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46章 返程奖励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东胜洲关系企业及天香华文。

发售部分每月5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战斗并没有随着猛烈的爆炸结束。

枪声开始密集地响起,燃烧的仓库中,还有一些急着冲出来逃命的佣兵。

而保护这座仓库的高墙,此时却成为了鬼门关的看守。

把油罐车开来的男人身手也很矫健,很快冲过来和沈幽一左一右守住了门口,而汪媚筠很快后退到安全地带,藏身于远处的黑暗中,仗着手中狙击枪的射程和明暗之间的优势,一下一下放着冷枪。

这算什么战斗,单方面的屠杀而已。

韩玉梁拿着手里的枪,完全没了一起战斗的兴致。

或者说,他还是不习惯这种只要一点力量就能发挥出可怕威力的武器。

这会让他觉得,自己的一身武功,似乎并没有那么值得自信。

沈幽缩身回来,身边的墙上被打出一串飞溅的碎石。她侧头看向韩玉梁,指了指高墙的角落,“去吧,韩大夫,有些射击位置,可是只有你这会儿能上去的。记得找黑点的角落,开枪后及时换地方。”

“光靠你们还不够吗?”韩玉梁皱起眉,神情懈怠。

沈幽微微一笑,“有你帮忙,我们可以不必受伤。而且,那个射击位置,只有你做得到,记得帮我们先拔掉二楼窗口那个狙击手,你上墙就能看到他了。拜托。”

“好吧。”韩玉梁转身跑向外墙角,路上飞快熟悉了一下手中的步枪——和汪媚筠那把差不多,算是偏狙击的类型,安装着瞄准镜,像是流行电脑游戏中的武器。

围墙上头布满了铁棘,但那显然难不倒韩玉梁。他略一思忖,提气上纵,单掌挥出,咔咔两声,在接近墙头的高度打碎两块石砖,切出两个踏脚之处。

落地之后再次起跳,双脚一踩,足尖一勾,便已如钉在墙上般稳稳站定。

目光一扫,火光映亮的窗口一览无余,二楼的确有个架枪瞄着门口的佣兵,正在用听不懂的外语大喊着什么。

看来,是打算靠他的掩护让同伴们冲出去吧。

“靶子,把那,当作一个靶子。”

在心里默念了一下初次丢暗器伤人时候的话,他飞快举起枪,用瞄准镜锁定对手的头。

也许是爆炸引发的热浪所致,墙头的风很大,韩玉梁这样的枪械新手完全不懂该如何估计风力影响,只能按着过往远远丢暗器的经验,逆风略略偏开一些。

砰!

哐啷!

本就已经被震碎的玻璃窗又挨了一枪,惨遭鞭尸。

那狙击手逃过一劫,大惊失色,本能缩进了窗里,又开始鬼叫。

韩玉梁先跳下来,免得被对方发现开枪的位置,他转念一想,马不停蹄又往相隔十余丈外的墙头打了两个下脚坑,深吸口气,飞身纵起。

果然,如他所料,先前那个狙击手已经换了窗口,正很小心地躲在墙后探出一点头观察之前听到枪声的方向。

而观察那个方向,就一定会把至少半张脸暴露在韩玉梁现在的位置视野中。

可不能在两个美人面前丢脸啊……他再次举起了枪。

砰!

这次,碎裂的不再是玻璃,而是那探出的小半个脑袋。

在好像千里镜一样的瞄准器中,那半个脑袋实在已经够大,够清晰,让韩玉梁能亲眼看到,头皮和骨头是如何瞬间崩裂,爆开,让血和脑浆霎时涂抹在后面的墙壁与地上。

“解决了。”他收枪跳下,对着手腕上的通讯器喊道。

大门那边,立刻枪声大作。

不过佣兵们比想象中要难对付一些,这一通射击后,一颗手雷作为回敬,咕噜噜滚到了大门口。

沈幽毫不犹豫纵身后跳,对面那个同伴也作出了同样反应。

轰!

韩玉梁跑到木箱子边,抓出几个手雷,问:“怎么用?”

沈幽接过一个举起,拽掉拉环,展开胳膊一甩,那小小的金属疙瘩就飞过墙头,落进了里面。

几秒后,轰然爆裂。

“就这么简单,但我臂力不够,扔得也不准,你行吗?”她看着韩玉梁,黑不见底的眸子带着隐隐的笑意。

韩玉梁放在掌心掂了掂重量,“怎么算准?”

“扔到人多的地方,人越多越准。”

“好,这个我擅长。引他们开枪。”韩玉梁握住一个,往远离墙的地方退开几步,望着墙头,侧耳倾听。

沈幽回到射击位,与对面同伴打了个手势,突然同时跑过大门口,一边向里面射击一边交错而过。

里面立刻响起了韩玉梁需要的枪声。

哪儿声音密,哪儿就人多。哪儿人多,就往哪儿扔。看来,现代的战斗,也不是多难的样子。他微微一笑,掀掉那个储运保险的盖子,拉掉保险栓,气灌右臂,甩手丢了出去。

爆炸声后,沈幽探头看了一眼,笑着对他比了个拇指。

身后不远端着枪的汪媚筠也用颇为赞许的声音说:“干得漂亮。”

火势越来越大,里面的枪声也不再响起。

沈幽抬起手腕,飞快地说:“收拾东西,撤退。任务完成,重复一遍,撤退。”

“喂,里面还有活人吧?”韩玉梁比较重视斩草除根这种事,立刻抬起手腕问道。

“再耽搁下去会更危险。目的达到就够了。”沈幽果断继续下令,“撤退。”

拿来的武器弹药用了都不到四分之一,韩玉梁才刚刚燃起一点对这个时代战斗的兴趣,就不得不抱起箱子原路返回撤退,心里憋了一口浊气,咽不下去吐不出来,心里暗暗决定一旦不再需要雪廊保护叶春樱,就马上不再继续和雪廊交易,这么听人指挥的感觉实在够糟糕的。

“怎么了,心情看着不太好啊。”汪媚筠伸手帮忙接了几样,一边跟着跑一边问道。

“我还以为要把这里的人清理光呢。瞧你带这么多手雷,就丢了两颗。”

她腾不出手,笑着用肩膀顶了他一下,“说什么蠢话呢,这些东西都是黑市买的,你一个个丢出去的都是我辛苦赚的钱。省点不好吗?”

“今天多亏有你,你比我们预计得能干太多,要不是你,我们可能真得杀光里面的人才行。”

韩玉梁心情略微好了一点,笑道:“我没觉得做了什么了不起的事。”

“没有你,我们就要想办法翻越那堵高墙,杀掉警卫之前不被发现的难度已经很大,要知道,我们可不会飞。里面那个掩护同伴的狙击手如果不及时解决,咱们就压制不住那群佣兵,佣兵一旦冲出来,事情就不好控制了。所以这次任务的两个关键节点都是你做到的,再加上最后那一个漂亮的手雷,真是丢得不能更准,同样价钱买来的,你丢的那个显然性价比最高。”

他低沉地笑了几声,“汪督察,你可真会夸人。”

“No,No,No,我不常夸人,大都是训斥。”她扭头飞了一个媚眼给他,“因为能让我心甘情愿夸奖一下的男人,我就没见过几个。”

“那……能不能让你心甘情愿做点别的呢?”远远看到了那辆越野车,沈幽那边东西带得少,跑车已经载着同伴飞驰而去,韩玉梁看向飞扬的烟尘,沉声问道。

今晚的任务已经完成,这片地方其实挺荒凉的,一会儿该他开车,他只要往不会被那些佣兵追击过来的地方一停,就在那车里,汪媚筠可以说根本无处可逃。

所以,她是不是心甘情愿,也并不太重要。只要够半推半就的等级,他就有兴趣下手。

汪媚筠打开后备箱,匆匆把东西往上一放,自己坐上了驾驶席,“先上车,路上再谈。”

“不说回去打算让我开的吗?”

“不走原路返回。等我开到不需要拐弯的地方,再换你。”汪媚筠很快发动车子,轮子碾过长长的野草,颠簸着往另一个方向开去。

憋闷的那股气让韩玉梁欲望勃发,开出一段后,他沉声道:“汪督察,我之前的问题,你还没回答呢。”

“什么问题?”

“你把我夸成那样,那么,是不是能心甘情愿为我做点别的呢?”他直接把手放在了她的大腿上,对已经摸过的地方,他完全没有再多余征求意见的念头。

“阿梁,”她很亲昵地换了个新称呼方式,“我和你做着交易呢,要是把宝贵的报酬提前给了,你不尽心尽力帮我怎么办?对男人来说,女人还是头一次最新鲜的时候比较值钱,对吧?”

“我没那么肤浅。”韩玉梁笑道,“只要够美,几次也一样值钱。”

“可惜,我已经过了会被男人花言巧语忽悠的年纪咯。”汪媚筠没去动他的手,任他抚摸着自己的大腿,娇声道,“我刚才满地打滚沾了灰,你正好帮我擦擦吧。”

韩玉梁的手捏紧了几分,也柔声换了一个亲昵的称呼,“媚筠,你就不打算奖励奖励我么?”

汪媚筠扭头飞快地扫了他一眼,似乎察觉到了什么,“阿梁,今晚是沈幽请你帮忙的吧?你表现是很好,但奖励……是不是找错人了?我可不是雪廊的常驻人口,要不,我帮你联络一下她?让她开个房间奖励一下你?”

她大概是以为韩玉梁不好意思或者不敢开这个口。

可她失算了。

韩玉梁从来都是色胆包天,欲火如炽的时候,皇帝老儿的宠妃一样敢捂住嘴巴连着贴身宫女一起肏到昏过去。若他心底被温情唤起的柔软总共一石,那,叶春樱独占七斗,许婷占了资质的光分走二斗有余,剩下那星点残存,也就能让他不至于随心所欲四处强奸而已。

他淡淡道:“行,那你给她打电话吧。你能让她开好房等我,我就不纠缠你。”

汪媚筠沉默下来,车开得稍微有些不稳。

她握紧方向盘,轮胎在起伏的地面上颠簸,身躯随之摇摆,安全带把她牢牢绑在座椅上,但丰满的乳房好像要挣脱出去似的,几乎快要涨破那小小运动背心的束缚。

“怎么?你不是要帮我联络么?”韩玉梁懒洋洋地伸展长腿,手掌在她的大腿上来回滑动,“这就后悔了?”

“不,”汪媚筠眼角一挑,娇柔地说,“我只是突然不愿意把这个好机会让给沈幽了。”

“哦?”韩玉梁的掌心微微一蹭,小指已贴在了她的大腿根上,一股淡淡真气弥散开来,代替他的手,轻柔抚摸着那边的隐秘的地带。

反正这附近都是荒郊野岭,没有沟渠河道,不怕这车乱跑。

察觉到异样的滋味向短裤内传去,汪媚筠眯起眼睛吸了口气,将油门稍稍抬起,说:“阿梁,你这么有经验的男人,应该知道,心甘情愿的女人比起不情不愿的女人,能带来的快乐可没得比。”

韩玉梁淡淡道:“差不太多,都比吃不进嘴里的女人要强。”

她咯咯笑起来,突然一脚刹车,伸出手抚摸着他的脸颊和下巴上的胡茬,柔声说:“在你眼里,我难道算是吃不进嘴里的女人吗?我以为我表现得很明确呢……”

“那你算是什么女人?”他不为所动,手掌继续对着她的下体施压,真气已经渗透到内裤之中,掌心也感受到了大腿肌肉被刺激的微妙弹扭。

感度绝佳,果然是个正当年的鲜美浆果。

“我啊……算是那种对于能接受的男人,就愿意用快乐来换点好处的女人。”汪媚筠修长的指尖缓缓爬进他的唇间,另一只手从座椅边摸出了一管口红,对着后视镜缓缓擦上,唇线一抿,娇艳鲜亮,“交易的报酬是不能提前给的,坏了规矩可不好。阿梁,快乐也有很多种方式,对吧?”

随着她的话,那滑腻的掌心顺着他的脖颈往下游走,隔着衣服罩住他的乳头,缓缓转动。

“说的是,我图的就是一个乐。你愿意也跟着快活快活当然好,你愿意只让我开心,我更没意见。”韩玉梁放松下来,因为他意识到,这女人已经决定给他甜头,至于这甜头得付出什么代价,他并不太在意——汪媚筠不是蠢女人,不会提出什么让他难以接受的要求。

“我愿意只让你开心。”她缓缓拿开了他放在自己大腿上的手,抬到唇畔,吐舌自下而上舔过掌心,含住中指,抬眼望着他上下吞吐几次,啧的一声,嘬了一口,“但你,是不是能答应一些也会让我开心的事儿呢?”

“什么事?”

“比如,你正在张罗单干的活儿,我能要个优先权吗?”

“什么叫优先权?”

“装傻。”她轻笑一声,“等你名气大了,找你办事的人多了,我这个不舍得出钱,人也被你得手过的老姑娘,你万一不爱搭理了,可怎么办?所以我想要你一个承诺,我有求于你的时候,只要符合你和叶大夫的规矩,你就得优先考虑我。别人的委托,都往后排。”

韩玉梁微微皱眉,心想自己这都还没完全开张,第一笔买卖就没赚到什么,她怎么就急着来要这种承诺,怎么想,也是他占了大便宜。

“这还需要犹豫吗?”汪媚筠放下手刹把车彻底停稳,解开安全带,身子一斜,探过了座椅之间的沟壑,怒焰般的丰润红唇近在咫尺,淡淡甜香清晰可闻,那双猫一样的眸子倒映着他的脸,轻声说,“这交易,你稳赚不赔啊,这会儿我能帮你得到快乐,未来,和特安局合作,对你也是个掩护,你犯下的罪只要不太过火,我就能帮你压下来。”

韩玉梁捏住她的下巴,自上而下逼视着她,“就是太赚了,我才有点疑惑,你图个什么?”

“图你这个人啊。”汪媚筠低头亲了一下他的手指,“我不是都说过了,能让我真心夸奖的男人并不多。而且,你要真是个一身正气的大侠,我反而要退避三舍。我喜欢你这样企图心明确,能好好做交易的,有本事的男人。”

看来,汪媚筠和沈幽并不是一条心,双方都有心拉拢他,有趣的是,还都用了类似美人计的法子。

算上许婷那个想要从他这儿学功夫的,他身边对他一无所图,只是盼着他能靠一身本事行侠仗义的,也就只有个叶春樱而已。

“那,我答应你。”

“你说话的时候一股古早江湖气,那,我是不是该说,大丈夫定要一诺千金?”汪媚筠笑着解开了他的安全带,伸手一摁,椅背向后倒去,停在几乎平躺的位置。

这车的内部颇为宽敞,她起身一钻,就斜探到了他的上方,微笑着说:“怎么不回答了?”

“嘴上说再多又有什么意义,你让我觉得这交易赚,我自然也不会让你亏。我答应了,就不会反悔。”他伸手轻轻摸着汪媚筠的乳房,那运动背心实在太厚,让他忍不住皱了皱眉。

汪媚筠微微挺起身,双手伸进上衣里,并不脱下,而是就这么将胸罩解开,从领口掏出,抽到外面,丢到身后驾驶席上,媚眼如丝,轻声说:“现在是不是好摸多了?”

韩玉梁舔了舔唇,“为何不全脱了?”

“阿梁,你不觉得这样其实更好看吗?”她吃吃笑着,抬手打开了内灯。

昏黄的光从她肩上打落,那外套毕竟是夏装,料子挺薄,她雪白紧致的娇躯轮廓,顿时在外套中若隐若现。

那双丰乳没了绑缚般的胸罩碍事,顿时还原成了最本来的样子,好似一枚玉瓜从中劈开,每一半上顶着小小的嫣红葡萄,从领口里亮出小半,犹抱琵琶半遮面。

汪媚筠比沈幽还要高出一截,穿着高跟鞋足以和韩玉梁齐平,这样修长苗条的性感女郎配上如此饱满坚挺的酥胸,犹如天赐恩物。难怪她要穿着那样紧束的胸罩行动,不然侧身鱼跃躲枪的时候,下面平白多出一对摇晃的靶子。

“好看。”他喃喃说了一句,抬手握住了她双乳的顶端。大掌罩下,覆盖不过一半,稍一用力,指缝便被腴软乳肉充盈,仿佛能将手都吞没。

澎湃的情欲瞬间找到了出口,向着那绵软的两团集中过去,他满意地低哼一声:“还很好摸。”

汪媚筠把一头黑发拨到单侧,长腿一抬跨骑在他身上,双手从上衣下摆钻入,飞快爬上他的胸膛,按着他乳头缓缓旋转,那低柔嗓音充满了情欲的味道:“你知道么,减脂保持身材,还要让胸部不变小可是个超级难题。你这好摸,让我不知道多流了多少汗。”

“就为了在这种时候用么?”他盯着她的眼睛,口吻略显讥诮。

汪媚筠笑了起来,她俯身低头,伸长脖子咬住他的下唇,向后轻轻一扯,拉长,弹开,半眯双目,“女人保持美貌,不只是为了取悦男人,也为了取悦自己。相信我,我被你看着的时间,绝对没有镜子里被自己看着的时候多。我自己看着这好身材……偶尔也会动心,摸一摸,捏一捏……”

韩玉梁喉头滚动,阳具上的那点压制彻底失效,朝天竖起,隔着裤子顶在她的大腿上,几层薄布都挡不住上面散发的热力。

“阿梁,你的身材也很好啊。”她稍稍侧身,让肩膀在座椅上承担了一些体重,一只手顺着他肌肉的线条滑下,隔着裤子,轻轻握住了那雄壮的性器,“这么握着,我手心都麻了。”

“那你准备提前给我报酬了吗?”他把左臂往下伸直,回敬在同样的位置,隔着短裤抚摸她饱满的耻丘,那里一定柔软而多汁,充满诱人的女性味道。

“不,这次交易你已经算是大赚了。别得寸进尺。”她娇嗔地在他唇上飞快一吻,跟着修长的手指一挑,解开了他的裤带。

顺着紧绷的腹肌向下爬去,她的手就像一只柔软的小动物,缓缓抱住了那根怒涨的肉棒。

她胳膊一抬,裤腰被自然顶落,她的手和阳具一起裸露出来。

她用指尖轻轻点了点龟头,五指环抱,上下套弄,另一手掀起他的上衣,将红唇罩在他的乳头上,吸吮拨弄。

韩玉梁讥诮一笑,运功收敛精关,道:“你不会觉得,这样就能对付我吧?”

她微微抬头,手掌越动越快,“怎么,难道不舒服吗?”

的确,汪媚筠的手很懂男人,柔软微汗的掌心灵活地摩擦龟头敏感的下沿,手指的茧子巧妙地避开了包皮覆盖不住的地方,动作灵活而快速,如果他是个寻常男人,大概几分钟就会喷薄而出。

可惜,他不是。

他闭上眼,微笑道:“单单用手,我是不会满足的。不信,就随你试试。”

汪媚筠当然不信,她考虑了几秒,起身挪过去,屈膝跪趴在了车座前的空间,用舌尖推出一团唾液润湿龟头,双手并用,一掌罩着龟头旋转,五指环住肉茎套弄。

韩玉梁懒洋洋地放松了身躯。

今晚,此地,汪媚筠身上的三个销魂洞,他一定要得到至少一个。就算是,来干了这么一票的自我奖励。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