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152章 S·D·G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天香华文及东胜洲关系企业。

发售部分每月5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午前,雨暂时停了,叶春樱打通了易霖铃的电话,简单说明了一下如今这边的情况。

易霖铃很不开心的样子,一直在手机另一边嘟囔:“这不可能,我们二次元才没有那样的坏家伙。”

叶春樱无奈,只好让韩玉梁临时随便搜了几个二次元福利姬援交被人拍下的色情视频链接,发给了易霖铃。

“这叫个屁的二次元咧,做爱的时候穿个cos服就叫二次元啦?那在情趣酒店穿护士装的也能代表医护圈?”

叶春樱只好又检索了几个“贵圈真乱”系列的爆料帖,从Echat上发送过去。

“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别给我一直揭露乱象了。什么圈子都是正常人多好吗,哪家锅里还没几个老鼠屎呢。”

她嗯了一声,轻声说:“所以这个,说不定也是个老鼠屎。还是掺了老鼠药的毒屎。”

“喂,你被韩贼带坏了诶,这什么比喻啊,恶不恶心。”易霖铃想了想,继续道,“我这边调查也有了些进度,十月初估计就会有结果,你们要是不着急,我十月二号……最晚三号到华京找你们。”

今天是28号,最近刚出了事,大野一成一定会加倍防备,马紫君如果够小心谨慎,应该不会那么轻松就落到赵虹手里,再加上韩玉梁和叶春樱已经决心引导一下赵虹的方向,让她把马紫君的事情当成木下顺子的嫉妒心发作,转去调查别的,这个时间差,应该来得及。

“马紫君的住处赵虹不知道。不像这两个情妇,第三扶助院随便找谁都能问出来,大野一成的买房讯息也很好检索到。”叶春樱斟酌一番,轻声说,“咱们把证据好好编辑一下的话,再添加一些东西进去,应该能让赵虹先忙个几天。咱们留意好大野一成的动向,只要他不出事,马紫君应该就没那么容易被找到。”

韩玉梁摇了摇头,“春樱,你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你思考的立足点,是咱们的行动方式。搜集讯息,捕捉证据,判断好目标的情况,寻找最合适的机会。但赵虹不是这样办事的。咱们必须添油加醋,设法让赵虹完全顾不上马紫君才行。否则,以她的风格,她八成会在福保部的办公楼外乔装打扮蹲点,硬等到马紫君出来,尾随劫持带走。”

他面色凝重地提醒道:“你不懂这样的亡命徒,我可以向你保证,那个女人,是把每一天都当作生命的最后一日来过的。真正计划周密的人,会只准备两辆车就大白天撞进木下顺子家大门么?要不是沙罗在一直动用人脉为她善后,这会儿有她照片的通缉令估计已经满大街都是了。”

叶春樱蹙眉苦思,托着腮说:“可还能把她的仇恨引导到谁身上呢?咱们总不能波及无辜吧?”

韩玉梁缓缓道:“还有可用的一条线。你有没有发现,赵虹杀人之后,并没有办法动用警方的力量来掩饰,她其他凶案都被公开处理,甚至还上了新闻。”

随着经历增加,叶春樱的思维已经颇为活跃,她顿时想起了什么,“对啊,那……那为什么秦院长的死,会被认定是失火事故?”

“赵虹多半连伪装现场都懒得做,所以这件事有两个可能。”韩玉梁正色道,“一是沙罗帮忙做了起码的伪装,结果轻松糊弄过去了消防专家,做出了那个可笑的鉴定结论。”

叶春樱摇了摇头,“时间上来不及,我也不认为沙罗能有这么大的本事,秦院长最后的尸体看着都不像是失火而死的。另一个可能呢?”

“就是有人不想让秦院长的死进入司法调查体系。”他语气笃定,显然早就在作此推测,“这些人不一定是L- Club的人,但一定和你当年受的监视,你父母的死这些秘密有联系。”

叶春樱的眼中浮现出罕见的刻骨恨意,她咬了咬牙,轻声说:“那,韩大哥,你觉得咱们该怎么做?”

“把这条线索交易给赵虹。”韩玉梁完全没有过剩的同情心,赵虹对那些尸位素餐的执法者做什么,他都可以无动于衷,“加入一些伪造的情报,设法让赵虹认为,烧死秦院长被认定为火灾事故,是因为背后的人就是L- Club的一员,同时也是当年第三扶助院黑暗境况的罪魁祸首。他掩盖火场的实情,就是为了不让警方因此调查到当年的龌龊事。”

“可后来还是闹大了啊……”

“那是因为掩饰不住了,这么密集的连环杀人案,手段残忍又在华京,幕后黑手压制不住。”他斟酌一下,道,“那天在警署,现场勘验报告的内容我还记得,我来整理成文档,你按公文格式排版弄好,一并发过去。这就是她追查下去的线索。勘验人是听了谁的命令,一路往上摸,就不信那帮人能挺得过赵虹的手段宁死不屈。”

叶春樱怔了一下,看向韩玉梁,细细体味着他眼中一闪而过的杀气,轻声问:“韩大哥,你记下勘验报告……是不是因为你本来想一路查上去的?”

他点点头,坦然道:“我不是这个时代的人,我做的历来都是违法犯禁的事。我也不像你那么好心,觉得这个无辜,那个可怜。这帮人对秦院长的死作假掩饰,害你伤心难过,一夜难眠,梦中都在落泪。若不是怕你嫌我冷酷残忍,我早从那天的接待警察开始,一个个逼供过去,全都送进拔舌地狱了。”

叶春樱靠过来,把他抱紧,隔着衣服在他胸膛上吻了一下,轻声说:“教我要善良温柔的那个人,这次被烧死了。韩大哥……我没你说的那么好,如果下令掩盖火情的罪魁祸首站在面前,我说不定会亲手开枪打死他。只是……冤有头,债有主,犯错有轻重,我还是觉得,这里头有不少人罪不至死。”

言下之意,自然就是她不太赞成这个主意。

毕竟,赵虹已经不再是正常人的状态了。她那被血腥味浸透的脑子,已经进入到以复仇之名,杀人取乐的境界。不过作为一个曾经惨遭凌辱、贩卖、人体改造,又行走在地下世界做杀手多年的女人,她眼中人命这个词的价值和含义,必定已经与绝大多数人不再相同。

杀人是她的职业,她唯一擅长的事情,也是最适合的复仇手段。

她的恨意,已经成了失控的火,贪婪地吞噬着一切碰触到的可燃物。

这也是韩玉梁打算把她引去那一条线的原因。

不然,这场火恐怕很快就要烧到他们身边了。

“春樱,”他构思了一下腹稿,鼓动三寸不烂之舌,柔声道,“你既然很喜欢大侠,喜欢超级英雄,就应该知道,为何会有侠以武犯禁的事。世间有太多不平,而律令仅能覆盖其中一部分而已。大家心目中的秩序触碰不到的地方,要么沦为不堪入目的地狱,要么有人来充当这个秩序。”

叶春樱点了点头,轻声说:“我知道,我不是一直期待你能靠你的好功夫来做这些事情么。用雪廊的话说,这就叫清道夫。为没人管的地方,打扫垃圾的清道夫。”

“那么现在的情况是,有个大垃圾藏在一串小垃圾后面,位于一个咱们强行打扫就会变成垃圾被专业清洁工追着跑的地方。咱们的选择只有两个,要么放过他们,随便他们今后做什么,随便他们去接着害谁。要么……让一个不怕死的疯子过来,直接把大小垃圾都一把火烧干净。”他轻轻抚摸着叶春樱的面颊,柔声道,“春樱,实不相瞒,我也有私心,我知道,你并不希望我多杀人,最好只杀罪有应得之辈。那把赵虹这把刀借过来,就不必脏我的手。那条线上都不是能随便放回去活口的人,我审问完威胁一下,就敢放走刘恭月。但要是抓出一个警署的,我为了咱们的安全,一定会杀人灭口。”

“那……还是让赵虹来吧。”她沉默良久,终于还是选择了妥协。

真相和正义从来都不是无代价的,清道夫,往往是垃圾堆旁最脏的人。

这些道理叶春樱并不是不知道,只是选择接受,她需要迈过一个门槛而已。

幸好,那个原本高高的门槛,已经被秦院长家里那把火,烧掉了一大半。她看着门槛另一边的韩玉梁,终于选择跳了过去。

说出这句话后,她感到一阵难以言喻的复杂情绪流过心头。

既有些和曾经的自己告别的惆怅,又有一种得到了成长的喜悦,还混合着比例不小的轻松。

也许从期待韩玉梁成为地下世界清道夫的那一刻,她就在望着门槛的对面,憧憬着身处另一边的心情了吧。

她在黑街居住了已经快九个月。

直到此刻,远在华京高档酒店房间里,说出刚才那句话的时候,她才觉得,自己真正离开了圣心,成为了一个黑街人。

经过叶春樱心细如发的操作,伪造的证据顺利混入到准备传输给赵虹的资料中,于延后了两小时的午饭前正式发送出去。

韩玉梁下去采购午餐的时候,她通过酒店电话打去雪廊酒吧,找到沈幽,委托她帮忙联系渠道,让许婷这几天就在那边把金条和宝石变卖换成钱。至于现金,在黑街那种地方,拿着花就是。

她也暂时打消了拿出大部分做慈善的主意,决定先给事务所进行投资,追加装修地下室,从黑市购入武器,订购够用的数据服务器……韩玉梁买饭回来,她就已经列出了长长一串花销清单,向他证明了,平常勤俭节约的姑娘大手大脚起来多可怕。

吃过饭,韩玉梁给刘恭月去了一通电话,例行盘问一下第三扶助院的情况,叮嘱她最近留意大野院长的动向,如果有缺勤之类的情况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这边。为了恩威并施,他还要了刘恭月的银行账号,给她打了一万块过去,权作监视大野一成的报酬。

叶春樱有枪防身,韩玉梁放心了许多,下午专门溜达回第三扶助院亲自看了看情形。

警署派驻了不少人手,上班时站岗,下班后护送,回归保安科的张大爷倒成了最无所事事的那个,坐着马扎在大门内抽烟。

就是警力有限,大野一成坐自己的车走,跟着两个警察保护,其他本着级别从高到低、性别女士优先的原则分配,三人一辆由开车的警察送回家,最后还有剩的,就骑上电动车自求多福吧。

韩玉梁没呆太久,远远确认大野一成没有往任何一个情妇家去后,他记下方向和车牌号码,买了晚饭折返。

既然这家伙动用了私车,他准备明天把带来的简易追踪器加个小磁铁或者不干胶,等下班的时候弹到车上,先找出正经的老窝再说。

晚上休息前,叶春樱一直关注的各路媒体终于爆出了木下顺子的死讯。

她马上连接中转匿名代理,进入暗网,果然在熟悉的老地方找到了高清无修正多角度的现场照片。

比起其他受害者,木下顺子的尸体算是比较完整的。只不过人人都能看出来,她九成九是被活活日死的。

无孔不入的八卦记者第一时间就爆出了死者正被大野一成包养的猛料,于是这次杀人案,也被并入到了第三扶助院相关者的连环杀戮之中。

下午叶春樱匿名抖出的信息也开始起到作用,越来越多的人在质疑,退休院长秦安莘的死亡,并不是意外火灾,而是杀人狂纵火。

这些信息如果能传达到赵虹那里,对他们给资料中添加的调料来说,就是个可靠的旁证。

心情比较紧绷,双腿也还在酸痛,经期仍在肚子会感到难受的阶段,有这些充分的理由在,叶春樱很自然地赖到韩玉梁怀里撒了会儿娇,要到了一晚比较纯情的素觉。

他并没多大意见。看在她前两天那么努力想要帮他排解欲望的份上,他愿意让她安安稳稳在自己怀里,不做噩梦好眠一夜。

周一早晨,久违的晴空终于赶走了碍眼的云,展现出碧蓝透亮的无垠胸怀。

看一眼手机上推送的新闻,叶春樱就赶跑了所有睡意,比韩玉梁还早一步清醒过来。

赵虹行动了。

凌晨三点多,秦安莘住处附近的消防局两间宿舍同时起火爆炸,当晚值班的职业消防员六死十一伤,两人失踪。

不太意外,失踪的两人中,就有当初现场勘验的技术专家之一。

“这女人干劲儿可真足啊……不眠不休报仇么?”看着被掀飞了三分之一房顶的建筑照片,韩玉梁喃喃道。

叶春樱叹了口气,坐到电脑前开始整理资料。

目前繁复的情报并不能构成特别完整的证据链,来指控整个圣心机构与L-Club勾结。

所以她要赶在纪念赛去见浦文玉之前,打好要说的草稿,精简出在对方可能给予的几分钟时间里把情况尽可能说得严重而不失真的内容。

而且还要准备不同的方案。

如果浦文玉知道L- Club,该怎么说,如果不知道,该怎么说。如果对方对这些事情感兴趣,该怎么讲下去,如果不感兴趣,该怎么留住人继续听。如果人家上厕所也带着女保镖,该怎么用最简明的句子让目标肯赶走保镖开始这场谈话……

这些问题都需要提前想好解决方案,背诵到滚瓜烂熟,否则在那种紧张感下,很可能一个卡壳,就变成了望夫石一样开不了口的雕塑。

身价以千亿为单位的超级女富豪,应该不会给人太多接近的机会。

她必须保证,只要抓住一个稍纵即逝的,就能达成目的才行。

韩玉梁并不喜欢这种束手束脚的办事方式,他更习惯靠自己的功夫直接解决问题,不过他也意识到,当前这个时代,单独个体的力量再强也只能造成有限的影响。如果他按照自己最喜欢的方式尽情施展,这会儿他估计连能住的酒店都找不到一家,只能被迫回到曾经的夜行客生活。

赵虹要是没有沙罗在后面卖力擦屁股,估计这会儿也已经被各方警力围剿了。

刚一想到沙罗,沙罗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为了表示交朋友的诚意,那位神出鬼没的女杀手专门为他固定了一个手机号。只不过叶春樱稍微查了一下机主信息,发现那个号码登记在一个东瀛中年秃顶大叔的名下。

“摩西摩西,”很客气地选用了东瀛语的发音作为开场,韩玉梁走到窗边不打扰叶春樱办正事的地方,笑道,“什么事儿?”

“你们为什么把赵虹引导到那么危险的线索上?”沙罗的语气隐含着一些不满,“就我个人的情报网络来看,那边并没有L- Club插手的痕迹。我不介意你把她当作杀人工具,但我并不建议你用这么粗暴的方式浪费掉她。她和狼熊都是很优秀的杀手,对你们调查L- Club很有帮助。”

“那边和L- Club完全没关系?”韩玉梁故意做出惊讶的口吻,跟着马上道,“那我们判断失误了?你知道那边背后是谁么?”

“那是你们惹不起的力量,我不会去深查招惹他们,雪廊应该也不会。只要明智点的人,都不会。”

“还有能让你们地下世界的精英忌惮成这样的人?”

“地下世界也属于这个世界。”沙罗很明显查到了什么东西,“只要属于这个世界,就该知道什么是不能触碰的界限。赵虹现在是按照L- Club的思路在查,暂时还没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在情势失控之前,你们必须把她拉回来,不管用什么方法。”

“抱歉,我不知道该怎么操作。揭露那边其实是谎言的话,赵虹就要来找我们了。”韩玉梁懒洋洋回应道,“我有个提议,你把那边的危险性具体是怎么回事告诉我,我来拿那个把赵虹吓退。”

“已经不把自己性命当回事的人怎么会被吓退。”沙罗阴沉地说,“我不喜欢你这种试探套话的交流方式,如果不满足你的好奇心,你就不会停止的话,那么,我可以直截了当的告诉你,你引导她去查的事件,背后有S·D·G的影子。”

“S·D·G,那是什么鬼东西?这个世界神秘兮兮的人就不能有点正常的名字吗?”

“你的无知真让我惊讶。”沙罗讥笑了一句,“世界联合政府特殊防卫组织,简称特卫组,用这样的汉语名称,足够你想起来了吗?”

“抱歉,我常识不足,能再深度介绍一下吗?”韩玉梁刚才就已经开了免提,示意叶春樱暂时放下手里的事过来一起听。

“简单地说,那是一支由前特别对策基地核心管理人员主持成立的,完全由强化适格者组成的,应对一切重大突发危机的特种部队。S·D·G的部队号,在大劫难时期就已经建立。按照我们地下世界流传的情报,当年大劫难拯救了世界的,其实就是S·D·G。而不是那些普通人类士兵组成的军队。”

叶春樱惊讶地说:“所以……所以原来还有强化适格者活在这个世上的吗?可为什么很多人都告诉我强化适格者已经不存在了?”

沙罗迟疑了一下,说:“我不确定我知道的说法是不是真的,仅供参考。据说,当年强化适格者叛变,想要依仗大劫难时期的功劳成为这个世界的最高统治阶层。但S·D·G的成员并不全认同这个想法,所以镇压叛军的秘密战斗,其实包括着S·D·G的内战。死亡者被内部宣称为叛军,而活下来的人,也不再认同自己强化适格者的身份,只自称S·D·G。所以,说这个世界上不再有强化适格者,并不是错误。”

叶春樱双手扶着窗台,喃喃地说:“我……我一直都知道特卫组这个部队,可我真不知道,他们竟然……就是强化适格者。沙罗小姐,我怎么才能找到他们?”

“你疯了吗?那些都是接受过改造的战斗机器,獠牙豚鼠从他们那儿偷到一点技术就能弄出狼熊和赵虹这样的杀人狂,你去跟他们见面谈什么?谈秦安莘的火灾吗?”

叶春樱急促地呼吸着,忽然大声说:“那你就不想知道,为什么特卫组会和秦院长的死有关吗?”

沙罗平静地回答:“我没兴趣,那是稍加推理就能猜到的事。强化适格者中有一部分特殊个体是有后代的,秦安莘这样的小角色会被盯上,无非是她收养了当年叛徒的孩子吧。我说的对吗,叶春樱?”

“我……爸妈不是叛徒。他们绝对不会是叛徒!”叶春樱一直克制的情绪崩裂了一个缺口,冒出滚烫的熔岩。

沙罗毫无起伏地说:“总之,不会有人愿意和S·D·G作对。不管你们打算利用赵虹做什么,到此为止。请转向到L- Club的正常轨道上来,否则,咱们的合作关系就宣告结束,我保证你们两个今后在华京什么也别想查出来。比如,我半小时后就可以杀掉马紫君。”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