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174章 命运之网的一角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天香华文及东胜洲关系企业。

发售部分每月5号、20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小岛秀子,17岁,住在901,父亲小岛秀夫,不是非常会做游戏的那个,母亲小岛良子,很一般的主妇,哥哥小岛……

“所以真正的小岛秀子呢?”用特殊手段查阅过住户资料后,叶春樱很惊讶地问正从双肩书包里往外掏小型笔记本电脑的沙罗,“你把她杀了?”

“不,”在许婷被确认是自己人不需要隐瞒后,沙罗就换回了自己那平稳到没有什么辨识度的女性嗓音,“替换太麻烦了,这个只是临时身份,你查到的都是我最近添加上去的。世界上并没有小岛秀子这个女人,这样不太容易被识穿。”

韩玉梁摇头道:“你的谨慎程度让我叹为观止。只是来做客,需要这么麻烦?”

沙罗很淡定地说:“这并不麻烦,我到任何地方,这都是习惯性的前置操作。而且,这样也能给你们避免一些麻烦。暂时你们还是比较寻常的侦探事务所,我用沙罗的身份或者永夜的身份来拜访,好像都不太合适吧?”

她比了个V字手势,瞬间变回萌音,“可人家来拜托你们找走丢的狗狗,价钱谈不拢所以伤心地离开,就合情合理了哟。”

“地下世界的杀手都活得像你这么累吗?”许婷看来是曾经憧憬过这个职业的中二少女之一,口吻很是惊愕。

“当然不。”沙罗很大方地解惑,“但我这样的,往往可以活得久一些。人被杀,就会死。杀手也是人,而且通常有很多仇家。我以永夜身份工作了不到两年,‘冥王’的十魔星就已经换掉了一半。这还是有组织有靠山的杀手。善泳者死于溺,你们华夏这边的古老谚语都挺有道理的。”

叶春樱调整了一下情绪,不准备继续无意义的谈话,“沙罗小姐,韩大哥之前就已经把承诺的技巧手抄本给你寄送了出去,你这次来,为的应该是找我吧?和我的母亲们有关,对吗?”

许婷大概是觉得这种相关身世的话题自己还是不要参与太深为好,起来说:“你们聊,我去下面小超市买点材料,晚上做点好吃的。”

叶春樱摇了摇头,“没关系,婷婷,我相信你能为我保守秘密。留下一起听吧。”

许婷吐吐舌尖,坐在沙发扶手上小声说:“我的确挺好奇的,但总觉得吧……又是S·D·G又是女杀手的,好危险啊。”

“女杀手是咱们这边的,你怕什么。”韩玉梁笑道。

许婷撇撇嘴,“你可真够自信心过剩的,连人家真脸都还没看过呢,就咱这边儿了。美得你不轻。”

沙罗等这两人例行的斗嘴几回合后结束,才缓缓说:“我想再次确认,叶春樱,你父亲的妻子中,的确包括浅仓美雪和二之宫春华吗?”

“如果秦院长没有骗我的话,那么,是的。”

“也就是说,你的亲生母亲叫做童苏苏,父亲叫做骆希悠?”

感觉到沙罗查出了什么,叶春樱屏住呼吸,用力点了点头,“是。秦院长是这么告诉我的。”

“其实上次我没有和你继续谈下去,并不仅仅是因为我担心通讯监听的问题。”沙罗的易容果然很精巧,小岛秀子的年轻可爱五官一样能精准地展现出她的表情——严肃,“还有我需要到浅仓家确认一些事情这个理由。那么,你……就是骆盈盈?”

叶春樱怔了一下,“我……不知道你说的名字。我也不知道自己本来叫什么。我从记事起,秦院长就叫我叶春樱。实际上父母的资料,我也是在成年后才真正知道的。在那之前,秦院长用资料丢失骗了我很久。”

沙罗沉默一会儿,缓缓说:“那么,叶春樱,我的问题可能会不太好听。你有没有考虑过,其实……你是秦安莘制造出来的一个幌子,这样的可能性?”

叶春樱的眉心跳动了几下,“我不太懂你的意思,幌子?”

沙罗很认真地说:“因为真正的骆盈盈只要暴露身份,就会成为世联高层的眼中钉,整个S·D·G恐怕都会出动,找到各种合理的借口杀掉她。”

“为什么?”叶春樱惊讶地喊了出来。

“因为你是骆希悠的唯一后代。而骆希悠,是导致S·D·G内战,和大清洗计划的直接原因。所有在那场血腥清洗中死去的强化适格者,都是骆希悠的追随者。”沙罗在这里停顿了一下,语气变得更加凝重,“骆希悠,是当时绝大多数强化适格者的精神领袖。如果内战的胜利者是另一方,现在骆盈盈大概已经是世界之王的独生公主了。”

叶春樱脸色苍白,但是,很坚定地摇了摇头,“我不相信我的父母会有那么大的野心,我,不相信。”

“没错,你的父母并不是那样的野心家。也许,他们只不过是大劫难中凑巧死掉了的一对寻常夫妇。所以,你才会被秦安莘选中,变成了骆盈盈的代替品。所以,你才会在成年之前一直遭受监视,等待着确认身份。我猜,如果他们有可靠的证据证明你就是骆盈盈,你应该早就已经死了。你能活到现在,像个普通人一样,只能说明一件事,S·D·G那边已经认定了,你不是骆盈盈。”

看着叶春樱大受打击的样子,沙罗轻声说:“很抱歉,我并不想毁坏你一直以来信赖的根基,但浅仓和二之宫这两家人对我来说有特殊的意义,我必须慎重。”

“秦院长死前留给了我一个时光柜的ID,但我到现在还没能解开密码。一天只有三次尝试机会,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解开。”叶春樱低下头,缓缓说道,“但我相信,秦院长想告诉我的秘密,绝对不是什么要拿我当幌子来保护谁。因为她曾经反复告诉我,不管我看到什么,不管之后发生什么,要我一定相信,我的父母,就是骆希悠和童苏苏。我知道秦院长有苦衷,很多事情不便跟我说明。我相信她,无条件的,相信她所说的这件事。”

沙罗忽然笑了起来。

“那么,看来这的确是一场骗局,惊人的……骗局。不然……我实在无法解释,你在雪廊受训这段时间的恐怖进步。强化适格者没能遗传下来他们的超能力,但变成了基因里的天赋吗?真有趣……”

叶春樱一脸迷茫,“你在……自言自语些什么?”

沙罗长出了口气,轻声说:“你今天实验过密码了吗?”

“还没有。”叶春樱看一眼时间,“倒是已经可以试了。”

“那么,我建议你尝试一下骆盈盈这个名字的字母组合。”沙罗叹了口气,“如果你愿意相信一下我的直觉的话。我有巫女的血统,母亲曾经是梦占师,愿意赌一把这种玄学技巧吗?”

叶春樱盯着她的眼睛看了一会儿,“好的,我这就试。”

输入LUOYINGYING,密码错误。

输入luoyingying,密码错误。

输入LuoYingying,她不抱什么希望的点下登入,然后,惊讶地瞪圆了眼睛。

一个打开的保险柜作为背景的新页面,出现在了眼前,UI设计极有时代感,一看就是落后了十多年的东西。

“竟然……真的……登入进去了!”叶春樱激动得拿鼠标的手都在发抖,“韩大哥,我登入进去了!”

韩玉梁本就在她身后站着,保镖一样,“我看到了,先别急,这些文件……好像绝大部分都是加密的吧?”

单纯从文件图标上当然看不出什么,但文件旁边的储存注释清楚地写着不管查阅还是复制都需要单独的访问密码。

不过,有一个文件并没有设置密码。

那是一个视频。

看格式,是很古老的摄影机直接转录而成,占地方不小,时间估计也不会太长。

叶春樱毫不犹豫选择了下载。

在沉默中等待了几分钟,文件下载完毕。

视频的名字叫“致我们的宝宝”。

把鼠标挪上去,叶春樱的右手却开始发抖。

她忽然觉得,自己竟没有勇气打开它。

韩玉梁叹了口气,把自己温暖的掌心盖在她的手背,轻声道:“打开吧,这不是你最想要知道的东西么?”

咔哒咔哒,双击。

播放器的窗口出现,扩大,直接占满了整个屏幕。

屏幕上出现了一个女人,穿着毛衣,应该是正在调整摄像头,拍摄到的只有她看起来挺丰满的胸部。

然后,她坐了回去,露出了脸。

那是个颇有东瀛古典味道的大美人,尽管此刻素面朝天,依然有瓷器一样精致细腻的魅力。

她的唇角虽然带着微笑,但此刻围观这影片的四个人都看得出来,她其实正沉溺在悲伤的河流之中,拼尽全力才没有被淹没而已。

“我……还是头一次做这样的事,真不知道说点什么才好。”那女人轻轻叹息一声,“希望,正在看这个视频的人是你,盈盈。啊……也许,叫春樱会更亲切。安莘起的名字也很好听,那么还是叫你春樱吧。”

“我不知道安莘打算在什么时机让你看到这个视频,真要完全按照她的性格来操作,也许你一辈子都看不到。那我好像就白录了。嗯嗯……真不甘心呐。”

“好了,时间不多,大概你还是第一次看到我会动的脸,万一和写真不一样的话,你会认不出来的吧。那么,春樱,是我,你的妈妈之一,二之宫春华。我和你另一个妈妈连晓樱照顾你最多哦,我猜安莘就是这样才想要给你起名叫春樱的吧。”

“听到妈妈之一这个词你会不会有点混乱啊?哎呀哎呀,没办法,希悠他实在是有点花心呢。一下子娶了四个太太,导致你要喊四个女孩子做妈妈,是不是很辛苦啊?我们之前好担心,不分个一二三四,春樱你喊妈妈我们难道要一直一起答应吗?结果……现在倒是不需要担心这个问题了呢。”

二之宫春华的眼眶,就在说到这句话的瞬间变得通红,跟着,笑容都还来不及的收起的她,掉下了一串串的泪珠,浓烈的悲伤让她的表情发生扭曲,那种近乎绝望的情绪,轻而易举穿透了屏幕,传递给在观看的每一个人。

她伸出手,大概是暂时关掉了摄像头。

剪辑是时间的魔法,下一秒,屏幕上的二之宫春华,就变成了平静的模样。

“这不是说废话的时候,我太感情用事了,很对不起。不过,我比起你那个不争气的美雪妈妈还是要好很多的啊,她这会儿还在隔壁房间抱着枕头痛哭,我想让她来录一段,她都做不到呢。”

“春樱,你能看到这个视频的话,应该已经知道了不少爸爸妈妈的事情。请你不要相信……其他人说的话。爸爸妈妈不是坏人,从来都不是。我们做好了牺牲一切的觉悟来拯救这个世界,但最后,被背弃的却是天真的我们。”

她带着痛苦的表情捂住嘴,忍耐了一下,才继续说:“不说这些了,这个视频的目的,并不是解释真相。春樱,你应该已经长大了,妈妈必须告诉你,真相是一种残忍而冷酷的东西,你必须足够强大,才有资格去碰它。我们,希望你一辈子可以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生活,所以,真相对你并不重要。你应该听安莘的,她……是你可以当作另一个母亲的人。”

“这个视频,是留给一个渺茫的可能性。春樱,你毕竟是苏苏和希悠的女儿,有可能,你会像妈妈一样冷静,坚强,聪慧,像爸爸一样热血,正义,善良,像他们两个一样倔强。那么,你也许会变强大,变得可以知道一些我们并不太愿意留给你的事情。比如,看到这个视频。”

“只是看到这个视频,说明你还不能接触到更多的真相。如果安莘顺利执行了我和美雪的计划,那你应该会收到很多加密了的资料。密码,保管在浅仓家。你直接去要,什么也得不到。你必须对浅仓家的人证明你的实力。当你强大到他们判断你可以看到真相的时候,你就会得到密码。”

“那个判断标准很严苛,也许你一生都达不到。但那对你来说,并不是坏事。春樱,我们希望你能找到一个爱你的人,结婚生子,安稳地活下去。真相会打碎这些,让你再也得不到安宁。作为母亲,尽管……只是挂名,我还是希望,让你的好奇心结束于这里吧。你只要知道,爸爸妈妈都没有犯错,和……爸爸妈妈作对的人,也不能算是有罪。你不需要考虑什么报仇的事情,最大的仇人,罪魁祸首,我和你美雪妈妈已经尽力把他杀掉了。至于其他的人……这世界上很多事是无法分清楚黑和白的。就不要计较了。很痛苦,但……世界就是这样,就是这样残酷。我们必须习惯。基地……基地也是在为了全部人努力,大家……都很努力。”

她又流出了大片眼泪,低下头,擦了好几下,才伸出手,颤抖着说:“就到这里吧,就到这里吧……抱歉,春华妈妈也……实在坚持不下去了。抱歉……春樱……妈妈们……都很想多抱抱你,都很爱你……真的……很抱歉。对不起……”

视频到此结束。

叶春樱蜷缩在弯腰的韩玉梁怀抱中,泪如雨下。

录下的影像传达出来的情绪实在太过浓烈,许婷都红着眼圈抽噎起来,捂着嘴忍住不要哭出声。

韩玉梁抱紧叶春樱,没有说话,只是轻柔抚摸着她的脊背。

沉默持续了几分钟后,唯一一个没有情绪波动的观看者,沙罗开口说:“看来,你真的可以算是二之宫春华的女儿。缘分……还真是种奇妙的东西。按照正常的人生轨迹,你和我,应该一生都没有任何交集才对。”

叶春樱抱着韩玉梁的胳膊,点了点头。跟着忽然意识到,改变这一切的,其实正是背后的他。

这个从遥远时代穿越而来的男人,仿佛把凌乱的命运之线,凭一己之力编织成了网,纵横交错地纠缠在一起。

“刚才,你已经见过二之宫春华了。那么,这些,是你其他母亲的照片。这张,是你的父亲,骆希悠。搞到这点资料很不容易,就算是我……送给你的见面礼吧。”

叶春樱双手接过照片,看着那上面笑得非常爽朗的少年,泪水顷刻就又模糊了视线。

照片上的骆希悠应该是正在训练,穿着迷彩军裤黑色背心,亮出双肩和手臂充满力量感的肌肉,单掌托着一个巨大的金属球,扭脸对镜头得意地笑着。

他皮肤微黑,牙齿雪白,一头碎发因汗珠而闪光,在这个摄像师费了心思找到的角度中,散发着十分强烈的男性魅力。

可时空断裂终究还是造成了微妙的错位感。

刚才二之宫春华的视频,叶春樱就已经有了那种感觉,如今看到父亲的照片,那种感觉就更加强烈。

那个喊着春樱自称妈妈的女人,看上去也就是她如今的年纪。

而照片上的骆希悠,看起来更像是她的弟弟。

她很想很想很想知道爸爸的样子,可看着这样的照片,她又想象不出如果他还活着,此刻该是什么模样。

她绝望地捏紧照片的边缘,俯首痛哭。

失去的,就是失去了。不论怎么努力,找回的,也不过是漂浮在时光之河中的碎片。

她擦擦眼泪,放下父亲的照片,拿起了母亲的。

不需要沙罗介绍,只看样貌中几处神似的地方,就足以认出合影中的童苏苏。

也许是已经怀孕的缘故,她剪了利落的短发,看着镜头的目光充满了对未来的期待,一只手放在还未隆起的小腹上,姿势像个准妈妈,但容貌却是个充满江南气息的温柔少女。

眼泪掉下去,叶春樱赶忙用手接住,怕掉在照片上。她把照片挪开一些,指着上面其余年轻女孩问:“这都是谁啊?”

沙罗摇摇头,“我不知道名字,那些应该是和你妈妈同期的强化适格者,或者战斗辅助员吧,听说大劫难中为了你父亲,基地执行了一个挺残酷的计划,牺牲了很多年轻女生,你妈妈是其中的幸存者之一。”

“那……连晓樱和浅仓美雪呢?”

虽然并没有真正的血缘关系,但父亲妻子的身份,也算是一种情感上的纽带。叶春樱想知道,在那个世界末日一样的时代,到底是谁一直陪在她父亲的身边。

“这个是连晓樱。这个是浅仓美雪。”

韩玉梁打量一眼,暗暗感叹,骆希悠看来是个厉害人物,身边四个老婆,个个都是叶春樱妈妈那种等级的超一流美人。让他在身边挑四个出挑的比一下,娘的还真拼不过。

不局限于身边,范围扩大到认识的就算数,那也得拉出陆雪芊、卫竹语这种位列江湖四绝色水准的才能稍微压过一头——还得是以他那个时代的审美来算。

但田忌赛马调整一下顺序的话,让老喜欢浓妆的沈幽兑掉最美的童苏苏,汪媚筠风情全开战平一脸黑道气质的浅仓美雪,许婷欺负一下存在感不强的连晓樱,叶春樱略压二之宫春华一头应该还是没问题的。

他胡思乱想了一会儿,叶春樱的情绪总算稳定下来,她很小心地捧起那些照片,望着沙罗,“这些……真的可以送给我吗?”

“我说过了,这是我带来送给你的见面礼。”沙罗笑了笑,“请收好吧,你父母还存世的照片,可能全地球也不剩几张了。影像的话……只能指望他们给你留下的加密资料中有。或者,在S·D·G的大本营资料库里找了。”

叶春樱连声道谢,之后,衡量了一下顺序,决定先问:“那么,沙罗小姐,请问,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呢?”

她特意强调了一下“我”,并用手捏了捏韩玉梁的腿,传达出的意思,显然就是不打算因为这种恩惠就让韩玉梁随便把信赖和武功一起交出去。

“如果是之前,我大概会说,我讨好一下你,你的男人就会把我想要的技巧教给我。”沙罗的笑容忽然显得有些复杂,“但现在情况不同了,按照传统礼节,初次见面,我本来就该送你点东西的。你是99年出生的对吧?那么,我大你一些,你就不用回礼了。”

感觉气氛忽然有点不对,叶春樱疑惑地皱起眉,问:“这里面……有什么我不知道的关系吗?”

“是的。”沙罗点点头,很干脆地说,“我的母亲,叫做二之宫亚实。名义上,你可以算是我的表妹。”

啪的一下,许婷刚拿起来的纸巾盒掉在了地上,瞪圆眼睛小声嘟囔了一句话。

“要不要这么夸张啊,逼着我去认个世界首富的私生爹吗?”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