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100章 难道是巧合吗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东胜洲关系企业及天香华文。

发售部分每月5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直到韩玉梁上楼回住处休息,杉杉也没从那团毛巾被里出来。

叶春樱只好给枪上好膛,留在事务所一起住下,支起行军床睡在了韩玉梁的办公室。

明明那么舒服,为什么结束后还一副大受打击痛不欲生的样子?

他有点搞不懂。

在他的世界也有些三贞九烈的女子,是他通常不太愿意去招惹的类型,免得寻死觅活从偷欢小事转成人命恶债。

可即便是那些贞洁烈女,也不至于在两厢情愿不脱衣服享受一番的情形下自尽吧?

送他出门时,叶春樱看出他心绪不宁,跟出来两步,柔声说:“韩大哥,你不必太担心杉杉,她……应该是回想一下后感到太害羞,所以暂时自闭了。给她一晚上时间,明天还要继续设法救她丈夫,她会没事的。”

除了男欢女爱这个方面之外,在其他任何领域,似乎都是叶春樱对女人的了解更准确一些。

隔天一早韩玉梁下来上工,就发现杉杉的确已经像是没事了。

床上的全套东西都换过,已经晾在阳台,正随着开窗放进来的暖风微微摇摆。

她身上的睡衣也换了,不过多了一条大围裙,正在厨房做早餐。

叶春樱拿着她的手机,看韩玉梁进来,说:“韩大哥,绑匪那边又有新信息了。”

“怎么说?”韩玉梁闻了闻香味儿,是熟悉的炝锅鸡蛋挂面,简单美味,就是换了人做,估计不容易以前那么贴他的口。

“发来了一个新的链接地址,让杉杉还用昨天的方式登陆。这次时间限定在九点,我刚才问过沈幽,现在这个地址还什么信息都追踪不到,估计没有开放。”叶春樱揉着有些倦意的眼睛,“我跟杉杉说了,今天让她尽可能多和绑匪磨蹭一些时间,对方的网络防护相当完备,拖的时间越久,对找到她丈夫越有利。”

“那她怎么说?”韩玉梁瞄了一眼厨房,“瞧昨晚那一蹶不振的样子,还以为今天要看到她在屋里上吊呢。”

“她真的就是觉得太丢脸了,没有你想的那么难受。而且……她说她心情现在很复杂,我猜,可能是你让她了解到了一些从前没有接触过的世界吧。”叶春樱说着说着,脸颊就微微发红起来,“韩大哥,我觉得绑匪可能还会对杉杉提出一些……唔……比较羞耻的要求作为惩罚,我……不会因为私心就要求你不许配合。我就是希望,你别因为自己的期待,就趁机偷偷做什么,好吗?他们夫妻,感情真的很好。”

“那如果是绑匪要求呢?”韩玉梁望着叶春樱的眼睛,很好奇她的克制到底能到什么程度。

“那就看杉杉姐自己的意思了。”她低下头,避开了他的视线,轻声说,“韩大哥,两厢情愿没有强迫的事,我就算是所长,也……不能干涉的。”

那作为你个人你希望如何呢?

这个问题差点就到了嘴边。

但韩玉梁没有问出来,也没必要问出来。

他只是伸出手,轻轻抚摸了一下她的脸颊,柔声道:“为了不让你太讨厌我,我会牢牢记住这句。”

“即使记不住,我也不会讨厌你的。”叶春樱的语调平静了许多,“我……顶多只是伤心而已。”

甜言蜜语过往说过不少,承诺却是韩玉梁不太愿意拿出口的东西。

可他发现,对叶春樱,他越来越想多承诺点什么。

“为了不让你伤心,我一定会记住的。我保证。”

当然,如果是作为惩罚和报复,就不必算在此列了。他想了想,在心里暗暗补充一句,同时下定决心,今后再有类似张萤微家那样的事,能免则免,免不了没忍住的话,那还是作为绝密,守在自己心中吧。

说着话,杉杉在厨房提醒饭好了,叶春樱进去帮忙,两人三碗端了出来。

看上去杉杉似乎已经没什么,但这顿饭吃着,全程她的眼睛都不敢去看韩玉梁。

恰好靠碗他也吃不痛快,干脆进去端起锅呼噜呼噜,没再出来。

这女人和叶春樱某方面的确很像,所以,接近她心灵的最好方式,就是在肉体上保持距离。

反正有那个绑匪帮忙助攻,他才不急。

饭后还有一段时间,叶春樱将笔记本电脑挪出来换了一个房间,重新接线布局。韩玉梁在旁看着,不解道:“你这是干什么?”

“每天换一个房间,这样绑匪那边每次看到的视频背景都不同,一旦后面咱们顺利锁定他的大概位置,赶过去找人,一次两次视频的时间,对方不容易起疑心。”叶春樱打开摄像头看了一下背景,还特地将对应的地方墙壁用一副挂画挡住,免得看出和昨天是同一种装潢。

“他电脑技术那么强,不会直接锁定咱们的位置吗?”

“没那么容易。每次连线,我都通过沈幽那边给的权限在追踪他,他要是主动来探查咱们,就更容易抓住他的位置。我想为了保险,绑匪应该会采取比较保守的防御策略。”叶春樱从桌子下钻出来,就这么临时用一下的地方,她也要把后面的线路理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不知道是不是做医生留下的习惯。

九点钟,满脸忐忑的杉杉坐在电脑前,由叶春樱帮助,又一次经过匿名代理中转,连接到了一个新的暗网地址上。

摄像头连接好后不久,屏幕上就出现了绑匪的话:“很好,杉杉,你很准时,我喜欢守约定的女人。”

杉杉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抿了抿嘴。

“昨晚的视频我很满意,为此,我让你丈夫吃了一顿好的,还喝了点酒。说真的,你的表现远远超出我的预计,你并不像你丈夫认为的那么冷感,死鱼一样的女人,可不会有那么销魂放浪的高潮。”

杉杉一下子脸就红透,视线来回游移,小声说:“那……是我的帮手……厉害。”

她今天配合的决心更加坚定,也有昨天见识到韩玉梁点穴手法的功劳。她终于相信韩玉梁不是一个普通侦探,自然就认真地开始考虑,如何能帮叶春樱多拖延一会儿时间,“既然……你满意,那个……可以让我看一下我老公现在的样子吗?”

“可以。”

随着信息,一张被堵嘴蒙眼的照片显示出来,时间戳三分钟前。确实是杨明达。

杉杉大着胆子问:“照片的话……我看不出他是不是还好,能不能让我看看视频窗口啊?就像昨天那样。”

“不行。”那边果断拒绝了,“那是奖励,你要靠自己在游戏里赢,才能看到。那么,咱们开始吧。”

杉杉紧张地深呼吸了几次,大概是吧这也当成了拖延时间的手段,她做了近十次,才轻声说:“好吧,那咱们开始吧。你……你可要遵守约定,我赢了你就把老公还给我。”

“你不要搞错,你老公平安离开是你陪我玩完游戏全程的报酬。每一阶段的输赢,只不过是奖励和惩罚的区别而已。你赢了,我可以对你老公好一些,给他吃好的,喝好的,让你看视频,你赢的次数特别多,我还可以给他松绑,反正,他是逃不出去的。你输了,其实也无所谓,只要在我给你的惩罚中,慢慢认识自己,认清自己,对你没什么坏处。所以,我建议你不要太抵触我的游戏。”

“我……我没有抵触。”杉杉咬了一下嘴唇,忍耐着说,“我不是已经很配合你了吗。”

“今天,咱们来继续你们夫妻之间的默契测验。我相信你们夫妻俩都是诚实的人,那么,有没有默契,只要一问就知道了。”

“嗯,你问吧。”

“问题出现在屏幕上二十秒内我要听到你的答案,超时就算你输,所以,请尽快读完题目。明白了吗?”

杉杉用力点了点头,“明白了。”

“你觉得你老公之前和你做爱的时候彻底满足过吗?”

很简短的问题,让已婚女人看了,甚至会觉得有些羞辱的意味。

这世上伪装高潮的女人不知道有多少,而男人恐怕就没几个需要做到那个地步。

杉杉不假思索地回答:“当然满足过!你……你不要说得我好像在排斥做爱这种事一样好不好。对,我、我是有些笨,因为自己的问题,没有及时了解作为女人可以享受的乐趣,这……可能让我老公有些不愉快。可每一次我都努力让他舒服了啊。”

韩玉梁略一思忖,在旁边摇了摇头。

叶春樱吃了一惊,小声问:“韩大哥,你觉得……杉杉又错了?”

他点点头,缓缓道:“射精这个标志的确意味着愉悦,但并不是所有男人都认为那叫做彻底满足。”

叶春樱的意见并不相同,皱眉说:“可根据我对各种特殊性癖的了解,他们也大都是通过自己的癖好来达到射精这个目的。”

韩玉梁干脆道:“你吃婷婷做的饭吃饱,和吃我做的饭吃饱,都叫饱,哪个满足?”

这时,沉寂了片刻的页面上,传来了不出所料的答案。

“真遗憾,杉杉,你又答错了。真可悲啊,结婚四年多的女人,竟然一直误以为自己的丈夫在还能做的时候一直都很满足。你也不想想,之前你连高潮是什么都不清楚,男人肏你和肏一个会动的硅胶娃娃有什么区别?那种纯粹肉体层面的满足就叫满足了吗?你们夫妻真有趣,有趣极了。他认为你不满足,你认为自己满足。他认为自己不满足,你认为他满足。听说你们还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初恋情人,爱情原来没教给你们坦诚的重要性吗?”

从看到答错了三个字开始,杉杉就成了一张被定格于震惊表情的精美写真。

足足呆滞了好几十秒,她才缓缓挪动眼珠,一点点看完了之后的字。

她受的打击似乎不小,放在电脑椅扶手上的双掌,不自觉地握紧,用力,微微颤抖。

“怎么,你没有话要说吗?”

明明没有声音,看着屏幕的三个人却都感觉到了对方那浓浓的嘲讽。

“我……”才张了一下嘴,两颗泪珠就从眼角滚了下来,杉杉用手背擦了一下,满脸委屈地说,“我明明……很努力了。我不相信,我不相信他一次都没有彻底满足过,我和他第一次的时候,他明明高兴得都要飞起来了!你问问他!就连那次他都不满足吗!我擦一下纸上全是血丝,他还在旁边红着脸乐,他那时候就对我不满了吗!你问问他啊。”

大概是绑匪在跟杨明达沟通,过了好一会儿,屏幕上才出现了回复。

“他说,那时候他和现在的你一样,还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满足。”

“杨明达!你混蛋!”杉杉的委屈爆发一样从口中喊出,“你的意思是,你现在知道了?你怎么知道的!哪个女人教你的啊!你是不是出轨啦!”

韩玉梁在旁一怔,他都没想到,这个柔柔弱弱的小妇人醋劲儿陡然蹦出来后会爆发出这么大的嗓门。

“不,他是阳痿后发现的。他骗你说是因为经济状况导致的阳痿,可实际上,他是因为长期欲求不满,失去性欲了。顺带一提,其实你应该感谢我,昨天晚上的视频到了之后,我给你老公放了好多遍,你猜发生了什么事?”

杉杉怔住,小声问:“什么事?”

“他硬了。”

“什么!”杉杉直接惊叫出来。

“虽然勃起不是太充分,但的确硬了,我也是男人,我清楚,那已经是可以自慰的硬度。你现在知道,你曾经的忍耐克制,自我压抑,给他带来多大打击了吧?”

杉杉脸上那些羞红转眼褪去,那张最近一天多总是保持苹果一样色泽的芙蓉面,迅速变得苍白,小小的嘴唇颤动了几下,说:“我……我不信……你……你骗我……你……骗我……”

对面没有用文字回答。

而是发来了一张让叶春樱马上扭开头不好意思去看的照片。

那是一双并不算粗的男性的大腿,毛茸茸的,肤色白皙,大腿的中间,一根看上去颇为雄伟的阴茎,呈现出大概勃起了七分的状态。

“你对我老公做了什么!你为什么可以这样拍他!”杉杉神情耻辱地尖叫,她的精神状况,轻易就被对方前拉到极度不稳的状态。

“他是我的肉票,我要让他光着屁股看自己老婆高潮的样子,他没有说不的权力。亲爱的杉杉,我建议你对我的口气再放尊重一些,我没有办法直接惩罚你,但对我来说,割掉照片上的东西,可是一点都不难做到。我的手边就有刀,打开门,屋里就有你老公的屌。呵呵。”

杉杉双手捂脸,苦闷地呻吟着,好一会儿,才缓缓说:“对不起,是我……之前太激动了。这次……这次是我输了。我……愿意接受惩罚。”

“很好,我喜欢听话的太太。为了坚定你的决心,避免昨天那样磨磨蹭蹭的情况出现,耽误咱们进行下一个环节的游戏,我会给你的惩罚项目规定时间,如果时间内完不成,我就会丢骰子。”

“丢色子?”杉杉不自觉地用了比较地方化的口语说法,“什么色子?”

“一个二十面骰,对应二十种处罚方式。”绑匪发送得速度很快,不知道是不是一早就已经写好了内容只等着复制,“不过你可以放心,那是仅限于对你丈夫的待遇。你完不成任务的时候,我才会用到。二十个项目有的轻,有的重,不必太担心,最重的,也不过是拔掉他一片指甲的程度而已。你还有二十分之一的几率选到饿他一天,那是最轻的惩罚。为了公平,我会把项目和二十面骰小程序放在一个公共邮箱中让你下载,你可以亲自丢骰子来确定你丈夫要受的惩罚。”

“我不会让他……受罚的。”杉杉大概是认为昨晚那样的惩罚不过是心理上的折磨,肉体上不仅没有痛苦,反而非常愉悦,那么,自然还是她来承受羞辱,让丈夫安然无恙最好,“你只管说吧,什么……惩罚,我都做得到。”

这时,叶春樱看向手机,眼前一亮,退后两步,对杉杉比了一个OK的手势,轻声说:“韩大哥,锁定大概地区了,在华京地区靠近新扈地区边界,应该是躲在了工业区里,那边虽然环境不太好,但网络通讯非常顺畅,人口流动管辖也不太严格,非常合适。”

韩玉梁笑了笑,“等抓住这小子,我要买一把色子塞进他屁眼里,什么时候拉出个豹子算完。”

他们聊着,绑匪那边也给出了新的惩罚要求。

和昨天的第一个要求对应,这次需要杉杉做的,是详细讲述出她自己认为的,杨明达得到快感最多的一次性爱经历。

杉杉讲得明显比昨天认真了许多,拼命堆砌着各种细节和形容词,就像是一个蹩脚的新人色情小说作者。

而理由也不难猜到。

既然任务和昨天的是对应的,那完不成的追加惩罚也有对应的可能性。

昨天是让她了解自己的真正性高潮,那今天要是让她去了解男人的真正满足是怎么回事,她岂不是要被逼进穷途末路?

她为了救自己老公而豁出一切,可献身给绑匪,与变成淫妇去了解随便什么男人的性高潮相比,接受的难度还是不太一样。

她讲得面红耳赤,事无巨细,恨不得连口交时候碰到了几次阴毛都一一叙述清楚。

可能还保有几分继续拖延时间的心态,杉杉一口气讲了将近十分钟。

这种笨拙羞涩的淫荡感觉,让韩玉梁都有点发硬。

将来要是有一天,他能让叶春樱在床上欲仙欲死一次后,一定得哄着她也这么轻声细语对自己口头回放一遍,那情景,想象一下就胯下直抽抽。

“很好,算你这次项目完成得不错。午餐我会给你丈夫加个鸡腿。咱们下次游戏见。”

“等等,”杉杉急忙喊了出来,脸上潮红还没褪,“这……这游戏到底要玩到什么时候。你到底想要什么!”

“玩到我看到真正的你,并且,让你看到你真正的老公为止。不会太久的,天气凉快下来之前,你们夫妻就能团聚了。加油,好好休息。对了,最好不要换身边的同伴,你也不想自己羞耻的样子,被太多人知道吧。”

这句话发送完毕后,那边断线了。

杉杉一把摘掉耳麦,紧张地冲到叶春樱面前,“春樱,你……你追踪到位置了,对不对?”

“嗯。地图上我已经圈出了范围,大概在这一带。你看看,这地方你熟悉吗?”

“呃……”杉杉的表情变得很困惑,“这里……是我们的老家啊。难道是我们以前的同学?”

从卫星城往下,工业区和农业区就不再像从前时代的县村一样拥有自己的名字,重新整合后的区块采用了世联自上而下的规定编码。

杉杉夫妻的老家,就是华京直辖的少数几个工业区之一,HJG03。

韩玉梁想起了上次照片里看到的平板电脑显示内容,眼前一亮,“对了,还有办法锁定到更小范围。”

叶春樱扭头,“是什么?”

“七色时光动漫展。”韩玉梁过目不忘,自然不会漏掉细节,“华京大学七色时光动漫展,马上搜索一下,是不是就在HJG03附近举办。”

叶春樱坐到笔记本电脑前,立刻开始检索。

“对,在HJG03和HJN07两区交界的文化馆,这周末开始连续举办一个星期。后天就开幕。怎么了?”

“对方之前的照片中专门调出了和那个漫展有关的页面。那么,两种可能,一个是绑匪是个动漫爱好者,还恰好是华京大学毕业生,所以很关注这个新闻。另一个,则是他凑巧看到了动漫展会的布置。你们说,哪种可能性更大啊?”

杉杉喜出望外,“当然是凑巧看到!他这种神经病绑匪,怎么可能是华京大学毕业的二次元!”

叶春樱精神一振,手机上确定一下地址,文化馆的确就位于之前锁定的范围内。她立刻以文化馆为中心拉出一个半径一公里左右的圆,指着交集处说:“咱们可以先从这边找起。”

杉杉很激动地拉住叶春樱的手,和她讨论起来。

但韩玉梁的眼睛,却放在动漫展页面展示的看板娘上。

“春樱,这个标记着‘cn易水寒’的女人,能帮我查查她的资料吗?”

叶春樱一愣,“怎么,韩大哥,是你认识的人吗?”

“嗯,有可能,我失忆的部分……对她有了反应。”

韩玉梁并非说谎,因为那个coser的脸,他越看越觉得熟悉。唯一不敢确定的是,怎么会比他记忆中的样子成熟了好多。

不一会儿,叶春樱查到了结果,“就是个coser啊,韩大哥,你不可能认识的吧。她在华京大学义务培训学院读环境保护,和我一样是福利生,啊……她也是圣心出来的呢。她本名叫易霖铃,你有印象吗?”

韩玉梁呆在了电脑前。

真的是易霖铃。

可……可那个稚气未脱天赋绝顶的美貌少女,怎么突然好像大了几岁,还成了华京大学的学生,网红二次元coser?

这他娘的可不是巧合能解释得通的吧!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