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63章 乌鸦嘴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东胜洲关系企业及天香华文。

发售部分每月5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不知道是提前打听好了地方,还是林强每次受伤住院都是固定位置,林梓萌下车后就径直走向角落一个没有挂着住院部牌子的小楼。

韩玉梁紧随其后,左右打量。

有两个夜班护士步履匆匆从旁走过,他仔细打量一番,大失所望。

素净纯洁的白色护士服、燕尾帽,裙装,但下摆几乎过膝,关键是,穿着的人实在称不上好看,让韩玉梁心里那点被黄片勾起的小期待瞬间落空。

幸好,进到那个小楼里后,导诊台穿着淡蓝色护士服的接待员是个清秀的小姑娘,让他总算能多看一会儿养养眼睛。

听林梓萌和导诊台护士交谈,韩玉梁才知道,这栋小楼是特殊病房为主,主要收治的,就是林强这样身份不同寻常,需要私密性和照料方便的病患。

难怪护士们的容貌普遍上了一个台阶,大概这也是特别优待的一部分。

一共没几层的楼,电梯却分外宽敞,大概是为了方便那种带轮子的床进出。这还是韩玉梁头一次进到大医院里,不免好奇地左顾右盼。

林梓萌当然想不到身边的保镖以前从没来过这种地方,忍不住抬脚往他小腿上踢了一下,没好气地说:“让你跟着来保护我,你瞎看个什么劲儿啊,这么喜欢护士装吗?”

“的确挺好看的。”韩玉梁笑道,“我看看又不耽误保护你,瞧你这尥蹶子的劲儿。”

“啊?什么子?”林梓萌没听懂,“料珏子?”

“尥蹶子。”他笑眯眯重复一遍,“回去自己打听是什么意思吧。”

她走出电梯,皱着眉拿出手机。

不一会儿,就瞪着韩玉梁说:“你才是牲口呢!我踢死你!”

可惜这次他不打算乖乖受着了,垂手一抄,就抓住了她细长的脚踝,笑道:“你爹给的钱里,可没包括挨打不还手的部分,你想清楚再动哦。”

说着,他往她小腿上顺势摸了一把,撒开。

林梓萌气哼哼盯着他,脸都憋成了小河豚,但最后只能跺跺脚,转身往病房回廊里走去。

绕了个弯,钻进尽头一扇不太起眼的小门,里面摆了好几张打开的行军床,横七竖八躺着好几个光膀子穿牛仔裤的男人,腰上都别着枪。

这地方估计护士进来都要打个哆嗦,林梓萌却司空见惯似的,伸脚往最近那张挡门的床角踢了一下,压着声线说:“醒醒,瞧你们睡得跟死猪一样,我要是杀手你们全完蛋了。”

那男的打了个呵欠,揉着眼坐起来,陪笑着说:“怎么会,真格的保镖都在屋里呢,我们几个要挂了,怎么也得哼一声让里头听见不是。”

林梓萌对着另外几个坐起来的人比了个噤声手势,扭身坐在行军床上空出的位置,小声问:“伤得厉害吗?”

“挺狠的。”那男的叹了口气,拉起裤管亮出缠满绷带的小腿,“以前抢地盘可没见过这么不要命的王八蛋,那狗屄东西,自个儿就跑来跟我们干,妈的中了七八枪愣是不死,脑袋都快稀碎了,楞他妈在怀里开了个雷。”

林梓萌皱起眉,“那还能炸到我爸?”

“那屄玩意身上不知道带了啥,肏他妈炸得跟恐怖袭击一样,围过去的哥们全完蛋了,大包间炸烂了一多半,本来兄弟们把强哥已经护住了,结果不小心炸过来半拉茶几面,刺强哥腰里这老深,妈的得亏离医院近啊……”

林梓萌脸色有些发白,犹豫一下,问:“他睡了没?”

“一直睡着呢,就中间醒了一下,叫婉姐去看看你有事儿没,婉姐前脚走,后脚就又昏昏沉沉睡过去了。”那男的观察了一下林梓萌的表情,用刻意到显得有些别扭的柔和语气说,“兰兰,去看看强哥吧,让他睁眼瞧见你,那家伙,不是我吹,强哥能提前出院好几天。”

“得了吧,我要天天来,他能三天就出院?”林梓萌不屑一顾地反驳了一句,但还是站起来,往行军床大阵保护的病房门口走去。

韩玉梁没打算跟过去,可林梓萌回头冲他招了招手,他只好迈开长腿,也溜达到病房那边。

屋里的保镖果然都醒着,林梓萌才一开门,就有两双眼睛同时看了过来。

手都放在枪柄上,旁边空床还搁着两把造型朴实但劈砍凶猛、绰号“十八剁”的军用开山刀,看来专门针对“黑天使”做过预案。

赵婉果然先一步到了这儿,跟韩玉梁对视一眼,抬手把脖子上的丝巾整了一下,起身说:“兰兰来了,都自觉点出去。别碍事儿。”

“用你废话。”林梓萌不领情,呛了一句,便走到了病床边。

不料床上的林强没忍住一样扑哧笑了出来,嗓音沙哑却充满得意,“哈,我就说嘛,兰兰肯定会来看我的,我闺女孝顺得很。”

“来看你死了没啊。”林梓萌显然又羞到想骂脏话,但吭哧半天没憋出来,就涨红着脸咒了一句。

“强哥,稍忍忍别笑那么大声,扯到伤口会痛。”赵婉在走廊叮嘱一句,摇摇头关上了门。

“我家兰兰这是转了性吗?”林强捂着伤口靠在床头,笑呵呵地说,“搁以前早就满嘴臭骂了,怎么今天这么温柔哇?老爸我还真不习惯咧。”

林强光着膀子,没穿病号服,有点赘肉的腰上,被纱布缠得像是要加工成木乃伊一样,手上还扎着针,吊瓶里淡黄色的液体仍在滴滴答答。而他的脸色,比那药液还要蜡黄,嘴唇上布满了翘起的干皮,怎么看,也不像他的口气那么轻松。

“你都往鬼门关走一圈了,还这么多屁话。”林梓萌骂骂咧咧走过去,拿起不锈钢水杯和旁边的棉棒,沾了沾水给他擦在唇上,“真没命了,你闺女我就是孤儿了。到时候你遗产被赵婉一抢,我还能有啥?为这你也多活几年吧。”

“这点伤算个鸡巴。”林强抿抿嘴唇,“我当年跟你……”

话头到这儿截断,这大老粗显然也意识到,女儿并不喜欢听亡母当年风里来火里去的英勇事迹。

再怎么厉害的大姐头,死了也就是一捧灰。

他刹车得太过生硬,不知道怎么转换话题,只好说:“兰兰呐,你这个手指甲和头发,是不是也该正常点啦?十八岁,该交男朋友的年岁咯,你这样怎么勾搭得到正经人嘛。”

韩玉梁靠在门边,心想勾搭这个词跟正经人好像不太搭调吧?

“要你管。我要脸蛋有脸蛋,要胸有胸,要屁股有屁股,想泡哪个凯子还不是分分钟。啰嗦,跟个老头一样。”

“老爸本来就老了嘛……搁以前这种小兔崽子多炸他十个八个也伤不到我半根屌毛。”林强轻轻叹了口气,“你不能过老爸这种日子,移民后,换了新环境,好好生活吧。老爸的家产都给你准备到那边去了,你只要不被凯子洗口袋,花一辈子也花不完。”

“呸,我大手大脚惯了,哪个月不得花十万八万的,你好好活着给我挣,让我多啃老十几年再说。”林梓萌看一眼输液瓶子,没摁呼叫器,自己起身换了,嘟囔着说,“你要干不动赶紧吭声,我趁着青春貌美给你招个接班的上门女婿,省得你这么些年没个儿子找不到继承人。”

“这破摊子不用你操心,你到外面开公司做女老板去吧。”林强的眼中流露出几分颓丧,“时代变了,道上不好混了。你出去后好好学习,别让老爸后悔当初不好好管着你。”

“我都十八了,你当我八岁啊,还好好学习……”林梓萌撇撇嘴,“我出去就是吃喝玩乐去了,到那儿没人砸夜店,我天天泡通宵。”

“那我就买那边的人帮我砸。”林强一挑眉,“你真当出去老子就治不了你?”

眼见这俩跟斗鸡一样要竖毛,韩玉梁摸摸下巴,道:“林梓萌,我去外面等你。”

他没爹没娘,没兴趣旁观家庭闹剧。

赵婉在走廊尽头扶梯间门口抽烟,看韩玉梁出门,把烟在垃圾桶顶上摁灭,快步迎来。

她应该是想跟他聊些什么。

但没找到机会。

本以为会在里面嚷嚷一会儿的林梓萌,竟然前后脚跟着出来了。

“走。”她气冲冲一抓韩玉梁的胳膊,“咱们回去了。”

“诶?”韩玉梁笑道,“不再多陪你爸会儿了?”

“他又死不了,等送终时候我给他站一天。”林梓萌没好气地瞪了赵婉一眼,瞪到那女人给自己让道,拖着他快步离开。

臭嘴丫头,明明来的时候担心得脸都发白。韩玉梁笑了笑,跟进电梯。

“你爸这里的人手可不算多啊,能保护得了他么?”

林梓萌想了想,说:“没问题,都跟你说了,区医院这里算是黑街最安全的地方之一。大家都在本地混,谁愿意上唯一一家大医院的黑名单啊?都不用多狠报复,挖弹头时候口子开大点儿也受不了啊对吧?”

“但你也说了,‘冥王’并不是本地的。”

“不是本地的也没那么容易找到我爸。”

韩玉梁略一沉吟,皱眉道:“可黑街不是只有这么一家像样的医院么?想找不到也很难吧?”

林梓萌也被说得担心起来,“喂,你少乌鸦嘴,能不能说点好听的。”

“我是来当保镖,又不是来给你唱歌。”

斗着嘴走出电梯,韩玉梁侧眼一看,急忙抓住林梓萌的胳膊,将她一扯拽倒了自己身后。

不久前才给他们指过路的那个小护士,此刻正双手高举,一脸惨白满头大汗,瑟瑟发抖。

一支带着消音器的枪,正顶着她的额头。

两个金发碧眼的高大白人男性站在导诊台外,其中一个正叽里咕噜说着韩玉梁完全听不懂的鸟语。

很明显,说什么来什么了。

可“冥王”不是以东瀛人为主导的组织么?这俩西域白皮怪是什么来头?

“对不起,你……你说的我听不懂。”那小护士哆嗦着左右摇头,眼泪都掉了下来。

后面那个白人清清嗓子,用口音生硬的汉语问:“女士,我,找林强。他在,住这里院。哪里?”

这种时候还指望一个年轻护士保持职业道德未免有些强人所难,韩玉梁已经确信对方来者不善,将林梓萌往后一推,猫腰一个箭步就冲了上去。

他也看不惯上来就拿枪对着小姑娘的男人。

胯下那杆枪还差不多。

那两个的反应并不像是一般人,韩玉梁的行动几乎和猫一样无声无息,他们却第一时间就做出了反应——同时调转枪口,瞄向冲来的他。

为免自己躲开后子弹误伤林梓萌,韩玉梁纵身一跃,先一步蝙蝠般窜上天花板,靠身形飞起惯性反蹲在上面。

两支手枪立刻抬起,搂下扳机。

在消音器中略显沉闷的枪声响起同时,韩玉梁飞扑而下,提前用掌风震歪枪口,直取其中一个杀手。

两个白人临危不乱,配合也非常默契,立刻向两个方向退去,同时摸向身上第二把枪,想要双手开火。

但韩玉梁已经欺近。

对男人,他从没有手下留情的习惯。

一掌切出,宛如长矛扫过,咔的一声,就将第一个杀手双枪打落,旋即飞起一脚,将落下手枪当作暗器,打在往另一方向离开那人脸上。

百忙之中,他仍不忘讨好姑娘,伸手将那导诊台护士向下一按,沉声喝道:“蹲下!”

脸上“中枪”那个杀手几发子弹失准,打得四处火星四溅。

韩玉梁正要过去抢攻,身边被下了枪的那个杀手却双臂张开,猛地扑来将他拦腰抱住。看之后发力的方式,像是练过柔术打算带他滚地缠斗。

他并没有和男人一起在地上搂着打滚的兴趣,左脚后撤一蹬,将那白熊一样的身躯强行顶住,旋即毫不犹豫出掌抓住那杀手腰带后侧,提气发力,将整个人猛地举起,打横拦在与另一个杀手之间。

果不其然,这边那人稳住双手,立刻向着韩玉梁连射数枪。

只是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同伴那近二百斤的壮硕身躯竟然被麻袋一样轻轻松松甩了过来,子弹顿时全部打入到了自己人的体内。

血花随着哀号齐飞。

韩玉梁飞起一脚,将那中枪的杀手踢向他的同伴,跟着一脚蹬在背后导诊台上,如离弦之箭窜出,双掌一分,已把剩下那个杀手小臂牢牢握住。

那杀手也是人高马大一个白熊似的壮汉,当即一瞪眼睛手臂肌肉暴起,一边角力,一边狠狠头槌砸下,看来也是个肉搏的行家。

可惜这个世界的肉搏行家,在韩玉梁这种经常要和江湖侠士厮杀的人看来,不过是二流外家高手的水准。

很强,但绝不至于应付不了。

他双手向内一引,身形后弓,旋即飞膝上提,硬碰硬顶在那杀手砸下的额头上。

为了留下活口,韩玉梁特意只用了六分力,免得一下震碎了脑壳,问不出半句话来。

不料这杀手的脑袋比预想中硬,挨了这一下竟只是一晃,就一头顶向韩玉梁小腹。

胸腹乃是武者空门,韩玉梁岂会任这么一个金毛脑袋长驱直入,冷哼一声放开双掌,回手抹过对手头顶,施展春风化雨手,将真气贯入百会。

点穴功夫之中素有一身九死的说法,便是指一个人身上的诸多穴道之中,有九处死穴极为致命。

百会,便是九死之首。

即便春风化雨手走的是阴柔路子,这一招也足够让那杀手浑身一震,头晕目眩扑倒在地,一时间瘫软如泥。

担心这也是个黑天使,韩玉梁一脚将他踢翻过来,弯腰补了几下重手废掉四肢,看他不再能动,这才一指封住膻中,缓缓站起。

先前中枪那个此时已经死了九成,韩玉梁吁了口气,刚刚略放松些,就听到医院外面隐隐约约传来了枪声,似乎有什么人正在交火。

林梓萌还算镇定,拿出手机准备通知上面。

但保护老大的马仔,怎么能笨到听见枪声都毫无反应,电梯门一开,几个北林帮的小弟就从里面拿着枪冲了出来,其中一个还把“十八剁”用衬衫绑在了手上。

外面枪声还在断断续续地响,可见北林帮也不是全无准备。

韩玉梁懒得插手太多和自己不想干的事,对他们说了一下这两个杀手的目的,就越过导诊台看后面那个小护士去了。

那护士胆子可不如林梓萌大,双手捏着耳朵垂蹲在地上,紧闭着眼瑟瑟发抖,有一发子弹穿过导诊台,打在她身前不远,大概是那一枪吓破了她的胆,她还在哆嗦的大腿中间,胯下护士裙的包臀处,还在滴滴答答往下掉水,双脚之间,也已经有了一小滩。

“姑娘,没事儿了,赶紧起来去后头换件衣服吧。”韩玉梁柔声说道,伸长胳膊拍了拍她的肩,将一股真气送入,定一定她的神。

小护士千恩万谢一个劲儿鞠躬,林梓萌的脸色又有点难看,正好眼见枪声惊动的夜班大夫护士都纷纷冒了头,他趁着周围还没热闹起来,跟着林梓萌就往外走。

医院外的枪声已经停了,但韩玉梁不敢怠慢,仍用雄壮身躯将林梓萌护在靠内一侧,一直小心翼翼送到车上。

在门口观察了一下外面街道情况,确认枪战已经结束,林梓萌一脚油门,带着韩玉梁逃之夭夭。

开到已经可以安心的路段,林梓萌闷声闷气地开口说:“喂,保镖,你刚才对那个小护士那么好,是看人家长得可爱,还是趁机打量她尿裤子呢?”

“都有。”韩玉梁懒洋洋笑道,“长的可爱的姑娘尿裤子才值得一看,丑胜无盐的女人,只会让我恶心。”

“我说,长得漂亮是不是拉大便你也不觉得臭啊?”

“长得漂亮,拉大便就是臭,也值得一忍。”

“变态。”林梓萌愤愤骂了一句,“难怪岛泽给人当菜盘子能赚那么多,就是你们这种变态男人太多了!”

“好看本来就很重要。”韩玉梁笑道,“我若长得像头猪,就算还是一样这么大本事,恐怕林姑娘你也不愿意用我当贴身保镖的吧?”

“我现在也不愿意!”林梓萌胀红了脸,大声说,“你长的帅有屁用,脸上一股猥琐劲儿,眼睛溜溜就往女人胸脯大腿上瞄,既不收敛也不掩饰,你这种大色魔,鬼才愿意留在身边当贴身保镖。”

“那我明天就回去了。”韩玉梁靠在椅背上打了个呵欠,满不在乎地说,“我这人还是喜欢大家都情愿的买卖,你这么不高兴,那明天我把春樱叫来,跟赵婉结算一下这些天的薪水,以后再也不烦你咯。”

林梓萌张了张嘴,结果没说出话,脸上写满了惊讶错愕,半晌才挤出一句:“你……你要毁约?”

“按你们流行的说法,这叫协商终止。”韩玉梁懒懒道,“你不情我不愿,何必相看两相厌。还是一拍两散吧,正好春樱说手上已经有几个委托在审查情况,我应该不缺活儿干。”

“你……我……”林梓萌握着方向盘手都有点乱,一不小心闯了个红灯,气得顺便踩油门超了个速,才大声喊,“你不能走!”

“为何?”韩玉梁笑道,“一别两宽,这是皆大欢喜的事啊。”

“我……岛泽……对,岛泽会不高兴的。”

这算什么,溺水的人飘来根芦苇也要缠胳膊上冒充游泳圈吗?

“这和岛泽莲有什么关系?”韩玉梁颇为好奇,笑着问道。

林梓萌死盯着车前,看来正在开动脑筋拼命思考。

“当然有!你、你要走了,我就找不到合适的借口抹掉她的欠债了。”

“哦?”韩玉梁摸着下巴道,“这我还真是愿闻其详。没记错的话,你之前才说过,不准我碰她,不然就要我出钱给她当嫖资来着吧?我可不喜欢花这种钱,男欢女爱,还是讲究个两情相悦得好。”

谎话撒出去,想办法圆上不满地打滚耍赖才是成年人的标志。

林梓萌拍了两下喇叭,超过一辆轿车,“是这样,我已经……唔……想好怎么帮岛泽免债了。她之前跟乐公馆签的协议,是二十五次女体盛,不提供其他色情服务,最终到手二十万。算下来,当一次盘子差不多是八千。”

她越说越顺,“我跟她关系不错,我给她多算点,一次一万,做家务的工资折成一万,利息我也不要了,算下来,她做十九次女体盛就能还清债了。”

韩玉梁皱了皱眉,“所以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主要就得靠你啊!”林梓萌看来是理顺了逻辑,唇角都勾起了一丝笑意,“你这个大色魔强烈向我要求享受女体盛服务,我才能拿这个当借口来搞定岛泽啊。好,就这么定了,你吃够那十九次女体盛,咱们再说以后的事。”

韩玉梁想了想,点下了头。

本来上次他就没看够呢……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