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95章 必须参与的游戏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东胜洲关系企业及天香华文。

发售部分每月5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乘坐可以看到外面景色的宽敞电梯一路上升到十二楼,韩玉梁和杉杉就到了杨明达供职的那家科技公司。

虽然窗口外就能看到“高新技术才是最优能源”的巨大标语,但从公司办公室外走廊里挂着的各种宣传素材来看,这里是用所谓的高新技术开发游戏的。

让韩玉梁稍微有点意外,杉杉和杨明达结婚四年多,杨明达在这里工作近五年,她来这里的次数,却屈指可数,她在这里认识的人,也一样不超过一巴掌。

但认识她的人不少,沿着走廊过来,起码有三个擦肩而过的人打招呼跟她寒暄,两个喊嫂子,一个喊弟妹。

“你不认识他们?”韩玉梁有点惊讶地问。

杉杉摇摇头,“我不知道是谁,可能是之前年末聚餐的时候见过我吧。我……其实不太擅长记人,老公经常说我脸盲。”

他在心里想,这么一个迷迷糊糊还模样挺美的女人,在这个时代比较好的选择似乎是嫁个有钱人当什么都不用费心的少奶奶才对。

她怎么就嫁给杨明达了呢?还过了两年多无性生活无怨无悔。

生理需求淡薄?那么敏感的身体,又是知道滋味的,怎么可能完全不想。

猜测着猜测着,那个被现世女性颇为重视的词汇,就突然蹦进了韩玉梁的脑海。

爱情。

在心里缓慢咀嚼各种想法的功夫,杉杉终于找到了她比较熟悉的那个上司的办公室。

整个公司的氛围都像是在战场上,那个看起来清瘦俊朗的部门经理在听杉杉说事情的短短十分钟里,就接了三个电话还抽空叫了个人进来劈头盖脸训了一顿。

韩玉梁在旁站着看,想了想岛泽莲在雪廊酒吧里工作的样子,发现工作和工作之间的差距可能比人与人之间要大得多。

好不容易断断续续地把事情讲完,杉杉按照韩玉梁的建议,很明确地提出了想在同事之间进行一下询问的要求。

杨明达的上司人还挺不错,马上做了三件事:通知人力资源,把杨明达的状态从旷工改为特殊事假;群发全公司邮件,要周一中午见过杨明达的同事到会议室报道,协助调查;调两个开发人员协力全面接替杨明达的工作,并做好长期持续的准备。

最后,他还用三分钟打了一个简短的报告,发送给了他的上级。

在会议室里,杉杉因为情绪不佳有些紧张,并不能很好的完成问话的任务,韩玉梁只得担起作为侦探的责任,拿出小本子一边问一边记录。

幸亏之前写鸑鷟掌秘籍的时候练出了正确的握笔方式,不然在这些人面前悬腕落笔,估计要惹出新麻烦。

杨明达所在的团队正在进行的项目是一款野心勃勃的单机游戏,类型是悬疑解谜,游戏中充满了大量的密室逃脱和心理谜题内容。可能是打心眼里热爱这个项目,和杨明达关系比较铁的几个同事说着说着就会跑题到正在做的部分,还一个个说得容光焕发,不仅没用,还浪费时间。

韩玉梁觉得自己可能不太擅长盘问,尤其是盘问男人和不够美的女人。

幸好,这边也问不到什么特别有意义的情报,最后一个看到杨明达的同事是同组的另一个程序员,他们在办公室一起吃的外卖,还互相换了点盖饭的菜来丰富味蕾体验,吃到一半,杨明达收到一条短信,说有事出去一趟。那之后,公司就没人再见过他了。

对黑街的情况多少有些了解,杉杉过去告辞的时候,杨明达的上司很认真地建议,需不需要他们公司出面从新市区警署这边报案,效率一定比南城区警署要高。

杉杉拿出手机看了一下上面的图片,犹豫再三,还是摇头婉拒了。

这一路观察下来,韩玉梁很确定,眼前这个柔美温婉的小妇人,全部生活的重心和中心就是她的老公。

他在黑街见了不少依附于男人生活的女性,毕竟这个时代的经济状况对就业面狭窄的女性并不友好,但像杉杉这样在生活中近乎失去自我的,依然并不多见。

下楼的路上,韩玉梁忍不住旁敲侧击打听了一下她家的其他情况。

他们夫妻认识很早,从小就是邻居,两家父母也很熟,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过程中,杨明达为了让杉杉有更好的生活,早早开始了奋斗。他们父母都在更外围的工业区生活,基本相当于前和平时代的县城和农村,不论是经济还是其他都给予不了他们什么帮助,所以杉杉如今能在卫星城新扈市落脚,靠的全是杨明达不要命一样的奋斗劲头。

她的感情世界很长一段时间就只有杨明达自己,所以在学业不是很顺的情况下,索性在校就嫁给了刚刚毕业的丈夫。

她不爱社交,没有特别占用时间的爱好,婚后不久退学当全职主妇,每天打理家务,听听轻音乐,看看影视剧,锻炼锻炼身体,早早过上了很多同学女生羡慕的生活。

即使是投资失败那次让生活发生了剧烈的变动,在杨明达的玩命努力下,杉杉还是没有受到多少冲击,对她来说,只是搬家到了新地方,认识了一些新邻居,有了新的交际圈,并要稍微多注意点安全而已。

她也开了网店,贩卖一些自己闲暇无聊设计的手工和拼贴画,不过和家里的经济压力比起来,也就是杯水车薪的补贴程度。

不是她不想为家里多出点力,她也想过出去工作,但在黑街这种地方,杨明达非常不放心,一次次都给她否决了。

她只好想,不行,给他生个孩子吧。

然而……

这里然而之后的原因杉杉没有直接说出口来,但韩玉梁已经知道,因为那个简直已经不能算是秘密。

杨明达阳痿了。

到楼下询问了几个保安,有的爱答不理,有的调戏杉杉几句,只有一个还算厚道的小哥,请示了一下上级后,带着他们去后面看了一下监控录像。

幸好还在七十二小时的保存期限内,再晚来,想调也调不出。

门口多个探头覆盖的范围相当可喜,不久,他们就找到了杨明达在公司这边出现的最后画面。

他从电梯口出来,手上拎着自己的电脑包,包里鼓鼓囊囊的,看起来似乎装了不少东西。

他的脸色很差,即使是色彩效果不怎么样分辨率也很一般的监控画面,都能看出他一边走一边在擦汗。整个写字楼开足了冷气,算是新扈市最不吝啬宝贵电量的地方,他脸上的汗,绝不可能是热出来的。

一边走,杨明达的眼神一边很飘忽地左顾右盼。他很小心地选了一个保安没注意他的空当,避免了一次寒暄,匆匆走出大门。跟着,在监控范围的边缘,他招手叫了一辆出租车,就此消失在视野之中。

按照监控显示的时间,他上车一个小时后,杉杉收到了来自他手机的,那条伪装他出差的消息。

这一趟公司之行,得到的线索就这么多。

唯一值得高兴的,大概就是外面的雨停了。

不太放心韩玉梁的电车驾驶技术,杉杉一边安慰自己,一边主动要过钥匙,骑了上去,“既然是我老公主动去找的,我相信……应该不是什么很严重的事情。可能是他认识的人,和他因为什么事闹了矛盾吧。”

虽然不愿意戳破她这天真的泡泡,但韩玉梁还是比较坦诚地说:“一般矛盾的话,可不会专门隐匿自己地址通过网络中继来给你发威胁不许报警的信息吧?”

杉杉的脑筋还挺灵光,载着他先往事务所开去,慢条斯理地说:“我觉得有这种匿名手段的,应该不是一般的歹徒才对。歹徒直接拿我老公的号码发勒索信息要赎金不就好了。我猜这应该是我老公那个圈子的人,对电脑网络这一块特别了解的,说不定还是个黑客什么的。这样的人……应该不会太穷凶极恶。老公一定没事的。”

韩玉梁忍不住笑了出来,“行,能有这种积极的心态是好事。放心,你老公不会有事的。”

“韩先生,你医术那么……唔……那么好,为什么会来当侦探啊?现在和从前不一样了,医生收入很高的呢。听说在黑街还没什么医闹。”

是啊,医闹妨碍老大挖弹头,都被扔江里冲走了。

“我不喜欢一成不变的生活,那样太无趣了。而且,当侦探并不妨碍行医,本来我也是没执照的黑郎中。许娇偶尔帮我揽个活,只当赚个外快。”

杉杉犹豫了一下,看来并不太擅长绕弯子旁敲侧击,最后还是很直率地问:“那……韩先生平常是不是会带枪啊?”

“不会。”听出她有一股奇妙的危机感,韩玉梁摇头否认,“我觉得我用不到那种东西。”

杉杉微妙地松了口气,“那太好了,看来……我是找对人了。雪廊酒吧那边听说是好多杀手凑在一起开的,我只要和他们坐在一起,背后都会冒冷汗。”

“但他们要肯帮忙的话,多半比我这边有效率。”考虑到和沈幽的关系,韩玉梁很爽快的帮忙说了句好话。

“我是想救我老公,又不是非要杀掉绑匪……我还是更愿意让警察、侦探帮忙。可惜……警察们太忙,不太有空。”

“是啊,忙着数钱很累的。”警署里的人,他自然是没什么好感,在他观念中,衙门口朝南开,有理没钱莫进来,就不是一般百姓该去伸冤的地方。

指望他们,不如指望陆雪芊那样的人。

要是有美貌姑娘肯舍身做酬,那指望他这个淫贼都更好些。

嗯嗯……这么一盘算,如果把勾搭好的、看上他的、偷的时候基本不反抗还快乐到升天的都不算在坏事的范畴里,那他做的好事和坏事之间,还是能勉强对半开的。

别家大侠办事之后为名,他办事之后为色,也算殊途同归嘛。

于是,在雨后清爽的微风中,在沉默下来的杉杉背后,知名采花贼韩玉梁,又不知不觉陷入到关于如何让自己显得更清白些好对得起叶春樱一片心意的迷思中。

其实按照正常办案的思路,这会儿应该设法调查出接走杨明达的那辆出租车,联系司机,从车上新扈标配的全景记录仪上翻录像,看看杨明达大概在什么地方下车,下车后做了什么。

但这边监控没拍到车牌号,大楼对面又是待建工地一片坦荡,只有硕大标语挂在大吊车上,没探头。

走进电梯,往事务所楼层升上去的时候,杉杉在努力想下一步该怎么做,韩玉梁则突然有点好奇地问:“对了,杉杉,你们这种普通小老百姓,你老公怎么会跟你说起雪廊那边的事啊?”

让他意想不到的是,杉杉随口回答:“我老公说他在给雪廊那边当线人,冲抵之前向人家求助的报酬。具体我也没问,就知道托那边的福,我们家追回了被骗子骗走的钱中的一小半,可真是帮了大忙。”

韩玉梁皱起眉,回想了一下之前去家里拜访时候他们家那并不陌生的位置,“你老公平常睡得早吗?”

“不早,他生活习惯特别不健康。刚结婚时候我还能哄着他陪我一起睡。后来……呃……后来反正他就睡得特别晚,我也叫不动他了。”

他沉吟片刻,某一环似乎隐隐约约扣上了。

不过他还是没明白,对方到底要怎么干,策划这么一场,总要有个后续吧?

叮,电梯门打开。

他们两个前后离开电梯,同时,手机恢复了讯号。

这时,杉杉的手机终于又收到了来自神秘匿名中继的信息。

“杨太太,你明智地没有选择报警,这让我很高兴。首先,请你放心,我对你丈夫的性命并没有兴趣,我可以保证,在你不违背我命令的情况下,他的人身安全,就是绝对有保障的。其次,为了给你一个与我沟通的机会,下面这个暗网地址,请使用高度匿名的代理登陆,当我看到你,一切,就将正式开始。”

信息下面附了一个复杂的网址,和一张标记着时间的照片。

照片上,杨明达被蒙着眼睛堵着嘴,双手背在后面,绳索绑缚他的方式近似于SM电影里的龟甲缚,让情景看起来添了几分滑稽。时间是发送的三分钟前,杨明达的头旁边还放着一个平板电脑,电脑上打开了本地一个综合信息网站的首页,显示了一条今天的新闻以作旁证。

《年轻人的狂欢节——华京大学七色时光动漫展前景展望》,韩玉梁扫了一眼标题,看着配图上那些把自己打扮的稀奇古怪的coser,对厚重的PS装甲瞬间失去了兴趣。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这张照片的重点明明是杨明达,他却忍不住一直看作为时间证据的新闻页面,那凑在一起后单个模糊不清的coser面孔中,莫名给他的直觉传递来一股微妙的危险气息。

嗯……是因为妆太浓修图太过引发了恐怖谷效应吗?

他随便把一个新了解到的词汇套上去,打开事务所的门,将心思收回到正事上。

托杨明达的福,情报系统那边接入了他给带来的新笔记本电脑,性能强劲效率高,而被淘汰下来的那台电脑,自然就成了韩玉梁的办公用品,虽说带宽分配依旧感人,但至少看高清黄片不会卡。

而这个报酬,也算是间接帮助到了他的老婆。

因为之前事务所的电脑都没有摄像头,而绑匪要求连接上的那个暗网地址,直接连接什么都没有,叶春樱费了一番功夫搞了一个匿名代理连接后,则弹出了要求连接摄像头的对话框。

考虑到对方的要求,叶春樱让杉杉坐到正面,自己从旁边操作,将摄像头连通。

短暂的延迟后,屏幕角落的小画面上出现了杉杉这边被拍摄到的情景。

但对方的那边并没有相对应的画面出现,等了十几秒,网页上才突然多出了一句话:“你好,杨太太,看到你很高兴。”

叶春樱望着这看起来有点别扭的问候方式,小声对韩玉梁说:“难道是个外邦人?”

“是啊,开局竟然不问吃了吗。”

杉杉坐在电脑前,不知所措,“我……我直接说话就好吗?”

叶春樱拿过平常和沈幽通讯用的耳麦,插上递给她,“戴上这个再说,对面应该能听到,这页面要了挺多权限的。”

“嗯……喂?”

“你好。”对面打字回复,笔记本电脑的扬声器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杉杉克制着情绪,但声音还是忍不住颤抖起来,“我……我老公还好吗?”

“他现在还好,刚刚吃了半个三明治,胃口不错,应该是饿极了。之后好不好,就取决于你了,杨太太。”

杉杉用手压着胸口深呼吸了几次,问:“你……是要钱吗?”

“要钱的话,你们能给我多少?十万?二十万?住在黑街的普通家庭不会是有钱人,那点赎金,对我来说没有意义。”

杉杉露出迷茫的表情,跟着,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一样说:“那……那你要我做什么?你……你只管说吧,只要是我能做到的,我都愿意,求求你放了我老公,只要你放了他,我什么都肯做。你在哪里?我现在去找你也可以。”

韩玉梁颇为惊讶地挑了挑眉,这个把自己身体当宝贝一样严防死守的女人,这么迅速就做好决定去用自己当赎金了?

叶春樱在旁小声说:“这样更好,绑匪如果是要人,就会暴露位置,韩大哥,你跟杉杉去,应该能把人救出来。”

他嗯了一声,但心里知道,这事儿绝不会这么顺利。

果然,屏幕上很快出现了回复:“我不需要你过来,杨太太,我需要你跟我来玩一场为期数日的游戏。只要游戏结束,过程中你尽了全力,并且没有暗中违抗我的命令,那么,不管你是赢还是输,我都保证你老公安全回到你身边,并对游戏期间发生的所有事情、产生的所有信息记录保密。你和你老公,今后还可以过从前安稳太平的日子。你同意吗?”

“我同意!”杉杉不假思索地大声说了出来。

“好极了。”对面很满意她的态度,“那么,首先,让我来测试你是否诚实。告诉我你此刻的位置。”

叶春樱小声提醒说:“先不要随便撒谎。对方看起来很自信,应该不会在意我们这种小侦探社。”

杉杉点点头,抬手装作擦嘴角,悄悄挡住耳麦说:“我知道,我会实话实说的。”

“我现在在叶之眼侦探事务所里,我……我需要帮手。你不准我报警,我就找了侦探。这个……可以吗?”

果然,那边的回复很迅速,“没有问题,我正巧也需要第三方和你一起参与到这个游戏中,否则,很多环节将会失去原本的乐趣。希望那个侦探社里有足够英俊的男人。”

杉杉打了个哆嗦,她隐约感到了一股淫邪的恶意,忍不住下意识地瞥了韩玉梁一眼。

韩玉梁则在看叶春樱。

叶春樱眉心微蹙,显得有点迷茫,“这人到底要干什么啊?”

杉杉紧张地帮着问了一句:“你到底要干什么啊?”

叶春樱没有想让她问的意思,一听忍不住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

那边没有理会这个问题,“现在,告诉我你的三围。”

“啊?”杉杉红了一下脸,但马上就说,“我最近都没有量过啊,我穿衣服网购均码比较多,不怎么需要量那些的。”

“那就现在量,侦探社没有皮尺的吗?”

还真没有,幸好,装修的盒尺有两个,虽然绕起来不那么精确,但有个大概数据,对方总不会有比这个还准的答案。

“呃……82,51,85。厘米。”

“罩杯?”

“我一般……一般是穿B杯,稍微会有些紧。”

“很好,和你老公提供的信息基本一致,希望你之后能一直表现出这样的诚实。当然,下面的问题可能需要你和你老公有一定的默契。从这里开始,咱们就已经进入到游戏里,如果你的回答和你老公的不一致,我就会给他惩罚。每一次惩罚都会比上一次更重,重多少是个秘密,但我相信你不会想知道的。那么,第一个问题,在你老公阳痿之前,你对你们之间的性生活满意吗?”

“满意!”杉杉毫不犹豫地回答,“我、我爱他,我每一次都很满足。”

屏幕上有大概半分钟左右没有出现字符。

然后,出现了短短的一句话。

“真遗憾,他答错了。”

韩玉梁一怔,原来杨明达阳痿之前就已经觉得杉杉欲求不满了?可这女人不是超级敏感的么?连满足这样的女人都没信心,这家伙胯下该不会是个三寸钉吧?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