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36章 还有这种郎中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东胜洲关系企业及天香华文。

发售部分每月5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有点意外,韩玉梁微微皱眉,心道,要是这姑娘连秘籍口诀都能如此快的烂熟于胸,那单纯从习武资质上讲,就可以说是万里挑一的极品。

这么一来,有他在旁指点,关键时刻能帮着突破瓶颈,真要水到渠成,说不定还能试试一些需要心意相通才能双修互利的奇门内功。可真是意外捡了个价值连城的宝贝。

不过他清楚,许婷是个擅长察言观色的人精,这价值可不能让她了解到,否则定会设法利用,恃宠而骄。

于是,他淡淡夸奖几句,就一句句一步步,悉心指点。他着实有几分雀跃兴奋,若这真是个能让她全心信任的姑娘,藏龙宝居中男子不能修炼的许多奇功,可就有了合适的主子。

他给许婷选的是对资质需求最高的奠基吐纳法,出自女子天下第一派,万凰宫,名曰沉香诀,只要根骨合格,又是女子,修习速度绝不是寻常基础内功可比。

而许婷果然也没有让他失望,不过两个小时,她就能双手捏起太清诀自足阳明经提起一股真气,上游丹田,下归涌泉,恍如一条温热小蛇,在肌肤下缓缓爬动。

韩玉梁不禁感慨,习武之人,资质差距果然犹如鸿沟,他精心为叶春樱挑选的塑玉功,数日下来也没能突破到第一重,而不过一个时辰的功夫,许婷这难度更大的沉香诀,就已经摸到了二重境的门槛。

她喜笑颜开,显然来了兴致,运功不停,一张小脸红扑扑的,煞是诱人。

韩玉梁心头一痒,险些忍不住探头亲上去。

可他知道,这许婷是个需要吊着走的性子,最好是耐下心等她自己跳进怀里,便按捺住坐回电脑前,笑道:“行了,练得差不多就去睡吧,玄门正宗内功等你熟练后,可以在你呼吸间自如运行,不必熬夜下苦功。”

许婷散功吐息,从凳子上站起,好奇地问:“那你呢?”

“我功力深厚,小睡一个时辰即可。”他盯着电脑,认真挑选着今日新发布的A片种子,正色道,“我失去的记忆颇多,急需在网上学习补回,白日里事情多,就晚上得空,别再打扰我了。”

“哼,你肯定又是找黄色电影看呢。装正经。”许婷嘟囔一句,倒是没有过来揭穿,踩着拖鞋开门走了出去。

关门前,她又回过头来,笑着说:“喂,老韩,你教我功夫,我是不是该喊你师父啦?”

韩玉梁摆摆手,戏谑道:“我还没到需要找传人的年纪呢,这算我送你的礼物吧。”

“那多谢啦。”她莞尔一笑,出去,跟着又探头回来,“喂,臭大夫,我欠你的报酬还没给呢。”

“那个不是让你找春樱商量么。”韩玉梁已经打开了预览图,正乐滋滋看着,随口答道,“她心好,不舍得多要你的,你放心跟她谈去吧。”

“不行,我可穷啦。”她啪哒啪哒又走了回来。

韩玉梁只好赶紧切换页面到“从零学习网站架设”上,笑道:“不行就先欠着吧。”

“不,那多难受啊。”她笑吟吟望着他,“我决定让你给我打折。”

韩玉梁心里一动,稳了稳那点儿酥痒,笑道:“怎么说?”

“嗯……这样你给打几折?”

“哪样?”他扭头问道。

然后,他就看到她那张微泛霞光、水眸盈盈的小脸,迅速在视线中变大。

嘴巴,旋即尝到了她柔软滑嫩的唇瓣味道。

不错,很稚嫩,没什么经验,还偏偏想装出老辣的样子,侧头试着咬他,结果力气大了都不觉得,紧张得下巴绷紧,牙齿轻轻颤抖,可鼻腔里仍要努力发出甜酥酥的轻哼。

真是个喜欢逞强的姑娘。

他故意不动,只是微微打开嘴巴,看她能主动到什么程度。

结果,大概是觉得够了,许婷在他唇上轻轻舔了一口,往后拉开,微笑道:“呐,能打几折?”

韩玉梁用手背擦了擦,故意凑到鼻尖一闻,笑道:“这要看我是第几个了。”

“第二个。”

“哦?”他一挑眉,明确用音调表示出自己不太满意这个答案。

许婷笑了一声,退开两步,一背手,说:“怎么,我小时候亲我姐,还要你允许啊?”

就知道她不至于蠢到自贬身价,韩玉梁略一思忖,道:“六折,我明天跟春樱说。时候不早了,你休息吧。”

许婷迈向门口,扶着框一回头,像是在试探什么一样,笑吟吟地问:“你还不睡啊?”

知道她什么意思,韩玉梁一挑眉,淡淡道:“你要再玩火,今晚可就睡不成了。我还挺喜欢半推半就的。”

她立刻迈到门外,只留下半张小脸看着他,哼了一声,“臭美,你以为这就有一半啦?你这要不让我走,顶多算八分推二分就,懂吗?”

韩玉梁笑道:“二分就有嘴儿可亲,合着你此前连二分动心的男人也没遇上过?”

“我八分动心的也遇上过,那人家不喜欢我,我能怎么办?死缠烂打可就满显我不值钱了。”她略显几分惆怅,找补一样说,“再说,我对你动心是二分,佩服你本事可有十二分,你要不那么好色下流啊,我说不定晚上就悄悄跟我姐换床了,先把你绑住再说。”

“我要是个正人君子,你换床又有何用?”

她娇笑一声,颇为自得地说:“我敢换,自然就有办法,我如花似玉一个美少女,不信搞不定个单身男人。”

韩玉梁缓缓道:“其实,对好色下流的男人,才更该投其所好啊。不喜欢女色的,你这漂亮身子,岂不是没多少价值?”

“算了吧,叶春樱都能想到的道理,我会那么傻?色狼眼睛里,都是没吃进嘴的才香。”她刮了刮鼻子,“你自己在这儿看毛片吧,我睡了,晚安。”

“晚安。别再……”

他刚想说别再搁这儿反复晃脑袋了,许婷就又把头伸进了屋。

“不对不对,我有事儿忘了。你明天有什么安排吗?”

“没,怎么,要跟我约会?”

她摇摇头,“带你去个地方,不许问,到了你也不许跑。”

“呃……什么地方?”

“我都说了不许问!”她皱眉瞪他一眼。

“那我不去。防人之心不可无,谁知道你要干什么。”

许婷气哼哼一撇嘴,“我都没防着你,你还怕我把你卖了啊?那……我明早跟叶姐说一声,她要答应我带你去,就说明肯定没问题,你不放心我,总放心她吧?”

明知道这是试探,韩玉梁还是故意道:“那行,她同意我就去。”

果然,许婷脸色微微变了变,“睡了,这次真晚安。明天见。”

话音未落,她就啪嗒两步钻回了卧室,关上门睡去了。

总算还了韩玉梁耳根清静。

不过平素总是孤身一人闯荡,清静归清静,他心里,终究还是寂寞的。

叶春樱温和内敛,用这个时代的词汇来说,便是存在感并不那么强烈,陪伴在身边能让他心中暖洋洋的,仿佛坐在淙淙溪流旁边,安宁舒适。

而许婷则不然,凡她出现,便如夏日当空,即便不想注意理会,也不由自主能感受到热力阵阵传来,透过重重阻挡,沁入肌理。

按这时代的常理,他既然对两人都有了几分动心,还是难得的真情实意,那就该斟酌再三,挑选一个好好相处,谋求秦晋之好。

可惜,他并非这个时代的人,更不在乎什么婚配嫁娶,天地之盟。

他看上的,自然要设法皆弄到手,喜欢的,岂能放过。

他全都要。

杂念摒除,不再想着叶春樱和许婷的脸,韩玉梁很快就收回注意力,重新投入到了电脑屏幕中。

一边浏览,他一边暗暗感叹,得亏当年江湖上没有流传这种东西,不然,怕是再没有谁肯拿出时间练功了……

照着日常作息上床休憩,韩玉梁一掀凉被,就看到对着床另一侧好梦正酣的许娇,也和自家妹妹一样裸睡着。

这真是个好习惯,即使这具丰美肉体他已经大部分都摸过捏过大肆玩弄过,这么静静观望一会儿一样觉得赏心悦目,心情大好。

盘算一下,凌晨四点把女人从梦里日醒似乎不是什么好主意,他先躺下脱光,笑眯眯伸手搂住许娇,闭目运功,养神入眠。

一个时辰后,他睁眼醒来,看窗帘缝隙外的天空,已经隐隐透出鱼肚白。

侧耳听听许娇的鼻息,匀称悠长,还是正在梦乡悠闲闲逛着。

韩玉梁懒得再等,反正偷独睡妇人的事儿他轻车熟路,将两根修长指头放进嘴里稍微润了一润,便探入被中,顺着许娇新剥煮蛋一样光滑白嫩的屁股轻轻触了两下,运功留给她一阵瘙痒。

“嗯嗯……”许娇哼着一扭,在上的大腿一横变成半趴,反手过来挠了挠。

熟睡女子为了挠臀顺手,大都会本能摆成如此架势,殊不知这么一来,双腿分开,毛茸茸软嫩嫩的牝户也就露在了危险之中。

这一手在当年并无内裤这种东西的炎炎夏日极为好用,大户妇人不仅喜欢睡在后花园凉床之上,还往往只穿一个兜儿,只靠没甚用处的棚子遮挡。

如今许娇恰好没穿那碍事的东西,刚好受用他的手段。

偷香,讲究的就是单刀直入,即便女子醒转,热腾腾的阳物已经进了阴户,所谓大势已去,破罐破摔,再稍施手段,便是半推半就的最乐之景。

许娇虽说已经被他彻底征服,但难得良机,他当然愿意重温一下旧梦,也算是叫自己记着,曾经还有一个时代,没这没那,诸多不便,却叫他策马纵横恣意挥洒,留下许多美好回忆。

将唾沫涂开在已经胀起的老二上,韩玉梁深吸口气,收阳三分,轻手轻脚掀开薄被,撑稳身子,在这软软床垫上适应一下,对准还紧闭门户的肥美屄缝,挺腰就是一顶。

熟美妇人不比少女青嫩,只要润滑到位,些许胀痛,算不上什么。许娇蹙眉一哼,合着的眼皮下,眼珠左右转动,显然已被惊了好梦。

他微微一笑,一手从颈下压低床垫伸过去,按住她的嘴巴,另一手突然一抄,将她丰腴乳房捏住尖儿满把一攥,又是一顶,肉棒在热乎乎的肉腔子里登时耸深了几寸。

“哼嗯……”许娇闷哼一声,吓醒过来,睁眼发觉嘴被捂着,大腿根子中间胀卟卟的发酸,迷迷糊糊慌了神,浑身都是一紧,还不怎么湿的肉腔子当即就往韩玉梁的鸡巴上用力一裹。

他快活地喘了一口,抱紧她便对着白腻腻的后脖子又舔又吻,掌心揉着乳球,指尖搓着奶头,贴住她浑圆雪臀,将深埋其中的肉棒摇动起来。

“嗯、嗯嗯……唔……”

许娇被压在下面,斜着的身子渐渐被压趴,成了被韩玉梁附在身后隔山取火的姿势,这床垫又软又弹,起起伏伏宛如身处浪头水面,晃得她眼前发晕,一阵阵钻心狠痒从屄芯儿往深处漾,唾沫还半点没见少呢,就被滑溜溜渗出来的淫蜜取代,让两片肉瓣中渐渐发出吱吱水声。

光那一声喘,就足够她想起来床上给谁留的位置,顺便想起自己为何裸睡。求仁得仁,她心里一阵得意,嗯嗯哼唧着张开嘴,伸出舌头,在韩玉梁的掌心轻轻舔了几下。

他微微一笑,撒开双手撑在两旁,分担体重不至于太压着她,同时也好加大起落幅度,一边进进出出,一边柔声道:“醒了?这早安,问得如何?”

许娇扭头侧目看他,眼角都快滴下水来,急喘着说:“舒服……挺舒服的……就是……刚起头有点涨,你……你可真行,直接就塞进来了,这……这才几点啊?”

“不怕早,等日透了你,也就到起床的时辰咯。”

“别别别,可别……干那么久,不然我忍不住叫喊,隔壁要听到的。”许娇抓住枕头往自己胸下一垫,沉腰撅臀,抬起小腿拱着屁股迎凑着他,“还不知道要一起住多久,到时候……嗯嗯……多尴尬啊。”

“只闻其声而已,有何尴尬。男女之事,就那么见不得人?”他轻笑一声,双掌按住她纤腰,运功就是一阵猛送。

那肉棒解放回了原本大小,撑得嫣红膣口溜圆,突然加速抽插,粗大龟头叽叽刮蹭,掏得她淫水外涌四散横流,不倒三分钟,就唔的一声咬住了自己弯曲指节,蹙眉闭眼翘高小腿反抱着他屁股,一抖一抖高潮了。

“韩哥……亲哥哥……你稍快点弄,我都……都去过了……你随时射……没事儿的……”等泄了第二次,许娇有点慌神,扭头小声催促,自己也卖力往中间夹紧,只求湿淋淋的蚌肉能赶紧把他精液唆出。

她在前夫身上吃过暗亏,不用医疗手段辅助要不上孩子,所以不怎么担心被射进来,加上胃口又小,高潮个两三次就美得尽够,怕被妹妹听见丑态,只好拿出十二分力气裹他、吮他、套他、吸他。

可下头使劲儿,不光男人加倍快活,也让她感觉更加敏感,嫩褶儿被龟头刮得酸痒乱窜,没多久,她就觉得自己忍不住要叫,急忙抬起枕头把脑袋往下面一搁,双手一拉两端,把脸埋进床里,用枕头死死压住。

“唔唔……呜、唔唔……呜呜……”

韩玉梁吐一口浊气,满怀畅快,也怕许娇禁受不住,暂且停下,垂手爱抚着她已经微汗莹润的腰背丰臀,只轻抽慢送。

这次不需考虑时间,他自然打算尽兴为止,等许娇缓过一些,便将她腰臀一抱拉高,弯腰托着她坠进手心的乳球,弓背狂奸。

从晨曦微光开始,一直如此往复循环,韩玉梁从插入便没拔出来,也不曾有片刻停止,硬是时快时慢,变着体位把许娇弄了将近两个小时。

到最后她软得连抬腿力气都没,半个身子耷拉在床边,任他抓住双脚站立猛插时,已经昏昏沉沉口唇冰凉,分不清自己到底是活着还是已死升天。

韩玉梁把想实验的几个花样都已弄过,发现如果继续,即便他刻意不用房中术,许娇也要阴亏,这才撒开阳关,对着酥烂如泥的花心猛冲几下,将浓精喷入。

许娇抱着枕头捂在脸上,双手一紧,被射出了最后一次高潮……

韩玉梁刚穿戴整齐,就听到房门被敲响,许婷在外面喊:“早饭都要好了,准备来吃吧。”

都没问起了么,看来,应该是听到刚才的动静了。

韩玉梁掀被子看了一眼,许娇手拿着纸巾,纸巾放在湿淋淋的屄外,已经吸饱了淫汁,变成软趴趴一团,她就这么保持着准备擦干净自己的姿势,歪着头又睡着了。

他只得把被子重新盖好,过去开门,低声道:“你姐累了,让她再睡会儿。咱们先吃吧。”

叶春樱正在摆碗筷,看她还迷迷糊糊的样子,多半是昨晚没有睡好。估计是没听到什么,她不解地问:“许姐昨晚睡得比我俩都早啊,她这么累吗?”

许婷显然是听到了的,带着明显醋意横了韩玉梁一眼,端锅放到桌上,说:“跟这么个大色魔睡一床,能早起才怪。我看午饭有精神起来吃就不错。”

她给韩玉梁盛出一碗,往他面前一推,打了个呵欠,“我昨晚睡时候你都还没睡呢吧?这大早晨就折腾,你不困啊?”

他如今已经知道许婷的命门是什么,悠然笑道:“你若是勤学苦练,内功深厚之后,也一样不再需要睡得太久。”

果然,她双眼一亮,喜滋滋问:“我真能练成?”

看来为了学到小说般的武功,姐姐闷哼一早晨的事儿,她都可以装不知道。

“我不是都说了么,你资质很好,只要肯好好练,踏踏实实勤奋些,前途不可限量。”他想了想,补充道,“不过你可不要学了一点皮毛就四处炫耀,这是咱们自己人的秘密。”

叶春樱轻轻叹了口气,接过许婷递来的那碗面,低头看着,闷闷不乐。

韩玉梁忙柔声道:“春樱,你主要还是体质有点弱,先天根骨不足。不过你只要能耐下心,把塑玉功好好练出来,我再为你使些手段,一样会大有所成。”

叶春樱摇了摇头,挤出一个微笑,说:“我不是着急这个,韩大哥,我是在想……一会儿咱们出门的事。离开这里,会不会不安全啊?”

“出门?”

许婷一瞪眼,“我昨晚跟你说了的,你说让我问叶姐,她同意了。你可不许耍赖。”

韩玉梁摆手道:“我耍赖做甚,我是不知道咱们要去哪儿。”

见叶春樱想开口,许婷急忙插嘴说:“去了就知道。叶姐,我都说了,咱们往北边去,不在黑街找。再说,老韩跟着呢,怕什么。”

叶春樱又低下头,蹙眉道:“我是觉得……这事儿不必那么着急。今后安全了,随时都可以啊。”

“你不急,我急。”许婷笑着说,“我反正话说到明处了,没瞒着你什么。这事儿吧,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我从来不怕玩火,真烧了身,我也认栽。”

看叶春樱犹犹豫豫,她又说:“要不你别去了,我本来也没说让你去,你非说顺便可以取点钱。”

叶春樱抿了抿嘴,目光渐渐坚定起来,“我去,韩大哥还要我付帐呢。”

“我从该给的报酬里抵扣不就结了。”

“不,报酬还没谈好,我先掏了,免得算起来麻烦。”

俩女孩叽叽咕咕争执了一阵,韩玉梁一头雾水,直到眼前的面条吃完,也没听明白到底要去哪儿,干什么。

不过这俩女的不会害他,这点信心他还是有的,吃喝完毕收拾一番,就跟着两个今天化妆格外仔细认真的姑娘一起离开,留下仍在酣睡的许娇,给沈幽发条短信知会一声,打车往北城区去了。

二十几分钟后,他们下来,站到了一个规模不大的诊所前面。

“牙科门诊?”韩玉梁看了一眼招牌,一脸疑惑,“来这儿做什么?”

许婷推着他往里走去,脆生生笑道:“当然是给你治牙啊,之前都没注意,你小时候肯定不好好刷牙。”

韩玉梁一边开门,一边心道,对啊,以前我都是咬柳枝的,刷牙这本事,还是叶春樱教的呢。

刚一进去,他就看到大夫打扮的人站在结构复杂的躺椅边,拿着细长的金属工具正往上面病号张大的嘴里塞进去,叽叽嘎嘎地响。

牙根一酸,他忍不住激灵灵打了个冷战。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