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45章 干柴烈火上浇油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东胜洲关系企业及天香华文。

发售部分每月5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怎么样,是不是好多了?”

车速很快,路上已经有些颠簸,韩玉梁的手握得很紧,每一根指尖都在贪婪地压迫乳肉的弹性,转化成熊熊燃烧的情欲。

他不否认,整根老二都朝天竖在裤裆里的时候,那种因为轻功本能与实际移动速度之间差异造成的眩晕就自然而然被压了下去。

“的确,好多了。”他闭着眼睛,曲起一根手指,即使隔着厚厚的运动胸罩,他也能凭直觉准确无误地点中女人的乳头,“你确实很擅长解决男人的晕车问题。”

“我的胸部挺敏感的,所以,不想翻车的话,就别玩得太过火。”汪媚筠平视前方,白玉一样的面颊上泛起一丝迷人的晕红,看上去,她很懂得给予男人什么样的反馈,才能带来最大限度的成就感。

韩玉梁并不想跟着这么个大铁家伙一起摔进路边的沟,但他此刻很想停车后在旁边的野地里扒下汪媚筠的裤子肏她个浪肉翻飞。

“我帮你解决晕车,是为了正事。你可别想些会耽误正事的歪念头。”就像会读心一样,汪媚筠一声轻笑,手掌操控着粗大的档杆,娴熟灵活。

韩玉梁的眼帘微开一线,望着她把玩档杆的修长手指,心想,这的确是个尤物,口中忍不住道:“那办完正事儿之后呢?”

她唇角微勾,指尖轻轻敲了两下方向盘,说:“韩玉梁,我不是和你做着交易么?你完成我的任务,我自然会让你满意。我知道,对你这样的男人来说,金钱不过是粪土,我答应给你的,绝不会反悔。你总不会让我看走眼,向我证明你其实是个背信弃义的急色小人吧?”

“我要说我是呢?”

“那大家一起跟着这辆车完蛋咯。”汪媚筠猛打了一下方向盘,车轮在土路上摩擦出吱吱的刺耳声音。

“我还真是越来越喜欢你了。”韩玉梁捏了捏掌心乳肉,笑道。

“那要不要来跟我搭档啊?”她秋波一侧,充满暗示意味地说,“咱们两个,能做很多事,很多很多事。”

“跟你抓贼么?”

她舌尖在鲜艳的唇瓣上轻轻一扫,“白天一起抓贼,晚上让你抓我,难道,不好吗?”

“听起来是不错。”

“那你要不要,认真考虑一下?”她的手突然一挪,飞快在他鼓胀的裤裆上抓了一把,“呀,不好意思,我握错挡杆了。”

娘的,更硬了。

然而,韩玉梁是个比较冷静的淫贼,偷香生涯教会他的第一件事,就是不能让下面的小脑袋说了算。

欲火焚身的时候,除了尽快发泄,别的决定什么都不要做。

“我会慢慢考虑。”

再好的乳,摸得久了,劲头也会渐渐降下去,韩玉梁看了一会儿前面仿佛永远不会到头的路,缓缓闭上眼,手指不再动作,叹了口气,“还没到么?”

“快了。”汪媚筠笑了笑,说,“你又晕了么?”

“有点恶心。我不喜欢车。”

“那你要不要开?沈幽说她教会你了。”

“其实我开车的时候头也不舒服,只不过注意力集中不发作而已。”他摇了摇头,把手暂时收了回来。

“那你帮我个忙。”

“什么?”

她面颊一动,往他的方向扯了扯唇角,“我嘴边口红染出去了,伸手帮我擦擦。”

韩玉梁扭身看过去,没看到哪里有印子,但这种小便宜不占白不占,手指一伸,就按在了她柔软饱满的唇瓣上,“是这儿么?”

“再中间点。”

伸长胳膊,拇指差不多整个压在了她的下唇上,“这儿吗?”

“嗯。”她含含糊糊地回应了一声,忽然微微低头,舌头在他的指肚下面一垫,鸡蛋羹一样柔软的嘴唇就将他的拇指含住,一边舔,一边吸吮到里面。

令人愉悦的酥痒传递进脑海,韩玉梁呻吟一声,觉得自己的拇指好似被她当作了一条小小的阳物,勾舔含吮,那灵巧舌尖仿佛能将指纹都细细描绘一遍。

配着她撩人耳膜的轻柔鼻音,令他转眼就血脉偾张,情不自禁用空闲那手隔着裤子握住老二捏了几下。

她微微启唇,用白生生的牙咬住他的指节,含笑道:“怎么,这就按捺不住了么?听沈幽说,你和叶大夫同居这么久,一直都挺能忍的啊。”

“那不叫忍,”一想到叶春樱,韩玉梁脑子倒是清醒了几分,微微皱眉,道,“她为人保守矜持,平日对我诸多照顾之时,都小心翼翼避嫌,我自然也要尊重她。”

汪媚筠双唇一抿,将他指尖暂且挤了出去,若有所思地说:“你这人还挺有意思,一个强奸犯,看上去却还挺有原则的样子。要是装,那你可装得够像的。”

“我要只是个强奸犯而已,你以为你开着这么辆车,我就奈何不了你了么?”韩玉梁微微一笑,道,“我好色下流,但总算还不是很无耻。”

汪媚筠笑了起来,舌尖一伸,在他指尖上舔了一下,“还要吗?”

“不必了。”他回手放到唇边,轻轻嘬掉上面她的唾液,笑道,“你难道想让我一会儿硬邦邦挺着小兄弟出手么?”

“硬着他们也看不出来,”汪媚筠的眼中闪过一丝杀气,“这次可没指望你那电影一样的功夫,靠的是枪。你枪法如何,我还没领教过呢。”

“就跟着沈幽练了几次而已,还是别太指望的好。”韩玉梁淡淡道,“我不太习惯这么猛的火器,打不准可别笑我。”

“我拒绝。”汪媚筠娇笑一声,“有机会嘲笑别人的时候,我从不放过。所以,你最好还是努力打准一些。”

“看来我在床上的时候也得好好表现才行咯。”

“我在那种时候一般不会嘲笑男人。”汪媚筠挑了挑眉,“我都是直接踹下床去。”

随口说笑几句百无禁忌的玩笑话后,她敛去笑意,关掉车灯往旁一拐,开入到一片野地里,轻声道:“准备吧,咱们快到了。”

韩玉梁摁开安全带,笑道:“怎么准备?我都还不知道咱们到底要干什么呢。”

“这里有个仓库,存放着张家不见光的货。”汪媚筠微笑道,“这些货比他们家明面上的生意赚得多,多很多。所以,不小心出事的话,他们也会比较痛。”

“黑街不允许毒品买卖,还能有什么货比较值钱?”韩玉梁最近在网上已经学到了不少知识,好奇地问。

“军火,逃税的奢侈品,和一些不算毒品的违禁药物。”

“那为什么特安局不来查封?”

“因为那样张家并不痛。”汪媚筠的眼中寒光一闪,“你对这世界还是缺乏了解,如果查封有用,那说明他们根本没资格涉及这种买卖。”

“看来,目标就是毁掉这里的货物,对么?”韩玉梁下车舒展了一下筋骨,调匀内息走了一圈,清理掉并不算很严重的眩晕,也许,回程的时候他可以考虑开车,看看汪媚筠还有什么手段能帮他遏制,“那,我该准备什么?”

“拿你的武器。”汪媚筠绕到车屁股那儿,掀开后备箱,略一歪头,“咱们要把这些都带上。”

韩玉梁看了一眼,着实吃了一惊。

垫着绒布的长木箱子里,竟然摆了长长短短五六把枪,将近半箱弹药,甚至还有一列手雷。乍一看,简直就是叶春樱喜欢的那种枪战电影里男主角的武器库。

“都带上?”

“没错。”汪媚筠拿起一把狙击步枪挂到背后,两把手枪别进腰带,连着大腿上那把,身上已经有四支枪。

她解开对开衫,亮出的运动胸罩下方横缠了一条弹药带,掏出备用弹匣塞进去后,她简直是摇身一变就成了一个女特种兵。

女将都带了头,韩玉梁总不好再说自己不喜欢用这些东西,只得弯腰一样样都拿出来,系好给他准备的弹药带和武装带,能挂的挂上能装的装上,最后两把手枪一插两把长枪一拿,身上整个重了七八十斤,这要再施展轻功,和背了个大闺女也没什么差别。

“需要这么夸张吗?”

“需要。”汪媚筠关上后备箱,带路往前走去,拿出手机发送了一条消息,“张家雇了一支‘血乌鸦’旗下的佣兵,就算是比较便宜的那种,也不能小看。子弹和功夫可不是一回事,拳脚可以尝试格挡,子弹最好永远都能躲开。”

“血乌鸦?”

“你没听过?”汪媚筠笑道,“看来你是真的失忆了。那是目前全球灰色领域最大的安保公司。黑街的乐华安保还有他们的股份。”

“那岂不是要得罪他们?”

“得罪就得罪呗。”她的神情看起来有几分狡黠,“我是‘雪廊’的‘寒狐’,有什么事儿,庄老大扛着就是。”

韩玉梁略一思忖,试探着打听了一下雪廊的事。

他这才知道,雪廊原来也并不是单纯开在黑街的一家酒吧,而是全球范围隐秘杀手组织的一个据点,最近雪廊人力空虚,就是因为这个组织在其他地区和‘天火’发生了激烈冲突,八成以上的精锐都赶去支援,分出胜负之前无法抽身。

如果不是状况特殊,雪廊也轮不到本职工作是情报的沈幽暂代管理。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现在知道对方是专业佣兵,韩玉梁自然就比较关心己方都出动了什么力量,“沈幽带了多少人?”

“包括你我,五个。”

“呃……那佣兵大概有多少?”

“不太多,不到二十个。”汪媚筠淡定地说,“用枪的好处就在这儿,一个打四个并不太难。咱们是突袭,对方没有防备,这优势够大了。”

走出几步,沈幽的身影出现在眼前,今晚她没再选用鲜艳的紫色,裹出婀娜曲线的紧身装扮,主色调是黑,双腿则是深沉的暗紫,很有点夜行衣的样子。

“怎么就你自己,说好的五个人呢?”韩玉梁张望了一眼,低声问道。

“他俩从另一侧动手,”沈幽拿出PDA,快速摁了几下,“有两个警卫室必须同时解决,韩大夫,开始不用枪的时候,这边就靠你了。”

“你尽管安排就是。”

“OK,出发。”沈幽摆了摆手,“路上我告诉你们具体计划。今晚的目标只有一个,烧掉整个仓库。目标达成就可以撤退,没必要对雇佣兵赶尽杀绝。”

韩玉梁看了看她们两个,问:“你们都没穿防弹背心?”

汪媚筠笑道:“那种对身材有破坏性伤害的东西,我只有出公差需要以身作则的时候才肯穿。”

沈幽只是说:“我不喜欢中枪,至今我还保持着雪廊的零中弹记录。”

汪媚筠挑了挑眉,“可你出外勤本来就少吧。我在你们那儿呆的那半年,你就出去了一次还是两次?”

“四次,”沈幽笑了笑,“老孟说我是雪廊的看板娘,不能总是亲自上阵。”

“这职务庄嫂更合适吧,不行他小姨子来也比你好。”

韩玉梁忍不住打断道:“安排正事好吗?拉家常以后有的是时间。”

汪媚筠哈哈一笑,“他紧张了。”

废话,他过往习惯的是刀光剑影,只要一身武功够强,耳聪目明,便有八分底气。可这时代的火力他在网上已经查阅过很多,最弱的子弹,也好过当年江湖上最好的暗器,暴雨梨花钉见了冲锋枪怕不是要跪下喊爸爸,一些上等狙击枪可以数百丈外命中首级,声未闻而子弹已至,没有运气和直觉,真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再往上,手雷一炸方圆数丈,火箭筒一轰墙崩屋裂,更别说朝廷手中还有连城市都能瞬间毁灭的怪物,他深深信赖的玄天诀,在那种威力之下当真不值一提。

他岂能不紧张。

不过一路走来,听着沈幽的安排,韩玉梁又渐渐松弛了许多。

潜行暗杀虽然不是他的爱好,但他却极为擅长。当年皇宫之行,大内高手的重重警戒,还是没能发现他,让他悄无声息在里面帮皇帝老儿安慰寂寞宫妃,偷了几样宝贝,呆了三天,全身而退。

等能看到库房外的高大院墙,沈幽拿出一个黑沉沉的匣子,在长草丛中放下打开,拉长两根天线,调整好位置,双手飞快地在散发着幽幽荧光的键盘上敲击。

十几分钟后,她擦擦额上的汗,轻轻吁一口气,说:“好,预侵入已激活,关键地方的四个探头接下来半小时内都是重复播放先前画面,可以开始行动了。韩大夫,需要刀吗?”

韩玉梁摇摇头,把身上乱七八糟的东西全部解下,“我用不惯兵器,我有手,足够了。”

“那么,祝你马到功成,警卫室里最多两个人,你必须第一时间同时杀掉,不要给他们按下警铃的机会。给你通讯表和耳机,成功后通知我俩一声。希望你能在五分钟内解决。”

韩玉梁不再多言,观望了一下沈幽告诉他的路线,猫腰一窜,展开轻身功法,足不点地绝尘而去。

厚重的大铁门牢牢关着,两侧水泥柱上监控摄像头覆盖了所有死角,这是警卫们的眼睛,也是让他们放松警惕的致命陷阱。

韩玉梁抬头望了一眼高度,知道身后两个女人正在盯着,有心炫耀,提口精纯真气在胸,足尖一点,飘飘然拔地而起,好似羽化登仙,无声无息便越过了数米高的铁门。

警卫室不在院门内,而是在库房大门口的旁边,亮着灯,挂着厚帘子,空调外机呼呼转动,除此之外几乎听不到其他声音。

悄悄摸到门边,韩玉梁掀开帘子,里面是扇薄木门,真气顺着门缝一探,就发现里面不过一个简单锁头而已。他缓缓运转掌力,将锁舌一丝丝推回,跟着,轻轻一顶,门便吱呀向内打开。

里面只有一个警卫,正靠在单人床上玩手机,根本连监控屏幕都没看,浪费了沈幽一番折腾。

听到门响,那警卫迷茫抬头,张嘴似乎想要问一声是谁。

但韩玉梁森寒彻骨的寒冰烈火掌,霎那间已印在他的额上。

这里的人不可能不知道在做的是什么买卖,韩玉梁拿起那警卫掉落的手机看了一眼,上面是个用迷药奸淫女生拍视频交流的群,这家伙正在得意炫耀自己有渠道能弄到便宜的好药,一堆流氓纷纷问价,好不热闹。

让叶春樱说,这些家伙也该是罪有应得了吧?

念及此处,韩玉梁禁不住皱起了眉,怎么他现在办事,都要先想想合不合叶春樱的观念?

他缓缓捏紧大掌,手机咔嚓咔嚓碎裂成渣,冒着白烟掉在地上。

“我这儿好了。然后呢?”

“拿警卫的钥匙,把大门打开。我们就在门外。”沈幽的气息有点喘,看来那些枪械交给她来搬,似乎比较勉强。

韩玉梁从尸体皮带上解下钥匙,掀开帘子快步走到大门口,开锁,拉闩,拽了一下大门,底下轮子发出刺耳的声音。

沈幽马上在外说:“停,稍等一下再开。”

“等?”

“最多再有两分钟。”她端起枪,从缝隙中伸进枪管,单膝跪地瞄准里面,“你先用你那神奇的功夫飞出来吧。”

“好。”韩玉梁点点头,飞身一翻,越过门顶。

汪媚筠单手扶着墙,双眸追着他身影无声落地,微笑道:“请你去拍电影,倒是能省下特效、替身和吊威亚的钱。”

韩玉梁笑道:“片酬给的够足,不是不能考虑。听说成了大明星,就有很多认识美人的机会。”

“你还真是三句话不离美女,”汪媚筠走近他几步,勾魂媚眼微微一眯,说,“这世上就没什么别的吸引你的东西么?”

“有。网络。”韩玉梁诚实说道。

那东西当真可怕得很,他若是练功有成之前就接触到这种讯息浩如烟海要甚有甚的神奇平台,多半再也不可能有这一身精妙武学。

“我指的不是娱乐项目。”汪媚筠轻声说,“世上的男人们,追求的大都是名利权色这些,像你这样就只喜欢色这一样的,可不多。”

韩玉梁笑道:“求名,名扬四海,求利,富甲一方,求权,权倾九州,为的都是什么?以我所见,为的不过是能占有更好的女人。江湖奇侠,往往有名门绝色委身,一方富豪,娇妻美妾自然成群,手握天下,后宫佳丽何止三千。我这人比较直接,不走那么多弯弯绕绕,我就是为了一亲心仪美人芳泽。为此做什么,都不过是手段罢了。”

“所以你的追求中,色就是第一位的?”

“对。”

“你倒是坦诚。”

韩玉梁翘翘唇角,正想再说什么,就听仓库另一侧突然传来巨大的爆炸声,熊熊火光顿时将浓厚烟尘染向漆黑夜幕。

沈幽站起身,一脚踢开仓库大门,大声道:“闲聊时间结束,拿好枪,仓库里出来的,一个不要放跑。”

韩玉梁匆忙拿起武器,先靠墙躲在死角,“这怎么回事?对面的两个人干的?”

“嗯。多谢你干掉了警卫,没了摁警铃的人,一切都方便多了。”沈幽微微探头观察,突然闪身开了一枪。

仓库那边旋即传来一声闷哼,已经有人中弹。

这时,大门正对的路上,忽然传来了引擎的轰鸣,迅速由远及近。

一辆拖着铁链的油罐车向着仓库一路加速驶来,正对仓库的方向后,驾驶舱的门突然打开,一个男人从里面飞身扑出,就地滚了几圈,站起。

没人驾驶的油罐车继续向里驶去,径直撞破库房大门,摧枯拉朽冲了进去。

沈幽一偏头,“我掩护。”

汪媚筠马上解下背后的枪,一个鱼跃,滚地翻身,单膝跪地托枪瞄准,一气呵成。

沈幽探身抬手,火光连闪,砰砰枪声连绵不绝。

韩玉梁在旁看着,也不知道她在瞄什么地方。

砰!

汪媚筠肩头一震,酥胸都在后坐力的效果中猛地一弹,抖出一环乳波。

一枪开完,她的眼依旧没有离开瞄准镜,马上再次搂下扳机。

这次,随着枪声响起的,还有震耳欲聋的可怕爆炸。

轰——!

韩玉梁挪开几步,抬眼望着墙内连苍穹都映红的火光,大感震撼。

这时代的战斗方式,他果然不能小看啊……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