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52章 三个女人一台戏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东胜洲关系企业及天香华文。

发售部分每月5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听到开门声,陆南阳从厨房探出头,手里的餐刀还没放下。

她才开车去买了明天的食材,准备给陆雪芊好好做一桌美味,来拉近彼此之间的距离。

因为陆雪芊的存在,陆南阳最近这阵子的心情好极了。

她凭空掉下一个救命恩人,那还是个穿越来的古典美女,极其符合她的口味,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充满惶恐,正是最容易撬动心房的时候。

她教陆雪芊如何用热水器洗淋浴,如何用浴缸泡澡的时候,望着她颈窝领口露出的,晶莹剔透的赤裸肌肤,小腹升起的热力顿时叫她连乳头都翘了起来。

可陆南阳还是有点着急。因为陆雪芊的防备心太重了,她俩明明都是女的,洗澡时候也不会给她亲密接触的机会,擦背都要自力更生,睡觉时候也警觉得要命,她打算悄悄亲一口抱一下都全部失败,要么把人惊醒大眼对大眼尴尬无比,要么直接被对方睡梦中本能反应施展招式摔下床去。

她试了试酒,可惜效果不太好,她喝到烂醉如泥,陆雪芊的眼睛依旧明亮如星,没有半点酒意。

所以今晚采购食材的时候,陆南阳干脆打着表姐赵婉的旗号,让林强的部下给送了一瓶强效迷药过来。

那是十分钟左右就能让人失去意识的精神类药物,管理混乱的夜店中常见无比,女孩一口东西喝不对就成了案板上的肉。

东西虽然拿到了,可陆南阳不知道该怎么用。

当初赵婉灌醉了她,用女人的方式玩弄了她一夜,建立起了如今她们这对表姐妹之间扭曲而淫乱的关系。

可陆南阳很清楚,自己并不会因此而爱上赵婉。

她的心灵依然保持着寂寞的空窗。

所以,她要是如法炮制来得到陆雪芊,会不会这辈子都得不到陆雪芊的心呢?

腌肉的时候还在想这件事,以至于陆南阳出门探头的时候还很滑稽的问了一声,“谁啊?”

拿着她家钥匙的,还能有谁。

赵婉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怎么,你家钥匙还给别人了吗?”

陆南阳瑟缩了一下,急忙摇头,“没,姐……这么晚,你怎么过来了?强哥那边不用你陪?”

赵婉盯着她,心底的火正在考虑该用什么方式烧出去,“阳阳,你这是赶我吗?”

陆南阳一个哆嗦,急忙软语哀求一样说:“没有没有,姐,我怎么会赶你呢。这房子有你一大半呢。我……我就是……那个朋友也在,我没想到你来。”

“我知道你朋友没走。”赵婉哼了一声,脱掉鞋走到沙发边坐下,展开四肢,眯起眼睛长长呻吟一声,“你跟她上过床了?”

陆南阳顿时红了脸,担心陆雪芊在里面听见,急忙说:“没有,我们……我们没到那个关系呢。姐,你……你来这边小屋吧,咱们别在客厅说了,雪芊睡觉轻,有点动静就醒。”

赵婉望着她,敏锐的捕捉到了动心的痕迹。

不过无所谓,只要她不想放过陆南阳,那么陆南阳对谁动心也是白费。

“好啊,我正好也打算带你进屋。”赵婉脱下薄外套,亮出了小背心包裹的凶猛上身,走过陆南阳身边时,她抬手捏了一下那柔软的乳房,冷笑道,“我今晚心情很差,很差很差。”

陆南阳的眼中闪过一丝痛苦,低下头轻轻说:“我……我知道了。姐,咱们……进屋说。”

赵婉走进去看了一眼,坐在了架高的榻榻米上,抬臀脱下短裙,将内裤连着丝袜一起卷下,褪到膝盖处,抬眼冷冷望着她。

陆南阳听了听卧室那边没有动静,在心中哀叹一声,关上了小屋的门,走过去,跪坐在赵婉分开的双腿之间,忍耐着低下头,把小小的嘴巴凑到赵婉的内裤底部,嗅了嗅上面浓烈的女体腥骚,在那令她大脑微微麻痹的荷尔蒙气味中吐出舌头,舔过了上面略泛黄色的污痕。

赵婉看着她的舌头一点点清扫干净内裤上的脏印子,支配的兴奋流遍全身,“舔快点,你这个小婊子,好吃吗?说,好吃吗?”

陆南阳咽下嘴里混合着腥涩味道的唾液,眼里已经有泪光闪动,“好……好吃……”

“阳阳,乖孩子,我就知道你最乖了。”赵婉的声音都有点变调,“我晚上还要回去,回去等着被强哥肏,你动作快点,我舒服了就走。”

陆南阳点点头,双手把她的裤袜连着内裤一起脱下放到旁边,捧起她一只脚放到嘴边,忍耐着反胃的恶心,一口一口舔着她的脚趾。

赵婉常年穿尖头高跟鞋,拇趾外翻畸形,跖部有厚厚一层发黄硬皮,不久前开车穿了不太透气的运动鞋,这会儿脚趾缝里正散发着微酸的汗臭。

可陆南阳没有任何办法,她只能如过往许多个夜晚一样,咂咂有声地伺候着赵婉的脚,从这里开始点燃表姐的性欲。

赵婉果然很快兴奋起来,她喘息着,像头发情的母狼,恶狠狠地下令:“把内裤脱了,我今晚时间不多。”

陆南阳吸吮着她的脚尖,抬起屁股,把睡裙掀起,单手左右交替,将薄薄的丝质内裤拽了下去。

她的下体为了方便,脱干净了所有毛发,蜜蜡连着阴毛撕掉时候痛楚至今还残留在她的脑海。不论形状还是结构,她都像是为了与同性相恋而生,那阴阜高高隆起,像个倒扣在耻骨上的白馒头,中央开裂的嫣红缝隙里,小阴唇并不发达,却有颗膨胀如小指尖大小的阴蒂,微微昂起,像一个小小的龟头。

而且,那阴蒂上方的包皮中被打了洞,穿着一条亮闪闪的银环,卡口是双头蔷薇的造型,是赵婉专门为她定做的。

每次看到那个银环的光泽,陆南阳都会想起那一天耳洞枪夹住阴蒂上方时候的恐惧。比起那时看着表姐眼神感到的寒意,其实痛楚反而比较容易忍耐。

就像现在,赵婉扇在她屁股上耳光,她已经可以完全不在乎,甚至,还会在刺痛后感到一股淡淡的酥痒,因此而略微湿润。

可看着赵婉眼中那股似乎在找地方撒的邪火,她就觉得自己又在被算计着什么。

陆南阳放下已经舔干净的脚,换了另一只捧起。她已经按照赵婉的要求转身趴了下去,和赵婉构成一个近似69的姿势,只不过,她在奴隶一样舔脚,而赵婉只是用巴掌一下一下打她的屁股,打得满臀发红,都微微肿起了掌印。

陆南阳用力眨了眨眼,挤回去差点流出来的泪。

她不是受虐狂,她就是个单纯的女同性恋,喜欢温柔的抚摸女孩子的身体,自愿去舔每一处地方,揉搓乳房,轻柔抠摸那一样湿润娇嫩的花穴,拥抱在一起感受彼此的肌肤,双腿互剪摩擦情欲的核心。

但赵婉没怎么这样满足过她。

赵婉想的只有自己。

把陆南阳的白嫩屁股抽打红肿之后,她粗喘着伸出手,捏住阴蒂上方的银环,用力牵扯,扭动。

这种对另一个女性的蹂躏行为,让她能品尝到已经不能用性快感来形容的美妙滋味。

就像一个下贱的奴仆,用鞭子抽打比自己地位更低的奴隶,所得到的血淋林优越感,比蜜糖还要甜美几分。

“呜呜……”最娇嫩的地带传来拉扯的钝痛,陆南阳的大腿绷紧,股后肌肉的轮廓清晰浮现出来,她的脚尖顶住榻榻米的垫子,强忍着不要逃跑,继续舔着赵婉的腿,一路舔向那散发着雌兽骚臭的股间。

赵婉分开腿,攥住陆南阳的臀尖,等待着享受的时刻到来。

陆南阳的舌头滑过苍白的大腿,滑过上面几个微微发红的毛孔,滑过大腿根那边忙碌了一天而积累的皮屑,闻着淡淡的尿臭,滑进了两篇皱巴巴的暗褐色阴唇中间。

那里刚才就已经湿润,略微发涩的淫汁味道瞬间就充满了她的舌尖。

她皱起眉,低下头,抱住赵婉丰满的臀部,努力把舌头往深处刺入,嘴唇覆盖上已经因充血而鲜红一片的阴门,那些嫩肉贪婪地聚拢到一起,包裹着她插入的舌尖。

“哈啊……”赵婉愉快地喘了口气,双腿盘起,勾住了陆南阳的头,三根手指刺入她并不太湿润的穴口,粗暴地翻搅。

陆南阳来回挪动脑袋,交替刺激着阴蒂和膣口,那些浅色的黄白污垢被她的舌尖打扫得干干净净。

“嗯……嗯嗯嗯……”赵婉抽出手指,不再刺激陆南阳,舒展上身,眯着眼睛进入了单纯享受的状态。

性取向是种很玄妙的东西。

口交这样的亲昵行为,赵婉经历过的男人也有愿意为她做的,但她无法被唤起,只觉得舌头在下面滑来滑去很恶心,恨不得马上就去把唾沫星子都洗干净。

但换成陆南阳这样相貌柔美的女孩子来做,她的快感就如洪水泛滥,顷刻淹没了全身的感官。

“阳阳……用力,快点……舔快点儿,啊、啊啊……宝贝儿……使劲儿!”不过几分钟,赵婉就走到了高潮边缘。

在即将攀上快感顶峰的那一瞬间,她伸手捏住了陆南阳阴蒂那边的银环,猛地一拉。

在表妹苦闷的呻吟中,赵婉把耻丘用力压向嘴巴,大腿根抽动着,达到了高潮。

“呼……”在舌头轻轻的舔舐中享受完余韵,赵婉往里躺了躺,懒洋洋地分开了腿,“来吧,再爽一次,我就走了,今天时间不多,下次我再来好好陪你玩,记得把我买来的玩具都洗干净充好电等着。”

陆南阳嗯了一声,爬上榻榻米,伸出双脚,错开咬合到赵婉的胯下,然后,她抱住赵婉的一条小腿,卖力的摇晃着腰臀。

两个女人的性器紧紧贴合在一起,黏腻地摩擦。

没有太大声响,只有在距离极近的地方,才能听到滑溜溜的肉唇彼此纠缠发出的细小“唧唧”,但那点动静,全都被赵婉的高亢淫叫掩盖了下去。

陆南阳心里越来越慌,忍不住哀求说:“姐,你……你能稍微小声点吗?我……我朋友……才刚睡下。她……她耳朵特别好用……”

“昂……啊啊……让她……听见不是更好?”赵婉舔了舔嘴唇,“阳阳,那个女孩的长相,正好就是你的菜吧?和你前女友一个类型,还比她美多了。”

陆南阳用力扭动着纤细的腰,只求能快点让赵婉满足,她终于意识到,赵婉这匹母狼,盯上陆雪芊了。

迷药在她手上犹犹豫豫怎么也不好意思用,在赵婉手上的话,可就完全不同。

陆南阳不敢搭腔,只能把那股不满压到心肝脾胃肾的每一个角落,咬紧下唇,像个情趣玩具一样不停地动,不停地动。

赵婉故意叫得更加大声,摆明了要让陆雪芊听见,喘息着说:“阳阳,你真是越来越棒了……以后……以后看来能来你这儿吃快餐了。真爽……啊、嗯啊……磨大力点,豆豆靠下点……啊……好爽……”

陆南阳看向这间小屋的门,心里感到一阵浓稠的绝望。

客厅开着灯,门下有缝。

门缝外,分明有两条遮挡了光的影子。

家里没有别人,那当然是陆雪芊的双脚。

她醒了,就在门外,站着没进来,就在那里……听着自己羞耻伺候表姐这个金主的声音。

陆南阳握紧了拳头,可是,她无可奈何。

她的房子是表姐买的,她的工作是托了林强的关系才有的,一旦失去这些,她好不容易建立起的人生价值,就又会回到曾经的阴暗角落中,坍缩成“弟弟们结婚的彩礼来源”那吸掉一切光芒的黑洞。

她忍不住想,要是自己惨叫几声假意挣扎几下,是不是陆雪芊就会冲进来杀掉赵婉。

应该会的。

相处的时间虽然不久,但陆雪芊作为穿越者,就像一只迷途的小兔,空有一身好本领,却只能无条件地让陆南阳来指导打理一切。

可陆南阳不敢。

她一直都知道,表姐把她收藏起来的同时,其实也保护了她。

相处的方式虽然充满了屈辱感,至少,她是在和女人做爱,和她心中真正有吸引力的性别,真正的欲望之源交欢。

一旦失去了这个靠山,以她目前的生活圈子,恐怕很快就会不得不躺在林强的床上,任那让她一想起就会浑身发麻恶心到喉咙发紧的阴茎插进深处,粗暴地反复蹂躏。

同样是做一个肉玩具,她更愿意做表姐的。

起码,她偶尔还能去物色一下女朋友,约一场温柔缠绵的交欢,就算被赵婉知道,她也不在乎。

起码,她还能享受一点点……

脑子里的混乱让陆南阳有点分心,身体的热度没能跟上赵婉的淫荡,她还在卖力地摩擦,赵婉的腿就突然夹紧了她的裸体,习惯性的用脚踩住她一边乳房,用力蹬住,像是恨不得给她蹬掉一样,丰满的屁股对着她张开的胯下拍打,沾满爱液的淫肉发出啪唧啪唧的声音。

陆南阳失望又解脱地吁了口气,缓缓放松下来,不再动弹。

赵婉的确急着回去。

平常这不过是开场热身而已,但她没再继续,扭身离开陆南阳,拿起她裙子擦了擦自己被染湿的屁股,坐在榻榻米上穿衣服。

怒气当然没有宣泄掉多少,不过这两次还算不错的高潮滋味,起码能让她不露破绽地应付林强了。

陆南阳躺在榻榻米上,仰头看着门缝,那里的影子不见了,想必,陆雪芊已经回房了吧。

以后,会被她当作一个淫荡的变态看待吗?

陆南阳突然很想哭,想不顾形象地大哭一场,抓住赵婉的头往墙上撞,然后自己也脸朝下钻出窗户摔死。

她只能想想。

人生总要继续,日子,还要一天天过下去。

她不过是给自己的表姐当婊子而已,总不需要加班到猝死还拿不到加班费。

比比烂,心里能好受很多。

她坐起来,擦干净下体,穿上内裤,整理衣服,思考着,一会儿如果陆雪芊问起,那,她该说什么?

要不然……干脆端杯饮料下迷药,直接……把陆雪芊拖下水吧?

这时,已经穿戴整齐的赵婉在她面前低下头,居高临下望着她,轻声说:“对了,我来也是为了告诉你一声,之前你说你朋友能当保镖的那个兼差,没希望了。林强信不过女人,他不打算看你朋友的演练,直接给兰兰找好保镖了。说实话,你朋友就算有你吹的那么牛逼,也不是那个保镖的对手。那保镖是个怪物,你还是死心吧。”

陆南阳楞了一下,想趁机和林梓萌搞好关系,今后多一条路的希望,再次湮灭。但她确实是好心,陆雪芊的身手她见过,黑天使感染者的恐怖她也亲自体验过,她不认为有人能像陆雪芊这样干脆利落地解决那种恐怖的怪物。

“姐,你没见过那来袭击我的疯子有多可怕……那根本不是普通人能解决的。我朋友的功夫特别厉害,真的特别厉害。兰兰要是选错保镖,真出了事儿,强哥完蛋,咱们也都要跟着没了靠山啊。”

“选不错。”赵婉摇了摇头,“你朋友再会舞刀弄剑,也就是个还没你大的小姑娘。那保镖……哼,你是没见,已经厉害得跟电影里一样了。至少二百斤的壮汉,他单手一推,呐……就这样,轻描淡写一下子,看着比我推你奶子劲儿都大不了多少,大个儿就飞了,飞出起码五米远,一米五高,这还是撞墙上掉下来的,刚才救护车进来声音听见了吧?就是那人打的,一下,肋骨就断了好几根。你给你朋友介绍别的工作吧。这个轮不到他了。”

陆南阳将信将疑地说:“姐……你不会是骗我吧?哪儿能有人这么厉害?”

赵婉对着墙上的镜子梳了梳头,冷笑一声,“爱信不信,不信自己出去打听去,小道消息已经有不少了,都是说那家伙厉害的,雪廊、新扈特安课和南城区警署都有人这么说。”

“他……叫什么啊?”陆南阳从被灌醉玩弄之后,就对这个表姐缺乏信任,真打算自己打听打听。

赵婉凑近她,小声说:“那你可小心点,别被他看上了,那家伙那么厉害,对你来硬的,你带多少防身东西都白搭,保不准还得害你朋友一起被他强奸了。”

陆南阳紧张地说:“那……我打听打听要是真的,我躲着走就是。”

“那你去打听吧。他叫韩玉梁,不久前寄住在一个街道诊所里,现在跟那个诊所的大夫一起开了个侦探事务所,叫什么叶之眼。肯定是个色胚,我接他刚见面的时候,恨不得用眼睛把我丝袜扯了扑上来舔大腿。真他妈恶心。”赵婉不屑地说完,看一眼腕表,往外走去,“我回去了,你这几天晚上别乱跑,强哥那儿不忙了我就来找你。你顺便也把你朋友介绍我认识认识,我帮你们这么多忙,到现在还就知道她叫陆……陆什么芊?”

“陆雪芊。”陆南阳低下头,好让自己震惊的表情躲过表姐的视线。

韩玉梁,那……那不就是陆雪芊一直咬牙切齿要找的男人吗?

她虽然早就想到陆雪芊这样穿越来的女侠找的多半是同时代的人,可没想到……竟然是个也已经穿越过来的。而且,还那么厉害。

赵婉误会了她的表现,皱了皱眉,说:“行了,你闹什么别扭,我又没说要把你朋友怎么样。你至于吗?”

“没,我没有。我就是……困了。”陆南阳急忙挤出一个微笑,起身把表姐一路送出门。

等房门关上,她的表情瞬间就垮了下来。

比起韩玉梁这个突然杀到自己身边的男人,她更在意自己接下来该怎么面对陆雪芊。

抱着近似于赶赴刑场的心态,陆南阳站在卧室边,深呼吸了几次,缓缓推门走了进去。

陆雪芊不在床上。

她手里拿着剑,站在阳台窗边,凝望着外面的花花世界。

“雪芊,你……还没睡啊?”

“被吵醒了。”

“呃……对不起。”

陆雪芊扭过头,微微一笑,道:“没关系。我正好有件事想问你。”

“你……说。”陆南阳心里咯噔一下,觉得后脖子下面顿时就出了一层虚汗。

“那个女人,你想不想杀了?”陆雪芊目光一寒,冷冷道,“你说句话,下次她来,我替你杀了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