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64章 汉菜女体盛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东胜洲关系企业及天香华文。

发售部分每月5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大概是觉得在林梓萌家里做女体盛还债比在乐公馆要好,岛泽莲基本上没有什么抗拒就同意了这个要求。而且,在听她说这是韩玉梁的期待时,这个东瀛少女还神情复杂地悄悄扭脸对他笑了笑。像是羞涩,又像是有些窃喜。

之后两天,岛泽莲跟着林梓萌指派的司机满世界去买需要的东西,在意想不到的方向上表现出了自己的严谨。

林强当然第一时间选择了出院。林梓萌仍旧选在深夜过去探望了一次,这回没有赵婉在,她待得久了一些,但父女俩的交流还是充满了奇妙的火药味。

这次韩玉梁就在旁边待着,无聊地只能打量客厅穿着睡裙抽烟的另一个林强情妇。

也不知道这父女俩在交流的时候彼此传递了什么奇怪的信息,告别的时候,林强一直盯着韩玉梁看,看得他心里都有点发毛。

等到这天,岛泽莲万事齐备,一大早就断食断水,去卫生间用工具给自己灌了肠,拿着买来的麦麸袋和无味皂足足洗了两个小时澡。

然后,她围着大毛巾一身嫩润地走出来,很严肃地问:“请问厨师什么时候开始准备料理,我需要提前至少半小时用冷水让自己冷却下来。”

林梓萌难得上午起床一次,正斜靠在沙发上拿着手机打呵欠,“要什么厨师,不是有姓许的给做饭吗?我可是给了钱的。”

许婷从厨房里探出头,“啊?让我做?东瀛料理我可不会。我还以为今天光准备我自己的就行呢。你们这下流宴会我可没打算参加。”

“你会什么做什么呗。”林梓萌皱着眉,“我也不爱吃东瀛料理啊,你就做你平常做的。”

已经在这里吃过美味的家常菜,岛泽莲急忙举手抗议:“不行,我……我来做餐盘的话,不能摆那种热食啊。回锅肉、糖醋小排什么的放到乳房上,会把我的胸部烫伤的。”

许婷撇撇嘴,“对啊,我还在熬菌汤呢,浇一勺到岛泽身上?她没地方能装吧?”

岛泽莲红着脸很诚实地说:“液体倒是也可以装,叫做股酒樽。”她比划了一下,把双腿紧紧并拢跪坐在沙发上,指着腹股沟与大腿根形成的三角洼地,“我也是被训练过的,这里盛酒没有问题。但汤的话……我还是希望可以晾凉一些呢。”

林梓萌嚷嚷着说:“行了行了,只要不烫着就好,许婷,你还做大家的。做好弄凉点咱们再吃。”

岛泽莲看了一眼已经摆好的长餐桌,又问:“那……谁来摆盘呢?我躺下之后就不可以动了,到你们吃完之前都只能躺着。”

许婷的脸上露出一丝微妙的笑意,“那就我来吧,摆成啥样算啥样,可别抱怨我手艺不行啊。”

“摆好看点。”林梓萌的视线转回到手机上,“不然对不起岛泽这一上午忙活。”

“放心,我审美还过得去。”

家里毕竟不是专业餐厅服务,没有那种带轮子的大餐车,岛泽莲只能在餐桌上直接进行放置工作。

浴缸里她倒是早就放满了凉水,餐厅的空调也开到了20度。林梓萌打了个响亮的喷嚏后,不得不拉了条毛毯盖在身上,“需要弄这么凉快吗?”

“为了保证不出汗,出汗的话,会影响客人的口感和食材的味道。”岛泽莲很认真地解释,看许婷已经把出锅的饭菜放在空调口降温,深吸口气,带着坚毅的表情钻进了浴缸。

一层鸡皮疙瘩立刻浮现在她皎白细腻的皮肤上。她哆嗦着用手摩擦着前胸和后背,努力让自己尽快适应这种环境温度。

大概是已经彻底进入了工作状态,韩玉梁就在卫生间门口站着看,岛泽莲也没有感到多么羞涩,自顾自处理着最后的部分——用小镊子一根根拔掉身上比较明显的长汗毛,只留下那种充满青春朝气的细小绒毛。

“老韩,一会儿能看个够呢,先留点神秘感行不行?”许婷在厨房门口招了招手,“来来来,先给我帮个忙,临时加量,我得多弄俩菜,给打个下手呗。”

没想到林梓萌一踩拖鞋走了过去,“他个大老粗会个屁呀,我来吧。”

“哇,你可是雇主诶,怎么敢劳你大驾。”

“又不扣你工资,我高兴帮手不行吗?”

“行,怎么不行。”许婷一边说着,一边意味深长地打量了韩玉梁一眼,颇有点酸溜溜的味道。

韩玉梁没事可做,索性靠在沙发上,闭目养神。

他又不是某些愚蠢迟钝的男主角,妹子都要倒贴在脸上了还一脸问号。林梓萌对他有意思实在是再明显不过的事。

十九顿女体盛,真亏她能想出这种给自己找补的法子来。

可问题是,这次委托中认识的两个小姑娘里,他的的确确更喜欢岛泽莲。

落难少女,青春美貌,异族风情,没有后患,至于非要交往那点小坚持……大不了交往个十来天就是,她自己都说了相处一下后不合适再分手也很正常嘛。

而林梓萌,虽然也很可口,但吃下去后,还是有不小的拉肚子风险……有穿越前相府千金那个惨痛例子在先,韩玉梁如今多少有些忌惮这种父亲手握权势的女人。

运功冥思修行了一个小周天,两边都准备妥当,林梓萌过去卫生间叫了一声,岛泽莲终于从那一浴缸冷水中爬了出来。

仔仔细细把身上的水珠擦干净,岛泽莲围着浴巾走到餐桌边,看了看当中特地为她留出的空间,坦然解开脱下,踩着椅子爬了上去,拿一个小垫子放在颈后,端正笔挺地躺好,露出好似画上一样的标准微笑,轻声说:“婷酱,我准备好了,请开始吧。”

“男人们可真会享福。”许婷撇撇嘴,从碗里抄底夹出一块虾仁,贴在唇上试了试温度,“好,那咱们开始吧。”

林梓萌嗯了一声,帮着端起盘子走了过去。

韩玉梁探头看着岛泽莲白皙无暇的处女裸体,吞了口唾沫下去,笑问:“需要我帮忙么?”

许婷一回头,但还没开口,林梓萌已经抢着大声说:“不用!你等着吃!少趁机占便宜!”

许婷扑哧笑了出来,“你都让岛泽给他连做十九次光屁股盘子了,还担心他占便宜?”

说着,她伸手捏了捏岛泽莲樱花苞一样娇嫩的乳头,“这我看着都想摸,才不信吃饭时候他不下手。”

“吃饭是吃饭,其他时候就不行。”林梓萌咕哝着拿起奶油,开始在岛泽莲的乳晕上旋转裱花。

“没想到啊,你还挺熟练。”许婷笑呵呵用筷子把还温热的各种菜肴铺开在岛泽莲的身体各处,“以前学过?”

“没,自己喜欢吃,又有烤箱,琢磨着瞎做过一段烘焙。”

“你这一看就不是瞎琢磨的。”许婷笑了笑,压低声音说,“林梓萌,总那么别扭干什么,心里怎么想,就怎么说怎么做,不是更轻松吗?女生坦率一点会更酷哦。”

林梓萌皱起眉,往许婷那边横挪了一小步,凑近小声说:“我哪里不坦率了?酷不酷,我才不关心。”

许婷抬手指了指自己的左耳,“喏,你看看,上面有什么?”

林梓萌瞄了一眼,“呃……快长好的耳洞?”

“我这边当初一下子打了七个洞,头发染得比你还红,没驾照都敢跟人去飙摩托,我姐被我气得躲在阳台蹲着哭。”许婷的神情显出几分怀念,“我还觉得酷毙了,年轻啊,就是要与众不同嘛。”

林梓萌哼了一声,“对啊,我也这么觉得。青春又不会重来。”

“所以才要坦率点,诚实点。青春不会重来,一辈子不管活多长,十八岁都只有一次。”许婷盯着自己忙碌的双手,缓缓说,“我反正不希望自己回想起十八岁的时候,撒了一大堆言不由衷的谎,惹自己在乎的亲人伤心。”

她展颜一笑,扭脸看着林梓萌说:“我专门研究过做菜,就从来不瞒着,下苦功做一件喜欢的事,并作出点成绩,也很酷哦。”

林梓萌的神情略有点不自在,拿起樱桃扯掉梗,按在岛泽莲的肚脐上,小声说:“好吧好吧,我专门买过做蛋糕的教程光盘,认真学了好一阵儿,可惜……怕胖,学会了也没怎么敢吃。”

许婷笑着用筷子蘸了点奶油,抹在她脸颊上,“这不就对啦,是什么就说什么,哪有那么难。你说个不想让老韩辞职,哪还用岛泽惨兮兮在家里当十九次光屁股盘子?”

林梓萌脸上一红,瞪眼说:“谁说不想让他辞职了!我……我就是要让岛泽有机会清偿债务,我才不要她一直欠我的。”

“随你。”许婷耸耸肩,夹起一块小酥肉,递到岛泽莲唇边。

岛泽莲以为是要放在这儿的,微张嘴唇夹住,很专业的并拢牙关,不让口水碰到。

“笨蛋,给你吃的,这又不是在没良心的乐公馆,哪儿能我们吃让你干闻味儿啊。”许婷笑着用筷子轻轻敲了一下她的头,“一会儿一起吃,我们轮流喂你……诶?你躺着吃不会呛着吧?”

岛泽莲已经把小酥肉吃到了嘴里,嚼得说话都含糊了几分,“呜喂呜喂(不会不会)。”

咽下之后,她才担心地说:“可是这样不合规矩啊……”

“自己家吃饭哪儿那么多规矩。”许婷满不在乎地说,“我这不也没弄出寿司生鱼片跟东瀛牛肉之类的玩意往你身上堆么,入乡随俗,我掌勺就按我的来,等会儿我还打算试试你那个什么股酒樽能不能用来吃打卤面呢,老韩个大流氓,准吃得高兴。”

她扭脸看了一眼沙发上目不转睛盯着这边的韩玉梁,见他裤裆那边明显隆起一块,唇角一撇,轻声说:“你不是还说当盘子必须要处女吗?照这架势,你当不了几次可就不合规矩咯……”

林梓萌在旁小声问:“许婷,你们所这个大侦探……整天都这么饥渴吗?他没女朋友憋得?”

“他没女朋友,但也憋不着。”许婷的眼神略显复杂,转回到岛泽莲身上,“他这人,白天是侦探保镖,晚上……你就当他是个采花大盗吧。”

“那……那你和你们叶所长……”林梓萌看起来很紧张地问。

“还行吧,暂时保住贞操了。”许婷低下头,用筷子轻轻刺入到一个饱满多汁虾仁中,缓缓转了几下,“兔子不吃窝边草嘛,再说,他整天看我们俩估计也看腻了,见你们才觉得新鲜。要不是叶姐叮嘱他不许欺负客户,保不准他早半夜摸你被窝里去了。”

“多事……”

“啊?你说什么?”

“没,我说这个娃娃菜你准备怎么摆?”

岛泽莲直挺挺躺了二十多分钟,摆放工作才算是顺利完成。

不得不说,作为世界上颇有盛名的菜系之一,汉菜并不太适合用来做女体盛。

和上次在乐公馆看到的样子相比,视觉享受有了不小的差别。主要还是汤汁和油用得较多,摆放完毕后,岛泽莲原本清爽干净,娇嫩细腻的雪白肉体被染的东一条西一道,那种纯净的仪式感和暧昧的色情味道少了很多,取而代之的是妖艳的淫靡感和另一种类型的秀色可餐。

“我说,下次还是不要这么麻烦了。”韩玉梁拿起筷子,考虑一下,左手直接伸出去在岛泽莲乳头位置刮了点奶油下来,放进嘴里舔了舔,“好看归好看,饿肚子时候等着也太心焦了。”

岛泽莲反倒第一个慌了,急忙咽下许婷喂的一口鱼肉,小声说:“我、我下次可以再提前些准备,韩桑,请不要夺走我这个还清债务的机会,拜托。”

不如干脆直接上了她……但第一单生意就拿不回去钱,对春樱那边不好交代,而且多少有点趁人之危的意思,让春樱知道了,肯定要暗暗不高兴。

“这玩意有没有比较简单的做法?”韩玉梁吃了口饭,“比如做一大盘炒面倒你胸脯上大家吃一顿那种。”

岛泽莲为难地说:“那也太……不成体统了。”

你都光着屁股在这儿当餐盘了,不成体统这个词从嘴里冒出来不觉得别扭吗?

可要说干脆取消,他不太舍得。

岛泽莲可以说是那种很标准的东瀛风美少女,这种姿色水平的裸体A片中都见不到,能在上面吃饭顺便过眼瘾,还是不要矫情的好。

“好吧。”他笑笑,左手在她乳头上轻轻搓了几下,“你不嫌麻烦就好。”

林梓萌似乎是没想到韩玉梁当着两个女人的面还敢直接动手动脚,有点惊讶地说:“你吃饭就吃饭,一直下手摸来摸去干什么!”

岛泽莲完全没有读懂气氛,很认真地解释说:“不要紧的,萌酱,这也是女体盛服务的一部分……做这个,就一定要忍耐。只要不被索求性方面的服务,就都在可接受范围内。”

许婷看着林梓萌一脸搬石头砸自己脚的表情,忍着笑默默吃饭。

她不习惯从别人身上吃东西,专门留了自己那份。

一边吃着,她一边想,算算刚才在厨房里发短信的时间,好戏差不多快要开始了才对。

可她想看的戏还没上演,旁边桌上岛泽莲的手机已经响了起来。

“萌酱,我不可以动,能帮我接通免提放过来吗?可能是我爸爸。”

“呸,这时候你还相信你那个烂赌狗的老爸,真是没救了。”林梓萌拿起她的破翻盖手机,看不到来电显示,皱着眉直接摁下通话键,找到免提补了一下,放到了桌上岛泽莲耳边。

“摩西摩西,请问是哪位?”

“是岛泽莲吗?岛泽大介的女儿?”

“是我。阿诺……我正在工作,如果不是很要紧的事情,可以请您晚些打来吗?”

那边的男人冷笑了一声,“工作?什么工作?还得起钱吗?你老爸连利息已经欠了我们七万多,怎么,你不回家就以为没事儿了?”

岛泽莲吃惊地说:“七、七万多?上次……上次讨债的时候不还只有一万多块吗?”

“上次到现在都过去多久了,你装什么傻?我告诉你,你要再拖着不还,这笔钱倒手到正经黑社会的人那儿,可就不是这个数了。”

林梓萌有点心虚地说:“这倒没错,这种傻逼兮兮的借据要是成了烂帐到黑道人手上,把岛泽当性奴卖了算是最轻的。”

“哟,还有个妹子呢?你们一起工作呐?是不是看开了,下决心好好赚钱了?”那边的男人声音顿时猥亵了很多,“岛泽莲,你要有这意思,看你模样不错,我叫几个兄弟,我们七个人一起玩你一夜,这笔账就算清了,怎么样?七万多,你在黑街卖屄可卖不出这个价吧?”

岛泽莲可怜巴巴地看着林梓萌,小声说:“萌酱,我……我可以在你这里再加七次工吗?”

“我干脆把你买下来跟我走给我当一辈子女仆算了!”林梓萌没好气地喊了一句,跟着拿起手机关掉免提走开到一边,“喂,你们是哪家罩的?红蛇?黑星?”

“这你管得着吗?就是你认识我们上头,欠钱也得还,不然我们兄弟还吃个屁。”

“我是林强女儿。”林梓萌绷着脸说,“北林帮的林强。说吧,岛泽欠你们到底多少?”

“操,是强哥闺女?兰兰?”

“哟,认识我了?要不要找人核实下身份啊?”

那边似乎是捂住了话筒,商量了一会儿,再开口时候,语气已经软了很多,“你十六岁生日那次,我还跟我们老大给你送过礼呢。真没想到讨债能讨到你同学头上……这样,一口价,你出三万,借据归你。怎么样?”

林梓萌知道,她老爸主要是入股做高档娱乐会所生意,底下罩着的没人在放高利贷。别的帮派下头的人,给这个价已经很卖面子。

大家出来混,剥掉义气的皮,无非就是为了钱。

“好,你往这手机上发时间和地方,我到时候让人带钱过去换借据。”

“别,林大小姐,您还是屈尊亲自来一趟吧,见着您本尊,我跟老大也有个交代不是。不然他以为我从中抠油水,我哪儿说理去。今儿晚上,在岛泽家,九点以后,我等您,成么?”

林梓萌哼了一声,“行,就这么定了。”

看电话挂掉,岛泽莲泪汪汪地侧头望着林梓萌,“萌酱,你……你真是大好人。”

“好个屁。”林梓萌不自在地骂了一句,“我都让你光屁股躺在饭桌上了,不知道我是黑帮老大的女儿啊?”

“你不就是为了让我在你走前把债还清吗……”岛泽莲的鼻头有些发红,“萌酱,我虽然不太聪明,可也没那么笨的。”

林梓萌拿起筷子,在她奶油已经被韩玉梁搓干净的小奶头上夹了一下,“闭嘴,我就是为了把你当玩具,你高兴个屁啊。”

韩玉梁一边用汤勺在岛泽莲的股间搅和肉汁,一边沉吟道:“你晚上真要亲自跑这一趟?你爹都遇袭了,盯上你的人,估计只会更多。”

林梓萌白了他一眼,“这不是还有你呢,我的贴身保镖。我在家里用女体盛招待你,你好意思不全力保护我吗?”

他压下汤勺,在肉汁中悄悄贴住了岛泽莲的小巧阴蒂,拨弄两下,看着她顿时有些发红的面颊,笑道:“我保护你是职责,提醒你不要往危险的地方跑也是职责。归根结底,我的目的就是让你好端端的没事。”

林梓萌低头端起碗,从岛泽莲身上夹菜塞进嘴里,含含糊糊地说:“啰嗦,我会小心的。”

这时,门铃响了。

许婷笑眯眯起身,“我去开门。”

韩玉梁楞了一下。

许婷虽然勤快,可也没到问都不问就去开门——还是在林梓萌家的地步。

他仿佛嗅到了一丝丝阴谋的味道。

果然,许婷看了一下猫眼,就一下把门打开,笑着说:“叶姐,请你吃顿稀罕的,保准你没见过,来,看,锵锵锵锵!”

大概是不太相信自己此刻看到的,叶春樱走进门后,第一时间抬手揉了揉眼。

“你们……在吃岛泽?”

“没、没有,我还活着啊!”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