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72章 不会追怎么办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东胜洲关系企业及天香华文。

发售部分每月5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不能。”韩玉梁很干脆地回答,“你不是那块料。”

林梓萌当即瞪眼,“怎么?就这么个古怪姿势我还摆不成了?”

韩玉梁笑道:“姿势大都是看着简单,不信,我来个简单的,你照着试试。”

说着他走到一边,双腿一错,足沿撑地弓腰屈膝,摆了个双手反掏阴的擒拿手招式——燕双飞。

林梓萌皱眉看了一会儿,把腿交错摆开,沉腰往下试了试,结果哎哟一声坐了个屁墩。

她揉着臀尖站起来,不服气地说:“你少来,你这个分明比她那个难多了。你故意的!”

韩玉梁轻松立起,道:“静止的架势和动起来的招式全然不同,你连架势都摆不成,怎么练招式?再说,这里头门道深着呢,你这张嘴就是健身操的,练不成。”

“我随口一说,你个大男人这么小心眼儿?”不过林梓萌看上去也不是对武功特别有兴趣,看许婷已经练得浑身是汗,装束都湿透了大半,撇撇嘴说,“你什么时候忙完?我要出门了。”

“去哪儿?”韩玉梁出手指点着许婷姿态,顺便在腰身腋下后脊梁之类不敏感的地方占占便宜,随口问道。

“我要闷死了,随便去哪儿都好,反正我不能再在家憋着了,要憋炸的。”林梓萌鼓了鼓腮帮子,“先说好啊,我今天谁都不带,就你这个保镖跟着,一出去就一车人,烦得要死。”

许婷瞥她一眼,挺身收功,活动了一下行气不顺有点发胀的肩膀,笑着说:“那正好,我跟岛泽看家,她干家务我练功,还轻松呢。不准备你们的饭啊,自己在外面吃吧。”

看韩玉梁当即皱起眉头,林梓萌急忙大声说:“外面吃怎么了,我去高档餐厅,哼。走了。”

他指指林梓萌的脸,“你这就能出发了?”

林梓萌盯着许婷汗津津水润润看着分外娇嫩的脸颊,抬手摸了摸自己化妆品使用过度显得苍白无光的面皮,抿了抿嘴,小声说:“我又不是非得化妆不可的。今天不见朋友,不化了,我去换身衣服就好。”

“行,我等你。”

韩玉梁盘算着,不过是换身衣服而已,顶多再指点一个架势,差不多就该走了。

结果,他又新教了足足两招十二个变化,屋里才传来林梓萌的声音,“我好了。”

比平常化妆,好像也就快了不到二十分钟的样子。

还以为她忍不住稍微化了点,可他开门进去,就发现她真的没往脸上折腾什么,只把头发好好梳了梳,绑了个挺运动风格或者说挺许婷风格的马尾辫。

身上的衣裙也没见到特别夸张之处,就是普普通通的年轻女孩夏装,轻飘飘的裙子下罕见的穿了双细带高跟凉鞋,把身高拔起几分同时,显得小腿的曲线也优美了不少。

这双鞋林梓萌穿得不太习惯,走起路来小心翼翼的,倒是莫名淑女了不少。

许婷在后园门口伸手捅了捅韩玉梁的背,小声说:“她要行动了。”

“啊?什么行动?”

“准备追你了呗。”许婷酸溜溜丢出一句,“大情圣,真受欢迎唷。”

“追我不用在衣服上下这么多功夫。”韩玉梁笑眯眯回头低声道,“脱光了最实在。”

“臭流氓。”许婷瞪他一眼,接着练功去了。

韩玉梁不是没被追过。

不过追来的姑娘手里拿的大都是刀剑,偶尔还有点淬毒暗器什么的。

所以要是有人能让他享受一下另一种被追的感觉,相貌还不差的话,他当然挺乐意。

“今天你开车。”一出门,林梓萌就口吻别扭地丢下一句,把钥匙给他后,径自坐上了副驾驶的位子。

“我不太认路。”韩玉梁调整了一下座椅和后视镜,“也没驾照。”

“我给你开导航,我也没驾照。”林梓萌满不在乎地说,“走就是了。”

“好吧。”他耸耸肩,把车先开出地下停车场,“你说吧,去哪儿?”

调整好的导航地址,是南城区最大的综合商城,金羊购物广场,通称金购。

看名字也知道,那是鑫洋商贸公司名下最值钱的产业,也算是张家发迹的根源。韩玉梁虽然因为叶春樱的关系并没踏足其中过,但从沈幽那边拿到张家资料的时候看到过相关情报。

那栋大厦共高三十六层,下七层连同地下两层是综合性大型商场,向上直到三十三楼都是大型商务酒店,最顶上三层没有明面的招牌,注册信息分别为乐洋商务会馆、银星拍卖行和新阳信托三家,但实际上,分别是高端色情服务场所、大宗黑市交易和高级赌场。

当然,那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那里是鑫洋商贸,也就是张家的地盘,以张家和黑星社的关系,林梓萌这么大大咧咧跑过去,是不是有点作死?

韩玉梁一边开车一边提醒了一下,可她却满不在乎,拍了拍自己的脸蛋,说:“得了吧,我现在这模样我高中班主任看见都不一定认得出来,我爹见着估计喊名字之前心里都要打打鼓,车也换了,哪儿那么巧就能被认出来。”

她一扭头,瞪着眼说:“被认出来也是你,等进去我就给你买个大墨镜带上,挡住你半张脸。”

“我可不戴那种影响目力的东西。作为保镖,我要时刻眼观六路耳听八方。”

“哟,那耳机你也不戴?”

“不戴。”他笑道,“我看黄片都是用音箱。”

林梓萌脸上一红,气哼哼地说:“你能不能有那么一天不提下流事儿?”

“不能,我整天都在想这种事。”他挑了挑眉,“你有什么性感内裤吗?回头借给莲穿穿,她现在拿的那几套也太保守了点。”

她梗着脖子瞪圆了眼,“我都没交男朋友呢,为什么会有那种下流东西啊!”

“咦?不是说现代女性一般都为了自己而打扮吗?”

“可性感内衣就是给男人看的啊,穿在外面给其他女生看的衣服才叫为了自己好吗!”

“哦,原来如此。”话头一挑起来,韩玉梁就能让聊天一直持续下去,反正他已经通过网络对这个时代的很多事都粗浅了解了一番,逗女孩的经验古今结合之后,实践效果也相当不错。

不知不觉,林梓萌就跟他叽叽喳喳拌嘴了一路。

其实,许婷没有说错,岛泽莲也已经感觉出来,林梓萌就是对韩玉梁动心了,而且,动得不轻。

她从小生活在被道上兄弟照顾的环境中,谁更强,谁更狠,谁更勇猛,谁就是说话算数的那个,谁就是能跟漂亮妞开房的那个,天经地义。

她情窦初开时候迷上的那个体育老师,就是她初中的社交圈子中最强壮的男人。结果,那个男人约她去家里“做作业”的短信被她爸爸发现。

“肏他妈,一个体育老师有个鸡巴作业。”林强嚷嚷了这么一句,那之后,林梓萌就没再见过那个老师了。

她自以为是的初恋,就这么无疾而终,根据事后林强的小弟言语间的暗示,可能还是无“鸡”而终。

这事儿造成的影响挺久,后来她厮混的圈子里,垂涎她的男生并不少,但基本上都在“深入了解”之前就明白了鸡儿很宝贵不能当作一次性用品的道理,主动退避三舍。

那样正好,林梓萌本来也看不上那帮毛都没长齐的小混混,上次请韩玉梁打退的那帮,算是最后一波勇气可嘉的追求者。

结果,在这就要移民的当口,她动心了。

青春的躁动也好,雌性荷尔蒙被牵引到也罢,她见到韩玉梁赤膊展露出来的肌肉,就会浑身发热,亲眼见到过他电影特效一样的本事后,更是陷入到了少女时代都会有的纠结中——他不喜欢我怎么办?

如果是黑街的下层混混也就算了,她林梓萌高看一眼是他的福气,根本不用考虑怎么追的问题。可人家是正经侦探事务所的干将,和雪廊关系紧密,连她爸跟人说话都要客气三分。

他身边要是没什么碍事的人,或者没什么可以和她相提并论的人,她也一样可以安心想办法慢慢搞定他。可这男人的上司是个温柔娴静笑起来连她都有点动心的超级小美人,助手是个身材一级棒性格热情大方竟然还他妈的有一手好厨艺的怪物美少女,连高中同学那个公认的班花岛泽莲都掺和进来,被肏了屁股还红着脸喜滋滋跟那地方本来就等着他用一样。

林梓萌睡前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差点把枕头撕烂,愣是想不出自己比这三个竞争对手的优势是什么。

有一张豪气冲天的小臭嘴吗?妈的人家不喜欢姑娘说脏话啊!

她急得直想拍脑门,最后搜肠刮肚找了一堆过时偶像剧的剧情简介翻了一遍,勉强搞出了此刻的计划。

先以保镖任务为借口,带着他出去单独相处,名为保护实为约会。

然后……然后……

林梓萌抓了抓脑袋上的红发,再次陷入到苦恼之中。

然后呢?

约会到最后是不是就该上床了?那这家伙本来就好色得不行为什么不直接上床?

费这么大劲折腾一圈,到底最后想得到什么啊?

不知为何,她突然想起了许婷曾经说过的,那类似于要对自己诚实的话。

她侧头打量韩玉梁,偷偷瞄了一会儿。

他应该是不喜欢汽车,微微皱着眉,唇角稍有点下垂,但开车时候他全神贯注显得特别认真,这种情况下不见平时脸上弥漫的色兮兮气质,一下子帅气了不少。

看得她不自觉心脏就怦怦加速乱跳。

这就叫小鹿乱撞的感觉吗?

那么,她想得到什么呢?

肯定不是上床这么简单,如果是那种觉得一直是处女很没面子的蠢蛋,她有的是机会约个技艺高超服务到位的炮脱胎成女人。

可她完全没兴趣。她的性冲动,就像是才刚刚因韩玉梁而觉醒一样,远不到急于满足的时候。

不知为什么,她想起了言情剧中常见的一句台词。

“我得不到你的心,也要得到你的人!”

她好歹也是个高中毕业生,句子的强调重点还是分得清的,想到这样的台词,只能说明更想要的是前者。

“喂,保镖,”她忍不住开口,“你觉得我怎么样啊?”

如同肥皂剧的经典场景,韩玉梁懒洋洋道:“什么怎么样?”

不行……这种没营养的对白拿来水字数写小说还差不多,拿来撩男人还不如掀裙子亮个大腿。林梓萌烦躁地抓住自己脑后的马尾辫拨拉几下,换了话题,“你为什么不想结婚啊?”

“没那个需求。”韩玉梁看着眼前倒计时的红灯,手指轻轻敲着方向盘,没看她,“我没准备传宗接代,凭我的本事让女人不怀孩子不难,大可以只享乐不成亲。而且,我一个流落江湖的浪子,成什么家啊。”

林梓萌的认知中,江湖就等于黑道。她理所当然误会成韩玉梁被帮派牵制不能脱身洗白,皱眉说:“这个不成问题吧,你混道上不想拖累良家妇女,那跟我爸一样也找个混江湖的女人结婚不就挺好。”

她还挺期待韩玉梁的反应,毕竟目前她见到的几个女人中,就数她跟黑道关系最近。要是他有这意思,她的优势一下子就出来了。

“不结。”韩玉梁发动汽车,顺畅开过转绿灯的十字路口。

黑街这种随时可能有人掏枪的地方,大部分车辆都行驶得很和气,嚣张如赵婉那样的女司机开车也会记得换上合适的鞋——毕竟后台再硬也保不了你当场不被崩烂脑袋。

“为什么啊?”

“我是……唔……那叫什么来着,丁克?”

“呸,人丁克是结了婚不要孩子,你当我是傻波……冒啊?”生殖器都冲到了嘴边,被林梓萌硬咬牙啃掉后半截韵母,转成了在公众网站发布也不会被制裁的词。

“所以,不要孩子和不结婚,不就是个选择问题么。”

“可你不结婚也没少祸害姑娘啊。岛泽才在我这儿呆了几天,就被你……被你连那啥都给那啥了。”林梓萌憋红了脸,不自觉口吻就变得近似控诉。

“这不就是我选择不成亲的原因么?”韩玉梁笑道,“我这人见一个爱一个,既然不能都娶回家,索性一碗水端平,谁都不娶。”

林梓萌顿时噎住,这里头的逻辑莫名还挺自洽,她张着嘴发了会儿呆,才想起不对的地方,皱眉问:“可人女孩子要是想跟你恋爱结婚呢?岛泽一提是你女朋友,嘴恨不得咧到耳根子去,那你不跟她结婚,是等着玩腻了甩掉?”

“这就看她了。”韩玉梁微笑道,“对好看的姑娘,我通常是不会腻的。”

不行……林梓萌抬手拍了几下脑门,话题越来越奇怪了,怎么变成为岛泽莲打抱不平了,这纠缠到最后他要突然点头说考虑考虑跟岛泽结婚,她还不得后悔到自抽耳光。

她定了定神,在心里对自己强调,诚实,要诚实,说自己想说的……

“喂,那我算好看的姑娘吗?”

“算。”总算冒出句让林梓萌高兴的答案,“不然我早不干了,我可不给看不上的女人当保镖。”

但韩玉梁马上又说:“不过你是我们叶之眼开业第一单,春樱所长特地叮嘱我不要对客户有什么歪念头,所以我也就是看看,放心,不会拿你怎么样的。”

呸,我就担心你不拿我怎么样好吗。林梓萌越发气闷,她哪儿知道韩玉梁是故意这么说的,烦躁得伸手就把车里空调调低了两度。

结果等到了金购对面的停车场,她狠狠打了个响亮的喷嚏,震得眼冒金星。

一个没谈过恋爱的十八岁姑娘,哪儿知道两个人约会该干什么,所有经验积累都来自影视剧的缘故,她明明完全不爱喝咖啡,还是把韩玉梁拖去了六楼的咖啡厅。

虚度了约会开始的半个多小时。

书到用时方恨少,影视剧也是一个道理。林梓萌平常就不喜欢看那些你爱我我不爱你我爱她她却爱别人的东西,她喜欢看打打杀杀的动作片,江湖义气的黑帮片。

但那里面没什么能让她参考的地方,她总不能带着韩玉梁一起去砍人来增进感情。

“你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吗?”离开咖啡厅后,林梓萌有气无力地问。

“想出来的是你,你去哪儿,我陪着就是。”韩玉梁一边回答,脑袋一边跟着一个超短裙女郎的大腿转了将近一百八十度。

“我……我去厕所,你在门口等我!”她气冲冲挎着包走进卫生间,对着镜子涂了口红,把头发散下来,打了一层粉底液。

学什么别人啊,连自己都不做了,谁会喜欢啊?

她对着镜子瞪着眼抱怨,跟着不甘不愿地看了一眼自己今天的裙子,咬牙把裙腰往上提了几寸翻卷一下,临时变成了短裙。

对自己的腿,林梓萌还是有几分自信的,今天还有高跟鞋加成,她就不信见不到效果!

出去之后,韩玉梁的眼睛果然在她裙摆下方打转了好久。

但她得意一阵后,又开始纠结。

这不就是色诱吗?说到底还是只能对好色这一点下手啊。

“对了,女人呢,你具体喜欢什么样的啊?”

在商场漫无目的地转了一个多小时,林梓萌从喜欢什么样的衣服聊起,一路历经“喜欢吃什么”、“喜欢做什么”、“最近联邦形势如何”、“明天会不会下雨”、“哎呀有部电视剧里头一个下雨场景拍得可好了”、“喜欢看什么样的影视作品”、“喜欢哪个女明星”后,总算把话题绕到了想说的地方——尽管衔接上还是有那么点生硬。

“好看的,不太老的,活的,能上的。”韩玉梁拍着嘴打了个呵欠,回答得很诚实。

“就具体到这程度吗?”林梓萌垮下肩,像把快被收起来的伞,“胖的瘦的,外向的内向的,高的矮的,有钱的没钱的,就没点实际标准吗?”

“没,好看女人这么多,我不挑剔的。我又不是只选一个。”他笑了笑,继续明知故逗——她纠结的样子太好玩了。

“对哦……你是个超级大色狼。”林梓萌闷闷不乐地嘟囔了一句。

“我比较诚实而已。”韩玉梁笑道,“男人有能力又不会受惩罚的情况下,有几个能一心只看眼前人呢?我反正做不到,也不装样子。”

“你这种……这种……”林梓萌抬起手,说到半截,把话吞了回去。

这种好色渣男,不正好挺容易追吗?

那她怎么还是满肚子不高兴呢?

原来……已经到了想要独占他的地步了?

韩玉梁回头,看着停下脚步的林梓萌,“怎么不走了?”

她掩饰一样地抬头看了一眼,身边恰好是个内衣专卖店,“我……我去这儿看看,你在门外等着就行,别进来丢人了。”

说着,她就逃一样钻了进去。

这一进,不仅呆了半个多小时,最后还买了两提袋东西出来。

照说保镖跟着,这些东西该韩玉梁拎。

但林梓萌没给他,自己拿在了手里。

走到电梯口,她抬头看着提示牌,上面有每一层的简单介绍。

如果可以,她还是想走比较正常的追求方式,不是很想用到刚才买的东西。

“韩玉梁,陪我看电影。”

“是。”他点点头,“想看什么?”

她提前没查,根本不知道都有什么,只好说:“上去再说。先看看外头轮播的预告片。”

暑期档影院还算热闹,不少大片扎堆上映。

林梓萌强忍着自己的真实喜好,跳过了一部超级英雄片,一部火爆动作片,一部警匪枪战片,硬逼着自己买下了两张唯一一部文艺爱情片的票。

并非周末,也不是热门电影,两张票,实际效果等于包场。

林梓萌有点小高兴,没别人打扰,又是文艺爱情片,韩玉梁就算真是个大色狼,这种氛围也会稍微动点心吧?

为了不留下一点被阻碍的可能性,她甚至没买小食和饮料,进去入座后,特地把两人中间那个可调整的扶手抬起来收了。

然而,也不知道是昨晚没睡好今天起得早导致睡眠不足,还是那电影实在文艺得过分,她看了二十多分钟,就睡着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