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賊 第31章 意想不到的結果

簡體

竊玉有聲版第二章已在禁忌書屋發布,依舊是上次的妹子,依舊帶圖。 有興趣的還請去捧個人場。 book18.org

妹子還在參選留園董事,留園有帳號的朋友還請幫我支持她一下,具體操作方式有聲版第二章中有。 book18.org

就在圖下面,不要看了圖就跑哈…… book18.org

無需任何代價,幾步點擊即可。 book18.org

多謝了~ book18.org

本文免費章節首發於阿米巴星球、第一會所、禁忌書屋、東勝洲關係企業及天香華文。 book18.org

發售部分每月5號、21號於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謝大家支持~ book18.org

轉載請儘量保留此段。多謝。book18.org

*********************************** 「看完了嗎?」趴在床上享受著許嬌柔軟雙手捏拍捶打的按摩,韓玉梁舒展獵豹一樣矯健強壯的身軀,打個呵欠,懶洋洋地問。 book18.org

許婷坐在旁邊凳子上,臉色難看得不行,拿著韓玉梁的手機一張張照片翻閱,抬手擦了擦汗,神情頗為難過,一弓腰,低著頭小聲說:「我……我跟她認識四年了,我逢人就說她是我最好的朋友,可我都不知道……她竟然是這樣的人。」 韓玉梁一天下來收穫頗豐,事情也輕鬆解決,許嬌在他背後悄悄調情,外面鍋里燉的肉湯香味也正往鼻子裡鑽,看許婷的樣子,知道這次他算是建立了男人威望,未來可期,心情大好,便照顧著許婷的心思,隨口柔聲道:「畢竟是個年紀輕的女人嘛,容易衝動,容易不顧後果,她又是那麼個家庭背景,一不小心誤入歧途,很正常。」 book18.org

許婷抬起頭,皺著彎彎的眉毛說:「可……可就因為吃暗醋?小微跟我說過王文珊談戀愛的事,我沒覺得她多吃醋啊。她也沒說過她喜歡劉峰。」 「張螢微挺喜歡的那個小明星,你就沒看出來,其實和劉峰有點像嗎?」 許婷托著下巴想了一會兒,撇著嘴說:「我不喜歡那種女里女氣的小男人,胳膊都沒我粗,劉峰雖然是個痞子,也比那小明星爺們兒多了……小微不至於因為這個就看上他吧。」 book18.org

「那誰知道。」韓玉梁舒服得呻吟了一聲,雖然他身體哪兒都沒有問題,但按摩依然有些效果,而且許嬌特意塗了精油,小手滑溜溜的,頗為爽利,「之前咱們不是也聽劉峰提過,王文珊說宿舍里有人看上他了,吵著要搬出來住,我想,應該是心思被看穿,張螢微也有點惱羞成怒。再加上之前積怨,就去跟大哥告狀了。」 book18.org

許婷看其他簡訊的照片,基本補充上了來龍去脈。 book18.org

正好張螢微大哥在跟黑道談生意,打算這一兩年在黑街這個無法無天的地方實驗一些新型藥物,口服的衰減效果正好適合讓張螢微去測試一下,就讓她在半知情的情況下去投給了同屋的女生。 book18.org

本來張螢微是打算給其他三個女生都下藥,觀察一下生效的差異,結果不久就鬧出了偷竊事件,另外兩個女生還急忙搬出去了,她就把三份藥量,都加在王文珊自己身上。 book18.org

之所以說是半知情,就是張鑫爵只對妹妹說了這藥口服的效果,而沒有說見血後的威力。 book18.org

不過從她家助理後來發送的信息看,見血後會有那麼強的效果,估計都超出了張鑫爵的預料。 book18.org

許婷放下韓玉梁的手機,低著頭默默傷心了一會兒,小聲問:「那,臭大夫,你把小微怎麼樣了?」 book18.org

韓玉梁翻了個身,讓許嬌換去按摩腰腹胸膛,淡淡道:「我一來,就告訴你最好別問,你真想知道?」 book18.org

許婷露出一個有些勉強的微笑,修長的指尖在額前垂下的那綹挑染紅髮上輕輕撥了撥,「嗯,畢竟……這算是我的委託,我總得知道一下結果。」 「我打昏了她媽媽,饒了那個女人一命。至於張螢微,已經『罪有應得』了。」他瞄了一眼許嬌,看到她神情變得有些複雜,既像是在慶幸什麼,又像是在害怕他。 book18.org

但許婷的眼神到是沒有太大變化,只是看起來傷心了幾分,指頭在自己手機螢幕那張開心合影上輕輕划著,小聲說:「是啊,害死這麼多人,的確……算是罪有應得吧。」 book18.org

她一挺身,深呼吸幾次,調試調試心情,站起來,微笑道:「不管怎麼樣,恭喜你,臭大夫,開門紅,我的委託,你完成得真棒。報酬的事,我是找葉大夫商量,讓她拿主意嗎?」 book18.org

韓玉梁瞄著她打量幾眼,在姐妹倆的家裡,她換了輕便合身的居家服,沒了在外面的張揚熱辣,款式寬鬆,一下子多出幾分賢良柔順的味道,讓他還有點不太習慣,但依舊嬌美撩人,「要是準備給錢,你就找春櫻商量吧。我做了什麼回去反正也會跟她彙報,她說要多少,我讓她再找你。要是準備拿別的抵扣麼……」 book18.org

小腹那邊突然被重重擰了一把,韓玉梁看許嬌丟來個頗為警告的眼神,哈哈一笑,仍自顧自道:「那你就可以跟我商量,根據你給的,我來定打折力度。反正……我打聽過黑街行情,殺個人的價碼,可不便宜呢。」 book18.org

許婷似笑非笑瞄著他,「那我考慮考慮,準備付帳了,再聯繫你。就沖你最後黑鍋都自己背,不給我找麻煩,我也得對得起你的辛苦才行。」 book18.org

「不辛苦不辛苦,」他覺得這口氣不對,轉而道,「你其實也跑了不少,最後會給你個公道價的。」 book18.org

「姐,你給他按摩得差不多了。去看看燉肉好了沒,嘗嘗鹹淡,不合口還來得及調。」 book18.org

「誒?你做的我什麼時候吃都正好啊。」許嬌一愣,一時間沒領會妹妹的意思。 book18.org

「可今晚不是多了個貴客麼,」許婷笑吟吟把她一推,「去吧去吧,去嘗嘗。」 book18.org

許嬌這才意識到妹妹有話要私下跟韓玉梁說,哦了一聲,擦擦手往外走去。 她雖然一開始就存著把妹妹託付給韓玉梁的心思,可眼見這男人可能真讓妹妹動了心,她又有點酸溜溜不是滋味。 book18.org

等姐姐出門,許婷臉色一黯,坐在床邊,小聲問:「你……就只是做了你說的事麼?」 book18.org

韓玉梁拿過毛巾擦了擦身,套上衣服,隨口笑道:「怎麼,嫌我說得不夠清楚?」 book18.org

「不是,我就覺得,你去了太久,這麼長時間,像你這樣整天盯著女人胸脯大腿屁股看的男人,對著阿姨那樣漂亮的女人,能忍住嗎?」 book18.org

韓玉梁淡淡道:「我為何要忍?張家先前就已經得罪過我,還找了殺手想取我的命,他家男人的情婦,難道我還要以禮相待裝君子不成?」 book18.org

許婷皺起眉,盯著他一臉沒所謂的神情看了一會兒,「所以……你還是做了?」 book18.org

「做了,母女兩個,我誰也沒放過。」韓玉梁伸手在她臉上故意頗為輕佻地摸了一下,「許婷,我早跟你說了,我不是你想的那種大俠。」 book18.org

「可……葉大夫……」 book18.org

「我看上的女人,和我要收拾的女人,自然不同。你對喜歡的男人,難道會和煩你的那些小流氓一樣?」韓玉梁摸出手機看了一眼時間,「你要不打算留我吃飯,就趁早說,我現在打車回去,還能蹭春櫻口熱乎的。」 book18.org

許婷伸手摸向床上墊的塑料布,在上面的小片精油印子裡摸了一下,輕聲問:「我姐,也已經和你上過床了吧?」 book18.org

韓玉梁笑道:「怎麼,怕你姐上我的當麼?這你可多慮了,我沒興趣做你姐夫。兩個人開心一下,都挺享受,沒什麼不好。你要有什麼不滿,不妨看好你姐姐,不能指望我這色中餓鬼,見了到口的好肉不張嘴。」 book18.org

他抓起自己手機放進兜里,「那麼,我回去診所了。回頭你記得跟春櫻聯繫,你倆商量報酬去吧。」 book18.org

許婷站起來,跟近幾步,眸子一抬,輕聲道:「怎麼,不肯給我打折了麼?」 「開業酬賓,算你八折。別的,我看你也沒想好要不要換。」他擺了擺手,「這樣接活兒挺有意思的,你能幫我再聯繫到,報酬我可以給你提成。我走了,後會有期。」 book18.org

許嬌在外面嚇了一跳,「誒,韓哥,不是說好嘗嘗婷婷手藝的麼,怎麼走了啊?」 book18.org

「我還是喜歡誠心請我吃飯的地方,春櫻還等著我呢,回見。」 book18.org

許嬌滿臉不解,先小碎步送走韓玉梁下樓出門,跟著噠噠噠跑上樓來,鑽進臥室就瞪著許婷問:「這是怎麼了?不是剛才還好好的?他把事兒辦成了,你說請他嘗嘗你手藝,怎麼沒說兩句,他就走了?」 book18.org

許婷抿了抿小巧軟薄的嘴唇,用力咬了一口,走向外面,「吃飯吧,姐,肉湯好了,我給你盛米飯。」 book18.org

許嬌滿肚子問號,跟著她走進客廳,「你別還跟小時候一樣行麼,不想說就逃避話題,你轉臉就該二十的人了,咱們姐倆有什麼不能說的?」 book18.org

「姐,那不是個大俠。」許婷關掉燃氣灶和抽油煙機,緩緩道,「那就是個採花大盜。你應該也領教過了吧?」 book18.org

許嬌一愣,先是有點心虛地笑了笑,不置可否,跟著皺眉問:「怎麼,他對你……動手動腳來著?」 book18.org

「沒。」許婷望著鍋里,那些肉她接了電話後特意精心調整了味道,男人口重,做得稍微咸了一點,其實不合她們姐妹的味蕾,「他……解決小微之前,把……把小微和阿姨……都強姦了。」 book18.org

說到這兒,她一天累積的情緒波動終於越過了堤壩,讓她眼圈一紅,眸子前盈滿水光,吸吸鼻子,口吻複雜地說:「姐,我……我是特別喜歡這種有功夫的厲害男人,可……可也不能是個不擇手段的流氓吧?而且,他都爬上你床了,你幹嘛還非要介紹給我認識?」 book18.org

許嬌心疼妹妹,急忙將她溫柔抱住,連聲說:「對不起對不起,姐錯了,姐錯了。以後咱們自己過日子,再也不聯繫他了。讓葉大夫跟他守著診所愛做什麼做什麼吧。姐就是覺得,這多半是你喜歡的類型,這才動了腦筋不是。我……我以後也不找他了。咱們把這次的報酬付了,之後就一刀兩斷,這樣行吧?」 說完,她看著妹妹的臉,小聲咕噥:「可你那同學要真是張家的,那也不能怪韓哥下手狠,我不是跟你說過麼,那次來綁架葉大夫的,真都帶著槍呢。葉大夫要是被綁走糟蹋了,誰會心疼啊。還有那KTV一大堆無辜的人,不都是因為她被害死的?男人嘛……好色是肯定的,關鍵還是看有沒有本事,你姐夫要是有他一半厲害,我……多半也不捨得離婚。黑街這地方,女人多難你又不是不知道。算了算了,不說了,姐聽你的,你不高興,以後就都算了吧。咱們吃飯,吃飯。」 book18.org

許婷拿著筷子,一下一下戳著酥爛的精肋排,望著上面一個個洞,輕聲說:「姐,葉春櫻跟這麼一個男人住在一起,不害怕嗎?」 book18.org

許嬌嘆了口氣,拿抹布一墊,把鍋端到桌上,坐下說:「姐嘴笨,不知道怎麼打比方合適。這麼說吧,街上冷不丁竄出個一人高的大狼狗,亮著牙沖你過來,你怕不怕?」 book18.org

「還行吧,大不了跑唄。」許婷坐到姐姐旁邊,望著提前準備了但是沒用上的那一副碗筷,滿臉落寞。 book18.org

「那要是你自己養的,整天見你親得不行,又晃尾巴又鑽懷的,還幫你咬走了好幾個小偷,那你就算知道這狗特別愛咬人,還會怕嗎?」 book18.org

許婷沉默了一會兒,抬手捏住鬢邊垂下的一縷頭髮,搓了幾下,輕聲說:「可已經被葉大夫養住了啊,見了我,就只想咬我該怎麼辦?」 book18.org

「那就要看你想不想搶了。」許嬌伸出筷子夾了一塊最大的好肉放到她的碗里,斬釘截鐵地說,「反正,除了你姐我,別人是不會把這麼好的肉主動夾給你的。」 book18.org

冒著香氣的肉,看起來色澤頗為誘人。 book18.org

韓玉梁卻沒動筷子,他伸頭嗅了嗅,皺眉道:「你怎麼想起來……做這麼費勁的菜了?今天診所不忙?」 book18.org

葉春櫻擦了擦額頭的汗,臉上努力想要藏住他突然說回來吃飯勾起的笑意,坐下先給他抄了一筷子,柔聲說:「不忙,你不看診時候,我比以前還更清閒了。而且,你練武的人,需要多吃肉,我反正也有時間,學學看唄。」 book18.org

她有點不好意思,低頭說:「我做飯確實不怎麼行,要不好吃,我再慢慢改進。」 book18.org

色香味,前兩樣基本已經確定不怎麼樣,韓玉梁撇了撇嘴,低頭吃了一口……行,第三樣也再見了,都讓他有點後悔怎麼沒在許家吃了燉肉再回來。 「嗯……稍微淡了點,下次試試多放點調料。」他委婉地提出了最明顯的問題,跟著笑道,「第一次做能這樣很不錯了,比我在外漂泊時候吃的東西強得多。謝謝你,春櫻。」 book18.org

葉春櫻不愛吃肉,將信將疑嘗了一口,皺眉記在心裡,想著家裡看來真要多買些五花八門的調料才行,那些東西看著花哨,原來真的都有用處。 book18.org

席間韓玉梁交代了一下一天的結果,如他所料,葉春櫻大吃一驚,完全不信人心竟能陰暗到如此地步。 book18.org

當然,他隱去了不該講的內容,反正她也不如許婷那麼敏銳聰慧,他才不願自找麻煩。 book18.org

女人關心的東西,往往和男人不太一樣。 book18.org

韓玉梁一邊吃飯,一邊擔心葉春櫻會不會從他的說法中找到什麼破綻,會不會因為張螢微被殺而覺得他出手太狠太殘忍。 book18.org

結果,她確認他沒受傷平安無事後,輕聲說:「報酬的事,你真準備讓我跟許婷談?你完全不管嗎?」 book18.org

韓玉梁微微一笑,道:「這不是早說好的麼,我只管辦事,其餘的,都交給你。你可別不捨得要,以後既然是做這種買賣,總要有個開價的標準。」 「可你不是還要決定打幾折麼?」她吃了口飯,抬眼看著他,小聲問。 「開業第一單,給她個八折優惠,差不多了。」他笑道,「別的辛苦費可以不要,她畢竟一直跟著跑來跑去幫忙,主要就結算殺人的錢吧。不行就打聽打聽,看雪廊的人殺一個要多少。咱們也做個參考。」 book18.org

葉春櫻抬手輕輕拍了拍自己的面頰,略顯惆悵,「感覺最近……真是見了不少死人,聽說你又殺了一個,還是個女大學生,我……心裡都沒什麼波瀾了。還覺著,真挺罪有應得的。」 book18.org

「你是第一道關,不想賺這種錢,回頭就把嚴點。」 book18.org

葉春櫻扁扁嘴,「我哪兒能知道小女生鬧矛盾的事……最後能牽扯出這麼多人命啊。」 book18.org

她似乎不想聊這個,頗為生硬地轉換了話題,「對了,韓大哥,我覺得,咱們是不是也該學著雪廊的人那樣,別那麼硬性地定價比較好啊?」 book18.org

韓玉梁知道她喜歡聽什麼,笑道:「我說了,這些你來管。你想行行好,打算義務幫人,不收錢,我也沒意見。」 book18.org

果然,對面的小大夫抿了下唇,喜滋滋淺笑,那紅紅的一抹弧,煞是誘人。 他心中一癢,伸出手在她唇上輕輕一蹭,笑道:「但我跑了白工費了力氣,你不收錢,就自己給我點獎勵如何?」 book18.org

葉春櫻往後一縮,紅著臉抬起手,看著像是想擦,可猶豫了一下,似乎又沒捨得,而是用小小的舌尖在被摸的地方飛快舔了一下,頗為緊張地問:「我……我要怎麼給你獎勵啊?」 book18.org

韓玉梁心知眼前這女孩不能逼得太緊,便展顏一笑,道:「等遇到再想咯。只是……別再給我買我用不上的東西了。」 book18.org

看她一臉迷茫,他索性伸手在胯下比劃了幾次,「我不喜歡那種玩具,我愛的是活生生的人。」 book18.org

葉春櫻臉上頓時紅透,低頭端起碗吃了一大口,細嚼慢咽下去,才小聲說:「我……是怕你老忍著,難受。咱們吃住都在一塊兒,你憋著,我也擔驚受怕。」 book18.org

再逗下去,估計她要羞跑,韓玉梁話鋒一轉,問道:「春櫻,你說咱們的名氣該怎麼打出去啊?我本來還說在東華師範辦完這小事兒能在學生中口耳相傳一下,結果鬧出人命案子,不好對外說,學生們還都放假了。」 book18.org

葉春櫻也沒什麼主意,這幾天的業餘時間,她主要在跟韓玉梁傳授的新功法較勁,那個據說更適合她的體質,可口訣一句比一句拗口,她現在都還沒背下一半,哪兒顧得上想宣傳的事兒,只好說:「我也不知道怎麼辦,我認識的病號們,我已經都說了,這事兒……好像弄個宣傳單也挺不好的。網上的渠道……你一直霸著電腦,弄得怎麼樣了啊?」 book18.org

「呃……」韓玉梁當然不好意思說自己最近沉迷上了小說、電影和動畫,連看A片的時間都壓縮到了極限,差點內功那一個時辰都不想練了,也沒顧上宣傳的事,「我學會上網也還不久呢,正在抓緊學,抓緊學。」 book18.org

倆人都心虛,話題無疾而終。 book18.org

吃過飯,晚上來了一個輸液的小孩,和幾個看韓玉梁坐鎮急忙來求按摩正骨的中年婦女,稍微忙一忙,就快到了關門的時候。 book18.org

韓玉梁正盤算一會兒休息該從排行榜上找部電影看,還是開個亞文化網站尋摸點感興趣的動畫瞅瞅,一個很陌生的號碼給他打來了電話。 book18.org

騙子?推銷?可我就沒給誰留過號碼啊……他皺眉看了一會兒,走進臥室窗邊接聽。 book18.org

沒想到傳來的竟然是意料之外的聲音,「喂,是我,許婷。」 book18.org

「你這是跑外面打公用電話呢?」他皺了皺眉,「什麼事兒啊?」 book18.org

「我……我在北城區特安課。你能馬上過來一趟嗎?」許婷聽起來很是有點緊張。 book18.org

特安課? book18.org

就是特安局在各中心城的分局偶爾到周邊辦公用的地方吧? book18.org

聽說新扈因為黑街的存在,專門成立了一個少見的常駐特安課,可許婷為什麼會被叫去那邊?因為張螢微的案子? book18.org

「我這兒倒是沒什麼事,不過,你怎麼了?」 book18.org

「我也不知道啊,我是被傳喚過來的,副督察直接找的我,一見面,就讓我通知你過來。我只好給你打電話。我覺得,可能是小微的事。可剛才,那個長官又跟我說,小微沒死,還問我小微有沒有去找我。我現在腦子整個亂了,我姐在外面估計也快急瘋了。你要有空……就來一趟吧。」 book18.org

張螢微沒死?韓玉梁一怔,「你們怎麼會說到她死沒死的事兒上?」 這時,電話轉了手,那邊傳來另一個帶著淡淡酥啞,柔媚婉轉的女人聲音。 「你好,黑街的韓大夫,我是新扈市特安課副督察汪媚筠,本來咱們該約個更有情調的地方,找個特別合適的時機見一面,但俗話說趕得早,不如趕得巧,既然有案子可能和你相關,咱們不如今晚就認識一下吧。請問,我有這個榮幸嗎?」 book18.org

韓玉梁撓了撓脖子,心想,這女人的嗓子,就跟天生帶著洞玄真音一樣撩人情慾,可這種女人,往往誘人卻危險,就像沈幽一樣,還是小心為妙,「可已經挺晚的了。沒什麼大事,我不想出門跑大北邊一趟。」 book18.org

「我這個副督察加班到現在,當然是大事。你要不放心,我叫沈幽開車去接你,有她陪著,你就不用怕我抓你了吧?」 book18.org

韓玉梁老實不客氣地說:「好啊,那你叫她來接我吧。」book18.org

評分完成:已經給 snow_xefd 加上 1000 銀元!book18.org

評分完成:已經給 snow_xefd 加上 1000 銀元!book18.org

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