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賊 第150章 狼的速度熊的力量

簡體

本文免費章節首發於阿米巴星球、第一會所、禁忌書屋、天香華文及東勝洲關係企業。 book18.org

發售部分每月5號、21號於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謝大家支持~ book18.org

轉載請儘量保留此段。多謝。book18.org

*********************************** 「你們有借有還的還真快……一上午就用不到了。」汪媚筠收起早晨才借給葉春櫻的警槍,看著旅行箱裡的東西搖了搖頭,「大野一成應該不會報案,不然槍、子彈和這些無來源金條、寶石都夠他解釋一陣的。但他應該會動用不那麼光明正大的手段,你沒留下什麼證據吧?」 book18.org

韓玉梁把臨走前拍攝的保鏢姿勢照片亮出來,笑道:「就留下了這個,我像不像個藝術家?」 book18.org

葉春櫻扣上旅行箱,不太敢看裡面裝滿的財富象徵,問:「韓大哥,那兩個保鏢大概什麼時候會醒?」 book18.org

「我下手挺重的,起碼兩個……唔,四個小時吧。」最近在葉春櫻面前比較沒有遮掩,韓玉梁差點順嘴用上時辰。 book18.org

她飛快檢查了一下手槍,別到衣服裡面,說:「那汪督察,這一箱東西就勞駕你幫忙開車帶回事務所吧,正好幫我告訴沈幽姐,好好查一查那個叫馬紫君的。」 book18.org

汪媚筠眉梢一挑,「你們要出門?」 book18.org

「嗯。」葉春櫻迅速換上輕便的運動裝,調整好槍柄位置,「我們馬上就去木下順子那邊,如果趕在大野一成發現舒澤華被搶劫前抵達,防備力量應該會小得多。我也一起去,這樣不耽誤汪督察你回新扈。」 book18.org

「好吧。」汪媚筠笑了笑,「我還真欣賞你的幹勁兒,人不可貌相啊。阿梁,你可得幫我把箱子拎下去,這一堆,太沉了點。」 book18.org

「對了,」她打量了一下屋子,說,「我建議你們不要在一個地方住太久,第三扶助院最近的連續死亡事件已經被交給特安局成立專案小隊處理,你們這個位置,一直住下去很容易惹來懷疑。」 book18.org

葉春櫻略一思忖,點了點頭,轉身進屋,手腳麻利無比地收拾好東西,從旅行箱抽出一疊本來不願意花的鈔票放進去當作拓展經費,「好,我們這就下去退房。」 book18.org

在第三扶助院內部繼續進行調查已經意義不大,有劉恭月那個膽小鬼當暗哨,韓玉梁只要定期打電話問問就好。 book18.org

目前注意力的確應該集中在大野一成身上,從木下順子那邊能確認他常住地的話,不妨就在附近找一個酒店入住。 book18.org

高檔一點也不要緊,反正,「劫富濟貧」之後手頭一下寬鬆了不少。 下去的路上問了問葉春櫻,易霖鈴那邊有什麼消息。 book18.org

兩邊的調查,竟然頗有點殊途同歸的勢頭。 book18.org

不管是聖心女校還是華京大學義務培訓學校的福利生,此前都是由華京第一扶助院對接並協助管理,直到大野一成接手第三扶助院的第二年,第三扶助院就取而代之成為了這一個培養體系分支的主導。 book18.org

從方向上看,第三扶助院對口的單位基本都在華京東側,也符合當初連環姦殺案的犯人從最北端開始順時針旋轉的犯案情況。 book18.org

很可能基勒汀並不是隨便選擇了順序,而是就沒打算轉去華京西側。 不過單靠一個大野一成,還不夠資格做這種案件的幕後黑手,起碼特安局和警署這兩條必須疏通的線,他純靠財力辦不到。 book18.org

那個馬紫君如今所處的位置,也不是大野一成一個院長就能提拔到的。 韓玉梁想起了之前鄭澈哲提過的,現任東華特政區福保部部長,小田良。 地位夠高,勢力夠大,聖心慈善系統在特政區內的最高主管,而且,也是個東瀛人,在一般民眾通過成人電影塑造出的普遍印象中,東瀛人的變態比例毫無疑問的高。 book18.org

要是大野一成的文件中能整理出相關證據就好了。 book18.org

離開旅館,他們才發現第三扶助院的大門外已經有巡警常駐。 book18.org

汪媚筠穿著制服的緣故,兩個看到她的還隔著馬路敬了個禮。 book18.org

汪督察面色如常,微笑回應,然後把一整箱贓物塞進了後備箱裡,扣上蓋,「走吧,我送你們兩個一程,爭分奪秒。」 book18.org

行李不能帶去木下順子家裡,韓玉梁去目的地觀望一下情況後,拎起大包小包先跟葉春櫻在附近找了一家酒店開好房間。 book18.org

這次沒什麼忸怩,葉春櫻直接要了高檔套房,大床。 book18.org

午後雨過天晴,氣溫轉暖了一點,張嘴總算不至於呵出淡淡的白氣。 木下順子的住處不在高檔小區里,而是一棟臨街的小型和式別墅,不算太高的圍牆上方能看到高大的植物茂盛生長,感覺頗為幽靜閒逸。 book18.org

地段問題,這房子看著大些也好些,但價格估計不如舒澤華的住處,差價約等於附近學校的影響力。 book18.org

一個小跳,韓玉梁就看清了院子裡的情形。 book18.org

「兩個保鏢,都是男的,守在屋門口。要是大野院長偏心,保不准屋裡還有。」 book18.org

「咱們從後面走窗戶進去吧。」葉春櫻打量了一圈周圍環境,小聲說,「咱們剛才過來那邊沒有監控覆蓋,這會兒還是中午,人少,應該不需要驚動屋門口的人。」 book18.org

「確定不先收拾了門口的?」韓玉梁斟酌道,「他家院子雖然是柵欄門,但我把人搬開,有人經過也發現不了吧。」 book18.org

「還是別了,大門那邊有監控,我不如你身手那麼好,還是走比較穩妥的路子吧。」 book18.org

「行。」 book18.org

確定路線到達位置,韓玉梁把葉春櫻一抱,足尖點地輕鬆翻過院牆。 但落腳處竟然是個池塘,他不得不百忙中在牆上瞪了一下,才避免變成落湯雞。 book18.org

這一腳發出咚的一聲,還挺響,葉春櫻急忙拉著他往角落一大叢冬青後跑去。 幸好,蹲下等了會兒,沒見那兩個保鏢過來查看。 book18.org

窗戶上連防盜護欄也沒有一根,韓玉梁探頭略一觀察,就弄開窗子,把葉春櫻托進去,自己也跟著進了木下順子的家。 book18.org

看來大野一成的確有點偏心,木下順子的客廳就坐著一個保鏢,女性。 韓玉梁頗為遺憾地想,這女保鏢要是也在外面,他一定把三個都制住,拖到角落扒了褲子擺一個「嬲」來玩玩。 book18.org

他打暈那個女保鏢,葉春櫻舉槍飛快查看了一下一樓房間,跟著指了指通往上面的樓梯。 book18.org

上到臥室外,韓玉梁就聽到屋裡木下順子在煲電話粥。雖說都是東瀛話聽不太懂,但音調抑揚頓挫嗓門軟軟嫩嫩,不難想像出叫床的時候會有多悅耳。 葉春櫻貓腰把其他房間檢查一遍,用眼神示意,只有木下順子自己在。 韓玉梁點點頭,和她一起把擋臉的帽子拉下,等到裡面電話打完,就一個箭步沖了進去。 book18.org

生平最大運動量就是每天半小時瑜伽的木下順子制服起來非常輕鬆,她一眼看到屋裡多了個戴面具的人,就瞬間渾身僵硬嚇得瞠目結舌。 book18.org

他把木下順子按倒後搜了搜身,竟然連警報器都沒帶著,倒是挺心寬。 葉春櫻既然在,韓玉梁就先把審問的工作交給了她,裝模作樣嚇唬了木下順子兩句,就去窗邊盯著外面的情況開始警戒。 book18.org

深宅大院就是這樣,裡面女主人已經被反綁起來,隔著厚厚的牆,外面依然平和如常。 book18.org

葉春櫻顯得有些緊張,有現成自鎖綁帶的情況下,把木下順子綁起來都用了三分多鐘,期間強迫症一樣不停檢查自己的手套和面罩。 book18.org

木下順子乖乖的一動沒動,也沒說話,只在葉春櫻調整好氣息坐到她面前後,很小聲地問:「你們……不是來殺我的人,對吧?」 book18.org

葉春櫻清清嗓子,調整好面罩里變聲器的位置,說:「如果我們能得到滿意的情報,就不會對你的生命安全造成任何威脅。」 book18.org

木下順子輕輕嘆了口氣,「是因為大野君吧?我……我就是個很普通的不知廉恥的女人,應該不會有人想得到我的什麼情報才對。」 book18.org

在韓玉梁看來,大野一成的口味還挺奇妙。這個木下順子和舒澤華根本就是截然相反的兩種女人,氣質、相貌和身材上,幾乎沒有任何共同之處。 對這種東瀛古典長相的柔婉女孩,估計葉春櫻也硬不下心腸真上什麼手段。 葉春櫻思忖片刻,問:「你聽大野一成提起過一個叫做L- Club的組織嗎?」 book18.org

木下順子愣了會兒神,看來是個思考速度不太快的姑娘,「啊……請問到底是Love開頭的那個L呢,還是Rain開頭的那個R呢?」 book18.org

東瀛人的口音問題還真是一言難盡,這姑娘還有點關西腔的樣子,葉春櫻只好換成另一個稱呼,「也叫露杜斯,Ludusclub。」 book18.org

「相似的名字我只聽到過杜蕾斯呢……」木下順子露出為難的表情,跟著似乎想起了什麼,「你說的會不會是個遊戲公會啊?大野君有時會提起一些跟玩遊戲有關的事情,但他自己並不怎麼打遊戲,我問過他,他說他在幫一個朋友打理遊戲的事情,是你們說的東西嗎?」 book18.org

原來……真的只是看成一場遊戲嗎?葉春櫻壓下心頭湧上的憤怒,問:「可以那麼理解,關於那個遊戲公會,你都聽他說過什麼?」 book18.org

木下順子蜷縮起來調整了一個舒適的姿勢,慢條斯理地說:「我這邊離上班的地方遠,大野君過來得不多呢,你們是不是去問一下另一位舒小姐比較好?」 聽這真摯誠懇的語氣,韓玉梁就知道,這女人比舒澤華難對付得多。 所幸葉春櫻只是心腸好,不是腦子笨,她沒有順嘴暴露出已經去過舒澤華那邊的事,而是繼續問:「那邊需要去的話,我們也會去的。現在是問你,你知道什麼,就說什麼。」 book18.org

木下順子抿了抿嘴,小聲說:「嗯……我就知道那個公會挺花錢,好像也挺掙錢,有一次大晚上害得大野君出去籌款弄現金,千元鈔票掏出來好幾疊。我上廁所經過看到,還被他罵,罵得好大聲喔。」 book18.org

「他在這個遊戲公會裡主要接觸了些什麼人?」 book18.org

「我不知道呀,那個遊戲他自己都不玩的,我也不知道他們平時怎麼聯絡,可能是在舒小姐家裡的電腦上吧。」 book18.org

韓玉梁靠著床邊對葉春櫻搖了搖頭,示意她舒澤華那邊沒有辦公電腦和筆記本,不像這邊的書房,還擺著一看就是大野一成用的台式機。 book18.org

「書房的電腦密碼是多少?」葉春櫻立刻追問。 book18.org

「我不知道誒……我平常只用最新款手機的,今年出的這些手機都跟小電腦一樣方便,很好用的喔。」 book18.org

「大野一成在這邊有沒有放貴重用品的地方,比如保險柜之類?」考慮到舒澤華那邊都放了不少資料,這邊看起來更符合大野一成的口味,還偏心地多派了一個保鏢,他們沒理由撲空。 book18.org

木下順子搖了搖頭,「這邊的情況我真的不太熟悉,以前這裡是馬小姐住的,我後來才搬進來。我主要的任務就是侍奉大野君的身體,除此之外,我什麼都不關心的。」 book18.org

捕捉到這女人面上一閃而過的恐懼,韓玉梁過來伸手捏住了她細長的脖子,「我看,你不是一開始就什麼都不關心的吧。發生過什麼事,對麼?」 木下順子抬起頭,對上他眼底刻意逼迫出的殺氣後,頓時又變得渾身僵直,戰戰兢兢地說:「請……請不要殺我……」 book18.org

「我耐心有限,說,發生過什麼事?」 book18.org

她瑟縮了一下,說:「我也不知道……到底是為什麼。那天……那天馬小姐回來看望大野君,他們兩個在書房說話,我……就切了點水果送進去,說……招待一下客人。結果大野君超生氣,那天晚上狠狠地懲罰了我,我現在想起來還會難過。他警告我什麼都不要管,乖乖……做床上的女人就好。」 book18.org

韓玉梁把她夾在腋下,擺了擺頭,「走,咱們去書房看看那台電腦。」 沒想到,他們進入走廊,剛剛打開書房的門,就忽然聽到了樓下外面傳來一聲巨響——咣啷! book18.org

韓玉梁臉色一變,把木下順子丟給葉春櫻用槍指住,自己一個箭步衝到臥室窗邊,往下看去。 book18.org

一輛破舊的皮卡撞破了大門,拐進院內,直接將屋門外猝不及防的保鏢撞死一個。 book18.org

另一個馬上拿出手槍和警報器,但還沒來得及動手,車窗內就傳出消音器壓制後的開火聲。數發子彈先後擊穿了前擋風玻璃,將保鏢擊斃在屋檐下。 接著,車門打開,一個戴著大墨鏡的高挑女郎走出,看臀部的曲線,大概就是有過一面之緣的趙虹。 book18.org

另一邊的車門也跟著打開,一個瘦瘦高高帶著眼鏡的男人下了車,徑直往屋門走去。 book18.org

就在他邁出第一步之後,他身上的衣褲忽然被撐裂,一團團猙獰的筋肉暴突而起,讓他的身高都竄起了一截,還沒走上台階,就已經從一個瘦高個,變成了之前韓玉梁隔著視頻馬賽克見到過一次的碩大身軀。 book18.org

想必,這就是趙虹那位代號為狼熊的同伴。 book18.org

咣! book18.org

抬腳一踢,整扇保險門就向後飛出,落在玄關地面上。 book18.org

看到趙虹拎出一個登山包,從裡面掏出好幾把槍背在身上,韓玉梁都有些吃驚,光天化日這兩人就這麼殺上門來,不怕被特安局和警署圍剿嗎? book18.org

他們是信心過剩還是有後方支援? book18.org

不論如何,情勢不妙,在這裡就殺掉趙虹的話,之前的誤導就失去了意義。 韓玉梁撤開窗邊,衝著裡面道:「拆下來電腦機箱,咱們帶上人和東西走。」 沒想到就在這時,一直聽話沒有掙扎過的木下順子忽然用肩膀一頂,彈開了分心和韓玉梁說話的葉春櫻,扭身鑽進書房一腳踢上屋門,放聲尖叫:「救命啊!二樓有匪徒!」 book18.org

這個蠢貨,竟然以為下面殺進來的是救星麼? book18.org

韓玉梁心頭惱火,快步衝過來拉開葉春櫻一掌拍出,喀喇一聲把門板劈得四分五裂。 book18.org

可木下順子遲鈍的時候像個呆呆的小烏龜,這會兒逃起來,卻像只靈活的兔子。 book18.org

這麼一霎之間,她竟然已經以被反縛雙手的姿態踩著椅子跳上桌子,對著窗戶縱身一躍,仗著二樓摔不死人蹦了下去。 book18.org

韓玉梁聽到樓梯那邊有沉重的腳步聲傳來,不願意冒險落下葉春櫻面對狼熊,將她一拉扯進書房,叮囑道:「去拆主機,我來擋一下。」 book18.org

「你小心些。」葉春櫻分出一把手槍遞給韓玉梁,轉身就跑向書桌後的電腦,伸腳踩掉後面電源線,拉出機箱。 book18.org

整個機箱又大又沉,她毫不猶豫擰開螺絲,卸掉機箱蓋,伸手開始拆除裡面的硬碟。 book18.org

與此同時,狼熊已經衝上了二樓。 book18.org

他的身軀比剛開始變化的時候更大了些,已經超出了人類極限的模樣。他一隻手裡拎著昏迷的女保鏢,另一隻手正在撕她的褲子。 book18.org

看到韓玉梁站在走廊,他血紅的眼睛立刻流出露骨的厭惡,喉嚨里冒出一串刺耳的嘶鳴,猛地扯掉女保鏢胯下一片陰毛,塞進嘴裡咀嚼了兩下,旋即,怪叫一聲撲了上來。 book18.org

砰! book18.org

韓玉梁毫不猶豫選擇了開槍。 book18.org

沒想到,這大塊頭比他運起內力的時候還要結實,這把小口徑的護身手槍打在他擋臉的手臂上,甚至沒能貫穿進去,只打出一個血坑。 book18.org

他怒嚎一聲肌肉用力,子彈頓時彈出,啪的一聲在旁邊牆上打出一個白印。 這要是渾身塗成綠色,拍攝超級英雄片能省下一大筆特效經費。 book18.org

「嗷!」發出一聲已經不似人類的怪叫,狼熊雙手一甩,把那個女保鏢當成炮彈丟了過來。 book18.org

頭前腳後,這要躲開撞在牆上,好好一個姑娘當場就得腦漿崩裂。 book18.org

韓玉梁雙掌一分,推在飛來的身軀肩頭,運力一掀,順勢摟住腰肢,後退兩步,總算緩衝掉了衝擊力。 book18.org

可還沒把女保鏢放下,狼熊已經咆哮衝來,碩大的一堆肌肉火車頭一樣撞向他。 book18.org

這要運力硬頂,保不準會把身前這個女保鏢夾成肉餅。 book18.org

韓玉梁穿越來後幾乎未逢敵手,對不練內功的人,隱隱有股輕視之心。走廊狹窄,他索性不閃不避,一轉身把那女保鏢推向後方,馬步扎穩,沉腰繃背,低喝一聲雙肩向後一頂,硬碰硬對了上去。 book18.org

嘭的一聲悶響,狼熊雙腳離地,向後倒飛出去兩三米遠,一屁股坐在地上,碩大身軀震得盡頭花瓶都摔下碎裂。 book18.org

但韓玉梁也被斷了腳下的根,立足不定向前撲倒,踉踉蹌蹌數步,想要雙手撐牆,結果按在了剛被推過來的女保鏢堅挺的乳房上。 book18.org

他急忙撇開雙手轉去扶牆,倒不是避嫌,而是擔心衝力太大把她肋骨壓斷。 饒是如此,力量仍未化完,他雙手撐牆,依然一頭扎在了那女保鏢的雙乳之中。 book18.org

被打昏的女保鏢先是被拎上樓,跟著像個沒人要的娃娃一樣被丟來丟去,她身體素質不差,這會兒便悠悠醒轉過來。 book18.org

韓玉梁鬆了口氣,不及細想,叮囑了句:「快跑。」就轉身運功沖向已經站起的狼熊。 book18.org

這傢伙比張螢微還強,總算讓他有了點好好玩玩的興致。 book18.org

可剛跑出兩步,背後一陣發緊,直覺猛烈預警,殺意來襲,他急忙往側面避讓。 book18.org

砰! book18.org

那女保鏢摸出了防身手槍,雙掌緊握,對著他開火了。 book18.org

想想也對,一醒過來她就發現自己下體赤裸,恥丘火辣辣的疼,胸口還攥著一個戴面罩的腦袋,這要還能冷靜分析情況,神經怕是得比鋼筋還粗。 砰砰砰…… book18.org

陷入慌亂的女保鏢一口氣打光了彈夾,韓玉梁和狼熊全都成為了她的目標,瞄著誰打誰。 book18.org

這時,屋裡傳來葉春櫻的呼喊:「好了!你沒事吧?」 book18.org

韓玉梁抹掉手臂上擦傷滲出的血,閃身鑽進書房,「我沒事,咱們走。」 樓下傳來兩聲消音器後開火的動靜,韓玉梁抱起葉春櫻,聽著後面走廊里傳來的女保鏢驚恐至極的慘叫,知道狼熊那個瘋子已經殺了過去,縱身一躍,跳上窗台。 book18.org

果然不出所料,趙虹單手拎著木下順子的衣領,打殘了她的雙膝,正冷冷地望著窗戶中的他們,抬手舉起了槍。 book18.org

砰! book18.org

葉春櫻先一步開了火。 book18.org

「韓大哥,咱們快走,鬧這麼大,警察很快就要到了。」她雙手握槍,瞄著趙虹三連點射,把她逼退到牆角另一側。 book18.org

背後女保鏢的慘叫聲更加悽厲,也不知那個怪物正在怎麼發泄毫無理智的狂暴。 book18.org

「木下順子呢?」韓玉梁功力運好,探出窗外,問了一句。 book18.org

葉春櫻咬了咬牙,又是一發子彈將趙虹壓制回去,看著傷了雙腳正在大聲哀泣求救的木下順子,小聲說:「咱們走吧,沒時間了。」 book18.org

韓玉梁不再猶豫,雙足一蹬,帶著葉春櫻飛身越過院牆,落在屋側外面。 院子裡響起了竹笛一樣噓溜溜的尖銳聲音,好像是趙虹和狼熊之間的什麼暗號。 book18.org

遠處已經有警笛傳來,韓玉梁不敢怠慢,迅速扯下兩人的面罩手套,脫下外套反穿。 book18.org

從小巷另一端離開的時候,兩人已經像是一對兒手牽著手散步的情侶,徑直往酒店走去。 book18.org

當天晚上,汪媚筠透露了三個來自特安局內部的消息。 book18.org

狼熊和趙虹並未被捕,他們應該是準備了另外一輛車,帶著木下順子揚長而去。 book18.org

舒澤華家裡報了搶劫案,但報失的僅有現金一百五十萬而已。 book18.org

此外,峪口扶助院院長李天仁昨晚被殺,一起被殺死的,還有扶助院內留宿看護的各種工作人員共計二十七人。多名未受波及的住宿孤兒指證,兇手是個拿著鋒利長劍的漂亮姐姐。 book18.org

「她……她長得跟仙女一樣好看,可是……可是她殺掉我們老師的時候,像個惡鬼一樣可怕……」 book18.org

汪媚筠特意轉發了這一段證詞的錄音過來。 book18.org

韓玉梁聽了幾遍,望向窗外烏雲密布的漆黑夜幕,若有所思。 book18.org

陸雪芊,不會也被血腥味浸透了吧……book18.org

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