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92章 闷热的夏天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东胜洲关系企业及天香华文。

发售部分每月5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韩玉梁知道林强的死讯时,八月已经走到了中段,叶之眼事务所充满设计感的招牌,也顺利高悬到了楼体外侧。

赵婉特地跑来一趟,当面告诉他这个消息。

不过从那个女人的眼里,韩玉梁感觉不到多少悲伤,那看似哀戚的神情下,其实更多是对自身未来的迷茫。

北林帮陷入混乱之中,第二层级的几个小头目开始争权夺利,赵婉感到不安,选择了抽身而退。

韩玉梁并不关心这些,他比较在乎的,还是陆雪芊的行踪。

可惜,依旧音讯全无。

通过小护士葛丁儿的人脉,韩玉梁勉强了解到,那段时间,的确有两个漂亮女人结伴深夜过来挖了几颗弹头,但留的名字并不姓陆,也和雪芊、南阳完全不沾。

看来,那位带来了穿越时空仇恨的女侠,应该已经在某个地方隐藏起来,养伤,等待着下次对韩玉梁出手的机会。

赵婉也还没死心,承诺等到她的工作和住处安稳下来,就帮忙继续寻找陆南阳的下落,她们这对表姐妹此前的关系非常紧密,不可能一次性割舍干净。

送走赵婉后,叶春樱关上门,对着坐在办公桌后正在转椅子玩的韩玉梁轻声说:“我不喜欢这个女人。”

“我也不喜欢。不对我的口味,心眼儿太多。”韩玉梁随口答道,望着电脑上正在一点点爬进度的下载条。

事务所租用的办公室在居民楼中,并不大,公开办公区一共只有里外两间,装修也很简单,充满了叶春樱的个人风格,简洁实用。

完成了林强的委托后,韩玉梁这些日子的主要任务,就是熟悉办公室,熟悉公司里一些基础业务流程。

并不是没有等待接收的委托,但叶春樱的审核还在进行,暂时没让他拿到新的资料。

于是所谓的上班,就成了拿办公电脑摸鱼闲逛的悠闲时光。

为了让事务所尽快正规起来,叶春樱把训练学习的时间挪到了下班后,虽说名义上是所长,但在许婷跑掉,岛泽莲已经去雪廊上岗成为服务员的情况下,她需要忙碌的杂务比想象中多。

光是办公室装修的尾巴,就让她连着两三天忙到灰头土脸。

事务所位于接近北城区的街道中段,一座有点年头的高层公寓楼中,八楼802室。

两室一厅的格局,厨卫保留,主卧和客厅装修成了里外相连的办公室,副卧作为储藏间使用,放置了许多叶春樱采购的武器和工具,还暗藏着和雪廊联络用的一个秘密系统。

而同一栋楼的十层1001室,就是他们如今的住处。

因为签下了长期租约,叶春樱比较放心大胆地按自己的想法做了调整,并准备在赚到足够的钱后将801和办公室一起买下,让住处和事务所彻底连接起来。

大概是用钱比较节约的缘故,看起来相当清爽的住处,和感觉非常舒适的办公室,里外不过花了四万多块,其中还有将近五千是韩玉梁要用的大硬盘电脑的开销。

最闷热的时节到了,偶尔开窗通风的时候,脸上会有种被拍了一下的感觉,韩玉梁很乐意多休息上一阵,暂时不接什么大任务。

当然,完全闲着也不合适。

刚进下旬,叶春樱为他安排了一个很适合熟悉周边环境的委托——帮同楼的邻居找走失的狗。

尽管这是漫画电影中侦探们大都会承办的业务,韩玉梁还是提不起什么兴致。

因为没有美女,报酬也不过是与狗身价相当的几百块而已。

跑这种需要和大量无关人等沟通交流的任务,让他不知不觉有点怀念许婷。

这种活儿要是丢给她,大概当天晚上就能有个交代吧。

除此之外,每到吃饭的时候,他就会比较想她。

饮食,男女,皆是人之大欲。

韩玉梁本以为自己只重视后者,到现在才知道,原来只不过是此前他没被人养刁胃口和舌头而已。

所以,好不容易找到狗完成任务带来的那点喜悦,远比不上同一天傍晚,许娇到访来得开心。

叶春樱知道他们两个一见面免不了要干柴烈火一番,储藏间又留着一张双人床没撤,就打了个招呼,说要提前去练枪,以身作则地早退了。

正好这几天岛泽莲忙着给新工作岗位刷好感,每天下班很晚顾不上过来,韩玉梁也觉得稍微有点积压。

一拍即合。

在办公室聊了没三句,他们就转战隔壁储藏间,进门五秒,韩玉梁脱光,十五秒,许娇掀起裙子扯开连裤袜的裆部,把碍事的内裤拉到一边。

都懒得去床上,许娇扶墙一撅屁股,他一口唾沫抹在鸡巴头,就拉开架势干了个爽。

按照平常六点下班的事务所规定,韩玉梁这一番大干,相当于加班了两个小时。

许娇上下两张嘴各吃了一发之后,也是心满意足,连说带瞪消灭了韩玉梁打她屁眼主意的念头后,俩人各自整理好衣服,才算是坐到窗边说起了肉体交流之外的事。

“你先问吧,等你把想问的问完,我再说我的事。”她看了看表,慵懒靠在沙发上,敲了敲发酸的胯骨,眯着眼睛说。

“就你自己回来了?”

“嗯,婷婷说想趁着开学晚还没什么课,多去俩地方。”许娇带着一丝笑意瞥他一眼,“怎么,想我妹妹啦?”

韩玉梁点了点头,懒得为了那点无聊的面子否认,“是,挺想她的。而且,我也得知道她到底还来不来当助手了,要是不来,我可得招新人,现在杂活全是春樱干,回头大客户上门一看,我们家所长在那儿拖地收邮件,不像话。”

“她肯定是想回来的。但我不知道她为什么,好像过不去心里的某个坎,纠结得不行。我问她,她也不说。这是你俩的事,既然你没对她下手呢,那我也不好多过问。”许娇叹了口气,“我都没见婷婷这么烦过,看来她是真喜欢你。她上一个追的男生,到后来完全就是在赌气了,这次可不一样。”

韩玉梁抓了抓头顶的毛,心里念叨,该死的,啥时候回来给我再烧个小排吃啊,最近嘴里都要淡出鸟了。

“哦,对了,婷婷的新号码,她说我能给你了。你要想劝她回来,打这个号就行。”许娇从坤包里翻出一个字条,过去塞到他手里。

他瞄了一眼,笔迹比叶春樱凌乱些,勉强还算秀气,数字之外,还留了一行写得颇用力的字:“有话跟我说就打,没有别乱骚扰我。”

韩玉梁皱了皱眉,略一思忖,把纸条一揉,丢进了垃圾桶。

“诶?你不记下来?”

他当然不会告诉许娇自己过目不忘,比通讯录好使得多,只淡淡笑道:“她要不要回来是她的事,所长是春樱,可轮不到我往回拉人。”

“她一个二十的小姑娘,你说你都……”许娇说到这儿,有点语塞,她也分不清韩玉梁到底多大,只好生硬接下去,“你都这么成熟的人了,和她一般见识干嘛。”

“我这叫尊重她的想法。”韩玉梁挑挑眉,随口应付了一句,转而道,“听你的意思,你还有别的事对吗?”

“嗯,你下班可以走了吧?”许娇顺顺裙摆,站了起来。

“要去哪儿?雪廊喝一杯?”到了那儿有岛泽莲可以摸摸大腿捏捏胸,韩玉梁还挺乐意下班拐过去打发打发时间。

“帮你赚点外快,我有个老病号最近脖子和腰的毛病犯了,疼到不能好好上班。他是家里的顶梁柱,没办法求我找神医。我寻思你不就是现成的手到病除么,喏,给个面子吧。”

“男人啊?”韩玉梁皱起眉,完全不感兴趣,“这个我可真没什么兴趣。我宁愿去雪廊喝一杯,万一碰见沈幽,还能问问有没有合适的生意。”

“他老婆超漂亮的,大美人,保证你见了喜欢。”

“那有屁用,一样是别人家老婆。”

许娇神秘兮兮凑近了些,小声说:“告诉你个秘密,那小子说漏过嘴,他阳痿两年多了。”

等等,黑街这地方这么小的吗?韩玉梁当即就想起了之前李曼曼穿针引线想介绍他帮忙解解寂寞的那个漂亮人妻,是叫什么来着……燕雨杉吧。难道正好就是她?

“那该不会是找我给他治阳痿吧?我可没这本事。”

“他还真没问过治疗的事,我觉得他挺奇怪的,提到阳痿的时候,看着都有点庆幸。”

韩玉梁沉吟道:“阳痿不阳痿的,那也是他老婆啊,这个还能给我当报酬?”

没想到许娇挺认真地说:“我也是这么跟他说的,我说你就对美女感兴趣,最次也得是我这样的,男人你从来不治。可他跟我说,他老婆就是美女。我说这跟你有什么关系?他说你给他治,他就让你也给他老婆治。按摩是怎么回事,他心里可清楚得很。”

韩玉梁眯起眼睛,觉得事情还真有趣了不少。

“好吧,我就跟你走一趟。”

二十分钟后,韩玉梁坐在许娇小摩托的后座上,盯着闷热潮湿的风,来到了李曼曼家附近的小区。

一到这附近,他就有强烈的感觉,自己要见到一张熟面孔。

上楼之后,果不其然,开门的,就是上次在李曼曼家有了一面之缘的那个漂亮少妇,燕雨杉。

如他所料,杉杉先是一愣,跟着就抬手掩口,很惊讶地看着许娇说:“许大夫,这……这位就是你说的那个神医?”

许娇路上听韩玉梁旁敲侧击打听,早已猜出了个大概,微笑着问:“怎么,你们认识啊?”

杉杉脸上的笑纹略略深了一些,唇瓣轻轻一抿,诚实地说:“嗯,上次在我一个朋友那边,请他作过一次理疗。没想到,我老公找来的……也是他。”

韩玉梁笑道:“可见南城区好用的推拿医生,就剩我这个兼职的了。”

杉杉意识到自己有点失礼,急忙让开门口,放下拖鞋,退开两步,轻声说:“请进。”

“老公,老公,许大夫来了,还带了韩大夫。你别看电脑了,出来吧。”

喊声过去一会儿,卧室里才慢悠悠走出一个穿着短袖睡衣的年轻男人。

文质彬彬,模样算是有几分俊秀,就是精神头不太好的样子,看着很是憔悴。不过这种精气神,在程序员中也不算罕见。

他捏着脖子和肩膀之间的地方走过来,没精打采往长沙发上一坐,歪着脑袋问:“许大夫,这就是你说的那位神医?”

许娇掖好裙子一屁股坐下,笑着打趣说:“你们夫妻俩还真是心有灵犀啊,说的台词都差不离。没错,我来介绍一下,韩玉梁,叶春樱叶大夫你们知道吧?这位就是之前在叶大夫诊所打工,名气迅速传开,后来又拐跑叶大夫创业开侦探事务所的那位。”

“不敢,在下韩玉梁,略有些雕虫小技,推拿按摩什么的,还算擅长。”

杉杉的眼中登时流露出一股喜色,抱着那男人的胳膊小声说:“老公,韩大夫手法是挺厉害的,我觉得肯定能给你看好。”

那男人挠了挠头,看来不太擅长社交的样子,略显腼腆地说:“韩大夫你好,那个……呃……我是杨明达,同事们都爱叫我大绵羊,嘶……我这个吧,就是职业病,颈椎和腰,老毛病了。以前也找许大夫给推拿过,管点用。”

许娇打断说:“什么叫管点用,要没我费劲给你治,你还能有本事一天十来个小时上班玩命?”

杉杉在旁低下头,很心疼地说:“我早就叫你别那么拼,咱们……又不那么缺钱花。”

“不趁年轻拼,等三十多,就该退休了。”杨明达叹了口气,垂着头说。

“啊?”韩玉梁一怔,“不是联邦规定男七十五,女七十才到退休年龄吗?”

“规定是规定,我们这行,三十五就快没人要了。螺丝钉嘛,公司拧出来扔了,还能自己钻回去?”杨明达苦着脸揉了几下脖子,“不说那个了,韩大夫,我这脖子和腰,也不知道是最近潮,还是赶着加班时间长闹的,硬得不行,动得一大就疼,后脑勺还发麻,您能给看看吗?治疗费好商量。”

“费用这个我倒不是太在意……”韩玉梁端详了一下杉杉,发现这女人和老公单独在家穿得也堪称保守,也不知道到底是她这样导致了老公阳痿,还是老公阳痿把她逼成了这样,“许大夫是我的朋友,这样吧,我这趟算是来给她帮忙,治疗完了,情况是好是坏,你们看着把钱给了许大夫就好。”

许娇瞥他一眼,唇角含笑,没有作声。

给男人治病,没了乐子,但也没了需要避讳的地方,韩玉梁让杨明达找把椅子坐下,站到后面双手一卡,便从上而下顺着脊椎摸捏了一遍。

没什么特别之处,不过是长久专注保持一个姿势,肌理僵硬,脉络不畅,引发的各种问题集中爆发而已。

而且,他真气一入,略作探索,就发现杨明达身上的滞涩之处虽然沉积严重,却远不该严重到让人有如此表现的地步。

换言之,这痛苦万分的模样,竟有可能是演出来的。

为什么?为了勾搭许娇?

可不管怎么看,跟杉杉这个柔美娇妻比起来,许娇和李曼曼两个绑一起都难说能胜出一筹,哪有弃了家里的大西瓜,跑去街上捡芝麻的道理?

再说,这不是个银样镴枪头,中看不中用的阳痿么?

虽有怀疑,但也不好当面揭破,事情既然有蹊跷,耐心观察,将来总会有个说法。

他将情况摸清之后,不愿在男人身上多费时间,双掌一按贴在两侧肩头,沉声道:“杨兄弟,身上放松,尤其脖颈往下脊椎一线,切莫用力。”

杨明达点点头,嘴上说:“叫我大绵羊就行,我熟人都这么叫。”

韩玉梁懒得接话,醇厚真气从两侧汇往大椎,向上攀至哑门、风府二穴,先将经络交汇之处稳住,跟着掌力一发,逼住损伤一侧大筋,连着骨节一起,猛然一正,复往原位。

“啊哟……”杨明达痛哼一声,脑门上登时出了一层油汗。

杉杉脸都跟着白了几分,急忙蹲下拉住他的手,放在自己面颊,“老公,你没事吧?”

“那一下……真疼。但疼完之后,真是舒服多了。”杨明达稍微动了动脑袋,长长吁了口气,“嘶……还真痛快多了。韩大夫确实有一……啊!”

最后那声惊叫,却是韩玉梁已经发力在腰,将他位置不正的筋骨积木一样重新垒顺。

这一下猝不及防,疼得他攥住老婆的手就弯下了腰。

“韩大夫,这……这正常么?会这样疼的?”杉杉心里着急,可语调还是柔柔顺顺的,都叫人好奇她要是气得骂人会是怎么一番样子。

韩玉梁懒得答话,将真气运足狠狠稳固了几下,才起身收臂,淡淡道:“只疼一下而已,忍忍就是。大绵羊,好多了么?”

杨明达一愣,歪歪头,动动肩,急忙站起来左三圈右三圈,脖子扭扭屁股扭扭,差点就当场高唱一曲健康歌,满脸喜色说:“舒服多了!真……真是神医啊!”

他一转身,激动无比地握住韩玉梁的手,上下摇了几下,“韩大夫,我这就算是好了吗?后续还需不需要治疗?”

瞥见许娇在旁递过来的眼色,韩玉梁装模作样考虑一下,虽然对给男人治病兴趣不大,但这夫妻俩之间似乎隐藏着什么有意思的东西,“这个看你,你要是之后觉得没什么,不用再找我。你要是还觉得需要给你动动,那,这是我事务所的名片,下次来看诊就是,我让所长按一般咨询费收钱。成么?”

杨明达连连点头,急忙接过韩玉梁手里的名片,连声说:“好好好,我一定再去拜访……哟,我工作忙,您事务所这个开门时间……”

“到了打手机,我就住在那栋楼上,好找。”韩玉梁端详一下这家里的情形,有心试探,起身道,“那,时候不早,我家所长应该快回去了,我可不能比她到家晚。”

果然,杨明达的眼里闪出一道奇妙的光,只是被眼镜挡着,杉杉估计注意不到。

他看了一眼妻子,忽然说:“杉杉,你最近不是一直腰胯酸疼吗?正好韩大夫到了,让他也给你推拿一下吧。”

腰胯酸疼,交给一个陌生男人推拿,语调还透着一股兴奋?

韩玉梁微微眯眼,打量着眼前的这个丈夫,一个判断渐渐在他心里成型。

杉杉果然大感羞耻,当即摇头摆手,说:“不用不用,这阵子天潮,我就是闷的,早没什么事儿了。真没什么事儿了。”

“杉杉,小毛病不治要成大毛病,韩大夫既然来了,就帮你也一块弄弄嘛。”杨明达双手握着杉杉的指头,也不管妻子脸上还是很不情愿的样子,抬头就说,“韩大夫,你给杉杉也看看吧,需要她趴在床上吗?”

你小子这么期待的口气,我不顺着说好像有点不够意思啊……韩玉梁抬手托着下巴考虑了一会儿,点头道:“那好,就让你太太找个地方趴下吧。”

他说的其实很清楚,找个“地方”趴下就好,旁边便是长沙发,根本不难选择该如何做。

可杨明达马上就拉着杉杉站了起来,“走,去床那边吧,按摩推拿还是要在舒服的地方,杉杉,没事的,我陪着你,你不用紧张。”

“我真没事……”杉杉苦着小脸央求,可还是被丈夫连搂带劝哄进了屋。

很明显,那是他们夫妻的卧室。

巨大的结婚照就挂在床头,穿着婚纱的燕雨杉幸福的依偎在西装革履的杨明达怀中,背后,是虚化了的湖光山色。

双人床并不算太整齐,杉杉午睡的这边被子还没叠,换下的外出衣服就堆在枕头边。

杉杉一见,急忙红着脸过去手忙脚乱收拾。

韩玉梁靠在门框上,向后微仰,对着跟过来的许娇小声道:“这两口子是不是有问题?”

许娇贴在他背后,轻声回答:“反正,我看这男的有毛病。但我觉着吧,对你来说,说不定是个好毛病。”

这时,杨明达已经把自己老婆脸朝下按在了床上,回身走到门前,带着一种韩玉梁熟悉的眼神,充满期待地说:“韩大夫,杉杉准备好了,你来……给她好好按摩一下吧。”

韩玉梁微微前倾,凑近他耳边,轻声道:“朋友,你想的,是之前在诊所里传出来的那种按摩吗?”

杨明达的呼吸顿时急促了几分。

“对,就是那个。”

他的声音发颤,但是,没有分毫犹豫。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