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198章 牢房中的二人组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天香华文及东胜洲关系企业。

发售部分每月10号、20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对海蛇的事后清理比预计中多费了不少时间,汪媚筠对海警一方的掌控力显然不足,整个深夜忙过去,看起来都有些心力交瘁。

一直到周一中午,她才算是布置好了所有事情,选拔出的三组精锐突袭小队——包括韩玉梁和任清玉两人在内,随她一起登上一条大船,维持着大型远洋渔船的伪装,先一步向着角斗场被定位的方向赶去。

离开前韩玉梁没去探望面如死灰戴着手铐的莉莲,也懒得搭理看到警察后激动到精神都有点不正常的崔彩顺,只是和莎莉碰了碰头。

那个白人少女穿回了特安局的装束,不过样貌身材的缘故,看起来还是缺乏正经探员的气质,过于性感火辣倒像是在玩制服诱惑。

当然,韩玉梁并不是专门来探望她。

莎莉也是这次前往角斗场的成员之一,只不过隶属于另一支小队。

碰面的地方在甲板上,其余队员都迅速离去,仅剩下莎莉拐了个弯,走到了栏杆边,和韩玉梁站在一起。

“你换上这身衣服,我都快认不出来了。”他上下打量了一遍,不得不承认,特安局请的制服设计师很懂男人,这身明明很有威严的衣装,只要到了身材火辣的女人身上,就会散发出浓郁的雌性芬芳。

“汪。”她把手抬起来在耳边装了个狗爪子的样儿,笑了起来,“这样是不是就好认了?东方人和西方人,确实比较容易对彼此脸盲。”

韩玉梁转过身,背靠在护栏上,调笑道:“我想跟你聊聊,但好像和你有关的事情拿出来说的话,不管哪一件,都像是性骚扰。在你们那儿,这个好像挺严重的吧。”

“但在我这儿不严重。”她凑近了些,不知道是不是制服裙装不太合身,膝盖上方露出的大腿闪耀着白嫩的光,“谁叫……我已经被你彻彻底底调教完了呢。韩先生,你要负责才行。”

“诶?”韩玉梁挑了挑眉,“你当初接任务的时候,就做好让调教师负责的准备了么?”

“不。但你不一样……”她的眸子里闪动着他熟悉的淫欲,贪婪而急切,不过很快,她就压制了下去,只是轻笑着说,“你的技术太高超了,我想……你可能毁掉了我和一般男人交往的能力。如果我申请调职失败,你能来西岸特政区看我吗?”

他笑了笑,“我还没去过那边,今后有时间也许会去的。”

“那我只好……多去黑街出差了。”她舔了舔发红的唇瓣,梦呓般说,“希望你有空和我约会,韩先生,你的小母狗需要你……”

看来这种不会清除记忆的催眠术,稍微有点不负责任啊。

但一想到特安局精英探员穿着制服丝袜跪在地上戴着项圈一边舔他鸡巴一边含含糊糊呜呜汪汪的样子,他喉咙里咕哝了一声,勃起了。

“把你号码告诉我,回去后我会记得发给你我的联系方式。”他凑近她耳边,舌尖在她耳窝里轻轻搔了一下,“出差的话提前告诉我,留出一天,我会让你下不来床,至少几个月都不用再找男人。”

她吃吃笑了起来,“听起来真棒,我下面都要湿了。那么……拜拜。”

“你道别的方式不对。”

“嗯……Well,汪,汪汪。”她扭过身,丰满的臀部在他腰上轻轻撞了一下,快步离去。

不知为什么,韩玉梁下意识地认定,这个莎莉估计很崇拜汪媚筠,而且,和王燕玲的侧重点还不太一样。

午后,特别行动的船舶加速航行,汪媚筠这支小队的任务分配,也在一场简短的会议后完成。

等其他几个队员离开,韩玉梁起身一腿横在门口,拦住了要走的汪媚筠,正色道:“清玉要跟着我,不能跟着你。”

汪媚筠挑了挑眉,微笑着说:“阿梁,你该不会想告诉我,在这高速航行的颠簸船只上,经常站都站不太稳的狭小房间里,你还想和你的老朋友,偶尔做一下深入交流吧?”

韩玉梁也露出了温暖阳光的微笑,“对,我就是打算深深地入,交到她流。我这人不挑剔环境,就是掉海里,有救生衣我就敢趁机来一发。”

任清玉晕船中,蜷缩在床角背靠着舱壁,脸色苍白。而且,她只能听出他们在谈论自己,但具体商量什么,被恐惧充满的脑子这会儿根本思考不了——她落过海,体验过差点溺死的滋味,她也不相信,这么大一个铁疙瘩能在水上漂着不沉下去。

汪媚筠指了指她,“就算她现在是这么个鬼样子,你也下得去手?”

“这不是更适合乘虚而入?”韩玉梁笑道,“放心,我会注意不碰她嘴,免得她吐一地。”

汪媚筠双手扶着两边门框,丰满的胸部自然进入到韩玉梁视野的中心,“阿梁,如果你真的欲火难忍,我想我可以和其他小队协商一下,让莎莉过来陪你。那女孩现在心里和身体里全都是你的味道,她比任小姐更合适陪你玩一些海浪来的时候更有趣的游戏。”

“我拒绝。我们俩久别重逢,正干柴烈火不可收拾,莎莉我玩腻了。”

汪媚筠叹了口气,“阿梁,你为什么……这么防着我呢,任小姐已经展现了她的能力,我很需要她,我不会对她怎么样的。而且,我又不是同性恋,你知道的。”

最后那句她说得像是撒娇,同时还用小腿轻轻蹭了他一下。

她没穿方便甲板上行动的防滑靴,而是赤着脚,小腿自然也光着,在整齐的制服下,这奇妙的裸露感就有了更加显著的吸引力。

这真是个天生的狐狸精。

可惜在自己的秘密有可能陷入危机的情况下,韩玉梁还是比较能控制色欲的,“我不担心你偷袭她,我只是不想让她和你说太多话。在她去春樱那边住上一段时间之前,我不算让她和你单独接触。”

“为什么呢?”汪媚筠脸上的笑意更浓,但有经验的男人就能看出,她并不高兴,甚至,有点恼火。

“因为你对她的好奇心太重了。”韩玉梁也收起了嬉皮笑脸的伪装,淡淡道,“别以为我没听到,你让人专门去备份了海蛇抓到清玉时候的资料。你想查她。”

“你的朋友有案底?”汪媚筠贴近他,“可我感觉出来,她是个好人,不会像你这么糟糕。你在担心什么?要知道,如果她和你一样来历不明,伪造身份的话,一定要请我帮忙的。”

“因为你真正好奇的不是她。而是我。”韩玉梁抬手捏住了她的下巴,“媚筠,我并不介意你那些利用我的小心机,因为我看得出,你并没有真赖账的打算。你这样精明狡猾又长得很美的女人,我愿意保持一点耐心等你付账。我很乐意让你用身体来交换我出手帮忙,但我很不乐意你打算从我这儿探寻太多。不要惹我生气,相信我,后果你承受不起。”

汪媚筠低下头,飞快在他的手指上舔了一下,细声说:“我怎么舍得惹你生气呢,你可是这世上目前为止最对我胃口的男人。我爸要是催婚,我一定带你回去假装男朋友。阿梁,你那么了解女人,应该知道,我们一旦动心,就会时时刻刻惦记着,对心上人,事无巨细都想知道。我这种少女心,你竟然这么大反应,真是让我……有些难受呢。”

“别搞这种婷婷来都会让我起鸡皮疙瘩的腔调好么?岛泽都没给我这么卖过嗲。”韩玉梁皱眉瞪了她一眼,“我明说了吧,我不准你打探我和清玉的来历,从什么渠道都不可以。这是我的逆鳞,你最好记住。”

“那么,来历之外的事情,我是不是就可以问了?”她耸耸肩,“我发誓不打探你们的来历,也不问来历相关的东西。你能让她和我睡了吗?”

“为什么?”

“因为她美啊,让她和你睡人家吃醋。”

“滚,再不说实话我这就把你扔出去。”

汪媚筠红唇微撅,“阿梁,我都有点后悔让你学调教师技术了。你现在好霸道。”

“媚筠,别的事儿无所谓,这个……你最好慎重。”

“好好好。”汪媚筠举起双手,摆了个投降的姿势,“我认输。我就想知道你更多事情而已,这个不是谎话,你对自己的事情守口如瓶,你另外两个旧相识的嘴巴都严得很,我也没什么机会接触,好不容易遇到个看起来没什么心眼儿的,我想打听打听你……不过分吧?”

“你想知道什么,等你在我床上累瘫了之后,可以慢慢问。我心情好的话,说不定会亲口告诉你。”韩玉梁用指肚压了压她的唇瓣,“清玉不行,至少现在不行。”

“明白,我懂了。”汪媚筠啾的亲了他指头一下,“我猜……你急着带这个老朋友回去找叶所长,就是为了教会她一些事情,等教会了,我想问,也问不出来了。”

“差不多吧。是这么个意思。你想知道什么,最好还是等机会直接问我。”

“我想知道你到底怎么学来的这一身本事。”汪媚筠凑近了些,轻声说,“我还想知道我有没有机会学到。”

“如果你付报酬的时候证明你没有吹牛,我可以考虑教你一些。”他态度软化了几分,关于武功的事情,本来在他身边的女人中也不是秘密,“不过你过了最佳的习武年龄,恐怕学不了多快。”

“许婷还在最佳年龄吗?”

“也不在。十四、五岁都已经算是晚的……但是,”他望向对面舷窗,看着外面壮阔无垠的海面,“她天赋非常好,还很刻苦,单纯说习武这件事,你们恐怕谁都比不过她。”

啊嚏、啊——啊嚏!

许婷捂着嘴和鼻子,连打了两个响亮的喷嚏。

王燕玲靠在满是青苔的墙上,笑着说:“有人想你了。”

许婷撇了撇嘴,“不是有人骂我吗?”

王燕玲摇摇头,“打一个是有人骂你,打两个是有人想你。”

许婷笑着说:“那我要再打一个,就是有人想骂我?”

王燕玲呵呵笑了起来,心里很庆幸,这次一起行动的人中,有眼前这个活泼开朗乐观积极的女孩子。

可她又很难过,这样一个美好的姑娘,汪督察竟然允许她加入这么危险的任务。

要知道,她们出发之前,可都被告诫过要做好牺牲生命的准备。

她们是为了心中的公理和正义。

“我也是。”

一起出发前,许婷面对王燕玲的疑惑,很干脆地给出了这样的回答。

“那你当初为什么不试着考一下警校和特安局的对口专业?”在过来这边的船上,王燕玲很快就非常不解地问,“你不是说你也没了父母么,圣心会给咱们这样的孤儿提供免费专业培训的啊。”

“我没了父母不假,可我不是孤儿。”许婷晃了晃手上的铁铐,好像那其实是个镯子一样,很自豪地说,“我有个很好很好很好的姐姐,我一天也没有住过圣心的地方。”

王燕玲很羡慕她那会儿脸上的光芒。

而此刻,她问了一句话后,就又看到类似的光芒:“会不会是韩玉梁想你了?”

“他?那个臭流氓?得了吧,真要按你说的,他整天就是欺负了这个欺负那个,在大美女之间转圈儿,可想不起我来。”许婷撇撇嘴,双手放在丹田悄悄结束刚刚进行完的一个小周天,抬脚踹了一下旁边的铁门,笑着说,“他能看在我让他吃了几天好饭菜份上跟着汪督察过来围攻,不是带着调教好的美女们跑路,我就知足咯。”

之前几天里,她们两个已经说了足够多的关于韩玉梁的事,所以这会儿她并不想继续谈那个远在不知道多少海里之外的男人,“燕玲,你不是知道这边不少资料吗?咱们会不会真得出去打几场啊?”

王燕玲拨了一下额前的斜刘海,笑着说:“怎么,怕了?你身手那么好,就算真打一场,我觉得咱们也能赢。这边的角斗表演,女性参与者的两次出场间隔至少三天,我相信到时候汪督察就到了。”

许婷靠着墙深吸了口气,右手抚摸着左臂的肱二头肌,“他们到底是靠什么给女人分组的啊?你一开始说实力测试,我还以为会来个木头人让我打一打,结果就过了一下仪器,真没劲。”

“估计是靠体脂率和肌肉分布之类的身体指标吧。”王燕玲攥紧拳头,纤细的小臂隆起十分明显的轮廓,“训练经验格斗技巧之类的东西,我猜他们并不关心。这本来就是不对等的战斗。”

“但不是说女人这一方可以用武器吗?”

第一天到这儿,机械音就配合影像对分好组的新来女人们公布了最基础的规则。

角斗在封闭金属笼内进行,四面是方格栅栏,上封顶,下面是一体的硬石砖。

每场角斗女人会因为实力差距而分成二到五人不等的小组,每次出场一组,而对手的男人,只有一个。

场内随机提供轻量级冷兵器,每个女人一套,禁止男性一方使用。

战斗不限时间,没有回合,仅有其中一方全员死亡,才会宣告结束。

活着的一方就是胜利者。

许婷调整内息,让功力再次循环进一个小周天,闭目等到进入自然状态,才看向王燕玲,轻声说:“咱们来这儿的路上经过的牢房你也看到了吧,关着的女人并没有特别瘦弱的,还给了哑铃弹力绳之类的锻炼器,三、五个这样的女人拿着武器联手,还能收拾不了一个男人?”

从和基勒汀的那次战斗之后,她就一直在疯了一样地苦练功夫。在能消耗精力引导涅磐心经周天循环之后,她连切菜时都要维持住内力的运转。

而那套鸑鷟掌,更是被她练得比切菜还要娴熟。

她希望做到的,是在韩玉梁身边并肩作战,他打倒三个,她起码打倒一个。

她不喜欢成为烂俗言情故事的女主角,永远深陷危机,永远热泪盈眶,永远尖声大叫,永远柔弱可怜。

如果韩玉梁关键时刻从天而降,她希望自己踩着敌人的脸对他笑,而不是倒在地上等着又一次救命之恩。

许婷心目中,恋爱的第一原则就是对等。

那可以不意味着绝对意义上的公平,比如这次你花了十块下次我就要花十块,或者你花心劈腿我就要再找个男的。但一定要有互相平视的地位,谁也不高谁一头。

为了这个目标,她只能玩命努力。

因为那个该死的大色狼实在是太强了,强得不像个地球人。

王燕玲看着她的表情,忍不住问:“婷婷,你想到什么了?怎么突然好像很生气的样子?”

许婷撇撇嘴,去屋角接了杯水灌下去,补充因为内力高速运转造成的消耗,“我在想,让一个色狼收心,是不是只有阉掉这一个法子。”

王燕玲笑了起来,“那你还不如考虑一下我,我可专一了。”

“呸,”许婷笑着啐了一口,灌下第二杯水,“咱认识第一天你满嘴都是汪督察,崇拜她崇拜得恨不得跪下,没两天就开始勾引我,你没节操的啊?”

“崇拜和恋爱可不是一回事。”王燕玲起身下床,到她身边一歪头,“我之前以为那就是喜欢,但现在看来,我就是单纯很崇拜汪督察,我喜欢的……还是你这样的女孩子。”

许婷双手托着浑圆的乳房往上端了端,拍拍细腰翘臀,笑着说:“我这么棒的身材,不去把喜欢的男人绑得死死的,也太浪费了。”

“也可以把我绑得死死的啊,不浪费的。”王燕玲笑眯眯贴过来,托韩玉梁调教的福,她现在可比从前大胆得多。

虽然还没来得及专门学一套步法,但鸑鷟掌本身就是轻灵飘逸的武功,许婷一扭腰身,就泥鳅一样从王燕玲的身侧钻了出去,正经地说:“好啦,不闹了,不然晚上我可要把你捆起来才敢睡。我尊重你的性取向,你也得尊重我的,我喜欢男人,还喜欢那种高大魁梧一看就安全感满格的类型。你比我个儿还低,不在我的守备范围里。”

王燕玲很不满地说:“是你太高了,我一米七诶,同事里都没几个比我高的。”

许婷笑了笑,“汪督察起码一米八吧?我估计都没几个男人敢追她。”

说到这儿,她忽然神色一变,手指竖在唇边,“嘘,有人来了。”

王燕玲马上也收起了嘻嘻哈哈的戏谑样子,一个箭步回到床上,背靠墙壁继续做出无所事事的颓丧神情。

不一会儿,一个浑身伤疤的独眼男人就站在了她们的牢房外,弯腰从打开的探视窗看进来,咧开嘴阴森森地笑着,说:“精神看起来不错嘛。”

许婷用脚踩着哑铃前后搓了几下,“丑八怪,来摆出那么张脸,是要恶心我们让我们吃不下饭,好更容易打输吗?”

那男人也不生气,嘿嘿笑了几声,说:“不错,真不错,脸蛋儿标致,身材也辣,这次观众一定满意。你俩只要亮相,角斗士们肯定要打破头来抢着出场。”

许婷笑着说:“好啊,他们打破头,还省了我的事儿呢。都打死更好,一群只会欺负女人的渣滓。”

独眼男人淫笑着说:“男人我们也不是不会杀,但没好处,没兴趣肏,也没奖金,哪儿有你们这些小婊子打起来带劲啊。”

“说起奖金,”许婷凑近门口露出好奇表情开始套话,“我要赢够三场,一共能拿多少钱走啊?”

独眼男人摇了摇头,“为了奖金来的女人,和我们买来的女人,才有钱可拿。你们不行。”

“诶?”许婷故意做出夸张的失望表情,“凭什么啊,我都认命准备在这儿跟你们打了,都不给个盼头的啊?”

独眼男人的笑容变得有些狰狞,“你们是海蛇送来要求干掉的条子,不按一般规矩走。”

许婷皱起眉,但口吻反而更加戏谑,“大哥,办事要讲规矩诶,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这个道理你得跟你老大好好说道说道。不然以后在道上还有什么威信?”

男人眯起那只独眼,“我喜欢你这种胆大的婊子,希望你明天能对上我,我会用我的鸡巴教教你,别对男人放肆。下去后少喝点孟婆汤,把这个教训记住了。”

许婷很给面子的露出惊恐模样,战战兢兢地说:“明天就要上场了吗?”

“我说了,你们不按一般规矩走。明天上场,要是走狗屎运赢了,后天继续。你们每天都得打,直到输了被肏死为止。哈哈哈哈哈……”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