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85章 斗智比斗勇重要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东胜洲关系企业及天香华文。

发售部分每月5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许婷很想仔细看看那个被叫做永夜姐姐的女人是谁。

可让她很失望的是,那人这次并没出现,或者说,没有在明面上出现。

张萤微的身后大概十几米外的地方,跟着被五花大绑的林梓萌。押送看守林梓萌的,则是两个又高又壮黑铁塔一样的男人。

许婷的视力其实没有那么好,这附近的路灯光线很暗。

但张萤微手里拿了两个强光手电,就像是唯恐许婷看不到她一样,踩着一颠一颠的轻快步伐,沿路往酒店这边走来。

光线晃动中,许婷看到了张萤微脸上的表情。

她得到了一个结论。

这女人已经不正常了。

也许,从化为黑天使之前,她就已经不正常了。

会因为嫉妒这么普遍的情绪就把不知名毒品偷偷加给舍友,这么多年的大学历史上许婷也就能想起那么几个人能和她相提并论——用放射物的、用生化毒药的和直接上锤子的。

走到酒店门口之后,张萤微停下脚步,抬起头,看着上面一层层黑漆漆的房间,突然放声大喊:“许婷!我已经到了!你不是要带枪来杀我吗!我就站在这儿,我还帮你打了手电照明,你开枪吧,让我看看,你被那个下三滥的流氓调教成了什么样!”

许婷有点为难,出声回应,当场就要暴露位置,不出声,对方好像一样会怀疑。她考虑那么多,唯独没想到张萤微会这么发疯,明知道她有枪还大大咧咧用灯照着自己求被枪击。

呃……难不成,张萤微就是不想活了?这个念头让许婷楞了一下,细细分析的话,好像也不是没有可能性。

她为了找韩玉梁报仇雪恨才把自己弄成了一个打不死的强化怪物,付出的代价将是之后无穷无尽的生物实验,生无可恋想要在正当场合不留后患的死去,也许反而是个解脱。

不过许婷不敢把这个推断太当回事。

毕竟眼前的是个变异了的疯子,她随便开枪的话,自己这条小命恐怕不保。

“许婷!你为什么不说话!天一亮,游戏就结束了,你以为跟我玩捉迷藏,就有机会救走你的雇主吗?”张萤微继续高声喊着,“来吧,打死我,或者被我干掉,她就可以平安离开了,我保证!”

疯子,你多喊会儿吧,喊来陆雪芊,一剑割了你的脑袋,那就最好不过。许婷在心里念叨两句,往后小心翼翼缩了缩,只露出一双眼睛继续观察着那边。

张萤微站在门口抬头望着,笑了两声,低头拿出手机,飞快的输入了一串。

许婷估计她是要发给自己,拿出一看,手机屏幕果然亮了。

靠房顶的外沿挡住光,她低头看了一眼内容,“你是不是告诉了我假地址,这样拖延时间有意义吗?”

“不,我就在上面。我已经看见你了,拿着两个蠢兮兮的手电。我可是在等着伏击你啊,我会傻到这就暴露目标吗?等你找上来,我会好好给你一个惊喜的,亲爱的小微。”

“好,那我这就上去!”张萤微收起手机,大喊了一句,跟着,她重新拿好两支手电,对身后招了招手,快步走入废弃的酒店楼中。

那两个男人押着林梓萌,也大步跟了进去。

看着闪烁的光源一路移动进去,沿着走廊耐心查找着靠门口这一面的房间,许婷着实松了口气,知道暂且应付过去这一关,侧身挡住手机屏幕,匆匆给叶春樱再发了一条短信,讲了讲这边情况,主要告诉他们林梓萌看起来还不错,除了脸有点肿,没什么大碍。

短信发出去后,她在心里梳理了一下情况,忍不住轻轻捶了自己大腿一下。

陆雪芊应该是不会过来的。

按照之前的约定,许婷在这边牵制张萤微,陆雪芊在其他地方搜索林梓萌的下落。

也就是说,她们其实默认了张萤微不会带着林梓萌到处跑。

然而林梓萌就被押送着跟在张萤微屁股后面不远,那么,只要陆雪芊还是和之前一样的想法,就只会往别处去找,反而把张萤微这个主动暴露的目标放在最后。

许婷气恼地敲了一下自己的脑门,本来打算诓个帮手给一身伤的木乃伊韩玉梁省点事儿,这下倒好,没派上用场。那女人还原始到不用手机,简直就像之前一直在山顶洞里练剑一样,想临时通知都没办法。

她只好气哼哼趴在那儿等着。

趴了一会儿,见游动的灯光迅速上到二楼,许婷估摸一下,这个隐蔽位置高度和二楼基本已经持平,只要上到三楼,就有可能从窗户边看到她。

于是,她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往旁边挪动,盯着那边的光源,等待到从一个房间消失,进入走廊的好时机,纵身一跳,初次尝试内功的运气法子,轻巧落地。

别说,这凉丝丝的真气运行到双腿筋络之后,缓冲的能力大幅提升,都不用就地打个滚,就能稳稳站住,还没发出多大声音。

找了一个较远的藏身地,她探头观望一下,发现情况又起了变化。

张萤微把强光手电关了。

那团光源,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这酒店并不算太大,许婷估计了一下,按照她自己现在的移动速度,检查完一层大概也就需要五、六分钟,如果门都是好好锁着的,没通电打不开,那看一眼门的情况就更加省事。

不过听声音,张萤微应该是把每间屋子的房门都砸开看一眼。

光源一消失,能判断张萤微位置的依据就只剩下了声音。可在此刻藏身的距离,许婷根本听不清那边的动静,即使能隐隐偶尔听到一声咣当,也听不出在几楼。

她屏住呼吸,用手搭在耳边,结果音量的增幅还不如这边嚣张的花腿蚊子盘旋的嗡嗡声大。

一听到那些蚊子哼哼,她就感觉自己身上的红疙瘩更痒了。

啊啊……都要被咬成葡萄了!她狠狠抓了几下,努力平息住心底的烦躁,安静地做了一番思想斗争。

最后,考虑的结果,还是决定不要冒险过去近处。

判断出张萤微具体位置的收获,完全不能抵消被她发现可能带来的危险。

于是她静静等待着。

大约十几分钟后,一条短信发了过来。

“许婷,你骗我,你不在酒店。你是在周围悄悄观察我吗?”

许婷靠到树后,一手遮光,一手快速回复:“跟着林梓萌那两个大汉太壮了,我不敢露面。你找得也太匆忙,从我眼前过去都没发现我。亏我还那么把你当回事。”

“许婷,那你敢答应我吗,如果我在酒店里找不到你,我马上就可以杀掉林梓萌。”

“好啊,如果你在酒店里最后看不到我,那你随便杀她就是。”

这种文字游戏有没有用不知道,至少许婷可以稍微不那么愧疚一点。

等韩玉梁到了,她就敢做为诱饵去酒店前,喊张萤微到窗边,这样,就符合让她在酒店里看到自己的承诺了。

许婷不爱说谎,但这种委婉的实话,她还挺喜欢的。

这时,酒店顶楼的窗户里亮起了光,看来,张萤微又把手电打开了。

其实这种景区酒店,房间基本都是宰客属性,又小又破,能藏人的地方少得可怜,进屋打开衣柜卫生间,床下瞄一眼,顶多二十秒,就能确认屋里有没有人。

许婷考虑了一下,又发过去一条短信,赌了一注,“呵呵,你终于舍得自己来找我啦?”

她赌赢了。

手电的光迅速离开了当前的房间,飞快转移到了靠近中央的一间屋子里,以那里为中心,徘徊了好一阵。

许婷把那位置记在心里,她知道,林梓萌应该就被关在那儿,靠两个大汉看守。

“别费劲了,你以为我是死人不会动啊?你肯把那两个大傻冒留下,我就敢找机会伏击你。我倒要看看你的脑袋是不是真比子弹还硬。”

这条短信发过去后,手电的光再次开始移动,比之前的速度快了很多,估计是在复查看哪里有东西移动过的痕迹。

难捱的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终于,许婷等到了此刻最期待看到的短信息。

“婷婷,我们在饭店旁边了,酒店里移动的光是你吗?”

“不是我!你们原地别动,我去找你们。”她匆忙收起手机,猫腰钻过长草丛,深一脚浅一脚地踩着泥地跑向之前躲藏的那个小饭馆。

可没想到,就在这时,一个光柱突然罩住了正在移动的她,伴随着张萤微很有些愤怒的声音。

“许婷!你果然还是骗我了!你根本不在酒店里!”

许婷在背后冲着饭店那边打了几个手势,高声回答:“我哪儿骗你了,你这不是在酒店里看到我了吗?”

话音未落,她举起枪,冲着手电光的方向搂下扳机。

她知道自己打不中,打中也打不死,她就是想表明一下自己的决心和态度,顺便希望能吸引到陆雪芊的主意。

万一那个女侠觉得她顶不住了,飞驰过来帮忙,正好一剑杀了张萤微呢。

几枪开完,那边果然传来了张萤微嘲弄的声音:“这样浪费子弹,你是背了个弹药库过来,还是不想活了啊?”

“我离活够还早着呐。”许婷一边高声回答,一边取下弹夹填充弹药,“我带的子弹多,舍得浪费,总比让你给我晃花眼强。”

她自认为手指比叶春樱绝对不笨,可装弹速度差了真是不止一截,果然两人的天赋走去岔路分道扬镳了么?

大概是觉得路灯不够亮,张萤微把两只大号户外强光手电固定在窗台上,照亮了酒店前这一块地方,跟着,翻出窗户,就纵身一跃而下。

那寻常人足够筋断骨折的高度,她却仅仅是就地一滚,就若无其事地站了起来,好整以暇拍了拍身上的泥土,咧开嘴,露出了一丝貌似亲切却让许婷后背发凉的微笑。

“我来了,婷婷,你想我吗?”

“想。”许婷举起枪,保持着距离尽量往韩玉梁和叶春樱的藏身处移动了几步,“我想你想的睡不着觉——天天晚上做噩梦。”

“呵呵呵,那以后就没问题了,我可以让你再也不做噩梦,什么梦……都不再做了。”

最后一个字刚一出口,张萤微那娇小的身影就猛地冲了过来。

那是连百米健将也无法比拟的超人速度!

许婷早有心理准备,却还是被吓了一跳,端稳枪就对着她的脑门搂下了扳机。

但此刻的张萤微已经不是单纯靠黑天使强化了能力的战斗机器,她明显还学到了不少东西,比如,靠枪口位置来预判躲闪子弹的路径。

头三枪连发全被轻松躲过,许婷毫不犹豫放弃了双手瞄准的稳定性,一边转身飞奔一边单手冲着后面胡乱射击起来。

“你给那个流氓当助手,就学了这点本事吗?”

伴着嘲弄的话音,张萤微猛地一窜,箭步跨过数米,霎那之间就冲到了许婷身侧。

许婷发力往旁一跳,最后几发子弹连射而出。

张萤微没有全躲过去,但被打中的胳膊要不是在流血,就完全看不出受伤了的样子,挥拳扫来,带出的风声都清清楚楚。

许婷不得不抬臂格挡,肩膀到肋骨一带都被震得发麻,刚落地的双脚又被打得微微悬空,娇躯一歪险些倒下。

她差点下意识地喊出老韩求救,但一想到他那一身的伤,和眼前张萤微超出常人的速度力量,就忍不住咬牙坚持,想给他拖延到更有利的时机。

看张萤微又是一脚踢来,许婷强压下多年跆拳道训练培养出的反应习惯,不退不挡,反手一掌,打出了鸑鷟掌的一招。

她的微薄真气随着心法运用直贯掌中,嘭的一声闷响,正面轰上张萤微踢来的脚底。

论体重,张萤微更轻,论根基,张萤微从未学过内功,两道力量相撞,许婷大占上风,后退两步,就稳稳站定。而张萤微则踉踉跄跄单脚蹦出近三米,才勉强停下。

“这就是他教给你的本事?”张萤微晃了晃被打了一掌的脚丫,脸上的神情越发狰狞,“你拿什么换的?被他强奸了几遍?”

“我勾引他骗的,赚大了。”许婷匆忙调匀气息,继续碎步向饭店那边转移,“都还没上床,他就什么都肯教我。你老觉得你比我讨男生喜欢,说我太爱玩没人敢要,呐,起码老韩更喜欢我。”

“被那种人渣喜欢,你还挺得意?”张萤微阴沉着脸逼近几步,手腕一沉,不知从哪里摸出了一把闪动着寒光的匕首,“那我就送你去下面跟他比翼双飞吧。”

“他倒是想双飞,我才不乐意。叶姐也不答应啊。”许婷调笑一句,目光却半点不敢离开那把匕首。

以张萤微的速度,她这会儿放松一秒,那恐怕就连喊老韩救命的机会都没了。

幸好,她发现,自己也不必喊了。

就在张萤微怒目圆瞪,弯腰准备爆发冲来的刹那,韩玉梁的影子,已如巨鹰一样笼罩在她头上。

张萤微反应很快,察觉到风声后,瞬间便将重心放低,拧腰挥出匕首,狠辣无比向上戳去。

那股杀气和熟练程度,完全不像是一个和许婷同龄的女生。

但她毕竟也只是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

昏暗的灯光下,看到韩玉梁面孔的刹那,张萤微的五官都出现了惊诧的扭曲。

“怎么……可能!”

在她惶恐的叫声中,韩玉梁一脚踢落,气贯足尖,将她手中匕首狠狠踢飞,划出一道弧光,哆的一声钉入到一边树干上。

要说那一身的伤完全不影响出手,纯属白日做梦,韩玉梁这飞身一扑,浑身伤口崩裂,后背都疼出了一层冷汗,汗流在伤口上,又蛰出一阵刺痛,通体火辣,好似掉进了布满细针的洞里。

所以他也没了手下留情的心思,一脚踢罢,便一掌拍落,直取张萤微天灵。

可张萤微的确每次与他见面都会百尺竿头再进一步,躺在地上双臂交叉,竟硬是接下了这掌。

掌风轰下,地面尘沙四溅,裂纹宛如蛛网蔓延。

张萤微那看似纤细的胳膊,却好端端没有断掉。

不仅如此,她还有余力兔子蹬鹰般踢出一脚,狠狠踹向韩玉梁的下阴。

行走江湖,哪门哪派也少不了有点猴子偷桃撩阴腿掐鸡爪碎蛋拳之类的杀招,韩玉梁见多识广,自然而然便拧腰一侧,准备运气用胯骨接下这一脚。

但他却忘了,自己后腰中着一刀。

关键时刻,筋肉气血的运行在此慢了一霎。

于是,稍稍踢偏了一些的脚,还是勾踹在阴囊侧面,正中一边肉球。

痛!

痛!痛!痛!

痛!痛!痛!痛!痛!

强行忍住凌空打滚的冲动,韩玉梁一记横扫把张萤微踢飞到一边,身子一弓捂住裤裆,额头登时就掉下一串汗珠。

这一瞬间,他感觉自己的画风都变成了喜剧角色。

张萤微在地上滚了两圈,四肢着地一撑,就满面杀意再次扑向韩玉梁。

看那表情,真是恨不得生啖其肉。

砰!

一发子弹准确无比地穿过了她的颈侧,带出一蓬鲜艳的血花。

刚举起枪的许婷呆了一下,扭头看去,不远处饭店墙边的阴影中,叶春樱双手持枪稳稳站直,目光锐利坚定,心无旁骛。

叶春樱拿的枪口径比许婷的大些,也许是还不忍心杀人的缘故,那发子弹并没有打入中央大动脉,而是选择了接近锁骨的低位。

换成寻常人,这已足够让对方丧失战斗力。

即使是黑天使张萤微,这一下也让她一个侧摔坐倒在地,一时间头晕目眩没能站起。

韩玉梁急忙深吸口气,凝力将丹田下方那股蛋痛镇住,望着那被打伤的纤细脖根,虎口一张,向她扑去。

只要那还是肉体凡胎,他就有信心将她脑袋一把揪下来。

张萤微当然知道他功夫厉害,双腿弹簧一样折起一蹬,几乎贴着荒草横飘出数米,手往怀里一掏,摸出了一个足有拇指大小的胶囊。

那一定是黑天使!

韩玉梁眼前一亮,汪媚筠那性感修长的腿顿时飘过眼前。

一口真气逼出胸腔,他沉声暴喝,雨燕惊蝉身法全力施展,黑影一闪,便到了张萤微身前。

她手中胶囊已经塞进嘴里,但他使出春风化雨手,自下而上一托,隔着下颌用内力封住喉头,跟着将她紧紧搂进怀里,掐住面颊狠狠吻住,长吸口气,硬是靠这法子把那颗胶囊从张萤微嘴里偷了出来,压在舌下。

叶春樱目瞪口呆,许婷更是气冲冲问:“老韩!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亲她!”

如果解释,这东西就不好再交给汪媚筠了。韩玉梁匆忙摆了摆手,顺势悄悄将胶囊捏进手里,高声道:“我在阻止她吃药!”

张萤微果然神情有些窘迫,毕竟从小到大的电视电影电子游戏里真没有什么正派主角会打断对手变强过程的。

安静迎接第二形态不是基本礼节吗?

大概是身上没带着后备,张萤微摸了摸脖子上的伤口,突然转身向着酒店那边狂奔出去。

这下真是出乎韩玉梁意料,他刚把胶囊偷偷塞进内裤里面的暗袋藏好,腰带还没扣住,顿时显得有点尴尬。

叶春樱毫不犹豫再次扣下扳机,在逼近她手枪射程极限的位置,准确无误地击中了张萤微的脚踝。

但张萤微根本没有停下的意思,依然在飙血狂奔。

许婷急忙追去,经过韩玉梁身边时扭头一看,大惑不解,“老韩,你……你怎么亲完嘴还解皮带啊?你脑子被炸坏啦?”

“扣松了,扣松了。”韩玉梁只好匆匆解释一句,估摸身上绷带应该已经被血染红,索性全力施展,一个飞身扑去,使出凌虚天通,追向张萤微。

“把林梓萌押出来!”张萤微一边狂奔,一边高声喊道,“韩玉梁要是敢再动手,就把她从楼上丢下来!”

那两个冥王的部下对张萤微的命令反应极快,马上就从酒店顶楼的窗户中露出了身影,哐啷几声,玻璃被枪托砸碎,敲开的空间中,塞着嘴绑成粽子模样的林梓萌被推出了大半个身子,那一头火红的长发,宛如一面旗帜,在夜色下随风飘扬……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