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188章 三连摄与三连射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天香华文及东胜洲关系企业。

发售部分每月5号、20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十一月二十三日,艳阳高照的美好周末。

上午韩玉梁给三个素材放了假,得以从阴暗的地下室中暂时离开,换上比基尼泳衣,在海滩享受一下大约四小时左右的安宁。

只不过那些比基尼的状态比较特殊,一遇到水,就会变成透明。

这种比较正常的场合下,才能看出莎莉已经是条出色的美女犬。

她严格遵守了韩玉梁的命令,在任何可能的情况下四肢爬行,吃喝尽量不用手,狗耳和尾巴即使被打湿也一直留在身上。

羞耻心大概已经彻底磨灭,发现比基尼变成透明后,和另外两个抱胸蹲下的女人不同,莎莉索性将泳衣全都脱掉,欢快地在沙滩上小狗一样奔跑。

为了不让客户的要求受到影响,每半个小时,莉莲就要去给莎莉补一层厚厚的防晒霜。

这个上午,韩玉梁也在为此做准备。

莎莉抹防晒霜,而他在抹美黑霜。

其实站在审美的角度,韩玉梁那一身饱经江湖风霜的古铜色肌肤非常有男性魅力,与他满含力量感又不会显得张扬的肌肉轮廓形成绝佳的组合,能让成熟饥渴的女人盯着看一会儿就下体发热。

但客户想要他变得更黑。

在那种黑黝黝的状态下,彻底侵犯奶白色的莎莉,完成拍摄,是这位金主的明确要求之一。

果然,人类的各种行为背后,性欲才是第一推动力。

“需要黑到这个程度么?”完成出来,看着自己关了灯伸手不见五指的肤色,韩玉梁皱眉道。

“这也不算太黑啊,都没给你用上人体彩绘呢。”莉莲兴高采烈跟在他身边晃荡,大概是觉得他终于比她还黑了,很有点得意洋洋。

岛上的海蛇手下并没谁肤色很白,其中还有几个纯正的非洲血脉,但韩玉梁宁肯选择美黑霜来折腾一下自己,也不可能同意把到嘴边的小白肉送给别人吃。

为了达到客户最满意的效果,度假酒店专门收拾出了一间蜜月套房,准备了各种专业器材,让那屋子看上去像个A片拍摄现场。

短暂的午休后,王燕玲被命令去继续进行女上位耐力训练——蹲姿肚皮舞,崔彩顺依旧被绑着吊起来用玩具多点刺激培养虐待狂和淫乱度,只有莎莉,没有回到那个被分隔开的地下室。

韩玉梁牵着赤身裸体的她,绕行海滩,穿过无数打量的目光,让她一路摇着尾巴,爬进了为她准备的片场。

里面有柔软的长毛地毯,雪白的床单,和黑漆漆的镜头。

摘掉了护腿和护肘,被莉莲牵进浴室好好洗了个澡,用上了磨砂膏的莎莉去掉了所有的尘埃和污垢,奶白色的身子闪耀着水润的光泽,每一处都像是新剥开的煮蛋一样娇嫩。

应该是猜到了要发生什么,莎莉的神情看上去有些紧张,但蓝色的眸子里并不仅有恐惧,还有更多明确的渴望。

韩玉梁在调教莎莉的时候刻意拉长了时间线,小心的控制着限度,始终没有让她的意志彻底崩坏。

只有这样,眼前的姑娘才会在将来被拯救后,保留变回一般女人过正常生活的可能性。

他也不确定莎莉到底有没有捕捉到他隐隐传递的讯号,但他知道,时间不多了。

最晚下周一,岛上的人就要撤回巢穴。而关于这三个女奴素材与花夜来的处理意见,莉莲问了三次,依然没得到明确答复。

买下莎莉的客户已经在催促,而韩玉梁,也不舍得就这么放过她。

“莎莉,今天你要表现的,就是做为一只听话的小母狗,令主人身体愉快的技巧。之前已经让你旁听了王燕玲的课程很多次,你应该已经掌握了不少吧?”

莎莉双手放在膝盖上,跪坐着抬起眼,看着他抿了抿唇,点点头,“汪。”

“那么,今天,你可以体验真家伙了。”他脱下短裤,亮出精赤条条的健硕身躯,一身油黑让他还有点不太适应,但想到这样拍摄出来的视频,马赛克掉脸的话传出去也没人认得出是谁,反而轻松了几分。

他分开双腿,坐在床沿,把准备好的狗爪子手套和毛绒鞋丢给她,“穿上,爬过来,为主人口交。”

“汪。”莎莉趴在地毯上穿戴好,汪汪叫着爬过来,娇喘着昂起头,两只毛茸茸的狗爪捧住韩玉梁的阴囊,伸长舌头舔奶油一样从从肉棒根部缓缓舔向顶端。

她绝大多数时间都在被调教,即使嘴巴里塞着假鸡巴也顾不上好好舔,所以她的口技比起王燕玲来说一看就知道差距巨大。

唯一胜出的地方,就是她的脸庞弥漫着淫乱的红光,饥渴镌刻在眉眼之间,那贪婪盯着鼻尖前肉棒的痴态,已经再也找不到半点厌恶男人的模样。

“嘶……嘶嘶……嘶溜……”

雪白的面颊开始在黝黑的肉棒两侧移动,红艳艳的舌头托住阴茎的下方,随着脖颈的移动横舔。

很快,舌尖就攀爬上紫红色的龟头,她专注地盯着舔舐,前爪按着地面,大腿与小腿折叠,丰满的屁股坐在后爪上,埋进地毯长毛里的尾巴,隔一会儿就左右摇摆一下。

黏乎乎的唾液沾满了勃起的阴茎,过多的部分流过莎莉的下巴,流向脖颈上的项圈。

“含住。”看着莉莲举起摄影机凑近,韩玉梁沉声下令。

莎莉的技巧太差了,不过既然是侵犯,那么玩弄嘴巴本来就还有另一种方式。

莎莉汪了两声,挺直上身,双爪搭着韩玉梁的大腿,张开嘴巴罩住龟头,依旧不太熟练地吸吮着。

韩玉梁给了莉莲一个眼色,示意她凑近些,过来拍摄特写。

看到镜头进入适合的距离后,他伸出手,猛地从两侧揪住莎莉的金发,捏成双马尾一样的辫子,用力往下一压。

“呜咕——!”一声闷哼,粗黑的男根瞬间贯穿了整个口腔,贴着上腭一路滑倒喉咙深处,被撞击的喉花一阵酸胀,呕吐感反射性的产生。

韩玉梁马上又抓着她的头往后拉开,旋即再次压下。

被动抽插的肉棒充满了莎莉的口腔,为了不咬到滑进滑出的巨物,她不得不拼命张开下颌,向后挪动身体昂起脖子,好让这个通道变得顺畅,更长。

抽插了百十下,他向外拉出,抱起莎莉扔到床上,仰面朝天。

已经被调教出了足够的经验,她迅速喘息着挪动位置,把头昂在床外,双手双脚蜷缩起来,做出一个乖巧的、亮出肚皮的狗狗模样。

韩玉梁弯腰抚摸着她的肚皮,再次插入她的嘴巴,臀部肌肉绷紧,就像在取悦一个成熟风骚女郎的性器一样,迅猛而快速地奸淫着她的喉咙。

“唔……呜……唔……呜……”

硕大的龟头撑开狭小的嗓子眼,被挤出的空气化为哽咽一样的呻吟。

这样一口气干了十五分钟后,韩玉梁粗喘一声作为信号,让莉莲把镜头拉近,肉棒撤出到只剩下龟头在嘴里,一挺一挺地开始了喷射。

客户的喜好是针对金发碧眼白人少女的羞辱,那么,除了射进嘴里的部分之外,他还特地拿出来,往莎莉的脸上射了一大片。

浓稠的精液,在她张开的嘴巴和涨红的脸上缓慢流淌。

口交初体验结束后,莉莲牵着莎莉去浴室冲洗,韩玉梁则拿着摄像机回看。

嗯……作为一个欲望旺盛的调教师,这样的表现应该算是中规中矩,想必不会引起什么怀疑。

而且,莉莲已经彻底被他收服,成了一个回房间就不肯下他床的小淫娃,来着月经都要灌肠撅着屁股求日菊花,有她帮忙说话,周一的撤离,他应该能顺利成为其中一员才对。

剩下的事情就简单了,发射器定位海蛇的老巢,他则抓紧时间在汪媚筠的部下围攻这里之前,和玉清散人见面好好谈谈,有机会的话,再调教调教收拾收拾。

毕竟这是第三个旧相识,之前两个,易霖铃对他已经基本没了敌意,陆雪芊见了他估计还是杀杀杀,玉清散人武功不弱,她倒向哪一方,影响可不会小。

玉清散人身负锁阴功,即使被破功,下面那口鲜嫩牝户也比寻常女子紧凑数倍,论奸淫起来的快活程度,能有七成销魂十景的水平。韩玉梁心中最理想的状态,就是趁这次的好机会把她彻底调教听话,然后养在事务所里,当个副助手,平时指点帮助许婷练功,晚上可以上床暖被窝,遇到委托,还能多个好打手——一身天女门武学的她,比陆雪芊只强不弱。

想了一会儿,莎莉从浴室爬回到了床边,抬起头,对着他说:“汪,汪汪。”

眸子已经变得象是浸在水里的蓝宝石,那种色情的湿润感,足够表现出一个发育完全的女性有多么饥渴。

韩玉梁笑了笑,伸手抚摸着她已经充分调教过的淫乳。

粉嫩的乳头迅速充血胀大,整个裸体都跟着战栗起来,根本没有用任何秘术,仅仅是指肚的轻柔搓弄,就让莎莉娇媚的呻吟起来,跪着的大腿不住摩擦根部。

“准备好了么?”他微笑问道。

莎莉用力点头,“汪!”

他上床躺下,示意莉莲举起摄像机,招了招手,淡淡道:“那就来吧。”

莎莉爬上床,爬到韩玉梁的身上,调整了一下位置,用爪子拨弄竖起的肉棒到准确的地方,脸上浮现出即将解脱一样的释然表情。

龟头传来非常湿润的触感,可见淫乳的调教结果效力非凡。这也证明了他的秘术相比道具有多么强大——一直被电击乳夹调教的崔彩顺现在也就二、三成进度的样子。

莉莲的镜头追了过来,对准了莎莉晃动着尾巴的屁股。

雪白的臀肉中央,大阴唇已经分开,在两侧呈现出妖娆的满胀感,小阴唇贴着抵在凹窝外的龟头,像两片柔弱的花瓣。

花瓣很小,就那么肉肉的两揪,没有半点深色,粉润润的,连着里面打开的口。

膣口已经充血,比小阴唇还要深色一些。除此之外,另一样发情的征兆已经顺着龟头流了下去,像是浇了一滴蜜在系带。

没有犹豫太久,可能也就三秒左右,莎莉闭上眼,沉下了屁股。

雪白的臀肉中央,黑漆漆的硕大肉棒,一下子消失不见,只剩下紧巴巴的阴囊,两个并排的黑核桃一样贴着坐下来的屁股蛋。

“啊……哈啊……汪、汪汪……”莎莉大声喘息,大声呻吟,大声地汪汪叫。

擦伤的血丝,缓缓流过阴囊的外侧,滴落在床单上,并不多,转眼,就被爱液冲淡。

莎莉的性器是四大敏感点中唯一一个还没受过直接调教的,所以,单纯被阴茎插入,并不能让她被唤起的官能得到满足,反而更加焦躁,更加饥渴。

那些痛楚,几乎没有带来什么影响,她只停顿了一秒左右,丰满的臀部就向上抬起,粘稠的爱液在黑色的肉棒周围牵拉出泛白的丝线,点缀着猩红的纹路。

“汪!汪!汪……”已经习惯用小狗的叫声来表达快感,莎莉扭动腰肢发力,每次臀部沉下,龟头在子宫颈撞出一片酥麻,她都会发出短促的一声汪。

韩玉梁弓起背,决定给她添点动力。

他伸出手指,放在她起起伏伏的阴核上。周围的耻丘早已经做过脱毛,但之后一直没有打理的缘故,白皙的丘顶还是冒出了几根纤细的金毛,配合形状稚嫩的性器,莫名有了一种才发育的青涩感。

他揉了几下,用出三分力,发动了“吮春芽”。

“汪汪汪……汪昂昂——!昂嗷嗷嗷……”

开了电动一样,那白腻的腰肢猛然摆了十几下,莎莉抬起头,脖颈后弯,如母狼般喜悦地嚎叫。

韩玉梁捏住阴核,继续发力。

“哈啊……汪……汪……汪呜呜……”

分在两边骑着的大腿哆嗦着往内夹,莎莉的呻吟带上了哭腔,应该是肛塞的感应器受到了巨大的压力,那条尾巴疯狂地摇着。

韩玉梁搓了几下,分出一手捏住乳头,将“吮春芽”转去胸部,捏着阴蒂的手指切成了“销魂震”。

比起按摩棒震动起来先蹂躏敏感外层强出不知道多少,他的真气不仅毫无副作用,还能直达深层,让那深入骨髓的振颤麻痹由内而外迸发。

“汪呜——!”细长的哀鸣已经没有力气一样,莎莉的大腿打摆子似的晃,抬起来的屁股没了力气不敢放下,一股股淫液涌出,倒浇在阴茎周围。

“没力气了?”韩玉梁看她无法再动,柔声问道。

“嗯……汪呜,汪呜呜……”莎莉流着泪点头,双爪在他的胸膛上来回拨弄乳头。

“那,换你趴下了,我的性感小狗狗。”韩玉梁笑了笑,暂时收回双手。

她立刻下来,转身趴下,撅起屁股,对着他的方向左右摇晃。

韩玉梁挺身坐起,马步蹲开凑到晃动的狗尾下,给摄像机让出一个特写的空间,抓着尾巴转动几下肛塞,冲那还开着口的湿润屄芯就一气捅到了底。

“呜啊……汪汪汪……”耐心十足的几百下过去,莎莉整片脊梁都泄满了快乐的红晕,粗大的鸡巴每次缓缓刮过湿润的媚肉,她都会收紧肩胛骨,发出像是要哭出来一样的狗叫。

不久前还是处女的肉体,已经学会了如何用娇嫩的内壁缠绕坚挺的阴茎,摩擦出被本能追求的酥麻。而被不停转动抽拉的肛塞,持续刺激着淫乱的屁眼,让明明才适应被异物侵入的性器,一次又一次冲往高潮的巅峰。

让莉莲把镜头转移到侧面,给交合处一个特写,韩玉梁稳住腰,沉声道:“莎莉,自己摇屁股。”

“汪!呜——汪!”她马上做平板支撑一样摆好双臂,毛茸茸的狗爪子紧紧压住床垫,大腿和肩背一起用力,让雪白的裸体往后晃动,摇摆,主动去套弄黑黝黝的阴茎,“汪汪……呜啊——汪……”

“真恐怖诶……”莉莲调整镜头和光线,拍摄着湿淋淋的肉瓣。

被龟头刮出来的淫液简直称得上泛滥,白馥馥的耻丘到处都是水光,不时痉挛一下的大腿内侧一股股地往下流汤,把她膝盖跪着的床单都晕开了小片湿痕。

让莎莉自己玩了一会儿,韩玉梁拍了几下她的屁股,跟着将她抄膝抱起,在半空戳刺着娇嫩的蜜壶,一下接一下撞击她已经膨胀的G点。

莉莲根据自己的经验,很明智地把摄像机转移到了侧面。

果然,不到五分钟,被插得胀鼓鼓的花房中央,就喷射出了淫靡的水箭。

潮吹中的莎莉头向后折,像是躺在了韩玉梁的肩上,从腹肌到乳房,筋肉不断地扭曲抽搐,变换的曲线呈现出妖艳的淫乐。

他狠狠一顶,紧贴着颤抖的子宫颈,用力扭腰磨弄。

“啊啊啊啊啊啊——!”再也无法控制自己保持狗叫,莎莉长大的嘴巴里发出近似惨叫的淫声,接着,双腿悬空蹬了几下,晕厥过去。

莉莲张开大腿坐在床上,一手拿着摄影机继续追拍,另一手已经忍不住伸进了内裤中,指头抠着湿淋淋的肉缝,不断发出轻微的唧唧声。

韩玉梁放开手,白嫩的少女往下滑落,肉棒也跟着一寸寸离开紧缩的蜜壶,噗的一响。

莎莉滚落在柔软的床垫上,失去了意识,微微打开的小嘴里,轻轻发出奶狗一样的叫唤,和呓语一样的呻吟,“呜……呜嗷……No……呜……Nomore……I‘mdying……嗷……嗷……”

韩玉梁蹲下,把莎莉翻转过来,摆成跪伏臀部高耸的体态,像是一只无毛的小母狗刚离开笼子在伸懒腰。

大量的爱液包裹着昂起的肉棒,滑溜的像是刚从油壶里拔出来,而嫩红的屁眼早已经开发完毕,他让莉莲站起来从肩头俯拍着打开的臀肉,一下拔掉碍事的狗尾肛塞,将兴奋到深紫色的龟头顶住来不及闭合的肛穴,一挺腰深深肏了进去。

“呜……”莎莉在昏迷中发出哭泣一样的呻吟,但淫乱的肛肉在无意识的状态下依然敏感下流,屁眼勒住粗大的肉肠,细小的气泡从缝隙中挤出,湿漉漉肉磨肉的声音才响了几十下,她红肿的性器中就又冒出了一股股黏滑清亮的汁液。

专注在她身上的调教果然是值得的,这个皮肤如牛奶般白皙的女人,已经是一个出色的性爱玩具。那充满弹性的屁眼,光靠肌肉的自然反应,吸吮的快乐就已经能让埋在其中的阴茎通体酥麻。

几分钟后,莎莉在激烈的肛交中醒来。

高潮仍在持续,忙于分泌多巴胺的大脑迟钝了几十秒,才让她明白过来屁眼已经被男人的器官贯穿。

快感比肛塞强出太多,她根本顾不上思考什么,喉咙里就诚实地喷发出喜悦地叫喊,而且,没忘了掺杂上母狗应有的汪汪声。

韩玉梁满意地拍了拍她丰满的屁股,趁她又一次爬上绝顶的时机,抽出肉棒塞进痉挛的蜜壶中,享受着阴道壁剧烈收缩吸吮的快感,磨弄着子宫颈,贴住战栗的花芯,射精。

莎莉尖叫着,身体弹动几下,绷紧,僵直,数秒后,一下子抽掉骨头般软了下来,四肢摊开,一动也不动了。

莉莲关掉摄影机,掀开上衣趴在了韩玉梁的背后,发硬的乳头摩擦着他的脊梁两侧,娇喘着说:“花哥,她不行了,别肏她了。肏我吧……我好想要,想要得受不了。”

韩玉梁反手摸了摸她胯下内裤里的护垫,“屁眼?”

“嗯,屁眼,用屁眼,我这就去洗。一定洗干净。不过……我经期短,明天就走干净了,你今天想肏人家小屄屄,也……不是不行。就是带点儿血呗。”她满脸红晕,身子一直贴着他扭,骚劲儿都快从湿润地眼睛里流出来。

韩玉梁想了想,指着旁边准备的道具箱,笑了笑,“去拿个双头龙过来。”

“诶?”莉莲愣了一下,“拿那个干什么?”

他把酥软如泥的莎莉翻过来,扒开她浓精外流的肉洞,颇有些兴奋,“你干她,我从后面干你。”

莉莲的眼睛立刻亮了起来,她跳下床,就翻找出了最粗最长的那条双头龙,脱光衣服,抹上润滑液,张开腿塞进去一头,扣上皮带固定在胯下的时候,兴奋到浑身发抖。

莎莉望着爬上来压住自己的莉莲,没说什么,轻轻叫了两声汪,就顺从地将双脚打开到最大,湛蓝色的眸子里,浮现出某种颇有怀念意味的喜悦。

粗大的双头龙进入莎莉身体后,韩玉梁的黝黑肉棒也在润滑油的辅助下顺畅地进入到莉莲的屁眼中。

黑、褐、白叠在一起,成了渐变的色列。

口音完全不同两道淫叫,旋即响起……

下午的调教课程结束后,房间里还能凭自己双脚走路的,就只剩下了韩玉梁自己。

他留下莉莲躺在床上靠边最后一块干爽地方睡觉,抱起半睡半醒的莎莉往调教室折返。

才走出门不久,起伏的动作似乎让她清醒了些。

她转动脖子,用面颊隔着上衣摩擦着他结实的胸膛,梦呓一样哀求:“不要……卖掉我……Please……”

这一刻,不知道为什么,韩玉梁又想起了,马紫君最后对着他喊的那声爸爸。

他迈着步子,在走进周围彻底没人的地方时,轻声道:“只要你听话,就不会有事的。相信我。”

莎莉挪了挪头,嘴唇动了动,冒出了一个短促的音节。

“汪。”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