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54章 不好伺候的雇主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东胜洲关系企业及天香华文。

发售部分每月5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陆南阳满心幸福地躺在柔软的床铺上,虽然努力说服陆雪芊也体验一下那种快感的计划最后宣告失败,但哪怕是单方面享受,至少意味着亲密关系的建立,已经足够她傻笑到睡着。

脑子里飘荡的全是陆雪芊的赤裸肉体,以至于话都说了好几句,陆南阳才意识到,关于韩玉梁的讲述,已经开始了。

她急忙道歉,愧疚地表示刚才分心了没有听,请从头再来。

“我不知道韩玉梁是不是也到了这个世界。”陆雪芊轻轻叹了口气,“但如果他也来了,就一定会在有美丽女人的地方,你如果找他,就往这些地方多多留心即可。”

“那人……这么好色吗?”

“好色如命。”她的眼中浮现明显的憎恶,“他是江湖上最有名的采花大盗,就在我们这次围攻他之前,他才染指了宰相家的千金。”

陆南阳顿时倒抽了一口凉气,暗叫一声不好。

林梓萌虽说性格叛逆妆容特立独行,但本质上仍是个五官俏美身材不错的漂亮女生,这下找了个采花大盗做保镖,连引狼入室都不足以形容,简直是引狼上床。

陆雪芊见她脸色有异,还当她是害怕,在她手臂轻轻拍了拍,柔声道:“阳阳,你不必害怕,你打探的时候如果碰上,及时躲开,回到家里,有我保护你,只要有他的行踪,我会用尽一切办法去杀了他。永绝后患。”

陆南阳握住她的手,怎么也压不下心中的好奇与嫉妒,轻声问:“雪芊,那……你这么恨他,还……还厌恶男人,是因为……你也被他欺负过么?”

陆雪芊摇了摇头,“没有。我追杀他的时候,都与人一道,我知道自己单打独斗不是他的对手。中间确实有一次险些就被他制住,我万念俱灰,决心自刎以保清白,结果……他大概是不舍得我就此没命,悻悻然走了。”

陆南阳心里一松,跟着又是一紧,“那……那你还要找他?你打不过他,这里又没有你的帮手,那不是很危险?雪芊……咱们别找他了好不好?这时代什么都有,咱们一起……过咱们的生活不好吗?”

陆雪芊目光闪动,掺杂着浓烈耻辱感的恨意出现在她不再平稳的语调中,“他虽然没能得手,但终究还是轻薄过我,此仇不报,誓不为人。我既已决心不择手段取他性命,自然就不必多虑武功略有不及的问题。你不是也说,叫我小心当今的各种火器么?等确认韩玉梁的下落,我便弄些你说的枪,设法暗中偷袭。我定要让他为那包天色胆付出代价!”

“啊……阿嚏!”

韩玉梁用手背蹭蹭鼻子,望一眼空调出风口,“是不是开得太凉了?”

许婷用大毛巾擦着头发,湿润润的赤足搭在沙发扶手上,脚尖随着屋内音乐的节奏左右摇晃,“少来,才二十四度,一点都不凉,我看是有女人在不知什么地方偷偷骂你呢。”

“那多半就是林梓萌了。”韩玉梁笑道,“刚才你洗澡去,她还在楼上砸东西发泄呢,我听见断弦的声音,多半摔了一把琴。”

许婷撇撇嘴,“这年纪的女孩儿啊,叛逆一狠,就不识好歹,满脑子驴劲儿,牵着不走打了倒退,不用理她,等她真被个黑天使吓唬一次,让咱们救了,说不定就变成小白兔赖你身边打都打不走了。”

“这是你的预测?”

“对,但肯定很准。我也是那个年纪过来的啊……”许婷笑了笑,用手捏住自己挑染的那绺红发,“呐,看这个,这就是当时的纪念,那阵子我也跟她一样染了一头大红毛,招摇过市还得意得很,气得我姐咪咪疼。”

“可现在也没见你小白兔多少啊。”

她笑出一串清脆的银铃声,“跟那时候比,我现在乖得都像只小绵羊了。我可不是叶姐那种温良恭谦让的性子,早两年认识你,我能给她饭里下泻药。”

“你不是说以前追过一个男生,就是给人女朋友下泻药追的?”

“那哪儿能。”许婷笑呵呵地说,“人女朋友防着我跟防贼似的,可没叶姐这么厚道。”

说笑几句,许婷收拾妥当,把头发往脑后一绑,盘腿坐稳,小声问:“喂,老韩,你那个仇家,跟你是因为什么结的仇啊?”

韩玉梁正一目十行浏览着世界资讯,随口道:“怎么,让你帮我查她,结果先查到我头上了?”

“我好奇啊,知道得太少,那我打听的时候就会忍不住瞎问,我一瞎问,保不准就要被人家看出什么破绽,到时候办不成,多可惜啊。”许婷望着他的宽阔脊背,眼珠一转,道,“我跟你都这么熟了,你强奸的事儿我都揭过去了,难道你还有更恶劣的吗?”

韩玉梁淡淡道:“我不是说我失忆了么。”

许婷可不似叶春樱那么好搪塞,马上笑嘻嘻地说:“可你仇家的事情应该记得清清楚楚吧?不然你这么在意她干什么?”

“因为她漂亮啊。”韩玉梁伸个懒腰,“我是你嘴里的大色鬼,漂亮姑娘又能想起是仇家,那还能不惦记上。”

“小气。”许婷皱皱鼻头,故意做出不悦的样子,“问你什么都不说。”

韩玉梁扭头盯着她看了一会儿,轻轻叹了口气,道:“你不是机灵得很么,仔细想想,她那么漂亮,我这么好色,那结仇还能是因为什么?”

“你把人家强奸啦?”许婷脱口而出。

“用贴切的话说,是未遂。”韩玉梁缓缓道,“算起来是她先招惹我的,我一看来追杀我的还有这么个标致妹子,就动上了心思。结果她办事极为谨慎,我满打满算也就有半次机会。她还刚烈得很,直接宝剑架脖子,宁死不屈。恰好我当时在盯着的另一个女人出现,那自然是死的不如活的,就先走了。”

“我本以为我放她一马网开一面,她起码该有点感恩之心,哪知道我中计被围攻,她又冒出来打头阵。唉……也就是我对这种心思不坏的女人怜香惜玉,不舍得痛下杀手,不然可不会叫她还有命追到这儿来。”

许婷托腮嘟囔:“我之前一直当你是从武侠小说里穿越来的,没想到你还真有仇家追杀……现在资讯这么发达,你们这些练武练得这么厉害的,怎么此前我一点风声都没听到过啊?”

“怎么没听到过?”韩玉梁笑道,“我看网上就有不少人说,深山老林里藏着隐世高人,一旦出山可以脚踢拳王掌推黑带,是你们不相信罢了。”

“得了吧你,少给那帮骗子脸上贴金,你胳膊上的肌肉块儿比他们腿上都大,一个个满身肥膘套件古装皮就成世外高人啦?吹牛功力有十重才是真的。”

见问不出更多,许婷盘腿闭目,静心理气练起涅磐心经。她并不知道,这已是韩玉梁所在的武林位列最顶级位子的内功之一,能与其媲美的绝不超过一掌之数。她只觉得自己百般努力依旧进境缓慢,单单这第一重,就让她运功运得脑仁儿疼。

一个周天下来,心绪急躁的缘故,肋骨下隐隐有点顶住,让她出了一身冷汗,差点连澡都白洗了。

“老韩,你这次教的这个功夫是不是有问题啊?我都练好几天了,怎么还是遇不到第二重的瓶颈?”许婷跳下床,过去瞄一眼屏幕不是在看黄片,放心少许,撒娇一样抱怨了一句。

“涅磐心经可不是什么基础心法,那么容易就提升境界。”韩玉梁抬手拨了一下她的马尾辫,笑道,“这门功夫传说中练得最快的那个女人,叫黄凤引,她是半个月练到第三重,一年突破第五重,二十岁未满,便十重大成,威震一方。你能有她一半速度,三五年下来就能跟我过招了。千万不要着急,否则走火入魔,可就前功尽弃。”

“哦。”许婷闷闷不乐应了一声,说,“你光说我内力进境快,可这玩意该怎么用啊?就是让我力气大些么?你那点穴的本事我什么时候能学?”

“你先去打印两份穴位图,我给你在关键穴道上做好标注,什么时候你背得滚瓜烂熟,不论高矮胖瘦一见就能认出穴道准确位置,我再教你手法。”韩玉梁心中一动,笑道,“不过打穴截脉的手法,我得在你身上摸着教,你怕是不肯吧?”

许婷果然大皱眉头,双臂往胸前一盘,小声说:“怎么个摸法?”

“认准穴位或是经脉走势不过是入门,要如何运用真气封闭或是截断,打算造成什么效果,必须亲身体验,才能尽快掌握窍门。”韩玉梁坐在椅子上一转,抬手一拂,轻飘飘扫过她饱满乳峰侧沿。

许婷脸上一红,正要斥责他两句装装样子,却忽然觉得半身酸麻难当,单膝一软竟要侧摔倒地。

韩玉梁抬手一托,淡淡道:“我练的春风化雨手,讲究得是春风化雨无形无迹,我不在你身上慢慢指点,你倒也不是不能练,不过前者可能半年有成,后者……就照着十年八年努力吧。”

这就是他喜欢有企图心的女人的原因。

有所图,他就有机可乘。

许婷果然犹豫起来,考虑一会儿,小声问:“半年有成,是说能像你刚才那样把人一点就麻了吗?”

“那要看点谁,内力差距越大,效果越好。你要是点我,那是半点用处也没有的。”

“总感觉我学个武,都快把自己卖给你了。”许婷红着脸抱怨,“你认识的女人学功夫,都要这样让师父摆弄的吗?”

“所以传授武功一般是男传男,女穿女,男女之间,情侣夫妻,否则,别的不说,就光是摸丹田帮忙引导内息加快修习进度这个,也有些越界吧?”

“丹田啊……”许婷往上拉了拉自己睡衣,亮出那段温润蜜泽,曲线纤细的迷人腰肢,看着肚脐下方的腹肌印痕,“摸这儿还能帮忙加快修习进度的?”

韩玉梁索性望着她道:“只要你肯,法子多的很,阴阳双修的功夫我也懂,你豁得出去,我自然乐意帮你提升功力。”

“呃……呵呵,还是算了,我先靠自己本事练练吧。”许婷放下睡衣,往后退开,显然还是在怀疑他花言巧语想把她哄上床,“古人说得对,欲速则不达,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挺晚了,我睡了哈,晚安。”

韩玉梁笑着点点头,“晚安。”

就此,他和许婷算是在林梓萌的家里住下,成为了所谓的二十四小时贴身保镖。

然而,半夜一点,楼梯那边一串噔噔噔脚步响,跟着咣当一下,韩玉梁的房门就被林梓萌打开了。

那个已经洗干净脸上的妆,看起来柔弱了不少的小姑娘中气十足地冲着他喊叫道:“你是不是开抢线的下载工具了?为什么我上网那么卡?我跟人视频呢!”

韩玉梁才刚享受了一下此前没见到过的下载速度,摸摸下巴,依依不舍地退出下载软件,“好好,那你什么时候睡?你睡了我再开。”

“早呢。”林梓萌气哼哼丢下一句,“你照着四、五点等吧。”

她转身离开几步,又扭头回来喊:“你知道你害我赔了多少医药费吗?”

韩玉梁笑道:“是你说包赔,我才出手的。我还手下留情了呢。”

“怎么着,你还想把人一掌给拍死?”

他浓眉半挑,手掌一抬,“你当我做不到么?你朋友表哥那样的空架子,对我来说不过是一身死肉而已,再来十几个,结果也只会是你多掏十几份医药费。”

“行,我等着看。”林梓萌哼了一声,甩着拖鞋啪嗒啪嗒跑上了楼。

经过他上面的时候,她还故意重重跺了两脚。

“十八岁的大姑娘了……在我们那儿孩子都会跑咯。在这鬼地方,一个个还跟小毛头似的。”韩玉梁喃喃自语了一句,回想着刚才见到的大长腿,舔了舔嘴唇。

虽说论弹力、曲线和肌肤的细腻程度都比不上许婷,但许婷是要长期跟在身边的助手,大可不必着急,这小野马却是一个多月就要搬家走人的嫩鸭子,不设法拿下,就扑棱棱飞了。

才一动念头,叶春樱的叮咛嘱咐就冒了出来。

开门大吉第一桩生意,这就留下个强奸客户的名头的确不好。

他挠挠头,打开搜索引擎,决定找找当代淫贼们的心得分享。

然后,他就看到了那本旷世奇书——《怎样征服美丽少女》。

这大概是韩玉梁有生以来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练功不慎走火入魔……

林梓萌的作息和十分规律的叶春樱截然不同,比习惯熬夜的许婷还要夸张,许婷以前熬夜玩游戏到两点多,现在练功到三点四点才舍得睡,而林梓萌,凌晨五点半,才钻进浴室哗啦啦洗澡。

早晨七点太阳都亮堂堂了,她才上床休息。

一觉睡到下午五点半。

“这女人是属猫头鹰的么?”韩玉梁跟许婷白天等于是在这大房子里过了个二人世界,还真有点不习惯。

“那么爱玩的女生,又是假期,昼夜颠倒很正常。看她样子估计以前还是个夜店常客,断不了通宵嗨的。”许婷早上听他一说作息,就直接没准备第三人份的饭,这会儿听到林梓萌起来在上面大声打电话,也没有补做点东西给她填胃口的意思,“跟你说,这样的女生在家憋着不让出去,肯定满肚子火,她要不敢冲你嚷嚷,估计要找我麻烦,老韩,你可得给我撑腰啊。”

“废话,我难道连跟谁是自己人都分不清么?”

许婷美滋滋一笑,故意说:“可人家大小姐是咱们第一个客户诶,你舍得为我开罪她?”

“客户以后还会有很多,”韩玉梁柔声道,“助手我可不找打算再找第二个。”

“才不信嘞。”许婷一撇嘴,“真有个汪督察那样的大美人跳出来要跟着你你肯定嘴咧到耳朵根点头能把下巴甩掉砸到脚。”

“不不不,三个女人一台戏,我不打算在家里看戏。你跟春樱,已经很足够了。”韩玉梁一脸认真道,“我多少想起了一些曾经的事,过往我就是个江湖浪子,孤身一人闯天涯的那种。今后落地扎根,安居一处,就够我适应得了。”

许婷眼中闪过一丝隐忧,轻声说:“喂,老韩,你……不会将来有一天突然不声不响就跑了吧?”

“不会。”韩玉梁淡淡道,“我挺喜欢你和春樱两个。”

许婷顿时满脸喜色,“那就不会走咯?”

“不,”他微笑道,“我是说,我不会不声不响就走,我若打算离开,一定和你们两个郑重告别。”

她笑脸立刻垮了下去,不满地说:“喂,你去哪儿能有我跟叶姐这么好的姑娘照顾啊。”

“我又没说这就要走。”韩玉梁总觉得,自己是扎不下根的人,既然如此,何必说些做不到的承诺,“你们真照顾得好,兴许我就不走了。”

“那我天天给你吃猪食,你走吧。”许婷哼了一声,撅起了小小的红嘴唇。

“哼,还说不是一对儿,起来就见你们打情骂俏。”林梓萌从上面走了下来,满肚子不爽地问,“晚饭呢?怎么只剩下空盘子了?没做我的?”

许婷一摊手,“只给了保镖费用,没说让我当保姆啊。再说,你一觉睡到太阳能给屁股晒伤,我怎么知道做了有没有人吃?”

林梓萌瞪着她,“我家请的阿姨呢?没来给我做饭?”

许婷微笑道:“我会做饭啊,就把她打发走了。我讨厌跟那种大妈一起用厨房。”

“可你没给我做啊!”林梓萌头发感觉都要竖起来,眼睛瞪得溜圆。

“强哥没说需要给你做啊。”

“那你赶走我请的阿姨?打算让谁做给我吃?”

“我啊。”许婷指指自己的鼻子,“我做饭很好吃的,不信你问他。”

韩玉梁忍着笑点点头。

“可……你没给我做。”

“我第一句就说了,只给了保镖费用,没说让我当保姆。”许婷摇头晃脑地说,“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不拿其钱不受其用。”

看林梓萌脸色已经有点发青,韩玉梁干脆在旁说:“婷婷的意思呢,就是她做饭很好吃,你可以把雇佣阿姨的钱给她,她来打理你的伙食。”

林梓萌拍了拍胸口,克制着说:“你一个比我大不了多少的女生,能做得多好吃?”

“自己尝咯,你家冰箱里东西多,我下厨下得挺开心。海鲜粥还剩小半碗,算是试用装。”许婷看来早就打算敲上这一笔竹杠,“谅解一下吧,我欠债好多,都被逼着给这大色鬼来当助手了,凭本事赚点外快不过分吧?”

林梓萌绷着脸走过去,拿起大勺,用一个一看就知道自己都没怎么盛过饭的姿势舀了一勺进碗,塞进微波炉,气冲冲狠狠戳了一下快速加热。

滴滴一响,开门端出来,呼噜到了一口进去,烫得她两眼一瞪,急忙张大嘴巴用手往里扇。

许婷笑着说:“砂锅熬的,本来就不凉,你非微一下子干嘛。”

林梓萌干脆不理她,狠狠吹了几下,试探着抿了一小口。

许婷对韩玉梁用故意放低了没多少的声音说起了“悄悄话”:“我这可是为了讨好自己练出来的厨艺,我嘴这么叼都没的挑,不信比不上一个把味精放在最顺手地方的中年大妈。”

林梓萌没作声,倒是挺识时务,一边吹一边喝,也不过来饭桌,很快把那一大勺喝完,把砂锅里剩下的刮干净,全喝下去,碗往池子里一丢,转身说:“行,那阿姨一个月拿六千块,这一个月你给我做饭,那笔钱给你。”

“谢咯,这会儿想吃什么?大小姐。”许婷乐滋滋站起来,“你这大冰箱里塞得满当当的,你想吃什么我都能给你弄。”

林梓萌瞄了一眼韩玉梁,神情微妙地说:“先不吃了。一会儿我开车出去,你们跟我走。”

“去哪儿?”韩玉梁问道。

“轮不到你管,你是贴身保镖,我去哪儿你跟着就是。”林梓萌打了个呵欠,往楼上走去,“你们收拾一下,在楼下等我,我化妆好咱们就出发。”

“多久?”许婷探头喊了一声。

“一个半小时。”

韩玉梁和许婷互望一眼,一个看电脑,一个坐下捏手印练功去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