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109章 网上网下的重逢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东胜洲关系企业及天香华文。

发售部分每月5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韩玉梁斟酌了一下,回复:“我活得好着呢。当然,没你那么精彩。咱们得有多久没见了?”

易霖铃果然没有怀疑过他们来到这个世界的时间并不一样,很快回答:“马上三年半了。你如果不出现,我都快忘记自己其实不属于这个世界。”

“看得出来,你融入得可真好。难得他乡遇故知,有兴趣好好聊聊么?别在那儿装样子撒娇买嗲瞎唱了。”

“我明天还要卖本子的好么,不做广告怎么行。我好不容易混到一个不错的摊位。”易霖铃跟着发来一串号码,“先加我,等我直播完找你。”

韩玉梁打开通讯软件,申请好友。

很快通过。

易霖铃直播的时间里,他顺藤摸瓜在她的软件资料里好好看了一遍。

没什么新鲜的,年龄设置是十九,名字用一大堆符号在两头装饰着中间的易水寒,易水寒三个字还要用华丽的分隔符点缀,让韩玉梁看了就想拍脑门。

唱着唱着,易霖铃还挪开椅子对着摄像头跳了个舞。

韩玉梁原本还有点担心,易霖铃凭空多出了三年半功力,自己究竟应不应付得了。

现在不慌了。

这位易水寒大大打游戏画本子写同人出cos跳宅舞做直播,一分钟恨不得掰成九十秒用,八成是没空练功的。

以前见了面寒光闪闪的峨嵋刺招呼,如今碰头,怕不是要挥着手里的魔法棒喊串咒语最后再加个kira作为句尾。

一直等到晚上十点多,易水寒大大才在一众小粉丝提醒她注意身体不要太累的呼声中关掉了直播。

然而韩玉梁知道,就凭曾经的武功底子,宅舞那种运动量她易霖铃连跳七八个时辰也累不死。

想必,终于轮到自己这边了吧。

如他所料,两分钟不到,聊天界面就出现了易霖铃发来的视频连线申请。

“你懒得打字?”韩玉梁忍不住敲键盘问了一句。

“少废话,不看看你我怎么知道你到底是谁,开摄像头。”

不愧是直播界巨巨,这种视频通话中的糟糕无滤镜画面上,她依然精致娇美,不露怯。

韩玉梁把台灯调整一下,对着屏幕道:“想用这身份骗你的人,在这世上不存在吧?”

易霖铃绷着脸,面上丝毫没了半点之前直播时候的笑意,“我怎么知道,过来的又不止我一个。”

“咦?来到这个世界的人很多么?”他故意装傻问了一句。

“在我眼前消失不见的就有陆雪芊和卫竹语,相爷家的千金冲过去的时候我上去拉了一把,结果眼前一黑就到了这儿,难不成我来了她们都没来?”易霖铃不用做样子,嗓门也恢复了他熟悉的清脆快速,只不过口音已经彻底成了当代的普通话,仅剩下一点点曾经的味道,“我之前倒也这么怀疑过,说不定就我运气好。结果,你这个大恶人都好好活着,其他跟着过来的,一定都没事。”

韩玉梁觉得有点头痛,他娘的到底稀里哗啦来了多少人啊,听这意思卫竹语也来了,相府千金李沁香也来了,难道玄天诀其实是开了个传送门,往这个世界单向传送起来没完没了?

易霖铃看他不说话,皱眉问:“到了这边,你可更得意了吧。女人多穿得少,防备也不如咱们那边谨慎小心,你又祸害了多少?”

韩玉梁笑道:“你情我愿的不能算吧?”

易霖铃比陆雪芊还是讲理得多,哼了一声,“那是自然。”

“哦,那我算算……”他故意做出回忆了一会儿的样子,跟着才道,“俩。”

“什么?你说几个?”

“俩。”韩玉梁淡淡道,“你情我愿的不算,那就这么多了。你也说了,这世界女的多穿得少,防备不小心,还好勾搭得很,我犯得着用强么?再说,我本就不是爱用强的人,你当年那朋友估计是羞于承认,非说我用强吧。”

易霖铃眯起眼睛,盯着韩玉梁道:“曾经你在江湖上说一不二,不屑对我们这帮人撒谎诓骗的。难道你来了这儿,转了性?”

“我说了两个,就是两个。你几时听说我做过的事情不认过?我没做过的有人栽赃,我不也都解决证明和我无关了?”

易霖铃还当是三年半里仅有两个,神情缓和了些,蹙眉道:“两个也不算少了,按这里的强奸罪,起码关你七、八年。”

“都是刚来时候不懂那么多,之后就不会了。”韩玉梁笑了笑,以老友的口气道,“你这三年半,过得如何?”

毕竟还没联络到其他“同乡”,易霖铃对韩玉梁的敌意已经极淡,微微一笑,道:“如你所见,精彩得很。你可别想什么送我回去原来地方的法子,你要敢,我跟你拼命。我这辈子就赖在这个花花世界了。”

韩玉梁从手机里调出岛泽莲硬留下的自拍照,在摄像头前面晃了一下,笑道:“我更不舍得走,抽鞭子也不走。看到了么,我女朋友。”

“哟,放近点叫我看看。”易霖铃一下来了兴致,“我看看哪个妹子瞎了眼,看上你这个大淫魔了。”

“喏。她叫岛泽莲,东瀛姑娘。”

“真水灵诶……”易霖铃皱眉咕哝道,“也是,你这好皮囊,到这边好混。真难得,你还会收心找女朋友。我还当你……”

大概是觉得改邪归正不容易,她没说完,有些生硬地转口道:“你既然找到我了,应该知道我在哪儿。那你呢?你在哪个邦?”

“我也在东亚邦,而且,也在东华特政区。我猜咱们过来的,应该都在这附近。”

“那你在哪儿?”

“我在新扈市,南城区,跟好朋友一起开了家侦探事务所。”能感觉出对方已经没有什么杀意,韩玉梁微笑道,“事务所叫叶之眼,有官方网站,价钱不贵,你要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只管联系我们所长委托。我老熟人不多,到时候给你打折优惠。”

网站上并没有挂韩玉梁的名字,但有张和叶春樱的合影,作为侦探介绍的配图。

易霖铃果然马上去验证了一下真伪,看到他的确在踏实工作,神情更加缓和,眼里只剩下了来自同一个地方的淡淡亲切,“还真是才开业啊,那回头有什么事,我就去照顾一下你的生意。之前呢?你都在干什么?”

“在诊所打工,给人推拿正骨,疏通经络。”

这都不是谎话,韩玉梁自然说得天衣无缝。

“你一来就找到这种活儿了?”

“那倒不是,我来后也观察适应了两个多月,才找到的工作。你呢?”他故作不经意问道,“你怎么融进来的?有人知道你的真正身份么?”

“没,我瞒得很好。刚来时候稍微吃了些苦头,也……办了些非我本意的事情。不过后来遇到的就都是好人了。我可是拿到了合法身份的,不像你,开个事务所都不敢挂名字,还要住在黑街那种地方。”

“我还是习惯江湖气重的地方。再说我这把年纪,也不可能跟你一样上学去了啊。”

聊天的走向还算愉快,絮絮叨叨东拉西扯,韩玉梁问出了不少想知道的事。

聊了两个多小时,易霖铃抬眼看了下表,道:“不早了,不跟你瞎扯了。以后有机会网上再聊。有空我去黑街看你。看看你到底是不是真心改邪归正。我下了,明天一早要去漫展摆摊,我还得练几个小时功呢。”

韩玉梁心中微微一惊,“你还一直练着功啊?”

“那当然。”易霖铃笑道,“业精于勤,不进则退,荒废了什么,也不能荒废了武功。不说了,拜拜。”

连接断开了。

韩玉梁托腮思考了一会儿,宅舞的强度太低,根本看不出易霖铃如今的真实身手,眼下倒还好,起码没有惹来什么怀疑。

但将来呢?等陆雪芊慢慢适应这个世界,在网上突然发现原来有个老乡成了红人的时候呢?

他还能这样高枕无忧么?

盘算一阵,他觉得还是要趁着陆雪芊没有横生枝节,先一步跟易霖铃搞好关系。明天要还是半日就能做完任务,不如就找个借口带着杉杉逛漫展去好了。

到那儿给易霖铃一个当面惊喜,顺便让杉杉帮忙做个旁证,证明他的确不会趁人之危,已经成了个不阳痿的君子。那之后应该就能安全得多。

没想到,次日早晨,绑匪没有再要求杉杉连接页面交流,而是直接发来了目的地——七色时光动漫展。

和昨天一样,不到九点,快递员送来了来路依旧乱七八糟的包裹,和包裹里的服装、指令。

服饰是很性感的皮衣,泳装一样的主体,搭黑色过膝长筒靴和连裤袜,额外带了一个面具,说是要让杉杉cos猫女。

而这次的服装内,被要求将一个带翼软橡胶跳蛋粘在裤裆正对阴蒂的位置,同时把另一个小小的长椭球形玩具塞进阴道深处。

杉杉已经没有半点抗拒的意思,乖乖按照要求打扮完毕后,跟韩玉梁乘车出发,去往工三区与农七区交界处的文化馆。

能感受到她的恐惧,韩玉梁一路柔声宽慰,反复申明自己能保护好她,才算是让她的眼神平静几分。

距离文化馆还有一个路口的时候,出租车就已经开不进去。

外面不是很热,阴天没下雨,吹着凉飕飕的清风,但韩玉梁下车打量了一眼通往文化馆的路,就觉得浑身发闷,汗毛孔痒痒。

他想,整个工三区和农七区的人是不是都集中到这儿了?为什么一个动漫展会有这么多人排队?

“韩玉梁,咱们……也要排吗?”杉杉踮起脚尖看了一眼遥不可及的大门,满脸沮丧。

“啧,易霖铃还跟我说这是个小展子。要是大的,得挤炸了街吧?”

旁边走过一个胖乎乎的小青年,穿着一套手工纸板铠甲,上色很精细乍一看还挺唬人。他扭脸打量了一下杉杉,撇撇嘴说:“这边以东亚邦的作品为主,你穿这个来……好吧,倒是挺漂亮的,能拍个照吗?”

说着,他就从不知道什么地方掏出一个沉甸甸的相机,对准了不知所措的杉杉。

杉杉四下打量一眼,其他有打扮的男男女女面对镜头都很自然的开始摆造型,心想自己拒绝似乎不太好,只得勉强挤出一个笑,叉腰站直姑且算是做了个造型。

“猫女应该更加性感一点啊,美女,你第一次出cos吗?表情好僵硬。”

杉杉正要点头,下体突然传来一阵震动,那个紧贴着阴蒂头的跳蛋,以并不算强的力度给予了十分猛烈的刺激。

敏感的肌肉顿时本能地收紧。

就在这时,深埋在紧缩嫩肉中央的那根东西,对着她的花芯,放出了一股令整个性器内部都麻痹刺痛的电流。

里外夹攻,杉杉闷哼一声就红着脸夹紧了腿,双手急忙抱住了小腹,拼命忍耐着这股冲击性的快感。

“对对,就是这样!太棒了!你真是我今天见过的最性感的coser!加油,人气投票我会投给你的!好好表演!”

胖青年很高兴地连按了几下快门,一边回看成品一边乐呵呵地排队去了。

韩玉梁扶住杉杉,让她靠在自己身上,挡着周围用眼睛射来的死光,柔声问道:“怎么样,还撑得住么?”

“还好……”杉杉挽着他的胳膊,不得不装成情侣的样子,“咱们……排队去吧。”

电流那一下过去之后,持续的低频震动虽然还是不断带来快感,但杉杉勉强能忍得住,适应几分钟后,就恢复了比较自然的体态。

但才排了没多久的队,就又有求拍照的人出现了。

韩玉梁仗着身高马大四下打量一眼,似乎出现在这附近的coser们都是以被拍为荣幸,作为魅力的证明一样。

杉杉尽管戴着挡住了眼睛的猫女面具,容貌的出色程度依然显而易见。

意识到不拒绝会没完没了,韩玉梁竖起耳朵从旁边另一组人那儿听来了不错的理由,一伸手把杉杉搂进怀里,道:“抱歉,馆内再拍。我们还有摊位要逛。”

又排了一会儿后,他们意识到,惹眼原来并不仅仅是因为杉杉这身打扮的性感魅力。

这次动漫展叫做七色时光,按照颜色分为了七个主题,今天的主题是赤,要在舞台表演的coser必须让自己的扮相在解释上能和赤色挂钩。

难怪远远还能看到穿军装的coser笑嘻嘻站成一排合影。

“我又不在舞台表演……没关系的吧。”杉杉对这种夜店女郎一样的装束非常不适应,跳蛋又刺激得她浑身发热,裸露在上衣和皮手套之间的雪白肩膀都有些发红。

“可咱们的门票我记得是免费的,上面的备注就是主题cos表演成员。”

杉杉小声哀鸣,“天哪……我老公才喜欢看这些东西,我……我就看过两部电影而已。电影里的女英雄不需要穿成这样的啊。”

“随便上台做几个瑜伽动作算了。”韩玉梁想了想,尽量出主意道,“绑匪没给下一步线索,只能当成需要你上台表演。这也符合那家伙的一贯思路。”

“是啊……”杉杉低下头,很无奈地说,“他就是要看我在别人面前丢脸。我猜,我上台的时候……又会被电吧。”

韩玉梁一听,四下又张望了一圈,皱眉道:“这么一说,绑匪应该就在附近能看到你的地方。”

杉杉打了个冷战,“那……那怎么办?”

“不用怕,有我呢。”内情没给杉杉说那么多,韩玉梁只是沉声道,“我的同伴已经查出来了,绑匪其实是个女人,只不过她会特效化妆,不一定会把自己打扮成什么样子,所以咱们都留意着点,看看有谁一直在注意你。”

杉杉左右看了看,皱眉说:“我感觉很多人在注意我啊……有些……像是要用眼神强奸我一样。”

看来这就是对方给杉杉准备这套衣服的目的了,既能增加羞耻感,又能让她天然成为目光焦点,无法分辨到底哪个才是绑匪的监视。

“四下打量的话……肯定会被绑匪发现。”韩玉梁略一斟酌,道,“这样,一会儿进场后,咱们先去找我一个老乡。”

“你老乡?在这儿?”杉杉理所当然吃了一惊。

“嗯,我也是昨晚才知道的。让她帮咱们留意着点。”

“这……他肯帮忙吗?感觉这边的人都好忙……”

“放心,只要是侠义之事,她肯定愿意伸出援手。”

拒绝了十七波想要求照相的摄影师,在周围不断传来的盗摄快门声中,杉杉总算靠韩玉梁的庇护排进了场馆大门。

那个小跳蛋的电池非常坚挺,一直稳稳地保持着低频振动的状态,杉杉的阴蒂感觉都要习惯快感的存在。

那泳装一样的皮衣底部兜裆的条很窄,勉强能罩住内部的丁字裤而已,这会儿已经湿津津的,连裤袜接近大腿根的位置都感觉到了风吹过的凉意。

她想告诉自己那是汗,可惜,腿间不停分泌口水的小嘴任何时候都很诚实。

在检票处人头最密集的地方,电流又一次降临了。

强度提升了一些,子宫口都在抽痛中痉挛,像是一只手伸进小腹把阴道用力拧住,拉扯的疼混合着奇妙的快感瞬间流遍了她的小腹。

她靠在韩玉梁身上,搂着他的腰,死死攥着他的上衣,用头压紧他的胸膛,像个秀恩爱到失了智的女人,哆嗦着忍过去了这一波。

一进场,杉杉就冲去了最近的卫生间。

等了大约十五分钟,她才拖着疲倦的步子从里面走出来,回到韩玉梁身边。

“怎么了?去这么久。”

杉杉手里拿着猫女的面具,发丝被汗粘在面颊上。她低下头,把额角顶在韩玉梁的胸口,带着哭腔说:“我……在里面自慰了。两次。我……我才知道……有快感不能高潮的滋味……竟然这么痛苦。我是不是……要变成淫荡的女人了?”

“正常的生理需求而已。”韩玉梁拍了拍她的背,柔声道,“而且这也非你所愿,都是绑匪那边的错。”

“她知道我自慰了。我洗手的时候,收到了新信息。”

杉杉举起手机,让韩玉梁看上面的文字。

“你做得很好,继续保持。我喜欢你现在对欲望的诚实态度。舞台区的表演,附加时间你能上场。圆满结束后,我将告诉你下一个碎片的位置。玩得愉快。”

韩玉梁刚刚看完,耳边就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韩小贼,这不是你昨天给我看的照片里那个姑娘啊。你另一个女朋友?”

穿着标准魔法少女装束带着粉色假毛的易霖铃,用魔法棒指着韩玉梁,歪着头问。

韩玉梁端详了她一下。实际看到真人后,发现她长高得并不多,大约比从前多了一寸,除此之外,变化并不算太大,一眼能认出,而且依然有股子不符年龄的稚嫩气息,不知道是不是这身魔法少女行头的影响。

“我的委托人,她叫杉杉,丈夫被绑架了。”韩玉梁沉声道,“我正想找你帮个忙呢。那个绑匪很有可能会易容术,就在附近人群里观察杉杉。”

易霖铃皱眉望着杉杉恨不得黏在韩玉梁身上的态度,轻声道:“你……趁人家老公不在,做了什么?她怎么这副样子?”

做了什么还是不说为妙,韩玉梁凑近一些,看易霖铃顿时一脸戒备,只好保持距离,传音入密简单说了说杉杉目前的窘境。

“这……那个绑匪该不会是黄油中毒患者吧?”

杉杉一愣,“黄油还会中毒的?”

“我说的是黄色游戏的代称。”易霖铃斜眼瞥向杉杉小腹,横身一挡,飞快出手摸了裤裆一下。

那跳蛋还在勤勤恳恳地工作,嗡嗡嗡嗡。

看来这三年半易霖铃没交男朋友,她脸上一下子就比杉杉还红得厉害,义愤道:“走,去我摊位休息,我想办法帮你的忙!”

这正合韩玉梁的意,杉杉也不愿意夹着跳蛋和随时可能发电的玩具在人来人往的地方一直站着,求之不得。

于是,两人很快就到了易霖铃的摊位。

摊位的位置很好,顾客也很多,两个大概是助手的人正在一本一本卖书。

韩玉梁随手拿起一本,封面异常火辣,两个裸体角色在一朵盛开的桃花上纠缠四肢甜蜜深吻。

问题是,两个角色都是男的。

右下角的作者笔名,写着零零子三个字。

旁边,画着一个硕大的十八禁标志。

成人BL漫画作者是穿越女侠这诡异的事儿,能拿来当轻小说标题了吧喂!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