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62章 夜访区医院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东胜洲关系企业及天香华文。

发售部分每月5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韩玉梁?”看清拦住自己的身影后,赵婉露出略显疑惑又有些恐惧的表情,下意识地抬手挡住了脖子侧面那一道伤痕,“你不保护兰兰,在这儿干什么?”

地下停车场此刻没什么人,不过韩玉梁并没兴趣强奸眼前的女人。到了这个资讯丰富近乎爆炸的时代后,接触女人的机会比以前多了太多,加上叶春樱一直对他抱有的那份大侠期待,韩玉梁本就不高的暴力兴致,基本都留给了张萤微那样的女人。

而且报酬将来还要从林强那儿领,他觉得还是要讲究一点江湖道义,不能一手收钱,一手奉上一顶绿油油的帽子。

“赵姑娘,”他微微一笑,主动推开两步好减少高大身躯带来的压迫感,“其实,我是有事相商。”

赵婉摸出根烟,壮胆一样点燃,把烟雾缓缓喷吐到她和韩玉梁之间,“说,什么事儿,需要特地在这儿拦住我?你可别打什么歪主意,强哥知道,没你的活路。”

韩玉梁讥笑道:“我有婷婷和春樱,为何要捡雇主的破鞋穿。”

赵婉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你是来吵架的吗?我心情不好,别逼我骂人。”

“那我就说正事了。”韩玉梁面色一沉,道,“你表妹家里,最近是不是多了个不速之客?”

赵婉一皱眉,“我不是说过,她家里来了个朋友,也……”她神情略显难堪,多半是想起了刚才不得不退让时候的屈辱,“也挺厉害的,差点我就介绍她给兰兰当保镖了。”

“她是不是叫陆雪芊?”

赵婉一愣,“我……没记得跟你提过她名字啊。”

韩玉梁半眯双目,冷冷道:“那是我的一个老对头。她联合一群帮手,险些要了我的命。单打独斗,她功夫并不如我,只不过,她有把宝剑,名曰冰魄,削铁如泥分金断玉,偶尔也会令我比较头疼。”

赵婉对他戒心挺重,嘬了口烟,从鼻孔中缓缓喷出,说:“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原本是没有的。”韩玉梁轻轻呼口长气,那弥漫的烟雾顿时被吹到四散,“但我凑巧打探到了一些事,觉得,此事可以和你有关,你兴许也愿意和此事有关。”

赵婉一抱手肘,翘起一边唇角,“哟,看来是要我帮你什么忙吗?大帅哥,你这么牛屄的本事,还用得着我?”

“没你我一样能干,但有你不是能更轻松些么。”韩玉梁淡淡道,“你要没兴趣,那就算了,就此告辞,回见。”

果然,赵婉好奇心起,一抬手道:“等等,要我帮忙,总要先告诉我有什么好处吧?”

韩玉梁当即就知道自己找对了人。

上来先问要帮什么忙的,往往比较谨慎,动力也不是很足。

而这种直接问自己能捞到什么好处的,拉拢过来十拿九稳。

他故作神秘莫测地一笑,道:“赵姑娘,这就需要你先告诉我,不久前你和陆南阳的好事被陆雪芊坏掉后,你们几个离开卧室后都说了什么。”

赵婉大吃一惊,“你……你怎么知道?”

韩玉梁笑道:“我自然有知道的法子,看不出你一介女流,玩起女人来,不比我们男人逊色多少,有机会我都想向你讨教讨教。”

赵婉脸上阴晴不定,看样子像是拿不准该不该信他。

他半眯双目,柔声道:“其实我大致能猜出几分,陆雪芊为人霸道专横,想要的仗着手里有把宝剑,出手便抢,你表妹长得温柔似水,清甜可人,正是她欣赏的类型。她和你一样,从骨子里讨厌男人,我看……赵姑娘今后和表妹之间,怕是不能再那么纵情享乐了吧?”

赵婉的下唇微微往旁一偏,用这侧虎牙轻轻在上面咬了一下,把口红都刮出了一道浅浅印子,眼中的愤懑和不甘,真是清晰易懂。

“对,你说得没错,那两个小婊子,他妈的!过了河就拆桥!”她把还剩半根的烟丢在地上,一脚踩下去,皮凉鞋的尖头狠狠拧了几下,“也不想想房子谁买的,工作谁介绍的,谁在给她当靠山!有了个打手新欢,就他妈忘恩负义!”

地下停车场这会儿安静又空旷,让赵婉的尖声怒吼仿佛开了特殊音效一样,透着一股诡异。

“你为什么肯让步?”韩玉梁运起洞玄真音,轻柔道,“还不是因为,你知道陆雪芊随时可能杀了你,她比你厉害,还比你美,比你年轻,你不敢让你的强哥来对付她,免得那个色鬼喜新厌旧把你一脚蹬开。对不对?”

赵婉小巧的鼻翼翕张几次,紧绷着脸微微点了点头。

“所以,你其实不甘心,陆南阳是你的玩具,被抢了,你当然想抢回来。”韩玉梁笑了笑,“陆雪芊不是我的对手,你今晚本不情愿让出去的,我都能帮你拿回来。这就是我能给你的好处。”

赵婉颇为戒备地瞄着他,“你呢?别告诉我你是来做好事的,老娘可不是三岁小女孩,你想要什么?”

“陆雪芊那样的仇家,若是直接杀了,岂不可惜?”韩玉梁微微一笑,“我想要的,自然是能有机会将她制住,对她为所欲为。”

他没有掩饰自己的贪婪,任那激烈的性欲渴望流窜在黑漆漆的眸子中。

赵婉的表情出现了微妙的变化。

她的舌尖在唇缝中迅速的横扫一下,轻声道:“那这价钱,我不满意。”

韩玉梁感觉到了他熟悉的企图心,微笑道:“你能帮我的部分并不太多,也不太必要,讨价还价之前,你最好对此有所了解。”

“但我能马上去提醒陆雪芊,你要算计她。”赵婉咯咯笑了起来,“我猜阳阳应该是把关于你的消息扣下了,陆雪芊还不知道你就在这个小区当保镖呢。”

韩玉梁轻轻叹了口气,突然横臂屈指一弹,一道罡风激射而出,砰的一声在水泥柱上打出一个浅坑。

“我不是刚才告诉过你,陆雪芊不是我的对手。我只是想费点功夫活捉她罢了。”他淡淡道,“你准备怎么讨价还价,想好后再开口。”

赵婉快步走到水泥柱边,伸手摸了摸那个坑,左右探头看了一圈,没有找到埋炸药和起爆器的痕迹,不是特效障眼法。

“你……有超能力?”她惊讶地问。

“你可以这么想。”韩玉梁曲起手指,对准她微笑着弹了一下。

赵婉吓得抱头蹲下一躲,短促地尖叫了一声。

她又不笨,当然知道自己的脑袋远不如混凝土结实。

可她仍然要讨价还价。

因为陆南阳已经被她玩了两年多,那是她的表妹,多少是个亲戚,有些她感兴趣很久的玩法并不敢在陆南阳的身上尝试。

而且,陆雪芊比起陆南阳来说,实在是诱人了太多。

“我可以帮你对付陆雪芊,但你得手之后,我要分一份。”赵婉清清嗓子,很严肃地说,“我和你一样喜欢女人,你想要她,我难道就不想要吗?”

韩玉梁皱起眉,冷冷道:“我从不分享女人。”

“那是其他男人。”赵婉的神情看起来都有几分兴奋,“韩保镖,韩大侦探,我是女人啊,而且,我也不丑吧?摆两个好看女人在床上一起玩,这怎么能叫分享呢?”

“我没打算给雇主戴绿帽子。”

“我不说你不说,强哥怎么会知道?”赵婉伸手摸了摸他健硕的胸膛,“你这身材,我一个女同性恋都有点动心呢。你要嫌我老……那要不这样,咱们搞定陆雪芊后,我把阳阳也送到你床上。表姐妹也是姐妹,你不喜欢姐妹双飞吗?”

对她来说,性交不过是一种利用男人力量的手段,和女人的部分,才叫做爱。

而且,利用男人的力量来得到想要的女人,本就是她的常态。

赵婉能把林强这样的大哥牢牢拴在裙带上,自然有不错的姿色,她摆出一个颇为妩媚的造型,挑了挑眉,“韩玉梁,这样你最后可是能得到三个女人啊,我要的价码很过分吗?”

“不过分。”韩玉梁点了点头。

他不过是个淫贼,没什么特别强的贞操执念,少女够嫩,少妇够味,青果酸甜,熟果多汁,只要生得合胃口,能让鸡巴过足瘾,之前怎样,不过是次要事情。

而且,陆南阳包不准都已经将陆雪芊哄到床上,把女人之间能办的事都办过。

赵婉满脸喜色,心情大起大落,没想到让出去的这么快就能失而复得,还额外能多吃一个陆雪芊。到时候瞒着林强伺候一下韩玉梁,对她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了不起的代价。毕竟,眼前这个保镖功夫超出寻常,还体格健壮样貌英俊,要不是脸上总有股气质让他显出几分色胚神髓,说成美男子也不过分。

“那,说吧,你打算让我怎么帮你?”赵婉用手指轻轻敲着下巴,问,“下药?绑票?偷拍威胁?”

“那些风险太大了。”韩玉梁摇摇头,“你不了解陆雪芊。如果抓不住她的软肋,那她必定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而且她那冰清诀是天下迷药春药的克星,对烈毒也能抵抗七分,不适合那样对付。”

他走近两步,传音入密道:“陆雪芊吃软不吃硬,你今晚吃了亏,明天过来做个服软的姿态,对你表妹好些,做个诚心成全她们的姿态。”

赵婉点点头,“然后呢?”

“之后那些日子,你勤去探望着点,从陆南阳入手,想办法撮合刺激,给助兴的道具也好,催情来劲的药物也罢,尽量让你表妹跟陆雪芊夜夜笙歌,迅速拉近关系,感情越亲密越好。”

赵婉若有所思地噢了一声,笑了起来,“你是打算把阳阳制造成陆雪芊的弱点,对吧?”

她跟着略一皱眉,“这有戏吗?那个陆雪芊这么厉害,以前没遇到人这样对付她?”

“十足把握我自然没有。八成能够得手,我还有那么点信心。”韩玉梁笑道,“以前没人这么对付她,是因为没有一个陆南阳这样能让她动心的姑娘。她功夫练得辛苦,恐怕这还是她情窦初开呢。”

赵婉咬着下唇笑了笑,感慨似的小声说:“你可真是个大色魔……诶?”

她突然一怔,瞪着他,“你没有对兰兰出手吧?这事儿咱们可以合作,你可千万别对兰兰起什么歪心思。”

“她那么瞧不起你,你还挺护犊子。”韩玉梁有些不解,笑道,“这算以德报怨么?”

“兰兰嘴巴臭,心不坏。”赵婉撇撇嘴,“我气归气,她真出事,我肯定是除了强哥之外最难过的。”

“我暂且对她没兴趣,家里来的那个岛泽莲更对我胃口一些。”韩玉梁坦然道,“再说,我家春樱也警告了,开业第一单,不能砸了招牌。”

说曹操曹操没到,但把电话打来了。

韩玉梁低头拿出手机一看,皱眉接通,“喂,林梓萌,什么事?”

“你不是我的二十四小时贴身保镖吗!”里面传来林梓萌高亢倒有些拔尖的嗓音,“你死哪儿去了?我等你一个多小时了,就是打野炮这会儿也该完事回来了吧?”

好吧,果然嘴巴臭,让韩玉梁很有往里射几发洗成精液腥味的冲动。

“我出来办点私事,怎么,你那边遇袭了?我不是留下婷婷带枪保护你了么?”韩玉梁说完,抬头对赵婉传音入密道,“你没事就回去吧,等你表妹跟陆雪芊水到渠成难分难舍的时候,通知我一声。”

赵婉点点头,手指转着钥匙串,吹着口哨过去开门上车。

“我有事,要出门。你马上回来,快点。不然我扣你工资!”

韩玉梁对新合作伙伴隔着车窗摆了摆手,满意一笑,对电话道:“好好,我没走远,马上就回去。”

离开地下停车场,远远望了陆南阳家一眼,他带着期待的笑意,快步走向林梓萌家门。

进屋后,林梓萌竟然已经换好了外出的装束,凉鞋都穿在了脚上,随时可以启程的样子。

而且,和她之前出门的模样完全不同。她这次没有化多少妆,看上去只描了描眉,给嘴唇涂了色泽很健康的口红而已。身上也不再是丧气的要命的衣裙配上元素怪异的饰品,而是套了件米色连衣裙,散着一头红发披肩。

隐约觉得这变化最好不问为妙,韩玉梁进屋给许婷打个招呼,准备出发。

许婷本来打算跟着,但林梓萌坚决反对,并表示不会出去多久,不需要这么多人陪。

“她不会是要跟我找地方约会去吧?”韩玉梁出门前,看着许婷的表情,故意笑着轻声道。

“那你可忍着点。”许婷耸耸肩,“别让叶姐为难。”

“忍不住怎么办?”

她微微挑眉,小声说:“那就办了呗,大不了我帮你瞒着。”

啧,看来还是不肯舍身饲虎啊。没得到期待的答案,倒是从许婷眼里看到一丝狡黠,韩玉梁抬手摸了摸她蜜润面颊,笑道:“好。”

等开出小区,韩玉梁随口问道:“现在就咱们俩了,能说要去何处了么?”

林梓萌像是有点用不惯林强手下送来这辆临时代步车,开得慢而不稳,看表情也略显心浮气躁,皱着眉心说:“你是贴身保镖,我去哪儿你跟着就是,问那么多干什么?怕我把你卖了?”

“我是怕去的地方不好。要是容易再有危险,我便早作准备。”

她抿着嘴,腮帮子鼓了两下,闷声问:“你就不问问我为什么心情不好?”

“那……你为何心情不佳?”

林梓萌吸了口气,声音突然变大调门都高了几度:“你追着赵婉出去了,一去一个多小时,你知不知道那是我爸的女人?你好色好到不要命了?说,你对她干什么了没?”

韩玉梁一怔,跟着哑然失笑。

“你笑什么!”林梓萌干脆把车停到路边,扭头瞪着他。

“你都给岛泽莲一个月二十万的薪水让她来挡着我了,我放着那么可爱的小姑娘不去动手动脚,跑去对赵婉那样的老女人干什么?”他笑道,“你莫非觉得我瞎?”

“谁说我准你对岛泽动手动脚了!我那是找个借口免了她的债,她那人死板起来跟个傻子一样,我不说点厉害的工作她肯定不同意。”林梓萌急忙板起脸,很认真地说,“我可没打算让你真拿她暖被窝,你给我放老实点。”

“那我要什么都不干,她不好意思拿这么高薪水抵债怎么办?”韩玉梁悠然道,“你都说了她死板,不如我干脆遂了她的愿。”

“你敢!”林梓萌立刻大声说,“你要真办了她,那……那我就让你出她的薪水,算是嫖资!”

她嘴里这么嚷嚷着,但看起来还真有点担心,皱眉考虑了一会儿,嘟囔了一句,“反正这个不用你操心,我有办法。你还没说呢,你跑出去干什么了?”

“把小区里的情况逛逛,确认一下四周地形。”他随口敷衍道,“我是保镖,难道还真等人杀到家门里才做准备么?”

林梓萌将信将疑地看了他一会儿,嘴里哼了一声,把车重新发动,看起来心情好了几分,“我要去区医院。”

“你身体不舒服?”韩玉梁笑道,“我也算半个大夫呢,要不我给你看看?”

“不是。”

他一怔,倒不至于自作多情到以为她打算带自己去看枪伤,毕竟叶春樱一直处理得很好,这位林大小姐也不是会那样表现的姑娘。

“那你去医院做什么?”

“要你管。陪着去就是了,啰啰嗦嗦的。”

看她神情突然显得有些忸怩,韩玉梁略一思忖,想到之前赵婉来通知的事情,和最后临别前说的话,心中有了大致猜测。

可惜林梓萌这种性格,看破却不宜说破,他只好转而问道:“区医院那边危险么?”

“那边不会有事,黑街的帮派约定俗成的规矩就是不把战火烧到区医院,一般也不会对大夫下手。”

“是么?”韩玉梁一皱眉,“张三少之前可还想绑架我们家春樱来着。”

“那就是个刚留学回来的废物,懂个屁的规矩。见叶大夫漂亮就用鸡巴思考的傻逼,活该没命。”听到“我们家春樱”五个字,林梓萌的口气顿时又恶劣起来,连脏话都冒出了口。

“那看来区医院这边比较安全,我应该不必担心咯?要不我在车里等你?”他顺坡下驴,找个借口不跟着,免得这位林小姐觉得尴尬。

毕竟她嘴上骂自己老爸骂得厉害,结果听说受伤就半夜赶来悄悄探病,前后一联系好像挺丢脸的。

没想到她还不乐意,“不行,你这保镖怎么老想着擅离职守啊。黑街的规矩,‘冥王’的人又不会管,万一他们就想把医生都杀了不让这里的人有机会治病呢。你给我跟着。”

“哦,好。”

不多久,车就开到了区医院的侧门,驶入到后院里。

黑街最常半夜来医院的人是什么身份,光是看蹲在停车场三五成群满胳膊纹身的几个抽烟圈就知道。

这地方的外科,堪称经济支柱,治疗刀枪伤的技术享誉全邦,据说有个年轻的主刀大夫连华京那边都有病人专程赶来求医。

韩玉梁本来对这边该毫无了解,无奈叶春樱的偶像就是那位屈居于此的外科大夫薛蝉衣,他嘲笑那女人名字怎么叫知了壳还被瞪了一眼。

下车打量了一下,区医院听着像是小地方,占地却着实广阔,几座高低不同的楼将院子围在中间,距离最近的小楼上顶着红色的大号“急诊”灯牌,一列救护车安静地停在最接近大门的地方。

比起雪廊,也许这地方才更有资格被称为黑街的守护神。

林梓萌锁好车门,不知看到了什么,小声说:“你知道吗,这里是全东亚邦医闹最少的一家医院。给大夫乱添麻烦的,几分钟内就会被人从窗户扔出去。”

黑帮护着的白衣天使么?韩玉梁忍不住想,如果叶春樱是个按部就班读下来的医学生,进到这里,他是不是就没机会认识她了。

发现他没回音,林梓萌回过头,认真补充了一句叮嘱。

“你给我注意点,不许骚扰这儿的护士和女医生!”

呃……原来是这个意思啊。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