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23章 谁更值得怀疑

大侠今晚应该能赶出来……

冲刺不结束就不算鸽XD

本文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东胜洲关系企业及天香华文。

另有《都市偷香贼》第十三集将于阿米巴星球发布。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刘峰,社会青年,在学校北门附近有两家店铺收租,不上班,在师范这边已经换了三个女朋友,王文珊是第三任。

然而,这些信息并不是从张萤微嘴里掏出来的。

在宿舍里,张萤微低着头,三棍子闷不出一个屁,问出的事儿也就够在楼下给刘峰登记个名儿。

还是许婷展现出了惊人的行动力,先是从张萤微这儿要到了搬出去的两个女生的号码,从那两个女生口中问出了另一个和王文珊关系很好的女生电话,接着从那儿问出了刘峰在门口的店铺地址——王文珊经常炫耀性带好友去那儿消费,买东西可以打折。

然后许婷就直奔其中一家店面,叫了两份冰粥跟韩玉梁坐下,随便找了个由头过去跟后面兼职的女生攀谈几句,才把刘峰的情况摸了个大概。

“喏,刘峰的电话,前面两任女朋友的名字,院系,今天下午费点力气跑跑,咱们就差不多知道该从哪儿查起了。”

韩玉梁正在享受这时代的便利——炎热天气不是达官贵人也有冰吃,还甜丝丝又是水果又是甜豆的,难怪这世道大家赚钱都那么卖力。

“臭大夫,怎么不说话?你有意见得说啊,主要办事儿的是你,我就是个帮忙的,你有什么想法没?”许婷用脚尖戳了戳他的膝盖,问。

韩玉梁嘎吱嚼碎一大口冰,心满意足哈了口气,慢悠悠道:“你就没怀疑过,你那朋友有问题吗?”

“啊?”许婷一怔,皱眉说,“这是什么道理,小微是受害人好不好,我干嘛要怀疑她?”

但她倒并不是不讲理瞎护短的人,或者说,小微还不是值得她瞎护短的那个,她眼珠一转,就又问:“臭大夫,你是注意到什么了吗?”

“你们一帮年轻丫头片子,有个屁的城府,我是不知道你那个小微到底是不是受害者,就能看出来,她绝对没跟你说全部的实话。具体她瞒了什么,反正你要是让我放开手脚干,就给我把她约到个没人地方,我来审审,半个小时不叫她说实话,我以后喊你表姑奶奶。”韩玉梁满肚子都是杀鸡用牛刀的烦躁,按他猜测,光靠寝室里那点矛盾绝对闹不成如今的样子,两女一男出了问题,八九不离十是暗处明处的醋坛子破了洞。

那刘峰按韩玉梁的眼光自然是瞧不上的,可放到师范大学这种莺莺燕燕满地跑带把儿的没几个的校园里,那模样和电影里小白脸颇有几分神似的条件,床上绝对不会缺暖被窝的。

说是三个女朋友,鸡巴钻过的,只怕后面还要加至少一个零。

“去你的,好好的审人小微干什么,难道那王文珊脾气不好邋里邋遢在宿舍一直找事儿还能是小微的错啊?”

“可你就不好奇她隐瞒了什么吗?”韩玉梁浓眉一挑,笑道。

“不好奇。谁还不能有点秘密了。”许婷捏起一块冰,压在他手背上搓了两下,抬眼瞥着他,“我倒是好奇你都隐瞒了什么,你肯说么?”

“不肯。”

“切,小气。”她哼了一声,拨拉着纸碗里的冰块,挑出蜜豆先吃进嘴里,“那我暑假兼职给你当助手怎么样?你看我是不是挺能干的?”

“这个可以考虑。”韩玉梁笑道,“新扈你肯定比我熟,要是再有本地的活,起码你能带个路。”

“就光带路啊?”她乌黑的眼睛一阵发亮,“你不觉得我跟陆小凤一样,也挺能查案么?”

“陆小凤是谁?”

这个问题的答案,一下子占掉了冷饮店里后来的大半时光。看着许婷说到眉飞色舞容光焕发的样子,韩玉梁暗暗决定回去就先把这个系列小说补了。

“你要是决定看,就按顺序认真看,但是,不要看最后一本《剑神一笑》。”许婷认认真真叮嘱说,“那本我都怀疑根本不是古龙写的。估计后半本《风舞九天》也不是。”

眼见她又起了兴致打算说说那位著名作家,韩玉梁感到几分头痛,心想怎么才能岔开话题聊点别的,比如打听打听她们姐俩的生活境况之类。

这时,门被推开,一个男人走进来,左看看右看看,走到吧台边,“峰哥今天没带妞来吃冰?”

“没,这个点儿了,估计在哪儿吃午饭吧。”兼职的女学生显然认识来人,“你找他?”

那男人嘿嘿一乐,手肘搭在台面上,把本来敞开一半的衬衫扣子系上几个,“我找你也行啊,来杯可乐,咱聊会儿?”

“我忙呢。”

“忙啥啊,店里就没几个人。”

韩玉梁还没提醒许婷,她就已经站了起来。

“哥,你跟刘峰挺熟啊?”

那男的回头瞥了一眼,眯缝着的眼顿时睁大,顺着许婷脖子往下飞快捋了一遍,舔了舔嘴唇,拿过店员递的可乐,一下子站得笔直,口气都温柔了许多,“是啊,我们发小,开裆裤时候就认识,一起玩到大的。怎么了美女,你找他?”

“嗯,我挺想打听打听他的事儿,要不你跟我说说呗?你可乐我请。”她拿出钱递给店员,自己也要了一杯,扭身就很自然地跟着那男人坐到了旁边一个空着的二人小桌边。

韩玉梁莫名其妙就落了单,心里微感不悦,但知道许婷是在套话找消息,指望能发现什么,也不好干涉,只好拿过她剩的半碗冰粥,呼里呼噜吃了个干净。

相隔不远,不用运功也能听得清清楚楚,这种距离,那男的就是突然掏枪出来要毙了许婷,韩玉梁也来得及救人,索性就这么随她去折腾。

就是这委托要一路这么结了,他可没脸要报酬。

一口气聊了二十多分钟,到最后那男的直接问起了电话号码,还约许婷一起吃饭。她这时才站起来走回到韩玉梁身边,露出颇为遗憾的表情,说:“恐怕不行哦,我跟男朋友一起来的。跟你聊这么久,他已经黑脸了,拜拜。”

那男的隐约意识到自己好像被设计了,眼神顿时变得有点凶狠,走过来双手扶着韩玉梁面前的桌子,瞪着她说:“许婷,聊这么半天合着逗我玩儿呢?峰哥得罪你了?你这么打听他?跟你说,峰哥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你找他到底什么目的,干脆跟我说吧。你都有男友了,那肯定不是看上他了。”

“我都说是我一朋友看上他了,你非认为我朋友就是我。”许婷娇笑道,“非要我说那么明白吗?我又不瞎,也早过了叛逆期,不会觉得社会小青年又酷又帅咯。行了,你可乐都是我请的,还让你跟美女聊了二十多分钟,你很亏吗?”

那男的哈哈笑了起来,“你这妹子还真有点儿意思,我也不找事儿了,你给我你手机号,咱就交个朋友,万一你哪天单了,我这也算排着队呢。”

“那不可能,我这人啊,王八脾气,一般男的看不上,看上的,咬住就不撒嘴,剁了脑袋都不行。”许婷顺手一拽韩玉梁,把胳膊往他臂弯一缠,“走了,你个死木头,有人跟你女朋友搭讪呢,都不说句话。”

这摆明是在抱怨韩玉梁不配合做戏。

韩玉梁笑道:“既然是你看上的我,我又何必着急。”

他嘴上说着,却在开门出去的时候,突然扭头,向着那个满脸不悦的男人猛地瞪了一眼。

杀猪杀狗的屠户,能叫猪狗见了就瑟瑟发抖。

杀人多了的刽子手,往往也有一样的气场。

韩玉梁纵横江湖仇家无算,掌下毙命者数以百计,一身阴森煞气早已收放自如。

被他如此运足气势一瞪,那男人一个腿软就坐在了身后凳子上,只是凳子摆得不正,堪堪擦了个屁股的边,哪里承托得住,歪了一下便狼狈无比地摔在地下。

出到门外,走向电动车,许婷摸出钥匙正要开锁,又把钥匙放了回去,转身正对着韩玉梁,撇着嘴角微微皱眉道:“喂,臭大夫,我刚才装你女朋友,你怎么连点高兴的样子都没有?”

“知道你是装的,我喜从何来?”一眼就看穿她是在装模作样,韩玉梁微笑道,“再说,就算是真的,很值得我高兴么?”

许婷抱起手肘,微微斜眼瞄着他,颇有点难得棋逢对手忍不住惺惺相惜的味道,瞄了一会儿,扑哧一笑,“行,你这自恋劲儿和我有得拼,我喜欢。”

“我这叫自信。”韩玉梁看日头正高,心里竟有点怀念起叶春樱在那小小厨房里张罗午饭的背影,他自小流落藏龙宝居,大了之后满江湖游荡,从来都是昼伏夜出,还真没怎么体会过有个小窝,窝里有个姑娘照顾他的滋味,“你还准备去哪儿么?不准备去哪儿的话,我可要回去了。”

“回去什么啊,这调查不是才开始么。”许婷拧开车锁,嚷嚷道,“我可是连最后一门成绩都豁出去了,自习不上陪你一起跑的诶,正常不是该委托给你我就不用管的吗?”

“那你打算去哪儿?”

她坐上车座后,却不回答,而是说:“你先告诉我,你刚才怎么把那男的弄倒的,你扔暗器了?”

韩玉梁笑道:“怎么,终于相信我有功夫,不是找你姐姐骗财骗色的恶棍了?”

“你推门进去时候我就彻底相信了。那门绝对插着呢,我看你稍微停顿了一下,那会儿我听见插销滑开的声音了。”她一扭头,双眼亮晶晶地说,“那你给我演示演示你刚才用的内功呗?你扶着点别让我摔了,旁边人看不出来的。我准给你保密。”

韩玉梁心想,这女孩若是真如她所说,王八一样张嘴咬住就不撒,吓退她让她最好别抱着能成婚过日子的念想似乎更好。

他微微一笑,伸手扶住她的胳膊,柔声道:“那你可莫要眨眼,盯着我的脸,好好看着。”

许婷嗯了一声,杏眼眨也不眨,牢牢锁住了他。

他面容一肃,真拿出了要杀她的意念,摄人煞气顿时向她扑了过去。

许婷就算是在黑街长大,见过不少凶险场面,不比一般的小姑娘那么脆弱,可毕竟自己身上并没经过杀气如此之重的事情,一时间只觉仿佛身处尸山血海之中,小巧唇瓣刹那间没了血色,两条蜜润长腿一抖,便再也撑不住车子。

幸而韩玉梁一早就料到这个结果,手上一用力,身子往边一靠,将她架稳,收去气势,笑道:“你这下知道,刚才那人是怎么摔的了吧?”

许婷大喘了几口粗气,都没注意到自己已经颇亲密地靠在了韩玉梁身上,回了半天神,才一抬头,小声问:“你……不是大夫吧?”

“会治病的,未必就是大夫。”

“你肯定也不是什么大侠……”她打了个哆嗦,“这……这也太邪了……”

“我不是,我是个无恶不作专门欺凌女子的采花大盗。就等着采你这朵娇花呢。”

她这才意识到姿势不妥,一个激灵缩开身子,乌黑的眼珠一骨碌,哼了一声,“你想把我吓跑,省得跟我办事麻烦,我才不上你的当。你是什么都好,反正功夫不是假的。我先带你帮了我的忙再说。走,上来,咱们去刘峰当老板的KTV。”

“你不怕我?”韩玉梁故意露出一抹邪笑,跨坐在后座上,双手便顺势卡住了她柔韧纤细的腰。

“怕。”许婷一拧车把,咯噔直接从马路牙子上开了下去,颠得俩人齐齐一晃,跟着脆声笑道,“可那才有意思啊,不知道我们小女生,最喜欢这种又强又神秘的男人了吗?”

“可我杀人无数,还是个采花淫贼。”韩玉梁故意将手往下滑了几分,距离她压在车座上的臀肉不过寸余,“你不觉得危险?”

“刚才你吓我那下,我是觉得好危险啊,跟兔子见了鹰似的,光想撒腿就跑。”许婷慢条斯理地说,“可仔细想想,就醒过神儿啦,你真是那么坏的人,我姐可能眼瞎看错,可叶大夫,总不可能还好端端的这么养着你吧?”

“说不定,我是因为春樱长得美,才不急着下手而已。”

“那我长得也美,有什么好怕。”

“你倒是够自信的。”

“我从来如此。”

伴着随后传来的清脆笑声,电动车径直离开校门口,重又往黑街内驶去。

路上他俩在一家小馆子里吃了午饭,韩玉梁心满意足,许婷却一会儿抱怨一句,把几样小菜贬得一钱不值,若是厨子在旁听着,要不吐血三升,要不当即就得回厨房拿出菜刀,和她分个生死胜负。

“有那么难吃吗?我觉得还行啊。”韩玉梁吃完最后一口炒肉,笑道,“你嘴巴是不是太挑剔了?”

“是你舌头没尝过好东西。”许婷不屑一顾地把筷子一放,“下次再也不来这儿吃了,不咸就辣,跟你说,这么哗哗撒佐料的小馆子,一般都是食材不新鲜,压味儿呢。”

“那你还非要拽着我在外面吃。”韩玉梁叹了口气,“这才第一天,需要这么风风火火么?”

“办事情又不是开车,讲究的就是宁抢三分,不拖一秒。拖延起来,没完没了。”许婷一抓手机,塞进包里站起,“走,这就去KTV。”

“好好好,今天就当是陪你闲逛了。”韩玉梁只好站起来,跟了出去。

然而,那家KTV还没开门。

“一点半开始营业。”许婷打量一眼,看看手机,“等会儿吧,也就十来分钟了。”

韩玉梁叹了口气,找个阴凉处靠墙站定,顺口道:“你这又是请吃冰,又是请吃饭的,回头还有钱付报酬吗?”

“没钱就欠着,努力去赚咯。”许婷满不在乎地说,“我找你帮忙,还能让你在掏饭钱啊。不过你这人也有意思,一般男的跟女孩出来吃饭,怎么也要抢着付个帐吧?我就没见你摸过钱包诶。我的模样这么不入你的眼?”

“我没跟女孩在外面单独吃过饭呢。”韩玉梁耸耸肩,“你是第一个,规矩我不太懂,是需要我那样表示一下才算有礼吗?”

“哦……那不用,我就说说。”许婷刚刚稍微低落下去一点的心情顿时又一片大好,“看来你以前日子过得挺没趣啊,都不跟女孩子约会的?”

约,不过是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花园见了面,闺房屁股凑。

好人家的闺女才不会跟他一起大庭广众下吃饭,而那些江湖女侠,在饭馆子见了他,结局肯定是大打出手。

认识叶春樱之后虽说也一起出去逛过几次,但无奈小大夫手头紧,舍不得下馆子,而且钱都在她卡里,他拿什么抢着付账。

“没约到外面过。”他想了想,答道,“我通常都和女人在住处吃喝,守着床,方便。”

“其实我也不爱在外面吃,好馆子太少,还花钱。”许婷顺水推舟,笑着说,“你帮我办妥了这事儿,我请你上我家吃饭去,我好好忙活一上午,给你张罗一桌,叫你知道知道什么叫好手艺。”

“我对口腹之欲不太重视。”韩玉梁听出她有意在找地方胜过叶春樱,只微笑道,“虽说食色性也,可我还是看重后者多些。吃吃喝喝,果腹即可。”

“我有点想不通。”

“什么?”

“你这么明火执仗的大色鬼,怎么叶大夫就敢把你收留在家呢?”许婷若有所思歪着头,小声说,“她要是担心,早该把你安排到别处避嫌,她要是不担心,说明对你也有那个意思,你俩怎么还分着屋住呢?”

“有意思和一起睡,还差着不少吧?”

她扑哧一笑,斜眼瞄着他,“那是人家寻常男女,你是寻常人吗?你本事大,还是个色中饿鬼诶,我见的男生也算是不少了,像你这样几乎一有空眼睛就黏在女孩身上来回打量的可不多……喏喏,你刚才又看那边过去那个白裙子女人的胸了吧?喜欢那么大的啊?”

“大丈夫言而有信。她不点头,我绝不勉强。”韩玉梁也是一脸淡定,眼珠依旧追着那个白裙巨乳,乐滋滋看到背影都被挡住,“强扭的瓜也没意思,本事该拿来对付讨人厌的混蛋,不该拿来欺负看上的姑娘。”

许婷一步跳到他面前,叉腰挺胸,笑着说:“那我为了安全,也得让你赶紧看上我才行啊。对吧?”

韩玉梁一怔,他那个时代,倒是少见这么大胆的女孩,这世界,果然大不一样了。

他还没开口,身边的KTV,从里面打开了卷帘门。

一个睡眼惺忪的小伙子叼着烟说:“来得够早啊,要什么包?”

“迷你包就好。”许婷对韩玉梁使个眼色,一起跟了进去,“对了,这儿是峰哥的店吧?”

她挑染的红发颇为显眼,衣着清凉肤色健康,耳钉项链都戴着,除了鞋不是高跟哪儿都看不到纹身之外,基本符合常来这种地方玩的形象,那服务生也没怀疑什么,点点头,“不过峰哥不常在,找他还是打电话约一下吧。”

许婷往吧台上一趴,抬眼说:“帅哥,你在这儿挺久了吧?峰哥之前交过几个女朋友啊?经常带她们来这儿玩吗?”

那人抬头看了一眼韩玉梁,皱了皱眉。

“这是我表叔,你可别误会。我是为了峰哥来的,来这种地方我自己一个人多危险啊,叫了个亲戚搭伴儿。”

听许婷这么说,那人这才神情一缓,笑着说:“你是哪儿的啊?”

“我东华师范的,峰哥给的我电话和地址。”许婷掏出手机亮给那人看看,装出很担心的样子说,“你说我这模样,追他有戏吗?”

韩玉梁往边退开几步,运功听着,免得那人不敢乱说话。

之后,直到真正的第一批顾客进门之前,许婷都在跟吧台的人东拉西扯闲聊,第一个去后面收拾,又跟后面来的另一个服务生说了好半天话。

没一会儿韩玉梁就懒得再听,晃荡到边上走廊口,去看一个个进来就往最里头走的浓妆艳抹女郎。

差不多两点,许婷才来带他往里走去,进了个迷你包厢。

等引路的服务生离开,她凑到韩玉梁身边,小声说:“我就知道那家伙是个王八蛋,他时不时会带认识的女孩来这儿。后来那个好心帅哥挺委婉地提醒我,说在这儿喝东西要注意点。我猜,刘峰应该经常在这儿给勾搭的女孩下药。”

评分完成:已经给 snow_xefd 加上 1000 银元!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