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192章 心火焚炼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天香华文及东胜洲关系企业。

发售部分每月11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哈啊……哈啊……哈啊……韩玉梁……你……拔出去……后面那……怪东西,好不好?”

不到三分钟,韩玉梁鸡巴都还没进去半根,只是在屄口进进出出磨了一会儿,后庭按摩棒就让任清玉双腿一夹,小小泄了一遭。

她娇喘吁吁,低着头道:“你再不拔……我……我要运功震坏它了。”

知道她梧桐焚炼的外放真气的确能损伤这种小玩意,比陆雪芊的冰清诀实质上更难对付,韩玉梁抽送着将龟头往深处钻了几寸,笑道:“你这是何必,难道不舒服么?你刚才的叫声可骗不了人。清玉,放开自己,不要那么端着,你如今不是处子,心火需要定期宣泄,你总是顾虑太多,怎能泄得干净?”

任清玉羞耻道:“我……才不会因为那种怪东西……快活……你、你休得胡言乱语!我只是……觉得胀。”

“这玩意没我小指粗,你那连我屌儿都吞进去过的屁股,岂会觉得胀。”他不紧不慢抽插,反正这会儿阳具阴户已叙上了旧,最难的关都过了,之后还有三天,他大可以慢慢陪她玩。

交易虽说已经谈妥,但肉身上的调教还是要的,否则她玉清散人修身养性,一年半载都不欲火焚身一回,岂不是要夜长梦多。

他一定得抓紧时间,趁着有这三天多的好机会,可以连续不断对她调教刺激,非得给她加上几个新属性不可。

别的不说,她这条敏感柔软的谷道,怎么也得调教成淫肛才对得起当初破瓜的功劳。

“那、那都是多久之前了!”任清玉面红耳赤反驳,“我……凭什么不觉得胀?”

韩玉梁笑道:“怎么,你拉出的屎莫非还不如我小指头粗?”

她羞得连屄肉都又紧了几分,“你……我……我那个……是出来的,又、又不会这么卡着,还……乱动。”

韩玉梁再按一下开关,只不过,这情趣玩具长按才是关闭,按一下,是换档。

嗡嗡声顿时响了几分,屁股外露出的那一段粉色把手都微微摇晃起来。

“啊哈……韩玉梁……你、你……可恶……”任清玉弓起脊梁,呜咽道,“我……明明都收功……任你……作践了……你为何还这么……羞辱我……”

她听着分外委屈,似乎要不是心高气傲强撑着,这会儿已经嚎啕大哭。

“清玉,人牙子的事情,我难道对你白说了么?”他手掌抓住按摩棒,一边在牝户抽送一边将那震动的玩具扭动旋转,柔声道,“离开这儿之前,我就是个管教你的禽兽,我可以尽量温柔,但不能什么都不做。我要是露了破绽,你可就脱不了身了。还有,暂时不准再叫我的名字,你高兴骂什么都可以,恶贼淫贼小毛贼,随你高兴,反正你以前都叫过。”

任清玉忍着臀缝里阵阵异样酸麻,叹息般吐了口气,轻声道:“那……你化名是什么?”

“花耀麟,花夜来,都可以。不过最好还是别叫,这边的人可不知道我与你是老相好。”

“呸,什么……老相好……呜……你……你别突然……进来……那么深啊……嗯呜……呜啊啊……”

故意跟她嘴里的话作对似的,她一句还没说完,火热阳物与振动胶棒之间的肉壁陡然爆发出令人腰肢酸软的美妙滋味。他恰在此时深深一顶,猛肏了几下,当即便有一股稀汤被粗长的鸡巴挤了出来,顺着滑嫩大腿往下流走。

她这蜜壶分外紧凑的缘故,爱液虽多却不能久留,润滑始终不会过头,阳物挺在里面真是进了温柔乡,都不舍得离开。

“你又丢了?瞧瞧,乱说谎,遭了报应吧。”韩玉梁调笑一句,抵住她子宫颈微微用力,顺着A点所在旋转磨弄,道,“总之,你得听我的,装作和我不认识,是因为我的手段本事才臣服听话,其他人你照样不接受,要是有人来碰你,别管男女都运功震开。”

任清玉还沉浸在方才阴津垂流的愉悦中,恍惚道:“不论男女?”

“不错,不论男女。这是为了让你显得不那么容易驯服,也免得跟我一起回来那个小淫妇,觉得你可以让女人近身,打什么歪主意。”

任清玉惊愕道:“那……我如厕擦身之类的事情,要靠谁帮忙?”

韩玉梁笑着将龟头一挑,于寸许之间迅速往复,喘息道:“那自然是我。”

“不、不行!”任清玉慌张拒绝,“那些事……怎么能让你帮!”

“非如此不可。你这人演技差劲,撒谎本事糟糕之极,你让我帮,之后三天我就可以把你隔绝在其他人之外,放开手脚。你不让,就要有女人来帮你做这个做那个,他们帮主的女儿学了本事回来,肯定想在你身上试验,到时候让我一起对付你,你说我是帮她还是帮你?”

“那自然是帮我!”

“然后露出破绽,和你一起完蛋在这儿么?”韩玉梁摇头道,“我已经跟你说过如今这时代的兵器有多可怕,大内皇宫我也有信心把你带出来,但这儿,我可没把握。”

见她不语,他猛顶几下,送她又飞了个小山丘高,才抚摸着她微微有汗的腰窝,柔声道:“清玉,不管你情愿也好,不愿也罢,你最羞耻丢人的模样,都已被我看得真真切切。那一晚你也是当着我尿出来过的吧。”

“你……别再提了……行么?”任清玉恨不得一头扎进地里,羞耻到屁股蛋都红了小半。

“你按我说的做,我就不再提了。”他笑眯眯将振动棒又调高一档,最深处那个指头肚大的圆头疯狂摇晃,在她肠内挖掘。

女子后庭敏感处都在靠入口附近,里面的感觉不能说没有,但与肛门一带不可同“日”而语。

可功率开大之后,深处在搅拌,屁眼的底座把手也跟着乱摇,她后窍天生敏感,尾骨往上顿时一阵酥麻,啊的一声短促尖叫,蜜腔蠕动,裹着鸡巴泄了。

韩玉梁快活地粗喘几声,觉得心中欲火涌动,暗想不如先来一次,再慢慢拾掇她。她牝肉如贝壳紧咬,淫蜜比花露还多,往外一抽屄芯里隐隐一股吸力将他嘬住。他便趁着这股销魂滋味,发力猛抽百余下,跟着向后一退,几道白浆,黏糊糊尽数射在她诱人雪臀上。

以为已经完事,任清玉吁了口气,低下头,松开一直攥着拳的双手,道:“可以……拔出去了么?”

韩玉梁用喷头接了一盆热水端来,拿湿毛巾擦着她滑溜溜的屁股蛋,柔声道:“我先帮你擦擦身子。瞧你,这么一会儿就出了一身汗。”

“先拔出去……拔出去……”任清玉气得顿足,可惜脚也被铁铐固定在架子上,跺都跺不响。

“不行。”他淡淡道,“清玉,方才的交易你莫非忘了?离开此地之前,你得全力配合我。”

“这……算是什么配合?”

“这是他们要求我做的事,我做了,才有机会救你。”他微微一笑,将毛巾伸进袍子,擦入坚挺乳峰之间,“你先夹一会儿,忍耐忍耐,想如厕了,就跟我说。”

她扭开脸,“我不想。”

“你啊,一心虚就不敢看人,当年走江湖,你能骗得过谁?”

她气冲冲道:“我凭本事,为何要诓骗他人?”

“哦,那你是要小解还是出恭?”

“小……我没有,都不要。”

他拿过瓶子拧开盖,“那喝口水吧,出了不少汗,下头也漏了不少汁,瞧你,嘴唇都干了。”

她臊得满脸红,但确实想喝水,就只是嗯了一声,对着瓶口咕咚咕咚灌了一气。

他拿毛巾给她擦干顺着嘴角流下的水痕,柔声道:“既然你不需要如厕,我就先离开会儿。莫急,我不久就回来。”

屁眼里的东西还在嗡嗡嗡的震,任清玉赶忙道:“别走,我、我后面的东西,你倒是……给我拔了啊。”

“那可不行,还没震够时候呢。不过……我反正要出去,没在这儿盯着你,你要实在难受,自己试试把它拉出来吧。”他轻声叮嘱,转身快步离去,不再给她多话央求的机会。

之前发了话不准旁人接近,屋外自然空空荡荡,韩玉梁略一沉吟,径直回自己卧室,让莉莲帮忙,从采购的各种调教道具中翻出一套衣服,准备给任清玉换上。

“换衣服……那不是要给她放下来?这女人有特异功能,这么搞行不行啊?”莉莲一边撅着屁股翻,一边不安心地问。

“我要不是能制住她,敢开这个口么?”他懒洋洋答道,伸脚在她臀肉上摸了一把。

他要的衣服很快找到,但他却并不急着离开,半靠在床上跟莉莲调笑起来。

拖延到近半个小时,他才把衣服收进袋子,顺便拎起装着更多花样玩具的皮箱,揣了一把手枪,往任清玉那边回去。

怕莉莲过来捣乱,他还给了她点无关痛痒的任务,让她调教莎莉和崔彩顺去了。

刚才给任清玉喝的那瓶水里,掺了调教师爱用的强效利尿剂,考虑到血钾问题,韩玉梁顺手去厨房要了两根半生香蕉——毕竟他是个温柔的调教师,知道不伤身才是硬道理。

开门进去,反手锁上,他走近站定,故意做出讶异表情,柔声道:“清玉,你当真不需要如厕么?”

其实一看到那根振动棒被排出肛门掉在地上,他就知道,任清玉的尿憋不住了。

利尿剂兴许没这么快生效,但她本来就憋着的情况下,还要将振动棒拉出来,尿意不浓烈绝不可能。

也就是她有内功帮助,可以压制下身经脉,换成一般女子,靠排便动作往外推振动棒的时候,八成就已经漏了。

饶是如此,任清玉也已经满头细汗,双膝并在一起,只恨两脚被固定着不能也凑到一块儿,看他进来,如见到救星一样眼前一亮,可听他问出口,又显出颇为为难的神情。

“清玉,这里没有外人,你实话实说就好。你要不内急,我可要做下一桩任务了。这个一开始,不完事之前你是不能上厕所的。”

“等等!”看他挽起袖子要过来,任清玉终于服了软,面红耳赤道,“我要……小解。”

“这就对了。清玉,你得学会相信我,放开心里的障碍,毫无保留地相信我。这里只有我和你来自一个地方,只有我和你站在一起,懂么?”他用洞玄真音柔声道,“对了,你的尿盆在哪儿?”

“我……不知道……”她羞耻地低下头,紧紧闭上了眼。

“那我找找。”韩玉梁不紧不慢踱到她身后,装模作样来回看。

着急的终究还是尿泡胀痛的任清玉,她犹豫半天,还是道:“不行……你去……去刚才接水的地方……找找看。”

尿盆不放进卫生间,还能放哪儿?

韩玉梁当然知道,不过就是为了让她处处出言,渐渐习惯求他的心理状态而已。

这其实也是调教的一部分,只不过寻常调教师,不怎么需要用到罢了。

进去拿出尿盆,看她表情也知道,绝对憋不住了。他要是再故意磨蹭,真让她失禁反而会破坏好不容易一点点垒起来的信任,于是便三步并作两步冲过来,把固定架调整放低,方便她蹲下,将便盆往下一放,帮她掀起袍脚,道:“好了。”

任清玉一想到韩玉梁就站在后面看着,尿都到了眼儿上,硬是颤巍巍撒不出去。

的确当初她曾经被他一次次强要凌辱到略略失禁,可被动无奈,和此刻需要主动放开,岂能相提并论。

“要不,我帮你揉一揉?”韩玉梁在后面柔声问道。

“不必!”她急忙拒绝,嗓音都有些发尖。

“嘘嘘嘘……”他笑眯眯弯腰,对着她哆嗦的屁股,吹起了催尿哨。

鼓起的尿道口终于还是冒出一股清泉,淅沥沥掉落在便盆中,转眼变成哗啦啦的水龙。

“你可真能憋。”等到尿完,扯过纸巾为她擦净,韩玉梁端起沉甸甸的盆,故意在她眼前晃了一晃。

任清玉浑身羞耻到发烫,抿紧嘴巴,没有说话。

他收拾妥当,过来打开袋子,拿出准备好的衣服,用钥匙为她把各处禁锢打开,道:“这一身穿了很久吧,去换上干净的,也舒爽一下。”

任清玉按摩着被勒出红印的手腕,盯着他忽然道:“你……不怕我跑?”

“你出去就是没命,我为了不冒险,肯定要把你抓回来。你不是我对手,我怕什么。”

她顿时满脸通红,抓起一副手铐就丢向他胸前,羞愤道:“那你刚才为何不放开我让我如厕!你接什么!你就是故意作弄我!”

韩玉梁笑吟吟抬手接住铁铐,道:“我的确是故意,但并非作弄。这是为了你好。”

“为了我好?”任清玉气得胸膛起伏,内息鼓荡,一副这就要跟他同归于尽的架势,“你非要让我当着你解手,这叫什么为了我好!我就不该信你这淫贼!”

韩玉梁比个噤声手势,沉声道:“我就是为了让你能早点听话,不再这么因为害羞大呼小叫,我都说了要和你装作互不相识,把你管教乖顺,你说咱们连夫妻的事都做过,你还总是那么面皮薄,这可危险得很呐。”

“现在这样就不危险了?”任清玉紧握双拳,双脚一前一后,看来随时准备出招。

“危险。”韩玉梁正色道,“你还是这么一副炸毛样子,当然危险。随时有个人进来看见,咱们两个都要完蛋。”

任清玉脸色阴晴不定,蹙眉道:“你我联手,就是皇宫大内也能来去自如,武当少林亦可进进出出,这帮连武功都没有的人,如何能制得住你我?”

韩玉梁拿出一个打火机,轻轻一摁,啪,开到最大的火苗喷射而起,呼呼作响。

她脸色一变,向后一缩,“这……又是什么邪法?”

“这不过是如今的人用来生火的小东西。你真当我说的枪炮炸弹之类,是在哄骗你留下么?”他淡淡道,“我的寒冰烈火掌将阳刚内力运到极限,也可以劈空燃草,拍击焚柴,但这打火机,只要手指一按……”

啪,火焰窜出,又开始在任清玉眼前闪动。

对着呆若木鸡的她,韩玉梁掏出那把精巧手枪,在掌心一转,笑道:“我知道你心底不愿信我,特意给你带来一把枪,叫你好好看看。这是女子防身用的袖珍款式,威力已经很小,你瞧好了。”

他拨开保险,对准墙边铁架,搂下扳机。

砰!

火花四溅。

“过去看看,想想你见过的暗器高手,几人能有这种力道?”

任清玉将信将疑走去蹲下,伸手一摸,烫得一缩,看着那铁板上的凹坑,颤声道:“这……这要灌注多少真气进去?”

“分毫不用。这东西和霹雳震天雷的原理近似,但比那个威力大得多,消耗也小得多,用起来容易得多,就连十来岁的孩子,只要搂得动扳机,也能打出一样的效果。”韩玉梁收起手枪,沉声道,“现下,你明白自己的处境了么?”

任清玉伸出手,运力一挖,抠下了那颗弹头,放在眼前端详片刻,面色一片灰败,喃喃道:“若是如此……我……我们苦心习武,还有什么意义?”

“所以这个时代还会真正武功的,就只剩下了咱们这些穿越者。这就是咱们的优势。”他淡淡道,“同样都会用枪,咱们多一样武功,难道不比他们更强?所以,我才要你听我的话,好好逃出去,跟春樱学会在这世界生活的常识,然后,就可以还像以前那样行侠仗义了。”

见她怔怔发愣,韩玉梁柔声道:“你好好想想,想通了,就换衣服吧。”

任清玉幽幽叹了口气,起身走到装衣服的箱子旁,跟着一愣,抬头道:“你……不出去么?”

他用手指刮了刮脸皮,笑道:“清玉,我几次再三提醒你,为何还是不入戏呢。我现下是个要将你管教成听话女奴的人,我的目的就是让你不知羞耻。你得适应在我眼前拉屎撒尿换衣服的生活。不然,你就离不开这儿了。”

“你……”任清玉已经彻底被他弄得头昏脑涨,心里觉得不对,可又找不到别的出路,满面茫然无措。

“清玉,该看的,我早都看过,甚至摸过,亲过,舔过。你还如此矜持,图个什么呢?”他洞玄真音火力全开,望着她一字字柔声劝道,“反正你身子早已是我的,只对我一人如此,也无妨吧?”

任清玉双手颤抖,迟疑片刻,终于还是忍耐不住身上汗腥扑鼻的破旧衣物,缓缓拉开系带,将道袍褪下,扯掉白色围兜,松开缠腰汗巾,脱到了一丝不挂。

韩玉梁眼前一亮,主动过去捡起她脱下衣物,道:“这些太脏了,别要了。”

说着他就埋进卫生间,往水池里一丢,不再给她反悔机会。

不出所料,他前脚才扔下,后脚就听见外面任清玉惊愕道:“这、这是什么衣服?”

韩玉梁探头出去,正色道:“这里是卖女人的地方,能有什么正经衣服。这已经是我给你找的最合适的了。”

任清玉提着手里的全套兔女郎装,瞠目结舌,“这……也叫合适?韩玉梁,这衣服……连青楼婊子都不会穿啊!”

错了,这个年代的青楼婊子还真有不少这么穿的。

韩玉梁依然神情严肃,道:“清玉,聊胜于无,难道你愿意这么裸着?当然,这样也不是不行,我也觉得更好。毕竟之后几日,你我免不了要连番交合,到时候汁水淋漓,你不穿衣服,方便清洗。”

任清玉闻言,面红耳赤拿起那些衣服就往身上套去。

可兔女郎装她从没穿过,一不小心就先将高开叉露背泳衣的部分穿了上去,提起之后望着手上的网眼连裤袜,犹犹豫豫伸进只脚,又觉得哪里不对。

韩玉梁笑眯眯走过去,柔声道:“来,这时代的衣服你不了解,我帮你穿。”

任清玉一句不必都已到了嘴边,可心中惶恐难安,实在是急需一个臂膀依靠,不知不觉红了眼眶,将修长身子蜷缩起来,被他搂在怀中,脱掉重穿。

她所在的时代还没有内裤这种东西,自然也不知道韩玉梁故意少拿了一样。

但等到穿戴完毕,还是有些生疑,摸着头上的耳朵,脖子上的项圈,屁股后微微摇晃的尾巴,忍不住道:“这些莫名其妙的东西,也非得穿上不可?”

韩玉梁严肃道:“不错,非穿不可。”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