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65章 见了陷阱要填平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东胜洲关系企业及天香华文。

发售部分每月5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好冷,空调开这么凉,不怕感冒吗?”叶春樱弯腰换好拖鞋,下意识地搓了搓胳膊,“岛泽,这样你会生病的吧?”

岛泽莲急忙回答:“不会不会,我受过专业的训练,完全没问题的。”

叶春樱走近餐桌,打量了一下情况,微微蹙眉,轻声说:“婷婷,你要早说是这样请我吃饭,我就不来了。”

场面确实有点尴尬,韩玉梁的汤勺刚从岛泽莲的下体那边离开,盛着的液体里也不知道有没有渗入奇怪的成分,包裹着乳房上半部的奶油只有乳头的位置乱七八糟,露出了红艳艳的小樱桃,一看就知道不会是就餐女生的手笔。

不过女体盛这种招待方式,恐怕也没几个男人会抱着品鉴人体艺术的心态端庄进食。

这玩意本来就是高档色情服务的一部分。

所以,韩玉梁这才意识到,他好像正在当着对自己有好感的女生们的面,享受性侍奉。

可为什么之前他没感觉到尴尬,叶春樱到了之后,就突然浑身上下都不自在了呢?

他努力想让自己表现得自然点,笑了笑,柔声道:“就是个吃饭的花架子,来,坐下一起吃吧,东西都是婷婷做的,挺好吃。”

叶春樱看着岛泽莲被食物稍微遮掩了一点的裸体,面颊后靠近耳根的地方略微泛红,犹豫一下,坐在了许婷旁边,“我吃你这边的。”

韩玉梁忍不住瞪了许婷一眼。

可惜许婷不怕他这套,笑着说:“今天叶姐怎么也要来给你换药检查伤口,怎嘛,早点来吃顿饭你还有意见啦?”

林梓萌冷眼旁观,这个年纪的小女生,对这种气氛敏感的很,看着一股不高兴就冒出了头,用筷子夹起一块小酥肉往岛泽莲乳头上左右来回擦了擦,塞进嘴里用力咀嚼,咬得腮帮子上都浮现出肌肉印儿。

叶春樱不解地问:“这好好的在家,怎么想起这样吃了?”

林梓萌当即回答:“保镖想吃啊,上次在乐公馆被搅和了没吃过瘾,正好岛泽又欠了我的钱,就当还债咯。你们所这个大侦探功夫好反应快,实打实救了我好几次,我招待招待他也是应该的吧。”

岛泽莲也急忙帮着澄清:“叶桑,我也很高兴为韩桑服务的,不这样,我欠的债就还不完了。”

叶春樱的表情更加难过,一副韩玉梁正在“逼良为娼”的失望落寞。

许婷挑了挑眉,默默给叶春樱夹菜,笑而不语。

岛泽莲意识到韩玉梁好像陷入了比较难堪的局面,大眼睛眨了两下,突然红着脸大声说:“我……我其实很喜欢韩桑!我、我希望和他交往,可他……他没有答应。是我拜托萌酱,让她用……用还债当借口,给我机会这样服务他的。韩桑给萌酱当保镖的时间只有一个多月,我希望……希望他以后也能一直记住我。对不起,是我太冒失了……”

其实,韩玉梁并没打算解释什么。他好色风流的性子身边人都已知道,加上我行我素惯了,并不太在乎旁人眼光。即使有人去发个问题叫:“如何评价韩玉梁这样的下流行为?”他也只会上去回答一个“谢邀呵呵感觉挺爽的”。

声名狼藉,本就是他的常态。

但他无法否认,岛泽莲帮忙解释,多少抵消一点叶春樱由此产生的厌恶时,他心里还是有那么几分感激的。

许婷微微一笑,说:“叶姐,三少拉拢老韩的时候就是摆了这么一桌,老韩在那儿吃你没意见,到家里这么多人盯着他你反而不乐意啦?他也就毛手毛脚一下,我和林梓萌都看着呢,他还敢脱裤子啊?”

“我又没说什么。”叶春樱低下头,回避了这个话题,“韩大哥,你伤口怎么样了?”

“好多了。”不自觉地,韩玉梁的动作也规矩了许多,转而往大腿和小腹的地方下筷子,吃得也快了几分。

等一餐用毕,许婷溜去厨房收拾碗筷,林梓萌打着呵欠上楼补觉,岛泽莲光着脚跑去卫生间洗一身油腻,宽大柔软的沙发上,就只剩下了韩玉梁和给他换药的叶春樱。

“生气了,是么?”看着一直刻意把视线只放在自己手臂纱布上的她,韩玉梁笑了笑,柔声问道。

“没。”叶春樱打开药箱,神情略显疲倦,“就是最近有些累。”

“学得很辛苦?”

她微笑摇头,“不辛苦,学东西,应该的。”

“塑玉功练得如何了?”

她稍显羞赧,用棉球帮他擦着伤口,小声说:“就晚上睡前练一会儿,我觉得没什么进步。”

看来她的确不是练功那块料,或者说,这世界大部分人都不是那块料,这段时间观察下来,许婷那样资质优秀的年轻人,说是凤毛麟角都嫌太多。

“那沈幽那边呢?你学得顺利么?”

“那边挺顺。”

就像夫妻两个聊家常一样,叶春樱轻声细语,韩玉梁也不自觉放柔放缓,伤口换上新药包扎完毕,仍能东一句西一句无休止地接下去。

她在沈幽那边的学习的确远比修炼内功的时候顺利,可能是她父亲曾在军中服役,亲生母亲又是高级技术人员的缘故,她对机器和枪械的操作有着仿佛从娘胎里带出来的优势。学得快,学得精,举一反三融会贯通,臂力锻炼初见成效后,手枪打靶和车场跑圈的成绩就已经开始让沈幽赞叹有加。

但是,韩玉梁能感觉到,对此,叶春樱并不算特别开心。

大概,她更喜欢的还是听诊器、注射器那些救死扶伤的东西,对于剥夺他人生命的物件,始终打心底感到抵触。

“放心,我不会拖你后腿的。”收拾好药箱后,叶春樱双手握着他的大掌,柔声说,“我会尽全力做一个跟得上你的同伴,这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的方式。”

韩玉梁没问方式这个词所指的意义。

他也不需要问。

叶春樱的希望,简单又好懂。

她只是想一直留在他身边而已。这小小的企图心,强烈程度已经超过了希望他成为一个大侠。

他甚至觉得,如果他愿意,靠这个期望,就能将叶春樱勒索到床上。

可他不舍得。

因为那会让她伤心。

韩玉梁见过许多女人哭哭啼啼的样子。他早已对此麻木,甚至略感不屑一顾。

眼泪是种很好的武器,很多女人也精于此道。

看到那样的泪水,他只会更加兴奋,想要干得更用力些。

而如果换成她……等等,韩玉梁皱起眉,轻轻敲了敲自己的额角。

不对,不能放任这种心绪滋长增生,否则……岂不是要有个致命的软肋?他正等着陆雪芊凭空多出一个叫做陆南阳的要害,难道不知不觉,自己也要多个叶春樱么?

“韩大哥,你头不舒服吗?”叶春樱担心地看着神情有异的他,见他怔怔不答,急忙站起来,双手张开虎口,卡住他额头两侧,向里用力推拿,紧张地问,“头疼?还是发胀?你昨晚是不是又睡得晚了?韩大哥,韩大哥?”

韩玉梁低着头,感受着她柔软小手使劲按捏的力度,闻着她手掌传来的淡淡味道——有护手霜的清香,和最近频繁练枪残留的淡淡火药味。

“我没事,”他强迫自己从那种微醺般的迷醉中清醒过来,柔声道,“你下午还要去找沈幽,早点出发吧。路上注意安全。”

“嗯。”她点点头,临走前,还是硬给他留了一板布洛芬缓释胶囊,说头疼的话可以先吃一粒下去。

可惜韩玉梁的头疼,什么药也治不了。

他自有别的法子。

望着洗好出来的岛泽莲,韩玉梁微微一笑,拿定了主意。

不过今天不是合适时机,晚上要跟着林梓萌去给岛泽莲还债,这次若能卸掉她心头重担,明日显然更合适。

保镖工作清闲,下午照旧上网。

两点多钟,午睡了一觉的许婷溜达进来,往韩玉梁身边一坐,把新涂了指甲油的脚丫子从拖鞋里一抽,踩在他大腿上轻轻蹬了一下,“喂,老韩。”

他低头看了一眼,笑道:“怎么,练功又瓶颈了?”

“没,顺着呢。名师出高徒嘛。”她把双脚一勾,一起架在他腿上,“这颜色好看吗?林梓萌家的高档货,美人鱼之泪,一瓶好几百呢,换我自己可不舍得买。”

好像自从发现韩玉梁没事儿就偷偷打量叶春樱的脚开始,许婷就往自己双足上费起了功夫。她底子本来就不差,之前也没用乱七八糟的尖头高跟鞋蹂躏折腾过,除了练跆拳道练得脚掌显得有几分劲瘦,筋骨痕迹颇为突出之外,就没什么瑕疵缺憾。

从林梓萌那儿顺的指甲油颜色还相当不错,像是熟透的樱桃,将她色泽如蜜的赤足衬得都白皙娇嫩了几分。

最关键的是,许婷不怕他看。

叶春樱一旦注意到他的视线,就会害羞,被看胸部会整整领子,被看腰臀会拉拉衣角,被看小腿会拽拽裙摆,被看到赤脚,仿佛恨不得找双袜子穿上。

而许婷不一样。

她高兴被他看。

她对自己的身体,有种天然的自信,甚至,会溢出一部分火辣的热情。

就像此刻,发现他低着头在打量,她不仅没有半点不好意思,反而笑眯眯转动紧凑的小腿,翘着脚趾左右晃了晃,来了个全角度展示。

“不错,挺好看的。”韩玉梁欣赏了片刻,知道自己如果要摸她就会跟兔子一样跑掉,索性只远观,还能多看一会儿,嘴里道,“肯定还有别的事吧,你找我从来都是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

“喂,我有这么过分吗?”许婷用脚尖戳了他大腿一下,撅着嘴皱了皱眉,“我就不能觉得过意不去来找你道个歉啊?”

韩玉梁浓眉一挑,奇道:“道歉?你怎么我了?踩了我两脚?”

“呸,踩你我看你高兴着呢,恋足癖。”她哼了一声,跟着别开脸,小声说,“是我把叶姐叫来的。”

“你这话说的,这儿还有别人能叫她么?”韩玉梁满不在乎道,“她进门我就知道是你叫来的。这又如何?”

“呃……我故意挑拨你俩关系诶,你不生气?”许婷瞪着他,“可别给我装大方啊,我都来交代了,你也诚实点。”

“这有什么可生气的。”韩玉梁微笑道,“我好色是事实,比吃女体盛更过分的事以后也免不了要做,你想整我,无非是因为你心里也不痛快,你不痛快,是因为吃醋,吃醋,说明你在乎我。你这么漂亮的姑娘在乎我,我高兴还来不及,又怎会生气?”

许婷眨巴了几下眼,发现自己被绕得有点晕,在脑子里顺了顺,皱眉说:“所以我吃醋做什么你都不生气?”

“那怎么可能,这种程度不值得生气罢了。”他笑着摸了摸她的头,“年轻女孩,哪儿还能没点小性子呢。”

“谁说的,我看叶姐就没有。”许婷往后一缩脖子,轻轻踢了他一脚,“看你拿光屁股大姑娘当盘子吃饭,都没个脾气。”

“她不爱发出来而已。”韩玉梁摸了摸自己肩膀上的绷带,“她今天换药的时候力气比之前大了起码三倍,所以啊,你还是少这么算计我的好。”

“不行。”她哼一声站起来,踩着拖鞋往外走去,“不整整你我憋得慌。大色狼!”

“这我可没瞒着。”韩玉梁笑着伸手往她圆翘紧凑的屁股上飞快捏了一把,“给我当助手,可是你自己选的。”

她一捂臀蹦到门口,脸色微红扭头问:“你不会快憋不住了吧?”

韩玉梁不置可否,“你说呢?”

她眼珠咕噜噜一转,先钻出了门口,只留下半张笑脸,横过门框说:“要不晚上我帮你守着,你回家一趟,待俩小时,我姐这阵子又忙又累,也该放松一下啦,我去练功,拜拜。”

“哼,小妖精。”韩玉梁拍拍大腿,回味了一下上面还残留的蜜足余温,继续握住了鼠标。

收拾一个诺大的复式楼单元是比想象中麻烦不少的工作,而且,岛泽莲一上午都在做女体盛准备,收拾干净身上匆匆吃些东西后又午睡了一下,等忙完,差不多也已经到了晚饭时间。

许婷不是没提过帮忙打扫的事,但岛泽莲很坚决地拒绝了,用她们东瀛谚语来说,叫什么一寸虫也有五分魂,大概是就是弱者也有志气的意思。

既然如此,许婷也乐得在屋子里静心练功。

晚饭间,韩玉梁再次提醒林梓萌,肃容道:“那帮放贷的既然不是你爹的手下,对你来说,就更可能是个陷阱。”

林梓萌才刚醒,睡眼惺忪用筷子搅和着碗里的面条,没精打采地说:“陷阱就陷阱咯,你这么厉害,交给你解决,免得我爸工资奖金那么好拿。”

“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这些道理你都不懂么?”

“哎呀文绉绉的,你是语文老师吗?好烦。”林梓萌托着腮,嘴唇吸溜把一根面条嘬到嘴里,骨汤上的白色油点甩出几滴,正好落在她还泛着嫣红的脸颊,透出一股微妙的色气。

她抽张纸巾擦着,皱眉说:“这段时间我天天在家憋着,都快憋成气球了。除了吃就是睡,你们要养猪啊?我不去找朋友玩不去逛商场,去帮岛泽还债做好事都不行?那干脆把我关进地下室锁上门不许出来得了,安全是安全,我还要你们保镖干什么?”

“那要真是个陷阱呢?”

“把它填平啊。”林梓萌端起碗呼噜了两口汤,“早点搞定岛泽这笔债,我走前就没什么可惦记的事了。”

说到最后,她被血丝包围的棕黑眼珠不自觉往韩玉梁身上闪了一下,马上回到原位。

许婷盘算了一下,说:“去就去吧,我带上枪帮忙。林梓萌现在开的不是自己的车,挺有隐蔽性,岛泽对自己家周围的环境一定很熟,老韩,到附近你提前去摸摸点,要真是个陷阱……咱们也算帮雇主省了三万块钱呢。喂,林梓萌,帮你把钱省了的话,五五分帐如何?”

“你们是来当保镖还是来抢劫啊……我爸给的还不够多?”林梓萌皱眉抱怨,“你们那个叶所长很能捞钱讲价的好吗,你们来第一天打的那一架,在我学校打的那一架,公路上被枪击,医院里那次清理杀手,都被要求奖金了。我听说结算金额都接近三十万了,还找我要?”

许婷还真没听说这个,楞了一下,小声说:“还真小看叶姐了,原来我报告一次她就要一次钱啊……”

韩玉梁也有点意外,叶春樱之前去市场买菜都是四不舍五主动入的败家老好人性格,没想到成了侦探事务所名义上老板后,还真挺能干。

林梓萌喝完面汤,把碗重重一放,语气微妙地说:“韩侦探,你是有真本事的人,一帮放高利贷的,你肯定搞得定。到时候你也有钱赚,岛泽也没了麻烦,大家都高兴。你们准备吧,我去化妆了。”

许婷看一眼表,“这才七点多诶……”

“不然要迟到了!”林梓萌扭头大声说道,狠狠跺着楼梯上去了。

许婷笑着冲上面喊:“别化太显眼的妆啊,你可是主要目标呢。”

因为坚持要跟着去,许婷给岛泽莲也做了点防身准备,临时教她学了学开枪,能不能打中无所谓,真遇到事掏出来举着吓唬人起码看上去不穿帮。

韩玉梁算算日子,去僻静处给赵婉打了个电话。

问的当然是住在一起那两头“小鹿”近况如何。

这两天赵婉不用在林强身边伺候,说是她目标显眼怕仇家顺藤摸瓜,她就往陆南阳家勤跑了几次。

虽说装笑脸嘘寒问暖套近乎是她的长处,可陆南阳对她戒心很重,总觉得她别有所图。而陆雪芊,除了对陆南阳还有个笑脸,对她简直就是视若无物,感觉如果她不出声,那女人走过来能直挺挺撞倒她踩过去。

那种彻头彻尾的无视让赵婉很是恼火,但因此积极性也得到了大幅提升,得意地表示,凭她的经验判断,二陆绝对已经睡到了一个被窝里。为了趁热打铁……不,趁热磨豆腐,她还旁敲侧击给陆南阳推荐了一些有趣的小玩意和几种据说能提升敏感度和性欲的药剂。

她自信满满地表示,她那在床上其实“挺攻的”表妹,肯定动心了。至于什么时候用,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

挂掉电话后,韩玉梁暗暗思忖一番,最近几天好好享用一下岛泽莲,之后若是林梓萌那儿还没有合适的机会,他差不多就该准备对陆雪芊下手了。

在那之前,就先让陆南阳继续努力增加自己在寒梅仙子心中的分量吧……

看一眼玻璃中的倒影,韩玉梁赶忙整肃了一下表情。

不行不行,刚才的笑也太像大反派了。许婷之前就对他抱怨过,说他明明挺帅挺有男人味,如果不那么色相毕露,很讨妹子喜欢的。

他应该学会装正经脸,毕竟,这不是那个他经常要夜访香闺不太需要在意仪容的时代了。

差五分九点,韩玉梁已经在岛泽莲比手画脚带绘图的讲解下彻底了解她家那个小破公寓方圆半里地之内的各种细节后,林梓萌总算收拾完毕下来,准备出发。

挺难得,她这次没再化成那丧气无比的死人脸,整个妆容显得温婉秀气了很多,气质上,微妙的有点往叶春樱的方向靠拢的意思,连黑色的指甲油都换成了浅浅的桃红色,耳钉项链什么的全都没戴,穿着和叶春樱风格类似的素色连衣裙,平底凉鞋是许婷喜欢的那种小细带款。

许婷往韩玉梁耳边凑了凑,小声说:“老韩,你的新桃花上门了诶……”

韩玉梁笑了笑,轻声答道:“起码忍到春樱把钱拿到手啊。”

林梓萌对自己的新打扮很明显非常不好意思,出门前那短短几分钟,她在嘴边急刹车了至少四、五次粗口。

看连衣裙短袖下的痕迹,她急得腋下都出了汗。

这世界的姑娘,真是比那个年代的有趣太多了……韩玉梁笑着开门出去,精神抖擞。

不管是什么陷阱,今晚,就让他来好好填平吧!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