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151章 山重水复动漫路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天香华文及东胜洲关系企业。

发售部分每月5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难得的星期天,一早起来,天空又飘下了细如毛发的小雨。

不过韩玉梁靠在窗台上默默看着外面,心情倒还不错。

他这样嗜色如命的男人,能一身轻松,当然是因为得到了充分的满足。

而他充分满足的代价,就是他那位一贯早起的小所长,至今还酣睡不醒。

韩玉梁知道叶春樱已经做好准备,正好经历过一场突然遭遇战后,他也想在她温暖湿润的小嘴里享受一下新占据某个部位的愉悦。

可她那双脚,实在是有些迷人。

给她洗着洗着,他就忍不住被热水的暖流钻进下腹,不舍得换其他地方了。

累计三次,耗时一个半钟头,对于不怎么进行激烈运动的她来说,双腿肯定要酸痛个几天了。

最后帮她擦拭,脚上的润滑剂和精液都还没全弄干净,她就身子一歪,迷迷糊糊睡着了。

当然,这也和在木下顺子那边的遭遇战有关。

和赵虹突如其来的见面,连带临别前的短暂枪战,让叶春樱的情绪一直到韩玉梁脱衣服前都保持着微妙的紧绷。

大概要到韩玉梁靠温柔的爱抚送她娇喘高潮一次后,才算是彻底松弛下来。

所以他决定让她多睡会儿。

等到睡醒,还有一大堆资料等着整理,有他们这次搜集到的,也有沈幽大半夜发来的。那种琐碎的杂事儿他不愿意劳神,等叶春樱睡够起来去处理正合适。

然而,事与愿违。

韩玉梁特地去检查了一下请勿打扰的信号灯,刚确认已经弄好不会让酒店清洁服务添乱,叶春樱的手机就响了。

他急忙展开轻功辗转腾挪,两秒内把手机从床头柜上拿起。

但床上的睡美人,还是慵懒娇媚地翻了个身,伸出白白嫩嫩的臂膀,用小手摸索着去找声源。

韩玉梁来不及细看屏幕,拿起手机就接通放到耳边,拿出传音入密的功夫免得惊扰叶春樱,颇为不悦道:“喂,谁啊?”

“韩玉梁?”那边传来了不算陌生的女声,上次从手机中听到,对面还是郑澈哲的电话。

“赵虹?”

“沙罗跟我交代了些事,所以我已经打消了找叶春樱麻烦的主意。但我劝你们一句,离这次的事情远一些。我拿了你们搜集的证据,之后会用一样分量的证据还这个人情。但如果下次碰上,我可不会再对你的女人手下留情。我现在不做杀手,不意味着随便什么人都能冲我开枪。懂吗?”

“我们如果不查,哪里来的证据给你。”韩玉梁离开床边,淡淡道,“你一个杀手,我们怎么能想到你敢光天化日硬闯木下顺子的家。你要不去,那边我们查得好好的,说不定还能问出更多证据给你。”

赵虹冷笑一声,毫不领情地说:“没那个必要,我想知道什么,我自己会问。你们那种偷偷摸摸的审问方式,怎么会有船尾的效率高。”

“船尾?你在河里问话的?”

“船尾介一,代号狼熊,我的伙伴,他对你很感兴趣,嚷嚷着要跟你再打一次。暂时被我阻止了。”赵虹的语调带上了几分挑衅的味道,“沙罗前辈这么看得起你,我总不好让船尾一不小心把你撕了。”

“不必着急,会有机会的,到时候谁撕了谁,欢迎你亲眼见证。”别说一个他本来就打算替叶春樱杀了报仇的女杀手,当年就是大内高手十七、八个欢聚一堂,挑衅过来他一样要顶回去。

输人不输阵,何况他还输不了人。

只要在有准备的情况下对上,不至于猝不及防,不去轻敌大意,韩玉梁有信心同时干掉至少两个狼熊。

“你要说的就是这个么?我不觉得这值得你打一通电话扰人清梦。”

赵虹沉默了一会儿,语气很刻意地放柔软了一些,“木下顺子说有些东西是在电脑上处理的,她完全不知情。船尾抱回来的机箱没了硬盘,是你们拆走的吧?”

“没错,就在我们这儿。”韩玉梁知道要抓住L- Club的尾巴还是得通力合作,不好一开始就闹得太僵,“你有兴趣的话,我不介意进行一下情报交换。里面大部分都是文档,压缩传输起来十分方便。”

赵虹轻轻笑了几声,“木下顺子的口供我可懒得整理成文字,你们如果有兴趣,我可以把完整视频发过去。既然咱们碰过面了,我就不用再费事打码了。问题是,你们敢看吗?”

韩玉梁讥诮道:“你们杀手不训练脑子的?我们要的只是口供,视频太残忍,我们最小化只听声音不就完了。少废话,要换就换,不换也是我们赚,木下顺子一个情妇能知道多少?”

“好。”赵虹也懒得再多废话,“我发送视频时会附带一个邮箱地址,你们把你们手上的整理一下给我。”

“先发货后收钱,不怕我们耍赖么?”

她的语调依然带着自信与不屑,“不怕,大不了,我先让船尾陪叶春樱玩玩。那个小姑娘好像不比木下顺子强壮多少,木下顺子坚持了一个半小时,她能坚持多久呢?哼哼。”

“后会有期。”韩玉梁冷冷说罢,挂掉了电话。

不太愿意让叶春樱难过,趁她还没起床,他拿出电脑连上无线,等手机上接收的视频一传到,就立刻剪切到电脑,戴好耳机,独个观看着,用笔把可能有意义的口供记录下来。

赵虹审问的方式非常简单。

她让船尾介一变成狼熊,然后把木下顺子当成玩具一样怎么高兴怎么摆弄,她就在旁边抱肘看着,让木下顺子交代所有知道的,和大野一成有关的事情。只要说到她满意,她就喊停阻止那个狂暴的怪物。

为了让木下顺子不至于一下子就昏死过去什么都说不出来,赵虹还很好心的往她身上倒了一桶粘稠的润滑油。

即使大半个身子都快泡在粘糊糊的润滑剂里,狼熊从后面抱起木下顺子插进去的时候,恐怖的阴茎还是当场就让她的下体发生了裂伤。

韩玉梁忍不住摇了摇头。

他也有本事把胯下的大鸟运功膨胀到不逊色于那怪物的程度,但他除非故意,否则从不弄伤女伴的娇嫩花房。

那小小牝户只要善于撩拨挑逗,等到嫩肉充血,蚌珠膨胀,蛤口垂涎,再徐徐挤入,膣腔便可彻底舒展,将阳物紧紧裹住,不致开裂。

狼熊这种肏法,与其说是泄欲,不如说是在杀人——用他的阴茎刺杀柔弱的女人。

他的代号并不贴切,他更像是一只疯狂挥舞毒刺的杀人蜂。

木下顺子也许有点小狡黠,对韩玉梁他们耍了一点不恰当的小心眼,但她从被狼熊插入那一刻,就明白那些小把戏对赵虹没有任何意义。

赵虹看她的眼神,没有半点温度和怜悯,就像是在看一个会说话的一次性飞机杯。

所以木下顺子飞快地交代了,硕大的肉桩子咚咚咚咚地夯击着她的子宫,让她的口供中一直掺杂着断断续续的哀鸣。

她根本不知道赵虹到底想打听什么,绕着说了半天大野一成的风流韵事。

那家伙是个轻度受虐癖,据说是来自于家中优秀兄长带来的长期压力,而木下顺子则刚好是个与外表不符的施虐癖,把他绑起来用十厘米鞋跟钻屁眼,就能畅快地高潮。

所以单纯从肉体的角度讲,木下顺子应该是大野一成最契合的伴侣。

但他心里最惦记的,仍然是那个叫做马紫君的女人。

这甚至成为了他们之间性爱过程中的一种鞭笞道具。

当性欲亢奋到极限的时候,大野一成就会要求木下顺子一边鞭打他,一边给他在投影墙上循环播放一段仅有两分钟的视频。

视频是一个男人用头戴摄像机拍摄的,他双手撑在马紫君苗条的腰肢两侧,飞快地摇动身躯撞击她赤裸的肉体,黑黝黝的肉棒在张开的大腿根中央钻进钻出,白色的黏液缠绕在交合的部位。

按照木下顺子所说,视频中最清楚能看到的,就是马紫君丰满的胸脯上闪亮的银色乳环。

乳环上带着小小的铃铛,被奸淫得上下摇晃时,铃铛就发出清脆的声响。

也许是心中的嫉妒在发挥作用,木下顺子很自然的说起了马紫君的事,言语间,隐隐期望着自己所经受的痛苦也能让那女人品尝一下。

但就连韩玉梁都听得出来,即使那是嫉妒,马紫君依然是个不能忽略的目标。

分手之后,马紫君和大野一成依然频繁联系,偶尔见面,虽说不再发生肉体上的关系,但木下顺子凭自己女人的直觉认定,他们感情上的纽带反而更加坚固。

这就很有趣了。

大野一成喜欢马紫君,马紫君不知是在分手后还是分手前就投入了其他男人的怀抱。马紫君依靠那个男人青云直上,和大野一成之间的关系却没有受到根本影响。

听木下顺子的口供,好像马紫君还在大野一成的事业上帮了不小的忙。

这么综合起来看的话,韩玉梁沉吟片刻,莫非……马紫君其实就是大野一成献给他上级的?

木下顺子已经是个挺美的女人,在情妇中绝对算是高价那一档。

但从她言语中不太掩饰得住的嫉妒来看,马紫君应该比她漂亮,至少,比她更能征服男人的心。

很快,视频里的木下顺子就已经没有什么可说的事情。

但赵虹依然没有开口阻止狼熊。

木下顺子哭喊着哀求,质问,最后撕心裂肺地诅咒。

可惜赵虹无动于衷,很快,就离开了镜头拍摄的范围。

韩玉梁快进了一下,被压缩到不算太清晰的视频后半段,基本就是纯粹的猎奇影片。

他最近没什么兴致欣赏这个类型,更爱看点卿卿我我的爱情故事,于是关掉视频,摘下了耳机。

“韩大哥,那是……木下顺子吗?”

背后传来叶春樱的声音,他转过头,这才发现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起了,双手捧着贴紧小腹的暖宝,就站在能看见电脑屏幕的地方。

“嗯,赵虹要跟咱们交换情报。我答应了,这是她先给过来的,里面木下顺子说了不少事情。不过有用的……也就是跟马紫君有关的那些。你别重新看视频了,这是我做的笔记,你读读就行。然后,咱们考虑一下该把证据给赵虹多少,要不要做做编辑。”

“编辑?”叶春樱披上外套,坐到他身边。

“对,适当编辑一下,最好能让赵虹把注意力集中在大野一成身上。咱们好争取时间,找马紫君下手。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马紫君比大野一成知道得更多,也更接近‘主办者’。”韩玉梁把视频扔进事务所的服务器备份,看着缺失了雪廊共享部分后捉襟见肘的空间,小声道,“春樱,咱们现在有钱了,我看,事务所自己的后台服务,也该好好升级一下了吧?”

叶春樱犹豫了几秒,小声说:“韩大哥,那笔赃款……咱们真要全部据为己有吗?”

“你要是良心不安,咱们可以捐个几百万,反正慈善这一块你熟。”韩玉梁扭头看着她,正色道,“但大头咱们还是要留下,你这次也看到了,L- Club不是个好对付的组织。今后咱们恐怕还少不了要跟他们作对,到时候有充裕经费在手,总好过两手空空一屁股债吧?”

叶春樱抿了抿唇,拉起他的手放在双掌中间,轻轻摩挲,“我总觉得这是……不义之财。不如真正赚来的花得那么心安理得。”

“那就我来花。”韩玉梁笑着揉了揉她的头,“我劫富济贫从来都是自己留大头,心安理得惯了。这些钱恶人留着也不会花在好事上,你要不管,那我就全权支配了。”

叶春樱想了想,妥协说:“那还是咱们商量着来吧,等忙完华京的事,我回去看看有哪里需要帮助的。现金还好处理……那些金条宝石和首饰,估计要麻烦雪廊联络渠道洗成能用的钱才行。”

“首饰你留着戴吧,你不爱戴的给了婷婷。我看你头上脖子上什么都没有,婷婷好歹还有俩耳钉呢。”

她低头一笑,轻声说:“我学医时候一个老师,建议我们女生将来行医的时候,尽量不要化妆戴首饰,而且我也确实不太喜欢,挺麻烦的。比如戒指,我勤洗手你又不是不知道,每次洗都要摘。再说……那些首饰一看就是在正式场合用的高档品,我连晚礼都没有一身,难道配风衣牛仔裤啊。还是让婷婷挑喜欢的,剩下再说吧。”

“到时候我给你挑。”韩玉梁淡淡道,“我给你选完,再让她挑。”

听出他隐隐有在划分什么的意思,叶春樱微微蹙眉,柔声说:“韩大哥,你不用这样的。婷婷很喜欢你,你……也对她挺有好感不是么。我没有那么介意,我,嗯……我还挺喜欢现在事务所的感觉,我有你,还有个年纪相近的小姐妹,和她能说说女生之间的话。你别老是这么刻意,她该讨厌我了。”

“她讨厌你,我就换个不讨厌你的助手。”韩玉梁笑道,“别人不说,岛泽莲可是巴不得来咱们这儿呢。”

知道他心里还留着对许婷的小疙瘩,叶春樱考虑了一会儿,果断转换了话题,“咱们快点整理资料吧,赵虹看来不是有耐心的人。昨天拿回来我只匆忙浏览了一遍,印象不深。”

“嗯,你看那些,我来看沈幽发的调查报告。要是马紫君不难找,咱们就让赵虹去对付大野一成。”韩玉梁打开资料文档,迅速翻页浏览。

资料中只有马紫君的证件照,不过从证件照上,也能看出那是个很标致的美人,浓眉大眼,肤色白皙,唇线柔和,鼻梁高挺。而且,她的眸子里有种朦朦胧胧的味道,透着一股妩媚,即使是穿着制服的大头照,仍让男人很容易就联想到床。

多半是个尤物。

一想到给顶着这张脸的女人乳头上安装一对儿带铃铛的银环,韩玉梁就禁不住有些发硬。

下手的男人,可真会玩儿啊……

仓促之间,沈幽也挖掘不到太多深层次的信息,除了马紫君作为公职人员很容易黑进落后数据库找出的个人情报外,只找到了她曾经用过的Echat(动讯)号码。

但那是世通集团早期使用数字编号不绑定手机时代的珍贵六位数ID,从那时过来的网民不太可能舍得丢弃,有很大概率,现在依然作为马紫君的后备账户在电脑端使用。

沈幽大概比较忙,在这里最后标注了一句话,“用动讯号查找网络情报是检索基本技能,你们自己来。”

全球唯一的手机号成为网络身份主流,并被严格的隐私相关管理政策保护起来,也就是近几年的事情而已。即便是现在,只要有足够的起始信息,在暗网一样能托人找到大部分想要的个人资料。

在保护还不那么严密的新时代网络早期,一个动讯号的确有可能暴露无数东西。

比如曾经在年轻学生社区里打扮得像只大鹦鹉来追逐时髦这种黑历史之类。

韩玉梁懒得折腾,正好叶春樱专长于此,两人便顺利交换了一下手头的工作。他来靠过目不忘整理到手的资料,她去进行最原始的社工型人肉搜索。

过了不久,电脑前就传来叶春樱颇为疑惑的问话,“韩大哥,你确定这个E号是马紫君在用的吗?”

“沈幽是这么说的,那是你师父,你不能问我啊。”韩玉梁头也不抬地回答。

过目不忘这个本事对一两条简单的信息来说只要看过就行,但对于大篇幅的内容,就需要高度集中注意力并消耗大量心神才能做到。

并不如他说起来那么轻松。

为了提升速度,他还得选择性记忆,跳过不需要铭刻在脑海中的部分。

生有涯而学海无涯这件事,他来到这个时代后才有了深刻体会。随着在网络上的学习,他记忆进脑子的东西越来越多,过目不忘这个本领能发挥的效率也越来越低。

该不会有一天被过量的资讯塞爆头吧……

看他正在专注阅读,叶春樱没再说话,只是默默建立一个文件夹,把搜索到的相关页面保存并截图。

不知不觉,大半个上午就已经过去。

韩玉梁长吁口气,把阅读过整理好觉得有可能用上的资料逐个改好名字,做出索引,接过叶春樱递来的温水,笑道:“弄完了,跟这王八蛋勾结的人,绝对就在福保部。保险柜的纸质资料和硬盘里的数据信息单独看都好像没什么,两边结合起来,简直就是个利用圣心体系生钱洗钱的金矿,难怪他们不对孤儿下手了,光是操作慈善款项吃下的回锅肉,卖了整个第三扶助院的孩子也就能凑出个零头。”

叶春樱摇了摇头,“我觉得不应该只是钱的问题,你看我开头整理的那部分,大量洗干净的钱的确被投入到了圣心体系下,只不过,落进的都是李天仁这样乐于中饱私囊的管理者的腰包。”

韩玉梁颔首道:“这就是他们驱策下面的人帮他们的游戏提供受害者的方式,圣心里这些脏了手的人,都有把柄在他们手上。就算将来出了事,那些人罪有应得,锒铛入狱就是。‘主办者’隐藏在幕后,又能拿钱又能满足自己的变态嗜好。”

“连锒铛入狱也不太可能,这个‘主办者’肯定有特安局和警署两条线上的人帮忙。这么多失踪案的认定,可不是福保部能做到的。”说到这里,叶春樱稍微有点泄气,转而拿出自己查的资料,“不管那些了,咱们还是先从马紫君下手。她那个早年E号现在如果还在用,那咱们就有办法把她直接钓出来。”

“哦?”韩玉梁有些意外,挑眉道,“比大野一成还容易?”

“嗯,顺利的话,容易得多。”她打开了一个花里胡哨的二次元网站,很快从中找出了一个默默无闻的小歌姬,站内ID叫“歌君子”的UP主,指着说,“那个E号的关联邮箱注册的动态推送网站大部分动态都是关于这个UP主的,从措辞和头像基本可以认定这就是同一个人。”

哟,原来还是个爱唱动漫歌曲的?

“根据她这个ID的收藏和翻唱记录,我有把握,她是易水寒的铁杆粉丝。”叶春樱拿出手机,调出了易霖铃的号码,“你说,咱们如果给她一个和偶像见面的机会,她会不会赴约?”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