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50章 事务所开张大吉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东胜洲关系企业及天香华文。

发售部分每月5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韩玉梁和张鑫卓见面后的隔天晚上,黑街爆发了一场久违的械斗。

参与者大都是底层混迹的流氓痞子,但根据沈幽那边的情报,那是黑星社谋划策动的,一场用来瞒天过海的冲突。尽管黑星社没有亲自下场,但两个相关帮派青安社与蓝安社都投入了部分人力。

受到冲击的,就是乐公馆的合伙人之一,林强麾下的北林帮。虽然乐公馆安然无恙,但北林帮罩着地头的两个赌场在混乱中被群殴的流氓们哄抢,损失不小,几天内无法开业。

而直到又过了一天,韩玉梁才从舒子辰口中得知,张鑫卓死了,目前最大的嫌疑人,就是他。

他当然是百思不得其解,心想自己怎么难得顾全大局一次没有任性直接将人毙了,怎么反倒背上了杀人的黑锅呢?

担心张家那边会做出什么极端行为,韩玉梁每晚去探点找毒虫的任务随之取消。

许娇加入了一个同城预约网站,上门提供正骨按摩服务,开始为生计奔波,许婷跟着叶春樱一起出门跑叶之眼事务所最后几道合法手续。

一下子,韩玉梁反倒成了最清闲的一个,除了练功,就可以吃吃喝喝寄生在电脑前,成了这个时代被称为宅男的那种生物。

三天后,韩玉梁正对着电脑上的武侠游戏哗啦哗啦满天飞的金龙特效咋舌无语的时候,叶春樱开门回来,一边弯腰换鞋,一边提高声音说:“韩大哥,先停停,别玩电脑了,沈姐来了,有事要跟咱们谈。”

“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韩玉梁懒洋洋地踩上拖鞋,不太情愿地离开了空调温度正好的书房。

许婷学了内功后就不再跟叶春樱争关于气温的问题,于是家里就成了最适合叶春樱活动的温度。确实有那么点热。

“这女人找我好像就没好事……”他嘟囔着坐下,单手托腮,看向对面。

沈幽笑着拉开椅子,往后拨了拨深紫色的卷发,“这话你就不能留到背后说吗?”

许婷抱着一堆食材钻进厨房放好,在里面说:“今天是好事啊,你可别得罪沈姐,咱们事务所开业,沈姐来给介绍生意呢。开张大吉。”

叶春樱坐到韩玉梁手边,拿起几张打印纸铺开,低头看着,轻声说:“嗯,咱们马上就有第一个委托了。”

“可……张鑫卓的事儿还没解决吧?”韩玉梁皱眉道,“你们相信那家伙不是我杀的了?”

叶春樱微微一笑,柔声说:“我一开始就相信的啊,杀他,你有什么必要骗我。”

“张家也信?听说这小子一死,张天洋就断香火了啊。”

沈幽淡淡道:“也没那么夸张,张天洋才五十多岁,身边没断过女人,随便选几个停了避孕药,给张鑫爵弄个小弟弟快得很。”

韩玉梁打量她几眼,难得这女人穿着朴素一次,就一身淡紫色的连衣裙,两边换了普通碎钻耳环,颀长脖颈上环着一根锁骨链,紫宝石坠子刚好落在凹陷处,好似一颗指引星辰。

他没有急着说话,而是静静等着沈幽的后续。

“张家本来当然是不信的,”她清清嗓子,继续说了下去,“你是那个房间里最后一个离开的活人,里面死了三男七女,七个张鑫卓高价买来的奴隶,两个保镖,和张鑫卓本人。两个女体盛的厨师也作证是你将他们俩打晕过去的。凶器是其中一个人的刀,那人的手机也被掏出来,被破坏后扔进了后巷的垃圾桶。”

“那么,他们现在为什么信了?”

“张天洋出面,当晚就和乐公馆老板见了面,现场封锁,警署从北城区调了能干的同事,做了现场勘查。这几天下来,发现了很多奇怪的地方。”沈幽笑了笑,“比如,刀上的指纹,只有那个厨师的,既不是擦干净了,也没有其他人的。七个女人,六个死在台上,一个死在后面供表演模特出入的秘密通道里。但那个死在通道里的女人,被查出生前曾吸入过大量麻醉药。”

韩玉梁没怎么听懂,但大致明白疑点对他有利,“嗯,然后呢?”

“根据现场服务人员的口供,七个女人应该是一起上台的。这和其中一个被麻醉过矛盾。而且事发后,乐公馆有两个安保人员离职,不知所踪。”沈幽停顿一下,给出了结论,“那七个张鑫卓重金买来的女奴中,恐怕在乐公馆中被人调包了一个,多半原本是为了在特殊时期杀你,但最后你们没有谈妥,杀张鑫卓,恐怕就是为了不给张家和这边谈判留余地。”

韩玉梁沉吟道:“不怕弄巧成拙?这样一查出来,会对张家起到反效果吧?”

“但事情已经不可收拾了……”沈幽叹了口气,“现在疑点出来,可北林帮已经遭受了巨大损失,林强那种火爆脾气,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而且,黑星社这次授意下属行动的效率太高,张鑫爵甚至在怀疑,黑星社与张鑫卓的死都脱不开干系。这几天,‘冥王’和张家相关的渠道都断掉,借用张家的地方也都归还,很明显,‘冥王’已经把合作对象从张家转换成了黑星社。”

韩玉梁皱眉道:“这和我关系很大?”

“黑星社和你没有私仇,目前黑星社对上了北林帮,也不可能把大量精力用在你身上。更关键的是,我帮你拉来了第一单生意。”沈幽一翘唇角,看向叶春樱,“就让叶大夫……啊,不对,现在该说是叶所长了。就让叶所长给你这个打工的安排任务吧。”

叶春樱有点不自在地清清嗓子,说:“咱们的第一个委托任务是当保镖,保护人物林梓萌,期限至少一个月,到她离邦手续办清,语言考试过关,可以转往其他邦定居生活为止。委托费用起步五万,时间每延长一周追加两万,如果实际遇袭视情况追加奖金,最高单次追加十万元。要求为贴身保护,同吃同住那种,目标又是高三女生,因此韩大哥和许婷要一起行动,并保证目标不受侵害。”

她脸上微微一红,轻声补充说:“委托人表示,如果韩大哥你和漂亮女生一起居住会有欲望问题需要纾解,他可以安排……安排女人。”

韩玉梁托着下巴,“嗯……林梓萌的照片有么?最好是没修过的。”

许婷笑呵呵说:“我见真人了,挺漂亮的,是个小野马。不过再漂亮你也不能砸咱们招牌啊,难道第一单生意,你就要留下个监守自盗强奸的名头?”

“我要整天跟着她,一跟一个月,要是长得丑,那还不如杀了我。”韩玉梁伸展长腿,很不屑地说,“给我看看照片,你们女人说的好看不能太当真。”

叶春樱咳嗽两声,认真地说:“韩大哥,当初咱们说好了规矩的,我认为任务道德上没问题是第一步,第二步,满足有钱和有美女两项中的任意一个。这一单的报酬很丰厚,如果不出什么事,只要守着个女生待一个月,就能到手至少五万。这是咱们构想的事业第一步,你可以不要闹脾气吗?”

怎么听起来跟哄孩子一样呢……韩玉梁撇撇嘴,看向许婷。

许婷笑了笑,心领神会给了个台阶下,“老韩,你管她丑不丑呢,想看美女了,看我呗。我这么大个漂亮妞,不够你看呀?”

“行行行,够够够。”韩玉梁打了个呵欠,“这是哪家的豪商,这么小心谨慎保护自家千金啊?”

“林梓萌是林强的大女儿,林强亡妻的唯一后代。”叶春樱的神情颇有些微妙,轻声说,“那个黑帮老大,据说就这一个软肋。所以非常重视。要不是一直不舍得放走,早早就该送去其他邦求学了。”

“北林帮还保护不了一个小姑娘?”韩玉梁挑了挑眉,问道。

“原本是保护得了的。”沈幽从包里摸出那台PDA,点了几下,放到桌上,推到韩玉梁面前,“但遇到这种情况,谁都会担心后怕。”

韩玉梁低头看过去,屏幕上是清晰度远逊于盗版A片的监控画面,看起来似乎是赌场一角,烟雾缭绕。

视频播放几秒,边缘就突然倒下了两个人。

接着,一个瘦小青年手持双枪,好像在演电影一样,一边开火一边走进监控中心。

赌客四散奔逃,地上死伤数人,翻滚哀鸣。

很快,赌场的安保力量开始反击,子弹倾泻而来,把那青年转眼就打成了马蜂窝。

然而,他带着一身血洞,慢悠悠爬了起来,带着诡异的笑容继续举枪射击。

直到子弹被打光,那家伙摇摇晃晃想要往谁的身上扑去,三个五大三粗的保安这才冲了过来,七手八脚把他按倒,两个小伙子拿着酒瓶过来,对着他头上就是一顿乱砸。

显然是黑天使在起作用,那小子在这种情况下,还能猛一挺身,一口就咬住了其中一个对手的脖子。

混乱一直持续到一群人过来,垂枪对着那个青年的脑袋砰砰砰,打出了一地碎西瓜汁,才算结束。

沈幽看视频结束,才开口说:“上次清查天鹅酒店,你单枪匹马对付黑天使中毒者的英勇姿态已经在小道消息里传开,光我的渠道里,打算拉拢你的人就有两位数。不过……暂时适合你的委托只有林强这一家,其他的大多别有所图,我想叶所长不会同意的。”

说起别有所图,韩玉梁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汪媚筠。

“我要去保护林梓萌整整一个月,那么,黑天使的事情,中间就不需要我帮忙了对么?”

沈幽摇摇头,“这一点我已经提前跟林强说清楚了,对他来说,黑天使现在也是心腹大患,他同意你为了黑天使短暂离岗,但要求是不能超过一天。离岗的时候,他可以暂时把女儿接到身边。”

韩玉梁不太情愿,对他来说,仅能看着不能下锅的女人,有叶春樱和许婷就已经够多,万一林梓萌真是个小美人,让他单纯为了生意去克制,实在不合他办事的风格。

“那怎么不干脆一直接在身边呢?”

叶春樱在旁答道:“一个是林强觉得自己最近会被黑星社重点针对,身边并不安全。另一个就是林强丧偶后的私生活比较混乱,情妇很多,林梓萌叛逆期开始后,就跟他关系一直不是很好。”

“听起来你们好像跟林强本人谈过了。”韩玉梁皱了皱眉,看向叶春樱。

叶春樱莞尔一笑,点点头,“是,我们就是从林强的办公室那边直接回来的。”

许婷在旁故意带着夸张的表情赞叹道:“老韩,你都不知道叶姐现在多淡定,跟黑帮老大见面,我紧张得胳肢窝都冒汗,她还能跟人谈价钱要资料。”

叶春樱略显羞赧,轻声说:“我也很紧张,但今后既然做这种生意,我总要适应一下的。我怎么也是名义上的所长呢。而且,以前我在诊所也经常给半夜敲门的斗殴流氓缝伤口,他们并不都是不讲理的人。”

韩玉梁一拍大腿,“看来,我又要换住处了?”

“嗯。”叶春樱柔声说,“许婷会收拾好行李,必须要带的东西不多,你把枪和子弹装好,带两件换洗衣服,许婷跟着,日常吃喝就让她管。我还给你买了把长匕首,能绑在小腿上用裤管遮住的那种,我看,遇上黑天使的中毒者,你还是直接用匕首割掉头最有效。”

啧,割掉头这话能说得如此平静淡定,保不准这段时间,叶春樱的蜕变程度远比练功进境喜人的许婷要大。

许婷的内功修习速度确实恐怖,叶春樱才忙里偷闲把塑玉功练到三重,许婷就已经将沉香诀突破到了第五重,作为基础内功根基堪称扎实,但也到了瓶颈。韩玉梁犹豫再三,还是让她尝试了一下万凰宫的绝学秘籍,涅磐心经。没想到她一夜未眠,硬是顶着通红双眼入门成功,此后可以配合沉香诀一道修行。

之后沈幽告辞,叶春樱又简单交代了一些事。

因为林强对女儿的安全极为在意,今晚就会安排自己一个比较信赖的情妇开车过来接韩玉梁和许婷过去林梓萌的住处。

说起那个地址的时候,许婷提醒说:“老韩,看这地方,觉得眼熟么?”

韩玉梁本就是过目不忘的奇才,只要真用点心思,马上就能想起,“这是上次咱们去追那个中毒者的小区。林梓萌也住在那儿?”

“本来不住,但特殊时期,林强觉得她原来的家不安全,就安排到了自己情妇的住处附近。他那个受宠情人叫赵婉,就住咱们上次追进去的那一栋。”

“这么巧?”韩玉梁皱了皱眉,“怎么感觉这个林强有点蠢啊,他不知道那边之前进过一个中黑天使的人么?”

“这我怎么清楚。”许婷耸耸肩,“还有更巧的呢,我找借口进去上厕所观察的那一家,里面住的那个女的,就是赵婉的表妹。她表妹买房子,她竟然给出了一大半钱,你说奇不奇怪?”

“兴许人家姐妹俩关系好呢。”叶春樱皱了皱眉,“那和咱们的委托没什么关系,就别瞎猜了。”

许婷撇撇嘴,“我可不觉得没关系。那个赵婉明显不愿意雇咱们,没看林强交代事儿的时候一直在旁边嘟囔,说她表妹那儿新认识个朋友很厉害,想让林强雇那个朋友么。”

叶春樱淡淡道:“估计是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心态吧。黑天使这么可怕,她亲眼见一次,大概就不会这么想了。”

韩玉梁的关注点一如既往,“那个赵婉漂亮么?”

许婷笑着给了他一脚,“想什么呢,不许你打人家闺女主意,你就惦记上人家小老婆?你觉得这种黑道大哥头上帽子变色都能不当回事吗?忍忍。”

韩玉梁笑道:“看你这反应,应该挺漂亮的。”

叶春樱把桌上资料收起来,双手握住磕齐,“没有我和许婷好看,而且,比许娇还老。”

“喂,”许婷一抬脸,“别趁机抽我姐脚下板子。”

“实话而已。”叶春樱笑了笑,“赶紧收拾东西吧,我中间会不定期看你们去,没什么事儿,我就专心练枪练车,这次报酬到账,咱们事务所先买一辆代步工具,不然也太不方便了。”

对她这充满决心走向新生活的样子还有点不太适应,韩玉梁忍不住轻声问:“春樱,诊所那边……你彻底放下了?”

“嗯。”她背对着门口点了点头,走进书房,“行医救不了太多人,也……救不了我自己。”

许婷吐吐舌尖,溜去屋里收拾行李。

晚饭后不久,一个陌生号码打响了韩玉梁的手机,是来接他们俩的赵婉。

那算是个标准配置的大哥身边妞儿,身材劲爆性感,穿着奔放大胆,怒焰红唇立体五官,绝对算是美人,但确实不比叶春樱和许婷的脸那么精致耐看,而且久经化妆品考验,韩玉梁的目力一眼就看出数处瑕疵。

要是没什么风险,他很愿意偷偷摸去这女人的床上来一发。

但为此坏了新生意的招牌,就有些不太值当。

赵婉果然对林强的选择很是不满,车才开出不远,就在许婷刻意的撩拨下嘟嘟囔囔抱怨起来。

言语之间,就是暗示韩玉梁这么一个大男人放到林梓萌身边肯定不安全,还讽刺林强不用她表妹推荐的朋友分明就是重男轻女,不相信女的也很能打。

“婷婷,你说,人家那些特政区高官还有用女保镖的呢,凭什么我表妹朋友就连个试试本事的机会都不给啊?”大概是被许婷那天生自来熟的本事迷惑,赵婉说着说着就激动起来,“我都跟强哥说了有八百遍,上次请他找人帮忙处理的尸体就是个被杀了的毒虫。我表妹那朋友真厉害得很……”

说到这儿,她大概意识到说得有点多,拿下嘴上叼的烟头开窗丢出去,骂了一句前面开得颇慢的车,“别怪我信不过你们事务所,一帮刚开业的新丁,能干成什么?哪儿有光凭小道消息就拍板的?哪怕真委托雪廊也行啊,这种活儿都转包,是不是太不厚道了?”

许婷忍着笑绕弯子夸了韩玉梁几句,算是王婆卖瓜,自卖自夸。

无奈赵婉想来是那种不顺心意办事就满肚子抱怨的人,转换话题说了几句,还是忍不住开口道:“姐先跟你们把丑话说到前头哈,这事儿交给你们,我不放心,我一点儿都不放心。兰兰我是当自己闺女疼的,强哥粗人讲义气,雪廊的人说什么就信。我不一样,我这几天就找机会让强哥看看我表妹朋友的本事,要是到时候比你们合适,你们就乖乖拿上几天的薪水走人。”

韩玉梁靠在后座椅背上,根本懒得开口。

反正他也不需要保护这个聒噪的婆娘,她再啰嗦,找个机会弄晕了悄悄干一次解气就是,那肥奶大屁股,用来消火绝对够格。

不一会儿,车开到目的地,钻进了地下停车场。

“兰兰叛逆期,脾气不好,你们最好凡事顺着她点儿,要是惹她生气,你们的辛苦钱就算是打水漂了。”赵婉带路在前,嘴里依旧絮絮叨叨,“还有,在家里守点规矩,那姓韩的,你偷看我大腿我就不说你什么了,你要是对兰兰有什么歪心思,小心强哥剥了你的皮。你俩憋不住办事儿的话,关好门小点声别让兰兰听见,她还没交过男朋友呢,知道了吗?”

许婷笑眯眯说:“知道,阿姨你尽管放心。”

憋了一路,大概是看再没什么需要打听的事儿,她干脆利落地冲赵婉戳了一记窝心刀。

“妹子,我有那么老吗?”赵婉扭过头,手里的烟都有点哆嗦。

许婷笑容满面道:“我才大二,比林梓萌就大两岁,您这一路过来跟妈妈一样关心她,算起来当然是我的长辈咯。阿姨,赶紧带路吧。”

从停车场上来,韩玉梁扫视一圈幽静花园,迅速判断出,上回他们进过的那栋楼就在斜前方不远。

但那边并非他们的目的地,林梓萌住在另一栋,一楼带院子的复式。

还没走近,韩玉梁就听到那屋子里传来震耳欲聋的舞曲,隔着窗子就能看见一堆男男女女的身影正在里面随着动感的节拍和炫目的灯光扭动肢体。

他正感到兴致在飞速下降的时候,突然听到旁边楼上有个耳熟无比的声音喊了一句话。

“南阳,你忘拿车钥匙了!”

口音浓重,语气怪异,一听就是才开始适应这个世界汉语的讲话方式不久。

这让韩玉梁简直好像听到乡音一般亲切。

更关键的是,这女人的嗓子,他还非常熟悉。

他迅速闪身一缩,靠绿化带遮挡了一下身形,探头一瞥,心中顿时一阵狂喜。

果然没有听错,那正在窗边把钥匙丢下来的女人,不就是寒梅仙子陆雪芊么!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