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47章 进度三分之一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东胜洲关系企业及天香华文。

发售部分每月5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十几分钟过去,汪媚筠微微侧头,用袖子擦了擦额上的汗,回手把空调降了两度。

她的手已经开始发酸,她所了解过的技巧几乎全都用过。

可眼前的男人,没有半点要射出来的迹象,那根已经布满她唾液,在灯下微微闪光的老二,甚至都软了两分。

象是在嘲笑她一样。

“好累。”她叹了口气,松开手,伸胳膊抽了张纸巾,一边擦一边说,“阿梁,我没劲儿了,咱们改天在一个有情趣有气氛的好地方,慢慢享受彼此不好吗?深更半夜在荒郊野地车里,我都快没心情了。”

这是开始撒娇了吗?

韩玉梁低头看着她,打个呵欠,“承诺这东西,你能不当回事,那我也能不当回事。你说要让我快乐,我可还没快乐呢。”

汪媚筠用脸颊在他大腿上蹭了蹭,笑道:“是你太持久了啊,今天忙了这么个任务,我体力也不是很好。再说,我帮你这么用手折腾了半天,你就一点快乐都没感觉到吗?”

“没。”韩玉梁淡淡道,“论用手,女人再会用也比不上男人自己。而且,我从开荤就遍尝天下美人,对手提不起兴致。”

汪媚筠用指尖压住柔软的唇瓣,缓缓滑下,涂着鲜艳口红的下唇在脱开指尖的瞬间回到原位,仿佛是在炫耀弹力一般,“就非要进入到女人的里面,宣示一下占有的意味,你们男人才能满意吗?”

“阴阳交泰,当然要进入才行,若是用手握住也算,你每天相当于和多少东西行房过?”

汪媚筠抓起他一只手,轻轻摩挲着上面远比她厚硬的老茧,轻声说:“那么硬的墙,在那么高的地方,你的手都能破开踏脚的地方,用这双手,我其实没办法反抗你的。”

韩玉梁淡淡道:“你不是也说了,心甘情愿的女人,远比不情愿的要好。”

她抬眼一笑,忽而说:“你的功夫里,是不是还有故意忍精不射的办法?”

“这就是我的私事了,你不必知道。”韩玉梁挑了挑眉,间接承认。

“我认输,我用嘴来。”她把头发往后拢了拢,亮出天鹅一样修长洁白的脖颈,“但说好,你可不许再用法子忍着。我给你亲到我没力气为止,到时候你还不射,我反正是不管了,你爱强奸就强奸吧,大不了一拍两散。”

韩玉梁点了点头,“好,我也不那么贪,你肯给点有诚意的,我自然愿意信你。”

“你怎么没找沈幽要这种诚意呢?”她拱火一样问了一句,稍稍让开光,拿起纸巾在他竖起的老二上仔仔细细擦拭,看来,还挺有洁癖。

“因为她没你这么多企图。对我没想法的,我也没心思追着要。”

“张萤微母女两个你不是一样强奸了。”

“自己人和对头我还能分清。”韩玉梁冷笑道,“你要是和张三少一伙的女人,这会儿已经被我先奸后杀抛尸荒野了,你身上三个洞,我可一个都不会放过。再说,我也不愿意让春樱心里老是不快活。她有点闷,不高兴总憋着,对身体不好。”

“看来,我该找机会请叶大夫出来吃个饭,交个朋友才行。”汪媚筠嘟起红艳艳的唇瓣,贴着肉棒下方的筋缓缓蠕动着爬向龟头,在龟头下一舔,轻声道,“味道真浓,要是你洗过澡就好了。”

“你要肯掉转个方向,我很快就能让你忘掉我的味道。或者,觉得还挺好闻。”韩玉梁声音微哑,沉声笑道,“愿意脱了短裤试试么?”

“下次吧。”她叼住龟头转了一圈,舌尖勾了一勾,“我也出了不少汗。我可不希望你今后想起跟我的第一次亲密接触,回忆起的都是些汗腥味。”

“那你希望我回想起什么?”

她缓缓道:“我口红的颜色,我嘴唇的柔软,最重要的是,我给你口交出的快乐……”

说到口交这个词的时候,她的眼睛微微睁大,加上了微妙的重音。

然后,她的头低下,手掌摸索着打开车内音乐的同时,舌头开始围绕着龟头旋转。

舌头远比手指柔软,滑嫩,还带有唾液的滋润,而且,这种跪伏舔舐性器的姿态,天然就显露出浓厚的臣服意味,产生的心理快感,和其他交欢的方式都大不相同。

但汪媚筠给韩玉梁的感觉,却不太一样。

即使她已经算是跪伏,即使这唇舌的动作可以算是侍奉。

但韩玉梁并没得到几分高高在上的感觉。

她随着乐曲的韵律而动,头转,唇吸,舌勾,颊裹,但不论是脸上的神情,还是肢体细微的动作,都透露出一股隐隐的意味——她正在玩弄着他的身躯,把带给他的快感化为了馈赠的礼物,而非献上的贡品。

第一首歌很快唱完,第二首歌的节奏更加强烈,鲜明。

不久,音响里传来了这样的歌词:“……还记得某年无意间发现的照片,上面有阿姨对男人实行口交的恶心画面。”

就在歌手发泄般唱出口交那个词的同时,汪媚筠加快了起伏的速度,唾液被摩擦出啾啾的细响,幅度变大,上腭与舌腹构成了宛如蜜壶一样的空间,恰倒好处的挤压着在其中往返的龟头,手指同时托住他的阴囊,灵活揉搓。

韩玉梁遵守承诺,没有动用房中术来克制自己,但一察觉到她带来的快感增强,他就立刻运起功法,将那里得到的快活趁机提升数倍,顿时舒服得他头皮发麻,一下从放倒的座椅上坐起,双手忍不住攥住了她头顶的凌乱发丝。

“唔……唔嗯……啾、啾啾……”汪媚筠的口中分泌出大量唾液,却并不咽下,而是故意搅拌在进出的肉棒周围,发出撩人的响动。

“哈啊……”韩玉梁吁了口气,心想这荒郊野地里,差不多满意一下也就够了,犯不着真无休无止地折腾,便会阴一收夹紧,整条阳具使出憋尿一样的劲儿,瞬间就又膨胀一圈,大到她性感红唇几乎容纳不下。

察觉到他可能要射,汪媚筠鼻音哼了两声,提前抓开他揽在自己头后的手,抬起双眼望着他脸上表情,晃动更急。

“呃……哼嗯嗯……”酸畅终于积蓄到决堤,韩玉梁没必要忍耐什么,趁着欣悦冲顶,浑身一紧,伸手便去扶汪媚筠的头。

但她灵巧一撤,躲开了。

柔软的手掌无缝衔接过来,飞快趁热打铁套弄了十几下。

已在喷射边缘的阳具哪里还能把一股热精生生压回去,白浆顿时在她的虎口中飞射而出。

而她另一手的纸巾早已承接过来,逆着精液一迎一扣,便热乎乎尽数收在手里。

她娇喘着抽过几张纸巾补充,一边套弄挤出肉棒里的残余,一边轻笑道:“我没有加夜宵的习惯,你射这么多,我吃下去要胖的。”

看出他略有不悦,汪媚筠眉梢一抬,低头在他大腿上吻了一下,拉起他的裤子,用嘴咬住裤腰,双手撑着座椅为他提起,跟着迅速开门下车,整了整身上衣物,说:“呐,我累得脖子都要断了,换你开,我在后排小睡一会儿。”

“那我要往哪儿开?”韩玉梁看着她发亮的眸子,心底也升起一股愿意和她慢慢互逗下去的欲望,反正精出了,火去了,身上也爽利了,没必要继续斤斤计较旁枝末节。

看他坐到驾驶席上,汪媚筠探身进来,打开导航界面,“按这个路线和语音指示开就好,进市后叫醒我,我先送你回住处。”

“春樱她们估计都睡了,要不,我去你那儿对付一晚?”韩玉梁趁机进攻。

“等你拿到我想要的东西吧。”汪媚筠莞尔一笑,关上副驾驶的车门,去了后排座上,打横一躺,模特一样的长腿翘在车窗,“你要是觉得酒店不如家里,那时候我不介意对你打开闺房大门。”

韩玉梁发动汽车,顺着语音提示开走,脑子里的问题转了几圈,还是从嘴巴里冒了出来,“上次行动的时候你要是缴获到黑天使,这委托,是不是就算我失败了?”

“不。”汪媚筠闭着眼说,“我要的,不是他们拿出来分发的实验品。我要的是沈幽一定会专门销毁掉的原型药。这些ABCD型,都是在原型药的基础上改进出来的,弄到那个,才是卡住了‘冥王’的脖子,让他们损失惨重,今后,会对新扈市,甚至是整个东华特政区,都采取比较谨慎的态度。咱们得让那些疯子知道,就算是东亚邦治安最差的特政区,最混乱的城市,也轮不到他们放肆。”

韩玉梁沉吟片刻,笑道:“原来这事儿有这么了不起么?”

“不然,你以为呢?”

他淡淡道:“我还当是你或者你背后的上级,打算拿这药回去研究呢。”

汪媚筠神情毫无变化,平静地回答:“研究早就开始了。A型的分析都已经接近尾声。特安局不会对这种东西放任不管无动于衷。就算那药真的能造就生物兵器,为了世界安全,这兵器也该掌握在世联手里。”

韩玉梁笑道:“可根据我在网上看到的历史,世联吸取了从前的教训,对高威力武器的态度一直都是销毁封存吧?”

“世联有很多人。”汪媚筠笑了笑,“并不是曾经发生过的事,就比较有道理。人们在历史上犯过的错,难道还少吗?”

“你那么有把握,‘冥王’一定带着原型药?”

“有。”汪媚筠笃定地说,“我有我的情报渠道,冥王的大本营在南亚邦和东亚邦近海半岛地区,在那边做改进实验把成品发过来,不如只发送调配公式,在这边当场用原型药制作。雪廊已经在加班加点找对方制药的秘密工厂,这次对张家砸下这一锤子,就是在敲山震虎。”

她显得颇为疲倦,不愿多谈,缓缓说:“我打个盹,你要是有什么不放心,只管找人打听就是。只不过,请不要泄露你我之间交易的信息。这个秘密泄露出去,‘冥王’提前做准备,咱们大家都会很麻烦。”

韩玉梁哼了一声,不置可否。

他当然清楚,汪媚筠不让泄露秘密,防的肯定不是“冥王”。

冥王是敌手,已经被如此针对的情况下,怎么可能不作任何准备。

汪媚筠在防的,恐怕是沈幽和沈幽身后的雪廊。

从沈幽的态度管中窥豹,雪廊应该是对此类药物深恶痛绝,那么,不管研发这东西的组织是“冥王”还是“世联”,他们恐怕都会从中阻挠。

这大概就是她不惜牺牲色相到这种地步也要收买他来帮忙的原因。

韩玉梁听着汪媚筠平稳下来的呼吸,握紧手里的方向盘,耳边导航的语音,成为他唯一还在接受的讯息。

他这次没有晕车。

集中注意力思考,让他忘记了其他事情。

如果真的缴获了黑天使,应该就这样交给汪媚筠吗?

如果那真的是正义之举,汪媚筠为何不对雪廊直接开口?

今晚的口舌侍奉,她就已经表现出了压抑不住的不情愿,那开房上床,对她而言想必并不是嘴上挑逗时候说说那么轻松愉快的代价。

她能得到什么?

升官发财吗?

他扭头瞄了一眼,汪媚筠看上去已经浅眠。此刻,她没有了干练的气质,也没有了诱惑男人的妩媚,一眼望去,就是个美丽而沉静的女人,只是唇角口红的色泽有些凌乱,稍许添了几分淫靡。

她真是这么有野心的女人吗?

这个问题,一直在韩玉梁的脑海里萦绕,陪着他开进了市区。

被叫醒后,汪媚筠很快就恢复到了平时的样子,坐回驾驶席后,还对着后视镜补了补妆。

“到家就该睡了吧,最后这段路只有你和我,需要那么麻烦吗?”韩玉梁靠在椅背上,奇怪问道。

“我不是说过,打扮漂亮不一定是为了取悦别人,”她抿抿嘴,用指尖抹掉唇角一丝残红,发动汽车,“这也是为了让我自己心情愉快。”

她向后一拨头发,脚尖踩下,轮胎磨擦着地面,推动庞大的车身驶入熟悉的街道,扬起一路烟尘。

凌晨四点的黑街,虽然没有练篮球的天才,但也并不是完全沉睡的城区。

车窗外沿路还能看到不少人。

有醉倒在路边四仰八叉的男人,有浓妆艳抹一脸疲倦从夜场离开的女人,有神色鬼祟在小巷探头探脑的毛贼,有开着改装摩托轰鸣飚过的骑手,有已经出摊正在做第一波买卖的早餐铺子,有高耸写字楼还亮着办公室灯不知是刚来还是没走的职员。

夜幕下,这钢筋水泥构筑的丛林,仿佛正在呼吸。

韩玉梁突然觉得,自己挺喜欢这里。

不让这里变得更糟,也许,并不是只能取悦叶春樱而已。

回到住处的时候,东方的死鱼已经亮出了惨白的肚皮,等待着托起那个即将出现的蛋黄。韩玉梁目送汪媚筠一脸倦容地驱车离去,上楼开门,走进了这个临时的家。

做了太久江湖浪子,他此前也没有想过,自己会在如此短的时间里就习惯了有个安身之处的美好滋味。

钥匙插进门的时候,他就在想,叶春樱是不是还没睡,会不会,担心得坐在客厅,攥着手机不敢给他打电话,傻乎乎地等着。

他猜对了三分之一。

开门进去,叶春樱的确等在客厅,没有在床上。但是,她睡着了,趴在放开的折叠餐桌上,身上披着一件厚外套。

单单如此,那他应该是猜对了一半。

但等他的并不只是叶春樱。

许婷也在。

她大概是给叶春樱披了衣服之后才坐下的,她也枕着胳膊睡得很香,但没谁能再给她披一件。

眼角的肌肉感到有些紧,韩玉梁意识到,自己在笑。

他一时间都有点衡量不出,对这两个姑娘而言,这么等他,和在床上脱光了等他,那种让他会更高兴。

按说该是后者。

但他明白,后者发生时,他的笑容,一定与此刻截然不同。

愉悦有很多种。

有饥肠辘辘后的一顿饱餐,欲火焚身时的酣畅交欢,风雪交加中的炉火温暖。

也有漆黑一片的海面、一盏远方亮起的灯、漂泊许久的小船……

韩玉梁静静站了一会儿,轻轻关上门,往里走去。

当啷,他踢倒了一个不知谁放的瓶子。

通常防范外贼的东西都应该设置在门窗开启之处,他人都已经进来,又正是感触良多的状态,一时不查,竟着了道儿。

许婷一个激灵,揉揉眼睛,抬起头来,虽没开灯,但晨光已经漏入几分,足够她看清玄关站着的是韩玉梁。

她绽开一个颇有几分得意的笑,拍了拍也一起醒转的叶春樱肩头,“我估计自己要睡着,就放个提醒的物件儿,还怕你功夫好不起作用,结果还真响了。”

叶春樱连惺忪睡眼都顾不上擦,起来转身开灯,立刻冲到韩玉梁面前,扶着他上上下下打量一番,发现只是一身尘土脏兮兮的,并没有受伤,才浑身一软,松了口气,有些难过地说:“韩大哥,你没事就好,我做噩梦了,梦见好多枪在打你,我、我拿着枪,却不敢扣板机,我……是不是很没用啊。”

“你又没杀过人,怕才是正常的。”韩玉梁摸摸她的头,柔声道,“好了,我好好回来了,任务也完成得很好,沈幽说要给咱们户头打一笔辛苦费,回头咱们吃点好的庆祝一下。”

许婷在后面托着腮帮子酸溜溜说:“这个‘咱们’包括我吗?”

“当然包括,不然,谁给做啊。”韩玉梁伸了个懒腰,笑道,“你既然说要当助手,咱们三个自然以后就是一个整体。谁有意见,打算退出,就请趁早。我发现,我有点喜欢这种刺激生活了。”

叶春樱扯了扯他的衣服,“韩大哥,你把衣服换下,我给你洗洗。全是灰。”

许婷往厨房走去,笑道:“吃点东西再睡吧,忙一夜了都。诶,老韩,说好我主外叶姐主内的,啥时候你这刺激任务能把我也带上啊?”

“等你身手好点,练练枪,不那么刺激的买卖,我就带你去熟悉熟悉。”韩玉梁钻进书房,先把脏衣服换下来,打开电脑屏幕,对外面说,“先给我下碗面,你一说,我还真饿了。”

“要荷包蛋吗?”

“要碎花蛋。”

坐在电脑前,韩玉梁调出之前就储存好的页面,看着上面的各种枪械资料,暗想,也许这个世界的人都不怎么习武,并不是因为花样百出的娱乐方式占据了太多时间,而是……他们拿到的这些武器,实在是比武功简单了太多。

他的劈空掌力,三年才有大成。

而只要半个月练习,甚至是臂力稍微大一点的人,就能用手雷达到类似的威力。

武学的时代,也许真的过去了……

可那又如何?韩玉梁笑了笑,望着自己的拳头,猛地一握。

别人可以学枪,他一样可以。别人可以丢手雷,他丢得更准更狠。别人可以抗火箭筒,他有力气抗两个。

但别人没有武功。

更强的那个,一样是他。

在这个复杂了许多的世界中,他一样可以闯出自己的天地。

就从,拿鑫洋商贸和“冥王”祭旗开始吧!

“面好了,就等你嘴了。你吃,我去帮叶姐洗衣服,这地方连个洗衣机都没有,忒伤手。”

外面传来了许婷精气神十足的清脆声音。

好吧,那么,就从吃饱肚子好好睡一觉开始吧。

他笑着一推桌子起身,出去吃面。

厨艺是个熟能生巧的活儿,叶春樱显然已经放弃在这个赛道跟老行家许婷竞争。韩玉梁也承认,口腹之欲方面的满足,打出生以来,就数许婷给他的最好。

这甚至都可以成为他愿意尊重许婷的意思,不那么急着用她满足自己另一种欲望的理由之一。

这绝不仅仅是这个时代有了很多种调料的功劳。

光这一份当早餐的简单炝锅挂面,许婷就专门为他调整了三次口味,如今吃到嘴里,那恰到好处的油盐分量,香而不腻,不饿时候都能呼噜一大海碗下去,被她嘲笑是吃猪食。

刚吸溜了满满一大口,韩玉梁正嚼得香,就见许婷双手还沾着肥皂沫子啪嗒啪嗒跑了出来,往他桌边一站,低头轻声说:“老韩,你晚上到底是去出任务……还是去风流快活了啊?”

“嗯?”韩玉梁抬起眼,一脸迷茫。

许婷撇撇嘴,瞪着他说:“你就是寻欢作乐,好歹也收敛着点啊,我你不在乎,叶姐你也不在乎?裤腰上带着口红印回来给她洗,这……也太说不过去了吧?我看了心里都添堵,叶姐那么喜欢你,估计过后要偷偷抹泪了。”

韩玉梁一皱眉,妈的,被汪媚筠耍了。

相关推荐