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98章 术业有专攻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东胜洲关系企业及天香华文。

发售部分每月5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拍摄完毕后,叶春樱急忙喊了停。

杉杉刚才的样子实在是太有冲击力,她盯着手机屏幕,间接看到那表情,都觉得身体的内部起了变化。

她虽然并不会为此感到恐惧,但还是会感到羞涩,不知不觉交叠在一起的腿,急忙悄悄恢复到自然打开的状态。

喊停之后,足足过了快两分钟,杉杉才呻吟着将那根粗大的假老二从自己的体内抽出。

她的水比普通的女人多得多,那肉色的硅胶棒上盘绕的突起每出来一层,就把一大片蛋清一样的体液带出到床单上。

叶春樱微微皱了皱眉,早知道,该给她垫个毛巾的。

“啊……春樱,对不起,能帮我……拿些纸巾吗?”感觉到臀部下方的凉意,杉杉才很不好意思地停住动作,轻声开口。

叶春樱默默拿给她。一张、两张、三张,整整三张面巾纸变成湿漉漉的一团扔到地上,她才把整根棒子抽到外面。

擦掉外阴上的残余,又用掉了一张。

叶春樱想了想,给她端来一杯水,“喝点吧。”

杉杉出了不少汗,还流了一大滩,看到水杯,才发现自己真的有些口渴。

一气灌了整整一杯下去,她蜷起腿,先用衣摆遮挡一下,跟着说:“春樱……你拍下来了吧?”

“嗯,给,你看一下效果。”

杉杉接过手机,摁下播放,音量没有调整的缘故,房间里顿时响起了她苦闷低柔的呻吟,“嗯、嗯啊……昂啊啊……”

她面红耳赤调小声音,盯着看了一会儿,疑惑地说:“这……这真的没问题吗?我怎么觉得,这个视频里面的我看上去好痛苦啊。只看脸……这和被钉子扎了脚有分别吗?”

叶春樱脸上也热辣辣的,她犹豫了一下,小声说:“这个我也不清楚,你如果不介意的话,韩大哥这方面的经验比较丰富,咱们发送之前,可以让他鉴定一下。”

杉杉爬到床尾抓起裙子和内裤穿上,想了想,说:“那……那你去吧。我还是在这里等你比较好。万一……万一还是不行,咱们再一起想别的办法。”

“嗯。那我去一趟。”打开门锁,叶春樱回头问,“对了,杉杉,你晚上想吃什么?不管成不成,你休息一下,咱们也该出来张罗晚饭了。”

杉杉沮丧地说:“一想到我老公还在饿肚子,我……就没胃口。”

“你吃饱喝足,才有力气救他啊。”

“我休息一下就出去,你先帮我找……找韩先生鉴定一下到底能不能用吧。”

耐着性子看完视频,韩玉梁倚在电脑椅的靠背上,缓缓道:“这个能不能够格,我说了不算,要看绑匪那边的要求。”

叶春樱脸色微红,很认真地问:“可我觉得……杉杉真的高潮了。”

韩玉梁犹豫了一下,讲解道:“春樱,你们女人和男人不同,男人的高潮只有一个标志,那就是射了,程度上,也就只有射和没射的区别。但女人,身体的快感积累到一定程度后开始爆发,就可以叫做高潮。假如一个女人身体能承受的愉悦极限是一百分,那么大部分女人在四十分到六十分之间,其实就已经高潮了。有些不太敏感,比较迟钝的,则可能需要八十分左右才能达到。而一些特别敏感的,则有可能二十分就开始高潮。”

他挺直身躯,很严肃地说:“可同样是高潮,二十分的和三十分的不一样,三十分的和四十分的不一样,不夸张的说,即便是一百分这样已经到达身体极限的高潮,上面还有一百一十分会昏死过去的,和一百二十分会真死过去的程度。”

唯恐处女叶春樱听不懂这么直白的说明,韩玉梁拿过旁边的大号太空杯,指着上面的刻度说:“男人的高潮虽然也有积累,但刻度只有一个,在这儿,达到之前,有快感,达到之后,叫高潮,超出去,就是特别爽的高潮,即使加上后续的打扫口交之类的刺激,也不会划分出新的刻度。”

“但女人的刻度可以分得很细,比如,八百毫升这里就是高潮,但一升这里又有了新的变化。有些女人接受刺激的部位不一样,达到的高潮还有不同,就像是换了瓶子装水一样。”

叶春樱涨红着脸,轻声说:“所以……韩大哥你觉得杉杉这个高潮,还不够强对吗?”

韩玉梁点了点头,“她的身体特别敏感,是那种十分二十分就会开始高潮的女人。以那个评价标准的话,我估计她这段视频里的样子,也就在三十分到四十分之间,普通女人这种快感才刚开始迈进高潮的台阶而已。如果绑匪要的是普通高潮就好,这个视频应该可以用。但如果对方要的是她彻底满足,恕我直言……你们这还差得远呢。我没猜错的话,她给自己的刺激连五分钟都没到吧?”

叶春樱点了点头,这方面,她的确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学生。

而韩玉梁,无疑已经是个大师。

她不得不折返回去,诚实地转达了韩玉梁的说法,然后问:“你来决定吧,是用这个当作答案发送给绑匪,还是……再想办法挑战一下自我。”

韩玉梁竖起耳朵听着,他当然希望杉杉选择再往更高处进行挑战。

因为他知道,光靠那些玩具,以杉杉和叶春樱的知识,那个程度的高潮,差不多就是她们的极限了。

只要继续挑战,就势必要来请他。

参与这种事的机会,他怎么可能放过。

杉杉盘腿坐在床上,一脸沮丧,“这样……都才只有三、四十分吗?我还以为……好歹可以及格了呢。”

叶春樱柔声为她鼓劲,“我觉得,绑匪未必有韩大哥那么丰富的经验,真能到了那种阅人无数的地步,肯定不会这么大费周章来逼着你玩这种羞耻游戏。要不……咱们就用这个视频试试看吧。”

杉杉犹豫了一会儿,把脚伸进了拖鞋里,挤出一个微笑,“还是先做饭吃饭吧。家里有什么材料?我手艺还可以,就让我来吧。”

韩玉梁一把推开了门,双眼发亮,很严肃地问道:“杉杉,你会做蒜香小排吗?或者红烧鸡翅?再或者蒜香鸡翅红烧小排?”

不太适应一个颇英俊的男人对着自己露出充满食欲的目光,杉杉下意识缩了缩肩,小声说:“这个……我查查菜谱应该就能做。”

“好,很好,好极了。”韩玉梁露出了满意的微笑,“我这就去买材料,你们还要吃什么,告诉我。”

叶春樱看着他跑出门的麻利身影,略显惆怅地说:“杉杉姐,一会儿做的时候,你也教教我怎么做吧。”

杉杉点了点头,跟着有些疑惑地说:“可你不是所长吗?你还要给员工做饭?”

叶春樱笑了起来,“我就是个挂名的所长,其实……说是打理内务的助手更准确些。侦探社目前唯一能接工作的,就只有韩大哥一个人。”

虽然不如楼上住处的厨房东西齐全,但事务所这边开火做饭一样不成问题。杉杉进去一边把调料盒熟练地摆放在自己顺手的位置,一边拿出手机打开查询菜谱的页面,默默看着步骤,嘴里随口说:“你和韩先生,是开夫妻店的吗?”

叶春樱刚喝下的一口水差点从鼻子里喷出来,赶忙转头吐进水池,咳嗽几声,挂着一丝苦笑说:“怎么可能,韩大哥……没有结婚的打算。他算是黑身份的人,这也是我来出面当所长的原因之一。”

“合法不合法……只要感情到了,愿意做夫妻就好啊。”杉杉盯着菜谱,很天经地义地说,“我大学毕业才嫁给我老公,算是他法律上的妻子,可我十六岁就决定非他不嫁了,他也愿意娶我,我觉得我们从那时候开始就已经可以算是夫妻。当然,你觉得那只能算男女朋友,也可以。”

毕竟不久前才在房间里被目睹了最羞耻的模样,杉杉跟叶春樱之间的距离不自觉就拉近了许多,对相熟的人,她总算显得放松了不少,话也多了几分。

“我们……暂时也不是那种关系。”叶春樱垂下目光,望着对面墙角踢脚线上一块淡淡的脏污,轻声说。

“啊?那你们是什么关系啊?我看你们住在一起,吃在一起,工作在一起……一天里相处的时间比我和我老公都长了诶。”

“我……以前是孤零零一个人。”叶春樱的语速变慢了不少,“韩大哥以前也是孤零零的一个。他遇到了我,愿意留下来,我们……可能更近似于一种……在这世上结伴一起生活下去的关系吧。”

“怎么可能……”杉杉抬起头,很吃惊地说,“春樱,你这么漂亮,我看了都觉得好喜欢,韩先生那么……唔……那个……”

叶春樱笑了起来,“没关系,他是有些好色,直说不要紧的。”

“他那么好色的人,怎么可能对你没有企图啊。”杉杉皱起眉,“他不管怎么装着正经的样子,我都感觉他眼睛色迷迷的。还是说……你们已经……”

“没有。”叶春樱急忙否认,柔声说,“杉杉姐,韩大哥……在这方面的确比较贪婪,但他并不是没有底线,不守信用的人。我们之间的关系,真的暂时只是伙伴一样而已。没有做过。”

她特意在做上发了重音,对于一个已婚少妇,这应该足够说明情况了。

韩玉梁不在,杉杉的情绪彻底松弛下来,她把手机摆到一边,弄了一个盘子开始准备调料,随口闲聊一样说:“那也好,这个人太花了,我觉得……不太可靠。她和曼曼姐很熟,上次去我家,是那个挺漂亮的许大夫带的路。春樱,这样一点都不专一的男人,千万不能要啊。这可是一辈子的幸福呢。”

叶春樱感到有点烦躁,心里涌上一句颇为尖酸的话,“你一辈子的幸福,就寄托在了那个阳萎的老公身上吗?”

当然,她不可能说出口来,脸上的表情也没有什么变化,只是微笑着说:“每个人追求的幸福并不一样,我……如果能和韩大哥一直这样生活下去,就很满足了。”

“你应该找个喜欢的人谈恋爱啊。”杉杉的口气,就像是世界上没有比这个更重要的事情,“春樱,人生享受不到爱情的美好,实在是太……唔……太没趣了。”

被一个生活足够无趣的家庭主妇这么指点实在是有些可笑,叶春樱微翘唇角,轻声说:“我这两个多月经历的事情,已经比此前二十多年的人生都要刺激,以后一直这么下去的话……恋爱的趣味没有,那就没有吧。”

很明显,即便在保守的方向上颇为相似,叶春樱依然已经发现,她和杉杉并不是同一种人。

杉杉乐于享受的生活,恰好就是她完全不曾期待过的。

即使韩玉梁今天回来就对她表白,向她求婚,宣称以后改邪归正再也不花心乱搞,打算和她一起好好过日子,她所设想的人生,也是要尽量好好利用韩玉梁的一身本事,来造福这个世界上需要帮助的人。

这个世界等不到超级英雄,那么,等来一个大侠也是好的。

不太愉快的谈话随着门响而宣告结束,兴冲冲的韩玉梁把叶春樱给的钱花到只剩两个钢蹦儿,足足拎了四大口袋东西上来——其中包括整整三斤鸡翅中和三斤精肋排。

叶春樱忍不住想,他这是在间接怀念许婷吗……

晚上这顿饭,韩玉梁确认了一件事。

女人的厨艺有一个上下浮动值,而波动的高点,往往绑定在心里真正在意的人身上。最直接的体现,就是调味。

尽管杉杉做的时候专门问了一下他的口味,那也仅仅是让咸淡比较合适而已。

许婷耐心每天让他尝,逐步调整一周才掌握的针对性味蕾服务,并不是这个只擅长做老公爱吃的东西的少妇能比的。

和饭店的厨子一样,算是熟练工。相比起来,叶春樱虽然会做的东西少,但味道还更合口些。

啊啊……要是岛泽莲不总在饭点最忙就好了。

心里抱怨归抱怨,至少蒜香鸡翅和红烧小排这两道他目前的最爱做出来了,不说色香味俱全,起码是那么个意思。

慢条斯理等两位女士吃饱,韩玉梁马上风卷残云,大快朵颐饱餐一顿。

“韩先生,”相处一段时间,怎么也比之前熟了一些,杉杉看着他的碗,忍不住提醒说,“你这样大量吃肉不怎么吃蔬菜和主食,对身体不好的呀。而且……你吃这么多不会难受吗?”

叶春樱看了杉杉一眼,说:“韩大哥练着功夫,每天都需要补充大量蛋白质和热量,他的静息消耗比普通人多得多,你不用担心他饭量的事。倒是你……杉杉姐,你吃的是不是太少了点?”

杉杉笑了笑,“我小名和以前一个热播的偶像剧女主角撞了,人家女主角老是被说吃货,结果同学就也都叫我吃货,我老被这么说,不自觉就吃得少了。”

闲聊几句,韩玉梁把一桌子饭菜打扫干净,一拍肚皮,强行打破了和和气气的氛围,提醒道:“好了,咱们吃饱喝足了,你丈夫还饿着肚子呢。想清楚了么,你打算怎么办?”

杉杉好不容易明快了一些的表情又黯然几分,她犹豫一下,轻声说:“我……想保险一些,春樱,等我收拾完,咱们去屋里再试试吧,好吗?”

叶春樱点点头,起身帮忙。

韩玉梁伸了个懒腰,笑道:“遇到瓶颈过不去的话,欢迎来找我求助。从二十分到一百一十分,我都保证送到。”

杉杉红着脸摇摇头,没答话,之前消失的紧张感又浮现在她眼中。

韩玉梁只好回屋练功,耐心等待。

按照叶春樱的建议,杉杉去卫生间冲了个热水澡,完全放松下来身体后,再次开始了尝试。

情况并没有多少好转,而且,大概是已经体验过更高一层快感冲击的缘故,这次叶春樱拍摄下来的片段,她们两个回看都感觉也就只有三十分。

“我真的觉得已经……很舒服了啊。我老公都……从没让我有过这种感觉。”杉杉摸着屁股下面湿了一小片的毛巾,“韩先生会不会是在骗人啊?真的……还有比这能舒服两三倍的滋味?”

叶春樱满脸发烫,低着头轻声说:“抱歉,这个我也不清楚,不过……我相信韩大哥不至于用这个骗人。这个谎话也太容易揭穿了。”

对啊,是真是假,杉杉只要豁出去试试看就知道。

她抓着自己的脚踝,皱眉思考了一会儿,说:“可是……我……我不想被我老公之外的男人看到。要不,你帮我问一下他,我可不可以不脱衣服?”

叶春樱犹豫了一下,认真地说:“杉杉姐,我觉得,你来直接和他沟通更好。我觉得你对韩大哥有些不必要的误会,增进你们彼此的了解,对之后的各种事情都有好处。”

“我去直接跟他说这种事……这也……也太丢人了。”杉杉低下头,满脸苦恼。

僵持了一会儿,杉杉的手机收到了来自乱码地址的新讯息。

“你老公正用眼神求我给他喝点水呢,杉杉小姐,燕女士,杨太太,看来,你没你说的那么爱你老公啊。”

“才不是!”杉杉气得喊了出来,可这种信息无法回复,她再多反驳,也只能咬紧嘴唇吞回肚子里。

于是,她总算磨磨蹭蹭去了韩玉梁的房间。

韩玉梁面前的电脑上正在播放黄片,接着音箱,声音虽然不大,但那嗯嗯啊啊的淫叫在安静的屋子里依然格外刺耳。

“那个……韩先生,可以……先暂停吗?”杉杉一进来就想逃,拼命忍住才站在原地。

韩玉梁点点头,直接关掉了播放器。

“我……我想问问,如果我请你帮忙的话,可不可以……不脱衣服?就像你给我按摩的时候那样。”

韩玉梁托着腮,淡淡道:“你可以不脱衣服,但像按摩时候那样不行,那样的动作只能给你送到二、三十分。”

杉杉的脸色有些难看,“你……你要碰哪里?”

“你内裤挡着的地方。”韩玉梁伸出食指,“但我可以保证只用这一根手指碰那边。”

“其、其他的呢?”杉杉的双手不自觉就挡在了大腿中间。

“其他的就看你身上哪里比较敏感了。杉杉,我建议你不要这么防备紧张,你别忘了我还是医生,你可以把我当成一个妇科大夫,触诊,本来就是很必要的手段。有春樱在旁边盯着监督,难道你还怕我脱裤子把你强奸了不成?”韩玉梁把视线转回电脑,打开浏览器,“你快点决定吧,再晚些,我就要练功了。”

显然,杉杉并不太相信韩玉梁。

但是,她比较相信叶春樱。

叶春樱的身上,一直都有一种令人信任的温暖力量。

“那……那就请你帮我……试试看吧。”犹豫了几分钟后,杉杉低下头,通红的脸上,更红的嘴唇轻轻颤动了两下,说出了不得不妥协的要求。

“走吧,早点完事,早点把视频发出去,看看那家伙之后还有什么鬼花样。”韩玉梁伸了个懒腰,大步走去了隔壁。

杉杉跟过去后,小声对叶春樱说了两句,就像是要进屠宰场的小羊,带着一脸决绝爬上了床。

韩玉梁楞了一下,“你连睡裤都不脱吗?”

杉杉抓着洗澡后换上的睡裤裤腰,“你……你说我可以不脱衣服的。”

行,有意思,他笑了笑,走到窗边活动了一下手指头,“好,还省了垫毛巾的事儿呢。你带了几身睡衣过来啊?”

杉杉眨巴着眼睛,“两身。”

“有得换就好。”他搓搓手,下令,“平躺,放松,你要是觉得害羞,就闭上眼,把我当成春樱吧。”

叶春樱在一旁小声提醒说:“韩大哥,我……我没碰过她。”

“哦。”韩玉梁点点头,“那就把我当成那个充电的假玩意吧。先说好,为了一次到位完成任务,我会用点手段。”

话音未落,他一指戳下,连点了杉杉身上几处穴道。

肩颈肋侧先后一麻,她惊讶地发现,自己脖子以下的部分,全都不能动了!

韩玉梁把她双腿一分,打开到像要劈叉的程度,“那么,咱们开始吧。”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