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83章 突如其来的交集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东胜洲关系企业及天香华文。

发售部分每月5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他们进到卧室里的时候,那首歌已经唱了个差不多,手机上的光随着铃声的消逝而黯淡下去。

许婷拿起手机,尝试了一下解锁,然而,林梓萌没有用生日当作密码,试了几次反而暂时冻结了屏幕。

就在她烦躁地想把手机丢开的时候,那首充满倔强求偶味道的歌曲又响了起来。

三更半夜,想必也不会有什么亲戚朋友探问,而且,来电显示并未在通讯录中,是个陌生号码。

许婷对其他人比了一个噤声手势,拿起到耳边,接听,轻声说:“喂。”

“请问是许婷吗?”那边传来很有礼貌很温柔的一声问话。

可惜,许婷听得出那是谁。

“张萤微,你要找我?”

“是啊。”张萤微的声音听起来愉快而满足,“韩玉梁已经死了,被我炸成灰了,接下来,就是找你,婷婷,咱们是好朋友吧,你不觉得,咱们该见个面吗?”

许婷抬起手,一把捂住了韩玉梁刚张开的嘴,就像是专业女演员一样,转眼就换上了哭腔,愤怒地大喊:“你说什么!老韩死了?我才不信,他那么大本事,怎么可能死!你骗人!”

韩玉梁皱起眉,要不是自己就好端端站在这儿,舌头都能舔到她微有点汗和枪柄味道的掌心,他都会被感动得不轻。

叶春樱瞠目结舌,但还是不忘过去捂住了岛泽莲的嘴。

大家一起看许婷表演。

“你骗人……我不信……呜呜……”

没想到,电话那边还有个跟着暴躁起来的,大叫大嚷:“就凭你这小身板也能干掉韩玉梁,别他妈吹牛屄了!他从七楼抱着我跳下来都跟没事儿人一样,你能干掉他?你骑上去干都干不死他,到他那儿,你也就是个犁坏的地,牛都不出汗。”

许婷楞了一下,忍着笑按下了免提,放给大家听,同时把号码亮给叶春樱,对她使了个眼色。

叶春樱心领神会,记下号码走到一边写进短信迅速发了出去,打开静音拨号让对面响几声确认能够收到。

而这边,林梓萌中气十足地叫骂了一大串,最后终结在一记耳光声中。

“信不信由你们,他再厉害,也是血肉之躯,火箭筒正面射中,他就是穿着防弹衣,也炸成肉泥了。”张萤微说到这里,突然发出了一串尖锐到近乎凄厉的笑,明明听起来该很得意,很嚣张,可实际上却让人后背发凉,隐隐透着一股复杂的悲愤之意。

笑了好一会儿,她才恢复平静,平静到甚至有些突兀地说:“总之,我要找你,许婷。我不知道你大半夜为什么擅离职守不好好当保镖,也不知道为什么‘冥王’的蠢货会抓错人,但现在,你的委托人在我的手上,我希望你能来接她回去。”

“你杀了老韩,我不见你。”许婷又挤出一丝哭腔,冲韩玉梁挑了挑眉,演技十足地回答。

“放心,婷婷,咱们是好朋友,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我只是想跟你叙叙旧。我就要离开这儿了,去一个你们都不知道在哪儿的地方。下一次回来,还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你可是我在这座城市最后一份放不下的挂念,不和你见一面,我不甘心的呀。”

“我要杀了你,为老韩报仇!”许婷坐在椅子上跷起二郎腿,托着腮帮子嚷嚷道。

岛泽莲拿开叶春樱的手,轻手轻脚端了一杯水,放到许婷手边。

许婷端起喝了一口,用嘴型致谢,接着继续发挥,“你说吧,我能在哪儿见你?我不见别人,我也不关心那个什么委托人的死活,我就见你一个人。等见面,你愿意把林梓萌放了就放,不愿意放就留给那帮东瀛佬做性奴吧,她跟我抢老韩,我早气得牙痒痒了。”

“我肏你爹!许婷!你原来是这么不要屄脸的……”

啪!

这次耳光的声音听起来更响亮一些,可竟然拦不住林梓萌的疯狂叫骂,足足响到第三声,那狂暴的少女才消停几分,但还是絮絮叨叨地说:“姓张的,别让我有机会……不然我一口一口咬死你……咬死你……你杀了我保镖……我咬死你,咬烂了你……肏你爸的……”

“那种满嘴脏话的傻丫头,真不知道你们抓去干嘛。”许婷哼了一声,“拿她威胁我,你还是少做梦了,我要见你,只会是为了给老韩报仇。你同意我的条件,咱们就约地方,你不同意,那就散伙。我在叶之眼打工只是为了钓老韩这个帅哥,没那么大责任心。”

“用情敌来当作筹码,好像是挺不明智的。”张萤微自嘲一样地笑了笑,“真是的,我又犯蠢了。”

“不一定。也可能,许婷是在故意降低你对林梓萌的重视程度,从另一个方向来保障她的安全。”一个平平板板好像不知道什么叫抑扬顿挫的女声突兀地从旁响起,敏锐地提醒了一句,“而且,我也不认为该这么简单就认定韩玉梁已死。你太着急了,张。”

“永夜姐姐,都说了不要在人家打电话的时候偷偷接近嘛。说好了你不再干涉我找许婷的。”

“我不干涉你的私自复仇行为,但是,你的身体是宝贵的实验材料,我需要保障你的安全,直到你离开这里,去该去的地方。”

“我和许婷见面后,就会按你们的安排离开,之后你们愿意对我继续搞实验也好,改造成什么生物兵器也好,我都没有意见。这是我付的报酬,我心甘情愿。”张萤微很淡定流畅地说,“我生存的意义,就是让那两个人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韩玉梁已经付了,许婷还欠着我呢。”

许婷故意做出咬牙切齿的语调,“别在那边跟其他人聊天了。我还要找你呢。你觉得我欠你,我觉得你欠我,咱们正好私下碰个头,一笔勾销。先说好,我会带枪的。”

“不要紧,我不在乎,你可以带任何你觉得能帮上忙的武器。”张萤微笑了两声,阴森森的。

“我还会带上老韩。”

“哦?呵呵呵,”张萤微的笑声更大了,“原来你也迷信啊,打算带上他的幽灵来保护你么?”

“没错,我要让他看着我给他报仇,然后去悔恨为什么没有早点选我。”

“不过黑街我是不会去的。”张萤微的语调平静了不少,“你拿着林梓萌的手机,现在就出发,我会告诉你去哪儿能找到我。”

“你当我是白痴吗?你现在有一个大黑帮当靠山,你让我去哪儿我就去哪儿?”许婷大声说,“我手上一共几十发子弹,你呼啦啦叫来二百人,我怎么办?等着被你手下轮大米吗?”

“我会告诉你一个区域,你在里面选地方,选好了,你告诉我,我去找你,你可以观察我是不是带了帮手。”张萤微的口吻隐隐有些亢奋,“你甚至可以先放冷枪打我,我不在乎。我不在乎你那几十发子弹都钻进我体内,那点疼,根本无法比拟当初韩玉梁强行进入我时带来的屈辱和痛苦。之后,就是咱们清算的时间了。我会让你知道我当初有多绝望,多愤怒。”

许婷瞪着眼睛,忍不住抬腿踹了韩玉梁一脚,“那既然是抓错人,到底能不能先把我的情敌放了?我找你都得开她的车,真害死她,我心里也挺不是滋味的。”

张萤微哼哼笑了两声,“我对黑星和北林的纠缠毫无兴趣,永夜姐姐也说了,‘冥王’有更好的方式帮忙,放心,我不会把这个贱丫头交给黑星的,咱们见面的时候,我会让人在附近押着她等结果,我保证,不管咱们两个谁活着离开,都能让林梓萌恢复自由。”

“喂,”许婷故意做出强忍害怕的腔调,“小微,我……跟你有深仇大恨吗?你出出气就得了吧,你……你还要杀我?”

“你不也要杀我吗?”

“我……我就是说说气话,我又没杀过人。”许婷换了一副口吻,继续跟她磨叽。

因为那边叶春樱已经收到了短信回复,冲她比了一个拖延一下时间的口型。

可没想到,那边并不是完全没有防备,之前的清冷嗓音突然开口说:“张,够了,不能再继续了,这样拖延下去,如果对方有联邦方面的关系可以配合,是能追踪到咱们位置的。”

不过张萤微不太在意,冷笑一声说:“追踪?就凭叶之眼那么个侦探社?再说,就算追踪过来又能怎么样,韩玉梁死了,她们对雪廊就彻底没有利用价值了。一个春天还在开诊所的小大夫,一个暑假结束才升大二的女生,我为什么要怕?”

她并没有避讳许婷还在这头听着,马上就转对话筒说:“许婷,你要怕了,可以不来,我一样能找到你,新扈市就这么大,你逃不掉的。你们那个叶所长,也一样逃不掉的。韩玉梁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许婷望着已经摆在桌上的手机,长长叹了口气,“看来,和你这样的疯子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见面吧,我就不信你真是铁打的,连子弹都打不死。”

“来吧,许婷,来吧,我马上就给你发地址,那片地区方圆五公里之内,你随便在什么地方等我。你可以带帮手,我没意见。”张萤微吃吃笑了几声,“不过你叫不到什么人的,雪廊在追击实验室撤走的物资,特安局也往那边去了,北林帮如果敢动,我就让林强看着他女儿在镜头前被男人玩成一块破抹布的样子。那么,到时候见。我只等你到太阳升起的时候,天亮了你还没有通知我位置,我就让‘冥王’的人动手了。”

“动手?”

“哦,瞧我,一兴奋起来,把重要的消息都忘记了。你姐姐家的楼下,目前差不多有二十个男人在等着安慰她呢。天亮没有我的电话通知,他们就可随便做什么能让自己高兴的事。我本来是想用这个来威胁韩玉梁出现的,没想到,这么顺利就杀掉了他,只好勉为其难,拿来警告你咯。”

许婷咬了咬牙,装出特别激动的样子想要再拖延一阵。

但张萤微已经挂断了手机。

不到五秒,一条短信发送过来。

问题是,解锁不了,无法看到详细内容。

许婷拿起自己手机给那个号码打了过去,毫不客气地嘲讽了一顿,又争取到了五、六分钟。

于是,等联系方式确定为许婷自己的手机号后,叶春樱在屏幕的地图上点了几下,抬头说:“牙东湾。她的确已经不再新扈地区了,汪媚筠和沈幽帮忙锁定的信号源基站位置,都在牙东湾。‘冥王’很可能要带着这次的收获从那边撤退。”

“收获?”韩玉梁憋了半天,不屑地撇嘴道,“他们在这儿死了一堆人,丢了一堆东西,还能带走收获?”

“沈幽是这么说的。”叶春樱看着屏幕,脸上浮现出明显的悲悯,“他们这次并没打算大举进犯,主要目的应该就是趁着雪廊后方空虚,利用这边的便利交通和黑街的特殊情势进行黑天使的实验。他们搜集到了足够的实验数据,很可能还把一部分药剂留给了黑星社,来搅乱黑街的局势。和天火那边的战斗已经结束,雪廊大量主力骨干将陆续回到黑街,‘冥王’选择在此时顺水推舟撤退,不是不可能。”

“想撤就能撤,是不是也显得这边太没有面子了?”韩玉梁皱起眉,“沈幽他们能甘心?”

“不甘心也没有办法。天火为了报复,可能会对黑街展开攻势,和‘冥王’全面开打的话,雪廊受到的压力会太大。而且,黑街的雪廊暂时失去了主心骨,沈幽不太愿意让情势继续恶化。”

许婷拿起手机,“OK,我收到区域地址了,牙东湾西侧十公里外湾陆庄园度假村。咱们接下来该怎么做?”

韩玉梁握紧拳头,眼中杀气一闪,“先去一趟你姐姐那儿,把那二十个不知死活的男人解决再说。”

“分头行动吧。免得来不及。”许婷很快拿定了主意,把林梓萌的手机往兜里一揣,“这上面有追踪位置的软件,我打开着,和你的手机配过对,没信号的话给我打电话也行,老韩,你跟叶姐去我姐那儿,我先往这个地址赶过去,找个合适的地方,把张萤微约来。”

岛泽莲举起手,怯生生地问:“那、那我呢?”

“小女仆在这儿看家,把碎玻璃什么的收拾收拾,做好早饭等我们回来吃。”许婷捏了捏她可爱的脸蛋,笑眯眯地说,“有人可以交代家务的感觉真好。”

岛泽莲一副想哭的样子,泪光盈盈地说:“你们……你们要是……回不来了呢?”

她这时候的表情,真像是一只到了陌生地方被栓住脖子,看着主人开门离开的小狗。

叶春樱过去拥抱住她,先开了句玩笑,“那样的话,你的债务就不用还了,你以后都自由了啊。”

“我……我宁愿慢慢还钱啊……”

她这才柔声说:“真要有个万一,你等到天亮还没有我们的消息,你就去雪廊酒吧,说你叫岛泽莲,是原本下个月上岗的服务生,你告诉他们你的情况,之后的生活,就全靠你自己安排了。但是,你一定一定一定要记住一件事。”

岛泽莲抽了抽鼻子,“你……你说……”

“不要再回去找你父亲。坚强一些,靠自己生活下去。”

“行了。”韩玉梁拍了一下岛泽莲肉鼓鼓的小屁股,笑道,“别搞得跟永别一样,老子挨了一发火箭弹都没死,这次她在明我在暗,可正是我好好回敬一下的机会。你只管准备四人份……啊不,五人份,把林梓萌的也算上,等回来,咱们开瓶洋酒,好好庆贺一下。”

“那么,出发吧。”许婷检查了一下枪械,“这次我是诱饵,是不是该弄身显眼点的衣服带上,等你们到了换上?”

“不用那么麻烦。”韩玉梁淡淡道,“那家伙真会这么实诚么?”

“那不是实诚。”许婷很自信地说,“那是自信,她觉得你死了,我和叶姐还恰好孤立无援,今晚如果我赴约,她就有充沛的自信跟我玩猫抓老鼠的游戏。对我,她应该不屑再玩什幺小计谋了。”

她笑了笑,“走,出发吧。现在是夏天,到出太阳可没多久了。”

韩玉梁点点头,正想转身先一步出门,耳中突然捕捉到楼下大门外的脚步声,立刻抬手沉声道:“等等,家门外有人!”

叶春樱马上大步冲下楼梯拐角,双手举枪靠墙瞄准门口,许婷一手握枪垂在身侧,一边下楼一边轻声问:“是敌人吗?”

“不像,只有两个脚步声,但其中一个特别轻,不像是一般人。”韩玉梁皱眉说罢,突然想到了什么,悄悄后退几步,回到了门口看不见的暗处。

这时,门铃响了,外面响起了陆南阳略显拘谨的声音:“林梓萌,你在吗?我是赵婉的表妹,我就住在这个小区,我的朋友说听到院子里发生了一些事,你还在家吗?”

许婷松了口气,示意叶春樱收起枪,快步下楼走到门口,想了想,回头对岛泽莲轻声说:“不要透露老韩在这儿的消息。”

岛泽莲乖乖点点头,犹豫一下,干脆转身上楼跑去陪韩玉梁了。

许婷深呼吸两次,把门打开。

果然,门外是穿戴整齐的陆南阳,和她身后背着一个长布包袱,明显把长剑藏在里面的陆雪芊。

知道这是韩玉梁的对头,许婷不敢怠慢,很谨慎地说:“你好,我是叶之眼侦探事务所的助理许婷,我们所负责林梓萌小姐的安保工作,请问有什么事吗?”

陆南阳看到是许婷开门,露出了很庆幸地表情,向后伸手,轻轻和陆雪芊的柔荑交握,柔声说:“我朋友晚上睡觉很轻,她被枪声吵醒后,就一直怀疑这边有人出事。后来看到你们这边这么晚还亮了灯,就叫醒我催我过来看看,如果有什么麻烦的话,我们可以帮忙的。”

她嘴上虽然这么说,但眼神其实很不情愿。

许婷一眼看出,她是被陆雪芊催着不得不过来的,“这是你表姐委托的吗?”

“不是不是,”陆南阳赶忙摆手否认,“我朋友……比较有侠义心肠。她说看到有车从这里带走了人,嗯……是林梓萌吗?”

许婷心中迅速转过几个念头,回头看了一眼叶春樱,露出了比较沉痛的神情,说:“是的,今晚有人来这里袭击,我们防备不周,导致林梓萌被歹徒绑票带走,我刚刚靠定位追踪大致确定了他们的位置,正在发愁去哪儿找辆车呢。”

她奉韩玉梁的命调查了陆南阳好几天,当然知道,她有一辆不错的车。

陆雪芊当即道:“我们有车,既然知道歹徒位置,阳阳,你开车,咱们这就过去。我来此也有一段时日,既然找不到元凶首恶,诛杀一些虾兵蟹将,也未尝不可。”

陆南阳的神情顿时变得十分紧张,她小声问:“那个……呃……都有谁去啊?就只有……你吗?”

“请稍等。”许婷抬手关上门,回到叶春樱身边迅速跟她交代了一下自己的计划。

既然那是老韩的对头,又功夫不错,那拿来打张萤微一个措手不及,岂不是再合适不过?

而且,她也存了一些自己的小心思。韩玉梁在他心目中原本不是什么正经八百的好人,甚至是邪气更多一些,有这么好的机会,她也想摸摸底。

既摸摸陆雪芊的底,也能在路上想办法旁敲侧击摸摸韩玉梁的底。

当然,试探韩玉梁底细这种念头,就没必要让叶春樱知道了。

可惜,她这点小心思并没能逃过韩玉梁的目光。

韩玉梁站在楼梯顶上清清嗓子,沉声传音道:“婷婷,打发她们走,暂时还不到收拾她们的时候。”

叶春樱不明所以,眉心微皱,“婷婷说那个背东西的女人功夫也很厉害,还是你的对头,趁机摸摸底不好吗?”

“不行。”韩玉梁面色凝重道,“若让她知道婷婷是我的助手,她会毫不犹豫一剑杀了婷婷。而婷婷要想试探什么,就一定会被她识穿。她根本不是你们应付得了的对手。连我,也要仔细筹划才敢出手。”

至于这出手的具体意思,他就不便解释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