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80章 刺客与大爆炸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东胜洲关系企业及天香华文。

发售部分每月6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这里原本应该就是个商贸货仓,地下两层和地上两层用以储存各种小型物品,第三层是办公区,面积比下面缩水了一半,但楼梯间出口装修明显不同,两侧还摆了绿植。

火还在地下二层烧着,时间不等人,韩玉梁在倒数第二个拐角放下汪媚筠,飞身一跃,就无声无息落在了出口旁,侧耳细听里面的动静。

接着,他浓眉一皱,不解道:“媚筠,这边……没人埋伏。”

汪媚筠吃了一惊,探头往二楼出口那边瞄了一眼,“你确定?”

韩玉梁干脆闪身出去,飞快将走廊看了一眼,“确实没有,甚至感觉不到这一层有人。”

“可电梯之前就是从三楼下来的。”汪媚筠快步上来,迈进走廊,皱眉说,“一人一头,咱们马上勘查一遍,多找些有价值的线索。”

“和最新型号的黑天使,对么?”

“没错。”

韩玉梁的嘴唇动了动,但到嘴边的问题,还是吞了下去。

一来此刻不是问话闲聊的时候,二来,他也觉得汪媚筠不会那么老实。

他来到这边之后认识的所有女人如果按照说谎骗人的能力分个档次,他个人观点,汪媚筠能独占鳌头,下面空两档,才能轮得到沈幽和许婷。

若非从不信怪力乱神那套,他都要怀疑这女人会不会是个混进人间的狐狸精。

一枪打烂门锁,进去看了一眼,汪媚筠就退出来高喊:“阿梁,别找了!他们撤了!”

韩玉梁也发现了这个事实,他一脚踢开的屋门里,东西乱七八糟,一个大铁桶里火还没灭,不知道一口气烧掉了多少资料,电脑的机箱敞开着,里面的存储器都被带走。

等等……不对劲,这么短的时间,他们来得及撤退这么快?而且,这里的防卫力量,是不是也太外强中干了点?

冥王费这么大心血,就堆了一个表面光的驴粪蛋子?

可这里要是其实早已废弃,为什么张萤微会在?为什么新抓的女人还被要求送到这边?

他进屋看了一眼,电子设备似乎都是提前拆卸干净的,桶里烧掉的资料,则是刚刚才动得手。

也就是说,这个秘密基地之前就已经在分步陆续撤走了吗?

这时,汪媚筠跑过来说:“阿梁,我联系外面的接应了,几分钟前,有不少车往不同方向开走。我看,咱们也趁早离开吧。我的感觉不太好。”

韩玉梁点点头,他本也不是什么喜欢冒大风险的人,偶尔找点刺激可以,真有性命之虞,当然要走为上策。

活着,才能享受这花花世界的软玉温香。

但才走下一层楼梯,二楼的走廊里就传来了女人痛苦的呻吟声。

“药……药呢……为什么……没有药了?”

旋即,咣的一声闷响,像是有把铁锤狠狠砸在了金属板上。

“你先走,我去解决了后患。”心里还惦记着张萤微,韩玉梁马上做出决定,拍了一下汪媚筠的背,单手一撑,飞身跳到了二楼入口处,“把怪物放出去,可是大麻烦。”

汪媚筠没下去,而是握稳枪,跟着跑了过去,口中略带讽刺地说:“阿梁,你还真有点大侠的样子了。叶大夫调教得好?”

“我办事只求自己高兴。”韩玉梁靠着门往走廊里探头看了一眼,“不过春樱高兴的话,我也高兴。”

“我高兴呢?”

“那我要先看看你为什么高兴。”他笑着说罢,一个箭步冲了出去,锵的一声轻响,胁差已经拔在手中。

东瀛刀弧度不大,单刃锋利平直,顶端尖锐,拿来当作短剑使用,勉强也行。

在这种狭小地方,比起魔刀,还是他已经练到六重的四十九路回风舞柳剑法比较好用一些。

跑到半途,又是一咣的一声闷响,一个瘦削的身影连着门板一起飞了出来,就地一滚,站定。

“药……杀了你……就有……药!”出来的女人样貌并没有特别明显的异常,但拳头皮开肉绽,已经露了骨头,看上去阴森森的,像是游戏世界里窜出来的怪物。

对这种,也没什么感到抱歉的必要了。

看出对方为了黑天使已经对冥王言听计从,韩玉梁拿起小太刀,快步向她冲去。

这时,后方窗外,突然传来一阵让他后背汗毛倒竖的感觉。

是杀气!

砰!

哐啷!

窗户玻璃碎裂,韩玉梁提气侧闪,一发子弹间不容发地擦过他的左臂,穿过了他方才身躯的正中。

看来那个狙击手,已经把他有可能靠直觉闪避的提前量都算了进去。

狭长的走廊,简直是狙击枪的天然刑场。

而距离他最近的侧门,就是染了黑天使的女人刚撞出来的地方。

砰!

这次他选择了纵身前扑,无奈对方的狙击预判极其精准,在这种情况下,子弹依然在他右肩侧面擦出了一个血口子。

该死,应该是那个什么永夜在开枪。

他等不及落地后再次起跳,半空一记侧踢蹬在墙上,双手交叉狠狠撞在那个黑天使的肋侧,抱着她一起滚回到先前被撞破门的房间里。

这女人的待遇明显和地下二层的实验品不同,屋子里没有铁笼,摆着沙袋、木桩和看上去像是测力计一样的东西,还有些简单的家具。

想必,这应该是个相性不错的实验品。

刀鞘虽然掉了,但小太刀还在手中,韩玉梁毫不犹豫抬身,一刀斩向那女人的脖子。

可就在这时,身后突然一股巨力传来,正中他肩下背后。

他听到风声提前卸力,依然被撞得横飞出去,就地滚了两圈,才顺利站起。

不出所料,出现的,是双手带着指虎的张萤微。

“是你吧,韩玉梁。”她嘴唇微微颤动着,像是从牙缝里挤出了这句话。

韩玉梁蹭蹭鼻尖,依旧用那伪装的沙哑声音笑道:“你说的是谁啊?”

“别装傻了,整个黑街没其他人有这种本事。”她的眼睛渐渐瞪大,漆黑的眸子中,耻辱与愤恨化为火焰,熊熊燃起,“我今天就要让你死在这儿!”

“美女,误会了啊。”韩玉梁打着哈哈将胁差横封在胸前,眼中已有精光闪动。

两个黑天使,危险程度虽说提升了几分,但对他来说,还不到应付不了的地步。

一对多讲究的是先发制人,优先给敌手造成减员,他话音未落,掌中小太刀已经当作短剑,电光般刺向那个还没爬起的女人。

“呵……”

没想到,那个女人竟然根本不知道死字怎么写似的,身躯一弹,竟不躲避,而是用右乳连着胸膛一起硬接下了这一刺。

“药——!”刀锋穿胸而入,那女人嘶号一声,胸中筋肉一收将刀锋夹紧,身子一扭,嘎巴一声,竟然将那把胁差齐根别断,发出清脆的一声啪。

药你大爷啊,要不要再跟上切克闹?韩玉梁背后一紧,暗叫一声不好,急忙一掌拍出,想靠掌力把刀锋从女人身躯中震到对穿而过。

但那女人肌肉力量极大,不逊色于一个外家一流高手,小太刀只又深了几分,并未飞出。她痛呼一声,张大嘴巴一口咬了下来。

韩玉梁抬手将刀柄塞进她嘴里,一掌将她打飞出去,高叫:“你先走!我要从这儿撤了!”

这当然是在提醒汪媚筠,毕竟两个人来的,不能一个人走。

可外面马上传来了枪声,汪媚筠不知道和什么人交上了火。

“想撤?”张萤微笑出了一口白森森的牙,“你知道周围有多少枪在等着你么,韩大侠?从那个臭女人逃跑,我们就在等着你上门了。你如果现在就跪下来舔我的脚,哭着说你错了,我也许还能考虑考虑放过你事务所的其他人。”

韩玉梁皱起眉,脱下上衣往窗边扔了一下。

砰!

果然,子弹马上穿透了那件衣服。

他笑了笑,紧张感反而让他兴奋起来,“你的脚挺好看的,光是舔舔我没什么意见,至于其他的,就还是换成我能接受的代价吧。”

“哦?比如呢?”

“比如,让我再狠狠日你一顿!”他朗声长笑,猱身而上,仍是直取那个胸口插着刀的女人。

张萤微双拳一错,眼中一阵红光,大喝一声拦在了中间。

拳掌相碰,她闷哼一声后退了三四步,才靠墙站住。

没想到的是,韩玉梁竟然也反退了一步。

即使刚才那一掌没用尽全力,即使她的手有指虎提升硬度,这一下也让他错愕不已。

在黑天使的连续改造下,这个娇怯怯的小姑娘,筋肉的爆发力竟然已经有了外家一流高手的水准。

这世界格斗大赛那些浑身筋肉的铁汉,也就是此时代的外家一流高手们,胜出张萤微的部分怕是也只有体重带来的优势了。

这种提升,难怪连特安局后面的力量也在垂涎三尺。

如果不是成功率太低,很难弄到张萤微这样有理智还听话的改造品,冥王只怕靠着黑天使就能横行世界。

外面的枪声还在继续,韩玉梁知道事态紧急,不能再节约消耗留有余地,眼神一变,寒冰烈火掌架势拉开,经脉之中,玄天诀已运至八成。

张萤微咧开嘴笑了笑,突然拉住那个女人,往门外撤了出去。

就这么短短片刻,那个女人胸口的刀伤已经止血,黑天使改进之后的效果,还真是有些吓人。

外面的走廊是狙击枪的覆盖范围,窗外有冥王的枪手埋伏,看来,这个大圈套,实在颇让人头疼。

韩玉梁当然不愿意出去给那个狙击手当靶子,两个黑天使的牵制下,躲避子弹的风险太大了。

但汪媚筠还在外面。

他正在考虑该如何行动的时候,一声奇怪的闷响从窗外传了过来。

接着,一个拖曳着尾烟的影子从刚才被子弹打破的窗户中飞了进来。

火箭弹!

幸亏在叶春樱那里第一时间恶补的就是各种当代武器的形貌用途,韩玉梁急忙扭身飞扑,一头冲到了门外。

轰——!

爆炸声中,又一颗狙击枪的子弹飞来,这次他躲避不及,勉强一滚,被打中了不太要紧的小腿外沿。

虽没伤筋动骨,但也够狼狈的。

幸亏汪媚筠冒险冲到走廊尽头窗边,勉强靠手上火力不足的手枪掩护压制了片刻,让他能毫无顾忌地躲避一下张萤微和那女人的夹击,否则,只要再追射两次,他非要被打中要害不可。

手枪的压制很快就被泡沫一样戳破。

又一发火箭弹呼啸而来,汪媚筠转身飞纵而出,走廊尽头的墙壁,当场被炸成了一个大洞。

汪媚筠急忙侧滚躲入楼梯间,才没被紧随其后的狙击枪一发爆头。

偏偏张萤微带着那个女人远远退向走廊另一头,还不来跟他正面交手。

韩玉梁有力气没地方使,如果沿路追过去,毫无疑问会被狙击枪当靶子打。

他只好也先展开轻功飞檐走壁躲开一枪,闪进楼梯间里。

“我说,督察大人,咱们踩陷阱了,你就没什么要说的吗?”韩玉梁在小腿上急忙点了几下,弹头卡得不深,他自己运功一逼,便将子弹推了出来,落在地上,放出当啷一响。

汪媚筠本来也该已经挂彩,只是她运气较好,垫肩的伪装物被打爆,真皮肉并未受伤,只是露出了色泽健康的一片。

“坚持就是胜利。”汪媚筠笑着挤了一个媚眼,语调轻快地说。

可惜,以她目前的妆容,这个媚眼只会让韩玉梁想笑。

“不往楼下跑吗?这儿离一楼出口已经不远了。”

“外面连恐怖分子爱用的火箭筒都拿出来了,这会儿出去,咱们是上车挨炸呢还是步行挨狙击呢?”汪媚筠探头开了三枪,笑着说。

“那么,留在这儿被烤成炭烧人串儿么?”韩玉梁抽抽鼻子,“烟已经熏上来了,火再大点,咱们也不用跑了。”

他听得到,外面已经传来了密集的枪声,应该是他们的外部支援和这边的埋伏开始了交火,但这应该不影响他们就此逃掉才对。

汪媚筠很明显还打算做什么。

“那个张萤微,你有把握活捉吗?”探身把手枪子弹打光,回来换弹匣的时候,她飞快地问。

“抓住一会儿不成问题,想好好带走可有点难。冥王肯定有人接应她。”

“那你能不能从她身上找找看,有没有她用的那种黑天使?”

韩玉梁恍然大悟,原来汪媚筠见到张萤微的样子,目标就又换了。

“你对你们特安局还真是够忠心的啊,都要没命了,还惦记着这种事。”韩玉梁明敲明打讽刺了一句,留意着楼下动静,已经有了不行就自己先走的心思。

他喜欢美人,但没到是个美人就能让他放在手心捧着的地步。

他舔女人,只在自己高兴舔的时候。

现在他就有点不高兴。

没想到汪媚筠枪战着还有心思注意到他的情绪变化,微微一笑,在脖子那里抠了抠,用自己原本的低柔微哑嗓音说:“阿梁,都到这儿了,一点收获没有,就这么走,你甘心啊?”

“我甘心。”韩玉梁笑道,“我现在回去洗个热水澡吃顿女体盛抱着岛泽莲睡觉高兴得很。”

她脸色一沉,突然说:“那你就自己走吧。再见。”

话音未落,她站起探身连开数枪,跟着把枪往腰后一插,摸出小刀拿在手里,猫腰冲进了走廊。

外面的枪声更加密集,汪媚筠出去后,狙击枪的声音暂时没有再响,也没再听到火箭弹的爆炸声。

看来,情势正在起变化。

韩玉梁略一犹豫,还是没忍住跟着冲去了汪媚筠的方向。

张萤微不见了,只剩下先前那个黑天使正怪叫着扑向汪媚筠,手臂和腿上尽是枪眼。

“张萤微呢?”韩玉梁飞身过去,一脚把那女人踢了个仰面朝天,皱眉问道。

“尽头左手边倒数第二间,狙击手不在原位了,你要愿意帮忙,这个女人交给我,你快去快回。”

眼前这个黑天使行动敏捷思维清晰,的确不是转眼之间就能干掉的对手,韩玉梁点点头,一记劈空掌力开路,使出雨燕惊蝉的上乘身法,在侧墙上连迈数步,一踩窗台,大鹏展翅落在汪媚筠说的门口。

飞起一脚,整张门板被踢飞进去,韩玉梁马不停蹄闪身进入,凝神细看。

屋中已有浓烟,看来和地下二层那边共用着通气管道,对外的窗子开着,张萤微并不在屋里,但是,屋里却有一个女人。

一个被绑着手脚固定在床上,身上只穿着一条内裤的,颇为好看的年轻女人。

旁边地上掉着一个软木塞子,四处东西颇为散乱,看着像是紧急收拾撤退过的样子。

他留意着周围动静,伸手扯掉了那女人嘴里的口枷,沉声道:“你是什么人?张萤微呢?”

那女的满脸涕泪纵横,五官都因恐惧而扭曲,“大哥……大哥……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就是个商务模特,我今天接活儿,不知怎么就昏过去了,醒了就到这鬼地方,刚才……刚才有个白大褂要给我打针,然后不知道哪儿的啥东西在吱哇乱叫,然后人都呼啦啦收拾东西跑了,也不管我……我害怕啊……大哥,救命。”

韩玉梁掩住口鼻,沉声问道:“刚才是不是进来了一个小个子姑娘,她去哪儿了?”

“你……你放开我,你放了我……我就指给你。”

他只好出手将那些皮具一个个扯断,扶她起来赤脚站到地上,“快说,她去哪儿了?”

“她没往窗户外去,”那女的惊魂未定地扶着胸口喘了几下,“烟大,我看不太清,我看她过去把窗户推开,在旁边鼓捣了半天,叽叽嘎嘎的,好像有啥东西开了,然后她一钻,就不见了。应该是在这边。”

她说着捂住鼻子往窗边走去,先探头看了看外面,跟着转身对着一个金属架子,打量着说:“就是这儿,大哥你来看看……你研究吧,我要找衣服赶紧跑了。这儿是不是起火了啊?咋这大的烟。”

韩玉梁一个箭步跟过去,皱眉打量那个金属架。

那是个结构简单的金属置物架,他把手掌放在上面,仔细用真气感应一番,却并没有发现内部有什么奇特结构。

略一思忖,他索性将手掌穿过架子,贴在墙上。

后面的确是空的,但一时间分不清到底是隔壁房间,还是真有个暗门。

“你刚才见到她从这里消失的?”

他问了一句,没听到应声,扭头一看,才发现那女人正在弯腰从架子底下的箱子里翻东西,像是在找衣服一样。

他轻轻踢了她一脚,“喂,问你呢,张萤微就是从这儿不见的?”

“嗯,你没找到口吗?”

“没。”韩玉梁皱起眉,隐隐觉得不太对劲,墙上如果有暗门,做得再怎么精巧,也该有接缝才对,这墙上没有瓷砖,情况一览无余,凭他的眼力,岂会看漏?

而且,墙角还有几张蛛网,如果这里真有暗门会连着架子一起打开,那些积满灰的蛛网岂能幸存?

直觉开始示警。

他正要转身离开,却突然听到窗户正对的围墙外,传来了张萤微清脆的声音。

“韩玉梁!”

他下意识转过头,看过去。

外面停了一辆大型厢货车,货箱顶部比墙还略高一截。

张萤微就站在那上面,冷冷看着他。

砰!

狙击枪的声音响起。

韩玉梁一蹬面前墙壁,就要向后跳开。

但尖锐的刺痛,猛地从腰下传来,一股颇大的力量,从后方死死抵住了他。

子弹,狠狠贯入了他的右锁骨下,那冲击几乎将他带飞起来。

是那女人。

那个被他救下来的女人,双手握着一把短刀,在背后刺了进来,口中喃喃地说:“杀了你……小微就会……给我药了……”

竟然……是个伪装得这么好的黑天使么?

一身因叶春樱而收敛压抑已久的戾气爆发出来,韩玉梁眼中寒光一闪,抬手便要将背后那女人立毙掌下。

但他的余光,却瞥见了更要紧的一幕。

站在车顶上的张萤微,用瘦削的胳膊轻而易举地扛起了一支火箭筒,带着心满意足的微笑,瞄准了他。

猛烈的尾喷中,火箭弹呼啸而去。

跟着,在她兴奋的漆黑双眸中,耀眼的火光,连着纷飞的血肉一起,爆裂开来……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