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143章 温柔乡乃英雄冢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天香华文及东胜洲关系企业。

发售部分每月5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如果刚才我忍不住……真的做到最后了,你会难过么?”

窗外彻底晴了,催着叶春樱喝药喝姜汤后,两人依偎在床上准备入睡前,韩玉梁还是没忍住问了出来。

“不会。”叶春樱抱着他的腰,考拉抱树一样贴着,“我会紧张,会害羞,大概……还会疼,但我不会难过。也许……也许我心理上还没完全准备好,唔……我不太会形容,这么说吧,韩大哥,我把自己完全交给你,如果有一个意愿评分,将我没有任何障碍接受你定成一百,把我完全不考虑和你在一起设成零。假设六、七十分就是半推半就的程度,那……我想我现在至少已经有八十五到九十。”

“呃……是么?”

她点了点头,“嗯,是的。”

“一百分会有什么变化么?”

“会。我有想对你说的话,现在还有点说不出口……到时候,应该就可以了。”

“咱们现在做了,会不会就直接到一百分了?”韩玉梁半开玩笑道,“我技术可是相当不错的。”

叶春樱抬起头,和他对视着沉默了一会儿,微微一笑,“你想试试的话,那我现在去洗澡。”

“呃……还是不了。”他把她压回去,不想让现在两人之间那无比和美的情感纽带出现不好控制的变化,“我等着你,反正,你也肯帮我解决了。我看人谈恋爱,都讲究个循序渐进,你现在用手,回头说不定就肯用嘴,用着用着,就该真做了不是。”

叶春樱没反对这个说法,而是用跃跃欲试的口吻问:“韩大哥,你真的不再考虑前列腺按摩了吗?”

“不,完全不考虑。回去你也千万不能告诉别人,尤其是许婷和汪媚筠。”

她唇角略翘,轻声说:“咱俩的事,我谁也不会说。那……韩大哥,我能问一个问题吗?我想知道很久了,我觉得,现在你可能会愿意告诉我实话。”

韩玉梁轻轻抚摸着她的肩头,柔声道:“如果你要问失忆的事儿,那……的确是我当初找的借口。因为我的过去,没办法告诉你,或者说,没办法告诉任何人。”

“因为你其实不属于这个世界,对吗?”她爬到他胸前,望着他,眼里有一丝对可能失去他这个猜测的惶恐。

韩玉梁沉默了一会儿,把她抱高,面对面,眼对眼。

“没错,我不属于这儿。如果刚认识你就让你知道真相,你一定会觉得我是个疯子。但那是真的,我不属于这个世界,也不属于这个时代。我所在的时代叫做天璧王朝,承袭光汉大统。可这两个朝代在你们的历史书上,根本不存在。我甚至无法判断,我到底是哪个年代的人。我过往的经历,让你听,只会觉得我在用武侠小说的内容来骗你。”

保守秘密其实是一件寂寞而苦闷的事。

如果孤身一人没谁可以讲,那么必定十分寂寞。

如果有亲密的同伴却不能说,那岂会不感到苦闷。

韩玉梁决定打开真相的话匣子,那么,自然就滔滔不绝地说了下去。

他对女人的戒心,可以在叶春樱身上无条件豁免。他小时候的事情已经跟他讲过,这次,干脆就顺下去接着讲起了之后的经历,比如那些奇遇,比如藏龙宝居,比如他功成之后的狂喜,年少荒唐的行径,和一笔带过,但其实占据了不少人生时光的偷香窃玉。

吃过退烧药的叶春樱强打精神听完,默默记在心里,然后,总算有机会问她真正最关心的问题,“那,韩大哥,如果……如果你再运那个神奇的玄天诀,你会不会……又消失不见,去了其他世界啊?”

他明确感受到了她的焦虑,急忙笑道:“不知道,我也不打算试。春樱,我在这里很开心。我不想再离开了。”

“可……可万一你又被逼到绝境呢?”她惶恐地捧住他的脸,“你就只能靠他求生了啊。”

“放心,我不会再用了。”他亲了她一下,郑重道,“没有万一,到了绝境,不外乎一死而已。玄天诀第十重,我就当自己从没练成过。”

叶春樱皱起眉,思考了一会儿,摇摇头,“我不要。”

“诶?”

“我不要你死。”她抿了抿嫣红的小嘴,“韩大哥,我希望你活着。真到了绝境,你就用。万一……万一你真的消失了,我就像陆雪芊和铃铃那样,去找你,跟着你一起走。不管到什么世界,什么时代,我都不怕。我在这世上没有任何亲人了,我没有牵挂,我什么都没有,我就只有你。”

“好。”韩玉梁点了点头,“万一真有那一天,我一定记得把追踪器放下定位给你,方便你跟我一起走。说不定咱们一起穿越到一个精灵、矮人满地跑的世界,我就去攻城略地,帮你打个女王的位子来坐。”

“我宁愿跟你开两块田,种点东西,安安全全过完这辈子。”

“哎,你说咱们要是穿越到更远的未来,看到的会是什么样的世界啊?会不会星系已经被殖民,车都在天上飞,去外太空跟去隔壁小区一样容易?”

刚分享了重要秘密的两人都精神亢奋起来,谁也没了睡意,不知不觉,就你一言我一语地东拉西扯,越聊越不着边际。

也不知道几点,聊到意识都有些不清,他们俩就那么睡了。

起来后,韩玉梁发现,自己终于成功被传染了。

距离他上次伤风,已经过去了十七、八年。所以一早醒来发现鼻子不通气,还真是让他不太适应。

为了不让叶春樱这个传染源担心愧疚,他趁着她还没起,闭目凝神,将内功连运了三个大周天,当即神清气爽,虽说病估计没彻底走掉,但不至于鼻塞眼红,困倦乏力。

大概是俩人体内的感冒病毒也谈着恋爱互相鼓起了劲儿,之后,叶春樱的症状彻底冒出了头,韩玉梁也有点靠功力压不下去。

于是,他们断着网在旅馆养了三天病,喝姜汤喝到闻见姜味儿就恶心。

叶春樱拗不过韩玉梁的新手段——他一直运内功解除鼻塞等症状,以此来证明修炼心法是多么有效。她只好乖乖按韩玉梁的要求,继续一有空就修炼塑玉功。

整天在一块儿腻着,还没有性生活,莫名有了一种结婚十年老夫老妻的味道。

周五早晨,叶春樱让韩玉梁从头检查到脚,舍身供他吃豆腐,总算证明了自己已经完全恢复,可以继续调查L- Club的事。

他这才从电视柜后拽出网线,插在了他们带来的笔记本上,准备连接系统接收沈幽调查的资料。

没想到,情况却有些诡异。

不仅事务所的内部系统没看到任何新资料,与雪廊之间的共享权限还被关闭了。

叶春樱以为记错密码,连试了三遍,都没能登陆到另一边。

她正要打沈幽手机询问,旅馆床头柜上的固定电话却先一步响了。

每晚都能接到主动问要不要按摩的,可这大早晨就推销的还真不怎么常见。

因为上门服务的女人一听到叶春樱的声音就会挂掉,她自然离开位子,过去接听。

本以为会听到熟悉的那句“先生要按摩吗”,没想到里面传来的,却是沈幽那语调严肃的熟悉嗓音:“春樱,不要用手机给我打电话,不要再尝试登录雪廊网络,事务所服务器那边的共享区,最近也别再用了。”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嗯,咱们的内部网络遭到了外部攻击,从对方检索的目标来看,应该是L- Club的相关人士动手了。你们在华京那边一定要格外小心,信息窃取虽然被防住了,可难保他们还会有什么别的手段。我暂时用你们提供的那个女杀手的情报误导了一下入侵者,L- Club大概会跟那个女杀手玩一阵子。你们趁机行动,确认一下危险性,如果不太好处理,就回来吧。”

叶春樱倒抽了一口凉气,没想到L- Club的反应会这么迅速,“怎么会这么快?我觉得我们没有打草惊蛇到那个地步啊。”

韩玉梁皱眉道:“难不成刘恭月吃了熊心豹子胆跑去告密了?”

叶春樱摇头说:“不会是她,她去告密,那直接就能锁定咱们两个了,哪里还需要网络攻击。”

沈幽平静地说:“不用瞎猜了。我看八成是上次奸杀案,咱们试图追踪直播讯号的时候触发了嗅探机制。但对方既然这么谨慎,我怎么也要提醒你们小心。春樱,你要的资料在备用三号邮箱,记得挂中转匿名代理登录。在外住宿,对网络环境要留个心眼。有什么情况,找外面的电话亭给我语音邮箱留言,我会给你手机上发送数字,你去对应的备用邮箱跟我联系。”

“好,我明白了。”

挂掉电话后,叶春樱叹了口气。这边的调查还没有什么突破性进展,L- Club就已经向雪廊那边发起了反击。

对这样的组织尝试伸张正义,果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还要继续下去么?”韩玉梁从背后抱住她,轻声问。

答案不言而喻。

所以她没有回答,而是回到电脑前,飞快的设置好多重代理,打开了架设在地下世界网络的隐秘邮箱。

寄来的资料主要是和大野一成相关。

这位现任第三扶助院院长的背后,是一家历史悠久的东瀛财阀。三战到大劫难时期,他家都作为军工企业活跃在一线。大劫难后,大野家的幸存者主持转型,成为当时急需的建设公司。

如今,大野建设已经是东亚邦有名的建工集团,虽说财富和势力远不如历史上的鼎盛时期,但在政商两界,依然有不小的影响力。

大野一成作为社长的次子,年纪轻轻就当上第三扶助院的院长并不奇怪。

奇怪的是,他为什么要来当这个院长。

圣心慈善总会的直辖上级为福保系统,按照现今的细分管理模式,和大野家在经营的建设生意没有太大关联。要是单纯为了博取名望,捐助就已经足够。而要是为了找一个从政的跳板,第三扶助院这种小地方显然不是好选择。

所以沈幽断定,大野一成一定有什么隐秘的目的,而且那个目的和L- Club关系应该不大,估计,和第三扶助院本身有关。

第三扶助院最大的特殊之处,就是叶春樱。

大野一成的到来和叶春樱的离去完美错开,明面上看不出任何关系。但根据沈幽调查到的情报显示,大野一成接班秦安莘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勒令整理全院档案,并将前院长的相关部分全部调阅,复制了拷贝。

“以前我们已经一直被监视着了,为什么还要再查呢?”叶春樱望着电子版证件照里那张自己并不认识的脸,大惑不解。

韩玉梁根据自己的江湖经验皱眉思索了一会儿,轻声道:“也许,他跟之前监视你的那些人并不是一路的?”

叶春樱的眉头顿时隆起了外突的纹路,“我一个没了父母的孤儿,到底有什么值得惦记的啊?”

“因为你太讨人喜欢了?”

“韩大哥,人家在说正经事……”她脸上红了红,轻轻拍了他一下,“不要逗我。”

韩玉梁伸手控制鼠标打开资料的下一页,“正经说的话,这个问题咱们根本不必费事儿在这儿猜来猜去。既然这个叫大野一成的家伙知道,想办法从他嘴里掏出答案就是。”

“他这么有背景,咱们怎么下手啊?”叶春樱叹了口气,跟着一起看向资料其他内容,“而且我总觉得这种面相凶巴巴的东瀛男人,光靠折磨逼问,效果应该不会太好。”

“人都有弱点和软肋,”韩玉梁轻声道,“而且不外乎那么几种,至亲,爱侣,名声,权力,朋友,利益……一样样来,总能找到对症的药。”

“韩大哥,祸不及妻儿,他的亲人是无辜的。”叶春樱急忙先提醒说,“不是确认有什么知情包庇行为的话,还是不要对他们下手比较好……唔,好吧,大野一成还是单身汉呢。”

韩玉梁摸着下巴上的胡茬,皱眉道:“他老爹和兄长来头更大,看来至亲这条路确实走不通。”

“爱侣的话……”叶春樱翻一页看了一会儿,松了口气,“他还没固定女朋友,查出来的就两个情妇。那种金屋藏娇的女人,应该知道得不多。”

“这人应该挺爱惜名声的。”韩玉梁顺她的意,先跳过了他最喜欢的绑架女眷计划,“上任第三扶助院院长后,你看……这个捐助金额上涨幅度。其中大野家控制企业的捐助占比。从这一块下手?正好现在第三扶助院因为连续杀人案,被阴谋论搞得焦头烂额,算是咱们的好机会。你看,要不要刘恭月提供的证据组织一下放出去,给负责调令的大野一成先泼一盆脏水?”

叶春樱思考了一会儿,“可以是可以,不过,韩大哥,这个怎么威胁他呢?发给他一份威胁不交代就公开?那样的话打草惊蛇,对方就有时间来弥补漏洞了。背景到了那种级别,刘恭月的口供这种弱证据,很轻易就能抹杀掉的。”

仔细检索了一遍资料,他俩无奈地发现,大野一成担任第三扶助院院长后,大概就是这里运行得最干净的时期。也正因为大野一成的努力,第三扶助院才没有进入撤并名单,顽强地保留下来原址和独立运营权,成为华京仅存的两家圣心扶助院之一。

华京很早开始就在向外分流人口,新出现的孤儿大都被送往工农区和卫星城的扶助院,比如易霖铃所在地附近那边,仅剩的第一、第三扶助院也不好说还能正常运营多久。

据说如果不是浦文玉亲自出面斡旋,这两家今年年初就会搬迁。

“诶,对了,这个浦文玉,貌似是圣心总会的会长,还有实权吧?”韩玉梁眼前一亮,从调查报告中一带而过的句子中捕捉到了可以利用的点。

“所以呢?”叶春樱楞了一下,“这件事和她没什么关系啊。”

“名声威胁不到大野一成的话,权力呢?”韩玉梁微笑道,“他不是指望从这个位子跳入官僚体系么?咱们先把他的位子搅和没了,起码这人就好对付了不少吧?”

“你的意思是,把大野一成有嫌疑和L- Club有关的事情,报告给浦文玉?”她犹豫着小声说,“可咱们要怎么保证,浦文玉不是L- Club的成员呢?”

韩玉梁沉声道:“还记得沈幽给咱们的资料么?L- Club的成员大都有严重扭曲的癖好和猎奇欲,咱们不是推断,这和大劫难造成的影响有关么?”

叶春樱点了点头,“嗯,没错。”

“那浦文玉属于L- Club的可能性就非常小。”韩玉梁自信无比,沉声道,“她才二十出头,和你一样,大劫难时期还是个婴儿。而且她又和你不同,你在大劫难中失去了一切,可她的父母却一直好端端的活着。关于他们甜蜜恋爱的故事不是都拍成言情剧了么?相差十来岁的老夫少妻,战后巧遇互相扶持,恋爱结婚后赶上大劫难,在那个时期艰难创业,然后青云直上……除了他们家太太因为生孩子血崩不能再要娃了,他们一家三口根本就是顺风顺水一路平安。浦文玉哪来的机会心灵扭曲?她还是个挺漂亮一女的,总不至于喜欢看跟自己差不多年纪的小姑娘被残忍奸杀吧?”

叶春樱微微一笑,故意抬杠说:“说不定她天生变态呢。”

韩玉梁笑着摸了一下她的头,“总之,和这件事情直接相关的大人物里,咱们能比较有把握相信和L- Club无关的,大概也就是她了。目前就两条路,一条靠我,我去大野一成的家调查,去他情妇家调查,找机会绑架了他直接逼供,搜集证据。另一条,靠浦文玉,等那位会长红颜一怒解决了大野一成的身份问题,我再去下手。你选一个吧。”

叶春樱想了想,伸手揉了揉他的脸,“你干嘛非要去他情妇家调查啊?”

“总要找个抓他的机会吧。”韩玉梁抓住她手放到嘴边亲了一下掌心,“不调查怎么知道他的行踪?咱们连他家住址都不知道。”

叶春樱凑近他,搂住他的脖子,低头抬眼,小声说:“那万一……大野的情妇都很好看呢?”

“给那种人当情妇的,不好看才是怪事吧?”韩玉梁笑道,“除非大野一成的审美比较独特。”

“那……你是不是又要用你的方式调查?”叶春樱把头伸到他脸颊边,拱着蹭了两下,“韩大哥,可以答应我……只在这次任务期间,不要那么做吗?”

知道叶春樱还是把张萤微母亲的事情一直记在心里,韩玉梁一时冲动,差点一个不小心承诺以后都不“那样”做。

堂堂大丈夫,完全不可能做到的承诺,还是不要讲出口比较好。

他略一思忖,微笑道:“好,我保证,去大野一成情妇家调查的时候,我审问时绝不超过对刘恭月的程度。此次任务期间,也决不对其他女人做你最担心的事情。”

“为什么……要强调‘其他’女人啊。”叶春樱眨了眨眼,对他刻意的重音感到有些迷茫。

“因为如果我忍不住了,就欺负你。”韩玉梁笑着把她搂进怀里,一起滚倒在沙发上,“我这人可从不吃亏的,性欲处理这个艰巨任务,这次我就全交给你了。”

叶春樱把红透的脸埋在他颈窝,好一会儿,才小声说:“嗯,我会加油学的。”

韩玉梁眯起眼睛,满足地望着天花板。这种甜腻的气氛,真是让人慵懒而放松,几乎不想去忙正事。

温柔乡乃英雄冢,大概就是这个道理。

“韩大哥,你真不想再试试前列腺按摩了吗?”

“呃……咱们还是谈正事吧。”

评分完成:已经给 snow_xefd 加上 2000 银元!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