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33章 这任务挺怪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东胜洲关系企业及天香华文。

发售部分每月5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韩玉梁急着回去上网,不愿意继续耽搁时间,他一抬手,沉声道:“‘黑天使’这玩意是什么效果,要被拿来做什么,我都不太关心。沈幽,汪督察,我欠着雪廊一年三件事,今年的第一桩不就是这个么,你们直接说该干什么吧。”

沈幽双手交握,修剪精致的眉毛略略一挑,微笑道:“我需要你做什么,等一起行动的时候会说。至于汪督察,她的委托是她的,和我们不相干。”

“委托?”韩玉梁看向汪媚筠,“你打算委托我?”

汪媚筠娇柔一笑,水汪汪的眸子斜瞄着他,风情万种道:“我听说你的新买卖了,你那边的规矩,我难道不符合么?”

她慢条斯理伸出两根修白如葱的指头,“我是特安局副督察,整天就是跟危险的犯罪分子打交道,委托你办的事情,绝对是正义之举,你家那个小大夫,肯定不会有意见。”

韩玉梁笑了起来,“第二条不必说了,你的确是个很对我胃口的美人,不过,最后的报酬给你打几折,还是得看你的美能跟我有几分关系。”

“比如呢?”汪媚筠大大方方问道。

“比如,若能春风一度,我就是免费为你跑腿办事,又有何妨。”

许婷在旁边蹙眉小声道:“你可真行,今晚才认识的,就好意思这么说。”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她一皱鼻头,不屑地说:“就你还君子呐?听见你这话我家的君子兰都能当场羞愤自杀。”

“君子都好逑了,我这个好色下流的小人,岂不是更理直气壮?”韩玉梁笑眯眯搓了一下她额边垂落的那撮红发,挺乐意这么跟她斗嘴玩。

汪媚筠笑了笑,微微提高声音说:“既然约会一夜是费用全免,我心里就有数了。不过为了避免你占了便宜赖账,一切还是等事情办成,报酬结算的时候再说。”

“可以,你先说你要我做什么事吧。”韩玉梁痛快答应,“我不怕你赖账,大不了,我去强收。”

许婷在旁听着,忍不住往远处挪了挪屁股,暗暗思忖今后要真跟这人相处,可要千万小心注意才行。

汪媚筠却不直说,而是摆了摆手,“到这儿,可就是秘密咯,无关人等,还是请出去外面等一下吧。”

沈幽像是早就料到一样,起身扯平裙子,快步走向门口,扭脸见许婷不动,淡淡道:“怎么,你算是有关的?”

许婷显然是起了好奇心,但寻思一下,还是乖乖站了起来,跟着走了出去。

韩玉梁目送两个各有千秋的美臀离开屋子,看汪媚筠过去关好房门,不解道:“你不是跟雪廊有合作么,怎么连沈幽都听不得了?”

“因为这是委托你的任务,是属于咱们俩之间的秘密交易。”关好门后,汪媚筠没有回去原来的位置,而是娇躯一扭,挨着韩玉梁坐下。

倒比方才许婷的位置,还要近上几分。

“秘密交易?连沈幽也不能知道?”

“不能,能知道的,只有你,”汪媚筠伸出一根手指,轻轻点在他的嘴唇上,然后缓缓挪回到自己口边,浅吻一下,低声说,“和我。”

她的嗓音在这种低到只剩气流划过口腔时,充满了情欲的诱惑,就像是有个一丝不挂的性感女郎,白蛇一样缠在身上,灵活的舌头从下巴舔过面颊,勾一下耳垂,钻进耳朵眼,一边舔,一边把温热的气息喷吐入。

要不是练过随心所欲的房中术,韩玉梁觉得自己都要硬翘起来。

如果说沈幽那样的表现算是色诱,那汪媚筠就已经可以说是勾引。

喉结滚动了一下,在把脑海中那个压倒她扯内裤的画面驱逐走后,韩玉梁缓缓问道:“那我可要好好听听,到底,是什么任务,春樱真的会百分之百同意吗?”

“我是特安局副督察,我是法律的维护者,我怎么会给你委托什么不正义的事情呢。”她吃吃笑着,总算进入了正题,“我的任务并不影响你和雪廊一起行动,我还会要求你全力帮助沈幽,毕竟共同利益上,咱们三方是一致的,那就是解决‘黑天使’危机。”

“嗯,然后呢?你要我做的,不能被沈幽知道的事情,是什么?”

“如果你们顺利解决了事件,最后,一定会缴获到‘冥王’这次送来的药物,按照雪狼的规矩,那些必须全部销毁,一瓶不剩。”

韩玉梁隐隐猜到了一些,侧目望着她,缓缓问道:“嗯?我还是不知道,我要做什么。”

“我觉得你没这么傻啊。”汪媚筠笑着靠在后面的扶手上,擦得发亮的小皮鞋尖头若有若无地碰了他的大腿一下,“还是说,你聪明到故意在这时候装傻?”

“我傻也好,聪明也好,你是委托人,你总要说做什么,我才好决定接不接。”

她收起笑容,很严肃地说:“我代表特安局,委托你在那个关键时候,为我偷出一瓶最新型号的‘黑天使’。”

“你们不是从张萤微的家里弄到了么,为什么还要?”韩玉梁皱起眉头,问道。

“那残量太少了,仅有一些化验价值。”汪媚筠脸色凝重,轻声道,“我需要更多,最好是,完整的一瓶,粉状或者液体都可以。只要你能弄到,并交给我,你的任务就完成了。”

韩玉梁一侧身,突然双手张开把汪媚筠罩在了下面,目光炯炯盯着她的眼睛,沉声问:“那你可得跟我解释解释,这任务到底正义在哪儿,我也好对春樱有个交代。”

“我都说了,这任务是秘密,你和我的秘密。”汪媚筠完全没有慌张的样子,屈膝抵着他的小腹,白净的手在他的喉结上轻轻一捏,微笑道,“事成之前,怎么可以告诉她呢。”

“我们是搭档,任务的事,我不想对她保密。我都说了,她是第一道关卡。”

“那么,你就告诉她,这是特安局汪督察提出的申请,背后涉及到世联对‘冥王’这个组织的调查和进一步行动,我们需要一瓶最新样本来固定证据。我相信她会同意的。但这件事不能再有更多人知道了。”她的手滑过他的胸膛,眼波更加水润,“你的强壮还真有点奇怪,不是那种霸道肌肉类型,却……好像蕴含着很可怕的力量。你家的小大夫,吃得消你么?”

韩玉梁微微一笑,退开,“强壮也可以很温柔,对春樱,我绝不会变成野兽。但对别有所图的女人,可就未必咯。”

汪媚筠娇笑一声,起身走到办公桌后,坐上皮椅。

她和沈幽的坐姿不太一样,斜斜侧靠着一边扶手,跷起的腿和身躯构成了对男人视线引力极强的弧度。

“既然委托,肯定就是有所图。”她拉开抽屉,在里面摸索了一下,抽出一张纸低头看着,“不然我为什么要给你报酬呢。说吧,愿意接受我的委托吗?”

韩玉梁也站了起来,他走到桌边,双手扶着桌子,看她瞬间把纸张收回抽屉,冷笑道:“你要那东西,真的是为了证据?”

汪媚筠笑着说:“不然呢?难道你以为我身为警务人员,打算自己偷偷研发贩卖?”

“你可是跟黑街都有勾结的警务人员,我怀疑点什么,也很正常。”

“算了,你就告诉我,你接,还是不接。”

“报酬呢?确定了吗?”韩玉梁盯着她的下巴,这个角度看过去,那柔润的弧度恰好箭头一样指着领口里深邃饱满的乳沟,让他忍不住想像,学着A片里那样把自己的阳物夹紧于这饱满而富有弹性的缝隙中,该有多么销魂。

“奖金的话,特安局目前的额外预算不多,我自己的钱包……也不太富裕啊。”汪媚筠故意做了个委屈的表情,单手托着面颊,软绵绵地说,“要不,就用你能给我免费的那个?”

不行,没控制住,老二顶在桌子上了。

韩玉梁深吸口气,运功把被挑起了兴致的阳物压下去,犹豫片刻,挑眉问:“真的?”

“呵呵呵……”汪媚筠笑着一转椅子,背对着他道,“怎么,你当我是你家叶大夫那样矜持保守的小姑娘么?你这么壮,功夫又好,说不定,这报酬还是我捡了便宜呢。事成之后,我开好酒店房间等你,情趣酒店,整整一夜,怎么样,要不要接?”

韩玉梁在心里思考了好几遍,这件事肯定有鬼,黑天使这么猛的药,都快赶上当年魔教《不仁经》里“三阴破魂”那邪门功法的威力,这女人明显满肚子心机,看言谈举止,多半还是个为了向上爬不择手段的,和她合作,万一出了岔子,保不准还要得罪雪廊。

色字头上一把刀,色字头上一把刀,色字头上一把刀啊……

“好,我接了。”

刀你奶奶个腿,老子可是好色到当了好些年采花贼的男人啊,色字头上的刀,不就是拿来割女人不好脱的衣服的么!

“那,祝你成功。”汪媚筠微笑起身,伸出了右手,与他握上后,稍稍压低声音,又道,“张萤微家的案子,你就不必担心了,绝对查不到你头上。”

“那么,你想要的,也交给我了。”心照不宣,韩玉梁后退半步,拱手道,“记得你说的报酬。”

“这报酬,你也不准备瞒着你那位小大夫么?”

韩玉梁沉吟片刻,才意识到,这女狐狸连这也算计着呢,这么一来,显然全部隐瞒才是最佳选择。

“好吧,我改主意了,这个委托……就还是当成你我之间的秘密吧。”

“我就知道,你是个聪明人。”她满意地坐回到椅子上,“我等你的好消息。这里没什么别的事儿了,我也要下班,顺路送你回去如何?”

“你是开车的吗?”

汪媚筠抬起一条紧凑笔直的腿,亮出了自己缠绕着大腿的裙摆,“我这打扮,你觉得能骑车吗?”

“那算了。我晕车。”韩玉梁叹了口气,“我还是坐许婷的电单车回去比较好。”

她轻笑一声,略略扬眉,说:“你要是打算治治晕车,我可以帮忙。”

“你有法子?”

她拉了拉自己的领口,娇笑道:“反正,坐我车的男人,大都不是因为坐车晕的。”

娘的,又硬了……

韩玉梁把手插进裤兜直接调整了一下,再次运功压下,觉得还是先走为妙,“你那儿多半已经有我的号码,那么,电话联系吧。时候不早,告辞。”

“你是武侠剧爱好者吗?”汪媚筠微微蹙眉,笑道,“不光用词,你口音也挺怪呢。”

“许婷喜欢武侠,”他故意做出一个暧昧的笑容,“你难道不清楚,男人为了能向漂亮女孩求欢,肯做到什么程度么?”

这次,他没顺嘴说偏,摆了摆手,打开门,“再见,我走了。”

沈幽看样子应该猜出了什么,半句话也没问,确定韩玉梁坚决不坐顺风车回去后,就踩着嘎嗒嘎嗒的高跟鞋迅速消失在走廊尽头。

许婷一直忍到楼下,跟着姐姐出门,看许娇去推她的踏板小摩托,才一边开电车的锁,一边扭头问他:“臭大夫,你……你这就接新任务了?神神秘秘的,一定不是什么好事吧?”

“约好了保密,谁也不能告诉,没办法。”韩玉梁看到她眼中隐隐的醋意,笑道,“不过,她给报酬可真大方。”

“那是,人家特安局的副督察,工资比我姐高多了,我这个穷学生,哪儿比得了。”许婷推出车子,闷闷不乐地说。

“不花工资。”他挑高眉峰,故意透底道,“她准备让我给她免费干活。”

“免费?你什么时候这么好心了,那你怎……”许婷说到这儿,眨了眨眼,踩着前踏板一转头,连高高的短马尾都甩飞起来,“你……她……她……她要给你别的报酬?”

韩玉梁点点头,“不错,我更喜欢的那种报酬。”

许婷盯着他,皱眉抿嘴想了半天,咕哝一句:“你、你就这么……好色吗?”

韩玉梁笑道:“这缺点我从不隐瞒,我估计,当初我受伤险些丧命,就是因为这个。”

“那你还不留神小心着点?”

“人生在世须尽欢,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他随口诌了两句,“我不敛财,不求权,就喜欢好看的女人,这点心愿再不好好满足,你说我练出一身本事,图个什么呢?”

许娇推着摩托走了过来,问道:“怎么走?婷婷,你带他吧?我这摩托快没油了。”

“我这车子也快没电了。”许婷哼了一声,转身坐上去一拧把,开向大门,“你带他吧,我先走了。困死了,回家睡觉。明天我还想找地方打工呢,都是臭大夫害的,让我大晚上跑这么一趟。以后再也不跟你打交道了。”

许娇愣在那儿,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扭头看着韩玉梁,陪笑道:“韩哥,我妹她就这样,有时候小大人似的,有时候又孩子气得不行。走吧,我带你。”

韩玉梁倒没所谓,这摩托他又不是没坐过,抱着许娇的腰,他还敢胡乱摸呢,更高兴。

“韩哥,”许娇戴好头盔,一边追向妹妹,一边不忘往回找补,“其实婷婷……她就是闹别扭呢,晚上吃饭前你走后,她其实挺不开心。她还是小女生,不成熟,你别跟她一般见识。”

韩玉梁听得出来,许娇的声音中隐隐藏着淡淡的恐惧。

看来,自己强暴张萤微母女的事情,许婷应该对姐姐说了。

“我没事,她说的那些又没错。”他略一思忖,心想反正许娇估计也离不开他的本事,便笑道,“放心,我从不和对我没恶意的姑娘真计较什么。更何况,不看僧面看佛面,她就是嚷嚷两句,我还能不想着和你的关系么,不会跟她生气的。”

许娇其实还惦记着让自己妹妹抱上韩玉梁这条眼前的好腿,无奈一个是自家妹妹不那么听话,一个是许婷说的事,也确实让她有些畏惧,唯恐自己再次识人不明,给妹妹带来危机,只好憋住满肚子话,不再多说。

许婷说不送他,还就说到做到,在前面一拐,直接去了回家的路。

许娇叫她两声,她也不应。

时间已经近十点半,许娇担心妹妹独个骑在黑街夜路危险,只好一边跟韩玉梁道歉,一边加大油门追过去。

结果,到了小区门口,摩托车真没油了。

韩玉梁笑着下来,道:“算了,我打辆车回去,现在的距离,应该还不会晕车。”

许娇满脸不好意思,急急忙忙说了一堆,最后把摩托车一撑,在路边陪他等起了出租。

南城区到了这个点儿,出租车也已经少了很多。

没想到,等了几分钟,刚等来一辆亮着空车牌子的,许娇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她一看,是妹妹。

这个距离,明知道她和韩玉梁在一起,为何还要打电话?

韩玉梁心中一凛,对司机摆了摆手,示意他走。

果然,电话里传来许婷努力镇定依然微微发颤的声音:“姐,你……还没上来呢?你是不是去送老韩回诊所了?”

许娇连忙解释说:“我摩托没油了,正陪着韩哥在院门口打的呢。刚等来一辆见你打电话,韩哥担心你,就让车走了。”

韩玉梁闻言,侧目瞥她一眼,暗赞一句,还真是个会讨人情的。

许婷倒也能屈能伸,马上急匆匆说:“那正好,你跟老韩一起来找我吧,我在咱家隔壁单元里头躲着呢,你们不来,这家我可不敢回了。”

许娇脸色一白,忙问:“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

“平常老问我菜怎么做那个刘大姐,刚才悄悄拦住我,说让我先别回去进家,家里好像来人了。她没明说,可我估计……应该是她没见过的。”

韩玉梁一拍许娇,沉声道:“别在这儿传音了,直接去找她吧。”

许娇摩托也顾不上推,弯腰一锁,撒开腿就往院里跑,“婷婷你躲好,我这就去找你。”

韩玉梁略微提气,轻轻松松跟在旁边,抬头瞄一眼许家的窗户,并没亮灯。

但他目力毒辣得很,一眼就发现阳台那个壁橱开着门。

许婷收拾家里一向是井井有条,别说柜子门,晾的衣服都得跟皇城卫兵一样牌面整齐朝相一致大小分明。

看来,的确是进了外人。

许婷人缘好又机灵,闻风而遁,第一时间放下那点醋劲儿求援,让韩玉梁更添几分拉她入伙给他帮忙的念头。

两人匆匆过去,许娇一直没敢挂电话,一边问着一边找到隔壁单元。许婷在里面扒头瞄一眼,只看见姐姐没看见故意躲在旁边的韩玉梁,忙说:“姐,老韩呢?他不会这么小心眼儿没来吧?”

许娇连忙给妹妹使眼色。

许婷做了个心中了然的表情,马上毫不停滞地继续往下说道:“那你赶紧给他打个电话,让我跟他说,我刚才就是闹个小别扭,没真生他气,他功夫这么好人又帅气,我都快崇拜死他了。”

韩玉梁忍俊不禁,闪身出来道:“行了,小嘴儿跟抹了蜜似的,心里还不定怎么骂我这个大色鬼呢。赶紧走吧,这么晚了,早点解决你家里的事,不然我打不到车了。”

“我给车子充充电送你回去呗。”许婷笑呵呵走出来,完全没了刚才闹别扭的劲儿,真是拿得起放得下,不亏是黑街长大的姑娘。

“你送我回去,你怎么回来?”

“跟我姐一样,陪你家叶大夫挤一晚咯,先说好啊,你要夜袭可瞅准了,别摸错人。”她随口开着玩笑,带着韩玉梁一起上楼。

防盗门关着,看上去一切都挺正常,但弯腰仔细瞄瞄,就能发现锁眼有被东西来回搅过的印子。

韩玉梁打了个手势,站到开门处,示意许婷插钥匙。

许婷先让姐姐往楼上多走一层,跟着蹲下紧了紧凉拖的系带,把两用的鞋袢拉出来,兜在脚跟上变成凉鞋,然后站起,故意拿出钥匙串先晃了晃,做出要进门的声响,跟着把钥匙塞进去,一转,拉开。

一根棍子从里面呼的一声挥了出来。

韩玉梁一抬手牢牢抓住,正要定睛去看里面那人的样子,就听旁边娇叱一声,许婷已经飞起一脚,狠狠踹在那人胯下。

那男人哀号声都变的又尖又细,松开棍子就虾米一样蜷在了地上。

这一腿势大力沉,发劲狠,位置准,还特意用鞋尖勾踢阴囊,实在颇有几分女中豪杰的气场,连韩玉梁都觉得裤裆一紧。

但,屋里并不止一个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