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137章 初步触及的曾经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及东胜洲关系企业。

发售部分每月5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我现在看到这种场面都不会呕吐了。真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看完收到的的视频,叶春樱把脸靠在韩玉梁的大腿上,略显惆怅地说,“韩大哥,又一个当事人……被灭门了。”

韩玉梁沉吟道:“我觉得有蹊跷。郑澈哲那孙子绝不是被割了鸡巴还能坚持保密的硬骨头,那女人应该是问出来了,但是藏着答案不说。”

她换成平躺在沙发上的姿势,望着低头看向自己的他,轻声道:“其实……已经没关系了。我想了很久,我觉得我可以确认,从我学医开始,就没再被监视过。现在……更是没有人在盯着我。这说明,那些人大概已经放过我了。”

“所以……你暂时不打算追查这条线了?”

“嗯。”叶春樱点了点头,“那个女杀手不是自己一个,起码有个熊一样的男人在帮她,此外还有那个不知道是不是永夜的沙罗,我不想和他们冲突。”

“可你不是想知道,杀死秦院长的凶手么?”

“如果真的是她的话……我知道了又该怎么做?”叶春樱的神情显得有些茫然,“韩大哥,你说得对,设身处地,她们当年经历的事情,我可能连想象都想象不到。她带着这么大的恨意,我……我……”

“春樱,你不擅长撒谎。其实你认同不了,对吧?”韩玉梁拨开她额前的碎发,低头轻轻一吻,“这不是你心中的罪有应得。”

叶春樱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跟着又摇了摇头,“这些犯过错的人的确罪有应得,看到她那样对待郑主任的……唔……生殖器,我觉得当年发生过的事情,应该不难猜到。但是,管院长,郑主任,他们的家人,绝对都是无辜的。即使……即使其中有谁知情,包庇,也罪不至死。死掉的孩子,肯定是无辜的。”

她闭上了眼睛,“可那些不重要,韩大哥,当前最重要的是,查清圣心的情况,尤其是……当前的情况。当年的罪责也该公诸于众,咱们要查的事情很多,那个答案,就先算了吧。”

韩玉梁知道她此刻心情混乱,柔声道:“好,听你的。反正按咱们调查的顺序,说不定还会碰上那女人。真碰上了,这次我可就不放过她了。”

叶春樱沉默了一会儿,说:“嗯,就交给你吧。”

原本他们今晚就打算去拜访名单上的下一个,当年的保安科科长,张元。

然而电话没有打通,到对应的地址拜访,家里也没人,还是热心的邻居出来说张元去农二区串亲戚了,要晚上才回来。

他们就先回了旅馆。

这个张元,就是叶春樱看到有保安死掉时候想起的那位张大爷。

在她的心目中,张大爷是个很和气很友善的中年人,经常值夜班,喜欢在院子里揣着一大把糖溜达,见到小孩子就会乐呵呵给一颗。

她不太愿意相信,张大爷会牵扯到这些事情里,但他的名字,的确出现在了秦安莘的记录本上。

不过,描述得非常含糊不清,就像是秦安莘觉得张大爷非常可疑,但具体怎么可疑,则拿不出半点证据。

大劫难对年龄结构造成过毁灭性打击,年纪大的和年纪小的,是1999年那个凶险的7月中死亡最多的,尤其是年长者,几乎让尊老这个词在一代人中失去泛用性。

所以当时还是中年人的张大爷,已经算第三扶助院岁数最大的。

他负责管理保安科,即使当时满打满算,扶助院也只有三个保安,可那大小是个管理岗。而且他孤身一人,和秦安莘一样以扶助院为家,按道理,应该知道不少事情。

“连小男生在哪儿藏了玻璃球他都知道。”次日一早,坐在出租车上的叶春樱颇为怀念地说,“他整天背着手拎着钥匙串在扶助院各处转悠,除了秦院长,就数他跟我说话最多。我离开去学专业的时候他还在,害得我都忘了,他也到退休年纪了。”

韩玉梁凑近她的耳边,说话的气息吹拂在她敏感的肌肤上,让她情不自禁缩了缩脖子。

但听到他的话,她马上又挺直了身躯,露出了稍显复杂的担忧神情。

他的提醒很简单,“春樱,他知道的那么多,你觉得……他有可能不是共犯么?”

“我觉得有。”叶春樱思考了一会儿,语调坚定地回答,“第三扶助院有很多工作人员,我不相信他们都会跟郑主任他们同流合污。”

“可张大爷被写在本子上了。”

她抿了抿唇,轻声说:“那只是秦院长的怀疑。又不是写谁的名字谁就会死的笔记本。而且……要是张大爷真的参与过,我也有心理准备。毕竟这一趟……我被颠覆的想法已经够多了,不差这一样。”

今天一早他们就离开旅馆,坐上了往张大爷家去的出租车。

因为电话打通了。

叶春樱本来想找个和约郑澈哲出来时候差不多的借口,可没想到才报上名字,对方就发出了热情的邀请。

“原来是小樱啊,你回来探望秦院长是不是?我可有五、六年没见过你了,有时间来你张大爷家坐坐吗?”

她顺水推舟定下了行程,同时也松了口气——那个女杀手,还没找过来。

不到半小时,车子拐进一个老旧的街道,停在一个比街道还沧桑的小区门口。

昨天来过一次,他们两个轻车熟路往里找去。

而张大爷,就等在楼下。

一看到叶春樱,那个头发花白的男人就喜笑颜开地迎了过来,看脚步的状态,韩玉梁判断,他的身体不错,不愧是大劫难时期当过兵的人。

比起普通的战争时期,大劫难中的军人,死亡率高得可怕。每个幸存者都值得尊敬。

一走近叶春樱,张大爷就先从兜里摸出了一块糖,两根指头捏着,悬在空中,笑呵呵地说:“小樱,这是你的。”

叶春樱抬起手,接过那颗便宜糖果的时候,恍惚中有种回到过去的错觉。

“你大了好多啊,我差点就认不出来了。”张大爷叉着腰,看向韩玉梁,“这是你对象?”

叶春樱犹豫了一下,点点头说:“嗯,我带来给秦院长看看。可没想到……”

明亮的眸子染上一层雾气,她强忍着心中的酸楚,传达了她最不愿重复的消息。

听到秦安莘死亡的噩耗后,张大爷有那么一瞬间看上去似乎凝固在了原地,好一会儿后,才喃喃地说:“这……怎么可能?这都……这都2019年了,早……早就过了啊。”

叶春樱捕捉到了他话中不小心流露出的讯息,急忙紧张地问:“张大爷,什么……早就过了?”

张大爷的眼中浮现出近似于恐惧的神情,他晃了晃头,之前的欣喜都被深沉的哀伤取代,“上楼吧。咱们……坐下慢慢说。”

走出两步,他回过头,像是为了补救什么一样,又说了一句:“小樱,我知道的也不多。我毕竟……就是个领人工资靠人吃饭的小保安。”

“张大爷,我知道的。我不为难你。咱们就聊聊,聊聊就好。”

进到屋里,张大爷家的陈设非常朴素,朴素到不像是华京居民,地方也不大,一室一厅一卫,进门正对的地方没摆电视,而是挂了大幅玻璃照片,照片上一个体态丰满的少妇抱着襁褓中的娃娃靠在年轻些的张大爷身边,一脸喜庆。

“您……结婚了?”叶春樱有点吃惊,环顾四周,却实在不像是家里有女人收拾的样子。

“嗯,结过。”张大爷坐下摸出支烟,点燃狠狠嘬了一口,惆怅地说,“就你刚去学医那年,我……没那么忙了,响应世联号召,寻思着给世界人口做点贡献,就去工区农区那边转悠着相亲,娶了个媳妇。”

“后来性情不合吗?”叶春樱斟酌了一下,小声问。

张大爷叹了口气,“没什么合不合的,她就是为了在华京永居,我就是为了有个娃,结婚三年一满,她移居手续办下来,孩子也断奶了,就和平离婚了呗。我补了她们一套房,每个月退休金分那边三分之二养孩子,落个清静。”

他弹了一下烟灰,“别说我了,小樱,说说你吧,老久不见,可是出落得越来越水灵了,对象也这么高大气派,秦院长……应该很满意吧?”

一说起秦院长,这个看着颇硬朗的老兵,眼眶竟然微微泛红,声音都有些哽咽。

为了不惹麻烦,叶春樱说的是官方口径,失火,所以就先忍着哀痛劝了张大爷几句,简单说了说自己如今的情况。

“你……没有继续当医生了?”张大爷擦擦眼角,突然又显得很紧张。

她观察了一下张大爷的表情,果断隐瞒了实际在做的事,柔声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嘛,韩大哥想和我一起创业,我……就辞职跟他一起。张大爷,这很重要吗?你……是不是隐瞒着什么和我有关的秘密啊?还有,你刚才说早就过了,还说我去学医后你就没那么忙了,都是什么意思啊?平常忙着照顾我的,不是只有秦院长吗?”

张大爷夹着烟发了会儿楞,起身走到窗边看看外面,带着心有余悸的表情回来坐下,不自觉压低了声音,说:“小樱,你……是个好孩子,秦院长把你教得很好,我一直觉得,他们这么对你很过分。可他们来头大,我什么都不敢说,等时效过了,你也离开扶助院了。秦院长这次和你见面,没跟你说什么吗?”

叶春樱想了想,说:“他提起了一些我爸爸妈妈的事。”

张大爷的脸色果然一下子就变了,追问:“她说你爸爸妈妈是谁了吗?”

叶春樱看着他的眼睛,缓缓摇了摇头,因为秦安莘一直在告诉她,她知道自己父母姓名这件事,对于成年前接触过的所有人来说都是绝对的秘密,即使成年后,也尽量不要让不信赖的人了解,而来自华京的人,绝不能说。

张大爷是华京人,她只有隐瞒,顺便反问:“张大爷,你知道我父母的情况吗?”

她并没太期待得到答案。

可出乎意料的是,张大爷竟然很沉重地点了点头。

叶春樱放在韩玉梁腿上的手立刻攥紧,颤声问:“你……都知道些什么?”

“我知道的不多。”张大爷重复了一遍不久前才说过的话,脸上的表情很有些忧伤的味道,“我也没看到过直接的证据,但是我能猜出来,而且,我认为我没猜错。”

他把已经要烫到手的烟头扔进旁边的花盆里,堆积在枯萎了的植物根部,声音又放轻了几分,“小樱,你的爸妈……应该至少有一位,是当年大劫难期间的强化适格者。”

叶春樱楞了一下,小声说:“强化适格者……那是什么?”

张大爷有点惊讶地看着她:“秦院长连这也没有对你说过吗?”

“没有,她对大劫难时期的事情……守口如瓶。”

张大爷的眼神显出几分悔意,“她……对你保密得这么好?”

韩玉梁在旁沉声道:“倒也不是,这次来秦院长本来已经打算说了,可我们回旅馆办点事,她家里就失火了。以至于我怀疑,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阴谋。”

张大爷皱起眉,拿出另一根烟,但是没点火,手指不自觉摩挲着打火机,说:“小樱,关于大劫难,在你心目中,是怎么样的一场灾难?你把你的了解,不管是电视里看的,还是小说里写的,漫画里画的,都可以,按你的理解,跟我说说。”

叶春樱回忆了一下自己看过的有关大劫难的影像和艺术作品,尽量从中寻找比较贴合现实看起来不那么天马行空的范例,试探着总结说:“我所知道的信息里,说是来自宇宙的神秘威胁改变了地球的环境,造成了大量变异植物动物的出现,还影响到很多军事技术的根基,破坏了绝大部分杀伤力强大的武器,消灭了地球七成多人口,后来,大家在特别对策基地的带领下一点点收复失地,重新建立据点,直到艰难地取得胜利,重建文明。”

“基地之外的部分呢?其他和变异怪物作战的,你都知道有什么?”

叶春樱咬了一下嘴唇,轻声说:“按我看的动漫、小说的内容,基地的同伴……有具备超能力的超级英雄,可以变身三分钟的巨大人型战斗生物,可以充电后让驾驶员开着杀出去的大型机器人,还有……呃……对人类比较友善的各种外星人,像是弱点是家乡石头的,可以变成汽车的。张大爷,这些……该不会是真的吧?”

他果然摇了摇头,“那些当然不是。那都是隐藏历史所用的工具。真正帮助基地取得胜利的,就是强化适格者。全称为‘辐射后机能强化实验适应资格获得者’。”

韩玉梁完全听不懂,索性挪挪位置,去叶春樱身后转职人肉靠垫。

“那些是什么人啊?”叶春樱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问。

张大爷当年是基地的士兵,从那种高伤亡率的战场活下来,知道的事情一定远高于受基地庇佑只求生存下来的一般平民。

张大爷犹豫了一会儿,才缓缓说:“对一般平民,我们宣称的是,适格者由基地进行的强化实验造成,某方面的能力会被大幅提升,甚至达到超能力的境地,用以对抗少数几乎不受枪弹影响的恐怖变异怪物。”

“宣称?”叶春樱的手心出了汗,她隐隐意识到,自己正在接近一个可怕的秘密,一个隐瞒了世界上绝大部分人的秘密。

“嗯,宣称。”张大爷叹了口气,“我只知道,基地当时对平民的宣传都有非常明确的目的,适格者这个说法肯定是为了某种目的而公布的称呼。我认识几个适格者,他们获得能力的时间集中在1999年7月,那时候……基地根本都还没有成立。可惜我也不知道到底适格者是怎么回事,基地有严格的保密规定,我一个特战队小队长,没可能知道那么多。”

叶春樱深吸口气,很严肃地问:“那么,你为什么会觉得,我的父母是适格者呢?当年那些适格者,现在都在哪儿?”

张大爷显得更加紧张,他走到窗边探头看了一眼,拉上帘子,回来坐下,手里的烟被弯折,几段烟丝掉在地上,“我……我可以先回答你后一个问题,但你要保证,从现在开始我所说的话,你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是我告诉你的。你最好也不要让外人知道,那……那对你非常不利。”

发现他说话的时候瞄了一眼韩玉梁,叶春樱郑重表态说:“我保证,而且,韩大哥也绝对是可以信赖的人。”

“现在,世界上,适格者已经没几个还活着了。”张大爷拿起烟,放到嘴边,又缓缓拿开,“我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反正……那些帮助大家重获和平,拿回曾经土地的英雄们,一个个都不见了,消失了,和我一起作战过的朋友,不知不觉就再也没有音讯。我向上面打听过,结果……那是最高机密。别说我不能知道,我的上级的上级的上级……大概要到总指挥那一层,才有权限了解。”

叶春樱思考了一会儿,问:“张大爷,那……我父母的事,你是怎么猜到的?”

“秦院长关于你爸妈……就一点都没透露过?”

“她只有一次喝醉了的时候,说她以前曾经给我爸爸担任过战斗辅助员。就这些了。”

“战斗辅助员?”张大爷吃了一惊,“你爸爸的级别这么高吗?秦院长当时到第三扶助院任职说是降级任命,她在基地的级别应该不低啊,才是你爸爸的辅助人员?”

“我……我不懂这些的。什么意思啊?”

“适格者也分好多种,但大类上会分为支援、智力和战斗,按照S到E的分级方式,只有A级以上战斗类才能得到专属辅助人员。按秦院长的级别……你爸爸可能是S级的战斗类。难怪呢……我就说我知道的适格者里只有一个姓叶的,还是个没结婚的小姑娘,原来你爸爸当年是金字塔尖上的人物啊。”

张大爷感慨一番,终于把那根烟点上,慢悠悠吸了一口,“那事情就清楚了。小樱,我之所以这么猜,是因为我到第三扶助院当保安,其实就是为了你。”

“什么?为了我?”

“嗯,除了保安的工资,我每个月还有来自特安局的高额津贴。而我的任务就是辅助特勤人员进行对你的监视工作,每周至少汇报一次,期限到你离开第三扶助院,或者成年为止。因为保密期限和任务时限一致,我现在才可以告诉你。”他自嘲一样地笑了笑,“当然,你如果不来,这件事我还是准备……一直带进骨灰盒里去的。”

叶春樱的手微微颤抖起来,“你知道为什么吗?为什么要安排人监视我?而且这和我爸爸妈妈的身份有什么关系?”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来执行任务。”张大爷的脸上浮现出几分军人的冷峻,“不过我一样有好奇心的啊,你一个年纪小小的孤女,何必要这么费事监视起来,而且秦院长保护你的态度,也到了有些夸张的地步。我想来想去,直到我发现我汇报的那一批人,在特安总局只负责各种与适格者相关的工作,我才有了个大胆的猜测,你说不定是适格者的女儿。”

“就凭这个?”韩玉梁不太相信,皱着眉问道。

张大爷摇了摇头,“不止。还有汇报的内容。我不知道其他监视人员都负责什么,至少我这边汇集的资料,小樱所学的东西是重点中的重点。任务明确要求,小樱直到成年前,受到的教育中只要包含电子技术、机械操纵、武器、格斗术等内容,就必须第一时间上报。我猜,秦院长那边应该也是知道一些的,所以她连正常的体育锻炼,都不准小樱去做,说小樱身体不好,课间操都免了。”

“啧……”韩玉梁不满地嘟囔道,“难怪你身体这么弱。”

叶春樱小声说:“我学医的时候已经锻炼过了,以前……那才叫跟豆芽菜一样。”

她转向张大爷,不解地问:“这和适格者有关系吗?”

“有。”张大爷神情凝重地回答,“这很明显就是那边在担心你觉醒继承自父母的能力,成为适格者那样的天才人类。他们费那么大劲将适格者的存在几乎抹杀得干干净净,小樱,要是你一下子成了那样的人,他们怎么跟民众解释呢?”

“是这个理由么?”韩玉梁不屑地哼了一声,冷冷道,“我看,是准备一旦出现苗头,就把春樱立刻消灭,才是真的吧?”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