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150章 狼的速度熊的力量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天香华文及东胜洲关系企业。

发售部分每月5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你们有借有还的还真快……一上午就用不到了。”汪媚筠收起早晨才借给叶春樱的警枪,看着旅行箱里的东西摇了摇头,“大野一成应该不会报案,不然枪、子弹和这些无来源金条、宝石都够他解释一阵的。但他应该会动用不那么光明正大的手段,你没留下什么证据吧?”

韩玉梁把临走前拍摄的保镖姿势照片亮出来,笑道:“就留下了这个,我像不像个艺术家?”

叶春樱扣上旅行箱,不太敢看里面装满的财富象征,问:“韩大哥,那两个保镖大概什么时候会醒?”

“我下手挺重的,起码两个……唔,四个小时吧。”最近在叶春樱面前比较没有遮掩,韩玉梁差点顺嘴用上时辰。

她飞快检查了一下手枪,别到衣服里面,说:“那汪督察,这一箱东西就劳驾你帮忙开车带回事务所吧,正好帮我告诉沈幽姐,好好查一查那个叫马紫君的。”

汪媚筠眉梢一挑,“你们要出门?”

“嗯。”叶春樱迅速换上轻便的运动装,调整好枪柄位置,“我们马上就去木下顺子那边,如果赶在大野一成发现舒泽华被抢劫前抵达,防备力量应该会小得多。我也一起去,这样不耽误汪督察你回新扈。”

“好吧。”汪媚筠笑了笑,“我还真欣赏你的干劲儿,人不可貌相啊。阿梁,你可得帮我把箱子拎下去,这一堆,太沉了点。”

“对了,”她打量了一下屋子,说,“我建议你们不要在一个地方住太久,第三扶助院最近的连续死亡事件已经被交给特安局成立专案小队处理,你们这个位置,一直住下去很容易惹来怀疑。”

叶春樱略一思忖,点了点头,转身进屋,手脚麻利无比地收拾好东西,从旅行箱抽出一叠本来不愿意花的钞票放进去当作拓展经费,“好,我们这就下去退房。”

在第三扶助院内部继续进行调查已经意义不大,有刘恭月那个胆小鬼当暗哨,韩玉梁只要定期打电话问问就好。

目前注意力的确应该集中在大野一成身上,从木下顺子那边能确认他常住地的话,不妨就在附近找一个酒店入住。

高档一点也不要紧,反正,“劫富济贫”之后手头一下宽松了不少。

下去的路上问了问叶春樱,易霖铃那边有什么消息。

两边的调查,竟然颇有点殊途同归的势头。

不管是圣心女校还是华京大学义务培训学校的福利生,此前都是由华京第一扶助院对接并协助管理,直到大野一成接手第三扶助院的第二年,第三扶助院就取而代之成为了这一个培养体系分支的主导。

从方向上看,第三扶助院对口的单位基本都在华京东侧,也符合当初连环奸杀案的犯人从最北端开始顺时针旋转的犯案情况。

很可能基勒汀并不是随便选择了顺序,而是就没打算转去华京西侧。

不过单靠一个大野一成,还不够资格做这种案件的幕后黑手,起码特安局和警署这两条必须疏通的线,他纯靠财力办不到。

那个马紫君如今所处的位置,也不是大野一成一个院长就能提拔到的。

韩玉梁想起了之前郑澈哲提过的,现任东华特政区福保部部长,小田良。

地位够高,势力够大,圣心慈善系统在特政区内的最高主管,而且,也是个东瀛人,在一般民众通过成人电影塑造出的普遍印象中,东瀛人的变态比例毫无疑问的高。

要是大野一成的文件中能整理出相关证据就好了。

离开旅馆,他们才发现第三扶助院的大门外已经有巡警常驻。

汪媚筠穿着制服的缘故,两个看到她的还隔着马路敬了个礼。

汪督察面色如常,微笑回应,然后把一整箱赃物塞进了后备箱里,扣上盖,“走吧,我送你们两个一程,争分夺秒。”

行李不能带去木下顺子家里,韩玉梁去目的地观望一下情况后,拎起大包小包先跟叶春樱在附近找了一家酒店开好房间。

这次没什么忸怩,叶春樱直接要了高档套房,大床。

午后雨过天晴,气温转暖了一点,张嘴总算不至于呵出淡淡的白气。

木下顺子的住处不在高档小区里,而是一栋临街的小型和式别墅,不算太高的围墙上方能看到高大的植物茂盛生长,感觉颇为幽静闲逸。

地段问题,这房子看着大些也好些,但价格估计不如舒泽华的住处,差价约等于附近学校的影响力。

一个小跳,韩玉梁就看清了院子里的情形。

“两个保镖,都是男的,守在屋门口。要是大野院长偏心,保不准屋里还有。”

“咱们从后面走窗户进去吧。”叶春樱打量了一圈周围环境,小声说,“咱们刚才过来那边没有监控覆盖,这会儿还是中午,人少,应该不需要惊动屋门口的人。”

“确定不先收拾了门口的?”韩玉梁斟酌道,“他家院子虽然是栅栏门,但我把人搬开,有人经过也发现不了吧。”

“还是别了,大门那边有监控,我不如你身手那么好,还是走比较稳妥的路子吧。”

“行。”

确定路线到达位置,韩玉梁把叶春樱一抱,足尖点地轻松翻过院墙。

但落脚处竟然是个池塘,他不得不百忙中在墙上瞪了一下,才避免变成落汤鸡。

这一脚发出咚的一声,还挺响,叶春樱急忙拉着他往角落一大丛冬青后跑去。

幸好,蹲下等了会儿,没见那两个保镖过来查看。

窗户上连防盗护栏也没有一根,韩玉梁探头略一观察,就弄开窗子,把叶春樱托进去,自己也跟着进了木下顺子的家。

看来大野一成的确有点偏心,木下顺子的客厅就坐着一个保镖,女性。

韩玉梁颇为遗憾地想,这女保镖要是也在外面,他一定把三个都制住,拖到角落扒了裤子摆一个“嬲”来玩玩。

他打晕那个女保镖,叶春樱举枪飞快查看了一下一楼房间,跟着指了指通往上面的楼梯。

上到卧室外,韩玉梁就听到屋里木下顺子在煲电话粥。虽说都是东瀛话听不太懂,但音调抑扬顿挫嗓门软软嫩嫩,不难想象出叫床的时候会有多悦耳。

叶春樱猫腰把其他房间检查一遍,用眼神示意,只有木下顺子自己在。

韩玉梁点点头,和她一起把挡脸的帽子拉下,等到里面电话打完,就一个箭步冲了进去。

生平最大运动量就是每天半小时瑜伽的木下顺子制服起来非常轻松,她一眼看到屋里多了个戴面具的人,就瞬间浑身僵硬吓得瞠目结舌。

他把木下顺子按倒后搜了搜身,竟然连警报器都没带着,倒是挺心宽。

叶春樱既然在,韩玉梁就先把审问的工作交给了她,装模作样吓唬了木下顺子两句,就去窗边盯着外面的情况开始警戒。

深宅大院就是这样,里面女主人已经被反绑起来,隔着厚厚的墙,外面依然平和如常。

叶春樱显得有些紧张,有现成自锁绑带的情况下,把木下顺子绑起来都用了三分多钟,期间强迫症一样不停检查自己的手套和面罩。

木下顺子乖乖的一动没动,也没说话,只在叶春樱调整好气息坐到她面前后,很小声地问:“你们……不是来杀我的人,对吧?”

叶春樱清清嗓子,调整好面罩里变声器的位置,说:“如果我们能得到满意的情报,就不会对你的生命安全造成任何威胁。”

木下顺子轻轻叹了口气,“是因为大野君吧?我……我就是个很普通的不知廉耻的女人,应该不会有人想得到我的什么情报才对。”

在韩玉梁看来,大野一成的口味还挺奇妙。这个木下顺子和舒泽华根本就是截然相反的两种女人,气质、相貌和身材上,几乎没有任何共同之处。

对这种东瀛古典长相的柔婉女孩,估计叶春樱也硬不下心肠真上什么手段。

叶春樱思忖片刻,问:“你听大野一成提起过一个叫做L- Club的组织吗?”

木下顺子愣了会儿神,看来是个思考速度不太快的姑娘,“啊……请问到底是Love开头的那个L呢,还是Rain开头的那个R呢?”

东瀛人的口音问题还真是一言难尽,这姑娘还有点关西腔的样子,叶春樱只好换成另一个称呼,“也叫露杜斯,Ludusclub。”

“相似的名字我只听到过杜蕾斯呢……”木下顺子露出为难的表情,跟着似乎想起了什么,“你说的会不会是个游戏公会啊?大野君有时会提起一些跟玩游戏有关的事情,但他自己并不怎么打游戏,我问过他,他说他在帮一个朋友打理游戏的事情,是你们说的东西吗?”

原来……真的只是看成一场游戏吗?叶春樱压下心头涌上的愤怒,问:“可以那么理解,关于那个游戏公会,你都听他说过什么?”

木下顺子蜷缩起来调整了一个舒适的姿势,慢条斯理地说:“我这边离上班的地方远,大野君过来得不多呢,你们是不是去问一下另一位舒小姐比较好?”

听这真挚诚恳的语气,韩玉梁就知道,这女人比舒泽华难对付得多。

所幸叶春樱只是心肠好,不是脑子笨,她没有顺嘴暴露出已经去过舒泽华那边的事,而是继续问:“那边需要去的话,我们也会去的。现在是问你,你知道什么,就说什么。”

木下顺子抿了抿嘴,小声说:“嗯……我就知道那个公会挺花钱,好像也挺挣钱,有一次大晚上害得大野君出去筹款弄现金,千元钞票掏出来好几叠。我上厕所经过看到,还被他骂,骂得好大声喔。”

“他在这个游戏公会里主要接触了些什么人?”

“我不知道呀,那个游戏他自己都不玩的,我也不知道他们平时怎么联络,可能是在舒小姐家里的电脑上吧。”

韩玉梁靠着床边对叶春樱摇了摇头,示意她舒泽华那边没有办公电脑和笔记本,不像这边的书房,还摆着一看就是大野一成用的台式机。

“书房的电脑密码是多少?”叶春樱立刻追问。

“我不知道诶……我平常只用最新款手机的,今年出的这些手机都跟小电脑一样方便,很好用的喔。”

“大野一成在这边有没有放贵重用品的地方,比如保险柜之类?”考虑到舒泽华那边都放了不少资料,这边看起来更符合大野一成的口味,还偏心地多派了一个保镖,他们没理由扑空。

木下顺子摇了摇头,“这边的情况我真的不太熟悉,以前这里是马小姐住的,我后来才搬进来。我主要的任务就是侍奉大野君的身体,除此之外,我什么都不关心的。”

捕捉到这女人面上一闪而过的恐惧,韩玉梁过来伸手捏住了她细长的脖子,“我看,你不是一开始就什么都不关心的吧。发生过什么事,对么?”

木下顺子抬起头,对上他眼底刻意逼迫出的杀气后,顿时又变得浑身僵直,战战兢兢地说:“请……请不要杀我……”

“我耐心有限,说,发生过什么事?”

她瑟缩了一下,说:“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为什么。那天……那天马小姐回来看望大野君,他们两个在书房说话,我……就切了点水果送进去,说……招待一下客人。结果大野君超生气,那天晚上狠狠地惩罚了我,我现在想起来还会难过。他警告我什么都不要管,乖乖……做床上的女人就好。”

韩玉梁把她夹在腋下,摆了摆头,“走,咱们去书房看看那台电脑。”

没想到,他们进入走廊,刚刚打开书房的门,就忽然听到了楼下外面传来一声巨响——咣啷!

韩玉梁脸色一变,把木下顺子丢给叶春樱用枪指住,自己一个箭步冲到卧室窗边,往下看去。

一辆破旧的皮卡撞破了大门,拐进院内,直接将屋门外猝不及防的保镖撞死一个。

另一个马上拿出手枪和警报器,但还没来得及动手,车窗内就传出消音器压制后的开火声。数发子弹先后击穿了前挡风玻璃,将保镖击毙在屋檐下。

接着,车门打开,一个戴着大墨镜的高挑女郎走出,看臀部的曲线,大概就是有过一面之缘的赵虹。

另一边的车门也跟着打开,一个瘦瘦高高带着眼镜的男人下了车,径直往屋门走去。

就在他迈出第一步之后,他身上的衣裤忽然被撑裂,一团团狰狞的筋肉暴突而起,让他的身高都窜起了一截,还没走上台阶,就已经从一个瘦高个,变成了之前韩玉梁隔着视频马赛克见到过一次的硕大身躯。

想必,这就是赵虹那位代号为狼熊的同伴。

咣!

抬脚一踢,整扇保险门就向后飞出,落在玄关地面上。

看到赵虹拎出一个登山包,从里面掏出好几把枪背在身上,韩玉梁都有些吃惊,光天化日这两人就这么杀上门来,不怕被特安局和警署围剿吗?

他们是信心过剩还是有后方支援?

不论如何,情势不妙,在这里就杀掉赵虹的话,之前的误导就失去了意义。

韩玉梁撤开窗边,冲着里面道:“拆下来电脑机箱,咱们带上人和东西走。”

没想到就在这时,一直听话没有挣扎过的木下顺子忽然用肩膀一顶,弹开了分心和韩玉梁说话的叶春樱,扭身钻进书房一脚踢上屋门,放声尖叫:“救命啊!二楼有匪徒!”

这个蠢货,竟然以为下面杀进来的是救星么?

韩玉梁心头恼火,快步冲过来拉开叶春樱一掌拍出,喀喇一声把门板劈得四分五裂。

可木下顺子迟钝的时候像个呆呆的小乌龟,这会儿逃起来,却像只灵活的兔子。

这么一霎之间,她竟然已经以被反缚双手的姿态踩着椅子跳上桌子,对着窗户纵身一跃,仗着二楼摔不死人蹦了下去。

韩玉梁听到楼梯那边有沉重的脚步声传来,不愿意冒险落下叶春樱面对狼熊,将她一拉扯进书房,叮嘱道:“去拆主机,我来挡一下。”

“你小心些。”叶春樱分出一把手枪递给韩玉梁,转身就跑向书桌后的电脑,伸脚踩掉后面电源线,拉出机箱。

整个机箱又大又沉,她毫不犹豫拧开螺丝,卸掉机箱盖,伸手开始拆除里面的硬盘。

与此同时,狼熊已经冲上了二楼。

他的身躯比刚开始变化的时候更大了些,已经超出了人类极限的模样。他一只手里拎着昏迷的女保镖,另一只手正在撕她的裤子。

看到韩玉梁站在走廊,他血红的眼睛立刻流出露骨的厌恶,喉咙里冒出一串刺耳的嘶鸣,猛地扯掉女保镖胯下一片阴毛,塞进嘴里咀嚼了两下,旋即,怪叫一声扑了上来。

砰!

韩玉梁毫不犹豫选择了开枪。

没想到,这大块头比他运起内力的时候还要结实,这把小口径的护身手枪打在他挡脸的手臂上,甚至没能贯穿进去,只打出一个血坑。

他怒嚎一声肌肉用力,子弹顿时弹出,啪的一声在旁边墙上打出一个白印。

这要是浑身涂成绿色,拍摄超级英雄片能省下一大笔特效经费。

“嗷!”发出一声已经不似人类的怪叫,狼熊双手一甩,把那个女保镖当成炮弹丢了过来。

头前脚后,这要躲开撞在墙上,好好一个姑娘当场就得脑浆崩裂。

韩玉梁双掌一分,推在飞来的身躯肩头,运力一掀,顺势搂住腰肢,后退两步,总算缓冲掉了冲击力。

可还没把女保镖放下,狼熊已经咆哮冲来,硕大的一堆肌肉火车头一样撞向他。

这要运力硬顶,保不准会把身前这个女保镖夹成肉饼。

韩玉梁穿越来后几乎未逢敌手,对不练内功的人,隐隐有股轻视之心。走廊狭窄,他索性不闪不避,一转身把那女保镖推向后方,马步扎稳,沉腰绷背,低喝一声双肩向后一顶,硬碰硬对了上去。

嘭的一声闷响,狼熊双脚离地,向后倒飞出去两三米远,一屁股坐在地上,硕大身躯震得尽头花瓶都摔下碎裂。

但韩玉梁也被断了脚下的根,立足不定向前扑倒,踉踉跄跄数步,想要双手撑墙,结果按在了刚被推过来的女保镖坚挺的乳房上。

他急忙撇开双手转去扶墙,倒不是避嫌,而是担心冲力太大把她肋骨压断。

饶是如此,力量仍未化完,他双手撑墙,依然一头扎在了那女保镖的双乳之中。

被打昏的女保镖先是被拎上楼,跟着像个没人要的娃娃一样被丢来丢去,她身体素质不差,这会儿便悠悠醒转过来。

韩玉梁松了口气,不及细想,叮嘱了句:“快跑。”就转身运功冲向已经站起的狼熊。

这家伙比张萤微还强,总算让他有了点好好玩玩的兴致。

可刚跑出两步,背后一阵发紧,直觉猛烈预警,杀意来袭,他急忙往侧面避让。

砰!

那女保镖摸出了防身手枪,双掌紧握,对着他开火了。

想想也对,一醒过来她就发现自己下体赤裸,耻丘火辣辣的疼,胸口还攥着一个戴面罩的脑袋,这要还能冷静分析情况,神经怕是得比钢筋还粗。

砰砰砰……

陷入慌乱的女保镖一口气打光了弹夹,韩玉梁和狼熊全都成为了她的目标,瞄着谁打谁。

这时,屋里传来叶春樱的呼喊:“好了!你没事吧?”

韩玉梁抹掉手臂上擦伤渗出的血,闪身钻进书房,“我没事,咱们走。”

楼下传来两声消音器后开火的动静,韩玉梁抱起叶春樱,听着后面走廊里传来的女保镖惊恐至极的惨叫,知道狼熊那个疯子已经杀了过去,纵身一跃,跳上窗台。

果然不出所料,赵虹单手拎着木下顺子的衣领,打残了她的双膝,正冷冷地望着窗户中的他们,抬手举起了枪。

砰!

叶春樱先一步开了火。

“韩大哥,咱们快走,闹这么大,警察很快就要到了。”她双手握枪,瞄着赵虹三连点射,把她逼退到墙角另一侧。

背后女保镖的惨叫声更加凄厉,也不知那个怪物正在怎么发泄毫无理智的狂暴。

“木下顺子呢?”韩玉梁功力运好,探出窗外,问了一句。

叶春樱咬了咬牙,又是一发子弹将赵虹压制回去,看着伤了双脚正在大声哀泣求救的木下顺子,小声说:“咱们走吧,没时间了。”

韩玉梁不再犹豫,双足一蹬,带着叶春樱飞身越过院墙,落在屋侧外面。

院子里响起了竹笛一样嘘溜溜的尖锐声音,好像是赵虹和狼熊之间的什么暗号。

远处已经有警笛传来,韩玉梁不敢怠慢,迅速扯下两人的面罩手套,脱下外套反穿。

从小巷另一端离开的时候,两人已经像是一对儿手牵着手散步的情侣,径直往酒店走去。

当天晚上,汪媚筠透露了三个来自特安局内部的消息。

狼熊和赵虹并未被捕,他们应该是准备了另外一辆车,带着木下顺子扬长而去。

舒泽华家里报了抢劫案,但报失的仅有现金一百五十万而已。

此外,峪口扶助院院长李天仁昨晚被杀,一起被杀死的,还有扶助院内留宿看护的各种工作人员共计二十七人。多名未受波及的住宿孤儿指证,凶手是个拿着锋利长剑的漂亮姐姐。

“她……她长得跟仙女一样好看,可是……可是她杀掉我们老师的时候,像个恶鬼一样可怕……”

汪媚筠特意转发了这一段证词的录音过来。

韩玉梁听了几遍,望向窗外乌云密布的漆黑夜幕,若有所思。

陆雪芊,不会也被血腥味浸透了吧……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