都看不清,靠無線電囉嗦了幾句,這要能愉快,那我跟電線桿子都能相談甚歡。」 book18.org

汪媚筠笑了笑,「所以,想要聯繫到趙虹,還是得靠你了,大偵探阿梁。」 book18.org

韓玉梁沉吟片刻,拉了一下葉春櫻,「你在這兒等會兒,我跟春櫻進去商量一下。幾分鐘,給你答覆。」 book18.org

葉春櫻快步走進屋,看韓玉梁關上房門,馬上小聲說:「韓大哥,這次……就交給你來拿主意吧。你……能明白我此刻心情的,對嗎?」 book18.org

「嗯。」韓玉梁把她抱住,低頭吻了一下她細嫩的小耳朵,「看過那段剪輯後的視頻,我就知道你能想像出趙虹經歷過的事情。可現在看……她經歷的比咱們想像的還要慘烈。可在這種慘烈下,她又從一個復仇者,變成了殺人狂魔。咱們現在要對付的是L- Club,一個無從下手的龐然大物,汪媚筠的想法,確實是個合理的解決方案。但這不符合你的正義,對嗎?」 book18.org

葉春櫻沉默了一會兒,窩在他懷中搖了搖頭,「我沒有正義。我所以為的……不過是虛假的象牙塔里,被保護的小孩天真的幻想而已。」 book18.org

「春櫻,如果大野一成是L- Club主辦者的助手,那麼,他我是不是可以殺?」 book18.org

「嗯。」 book18.org

「趙虹呢?」 book18.org

葉春櫻沒回答。 book18.org

「春櫻,瘋子即使情有可原,一樣是個瘋子。她的復仇早已經超出了限度。而且她不像陸雪芊,陸雪芊的問題在於想法,還有改變的可能,她……恐怕已經無可救藥了。」 book18.org

她點點頭,「我知道。所以,韓大哥你拿主意就好。」 book18.org

「為什麼你不肯說?」韓玉梁拉開一點距離,「你還是覺得她情有可原麼?」 book18.org

葉春櫻抿緊嘴,用力搖了搖頭。 book18.org

韓玉梁扶住她的肩膀,柔聲道:「春櫻,不要畏懼仇恨。恨和愛一樣,是人天生的感情。這沒什麼好壓抑的,這裡只有你和我,你怎麼想,就怎麼說。」 book18.org

她緊緊摟住韓玉梁的腰,把臉死死壓在他胸口,「我想要她死……」 book18.org

「我想殺了她,燒死她,切碎她,把她抽筋拔皮,挫骨揚灰!」 book18.org

「我根本不想借她的力量,如果有辦法把她引出來,我就想殺了她!殺了她!殺了她!」 book18.org

「她為什麼要殺秦院長……為什麼……秦院長就只是……沒有救她而已……可秦院長都不知道……不知道啊……」 book18.org

靜靜地等待了一會兒,等葉春櫻的情緒稍微平復了一些,韓玉梁抱起她,讓她雙腳離地,紅腫的眼睛與自己平視,柔聲說:「好了,現在告訴我,你準備怎麼做?」 book18.org

她小聲說:「就按汪督察的計劃來吧,多一條路,多一個解決辦法,可以不用你去冒險太多,挺好的。」 book18.org

「放心。」韓玉梁把她臉頰上的淚珠輕柔吻掉,「這計劃能讓趙虹出現,我就絕不會讓她逃掉。血債血償。」 book18.org

「趙虹如果……因為咱們的計劃變本加厲濫殺無辜,這……是不是就是咱們的責任?」 book18.org

「是。」韓玉梁緩緩道,「可不擔責任的最佳辦法,就是什麼都不做。什麼都不做,看趙虹繼續在第三扶助院濫殺所有相關者,你我都不需要擔責任,只是死的人,死的無辜的人,會越來越多而已。」 book18.org

「你說得對。」她點了點頭,「咱們出去吧,讓汪督察通知沙羅。韓大哥,沙羅要真的是個很厲害的殺手,你跟她打交道,可一定要小心。」 book18.org

「我一向都很謹慎,你還不知道麼。」他放下葉春櫻,但靠在了門上,還是抱著她,「出去前,親我一下。」 book18.org

「誒?」葉春櫻一愣,「怎麼了?」 book18.org

「別問了,親我。」他彎腰低頭,盯著她。 book18.org

她沒再多問,踮起腳,勾住她的脖子,獻上了還帶有些淚水味道的、柔軟冰涼的櫻唇。 book18.org

而他,馬上就將小巧的舌尖也一起掠奪,狂猛地侵略了幾分鐘,才意猶未盡地放開,輕喘道:「那傢伙太撩人了,簡直是個男人剋星。我得從你這兒借點力量,省得被她牽著跑。」 book18.org

她咬了咬下唇,微紅著臉輕聲說:「嗯,這個我願意借你。」 book18.org

再出去,汪媚筠已經打開了電視,正在看新聞節目上插播的殺人狂信息,提醒華京居民最近多注意人身安全。 book18.org

那個失蹤的女老師果然也遇害了,從打了亂七八糟馬賽克的網絡照片上看不出什麼,但從暗網上毫無遮掩的原始圖像上,能清晰地感覺到,應該就是殺死鄭主任妻女的那個怪物壯漢下得手。 book18.org

「狼熊是性暴力傾向極其嚴重的殺人狂,趙虹帶這樣一個傢伙來做幫手,不定時投喂的話,自己也會有危險。」汪媚筠關掉查找出的頁面,嘆了口氣,「兩個瘋子……你們倆想好了麼?我時間不多,忍著等你們在裡頭卿卿我我十多分鐘,已經很有耐心了。答覆呢?」 book18.org

「聯繫吧。」韓玉梁大馬金刀坐下,「我倒要看看沙羅打算做什麼。」 book18.org

汪媚筠拿起手機,連接上一個奇怪的小模塊後,迅速發了一條信息出去。 book18.org

等待了大約五分鐘,韓玉梁的手機響了,陌生號碼,位置未知。 book18.org

他放到桌上,免提接聽,「喂。」 book18.org

「你好,韓先生。我是沙羅。」 book18.org

「永夜?」 book18.org

「沙羅。」這次沒有變聲器,話筒里擴散出的嗓音平靜淡雅,有種東瀛和服仕女坐在廊下的奇妙味道,「沙羅是沙羅,永夜是永夜。」 book18.org

「但都是你吧?」 book18.org

「這並不重要。」 book18.org

懶得糾纏細枝末節,韓玉梁單刀直入道:「之前我的朋友和你談的事,你說要找我,現在我在聽了。」 book18.org

「我並不信任電話這種聯繫方式。」沙羅的聲音略顯期待,還帶著一絲笑意,「韓先生,我希望和你見面,就在華京。當面討論,我也好順便檢查一下,你準備拿給永雨的證據,是些什麼東西。」 book18.org

「你打算在哪兒見?」 book18.org

「大劫難抗擊勝利紀念館。」 book18.org

韓玉梁看向葉春櫻,葉春櫻點了點頭,示意知道怎麼去。 book18.org

他沉吟一下,道:「什麼時候?」 book18.org

「為了避免你進行一些不必要的準備。我這就出發,你也可以離開住處,咱們馬上去那兒見。」 book18.org

「我怎麼才能認出你?」 book18.org

「我會向你做一個自我介紹的。」 book18.org

「說是你的人,就是你麼?」 book18.org

沙羅淡定地說:「當然。說是我的人,至少在和你交流的那一刻,就是我。」 book18.org

「好,一會兒見。」 book18.org

掛掉手機,韓玉梁皺眉道:「她選的地方有什麼特殊意義麼?」 book18.org

汪媚筠點了點頭,「那裡位於市中心,周圍有許多極其重要的建築,可以說是整個東亞邦最安全的地點之一。而且進入需要經過三道安檢手續,裡面四處都有精密監控,約在那兒,算是比較能增加雙方安全感的好選擇。」 book18.org

「這些女人,一個個都夠能算計的。」 book18.org

汪媚筠笑了笑,又一次端起了韓玉梁的水杯,「有些行業,腦子不太好用的女人,早已經成為肥料,和世界告別了。」 book18.org

「那麼,我去赴約,春櫻,你不是正好有話要問汪督察麼,你們兩個在這兒聊一會兒吧。汪督察,我可把春櫻交給你了,她的安全,你應該能保證吧?」 book18.org

汪媚筠沒回答他,而是看向葉春櫻,好奇地說:「你有話要問我?」 book18.org

葉春櫻點了點頭,被韓玉梁猜出心思並不奇怪,畢竟他們兩個對彼此都已經有了分享所有秘密的默契。 book18.org

「我想知道,為什麼當年幫助人類存活下來的適格者,會被你稱為背叛者。」她望著汪媚筠的眼睛,黑漆漆的眸子,有隱隱的火光閃動,「能告訴我嗎?汪督察。」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