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135章 险些中断的线索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及东胜洲关系企业。

发售部分每月5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大劫难结束后,被称为大重建的那段时间,一直被描绘的繁花似锦,欣欣向荣。此后世联带来的和平一直持续至今,让地球一点点向着往日的生机勃勃飞快回复。

叶春樱也曾听到过流言,说大劫难其实给无数人的心底买下了扭曲的种子,让这世界远不如看起来那么光明美好。

那时她并不相信。

整个大重建期间,她都在秦院长身边生活。

传言中变态犯罪最密集的时代,她完全没有感受到半点。

所以她一直把那些当作抨击整个人类社会的恶劣谣言,大重建期带给圣心的那些孤儿,她也一直坚信各个渠道听来的解释——高速发展期的必然不稳定所致。

现在她知道了。

黑暗真的一直都在。

只不过被吞噬的,被撕碎的,被羞辱的,都无法发声而已。

她当初下决心去黑街支撑一个无人肯去的诊所,就是因为她相信这世界的美好,相信这世界其实充满善意。

而她此刻才知道,那想法多么可笑。

她被隔绝在象牙塔里,甚至,听不到同在一个扶助院的孤儿们的哀号……

等郑澈哲摇头表示所有能说的都已经说了之后,叶春樱面无表情地望着他,问:“所有扶助院,都像这样吗?”

没想到,郑澈哲竟然摇了摇头,“不是……我调职后,也接触过其他扶助院,别的地方……虽然也有些……有些不为人知的秘密,但就算是大重建时期,也没有第三扶助院这么夸张。离开之后到别的地方,我……我才发现自己在里面呆着,人都变得不正常了。这就是我希望你们帮我保密的原因,我怀疑,当时有……有特别强大的力量,故意想让第三扶助院变成这样。”

“为什么?”这话刺痛了叶春樱,“第三扶助院得罪谁了吗?”

郑澈哲摇了摇头,“我只是个小主任,我……不清楚啊。我觉得,好像有什么人,想逼走秦院长。你知道的,秦院长是个好人,我们在她眼皮底下这么猖狂,她该看不下去才对啊。可她什么都没做,一开始还委婉的批评过我们几句,后来就……就跟成了你自己的保姆一样,再也不过问了。没人管,那……那变态的胆子自然就大了呀。我要多呆几年,可能犯的错更大……”

看着本子上记下的,郑澈哲交代的那些共犯们,叶春樱觉得胃口都在刺痛、痉挛。她告诉自己,不能失去冷静,调查才开始而已,要坚持住。

“你知道L- Club吗?”

郑澈哲一愣,“不知道。”

看来这种忙于应酬的行政小官不怎么关注都市传说,以他目前的职位,估计也没什么机会跟露杜斯有直接牵扯。

叶春樱想了想,换了个问题,“现在东华特政区范围内的圣心慈善机构,最高级主管是谁?”

“浦文玉算吗?”郑澈哲小心翼翼地问。

“她不算!”叶春樱干脆地摇头。

虽说浦文玉挂名圣心慈善总会会长,人也在东华特政区常住,但她更多负责的是整个东亚邦范围内的高级事务,需要摆在她案头经手的事情不会限定在特政区内。

“那……那应该就是小田良了。”郑澈哲马上说,“他是特政区福保部部长,东亚邦慈善组织监理委员会名誉副理事长,圣心慈善总会的荣誉顾问,在特政区内,圣心的各个机构最后都要逐层汇报到他那儿的。”

叶春樱记下这个名字,想了想,轻声说:“看在你交代了这么多的份上,我就……不要你付出应有的代价了。算你戴罪立功。”

韩玉梁伸手拍了拍郑澈哲,忽然冷笑道:“你能骗过春樱,可骗不过我。我没那么好耐心一遍遍跟你重复,你到这种时候还敢隐瞒藏着不说,我看你是做好被我弄死的准备了。”

郑澈哲的瞳孔顿时收缩,急忙叫了出来:“别!不要!我……我知道错了!再给我……再给我一个机会!再给我一个机会吧……”

韩玉梁冷冷道:“说吧,到底是什么秘密,让你到了这种时候还跟我们装傻。”

郑澈哲哆嗦着犹豫了一会儿,小声说:“叶小姐……你当年在……在第三扶助院的详细资料,包括……健康状况,每天吃什么,做什么,学了什么,连上厕所上了几次这些事情,都有些人记录,你和秦院长的房间,也被监听了。你们说了什么,每天都会录上好几盘磁带。我……我没有负责这些事,我也是无意间知道的。我……我还以为你是为了那个……才来找我,我还说……装不知道就行。”

韩玉梁哼了一声,看叶春樱显然过于震惊说不出话只是在强作镇定,便代她问道:“这些事情是谁指使谁做的?”

郑澈哲用力摇头,恨不得把脑袋晃掉似的说:“不知道,真的不知道,我也好奇问过办事的人,可他们都只说是管院长给的命令,还说是什么机密。我远远见过一次定期来接收资料的那人,那穿着气派,一看就不是小人物啊,我哪儿还敢打听。”

“那这种监视持续了多久?”

“反正直到我调职离开,都在进行。”

“秦院长知道吗?”

“那怎么能让她知道啊,窃听器听说连厕所都装上了,知道能不闹?”

叶春樱脸色一片惨白。那个温暖房间外的世界刚刚被剥离了伪装,露出狰狞深渊的本来面目,这房间里的生活,就也被揭露出无形的阴影。

原来她曾经当作自己家的那个地方,她生活了十多年的地方,竟然没有为她保留半点隐私。

她竟然近乎赤裸裸地生活在不知什么人的眼前。

刹那之间,她忍不住想要怀疑一切,会不会医学班的同学也有人在监视她?会不会宿舍里就放着窃听器?会不会她工作的诊所就装着监控?会不会看病的患者里就有来搜集她资料的人?韩玉梁来路不明,会不会……

她狠狠咬了一下自己的嘴唇,疼到头皮发紧,然后,轻轻舔掉了唇上那一丝腥咸,丢开了那对韩大哥的无聊疑虑,深吸口气,说:“很好,你说的这个,对我很重要。韩大哥,放过他吧。郑主任,今天的事情,我会为你保密,希望你也能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

韩玉梁看着已经结痂的伤口,为他放下裤腿,推翻过来解开绑在手腕上的皮带,恐吓道:“如果我的雇主有了麻烦,我就来找你。我这个杀手售后服务时间很长,你最好学聪明点。”

郑澈哲连连称是,伸手捂着腿上伤口,蜷缩在床上也不敢下来。

看着叶春樱和韩玉梁离开,房门关上,他才缓缓舒展身体,长长松了口气。

拿起手机,他解锁翻了翻通讯录,看着一个名字犹豫半天,最后还是放在一边,又躺了回去。

带着伤不敢回家,郑澈哲索性躺到快上班的时候,才下楼结账,离开去了单位,这样,也算是圆了之前被说喝醉的谎。

他得配合叶春樱隐瞒,因为他其实能猜出当初监视她的是什么人,只不过不敢确认。他很惜命,宁肯自己不知道,所以,他并没说谎。

在福保部工作三年,他早已经学会如何用真话来骗人。

小腿不怎么疼了,等回家被老婆发现,就说是应酬喝多了,路上摔了一跤。被折弯的钥匙需要新配,晚上回家前得多喝点酒。

郑澈哲一边思索着今天掩饰的计划,一边翻出手机里管爱民的电话号码,看了一会儿后,从通讯录中删除。

既然老管死了,有些事,就混在刚才交代的罪行中,永远变成秘密吧。

目光从手机屏幕上抬起,这时,郑澈哲看到了一个女人。

她身材高挑,带着硕大的墨镜,天气已经很凉,却穿着看起来很单薄的轻便运动装,紧身裤完美勾勒出胯部的饱满线条,充满了引诱男人冲动的魅力。

但刚刚才在女人身上吃了亏,郑澈哲选择了往边让让,给直冲自己走来的女人闪开了路。

他已经过了愿意在街上搭讪年轻姑娘的岁数,他更愿意通过比较简单直接的交易来满足偶尔会出现的性冲动。

那女人走了过来。

就在将要擦肩而过的时候,她忽然惊叫一声,崴了脚一样往他身上倒了过来。

郑澈哲本能的伸手将她扶住,皱眉说:“你没事吧?”

然而,回答他的,却是一股来自腰侧的尖锐刺痛。他低头看了一眼,一把锋利的匕首正抵着他的腰,寒光闪闪。

那女人用阴沉、令人汗毛倒竖的腔调低声说:“老实点,搀着我,上旁边那辆车。”

郑澈哲扭头看向已经在他视野所及距离的单位保安,他大喊一声,一定会有人来救他。

可那把匕首又刺入几毫米,女人的声音也更加冰冷,“你再不听话,就准备死于肾脏出血吧。那种死法很慢,你有足够的时间和死神沟通。”

他不想死,于是,他搀着那女人走向了旁边停着的黑色轿车。

轿车停在福保部门口监控的范围外,对面是个小公园,没有摄像头拍到郑澈哲最后的身影。

那辆车,就此绝尘而去。

与此同时,叶春樱坐在窗台上,望着旅馆外街道上来来往往的车,忽然想起什么一样问:“韩大哥,你是怎么知道郑主任最后还有事情没说的?我当时看他表现没什么破绽啊。”

她心情一直徘徊在谷底,韩玉梁逗乐几次没有起效,有些不知如何是好,看她总算主动开口,赶忙笑道:“你不懂,这种朝廷小吏,个个都是撒起谎来面不改色的人精,指望察言观色判断他们撒没撒谎,那得有看穿肚皮的本事才行。”

叶春樱果然扭头看过来,“那……那你是怎么猜出来的?”

“我没猜出来。”韩玉梁陪她一起坐上窗台,挑眉道,“我是诈他的。他要不心虚,嘴硬两句,我也就不再追问了。毕竟我是露了杀气的,这人看着如此惜命胆小,应该不会冒险。”

叶春樱之前就一直在沉吟思考,这会儿隐约有了头绪,轻声说:“可我觉得,他还是没把实话说全。”

“哦?”

她眉心渐渐锁紧,“我之前……之前心里很乱,没想到这一点。这会儿才觉得不对。”

“你说,哪里不对?”

“仅靠衣着打扮,就能看出一个人厉害到自己得罪不起?而且真要是那么大的人物,怎么需要自己跑腿拿资料?”

韩玉梁沉吟道:“莫非……是怕太多人知道?”

“真要那么秘密,怎么会让郑主任撞见?”叶春樱拿起手机,“我觉得,郑主任应该知道……或者说能猜出来监视我的人到底是什么来头,他只是不敢说,才装成没头绪的样子。我得再逼问一下他。”

手机响了几声后,接通,但对面传来的,并不是郑澈哲的声音。

而是一个女人,嗓音低沉,阴郁。

“你找郑澈哲?”

“对,你是哪位?”

“我是他情妇,他睡了,有事以后再说。”

“等等!”叶春樱打开免提,让韩玉梁一起听着,大声说,“我听到汽车声音了,他睡在车上?在工作时间?”

“对,他身体不舒服,请假了。我开车带他去医院,结果他睡着了。就这样,再见。”

“你叫醒他,告诉他,他中午见过的人,还有问题要问他。”

“你问我,我转告他。”

“不行,我要直接问他。”

“你说了不算。”

滴,电话挂断了。

叶春樱看着手机愣了三秒左右,再次拨号打过去。

韩玉梁皱眉道:“那绝对不是他的情妇。”

“我知道,可我猜不出那是谁。”叶春樱听着里面传来的呼叫音,细细的眉毛也渐渐向中央蹙拢,“难道是咱们见到的那个杀了保安的女贼?”

“有可能,她杀人拿到了备用钥匙,电脑里的通讯录她肯定也能找到。”

这时,电话接通了。

“你很烦啊,你到底要干什么?不要再打来了,我警告你。”

不耐烦的口气里,透出一股隐隐的杀气。

韩玉梁开口了,“小姐,你的谎撒得实在不够高明。郑主任没有情妇。”

“这种事他会满世界说吗?”对方显然不太吃诈,“金屋藏娇你都不懂?”

但韩玉梁使诈的本事也非同一般,不屑一笑,道:“看来你不知道啊,他从去年开始就阳痿了,他硬都硬不起来,金屋藏娇是为了一起开黑吗?”

对面顿时语塞,不久,有些愤怒地反问:“你是谁?你怎么这么了解他?”

“谎言被拆穿,恼羞成怒了么?”韩玉梁淡定道,“我并不了解他,我也不知道他是不是阳痿,但他真有情妇的话,情妇肯定知道。而你,不知道。”

“我是谁不重要。”那女人调整了一下情绪,从速度上看,她的自控能力不弱。

“挺重要的,”韩玉梁笑了笑,“刚才就说了,我们有话要问郑澈哲,不管你之后要干什么,他现在如果还活着,请让我们问他一个问题。”

这时,那边突然说出让他吃了一惊的话:“你是韩玉梁,刚才说话的是叶春樱,对吗?”

可惜韩玉梁的心理素质久经考验,偷人妻于夫侧面不改色,当即淡定道:“抱歉,我不知道你说的是谁。你如果肯让我们问郑澈哲话,我可以帮你打听一下你说的人。”

“你装傻的本事还挺厉害,难怪我的前辈提到了好几次你的名字。”对方冷笑两声,说,“我刚确认完,这就是叶春樱的手机号。”

叶春樱脸上有些发烫,扭开了头。

韩玉梁淡淡道:“好吧,让你扳回一城。你的前辈,就是那个永夜吧?”

“答错了。”对方毫不客气地讥笑说,“我的前辈叫沙罗。”

“那她是不是还有名字叫荻原纱绘和西九条纯子啊?”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沙罗就是沙罗,双林入灭的沙罗,这在我们的世界,象征着连神佛之死都能亲眼见证的实力。”

韩玉梁干脆利索地套话道:“可她在冥王连死神的等级都没混到。”

对面的女人果然怒气勃发,恶狠狠地说:“那是因为傻屄东瀛佬不相信女人的实力!”

但韩玉梁相信那女人的实力,如果他没有玄天诀带来的杀意直觉,恐怕已经在这娘们的手下死了起码三次。

“果然就是永夜。”他笑了笑,口气有些不爽。

阴魂不散,还碰不到摸不着,令他烦躁。

那女人固执地说:“不,是沙罗。”

“好好好,沙罗。既然沙罗是你的前辈,说明你也是个杀手。为串钥匙就杀了个保安,你出手够廉价的啊。”他尝试继续聊下去,想看看能不能弄到点蛛丝马迹。

“我不是以杀手身份回来的。”那女人冷哼了一声,“我也不会再去做杀手了,我这次杀的所有人,都可以不收报酬。”

“看来郑澈哲……是没有活路了。”韩玉梁缓缓道,“管爱民一家和秦安莘,都是你杀的吧?”

滴,电话挂断了。

叶春樱神情紧张地拿起手机再次拨过去,摁下免提,放在窗台上。

“我没有那么好的耐心跟你们一次次废话。再问我不会说的事,我就挂掉再也不接了。”那女人冷冰冰地说,“你们想问郑澈哲什么,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叶春樱还是想问,秦安莘到底是不是她杀的。

可她知道,一旦问出那句话,她就再也联系不上这最后的线索了。

她噙着泪看向韩玉梁,捂住自己的嘴,指了指手机。

韩玉梁轻轻叹了口气,问道:“你就问他,当初监视叶春樱的那群人,到底是谁。我们已经想明白了,他肯定知道答案。哪怕只是猜测也好,让他告诉我们。”

“我帮你们问出结果,作为交换,以后不要碍我的事。这些人渣,留在世上只会成为祸害。”那女人咬牙切齿地说,“韩玉梁,带着你的女人滚回事务所去做你们的生意。否则……我知道前辈说过你的本事,我解决不了你,但你不可能一辈子天天二十四小时盯着叶春樱,不要逼我对她下手。”

“你敢。”韩玉梁的语气顿时森冷彻骨,杀意仿佛能混入信号,传向遥远的手机,“你要打算找她的麻烦,我就让你用一生来后悔为何要出生在这世上。”

没想到,那女人笑了起来。

“早从十几年前,我就是你说的样子了。蠢货。”

滴,电话再次挂断。

再拨打过去,已经成了关机。

叶春樱望着打不通的手机,泪珠无声无息的滚落下来,滑过她白皙的面颊,跌落在地上。

韩玉梁过去轻柔拥抱住她,贴着她的脸柔声道:“怎么了?春樱。”

叶春樱伤心地说:“她……她应该就是第三扶助院里被卖出去的女孩之一。”

他点点头,“嗯,八成是回来报仇的。我就是不太明白为什么这么巧跟咱们走到一块了。”

她抽泣着说:“秦院长……从没有参与过这些事情啊。她拼尽全力照顾我,对其他孩子虽然……虽然没有对我这么好,可也是满怀温柔,整个慈善总会,我就不相信会有人比秦院长更善良!那……那她为什么要杀了秦院长……为什么……”

“也许,是因为……她拼尽全力,也只照顾住了你吧。”早已遍历人间险恶,韩玉梁深深明白,对于溺水将死之人,推落她的固然可恨,见死不救的,却也一样免不了要被厉鬼缠身。

叶春樱并非不明白这个道理,她愣怔半晌,靠在韩玉梁怀中掩面低泣,“可是……可是从郑主任交代的话里,能说明……秦院长当年其实……其实自身难保,怎么有余力去救人。”

“可这些……她们并不知道。”他抚摸着她的头发,将她搂紧,柔声道,“当你我都不能想象的噩梦发生在她们身上,她们只知道,那个温柔的,善良的,她们一直信赖的院长,并没有出现。春樱……你没有尝过被黑暗吞噬的滋味。在那种时候,人们会仇视一切,愤恨一切,更别说……本就对她们有一份看护之责的秦安莘。甚至,如果更进一步,你敢保证不会有人的怨恨,转移到你头上么?她们难道就不会想,如果不是秦院长整天看着叶春樱,她们就不会遭遇到那样的事……所以不要管了,咱们调查咱们的。郑澈哲那边应该问不出什么了,咱们准备拜访下一个目标吧。好么?”

叶春樱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她闭上眼,试图想像,十几年前的第三扶助院中,阴暗的角落里,无助的女孩们被绝望包裹时,到底是怎样的一种心情。

秦院长……你为什么不救她们……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