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3章 偷鸡不成蚀把米

康复中,感谢大家挂怀。

本文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东胜洲关系企业及天香华文。

另有《都市偷香贼》第八集已于阿米巴星球发布。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平时饭后,叶春樱习惯趁着院里病号不多小憩片刻,可今天冷不丁多了个捡来的大侠,她心里乱糟糟的都没想好晚上该怎么办,脑子里一会儿兴奋,一会儿担忧,喋喋不休回答着韩玉梁各种问题,直到答得口干舌燥,端起碗了喝了几口面汤,才想起自己也有一肚子问号亟待解决。

无奈失忆这个借口真是百试百灵,她问来问去,所知道的还是先前那几样。

他一身奇怪本领,他流离失所无处安身。

额外仅多了一条,那就是他在此行医救人悬壶济世,可以不要任何报酬,只当是吃穿用度应付的租金。

这对叶春樱来说,堪称三九寒天送了满满一炉炭。她这边预算紧张,自己工资就不怎么样,还隔三差五要被拖欠,说想咬咬牙请个护士,起码出诊的时候有人帮忙看个吊瓶,结果匀出自己一半薪水贴了告示,如今纸都黄了,连个上门问一句的都没有。

而且韩玉梁手段确实高超,上午被松哥推出去摔伤的两个老人,让他拿捏一会儿,连需要定期去看推拿门诊的腰间盘都奇迹般痊愈,激动得老泪纵横,走前硬是塞了一千块诊费给她。

正骨、止疼、退烧,也没见他那指头有什么奇异之处,怎么就能手到病除呢?

听她眨着水灵灵的大眼小心翼翼询问,韩玉梁只是微笑道:“叶姑娘诊所不也挂着穴位详图,这其实就是借助穴道,行的一种手法。你既然略通针灸,将来我再逐步教你。”

叶春樱以为他是想拿这当作留下的本钱,只好点头说:“那好吧,我学得慢,你可别嫌我笨。”

她本想在附近找个便宜旅馆,商量着把韩玉梁安置过去,可一来自己才被他帮着解了围,二来,小手摸到裤兜里的钱包,想想卡上余额,实在坚持不了几天,只好先打消那念头。

她问不出什么,韩玉梁却是一个问题接着一个问题,问得她头昏脑涨直想去找个书店看看有没有最新版《十万个为什么》可买。

实在不行,就尽快教会他上网,去那台破电脑上自学吧。

捱到涮锅洗碗的时候,外头门响,又有病人上门。

叶春樱匆忙擦干双手,快步迎出去,愣了几秒,颇为无奈道:“韩大夫,你来吧,多半……是找你看病的。”

这种老旧小区,熟人之间的流言网络传速飞快,手机上一条短信,聊天群里几句念叨,从一到百,也就是几分钟功夫。

这会儿登门的,叶春樱都认识,恰恰是和李曼曼关系不错的几位妇女。

上前一问,果不其然,腰沉腹痛胸闷气短,反正一个个都坐在那儿哼哼唧唧,指名要让新来的韩大夫给看。

韩玉梁出来打眼一望,没什么姿色值得一提的,不过她们想要怎么诊治,他心知肚明,挽起袖子一指帘子后的病床,笑道:“那,就请一个个来吧。”

叶春樱好奇无比,跟进帘子后面驻足观摩。连看了两人,直到来了个开消炎药的,才皱着细细的眉毛离开。

她实在看不出什么门道。要说不妥吧,韩玉梁的手指也没有点到什么过分的地方,可要说没问题吧,她又总觉得这些来看病的女人眉眼之间那股子味道好像不太对劲。

等一个个诊治过后,还都红光满面神清气爽,诊费给得那个大方,比平常买药非抹掉几毛钱零头的时候,简直是天差地远云泥之别。

断断续续忙过下午,到了傍晚,叶春樱去给附近一家生病的孩子输上液,回来给韩玉梁带了份炒饼,吃过之后,看一眼挂历上的记号,拎起药箱,柔声问道:“韩大夫,你忙一天了,累吗?”

韩玉梁精神抖擞,正坐在椅子上品味指尖残留的香温玉软,笑着摇了摇头。

“那,这会儿没什么人,你陪我一起出诊吧。我看女的都特别喜欢你,说不定我过去的地方,你也能给帮帮忙。”

“什么地方啊?”

“嗯……”叶春樱寻思了一下,用了一个自认比较容易叫他理解的说法,“算是花街柳巷吧。”

韩玉梁没问她去那儿要干什么,反正他分辨得出,眼前这柔美姑娘,十成十还是懵懂处子。而且他对青楼颇为熟悉,风尘女子本就常要郎中诊治,并不奇怪。

好不容易能如愿安身,可要尽快占住叶春樱的心房才行。

“有在下陪同,即便是花街柳巷,叶姑娘也大可放心。在下绝不会让宵小之辈碰到姑娘一片衣角。”主动拎起医药箱,韩玉梁用沉稳无比的语调说道。

叶春樱已被他本事镇住,自然颇为受用,含羞带怯笑红了双颊,轻轻一推他肩,示意从侧门出去,“你得小心些,在外面别乱说话,万一别人觉得你不对劲,说不定要惹麻烦。碰上什么不懂的,你就偷偷问我,对了,你本事这么多,会小说里那种传音入密的功夫吗?”

韩玉梁顺着她的猜测,微笑道:“略懂,那在下有什么问题,就悄声问你。”

“嗯,千万跟紧我。现在的城市啊,可比古时候大太多了,你什么都没有,走丢了找不到我的。”叶春樱言语间已经把他按自己的猜想认定,一出门,就往他身边靠近一些,似是想把他挡住几分,别被他人看出什么异常。

发丝间淡淡的香气钻入鼻中,韩玉梁深深一嗅,暗想,如今的女子好生奇怪,也不见带什么香囊,偏偏味道经久不散。

刚跟着叶春樱走出不过一个拐角,韩玉梁神情一凛,微眯双目,突然把叶春樱往一旁墙边拽去,闪身将她挡住,传音入密的功夫历时派上了用场,“莫动,莫探头看,藏在我后面。”

一股浓烈男子气息包围过来,叶春樱登时有些茫然,她才要开口问是怎么回事,就听到并不陌生的一句话在小路对面不远处响起,“人还没来齐吗?”

她瞪圆双眼,忍不住悄悄从韩玉梁腋下投去一瞥。

果然,一辆面包车旁正叼着烟对着手机骂骂咧咧的,正是之前吃了瘪的那个松哥。

趁着那边没发现他们,韩玉梁一扯叶春樱衣角,乘此良机,将她纤腰一搂,迅速迈回到拐角的另一侧。

“他、他要干什么啊?”叶春樱小脸已经吓白,虽说觉得身边有个大侠安心不少,可对方要是叫来一群打手,说不定再惊动什么帮派分子,终归还是双拳难敌几十手吧。

拐回来之后,离那边略远,稍微有些听不真切,韩玉梁稍作思忖,轻声道:“你在这里等我,我去听听。”

他贴墙横移一段,凝神运功,耳力登时强了几倍,把那边的声音尽收耳底。

听了片刻,他闪身回来,问道:“叶姑娘,你认识的人中,可有一位绰号叫三少的?”

叶春樱一愣,纳闷道:“是说张鑫卓吧,他是鑫洋商贸老板的三儿子,大伙都三少三少的叫他。他来我这儿看过一次病后就认识了,我……觉得可能是对我有什么想法。可他家大业大,身边又没缺过女朋友,我一个福利院长大的小孤女,哪儿敢自作多情啊。怎么了?那帮人提到他了?”

韩玉梁略一沉吟,道:“没头没尾,在下也不是太清楚。只听到他们说什么三少有点不耐烦,嫌他们磨磨蹭蹭,说什么不想被丢进江里,这次就好好干,还说什么附近大十字路口的摄像头早就坏了好几年不必担心。叶姑娘,这摄像头指的是何物?”

心里还在想这总是上门骚扰的松哥和看起来斯文正派的张鑫卓会是什么关系,叶春樱随口解释几句摄像头的事,不安地说:“那边是我平常出诊打车的必经之路,他们……该不会是要绑架我吧?”

韩玉梁看她战战兢兢的神情,想必在这地方工作的半年多里已经担惊受怕不知多久,心中怜惜,柔声道:“那,叶姑娘,需要在下这就去行侠仗义一番么?”

“啊?”

“在下去把他们都打倒,捉条舌头回来,仔细盘问一番,真相自然大白于天下。”

“别了。他们人多。咱们走另一边,那头走的远点,也能到街上打车。”叶春樱摇摇头,带着他就往另一边走去,“我不想惹麻烦,这地方的地痞流氓,一层一层,往上数都有人撑腰。还是小心些的好。”

“那种废物,再来百八十个,在下唯一头疼的也就是找什么地方摆放而已。叶姑娘大可不必担心。”

“不,不在这种人身上浪费时间。”叶春樱唯恐他跑去出手,干脆一伸胳膊拉住了他的袖子,“走吧,早点出诊完,我还想带你逛逛夜市,给你挑两身衣服,整理整理仪表呢。我可不想让别人知道你是个失忆的古代大侠。不然万一来人把你抓去研究做实验该怎么办。”

“对,说起这个,你讲话什么的可要注意一些,尽量学我的口气,少用特别文绉绉不合时代的词……”开了话头,她就一路絮絮叨叨叮嘱下去,提醒他这个注意那个注意,直到最后上了出租车,才算作罢。

韩玉梁稳坐车上,强装镇定,心里却是惊讶无比。

这名叫汽车的铁壳怪物不仅比马车坐起来舒适得多,竟还能凭空变出一股力道飞速前进,也不见前方有拉后方有推,就能如离弦之箭般奔驰在路上。

莫非这个时代的人,都将真气内力用在了此类地方么?

叶春樱看他表情,心中暗笑,凑近些,轻声道:“等下去,我再慢慢给你解释什么叫汽车。”

“好。”

没想到,韩玉梁还晕车。

一共二十来分钟的路程,到了之后,他连脸都白了。

“韩大哥,你没事吧?”叶春樱吓了一跳,赶忙在他后背拍打,柔声问道。

他运起内功,硬是走了一个周天,百会穴中隐隐冒了一缕白气,才算是压下那股恶心,长吁口气,道:“没事了。”

叶春樱正要解释一下汽车,手机刚好响了起来,从包里拿出一看,正是特地做了快捷号码的张鑫卓,张三少爷。

“喂,你好。”

“叶大夫,你今晚没出诊吗?”那边的声音一如既往温文尔雅,显得对她颇为挂念。

“出来了,今晚该给小宋这边看病换药,我已经到了。张先生,你又有哪里不舒服吗?”

张鑫卓的声音微妙地停顿了一下,才道:“啊,是,我嗓子有点干,痒丝丝的,可又没痰,我该吃点什么药啊?”

叶春樱耐心地给出建议,额外叮嘱几句,才挂掉手机,扭头见韩玉梁正盯着手机看,轻笑道:“这个叫手机,嗯……你就当成,是能让我们普通人也做到千里传音的好东西吧。”

“千里传音?”韩玉梁顿时心里一惊,“那可是绝顶高手也不一定能做到的神妙武学啊。”

叶春樱莞尔一笑,和他一边走,一边顺便连同汽车也解释一番,说着说着,就到了此行的目的地——风月佳人洗浴中心。

黑街整区三不管多年,这洗浴中心门口的招牌海报自然也大胆无比,韩玉梁一望过去就有点挪不开眼,只觉这时代的青楼也太过放荡,迎门花魁的绘像,竟只穿了几块巴掌大的破布,白花花满眼都是雪嫩肌肤,看得他气血鼓荡浑身发热,不自觉就想去捏捏身边叶春樱的小手。

结果,她那白白小小的手,却抬到了他的眼前,把那大海报一挡,娇嗔道:“别看了,眼珠子都要出来了。大侠也这么不正经的么?”

他只好装模作样道:“非也,在下是看这画中女子面色过于苍白,血气不足,腰腹过于瘦削,饮食如不调理,病症将至。而且她双颊下颌一线颇为古怪,骨架与常人不同,显然……”

“别显然了。”叶春樱忍着笑一拽他,“走吧,那是PS的。”

看他一愣,她终于忍不住脆生生娇笑起来,“回去跟你解释。估计啊……我要打开电脑跟你解释好久才行。”

这种风月场所,叶春樱一个保守正经的姑娘当然不愿多呆,今晚的事情也不多,不过是送药而已,约好下次再来的时间,匆匆办完了事,她急忙把韩玉梁从一群围过来抛媚眼吃豆腐大胆勾搭的莺莺燕燕中揪出来,从侧门离开。

侧门那边有张海报,虽然小些,但上面那位女郎的打扮更加惹火,韩玉梁整个人都快被吸住,不自觉就落下了几步。

那肥白硕乳不过靠两根带子扯着,下体干脆就不着寸缕,一手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挡着坟起耻丘,另一首则拎着一条巴掌大的内裤。他还不曾见过如此放浪淫靡又栩栩如生的绘像,直想一掌打断后面的支架,带回去贴在墙上助兴。

叶春樱扭头看他口水都快出来的不正经模样,哭笑不得,只好自己先去巷口叫车。

几个醉汉酒气冲天地从前面晃荡着走来,她皱了皱眉,往旁边低头侧身一让,想让他们先过去。

不料,一辆面包车突然开到巷口一横停住,那几个醉汉立刻围了上来,抱手抱脚,揽腰捂嘴,抬起猝不及防的叶春樱就往打开的车门那边送去!

那敞开的车门就像一张怪兽的大口,转眼之间就要将叶春樱的身体吞噬进去。

她知道一旦被带走就大事去矣,急忙用尽全力双脚乱蹬,趁着抓手这边的人松开把她往里递的机会,紧紧扒住门边,一口咬跑了捂嘴那只毛茸茸的巴掌,放声尖叫起来:“救——命——!”

她当然知道,这里是无法无天的黑街最无法无天的地方之一,换做平常时候,她就是喊破喉咙,也喊不出一个正义之士。

可她的身边,就有一位大侠。

一位莫名其妙出现的,看上去似乎不那么可靠的大侠。

可那,就是她最后的希望。

求求你……救我……

呼——

一道风声响起。

下一秒,叶春樱的胳膊一紧,被一道柔和的力量缠住,向外拉出。

身边抓着他的那些人,都跟触电一样被弹到一旁,踉踉跄跄摔得四仰八叉。

眼前的景象天旋地转,再稳住身形的时候,她发现自己已经到了韩玉梁身侧,被他钢箍一样结实的手臂紧紧圈住。

而距离刚才的面包车,竟然已有几十米远,回到了刚才那张风骚淫荡的灯箱海报旁边。

看着韩玉梁目光深邃的侧脸,心头不禁一阵狂跳,叶春樱面上不知不觉就热了几分,她犹豫再三,还是忍不住轻声提醒道:“韩大哥,那个……口水印子……擦一擦吧。”

韩玉梁用衣袖给唇角痕迹毁尸灭迹的当口,那些装醉的男人都纷纷站了起来,瞪着这斜刺杀出的护花使者,惊疑不定,没人敢贸然上前,只有领头的那个嚷嚷道:“你小子是哪家的?不知道这场子的规矩么?”

抓起叶春樱的的胳膊低头一看,发现她皓白纤细的腕子上被捏出一片红印,慌乱中衣服也被扯乱,看起来颇为狼狈,韩玉梁冷哼一声,胸中杀机浮现,口气也平添了七分寒意:“在下是何人无足轻重,重要的是,诸位打算把我家叶大夫,带去何处,意欲何为啊?”

那帮人都有着几分酒意,一听他话,就纷纷从兜里掏出折叠刀,并肩走了过来,骂骂咧咧喊道:“什么他娘的何啊为啊的,你这小白脸是哪个戏班子窜出来的么?识相点,把小妞交出来,兄弟们保她平安无事,陪我们开开心心快活一夜,明儿还囫囵个儿送回来,要是不识相,我们先给你放放血,也不是不行。”

车上副驾驶坐着一个寸头小年轻,他应该是没喝酒,摇下车窗就喊道:“大家都留神点,那小子有点古怪,刚才我都没看清,人就被他顺走了。”

“还不是练了点三脚猫本事的想英雄救美,可惜,他妈的选错了地方,一起上!”

韩玉梁走过江湖无数地方,逞勇斗狠的男人见过不知多少,可如这帮人一样花拳绣腿也不会半分,就敢拿着凶器出手的,着实罕见。

这个时代的人,掂不清自己几斤几两么?

“去后面。”他低喝一声,将叶春樱往后方一送,猱身而上。

寒光闪闪的刀刃向他迎面刺来,可这种速度,他八岁就能闭着眼躲。

他身形一侧,化掌为刀,横切一抹,第一把匕首就落进了他的手中。

周围环境不熟,他暂且不愿莽撞杀人,左臂一伸出指如风,右掌一缩持刀急划,在人群中如穿花蝴蝶般一掠而过,跟着缓缓站直,微笑道:“既然不识好歹,那在下就不得不略施薄惩了。”

随着他的话音,那一个个呆若木鸡的醉汉身上,衣衫陡然尽裂,一片片掉在地上,只剩下贴身裤头还在,露出形貌各异的多毛胸膛。

知道身后那些人都被暂时封了双腿穴道,一两个时辰内离不开此处,韩玉梁信步走到那辆车旁,微笑道:“这位小哥,如今,可否告诉在下,你们究竟为何而来?”

看到这功夫片都少有的场面,副驾驶上那人已经吓得汗出如浆,惨白着脸哆哆嗦嗦道:“老……老刘,快……快他妈开车啊!”

驾驶席上的中年男人当即将车发动,也不管还有同伴在那儿竖着当裸雕,一踩油门就想溜之大吉。

韩玉梁所学玄天诀到了九重之后,便多了一门名叫识经断脉的本领——凡可动之物,必有经络牵扯,凡有经络牵扯,他便可以将真气贯入阻断破坏。

这汽车虽和马车大大不同,但既然能动,就必然有“经络”隐于其中,他侧耳倾听,看车要走,一个箭步抢上,凝起寒冰烈火掌的顶层内力,往下方那轰鸣声集中发出的地方一招打去。

嘭的一声闷响,韩玉梁退后半步,掌沿隐隐发麻,但内息外放必定是打中并截断了某样东西,可惜对汽车这东西了解甚少,兴许地方偏差几分,那车还是飞快开走,只留下了一串淡淡青烟。

叶春樱捡起药箱和挎包,壮着胆子穿过那一个个或呆立或倒下的裸男,急匆匆跑到韩玉梁身边,把他胳膊一挽,赶在看热闹的人群聚集过来之前,拽着他跑向路口,摆手拦下一辆经过的出租车,推他上去,报了地址,急忙溜之大吉。

“你慌什么,人不是都已经被我制住吓走了么。”

叶春樱惊魂未定,扭头看了一会儿确定没有可疑车辆跟上来,才吁了口气,轻声道:“谁知道后面还有没有麻烦,今天真是倒霉。我都搞不清你到底是我的福星还是灾星了。”

韩玉梁笑道:“那自然是福星,此后我必定好好照着你。”

多出这么一场闹剧,叶春樱也没了胆子再带韩玉梁逛街整理仪表,直接坐着出租回了小诊所。

这汽车的门锁,韩玉梁摆弄得还不熟练,最后还要叶春樱探身过来帮他开门,这种距离横卧过来,让他忍不住微微抬身,在她柔软饱满的酥胸上蹭了一蹭,回味无穷,下车都慢了半步。

诊所门口等着一个瘦瘦高高,面色白净的年轻男人,叶春樱一见到他,就有些惶恐地走过去,问道:“张先生,你怎么来这儿了?嗓子难受得狠了?”

韩玉梁心想,这大概就是那位张三少爷张鑫卓了。

不过看他样子,好像也是匆忙赶来,并不像是一早就等在这儿。

张鑫卓借着路灯端详了一下叶春樱,柔声道:“我听人说,最近有些流氓在打你的主意,知道你出诊,我不放心,就来等着看你回来了么。”

叶春樱城府不深,当即就把之前发生的事一句句说给了他。

韩玉梁在旁站着,和张鑫卓互换了一下探询的眼神,都没急着开口。

等叶春樱说完,张鑫卓看着韩玉梁正要开口,兜里的手机却唱着歌响了起来。

韩玉梁知道这是千里传音的好物件,略一思忖,不着痕迹往前挪了一步,凝神运功,想听听那边都说了什么。

叶春樱听不到,他却听得清清楚楚,那叫做手机的东西里传出的声音,第一句话就是:“出事儿了三少,老刘他们去劫人出了点事儿,跑的时候不知怎么刹车坏了,一头撞上个搅拌车,车上三人俩直接给压扁了!剩下一个腿压烂了,这会儿正在医院急诊部等您给送钱过去缴费呢!”

评分完成:已经给 snow_xefd 加上 1000 银元!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