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99章 胜过电池的大师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东胜洲关系企业及天香华文。

发售部分每月5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我……我怎么不能动了!”杉杉惊慌失措地抬起头,望着已经坐到自己腿间的韩玉梁,恐惧从眸子里源源不断地涌出,“你要干什么!”

韩玉梁淡淡道:“帮你给你男人赚到今天分的吃喝。”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我为什么……为什么哪儿都动不了了啊!”杉杉从没遇到过这种情况,急得都带上了哭腔。

叶春樱在旁柔声说:“杉杉姐,这是韩大哥的功夫,你可以把它当成武侠电影里的点穴。你仔细想想,如果韩大哥真打算对你做什么,和你单独相处的时候只要用上,是不是早就可以得手了?你就……相信他一回吧。”

杉杉瞪着韩玉梁的脸,尽管理智上认同叶春樱的话,但心里对其他男性的排斥和恐惧却无法从感性上减少,“就……就不能放开我吗?我都同意……同意让你帮忙了。”

韩玉梁略一犹豫,问道:“杉杉,你拍给对方的视频,愿意让他听到你泄身时候的声音么?”

“谢身?什么谢身?我要谢谢谁?”

叶春樱轻声解释说:“就是高潮时候的声音。”

杉杉怔了一下,直到这时,她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自己那段丢脸到极点视频,是要发给一个陌生人的,那放浪到让她自己听了都浑身发烫的呻吟叫喊,也是会一并发送过去的。

“我……我当然不想,可、可那个很难忍住的啊。”

“交给我就是。”韩玉梁微微一笑,突然出指戳在天突、气舍两处穴道上,“这下,你就可以放心了。”

杉杉疑惑地张开口,这才发现,声带附近的肌肉好像麻痹了一样,连吞咽都略显费力,能发出的,自然也只剩下了气音和鼻音。

“嗯嗯?嗯嗯嗯?”同时,她也发现,自己没了抗议的能力,只能惶恐地看向叶春樱。

叶春樱叹了口气,知道韩玉梁这样做其实略有不妥,但既然杉杉决心救人,小事从权,总好过纠缠不休,“韩大哥,我准备好拍摄了,但……我不太懂时机,你觉得可以了,就提醒我一下。”

韩玉梁点头道:“好,等我说开始,你就录,录多久随你。”

这对搭档默契地交换了一下眼色,而完全成了砧板上鱼肉的杉杉,只能紧紧闭上眼,选择默默等待承受。

如果说那些情趣玩具擅长的是外功,韩玉梁的房术手段,就恰好是内功。

他不敢说能绝对胜过所有的电动道具,但在没有练过冰清诀的普通女人身上,他至少有自信不会输。而对于杉杉这种铁定连玩具都用不好的女人,他才是最有效的手段。

张开双臂,他先运功给她四肢缓缓按摩揉搓,让紧张的肌肉渐渐松弛下来,以免抵触太过。要知道女子情潮颇受心绪影响,如此浑身冷汗筋肉如弦,再巧的功法也要事倍功半。

足足耐心按摩了十多分钟,如同温水浸泡一样的舒适感觉总算让杉杉眯着眼睛放松下来,她疑惑地悄悄瞄向韩玉梁,姑且有些相信,他并不会趁机对自己做什么越轨之事。加上自己此刻说不出话动弹不了,渐渐也有了些认命的念头。

韩玉梁不紧不慢继续给她按摩,掌心缓缓将真气匀称散开,令一股股温热细丝蛛网一样层层叠叠笼罩上她的娇躯。那些织物在他功力之前形同虚设,根本不能抵挡那一缕缕酸痒在周身各处肌肤逐渐积蓄。

随着那些酸痒渐渐清晰,二十四岁成熟少妇的官能,终于在放松下来的情绪中被唤醒。

杉杉又闭上了眼。她觉得有些缺氧,不自觉加快了呼吸的速度。她还觉得有些着急,怎么十多分钟过去,刚才自己来的时候都已经结束好久,韩玉梁却还不开始?

当着叶春樱的面,韩玉梁并不想让自己的动作看起来太过下流。

他游走多时,从肌理反应大致猜出了杉杉身上的敏感带如何分布,双手一合,并排压在她的小腹上,虎口相对,中指指尖距离躺下后略显扁圆的双乳不过寸许。跟着,运力施功。

颈后耳根、肩胛下方、腋下肋侧、大腿内沿几处地方都比乳头还要敏感,韩玉梁也不客气,直接将真气分往这几处,有穴道的便在穴道之间往复,没穴道的便在肌肤下循环游走。

转眼之间,杉杉就像是被七八只温暖的手掌包围,不仅抚摸的都是一碰就痒痒里透酸的地方,还仿佛穿透了身体外层的绒毛、皮脂,流淌在每一根神经末梢周围盘旋缠绕,令感觉更加强烈直接。

短短几十秒,杉杉的鼻腔里就发出一声酥软的呻吟,如果身体还能动,她一定已经忍不住夹紧了腿。

可她不能动,腿不光无法并拢,还和劈叉一样一字分开,被韩玉梁用双膝顶着。

小腹深处一阵细微的抽动,那些酸痒迅速转化成了她今天才真正熟悉起来的性欲,涓涓细流一样汇聚往肚脐下方。

被温水浸泡的感觉更加强烈,只不过不再是全身,而是下腹部的那些柔软脏器。

膀胱产生了细微的尿意,卵巢和子宫联合在一起轻轻战栗,所有感觉的终点是她娇嫩的性器,那里正像初春的花儿,分泌出一层层芳香甘甜的蜜,隔着整个身躯,大脑都因着绵延的愉悦而感到麻痹。

她突然觉得,韩玉梁那色迷迷的眼神,似乎也没那么讨厌了。

只是,一种对丈夫的背叛感,依旧挥之不去。

让那硅胶制作的假东西给她带来高潮她就已经觉得足够羞耻,没想到,现在这工作竟然被交给了一个才见过几次面的男人。

而她,竟还渐渐沉醉进去。

可耻,实在是……太可耻了。

呜……她微微摇晃着头,鼻腔中哼出的呻吟越发娇媚,她咬住嘴唇,马上又在一股快感的冲击下张开了嘴。

但没有发出大脑预期的那声啊。

淫荡的叫声,被韩玉梁那奇怪的手法阻止了。

一种可以隐藏自己的解放感扩散开来,她张大嘴巴,不自觉变得更加坦诚,更加渴望。

湿润,肿胀,她从自己的下体头一次感受到了明确而炽烈的渴望。那并非因为爱情,而纯粹是因为欲望。

她感到羞耻,可那羞耻又进一步加强了身体各处感官的敏锐。

于是,她高潮了。

根本没有触碰任何羞耻的部位,仅仅是游走在敏感带的搔痒刺激,仅仅是放在小腹上的一双手,她就痉挛着湿润的花蕊,泄了。

不如用玩具的那次强,想必,在他的打分标准下,这次高潮也就二十的程度吧。

在以前,这就是她能坦然接受的极限。

可现在,短短一天里,她就发现了自己其实是不满的。

她的身体是块干涸的海绵,大可以吸收更多,更多,更多。

她睁开眼,看向韩玉梁。

她不知道自己的眼神已经变了,她就是觉得自己不能说话,只好希望他能和自己心有灵犀,意识到她已经可以接受更多。

韩玉梁一直在等待的,就是这种眼神。

那种粉色的、水汪汪的、像盛开桃花、又像春河初融的眼神。

如果叶春樱不在,如果此前没有答应过什么,他这会儿已经能脱下自己的裤子,来送她直攀极乐。

但他也知道,如果没有叶春樱,没有此前的承诺,眼前这个羞耻感满格的少妇也就不会对自己的官能这般诚实。

所以他并不着急。

双腕一转,他卡住了杉杉纤细柔软的腰肢,缓缓向下滑动。

真气随之转向,肩胛耳后四股汇往柔软的唇瓣下方,自承浆穴入内,绕着娇小舌头盘旋抚弄,好似深邃湿吻,肋侧大腿四股则直奔隐秘禁区,一股钻入菊芯,两股上下轻撩阴唇,最后一股则若即若离围绕着阴蒂缓缓旋转。

如此操控极耗心神,韩玉梁玄天诀精纯高深,却也只是功力浑厚,此刻思虑精细意识不住飞快运转,不觉便出了额上一层细汗。

常有人说认真的男人最帅,此刻虽有些不合时宜,但杉杉抬眼望去,见他专注无比的模样,还是禁不住心尖一软,脑海波光一荡,浑身上下都酥了七分。

情动反哺,快感又比刚才强了数倍,她一声闷哼,头顶抵住床垫,昂起修长脖颈,额角浮现出一条微跳青筋,又往喜乐巅峰去了一遭。

要是那座快感之山真有一万米那么高,杉杉觉得,她这次怎么也该能爬到七、八千的地方了吧。

但她的依据,主要还是韩玉梁并没有让叶春樱开拍。

她自己其实已经想象不出来,更高处的快感会是什么滋味。

韩玉梁盯着睡裤裆底已经晕开拇指大小的水痕,心里暗暗赞叹,这女人身子如此敏感多汁,杨明达之前到底是有多暴殄天物啊。

顶多四、五十分的高潮,就能让她湿透内外裤,那其他女人一百分才有机会见到的喷水,她怕不是六、七十分就得表演给他看。

这倒有趣。

他一边继续专心运力刺激各处,一边开口道:“春樱,拿两条毛巾,过来给杉杉垫上。”

叶春樱本来已经看得愣神,闻言一怔,问:“两条?”

“嗯,一条不够,就这也得随时补,你去拿个大瓶子,顺便接点温水,完事之后她得好好喝些下去。”韩玉梁故意用一本正经地口吻详细解释道,“杉杉体质敏感,爱液量大,真到了极致,恐怕还有失禁的可能,有备无患吧。”

诶?失禁?杉杉在一波接一波的快感中听到了这个词,当即吓了一跳。难道……除了下面已经湿了的部分,最后还会尿裤子?

那……那她以后还有什么脸见人啊!

她急忙抬头,想用眼神传递信息,试图告诉韩玉梁,不用到那么夸张的程度,真的不用,她愿意退而求其次在倒数第二层拍视频寄给绑匪试试看。

可惜,杉杉说不出话。

那嗯嗯的提醒鼻音,转瞬就被下一波高潮冲击成淫靡的呻吟。

韩玉梁余光扫到,但不打算理会,仍只将注意力集中在杉杉身体各处。

停在这个层次的高潮正在以几十秒一次的频率冲击着她的大脑。

如果是情趣玩具,哪怕是再软的硅胶,用再多的润滑,摩擦就是摩擦,震动就是震动,持续这么久,该肿的就会肿。肿起之后,周遭敏锐不堪,刺激的快感就会过度,适得其反。

可韩玉梁的真气是无形无质之物,只要愿意,围着阴蒂转一夜,那边也只会因为快感太强而充血到极限,并不会有任何被摩擦的副作用。

这也是他敢跟电池马达叫板的底气之一。

五分钟过去,韩玉梁看着杉杉胯下那片水痕估量了一下,此时她应该已经没有余力想任何事情,满脑子都只剩下自己从前恐惧的情欲之美。

那,差不多到了继续攀爬的时机。

他双掌继续下滑,向内一错,直接抚摸在她张开的大腿里侧。

那里本就是杉杉的敏感带,掌心的直接刺激立刻就在之前持续的高潮加持下传递到她的脑海。

她低头看下去,无力思考太多,只是模模糊糊地想,她这么隐私的部位,就这样被韩玉梁摸去了。

更糟的是,她还不觉得难过,反而舒服得要命。

她不知道怎么形容此刻的舒服,只知道自己头脑发麻,想大喊大叫,想飞起来上天,想用力抱住韩玉梁,一边哭一边咬他的肩膀……他的肩膀真结实,看起来……好性感……

韩玉梁一贯很有自信。

尝过他火力全开手段的女子,尤其是正当年的妇人们,即便能在感情上忘记他这个人,也绝对不可能从身体上忘记他带来的滋味。

在大腿内侧抚摸着维持之前的刺激一段时间后,他双掌一停,将杉杉饱满柔软的股肉轻轻捏住,先不移动刺激的位置,而是撤去口中那些真气,将其尽数加在下体,力度瞬间翻倍。

刚刚适应了此前愉悦的杉杉头颈触电般一弹,脑中仿佛一大片烟花炸裂,崩开片片尽是说不出的快乐美妙,从这一刹那开始绵延不绝的翘麻酸畅,让她甚至有种死而无憾的错觉。

瞄着她的表情,韩玉梁心知,若是此刻放开她所有穴道,她一定想不起谁是她的老公,只会攥着床单,蹬着床单,虾子一样乱挺,放声尖叫。

差不多,应有七、八十分了。

如他所料,杉杉的睡裤上,水痕迅速蔓延开来。

她喷了。

真可惜她不肯脱衣服,否则,这一道激射阴精,定会比东瀛女郎大瓶灌水演出来的尿要好看得多。

“呼、哈、呼、哈……”

像是快要窒息似的,杉杉半闭失神双目,娇喘的频率让叶春樱都有些担心,忍不住在旁问:“韩大哥,杉杉姐都已经这样了,还不行吗?”

韩玉梁正趁机吃着杉杉大腿上的豆腐,答应了只用一根手指碰下阴,可没答应其他地方也放过,“都已经到了七、八十分的地步,为何不一鼓作气,冲到极限,让对方绝对挑不出毛病呢?”

“我……就是觉得杉杉姐看起来好难受。”

他微微一笑,稍稍放轻真气刺激,恰好作为登顶前的缓冲,柔声道:“杉杉,你要是痛苦,就点点头,你要是舒服,就摇摇头,让春樱放心。”

杉杉马上开始摇头,一口气摇了十好几下。

叶春樱没话可说,默默又加了一条毛巾过来。

韩玉梁大感得意,双手突然一松,右掌食指平伸,隔着两层布料,不轻不重抵在杉杉早已被他看准了位置的阴蒂上。

尚未散去的真气转眼聚拢过来,顺着他的指尖沁入肌肤,将阴核外凸嫩头连着埋于耻丘中的分叉根茎一起裹住。

这是韩玉梁挖坟剖尸结合多次采花经验摸索出的独门房中秘术,只要没有内功抵抗,那真是玉梁叫你三更泄,春水长流到五更,岂是个欲仙欲死能够形容得了。

但没有内功相抗的时候,他还不得不腾出一手按住丹田,先额外灌一股真气进去稳住任督二脉和阴关,免得女子孱弱,脱阴大亏。

杉杉身上快感稍减,只觉得小腹暖融融一股热气进来,但其他地方的刺激都好像停了,只留下被他指尖顶着的地方里面隐隐约约有什么东西在水一样流。

她忍不住费力抬起脖子,往胯下看了过去。

恰好,帮忙稳住阴关的内力已经到位,韩玉梁轻轻一哼,指尖运功,协助房中术的真气随心而动。

以往他用这手,主要是包围在阴蒂整体外飞快蠕动,犹如将体内的部分也一起吸唆,他还暗暗起了个花名,称其为吮春芽。

可如今他学了许多新花样,自然要融会贯通,知道了女子原来不只喜欢吸、舔、揉,还喜欢震。

于是他将真气凝力振颤,与原本的吮春芽手段交替。

论力度速度,如此小股真气的震荡自然不能和按摩棒相提并论。

但不论怎样的按摩棒,碰到的也只有女子阴核那一个嫩皮下露出的尖儿而已。

他的真气,却可深达根部,除了内外兼羞之外,还不会让阴核有被摩擦过度不堪逗弄甚至转为疼痛的后患。大可放手施为。

这一手就连静心处子也抵受不住多久,更何况杉杉一个已被撩拨了近一小时、欲火如炽的少妇。

不过十几秒功夫,她就满脸涨红,脖子侧面青筋暴跳,一双泪汪汪的眼睛蓦然瞪圆,长大的嘴巴一口口吐气,却吸不上来,唯一能动的脑袋僵在那里,颤抖不休。

韩玉梁心知吉时已到,口中道:“开始!”

同时,他按在小腹的手掌内力猛然一冲,解开了杉杉喉咙附近的穴道。

“啊、啊啊……嗯啊啊啊——”纤细到好似被琴弦勒住的悠长呻吟之后,杉杉黑眸一翻,晕了过去。

本就已经湿透了整片裤裆的水痕,忽然又再扩大,一路洇染到接近大腿中段的地方。

韩玉梁缓缓撤开指尖,他知道,杉杉失禁了。

其实只是为了满足那个绑匪的要求,根本不必做到如此地步。

但他对杉杉的防备态度略感不满,绑匪又给了他这个绝好机会,若不做点什么为之后铺路修桥,他这专业偷香贼可就白当了。

底线这种东西,从来都是维持起来艰难破起来容易。有一就有二,一而再,再而三,一回生二回熟,都是一个道理。

一次就摆弄到她尿床,起码今后不比失禁更糟糕的事儿,她的抵触心理就该少些了吧。

这次他也摸清了杉杉的敏感程度,估算一下,他只要拿出预计用来对付陆雪芊的本领的一半,八成就能让她活活爽死。

将来若有机会一亲芳泽,可要注意不能过度。

在心中整理了一下此番的收获,韩玉梁随手解开杉杉身上其他穴道,下床道:“我先离开了,这儿还是交给你得好。”

叶春樱点点头,“交给我吧。”

不过收拾之前,叶春樱先拿起杉杉的手指解锁手机,找到绑匪发来的邮件地址,把视频整理压缩之后,拷贝发送了过去。

这稍微费了一点时间,等发送完毕的提示出现在屏幕上,身后床那边已经传来了杉杉苏醒的呻吟。

叶春樱关掉页面,一边转头一边说:“杉杉姐,视频我已经发过去了,我相信应该没有问题。你……”

杉杉已经不在原来瘫软躺着的位置。

她拉开了叠在一起的大毛巾被,滚到旁边干爽一侧,把自己整个盖在了里面。

看毛巾被的凸起情况,她在里面大概已经缩成了一团。

“杉杉姐,喝点水,然后再去冲个澡,换身衣服吧。”叶春樱柔声劝说,毕竟杉杉刚才出了一身大汗,分泌了一大滩液体,还……失禁了,这么狼狈的样子,不好好打理一下,的确不能见人。

“我不想出去……”在毛巾被里面,杉杉略带哽咽地说,“让我……自己在里面呆会儿。床单和被子……还有毛巾,我之后会洗干净的。”

“这也是为了你丈夫。振作些,好吗?”

“把自己……搞成这副样子,我……还能当好……一个妻子吗?”

毛巾被颤动起来。

她在里面哭了。

幸好,来自另一个乱码中继的信息发送到了。

“你做得很好。明天的游戏见。”

简短的信息下,附着杨明达低头狼吞虎咽的一张照片,拍摄时间一分钟前。

从毛巾被里伸出胳膊拿进去手机,但看完之后,杉杉依旧没有出来。

她把毛巾被裹得紧了些,蜷缩在里面,哭得,似乎更厉害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