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161章 忙碌的一天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天香华文及东胜洲关系企业。

发售部分每月5号、20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第三扶助院结束了。”回到酒店房间后,看着窗外街道上呼啸而过的警车,叶春樱轻声说,“竟然……是以这种我完全没想到的方式。”

知道以她的小脑袋瓜,恐怕不太能接受伪造证据并直接公诸于众的武断做法,这等于彻底放弃了小田良还小概率拥有的一丝无辜可能,韩玉梁叹了口气,在背后双臂张开将她圈住,轻声道,“春樱,咱们毕竟只是凡人。这世上的坏蛋不会都像基勒汀那样穷凶极恶,人面兽心、衣冠楚楚的才是大多数。如果有个嫌疑人,他经过重重迹象间接推理出犯案的可能已经高达九成九,难道你就要因为缺乏关键证据,而放过他,让他继续逍遥法外?”

叶春樱抿了抿唇,沉默一会儿,才说:“我会继续去找关键证据。韩大哥,冤案……是很可怕的。它不仅会让无辜的人错误受刑,还会让真凶继续洋洋得意,彻底逍遥法外。我知道概率很小,但我还是想说,没有铁证的情况下,如果‘主办者’并不是小田良呢?L- Club岂不是一定会趁这个机会设法弄死他,让他死无对证出来背黑锅,帮助真凶脱罪?马紫君当前的职位的确需要福保部高官批准才能成行,可如果副部长提出,并拿出合适的履历,小田良那种老好人,会驳回同僚的意见吗?”

大概是想起了管爱民害死秦安莘的事,她难过地低下头,轻声说:“福保部有好几个副手,咱们……一个都还没调查呢。赵虹,根本是疯了。”

“也许她拿到了能指向小田良的证据。只不过不方便公开,所以没提。”韩玉梁提出这个可能,柔声道,“不然,就算她是疯子,沙罗也不会帮忙的吧。”

就像是监听了他一样,手机响了,是他最近闲得无聊才给沙罗设置的铃声,《杀破狼》。只要听到歌词那句“杀——是为了歌颂破——灭前的壮丽”,他就能第一时间拿起来放到耳边,等着听她那平淡无波但还算悦耳的声音。

“你去控制室那边,是要干什么?”

手机一按下免提接通,沙罗就很干脆地问,似乎完全没考虑过旁人代接的可能性。

韩玉梁坦率答道:“去帮忙,我还以为赵虹就在里面,准备去帮她挡一下保安。你怎么知道的?”

沙罗笑了笑,“我就在走廊里躺着,那些保安中的一个。反正是肌肉麻痹,不影响我看和听。”

韩玉梁恍然大悟,“我还说去控制室打晕那么多人,要怎么逃出去。原来……你就在外面躺着?”

“对啊,大大方方等着上救护车,到医院人多一乱,卸掉伪装离开就是。”

“我正要问呢,你们搞出这么大的场面,就没想过……万一小田良不是‘主办者’,那岂不是冤枉了好人?”

“就算有可能冤枉,那怎么能算是好人?”沙罗似乎能看透叶春樱的想法,轻声笑道,“在他的把控下,福保部和圣心体系存在大量利益输送,将赃款洗白的操作,这些都是证据确凿的吧?你那位所长不要钻牛角尖,难道她现在盯着L- Club,那个组织外的罪犯,就都无辜了?”

叶春樱神情微微一动,眸子偏开,像是被说中了什么。

“可这样下去,真正的露杜斯藏起来怎么办?”韩玉梁没那么容易被牵着走,淡淡道,“他们权势滔天,把小田良推出来当替死鬼,吊到城门口楼子上示众,咱们还怎么追查下去?”

沙罗的语气顿时掺杂上不加掩饰的讽刺,“韩先生,你和你的所长,还准备一次性将L- Club连根拔起吗?这个组织的成员虽然不多,但就我所知,遍布全球,光靠华京小小的‘主办者’之一,你们挖不出这棵参天大树。你们的目的如果是连环奸杀案公开到台面上,L- Club无法再靠都市传说这样的幌子隐藏起来,那么,咱们已经做到了。如果你们还想顺藤摸瓜,从这个‘主办者’往更深去挖,我不会陪你们送死。华京二环以内就要进入高等级警戒状态,我奉劝你们一句,见好就收。来日方长,成语你们华夏人用得更熟,应该知道是什么意思。从今天起,我和赵虹的合作关系就宣告结束了。我也提醒你们一句,小心那两个疯子。毕竟,你的所长不仅是扶助院出身,还被秦安莘收养亲自带大。疯子迁怒起来,很可怕的。再见,希望后会有期。”

韩玉梁望着挂断提醒的界面,苦笑道:“这女人还真是我行我素,说完就挂,也不给我回话的机会。”

叶春樱手肘支在窗台上,一脸惆怅,小声说:“韩大哥,不过她说的没有错。咱们目标定得太大了。或者说……一开始没这么大,不知不觉,就变得太大了。”

“那你现在的意思呢?”

她考虑了一会儿,说:“就到这里吧。L- Club至少不能再控制圣心了,其他的‘主办者’,咱们毫无线索,目前闹这么大,应该也没什么机会追查下去了。”

“那,咱们这就回新扈?”韩玉梁不喜欢华京,他觉得他更适合黑街那种地方。

“再停几天,我想看看,这些人的下场……”叶春樱摇了摇头,“还有赵虹。在扶助院,孩子们会按照大小,称呼彼此为兄弟姐妹。那么算起来,她还是我的姐姐。”

虽然她用的称呼很亲切,但她的语气,并没有多少温度。

韩玉梁知道她心里还在记挂着什么,柔声道,“除此之外,你还打算让她血债血偿吧?”

叶春樱摩挲着手里的枪,眸子中的清澈被淡淡的迷茫取代。

“我……的确很想。可我不知道自己杀不杀得了她。”

他拨开她垂下的青丝,直视着她白皙的侧脸,“有我在,你想杀,就能杀。”

“韩大哥,”她挤出一个微笑,被他充满黑道气息的宠溺口吻拨动出一点轻松的心绪,“我说的不是我能不能打过她,而是说……即使你给我创造了机会,我也不知道能不能下得了手。我很恨她,她害死了我除你之外唯一的亲人,还……几乎断绝了我寻找父母过往的线索。如果……如果……”

她有些沮丧地晃了晃头,“好吧,那些假设没有意义,愤怒让我想把她千刀万剐,可还有个声音一直在提醒我,她也是受害者。如果咱们来替奸杀案的受害者报仇是正义,她回来为自己报仇……就更是。她杀掉秦院长,其实是被管爱民骗了。我只要一想到一切的根源都是因为第三扶助院的那些衣冠禽兽,我就……没办法把所有恨意都集中在他一个人身上。”

“那么,我来制服她。至少,咱们得问问,她从秦院长那儿都拿走了什么,问出了什么。”韩玉梁柔声道,“你亲眼看过那段视频了,里面没有和秦院长相关的证据。可我不相信赵虹会空手而归。她手上说不定还拿着什么东西。”

叶春樱拿出自己的手机,“可咱们只能等着她找过来……沙罗不再跟她合作,咱们没有主动联系她的渠道了。”

“说不定你的手机马上就响了呢。”韩玉梁笑着开了句玩笑。

可没想到,手机真的马上就响了——效率堪比赤壁之战后逃命都不专心没事儿乱笑的曹操。

叶春樱急忙接通放到窗台上,打开免提,屏住呼吸问:“喂,哪位?”

“你好,叶女士。”对面的声音很有礼貌,但一听就知道不是赵虹,“我是汪梅韵,咱们目前还是委托关系,上次签约时没有见面,真是非常抱歉。”

叶春樱失望地轻轻叹了口气,说:“是你啊……有什么事吗?汪侦探。”

“关于你的委托……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关注今天华京地区最爆炸的新闻?就是,直接导致薛冬纪念赛下半场取消的那段视频。”

“哦,我……看到了。不过没仔细看,二十多分钟太长了。怎么了?”

“里面有你请我调查的那位,小田良部长。恕我直言,这笔生意报酬很丰厚,我很想做完拿到这笔钱,但是,我的职业道德不允许我赚这样的昧心钱。你能来侦探社一趟,就此取消委托吗?”

也对,小田良已经成为众矢之的,如果没意外的话,警车这会儿应该已经围着福保部停满了一圈,再去调查他,已经失去意义。

“那定金……”

“我会全额退款。那么,四点之前我都在,等你来办解约手续。OK?”

“好,我这就出门。”

挂掉手机,叶春樱马上拿起了外套。

“这么急?”韩玉梁还说看她情绪不佳,准备抱着她一起午休片刻,帮她松弛松弛神经——用他最擅长的法子。

“定金十万块呢。不退太亏了。”她拍了拍面颊,拿起围巾绕在纤细的脖颈上,露出一个像是在给自己打气的笑容,“正好也出去转转吧,突然之间没事可做,我……会忍不住胡思乱想的。”

“哦?”韩玉梁抓起风衣跟她走向门口,“胡思乱想什么?”

她弯腰提上鞋跟,扭脸踮脚在他唇上轻轻亲了一下,打开门取下房卡,微微一笑,“胡思乱想一些……我明天例假结束后的事。”

等上了出租车,商量了一下回头在新扈弄本驾照买辆车代步的事情后,他们两个凑到一台手机前,关注起了事件的最新动向。

警署和特安局仍然没有对此次事件给出具体的通告,无数媒体的消息在全互联网疯传,不少网络主播已经去福保部附近拍摄,但都被拉起的警戒线拦在了道路两端。

出租车上的电台也在播放即时新闻,民众的疑虑,显然集中在了L- Club这个神秘组织上。不少曾经听过相关都市传说的百姓打电话进来爆料,公开讲述着种种传闻,比如神秘的地下角斗场,战败者就会被花样性虐,比如遥远的海外岛屿,只有一对情侣能最终胜利脱出的大逃杀,比如繁华都市中不会被检举的强奸魔,比如专门拆散校园情侣的恶意花心大少……

其中明显掺杂着一些不着调的信息,但要说都是假的,韩玉梁不太相信。

“春樱,既然这些人在各地玩着各种各样的‘游戏’,那咱们就还有机会。”他滑动屏幕上的新闻,淡淡道,“你希望我做的,不就是清理这种垃圾么?”

“嗯。”叶春樱轻轻应了一声,没有多说,而是飞快搜索者不断更新的资讯。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看到小田良和马紫君。

韩玉梁看了一眼定位器,马紫君似乎换了衣服,定位器一直停留在她家那栋别墅中没有动过地方。

他们能逃到哪儿去?

披惯了人皮的禽兽,会渐渐失去野生的本能,不记得如何躲避猎人。

江洋大盗整日逃窜,即便真被发现也有无数种法子脱身。

而若是隐藏着龌龊的正派高手被突然揭发,往往会深陷围攻,战到最后一刻。

小田良今天应该是上班了,但福保部封锁之前,他不是来不及逃出来。

可惜情况如何,仅有目前包围了那边的警署能知道。

不得不承认,赵虹……或者说沙罗选择的场合非常高效。不仅一下子把证据直播到了世界各地,还在球迷这个热血过剩的群体中点燃了一把熊熊怒火。薛冬纪念赛的中断,都被迁怒到了这些龌龊的罪犯身上,声讨浪潮让不少球迷社区都一度服务器宕机。

这大概也是有史以来体育记者们最关心社会新闻的一天。

快要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叶春樱的手机关注的多条新闻线同时推送来了圣心慈善总会的官方声明。

声明很简短,但表态很坚决,而且,署名竟然是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荣誉会长,浦文玉。

看来因为纪念赛中断而恼火的,还有那位尊贵的女球迷。

随着浦文玉签署通告表态,马紫君的职务被即刻解除,华京圣心慈善总会办公室即刻封存,所有工作人员均被要求接受警方调查,一切文件和数据上交,一式两份送往警署和特安局。

此外,一系列内部自查的措施,也很明显进入了操作流程。

“咱们三万块的票没白买。”韩玉梁拉她手扶她出来,笑道,“浦文玉最后还是插手了。”

“希望能惊动她爹。”叶春樱的心情总算好了不少,“整个浦氏集团运作起来的话,L- Club想要包庇就难了。”

进到踏雪侦探社,对前台小姑娘说明来意,这次总算听到了汪侦探就在里面的消息。

但是办公室中有客人,前台请他们在外面的接待厅捎待,并马上手脚麻利的倒好茶水送来。

安置好他俩,前台过去敲门,推开通知了一声。

很快,汪梅韵就露面了。

比起姐姐,她的衣着品味明显偏向华夏风,而且很有古意,素底衣裙上绘着一枝水墨写意腊梅,和她名片的背景图基本一致。

但她的相貌却谈不上古典,和汪媚筠相似,五官精致而立体,饱满且丰润,透着一股成熟女郎的张力,只有唇角一颗小小的美人痣添了几分画中人的风情,略显上提的眼角透出一丝凌厉。

比起姣好的容貌,更吸引男人视线的,毫无疑问就是那秋冬厚衣装也好像束缚不住的澎湃巨乳。若用胸围尺寸来分长幼,性感撩人的汪媚筠也得屈居妹妹位。

不过也是受那酥胸拖累,汪梅韵仅比姐姐略低几公分的高挑个子,硬是给人丰腴美的第一印象。

真是个肉感尤物。

“韩先生,叶女士,对吗?”

说话的时候,汪梅韵很自然地挺直脊背双手环抱在胸部下方,那两颗撑满衣料的硕果很骄傲地凸显出来,坦坦荡荡。

韩玉梁飞快将她的模样扫进脑海,便把视线转回到她双眼,点头道:“是我们。”

“那么,在办理退款手续之前,我还有个小小的问题。”

他皱了皱眉,“什么问题?”

“你走的时候从我这儿拿了张名片。我名片不轻易给人的,既然委托结束了,还给我吧。”

“啊?”韩玉梁皱眉道,“我就当是寻常的名片,随手扔了。这会儿估计已经到垃圾站了吧。”

“没记错的话,上面有我的联系方式。”汪梅韵的脸色微微一沉,看上去不是很开心。

韩玉梁淡淡道:“我背下来了。那么点信息,不费什么力气。怎么,你该不会是打算把丢了的名片也折算成钱扣掉吧?”

“不会,做生意讲究的是信誉。既然是同行,未来也许还有合作的可能。你们赔我一张你们的名片就好。”

叶春樱一愣,没想到会有这么个要求。十万块还在人家手上,再说,给张名片也无伤大雅,她就打开钱包,抽了一张递过去,低头道歉,“对不起,韩大哥平常不怎么注意保管东西,这是我们事务所的名片。”

“叶春樱……”汪梅韵接过来仔细看了一会儿,“韩先生的信息呢?”

叶春樱微微蹙眉,说:“韩大哥要在黑街那种地方跑任务,他的信息我不太愿意公开。”

“好吧,看来只能到这个程度了。”汪梅韵笑了笑,嫣红的唇膏构成愉悦的弧度,“稍等,我一会儿出来给你们退款。”

她拿着名片走进办公室,不一会儿,另一个女人开门走了出来,笑出了和许婷颇为神似的月牙弯眼,一手举起名片晃了晃,一手拍了拍胸前挂的相机,说:“韩玉梁先生,我找到你咯,你弄坏了我的相机,咱们是不是该讨论一下赔偿问题?”

“这……你们认识了?”叶春樱一怔,扭头看向韩玉梁。

韩玉梁简略说了说那会儿发生的事,跟着看向方丹,笑道:“你找来的到快,不过……那相机和我有什么关系?你擅自偷拍我,我还没追究你的责任呢。”

“喂,”方丹瞪圆了眼,“你知不知道网上有个超年轻的天才摄影师,昵称叫做‘天方地圆’,今年才拿了哈塞尔艺术摄影大奖?”

“不知道。”韩玉梁全无兴趣,摇头道,“我知道的那几位摄影大师都是专门拍光屁股姑娘的。”

方丹皱了皱眉,“那你知道‘裙子里的红花’吗?私房摄影师,圈内最贵。”

凭着堪称数据库的大脑,他略一检索,道:“嗯,这个我知道,但她拍的女人都太文艺,不怎么露我想看的部分,我不喜欢。”

汪梅韵在后面撑着门框笑了起来,“真是个诚实的男人。”

方丹指着自己的鼻子,“那两个都是我。我可是有名的摄影师,体育摄影纯粹玩票,别真把我当成球场打工的。请我出一套成片,五位数都有人排队,我拿你当模特,不收你钱,你还不乐意啦?”

韩玉梁挖了挖耳朵,“不乐意,我又没兴趣拍照。你给我五位数,我都不考虑。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你用艺术的状态拿相机,我兴许还肯让你拍几张。”他上下扫了一眼,“虽然不如汪侦探身材好,但也不差了。”

方丹鼓了一下腮帮子,气哼哼地说:“你先赔我相机!”

汪梅韵从旁边走出来,手里拿着解约合同,递给叶春樱,说:“方小姐,你花二十万找人,为了让他赔你十来万的相机?”

叶春樱这才意识到,韩玉梁成了汪梅韵的任务目标。

她不太高兴地皱起眉,迅速填完,把笔一拍,克制着说:“好了,退款吧。”

方丹还在旁边跟韩玉梁大眼瞪大眼,憋了一会儿,才服软一样地叹了口气,说:“好吧,我也不是非要你赔相机不可。”

“我说了,我不会让你拍的。不露脸也不行。我对当模特完全没兴趣。”韩玉梁摇了摇头,不准备当着叶春樱的面招惹这个神神秘秘的小姑娘,“你找我如果有委托,就跟我所长谈。”

方丹眯起眼睛瞅了他一会儿,提溜着挂带把相机拎高,“你不赔也可以,我就想知道,你是怎么轻轻一碰,就把相机里头整个弄烂了的。你能告诉我,我不光不要你赔,还可以给你笔钱,或者,帮你们点忙。我在华京还算认识些人,你们既然找侦探花钱,肯定是有事,可以向我开口试试哦。”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