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37章 女人心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东胜洲关系企业及天香华文。

发售部分每月5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我好好的又没事,看什么郎中啊。”韩玉梁当即打了退堂鼓,可想往后退,才发现叶春樱也跟了进来,就站在他后头,忙笑道,“再说,我和春樱就是大夫,就算医者不自医,也能互相看不是,何必来找别家的。”

叶春樱摇摇头,难得和许婷站到了同一战线,“不一样,牙科的我可看不了。”

“我牙结实着呢。”他自己舔了舔,“没病有什么可看。”

“等牙疼就晚了。再说,叶姐见过你刷牙,吐出来沫子全是血,这就是牙结石严重的症状,你要不清理啊,看着脏,里头还臭,女生都不爱跟你亲嘴。”许婷皱着眉噼里啪啦说着,脆生生爆豆子一样。

叶春樱等她说完,才柔声接了一句:“看看真的对身体好,得亏许婷细心,我都没想到……”

细心?我看是她亲过之后觉得口感不好吧?韩玉梁隐隐有点不悦,合着自己身经百战吻过不知多少樱桃小口的沙场老将,竟然被嫌弃嘴巴有味道?

他正想再说什么,旁边一个牙医走了过来,问:“几位看牙?请问有预约吗?”

许婷摇摇头,“没,不过你这儿这不人还不多呢么,我们就给他一个人洗洗牙。”

“行,那这边来,我这儿……”

韩玉梁不管干什么都不乐意让男人来弄,一打眼望见后面有个女的,虽然戴着口罩看不出美丑,起码要胸有胸要屁股有屁股,而且看这边病人的姿势,脑袋离乳峰可着实不远。

他急忙打断道:“我要那个医生。”说着一闪,直奔那个女牙医去了。

这诊所里本来就是女牙医多,四个穿淡蓝大褂的就迎来那一个是男人,也就笑笑没说话,坐到了一边。

那女牙医一看也是老练人,知道做主当家的不是过来这男的,直接探头问跟在后面的许婷:“都给他看什么?”

“先洗洗牙,洗时候发现什么再说。”许婷一眼就看出,眼前这牙医是这个诊所里胸最大的,心里冒出一股邪门儿气,暗暗伸手在韩玉梁屁股上掐了一把,愤愤道,“要是有烂牙没得救,就给他拔了。他不怕疼,可以少打麻药。”

叶春樱赶忙在旁说:“先洗,洗了再说。”

看着韩玉梁靠躺倒治疗椅上,许婷小声道:“叶姐,你守着吧,我去取钱。”

叶春樱皱眉道:“我说了看牙的钱我出。韩大哥给我诊所赚了不少……呀!”

说到这儿,她想起什么似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腿,“糟了,我……我突然把诊所关了,还没给卫生署的分管员说呢。我这该怎么请假啊?”

韩玉梁漱口完吐了水,提醒说:“给沈幽打个电话问问。”

许婷把卡塞回钱包,“我就是不请客这个,也要给你报酬啊。再说还有我和我姐这阵子的生活费呢,怎么都得取钱。你先在这儿打电话问你请假的事儿吧,我去了。等我回来你再忙别的去。”

那个女牙医说:“这位先生牙齿还算不错,主要是结石严重,还有两个臼齿略有点蛀,洗过后看看需不需要补。”

“补。”叶春樱抢在许婷之前拍板,“有问题都一并处理。”

“那,你们该忙就忙,”她低下头开始忙活,“又不是小孩子,没必要看着的。”

许婷笑了一声,“还是留个人盯着吧,有些男人啊,你给他看牙,他就惦记上别的了。”

那女牙医在口罩里笑了笑,拿起了手上的工具,很自信地说:“看牙的病人,一般都很老实的。”

没错,韩玉梁也发现了这个问题。

虽然女牙医就在旁边极近的地方,可是,那细细长长的金属工具却就在他的嘴里,喀拉喀拉响着,连牙上的硬块都能刮下来,吱吱嘎嘎的声音让他腮帮子都发酸,哪儿还有色心,刚才打算的找机会靠靠头,伸手摸摸腿的念头烟消云散,乖乖张着嘴巴,默默祈求早点结束。

许婷看了一会儿,呵呵一笑,“行,可没见你这么乖过。那我取钱去了,顺便买点东西,晚会儿回来。叶姐,你早点把报酬想好,老这么拖着我心里难受。总觉得欠着你的。”

叶春樱刚翻出沈幽的号码,一边拨出,一边小声说:“先欠着吧,我还没想好呢。”

其实,她挺愿意让许婷觉得欠她,这个突然杀近韩玉梁身边的女生给她带来了明确而浓烈的危机感,之前不管是被轻薄的女病号如李曼曼,还是被玩弄的死去活来的许娇,都只是让她心里吃醋发酸而已。

只有这个许婷,渐渐让她有了一种,如果不努力,就会真正失去韩玉梁的感觉。

而她,甚至都还没真正得到过什么,她哪里甘心。

从小她就是个喜欢让的孩子,性格平和与世无争,成为孤儿后,更是不会再有什么明显贪念。

可她不想把韩玉梁让给许婷。

绝对不想。

“好好好,那你慢慢想。”许婷笑了笑,仿佛看穿了叶春樱那点小心思一样,一耸肩,转身走了。

铃声没响两遍,听筒里就传来沈幽带着几分倦意的嗓音,“喂,怎么了?新住处不习惯吗?”

“不是不是。”叶春樱急忙解释了一下自己的状况。

她负责的那个诊所是南城区最后一家还在运行的街道医疗点,新扈市卫生署主管这一块的领导几次三番对她说,要守住这个医疗保障体系基层阵地的最后一个据点。大量权限下放给她的同时,也明确要求过她坚守岗位,尽量不要请假。

所以叶春樱很是头痛,要是自己卧病在床还好说一点,说因为袭击……按直接上级分管员那个大妈的思路,一定是指责她瞎编借口消极怠工,然后给领导打报告,扣她薪水。

“我以为什么了不起的事儿呢,就是给你想个请假的好理由,或者帮你证明你确实被袭击了,没错吧?”

“嗯,要不……我打电话带她去诊所那儿看看?”

“不必了。”沈幽打了个呵欠,“我正好一会儿要出门办事,顺道给你解决了。你等我消息就是。”

“呃……好吧。”虽然“解决”这个词让叶春樱有点不安,但想到不用和那个讨厌的大妈打交道,她还是愿意接受沈幽的这番好意。

等韩玉梁的牙洗完,选好材质开始补第一个牙洞的时候,叶春樱的手机响了。

把她吓了一跳,是新扈市南城区管她这条线的最大领导,这号码是他办公室的,她之前集训开会的时候记在手机里,说是可以直接反映情况,但就没打通过。

“喂,我是叶春樱。”

“呃……小叶啊,你……你那个诊所,最近是要休息对不对?”

“嗯。请问您是哪位啊?”叶春樱回想了一下这嗓音,有点不敢确信地问。

“是我啊,区卫生课的课长,你们报到的时候,给你们开过会的,记不记得啊?我姓李。”

“您好,李课长,那个……我最近确实有点事,需要休息。我能请个假吗?”

“可以可以可以,”那边的男人听起来好说话极了,“你需要休息多久,尽管放假,一个街道诊所而已,你就是不想干了,不也就是一句话的事嘛。都好商量,好商量!”

叶春樱正纳闷呢,就听那边的男人小声对谁说了一句:“美女,能……能把枪挪开点不,这黑洞洞对着我,我心慌哈。”

跟着,沈幽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OK,假期帮你搞定了。安心休息。回见。”

喀拉,电话挂了。

叶春樱拿着手机,半晌没回过神。

她隐隐觉得,自己再这么和韩玉梁纠缠下去,就将距离曾经的平静生活越来越远,越来越远,直到,再也回不去。

她坐到一边,怔怔望着正在那儿往池子里吐口水的他,一时间柔肠百结。

正想着,许婷折了回来,手里拎着两大包东西,过来往椅子边一放,很自然地问:“老韩还没好呐?”

“嗯,才开始补第一个牙,一共要补俩。”

她点点头,“那我练会儿。你看着吧。”

说罢,也不等叶春樱回答,许婷就微微低头,眼观鼻鼻观心,双手置于丹田,交错捏了个玄女压煞指,便默默练起了内功。

叶春樱在旁看着,心里竟有些羡慕。

许婷从昨晚学了韩玉梁教的功夫开始,便兴高采烈时时刻刻一有空就练,连做饭等水开都要在旁走个小周天,那股喜色绝非装得出来。

她真心喜欢这个,那么,不管是爱屋及乌,还是互利互惠,她想必都是不会放手的了。

在明知姐姐许娇已经委身的情形下,她还能如此积极,叶春樱看在眼里,心情越发复杂,甚至有些不知所措。

不多时,韩玉梁两颗牙先后补完,他对着镜子照照,舌头在里面舔舔,光洁溜溜的确和之前大不相同。

叶春樱刷卡付账,过来问道:“怎么样?韩大哥,还有哪里不舒服么?”

“舒服舒服,不来治一下,真不知道还能如此爽利。”他错身走出小隔间,柔声道,“多谢你了,春樱。”

“是许婷嚷嚷的,我……光看见你牙膏沫有血,却没想到这个。”叶春樱神情略显黯然,“我这脑子,也不知道……整天在想些什么。”

“想病号咯。叶姐悬壶济世普度众生,自然想的事情多,我整天就盯着身边俩仨人,哪儿能一样。”许婷从旁突然冒了出来,笑嘻嘻地说,“老韩,我刚才‘手五里’和‘上谦’这两个穴道中间又多了一股热呼呼的劲儿,我这进度是不是算快的啊?”

韩玉梁暗暗吃了一惊,不到一个整日,她的沉香诀竟然已经有了要冲过第二重的征兆,这可不是用快能形容得了的。

以他所知,当年万凰宫高手如云,能有这种天赋根骨,还如此勤奋肯练的,都得是千里挑一的罕见,这许婷要是拜入宫中,少说也得是宫主的亲传弟子。

昨晚的判断果然不差,他心底暗暗振奋,笑道:“当真厉害得很,能有这种进境,光靠资质恐怕不行,你昨晚是不是没怎么睡?”

许婷笑眯眯抬手比了个剑指,“无所谓,午饭后没事儿再补。”

叶春樱在旁看着,犹豫再三,轻轻一拽韩玉梁衣摆,低声说:“韩大哥,今天中午吃过饭,你也给我指点指点心法的诀窍吧。我那股气老是憋住,你看看是不是哪里我练得不对。”

韩玉梁此前就在头疼,叶春樱与塑玉功的相性其实极好,但这门心法,恰恰就是需要静心苦练的类型,没有捷径。而她整日忙这忙那,一天下来也没个大块的时间钻研苦修,就泡脚的时候稍微练练,要真是他的弟子,他多半要每天照屁股打几下板子。

许婷若能激起她好胜之心,那可是好事一桩。

看完牙,上午也已过去大半,许娇打来电话问了一声,许婷汇报一番,拦了一辆出租,三人便往家中折返。

许婷出去那趟不光取了钱,还在附近超市一口气补了一大堆调料,顺便买好了今天分的饭菜。

虽未明说,但韩玉梁都能感觉出来,这小姑娘是在对叶春樱施压。

说得白一些,她已经摆明了态度,要来抢这个男人。

“叶姐,你自己独个在外挺辛苦的,偶尔也该做点好吃的犒劳犒劳自己嘛。正好这阵子休息,我饶不了做给你们吃,你也学学呗?”

叶春樱捏住衣角搓了搓,终于,想通了一些事情。

她抬起头,展颜一笑,“好啊,你教我吧,韩大哥这么辛苦,我也想给他做些好吃的。你多教我些,我算好报酬,再额外给你个折扣。”

上天给的,你不抓,就会被别人抢去,后悔,也是白费。

少了迷惘,认真起来,办事效率就快,回去休息一会儿,叶春樱给沈幽打了个电话,又按她给的号码,给一个叫做晁辉,据说是雪廊大管家的人发了短信,许婷在厨房择完菜,她就算好了上次办事的报酬。

“你是学生,还没工作,想必也没什么储蓄,按雪廊的标准,至多也就是倒数第二档,比残病人士好些。”她把许婷叫到书房,当着旁边解网瘾中的韩玉梁说,“这次办事,由头虽然小,但后续的事情大,算是扯上了人命官司,应该照着杀手的价码定报酬。韩大哥为你出手杀了一个,算你十五万。韩大哥答应你六折,就是九万,我请你教我做菜,扣下一万尽够了,你暂时欠我们八万。你看,有什么意见吗?”

许婷笑了笑,“有,老韩……杀谁了啊?”

韩玉梁摸了摸鼻子,苦笑道:“该死的那个张萤微……还没死呢,她给自己下了‘黑天使’,估计躲回了张家,一时半会儿,还真杀不到。别的死人,都不是我下的手。”

许婷眼里闪过一丝责怪,哼了一声,道:“所以啊,他就是色心大发,去把小微娘俩欺负了一遍,这事儿说解决了也是解决了,毕竟王文珊人都死了。可说没解决吧,也没什么错,后面麻烦还一大堆呢,要不咱们怎么挤这儿一起住了呢?”

她看叶春樱脸色有些难看,笑了笑说:“老韩是不是没敢跟你说他办了什么糟糕事儿啊?不怕告诉你,我都跟他吵架来着。本事大,也不能这么欺负人是吧?这还哪儿有个大侠的样子。叶姐,你可得好好说说他。那,我先做饭去了。你一会儿记得来尝尝咸淡,别不合口。”

韩玉梁暗忖,叶春樱的心计,真不够许婷看的。

见许婷去了厨房,叶春樱颓然靠上椅背,面色苍白,轻声道:“韩大哥,她……她说的……是真的吗?”

韩玉梁点了点头,“是。张萤微是鑫洋张家的私生女,为人虽恶毒无比,但确实模样挺漂亮,我想着反正也是要杀,用都不用一下,也太浪费了。”

“韩大哥,女人……女人对你来说,就是……拿来用的吗?”

韩玉梁淡淡道:“女人也分很多种,张萤微那种,就只配拿来用一用。如同厕纸,用过便要丢进垃圾桶。她这次没死,来日落进我的手里,该杀之前,我还是不会浪费。春樱,你给我买的那玩具,不就是叫我用来泄欲,免得欺压良善么?张萤微罪有应得,人都该死,当作玩具一用,有何不可?”

叶春樱当然不会被这种歪理说服,她本就是性情和善温柔的正直性子,咬唇想了一会儿,轻声道:“韩大哥,我觉得,大侠……惩恶除奸,不该……用和恶人一样的法子。”

“可我并不是什么大侠。”韩玉梁干脆凑近了她,抬手捏住了她纤巧的下巴,微笑道,“春樱,我对自己的过去,多少还是有些印象的。我虽然到不了无恶不作的地步,但不少正派人士欲将我杀之而后快,是千真万确的事。”

“可、可你……对我……”

“因为我相中你了,并不单纯是那种男人对女人的看上,可能……算是喜欢吧。我愿意忍着不强迫你,我也愿意为了你,只去找罪有应得之人的麻烦。但我不是你这样的善人,你不能干涉我办事的方式。我是个好色的,本事很大的男人,对你有效的承诺,就仅仅是对你而已。”

叶春樱白皙的喉头蠕动了一下,向后躲开他的手,好不容易才驱赶走的迷惘,又浮现在她眼中,“你……没有强迫许娇吧?”

韩玉梁闻言心中一宽,这是她在为自己找借口,当女人愿意说服自己的时候,随便一个理由都会非常好用。

他微微一笑,柔声道:“不是我自吹自擂,要是我一个月不去找许娇,她兴许都会来强奸我。”

叶春樱脸上一红,意识到自己失言,忙不迭起身,近乎狼狈地往门外走去,“我、我去厨房帮手,再想想……这事情的报酬到底该怎么算。”

许婷正好出来拿袋子里的调料,一抬头笑道:“叶姐,你也别费这心思了,这样,就按你刚才算的数,八万。我先欠着你们的。我给你们打工,给老韩当助手,用赚的钱还债,这样可以么?”

韩玉梁就知道个小狗皮膏药迟早会牢牢贴上来,笑着脚下一蹬,连着椅子退回电脑前,继续吸收时代的知识去了。

叶春樱自然是百般不愿,皱眉说:“韩大哥哪里用得了那么多助手。”

“不多啊,你心细,处理事情有耐心,还要负责把关任务,这么忙,肯定要在家坐镇啊。我呢,就等有了委托,四处跟着老韩一起跑,不是我说啊,老韩好像跟外面人打交道不怎么行,我看呢……叶姐你也不是很擅长这个。我要是当助手,不就正好补上了这个短板吗?”

叶春樱反手关上厨房门,犹豫一下,说:“那……他强暴张萤微的事情,你也不在乎了么?”

许婷撇了撇嘴,心想这叶大夫也忒好忽悠,韩玉梁三两句话,就让她忘了被强暴的还有个完全无辜的王悦芹。

但她铁了心要跟着韩玉梁学武,自家姐姐又被哄得神魂颠倒,早丢了魂儿,横竖和他是脱不开干系了,便微笑着说:“叶姐,我自小在黑街长大,有些事儿听了是生气,心里也别扭,难受,恨不得捶他几拳。可转念想想,凭什么呢?我是他女朋友吗?我什么都不是啊,这屋里如今三个女人,有资格为这事儿跟他生气的,恐怕只有我姐。可我姐根本不在乎,她认准了这是个有本事的男人,在黑街,有本事真的挺重要,有时候……比有钱有权都重要。我姐上了他的床,还惦记着要介绍他给我认识,因为觉得他对我的眼,我一定会看上他。我跟她之前有次聊天,她言谈举止那劲儿,恨不得拉上我陪她一起伺候姓韩的。”

看叶春樱目瞪口呆一副大惊失色的样子,许婷猛一使劲儿,自己拧开调料罐子的盖儿,笑道:“反正我现在就是跟他学东西,给他当助手,又没准备当他什么,嫁人更是想都没想,那我在乎这个在乎那个,岂不是很多余?这叫什么来着……庸人自扰。我还不如多在乎在乎你呢,我都舍得教你做菜了,你还不愿意让我当助手,看你这在乎劲儿,你不会已经爱上那个臭色狼了吧?”

“没有!”叶春樱矢口否认,但跟着就略显心虚地扭开脸,轻声道,“反正……还不到爱上的程度。”

“那挺好,我还有机会。”许婷挖出一勺调料,甩手洒进锅里,听着那刺啦的一声,闻着冒出来的香气,淡淡道,“像他这样的色鬼,能把持住不动手动脚胡乱轻薄的,就算是喜欢的姑娘。他对我,差不多就到这个地步。但我要跟他单独住一块儿,他当晚就得把我从头到脚吃干净。能叫他带着一身本事憋在屋里看黄片这么多天的,目前就只有你叶大夫一个。”

她拿起菜刀,当当当熟练切丝,眉眼一瞟,似笑非笑道:“不过,迟早会多一个我的。不信,咱们走着瞧。”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