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141章 意想不到的突破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天香华文及东胜洲关系企业。

发售部分每月5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毫无悬念,韩玉梁是起得更早的那个。

看叶春樱睡得正香,微红的唇瓣甚至翘起了一个迷人的浅弧,多半做了什么好梦,他就想伸手把忘记关掉的床灯摁灭。

可手刚抬起,他又忍不住放回了被子上。

恰到好处的昏黄灯光下,叶春樱那仿佛依偎母亲的婴儿般安宁祥和的睡颜,比平日更加令人想要亲近。

坦白说,没有姑娘能做到沉睡的时候比平时清醒更加美艳。完全放松的肌肉会让五官发生微妙的变化,眉峰会略高,口唇会微张,面颊的线条也会稍显松弛。

而且,鼻梁两侧、额头一带,多少会有些油脂,光一照,微微发亮,比面颊上细细的小绒毛还要清晰。

但这也是女孩子全无防备最真实的模样。

当然,这张睡颜虽然好看,却并不是韩玉梁选择不关灯的主要原因。

真正的理由,还是叶春樱的衣服乱了。

前半夜她不如之前睡得那么安稳,出了两遭汗,翻了几次身,中间迷迷糊糊觉得热,还掀了被子。幸好他睡眠较浅,眼睛都不睁就给她盖了回来。

动得多了,睡衣自然就不再那么妥帖。热到掀被子的时候,她还糊里糊涂解开了两颗扣子。

没有女人会在睡觉的时候还戴着胸罩,而侧躺的状态下,本来不够丰满的,也会变得格外高耸。

如果是平常叶春樱习惯的那种婴儿蜷缩姿态,那么双手曲折在胸前,也没什么美景可看。

但她今晚觉得热。她虽然还是枕在韩玉梁的胳膊上,却拉开了一点距离,上面的手保持着把被子拉低的姿势,下面的手孩子气的揪着他的睡衣衣袖。

于是,门户大开。

纤细修长的脖颈下方,衣领敞开成一个歪歪扭扭的V字。

于是,春光乍泄。

他保持着胳膊不动,小心翼翼往后仰,眼珠下移,视线顺着还有些汗光的颈窝小心翼翼地往下爬去。

叶春樱的身段看上去不算火辣,体型纤细而匀称,但试穿紧身衣时候,她就已经在韩玉梁面前暴露了一次真正的曲线。

腰肢很细的缘故,衣衫下的她,其实称得上有料。

下侧的乳房因为重力的牵引而藏进了睡衣深处,如此开敞的领口也看不到。

但上侧的半边酥胸,却因为同样的力量而转换了下沉的方向。那浑圆的曲线,暴露出接近四分之三。

柔润细腻的肌肤随着聚拢向顶端而渐渐变色,深粉色的晕红中央,小巧的蓓蕾软软蛰伏着,像一颗春日樱苞。

真想含住啊……

清晨时分的男性欲望本就炽烈,休息了一整夜的身躯也充满了阳刚的精气,仅仅是注视着叶春樱无意间露出的那一点嫣红,韩玉梁就觉得自己的裤裆已经被顶起,撑成了一个尖尖的帐篷。

我是淫贼啊,偷香窃玉的采花大盗,现在心仪佳人在侧,酥胸半敞春光无限,还在等什么?

喉结滚动了一下,睡意彻底消失,他抬起手,缓缓伸向她依然毫无防备的柔嫩胸脯。

她的呼吸悠长匀称,没有半分变化。

碰一碰,我就碰一碰,摸摸奶子而已,我这一生摸过不知多少,紧张个甚?

他暗骂自己一句,定了定神,将手张大,悬罩在她柔嫩的乳房旁。

只要轻轻一握,便是温香满手。

可一种奇妙的负罪感涌上心头。

仿佛看不到她点头,听不见她说一声可以,这么做,就会让她伤心。

心里有些难受。

他一个走遍江湖的采花贼,如今怎么成了这副样子。

他望着叶春樱的脸,心想,昨晚她已经有了要答允的意思,孤男寡女一夜夜同床共枕,放在什么时代,说出去也没人会相信他们之间还有所谓的清白。

不如,干脆就这样吻下去,握住她的心房,趁她刚睡醒迷迷糊糊,把她彻底变成他的女人。

他的手动了动,放了下去。

但,并没有去碰那手感一定非常不错的嫩乳,而是用掌背贴住了她的额头。

体温正常,没有发烧。

他松了口气,将她衣襟稍微拉紧了些,抬手关掉了床灯。

也许,变成这副样子并非他所愿。

可感觉,其实真的不坏。

他轻柔贴近她,用身躯挡住可能漏风进去的地方,然后,闭上了眼睛。

雨一夜未停,只是在天明后转小了不少。阴云密布的日子,早晨便来得格外迟。

韩玉梁断断续续打了几个盹,闭目养神片刻,运功修炼一阵,怀中一直安静祥和的小佳人,才总算是动弹了几下,有了要醒的意思。

“嗯嗯……韩大哥……”

叶春樱还没完全清醒,挪了挪位置,呢喃了一声。

听她在这种情形下第一时间唤了自己的名字,韩玉梁心窝像是被滴了一串蜜,温润晕开,甜得发软。

不过按缓释胶囊的药效,这会儿差不多是吃下一次的时候了。

他提了提神,轻声道:“春樱,春樱,不早了,醒醒吧。十二小时一次药,差不多到时候了。”

“啊?”叶春樱把脸往他腋下钻去,一副撒娇耍赖小孩子的模样,“哪有这么快……几点了?”

“快九点了。”

“诶?”她一个激灵,皱着眉揉着眼一挺身坐了起来,“我……我睡了这么久?不行不行,今天还要跟沈幽、汪媚筠谈李天仁的事情呢。韩大哥,你怎么没叫我啊。”

“病了就要好好休养,你昨晚还发烧呢。多睡会儿没坏处。”韩玉梁跟着坐起,然后,双眼一亮。

叶春樱并没意识到自己领口开了足足两个扣子,第三颗的扣眼也因为天长日久磨损得有点老旧,扣子摇摇欲坠。

坐起后不那么深邃但依然清晰可见的乳沟,就这样袒露在他的眼前。

大概是睡得太过舒服,她心满意足抬起双臂,愉悦地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

于是,第三颗扣子也开了。

这件对开睡衣一共也就五颗扣子。

凉意吹拂在双乳之间,清醒过来的叶春樱终于意识到似乎有哪里不对,先是低头一看,跟着望向韩玉梁已经快变成小手电的明亮双眼,刷的一下把衣服拉紧,脸红成了这个时间本该悬在天上的太阳。

“我……我之前一直都这样睡的吗?”

“嗯。”韩玉梁笑了笑,诚实地说,“好看极了,我差点就舍不得睡觉了。”

“呜……”叶春樱匆忙把扣子一粒粒系好,低着头小声说,“不……不怎么大……是吧?”

咦?恋爱中少女的脑回路果然会发生令人惊奇的变化么?

韩玉梁楞了一下,当然不会放任她去为了自身的魅力这种毋庸置疑的东西自卑,柔声道:“怎么会,刚刚好的大小,是我最喜欢的类型。”

她涨红着脸,憋不出话,隐约觉得大早起就讨论胸部尺寸不是什么合适话题,可听他夸奖又十分开心,一时间不知道作何反应,索性一扭身背对着他躺下,拉起被子把自己蒙在了下面,决定先羞过去这一阵再说。

“好了,先起来喝药。我都看了一早上了,你还害羞什么。再说,你都答应任务完成回去事务所……对吧,那不是早晚要让我看。我把姜汤热热,一会儿给你盛一碗。你喝完我赶紧去个厕所。”

一听到姜汤俩字,叶春樱的膀胱就反射性一阵胀痛,赶忙坐起来双手合十说:“少舀些,拜托。”

去厕所解放了一夜积蓄的液体,匆匆洗漱收拾一下,出来喝过药后,她望着坐在电磁炉边等着姜汤热好的韩玉梁,柔声说:“我好多了,你去厕所吧,我看着就好。”

韩玉梁微笑道:“这会儿不用去了,我好了。”

“啊?”叶春樱呆了一下,“可……我还没见你上厕所呢啊。”

他故意用色迷迷的眼神在她胸前扫了一下,笑道:“你把扣子系上,又去厕所躲了会儿,我就不需要去厕所自己解决了。”

她眨眨眼,想了想才明白过来是什么意思,顿时脸上一红,躲回里屋去了。

病了也不太愿意耽误正事,喝碗姜汤,坐在空调暖风下,叶春樱马上就跟沈幽那边联系,商量事件后续的处理。

李天仁远在峪口,雪廊抽不出人力跑去处理,汪媚筠倒是积极性很强,但峪口那边没有特安局的直属分部,简单讨论之后,他们只能决定等到证据搜集充分后,匿名在暗网公开,利用不受控制的网络舆论逼圣心体系接受调查。

比起峪口扶助院那边的下层帮凶,叶春樱更在意的是L- Club。

从沈幽最新调查出的资料上看,L- Club的成员从标签上分为三种。

第一种被称为主办者,就是字面意思,L- Club名下的那些残忍游戏的发起和负责人,不一定是单一的某个,经常会有成员因为财力和权力覆盖范围的问题与他人携手。

第二种被称为观众,也是字面意思,游戏的观看者,他们通常对游戏内容很感兴趣,会直接或间接的提供一些帮助,好让游戏进行得更加安稳有趣。

最后一种被称为助手,严格意义上讲,助手并不算是L- Club的核心成员,而是主办者的直属部下。助手往往只知道自己上级属于L- Club,但对其他成员一无所知。

那么连环奸杀案的结构就很明显了。

主办者控制助手,助手以权力和金钱笼络党羽,把一个个年轻女孩的生命献祭给L- Club观众们无聊的猎奇兴趣。

叶春樱不知道这场游戏的主办者到底有几个,助手都是谁,但她现在觉得,顺着刘恭月这条线挖下去,至少能找到一个。

比如,将她调动到第三扶助院来升为主任的人,身上就一定有可挖的线索。

正商讨着,那边加入了刚上完特训课的许婷,简单了解一下情况后,直截了当地问:“也就是说,这个李天仁是已经查出来的人渣咯?只不过距离太远,咱们没空收拾,对吧?”

这种视频会议不太容易隐藏自己的表情,叶春樱不得不带着对那些人的嫌恶,沉重地点了点头,然后马上补充说:“但是婷婷你不能去,那边太远了,你要是出什么事,根本来不及救你。咱们就先记下,等处理完,带韩大哥再跑一趟就是。”

“我觉得吧,不用那么麻烦,有现成帮手。不过……得是你觉得‘罪有应得’,肯让老韩出手杀了的等级才行。这个李天仁,到得了吗?”

面对许婷的疑问,叶春樱陷入了沉思。

刘恭月没有死,一个是因为在这里杀了她会有数不尽的麻烦,另一个则因为她完全是受指使的帮凶。而指使她的,就是李天仁。

相关的证据除了刘恭月的亲口指控,还有按口供通过网络搜集到的一些来往邮件。如果说第三扶助院前期的污秽都是因为管爱民,那么峪口扶助院的“管爱民”,就是李天仁。

当然,那边的情况并不如第三扶助院这么恶劣,这也是叶春樱踌躇不定的理由。

情感审判不可能像法律那么冰冷、有明确的度量,比如强奸案这三个字,给女性带来的观感就与男性存在巨大差异。

韩玉梁看了一眼叶春樱,发现了她的挣扎,柔声道:“春樱,你不是坐衙门的,不用那么勉强自己公平公正。你只要扪心自问,觉得那样的人该不该杀,然后说出来就好。”

逼奸新来的女老师,猥亵院内女童,挪用总会扶助款近千万,指使刘恭月为连环奸杀犯献上受害者……叶春樱深吸口气,轻声说:“我不想放过他。”

“好嘞,”许婷一拍大腿,“等的就是你这句。所长……先说好啊,你要打算从那边查什么线索,我这儿可是开弓没有回头箭,帮手一找,这人啥时候死,怎么死,都没准儿了。”

“你要找谁啊?”叶春樱好奇地问。

“陆雪芊。”许婷双眼发亮,表功一样地说,“我跟沈幽姐好好聊了几次,这人办事情虽然极端,但一身好功夫就这么浪费未免有点可惜。沈幽姐一直盯着她们的动向,最近发现陆南阳在暗网搞了个留言板,象是打算拿那个做渠道行侠仗义。”

叶春樱以前用过那个法子,不禁有了几分认同,点头说:“这也是个主意。”

“但陆雪芊处理犯了错的人就俩结果,要么不管,要么弄死。沈幽姐觉得那样不行,就用了点技术手段,暂时把那个留言板圈起来了,之前放了俩毒虫的信息上去,昨天听到消息已经死一个了。我就想啊,咱们把李天仁犯罪的这些证据,发到留言板上,让陆南阳一看,转交给陆雪芊,峪口虽然远……我觉得按她那性子,肯定会跑一趟的。”

韩玉梁忍不住笑道:“你俩好大的本事,这是把陆雪芊当免费杀手用了?”

沈幽微微挑眉,说:“总好过她在街头捕猎一样乱杀人。摸一下女人屁股就得死的话,光痴汉就够她杀到寿终正寝了。不如我们来给她安排目标。”

叶春樱咬了咬牙,“那就交给陆雪芊吧。我不想去峪口查,我觉得露杜斯的线索,肯定在华京。目前最可疑的就是大野一成,第三扶助院现任院长。刘恭月调来这边,他不点头办不到。就算他是无辜的,他也一定知道是谁发号施令调动的刘恭月。我们继续在这边查下去。”

汪媚筠抽空插嘴说:“他不可能是露杜斯的‘成员’,他不够资格。他比较有可能是助手,你们争取从这条线上揪住他辅助的那位,应该就是奸杀案这个游戏的‘主办者’之一。需要什么协助的话通知我,大野一成的背景不小,你们最好小心些。对付刘恭月那么鲁莽的行动,对他那个等级的人来说不太好用。”

韩玉梁不屑道:“我倒不觉得,我的手段,只要是人就好用。”

叶春樱拽了拽他,说:“汪督察主要说的是善后问题。刘恭月你审问一下,她身上没留下证据,拿咱们没办法,胆子又小,威胁一下就好。大野一成的话……可就能要调动他背后的力量来找咱们了。所以的确得小心些。”

之前说起过发烧的事,沈幽想了想,说:“嗯,那就先以大野一成为目标。我帮你们搜集一些大野一成的情报,你呢,就休息一两天,养养病。”

许婷笑着附和说:“对对对,磨刀不误砍柴工,你发着烧,老韩可没心思干活。那不是我,我就是病死,他也舍得派我出门。”

“怎么可能啊,婷婷你就爱乱开玩笑。”叶春樱被调侃得有点脸红,确认好之后安排,就匆匆中断了联络。

她已经比较熟悉雪廊的那套情报操作系统,可以算是沈幽的得意门生,照理说,大野一成这样有点头脸的人物,她自己上阵一起搞信息调查,肯定能提升不少效率。

但韩玉梁不准。

他没有没收电脑,因为要放电视剧电影给她解闷。

可他拔了网线,直接断了她继续工作的念想。

“韩大哥,这样休息两天,好象公费旅游一样啊……”盖着大毛毯,蜷缩在韩玉梁的臂弯里,叶春樱一脸满足,又有点小羞愧,低声嘟囔说,“这是不是太不务正业了?”

“病假,就该好好休息。咱们私人开的事务所,哪儿来的公费私费,都是咱们的钱。高兴怎么花就怎么花。股东不就你和我么?我没意见。”韩玉梁说着,顺手摸了一下她的头,“不烧……这两天就安心等沈幽的结果吧。你不彻底健康,别想出门。”

“你是霸道总裁附体了吗?”叶春樱撅起嘴,“最近老是对我用命令句。”

“因为你是一头小倔驴,不听话。这要是许婷,我已经打屁股了。”他恶形恶状嚷嚷了一句,小心翼翼挪开身,“这一锅喝完了,我再去熬一锅。”

“等等!”叶春樱赶忙阻止,“韩大哥,我连打嗝都是姜味儿了……让我喝热水好不好?”

“不好,网上说让女朋友多喝热水是不关心她的表现。我去敖姜汤了。”他随口咕哝一句,大步迈去电磁炉边,蹲下忙活。

叶春樱却愣在了那儿,怔怔望着他宽阔可靠的脊背,一时间百感交集,心头又酸又甜,脸上不知不觉,就变得一片火烫。

像是发烧,却比发烧愉悦得多。

她都没想到,听见韩玉梁不留神间接说句她是女朋友,能让她如此开心。

简直称得上心花怒放。

她忽然很想为他做点什么。

可想到能让他开心的事,除了自己不擅长的厨艺,就是会让她面红耳赤的那些了……

“春樱,你又烧起来了?”把锅坐好一返回来,韩玉梁就颇为吃惊地抱住她,赶紧贴了一下额头,“好烫!昨天的体温计呢?放哪儿了?”

然而,害羞得浑身火热,是不会真提升体温那么久的。测量完,不过三十六度八。

“韩大哥,”她小口啜饮着今天放了格外多红糖的姜汤,心想这大概是他处理姜味儿大的办法,“等下午雨停了,我去药房买点东西。”

“你写下来吧,我去给你买。”

“不用不用,我也得出门透透气啊。而且……唔……女生用的东西,我不好意思让你给买的。”

“卫生巾?”韩玉梁倒是满不在乎,“还是你也准备换棉条了?你到经期了么?难怪体弱发烧,来大姨妈前要好好主意身体啊。”

虽然很想说不是大姨妈,但要买的东西让他去买,又实在说不出口,等晚饭前雨停后,叶春樱还是亲自跑了一趟。

韩玉梁当然陪同在侧,但被她挡在药房外,不准进去。

他好奇得很,感觉到她神情中的羞涩,忍不住想,难道是去买保险套,准备来一个美妙的初夜?

他猜中了材质。

叶春樱买的东西,的确包括润滑油和橡胶制品。

但是,却是个很薄很薄的医用橡胶手套,比他们这次带来隐藏指纹用的还薄。

吃过晚饭,再次被灌下两大碗姜汤后,脸蛋红扑扑的叶春樱关掉电脑,正襟危坐在韩玉梁对面,深呼吸了十几次,才很认真很严肃地说:“韩大哥,我……不能再这么自私下去了。依靠着你的感觉很好,可……可却让你正常的男性生理机能备受煎熬。这样不对,我……我应该帮你解决这个问题,你和我都开心,才是正常公平的相处方式。”

韩玉梁挠了挠脸颊,忍着满肚子的期待和得意,一本正经地说:“可你病着呢,春樱,你身子本来就弱,这时机不合适……”

“没关系。”她拿起手套,戴在纤秀灵活的手上,一脸坚决,“这个方法不太费力的。韩大哥,我……我别的也没学过什么,学医的时候教过这个。”

她的手指做出了一个按压的动作,红着脸继续说:“老师说这个手法虽然一开始可能会有一点点痛,但对男病患来说,之后就很舒服,也能……能增强性能力,排解炎症,效果很好的。”

“呃……什么手法啊?”

“前列腺按摩。”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