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84章 意想不到的合作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东胜洲关系企业及天香华文。

发售部分每月5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许婷相信韩玉梁之后那句话不是骗人。

但她不愿意错过这个好机会和这个好帮手,“老韩,那这样,我尽量不试探她任何事情。就单纯带她去帮忙对付一下张萤微和那个什么永夜,这总可以吧?这样你在暗处行动的时候,不也更放心些?你就当是我骗了个保镖。除了带她去保护我,顺便找机会救林梓萌,别的我什么都不做。”

“那你自己掌握分寸。”韩玉梁皱了皱眉,“我已告诉过你,那是个危险人物,杀过的人兴许比你认识的都多。”

“但你也说过她并不滥杀无辜。”许婷抬起明亮的眸子,微笑着说,“我只要不暴露身份,怎么算也该是无辜吧?”

“随你。那,春樱,咱们走这边,用林梓萌的车,先去许娇那儿。”韩玉梁略显愠怒,但走进屋内,还是返身出来,柔声叮嘱道,“你自己多加小心。”

“安啦,我这么机灵,不会有事的。”

说完,许婷把腰间的枪整了整,短裤兜里的弹夹用手指确定好位置,快步下楼,指着卧室让岛泽莲回房睡觉后,开门走了出去。

“OK,我好了,咱们出发吧。”

陆南阳急忙掩饰住自己眼底的欣喜,她一直担心这边那个保镖被陆雪芊撞到,不管爱也好恨也罢,太强烈的感情寄托在一个人身上的时候,就难免会变得在意。

所以只要有可能,她就不希望陆雪芊见到韩玉梁。

她本以为今晚磨磨蹭蹭那么久也躲不过了,没想到,还真逃过了一劫。

她暗暗松了口气,轻声问:“就只有你自己啊?”

她希望许婷没有听到。

许婷当然听到了,还给了她一个比听不到更好的回答:“对,就我自己。我们所里没人,唯一的侦探还遇到袭击,生死未卜。”

“什么!”陆南阳的语调当即就不自觉拔高了几度,跟着意识到失态,赶忙摸出车钥匙,加快步伐往地下车库走去,“真没想到,嗯……请节哀。”

“还没确定死了呢。不急,我这个助手先帮他把人救回来再说。”许婷偷偷打量了旁边的陆雪芊几眼,虽说调查了很久,但对这个韩玉梁的大对头,她一直只有远远观望的机会,都没怎么说上过话。

“对了,你朋友怎么称呼啊?”保险起见,她还是决定从陆南阳这边间接开始。

那个陆雪芊一脸冷冰冰好像别人都欠她八百万一样,正好是许婷最不喜欢打交道的类型。

“哦,她也姓陆,和我是本家,叫雪芊,下雪的雪,草字头的那个芊。”

“哟,名字挺古典呢。”许婷说着偷瞄了陆雪芊一眼。

陆雪芊面无表情,只是在看到车后,接下了背后的包袱,打开,取出宝剑“冰魄”,别再腰带上。

“哇,不是吧?”许婷故意做出夸张的惊讶表情,“姐,绑匪都拿着枪哎,还有用了神奇毒品,枪打都打不死的怪物,你……就拿把古装片道具,能行不能行啊?”

陆雪芊并不答话,径自坐到副驾驶上,拿一个安全带装饰扣塞进去取消警报声,就闭上眼睛后靠养神。

她之前在半夜没什么人的时候陪着陆南阳开车出去兜风过,但她不喜欢所看到的陌生世界,因为一切都让她惶恐,让她意识到自己的脆弱。

光是了解汽车是怎么回事,她就用了足足三个晚上。

而直到现在,她也不敢让安全带把自己绑在椅子上,如果不是陆南阳一再说服,她甚至会保持车门随时可以一把推开的状态。

所以她不打算跟许婷说话。

跟这个世界的人交流越多,她的秘密就越有暴露的危险。

唯一能让她觉得安全的,只有陆南阳。

她的女人,她的伴侣,她此刻安居的仰仗。

其实,陆雪芊并没有打算坚持在这个陌生的世界继续行侠仗义。

可今晚陆南阳的态度有点奇怪,让她觉得,陆南阳似乎隐瞒了什么。

结果,一切看上去都很正常,侦探事务所,赵婉姘头的女儿,绑匪。这里头她最熟悉的,就是绑匪这个词。

那么,就去让冰魄再见见血吧。

这些时日没有惩奸除恶,那剑锋,也早已渴了。

“她那是真剑,可锋利了。削铁如泥,不开玩笑。”陆南阳问清目的地后,一边发动车子,一边带着几分自豪接过话茬,“她学过武功,就是电影上那种,所以坏人就算有枪,就算能喝奇奇怪怪的药,雪芊也一定能赢。”

如果提起自家侦探也会武功,恐怕会招来陆雪芊的怀疑,许婷忍了忍,笑着说:“那就太好了。我正发愁那叫黑天使的对手该怎么解决呢。”

陆南阳果然给个小坑就下脚,“你们当保镖,不是说有能力解决黑天使吗?”

“那又不是我,我没那本事。”许婷摸出枪晃了一下,“别看有这个,我都还没杀过人呢,真到了危险时候,敢不敢开都两说。”

陆南阳皱起眉,不太高兴地说:“那还不如让我们保护呢。你们没这个本事,当初这么积极干什么!”

许婷扁扁嘴,故意做出挺委屈的样子,“我们也要恰饭的啊,有生意难道不做?当初我跟赵婉说过,不行就叫她表妹的朋友过来比试比试,她说帮忙传话,可后来就没动静了。你表姐没跟你说吗?”

陆南阳顿时语塞。

陆雪芊微睁双目,不解道:“阳阳,我没听你提过。”

陆南阳支支吾吾地说:“我……听说那侦探挺厉害的,我怕你吃亏。”

“你们这里的人很弱,你太多虑了。”陆雪芊并不太介意,只是轻声道,“无妨,如今能救到人,也是功德。”

许婷笑了笑,说:“你朋友人真好,这么危险的事儿,都肯来帮忙。”

“她是侠客。”陆南阳的脸上浮现出颇为骄傲的神采,双眼都仿佛在发光,“真正的侠客,不是电影里那种假的。危难之际,就该拔刀相助。”

陆雪芊淡淡道:“不必说那么多。”

“哦。”陆南阳这才意识到自己话匣子开得有点大,点点头,专心开车。

许婷想了半天,试探着聊了几句,可陆南阳颇为听话,真的就不再应答,只是嗯嗯敷衍。

于是,一路上也没问出什么。

单纯这样观察下来,许婷的感觉,陆雪芊是个挺难接近的人,像是把自己关在冰墙后面,甚至不屑去看外面的世界。

要说韩玉梁有可能得罪到她的地方,那九成九就是好色了吧。

不过,许婷有了一个比较重大的发现。

她隐隐觉得,陆雪芊身上那股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气息,比韩玉梁更加浓厚。再加上韩玉梁除了陆雪芊之外,就再没提过有什么旧相识,说起陆雪芊的事,也看不出什么失忆的样子。

她猜,这两人难不成是从一个地方来的?那个地方,莫非……是另一个世界?

比起狡猾的韩玉梁,冷冰冰的陆雪芊,陆南阳看上去好套话得多。

但问题是,陆南阳会知道真相吗?

算了算了,这会儿不是想这些的时候,还是先想想该怎么从张萤微那个怪物眼前活下来吧。陆雪芊有多厉害,自己又不知道。

许婷定了定神,决定休息一下。

“等快到了叫我一声,我先打个盹。”她从后面抽下一个大南瓜垫子,侧躺下去。

“喂,你还没说我们该做什么啊。”陆南阳急忙问道。

“你都会什么?”

“我……我会开车。”

“OK,那你就在度假村外面,找个隐蔽地方等着。你手机号给我一下,我办完事联系你,麻烦你送我回去。”

陆南阳松了口气,“就这样吗?”

“嗯,你能让你朋友来帮忙,我已经很感激了。让我自己来的话,我可真不知道该怎么办。”许婷刻意示弱之后,拿出林梓萌的手机点亮,递到陆雪芊脸边,“这是林梓萌,你能记住她的样子吗?”

陆雪芊微微开眼一瞥,颔首道:“我记住了。”

“那么,一会儿那个度假村里,应该会有人押着她在某个地方藏着当作人质,我来牵制住对方,你找到她的话,就试着把她救出来。咱们两个这么分工,可以吗?”

陆雪芊点了点头,没开口。

“好,那我打个盹,到地方了叫我。”

陆南阳很担心地说:“就一个这么粗糙的计划?”

“不然还要怎么样?”许婷闭上眼,放松身体,“一共就俩人,你说你朋友厉害,我已经把最重要的任务交给她了。我正面当诱饵,这不是很完美的计划吗?”

“可……可雪芊对那边地方不太熟,她来负责找人?”

“我也不熟,你给她手机上下个地图,让她照着找一下不就是了。”

陆南阳情急,开口就说:“她没有手机,也不会用手机地图。”

许婷笑了笑,果然套她的话就是容易。

“有地图没地图,找人靠的都是行动速度,关键是,对方点名叫我去的,我不露面,他们应该就不会把林梓萌带来。这个分工是唯一可用的计划了。”

陆雪芊这时开口道:“就这样吧,我会尽快找到那个姑娘,把她救下的。”

“救下之后呢?”陆南阳皱眉说,“我们怎么通知你?”

“我把我手机号给你了啊,你朋友跟林梓萌一起回来的话,你就给我打个电话,我接了知道就往你这儿撤,我不接,那说明我挂了,你们就开车回去,把林梓萌送回家,顺便通知我们所长,说我殉职了,记得给我姐抚恤金。谢谢。”

陆南阳紧张地吞了口唾沫,“许婷,这是……生死攸关的事情啊,你说得这么轻松?”

“轻松也要去,紧张也要去,太紧张犯错死了,那我肯定会后悔。不如放松点。”

陆雪芊忽然回过头,看着许婷,“你有兴趣习武么?”

“诶?”

她不似玩笑,认真道:“我听你言语,观察良久,发现你吐息稳定,中气充沛,好似天生就有内功底子一样,看你举手投足,身强体健,想来外功资质也不会差,你若愿意,今夜事毕,我可以先教你些基础功法,你看看适不适合。”

许婷颇有几分得意,心想看来自己要不小心穿越到个武侠小说里,兴许就成了资质卓绝的女魔头,但为免惹来疑心,还是装作对功夫一无所知的样子,笑着说:“什么内功中气的,我不信那些,我练跆拳道,练得挺好的。”

陆雪芊傲然道:“当世功法,多为锻炼皮肉,练到登峰造极,也不过是个外家高手,一过壮年,便难有寸进,女子修习,更是先天不足,难有大成。与我能传授你的,不可同日而语。”

许婷眼珠一转,问:“咱们非亲非故的,我之前还抢了你们生意,干嘛教我啊?”

陆雪芊略一沉吟,轻声道:“我有一个仇家,兴许就在此世为祸人间,阳阳身体孱弱,不堪一用。我看你是个颇有正义之心的姑娘,传授你武功,天长日久,等我寻到那个仇家,好歹也能多一个帮手。”

“要我帮忙杀人啊?”许婷故意做出惶恐样子,“那我可不太敢。再说……我又不认识你的仇家,也不知道他都干过什么事,怎么下得去手。”

“那是个淫贼。”陆雪芊咬牙切齿缓缓道,“他色胆包天,欲念极强,不知道祸害了多少良家女子的清白,江湖上但凡有些艳名的姐妹,都受过他的纠缠。此人不除,我死不瞑目!”

“他……强奸过你?”许婷心跳怦怦加速,故作惊讶地问。

陆雪芊脸上一红,马上怒道:“当然没有,我只是看不过他恶行,立誓要将他诛于剑下!我并非为了一己私仇,乃是为了侠义之道,悲悯之心。”

许婷转眼间就知道了自己最想知道的事,心满意足,打了个呵欠,翻身脸冲着椅背,“等过后再说吧,我今晚还不知道能不能活下来呢,你跟我提这个,我可答应不了你。”

“我不会让你死的。”陆雪芊淡淡道,“不管约你来的是个什么怪物,她也逃不出我的三尺青锋。”

“那可就全靠你了。”

话题终结后,许婷却有些睡不着。

陆雪芊不是坏人。

这女人冷冰冰的,但绝对不是什么坏人。

她说的话,应该也没有多少夸大。

韩玉梁,多半真的是个四处猎艳的采花贼。

不管他之前在什么地方、什么时代对着哪些女人做出了那样的事情,只要做过,他就是个毫无疑问的淫贼。

那么,将张萤微母女强行奸污,逼出了一个化身黑天使的怪物的他,会不会才是他的本来面目呢?

她和叶春樱至今为止平安无事,真的能说明他本性其实不坏吗?

她握紧拳头,掌心全是冷汗。

她承认,韩玉梁不是个好人。不管怎么看都不是。

可她一直觉得,他是和雪廊里的那些杀手一样,行走在光与暗之间,身上有巨大瑕疵,亦正亦邪的角色。

不管英雄还是枭雄,喜欢女人并不是了不起的错误——除非亡国灭种,需要让女人出来背黑锅的时候。

可要一身本事就只惦记着毁人清白不倦,那还有什么可洗地的?

换成网上听说这种人的存在,她早就跟着键盘使者们一起口头行侠仗义了。

他真的……就是个伪装很好的人渣吗?

心里难过得像是要皱起来,许婷不自觉蜷缩双腿,矛盾甚至在影响她的斗志,让她不想再当助手,不想再继续留在韩玉梁身边,想干脆割舍掉这新得到的一切,乖乖度过这个暑假,回学校做个未来的幼儿园老师。

就在她越想越难过的时候,手机震了一下。

她拿起来,新短信息,来自叶春樱。

“我们正在往你那边赶,你姐姐这里没有问题了。韩大哥出手时候伤口裂了,我帮他重新包扎稍微耽搁了一会儿,你不要急。”

许婷看着手机屏幕愣了一会儿,拇指指尖微微颤抖了片刻,飞快地回复:“嗯,我知道了。替我谢谢老韩。”

短信发送完,她闭上眼,再一次放松下来。

她不愿意再去思考太多。

武侠小说里的高手比武之前都不愿意让自己心乱。

一切就等以后再说吧。

而且,她也想听听叶春樱的看法。就这么落荒而逃,总有种自己输给她的错觉。

胡思乱想一阵,她迷迷糊糊睡着。

再醒来时,已经到了湾陆度假村侧门外的一个高坡上。

是陆雪芊选的地方,这边树木较多,陆南阳开进林子,就能很方便的把自己隐藏起来。

牙东湾从很早以前开始就黑市猖獗,据说有各种违禁药物从那边流入,还是东华特政区四大贸易港中军火和人口买卖最频繁的一个。

所以,这里也是和黑街往来最密切的港湾。

在这么个地方开度假村,没有游客愿意过来,也是很合理的吧。

总而言之,眼前的度假村其实已经是一片荒弃的建筑,里面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清,向阳的围墙上长满了爬山虎,有一段还塌了个口。

在这里面玩试胆游戏应该很有趣,生死决斗的话……要是死在这地方,尸体变成骨头都未必会被人发现。

陆雪芊仅靠微弱月光即可见物,下车之后略一观望,便飘然沿坡而下,直奔荒村。

许婷想了想,给张萤微发了条信息。

“我到了,你等我选好地方。”

十几秒后,度假村里所有还能工作的灯,齐刷刷亮了起来。

路灯为主,一大半都已经坏了,噼噼啪啪的闪,越发渲染出鬼片一样的气氛。

“你找地方吧,度假村里只有我和看守林梓萌的人。你尽管放心,没有伏击。我已经等不及让你见到我现在有多强大了,许婷。”

“我等着看。”她把手机震动也关掉,快步走进度假村中。

虽说张萤微宣称这边没有伏击,许婷却不敢信。

她沿着阴暗的角落,寻找适合地点的同时,也在留意有没有危险潜伏在暗处。

当初这度假村修建得应该不错,不隔多远就能看到艺术感十足的指示牌在提醒通往各处的路。

她的手枪射程不怎么样,寻找高点之类的地方没有太大意义。

但让对方以为自己在高点,好像挺不错的。

从进门时候的导览图配合目力远眺,这里面的高点应该有两个。一个是不太方便上去的摩天轮,一个是高五层的观景酒店。

酒店是理论上的最佳选择,好进,好上,内部广阔方便躲藏,光在里面和张萤微躲猫猫就能拖延几个小时,可以很轻松就让韩玉梁赶得及这边的战斗。

但那边太好,太合适,反而充满了被伏击的风险。

许婷远远观望了一下那栋酒店,里面没有亮灯,让她更没了进去的兴趣。

不过,把张萤微引到酒店里慢悠悠找来找去,好像挺有意思的。

她在四周兜了一圈,有个小饭店,位置很好,装修风格充满了景点宰客的气息,破败的门脸上还挂着“XX鱼特价酬宾只要26元”的陈旧红横幅,至于二十六元能买一斤还是一两,就和切糕一样是个非经济学问题了。

看一眼手机,凌晨两点二十,距离日出还有三个多小时,在这边磨蹭一下,应该不至于害死林梓萌。

运气好的话,说不定陆雪芊救出林梓萌的时候,张萤微还在这破酒店里面兜圈子呢。

许婷深吸口气,把短信发送给了张萤微。

“我找好地方了,XX酒店,我在这附近等你。我能看清楚你带没带帮手,你最好守信用自己来。”

过了一会儿,回复到了。

“我不能自己去,但我保证别人不会对你动手。”

“你要毁约?”

“不,永夜姐姐提醒我,让我小心被引开后弄丢林梓萌。我又不知道你是不是真在那个酒店里等我。万一我进去找人扑空呢?所以我会带着林梓萌去。放心,我会和她保持距离,我保证你不用担心错手打中她。那么,一会儿见,我亲爱的婷婷。”

亲爱你大爷的腿。

在心里默默咒骂了一句,许婷趴在小饭店的屋顶,不得不给叶春樱发了一条短信,“你们还有多久能到?我在XX酒店西边的小馆子顶上,张萤微一会儿会带着林梓萌过来找我。我不知道能拖延多久。”

“我们很快就到,韩大哥在开车,他开得飞快。婷婷,等我们。”

她握着手机,唇角不自觉微微上翘,心里的慌乱也一干二净无影无踪。

老韩啊老韩,我这么漂亮,你一定不舍得我死。

你个大淫贼。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